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7267|回復: 8

[真實生活] 珍藏炮王猛男文学倾情巨献[一说下卷]

[複製鏈接]

2

主題

8

帖子

1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5
發表於 2021-10-27 07:35: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八】
『侄女动春心  叔叔采蜜忙』
「竹儿既是这样的迫切需要,不管你爷爷责备与否,叔叔只好从命,俺马上就叫竹儿爽个痛快,打今儿起咱就做对快活夫妻!」边说边就开始手忙脚乱地剥落少女的衣服。初夏的天气很热,少女穿的少,衣服三下二下就被阿乾脱个精光,整个玉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阿乾的眼中。
阿乾看到了一具玲珑小巧的生动少女玉体,立时使他发了呆,她全身雪白,肤质弹滑,梨形双乳高翘,杏眼柳眉未动传情,樱桃小口未启出音,真乃天仙下凡。那微微高耸的一双玉乳虽然娇小,但却非常美妙,高高圆圆的玉臀丰满白嫩,与那些成熟女人相比,别具一种吸引力。
少女蛇一样的细腰和凹进去的肚脐儿互相衬托,妙不可言。浑身皮肤白里透红,鲜嫩无比,简直是吹弹即破。阿乾的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移动,那是多么美丽的桃源洞口啊,芳草萋萋,溪流欢畅,洞口上还有一颗鲜红相思豆在微微跳动着。
阿乾看得两眼发直,闭不拢嘴,饥涎差不多要顺嘴巴往下流了,他完全被这副人间美景给惊呆了。阿乾心里提醒自己是长辈,但却又按捺不住与少女性交的强烈欲望,正在举棋不定之际,夏竹来到跟前,踮起脚尖,将玉唇贴在他脸上狂吻着,阿乾一阵目眩,他用双手有力地搂住了少女的柳腰,吐出舌头与之交互吮吸着,胯下的硬物隔着西裤在少女的洞口磨擦着,少女呻吟起来了。
「……啊……乾叔……你真会弄……舒服……哦……你的舌头真有力……吸得我上了天似的……从来没有过的热吻……哦…哟……舒服……」,少女边叫边脱去了阿乾披着的衬衣,一双玉手在他厚实的背部狂力抚摸着,将指甲在阿乾的背部划出了几道深红的血印,又伸手试探性地摸了他下面一下,发现阿乾的鸡巴早已是昂起了头。
阿乾猛地一惊,见少女挑逗性的动作,便一头埋在她怀中,先用粗硬的胡茬猛刮她两座玉峰中间的深谷嫩肉,再继续往上,在少女的樱唇上狂吻,左右手齐动,握住了两只软柔、滑腻具有弹性的油脂乳房。
「哎呀……轻一点嘛!」胡茬磨得夏竹娇笑细喘,不住地扭动着身体,摇摆着两股。两只纤细玉葱般的小手,放在肚子上不住地揉搓着,香肩儿不住耸动,同时嘴里也隐约发出了呻吟声。
「我的小妖精,你真使我发疯了!」阿乾说着,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将那粒透明的红葡萄以及半座玉峰,含了个满口,用力地吮吸。这一下吸得少女一阵颤抖,浑身发酥,灵魂出窍,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喔……」,骚穴也紧跟着把持不住,淫水一泄如注的流了出来。
阿乾的魔爪狂捏少女嫩乳之时,发觉少女的乳房内似有一核状物,随着手掌一捏一捏而转动,觉得很是奇怪,问道「妹子,你这乳内是什么东西?」
「喔…那是少女特有之物,待我承受了你精液中那男性荷尔蒙后,这乳核儿就会慢慢消失的,乾叔…你快点捏,别停下……好舒服…喔……」
阿乾这时也是性欲冲动,他厚实的胸肌紧紧贴压在少女的酥胸上,将一对玉女峰压扁了,粗而有劲的力指,轮番按着少女的乳头,轻轻地揉抚。乳头是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哪里经得起男人这般狂乱抚摸。
夏竹春情大动,浑身血脉加速流动,子宫内充满了热血,奇痒难忍,恍似千万蚂蚁在里面爬动。
「哎唷…乾叔…我受不了了……」
她粉面通红,呼吸急喘,竟然叫了出来。
阿乾听少女出声淫叫,心中也是怦怦乱跳,更是加紧动作,刺激得她整个身躯酥麻了,阴道里奇痒得更是厉害。她突然把双腿夹住,子宫不自觉的一阵收缩,淫水竟然流了出来。
「啊…-乾叔!我快死了!你快点吧,哎唷……哎唷……」
少女被阿乾摸急了,将双手绕到阿乾的腰间,解开汉子的裤带,拉下被阿乾的阳具撑起的三角裤衩,那一根粗大的鸡巴就暴露在少女的眼前了。
这根鸡巴真是非同凡响,长约八寸,胡萝卜般粗,似一条山野巨蟒,马眼闪着寒光,顶上龟头宛如鸭蛋,蟒身青筋暴露,紫筋蜿蜒,恰似金龙盘柱,好不雄壮!
夏竹两眼一亮,不禁叫唤了起来,「……天哪…好大一门炮……真是…太大了……让人害怕……啊……」,眼里同时闪动着幸福的泪光,少女开始玩弄男人的这根大鸡巴。她两只玉手握住粗壮的少林棍,将指甲刮着汉子光亮的龟头,刮得阿乾一阵肉紧,鸡巴一阵收缩,龟头被顽皮的少女刮得越来越硕大、越来越光亮了,跟这阿乾的平头一样帅。
接着,少女又将火热通红的大龟头送入嘴里,将舌尖抵住阿乾的马眼,轻轻地钻动,阿乾从来没有尝试让少女吃过大鸡巴,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舒服得闭上了眼,口里喘着粗气。
这夏竹得寸进尺,一心想取悦这男人,她用双手挤捏着阿乾两粒圆大的卵蛋,指甲轻轻划着鸡巴的根部,口里吮吸着圆大的龟头,三不之还将舌尖舔逗着龟头的边沿,将龟棱磨得麻痒异常,最要命的是,舌尖一不留意就舔到了马眼里,死劲地将马眼钻开、舌尖打着转。
少女不禁将大鸡巴送入嘴去,但却只容得下一个龟头,但她也不含糊,竟将纤手玉指扶住蟒身,舌尖在龟棱处缠绕,直舔得阿乾心头酥麻,不敢叫停。忽然,少女张大玉口,径直将蟒身吞入口中,直抵咽喉,龟头一阵紧张。
阿乾也不示弱,他可是身经百战,哪会让这个小丫头片子如此嚣张,遂用一根手指拨动那颗小小相思豆,忽而又用两指轻捏起来,那少女不住叫苦,从桃源洞内悉数流出大滩泉水,直沾了阿乾一手。
少女吐出阿乾的巨蟒,这龟头经少女喉咙内沾液浸染,越发显得精神,晶亮亮的可爱极了,阿乾顺势推倒少女,扒开少女的一双性感玉腿,将玉门大开,厚实的屁股顶着根大鸡巴,将龟头在相思豆及大、小阴唇上碾磨着,逗得少女淫水狂流,玉体乱颤。
「……哦哦……啊哟……大鸡巴哥哥……小穴痒啊……别逗弄小豆豆了……哦……喔唔……大龟头真给劲啊……好痒……好舒服……亲汉子……啊……我要你进去……大鸡巴进去……喔……噢……全身给幻掉了……爽啊……」少女被阿乾玩得兴奋极了,她只需要男人,仿佛忘了一切似的乱叫。
「等一会儿,妹子,你别慌,叔叔还要吃吃你的香泉呢!哈哈!」,说完,阿乾手到三角洲后,便以中指伸入那桃源洞中,想着拭探一下内中情景,谁知早已汪洋一片了。再顺水前进,深入潭底,迎着面而来的是潭底跳跃着的子宫口,一伸一缩,活蹦乱跳,等他中指插入里面时就像婴儿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
那阴核已充血坚硬地竖立着,经阿乾两指一捏,少女全身浪肉骚动,越捏的快就越颤抖的厉害,洞底是演周郎斩蛟,涧外演的是二龙戏珠。一阵剧烈的痉挛扭动,少女浑身浪肉乱跳,子宫口一阵阵吸吮,她那洞口上的大珍珠硬如坚石,颤抖跳动着,四肢紧跟着一阵痉挛,过后便四平八稳的瘫痪下来。
阿乾将手指逗弄着洞门口的粉红色的相思豆,不停地揉着相思豆,直引得桃源圣水潺潺外流,阿乾的嘴巴已贴到了少女的桃源洞口,阿乾将舌头抵住洞口,又将那流出的甘泉用舌头去舔,舔尽了又将舌头舔着相思豆和大、小阴唇,阿乾舔吸得「滋滋」作响,那少女淫水大放,口里「咿咿……呀呀……」地乱叫。
阿乾像狗一样地舔吃着少女的洞口,他想老婆想了十几年,今次有此艳遇,他必定施展出自己的十八般武技,奉献给这个美貌如仙的少女—可能是他将来的老婆,阿乾要让少女的初次性交就被自己完全、彻底的征服!
阿乾舌头一阵狂吸,将洞口的淫水吃了个精光,并将舌尖探入洞内,继续吮吸着香甜的甘泉。
「……喔……叔叔…哥哥……你可真够衰的……连淫水也不放过……哦……舌头搅得我小穴空虚……哦哟……别再舔了……祖宗爷爷……我好寂寞……身子好空虚……小穴好空虚……唔哦……牝洞被你吃得麻痒极了……快…快将大鸡巴插进去……喔…哟……啊……小穴破了……小穴决堤了……快插进去……我要……哦……要你的大鸡巴……我的亲爹……哎哟……哦……」
阿乾用嘴轮流吸吮着少女两边的乳房,牙齿还不时轻咬着乳头和乳晕,这一阵上下交攻,使夏竹四面受敌,再也支持不住,不由大喊大叫缴械投降了:
「饶了我………喔……嗯哼……」
阿乾这才放松了手,仔细地端详着少女一丝不挂的玉体,真如白玉般的越看越美,越看,底下的肉棒越不是味儿。那根大鸡巴坚硬如铁,跃跃欲拭,大有张翼德横矛立马于当阳桥之气概,恨不得立即挺枪跃马冲过去,大杀敌阵。那临阵乞降的少女,经过不算短的时间后,终于悠悠睁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满足而又感激地说:
「真好!真过瘾!乾叔,真想不到你有这样的本领。」夏竹一口气说了三个真字。
「哼!」阿乾从鼻孔中闷哼了一声说:「过瘾的还在后面呢!」一面说,一面用手握住那根高射炮般的粗大鸡巴向夏竹示威似地说:「真本事在这里久候了!」
少女见着阿乾直径有一寸多粗、长近半尺的大鸡巴,顿时吓了一跳,感叹这鸡巴真如张三爷的长矛一般,即粗又长,便不自觉地将手伸过去一把握住,叔叔的鸡巴顿时被侄女握得摇头晃脑起来,大鸡巴还在她玉手中一跳一跳的。
少女感觉这手中的鸡巴比昨日远远望去的不知大了多少倍,心中不免有点怯阵,同时也很纳闷:「男人的鸡巴都像乾叔这样的大吗?」
夏竹也确实有点胆怯,不敢贸然迎战,忙道:「天哪!怎么这么大呀?」
「怎么样?」阿乾问道:「难道还不够用吗?」
少女忙道:「不是,只是我从未经过,我害怕……你的鸡巴那样大,不刺穿我的小穴才怪呢!我怕不能跟你玩……」
『八集完』
【九】
『猛男狂摧花  少女开苞苦』
「呵!先别怕!小宝贝。」阿乾说着,拍了拍夏竹那酥嫩雪白,滑腻柔软富有弹性的小肥圆臀,哄着安慰她说:「叔叔知道你是第一次,我的鸡巴又不比别人的大,比我的大的人多的是呢!只是你还没见过,别怕,我一定小心行事,保证不让你受苦!」
阿乾说完,双手托起少女的两条玉腿,分开往自己两边肩上一扛,双膝跪在床上紧挨着少女的玉门,挺矛进入作战状态,做出欲冲刺的动作来。
「啊!不行!我没有经过这么大的阳具!」少女恐惧万分地说:「我让你停你就要停,不然我就没命了,我的小穴小得很,我才十六岁,花还没开苞,你要可怜我!」夏竹恐惧的乞求着。
阿乾忙哄她:「你尽管放心,我决不让你痛苦,我的小宝贝,我听你的就是。你说好,我就往里推;你说痛,我就立刻停止,这样你看可以了吧?」
说完将少女已抬起的玉腿分得开开的,那小穴儿也开了口,里面露出一个红豆,阿乾一看,急忙一手持矛,一手用二指分开两片阴唇,露出了那鲜红细嫩的花瓣组成的桃源洞口,实在太小了,看上去只有手指那么粗,一股一股的浆汁从里面流了出来。
阿乾先持矛在那洞口点了两点,作为前进的先奏,也让那龟头沾上一些淫水作为润滑剂。夏竹本来就怕,被阿乾的龟头碰了两下后更加紧张得两腿发抖,颤声叮咛:
「要慢慢的呀,我的亲哥哥!我怕得要死。听说第一次,总是会有一些痛的,痛过就好了,而后其味无穷,尤其这时我蜜穴,内外奇痒难熬,如何是好呢?我强忍着痛,再试试看吧!」
「你的阴户那么的小,又是第一次,我的东西这么粗,又这样的长,就是你忍着痛,勉强插进去,你能受得了吗?不会受伤吧!」
「乾叔,你不要说傻话了,你挺吧,我里面痒得难受啊!」
「竹儿,你里面这么的痒,是不是有小虫子爬进去了?」
「乾叔,别问了,我不知道啊,你快点向里面挺一下试试吧!」
她说着,臀部又自动的向前冲撞了一下。
只见大龟头已进去一半,她眉头一皱,两眼水汪汪的,嘴巴咬得紧紧的,好像很痛似的,但她不敢叫出声来。
阿乾见她这等的痛苦,心中好生过意不去,于是说:
「竹儿,既是这等的痛苦,又何必硬要叔叔弄呢?」
「哎唷……乾叔…我……我痛…不……是痒…是里面……痒……啊!」
「没事!我一定依你,慢慢地来!」阿乾口里应着夏竹的话,底下采取着行动。先以罗成叫关的方式老样不动,只是鸡巴往前凑了凑,龟头紧抵玉门关,屁股一个左右摆动、上下摇动,那大龟头已进入了个尖儿,阿乾停下来看少女的反应如何。
只见夏竹紧张地瞪着大眼,一眨不眨,惊恐迷惑地尝试穴口的异味儿,并无别的反应。阿乾一见少女这样,胆子大了些,龟头又在洞口处动了动,就顺着那流满了蜜浆的小穴慢慢向里袭进。
阿乾一看少女还无反应,就屁股一挺,龟头探头进了洞口。毕竟因为穴小难容巨物,只见少女猛皱双眉,张口发出一声:「唔…!」
阿乾一听以为是少女满足的呼唤,就再次挺胸拱腰,又是一声「滋!」,那半尺肉棒已插进了将近两寸,夏竹急忙颤声道:「好…慢点!」
阿乾刚才就感到有一股劲不够用,一听少女说好便什么也不怕了,用足力量挺腰,猛沉屁股用力推矛,「吱」的一声,那矛已插进四寸还多。
夏竹刚才只感到微痛,正准备叫阿乾收兵待令,谁知却还没来得及,就感到小穴中像受了一箭,痛疼难忍,忍不住惨叫起来:
「哇呀!妈呀……痛死了,痛死了!你插死了我了……我的心……哎哟!被你戳穿了……我的穴被你捣烂了呀……唉唷痛啊……痛…痛……妈呀……救救我吧,我的亲哥,你快抽出来吧……快抽出来吧……我快痛死了……」
少女不停地惨嚎求饶,阿乾一听,赶紧立马勒缰,停止了前冲。慢慢后退了点,等待下一步的命令。想等她过会儿不痛了,再继续前进。但夏竹个性很强,在这春心荡漾之时,痛虽痛,她岂肯因痛而罢休呢?
何况她阴道里面骚痒得如千万蚂蚁在爬行,着实难过,比痛苦还难熬,她哪肯听阿乾的善言劝告,扭动玉臀,又向前猛冲一下。
不禁又「唷…唷…」的两声娇呼。
但见龟头,整个的塞进去了,约有四、五寸深。这时处女膜已被撞破,淫水夹着血液,顺着阿乾的阳物流了下来。
阿乾一见,吃了一惊,失声叫说:「噫!竹儿,你里面弄破了,出血了!」
这时,夏竹又痛又痒,真是入之又痛,弃之可惜。她正紧闭着眼睛,忍受痛苦,想体会这苦中之乐。听到阿乾惊叫,微微张开眼晴,说道:
「乾叔,不要大惊小怪!处女膜破了出血,是必然的现象,不要紧的,痛,岂能阻止我俩的爱吗?乾叔,不要怕,痛死在你这根让女人艳羡的威猛肉棒之下,做鬼也风流呀!」
少女嫩声叮咛着,阿乾连连点头答应。于是二人便又慢慢活动起来,少女轻轻摆动着自己的玉臀,很快她又进入了妙境胜地,口中不自觉地叫道:
「快加劲……快!……」
「好的!」阿乾一听,马上吃了一大口香乳,轻咬着她的乳头儿,胡茬刺的少女一阵颤抖,口中发出了呼声:
「喂唷唷……!痒死我了,亲哥…-好舒服的痒啊……」
阿乾先是将鸡巴在穴内上下左右摇晃了一番,只见夏竹皱了皱眉,并没有叫痛,于是便把那肉棒往外轻轻地退出了两寸左右,低头一瞧,出来的二寸上全部黏满了红白的浆水,粘粘糊糊的。再看床单上那被阳具带出来的东西,也是红白相间。那紧紧咬着肉棍的粉红色樱桃口,在肉棒进出时带出的粉红细肉,正如开花的石榴皮一般翻开来,鲜嫩无比,真为人间一绝。
阿乾见如此光景劲儿更足了,那根「钢炮」好像装满了炮弹,饱饱的,挺挺的,高高地翘翘着,只要听到命令就一发而不可收。但是一看夏竹小小脸蛋,未成年的体型,不禁摇了摇头,歉意地安慰她:
「我的小妹妹,现在你感觉痛苦,还是觉得舒适?还痛吗?」
「里面骚痒,外面胀痛,但骚痒甚过胀痛!」
「我的阳具插进去,能止你的痒吗?」
「会的!」
「好!我就挺进去,止竹儿的痒吧。」
阿乾于是抱住少女玉臀,使劲一挺,阳物竟然插进去了大半截,只听夏竹娇声叫说:「哎唷……哎唷……痛死……我了……」
但见少女头上的汗珠,如豆大般的冒了出夹,纤手用力撑着床板,身体微微颤抖。
阿乾大吃了一惊,赶快把她的娇躯向前一推,把鸡巴抽了出来,低头一望,只见自己的阴茎沾满了血迹,便失声叫道:
「竹儿,戳破了皮了,你流血了!」
夏竹低垂粉脸,含羞似地答说:
「第一次破瓜,我原听说过,是会出血的,叔叔别害怕!」
说着,纤指握住阿乾的阳物,又塞到自己的阴户内去。
阿乾见她流了血,还仍然要把自己的龟头塞进去!大概她里面痒得实在难熬了,于是吸了一口气,振起精神,索性给她一个痛快。于是猛然将她的玉臀重新搂住,往自己裆前一拉,同时把自己的屁股也一拱。
只闻「滋滋」轻响,整根粗大的阳物,连根插了进去,鸡巴根部的黑毛也被顺势带进了少女的阴穴。
因夏竹处女膜已破,故这次虽是连根插入,倒没有先前那般的如刀割的刺痛,这时只觉胀痛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滋味。
「慢点呀!亲哥,你阳具进退的时候,就好像带着我的心肝往外拉一样,觉得整个肚子成了空的一样,说不出是美妙还是痛苦的空虚味道,你就再插得深点如何?不要把鸡巴全部抽出来了!要慢点、轻点呀!亲哥哥!」
「好!你放心!」阿乾一面说,一面又将夏竹雪白的玉腿向上推得更高,徐徐地推矛而进,不觉又进了两寸多。
少女觉得痛,喊了起来:「慢……慢点啊……痛……痛……」
阿乾听见喊声,便停止前进,观看她的动静。少女心猿意马、飘飘欲仙地道:「唉……亲……哥哥……大鸡巴哥哥……」
夏竹这一串淫浪的声音和心满意足的表情,使阿乾也有些飘飘然了,同时也感到他那肉棍在小穴里被夹得紧紧的,子宫口跳动碰击大龟头,实在舒服极了。听到少女的喊叫,虽然也按她的吩咐往外退出一点,但心里实在也有点舍不得离开,又将抽出的二寸推了进去。
阿乾一下一下地拱顶着,干得有板有眼,每一次冲进之时,少女必定摆臀扭腰。他那铁一般硬的粗棍儿在那肉穴中被一股滚烫的液体围绕着,舒适甜美极了,但也给了他很大的刺激力,让他拱顶得如狼似虎。
阿乾将屁股微微一扭动,只听得少女的阴户内传出来很动听,很有节奏的「滋滋」淫声。
但见他的竹儿,一双秀眉紧闭,口里哼出来轻微微的,似是哎唷的痛声,又似是快乐的哼声……
『九集完』
【十】
『光棍广播种  猛男终入道』
阿乾听得悦耳极了,龟头和子宫口的磨擦,不觉加快起来,自己也感受到无比的舒适。阿乾上下两个大头齐攻滥击,上面的大平头一会儿吃着香乳,一会儿又吻着玉唇,而下面大光头则狂力地拱顶了花心不知无数下。
好一会,竟然听到竹儿「哎唷!哎唷!」地叫个不停,玉臀不停地迎着大鸡巴的抽动,而身子却开始晃动起来。
阿乾突然停止抽动,问说:「妹子,你痛吗?我还是拨了出来吧!」
「傻瓜!我若是痛苦,哪是这种叫声!」
她晃动的身子,随着话声,加速的晃动。
阿乾是聪明人,已知竹儿苦尽甘来,于是亳无顾虑地继续猛烈抽动。
「唷…唷……美呐……妙啊……唷…唷……我的好哥哥……真行唷……想不到上苍……赐予人生这等的快乐……」
阿乾抽动了一会,只觉龟头在子宫口磨擦得妙趣横生,美感极了!阳物经淫水的滋润,似觉粗大了一些,把阴道塞得满满的,一抽一插,都有种美妙的声音传出来。
这时夏竹已经到了最快乐最逍魂的时候,只见她不停地晃动娇躯,哼声不绝:「啊唷……好…舒服……好汉子……快点……快……」
「妹子,你快乐了吗?」
「好啊…好美妙啊……哥哥……抵紧一点旋转吧…唷……好舒服啊……」
听得伊人叫得欢畅,阿乾两臂一使劲,把她的玉臀紧紧抱住,自己厚实的屁股一磨动,阳具就深深插在竹儿的穴内,肉棒不停地旋转,就似钻孔一般。阿乾借了机,猛挺腰,用上所有的力量,再也顾不了少女的死活,借着她流出来的淫液,挺了进去。「滋」的一声,不但龟头,连杆儿也插了个尽,整根肉棒都陷入了她的肉洞内。
「哼哼……啊……插死我了……喔喔……要了我的命了…插穿了我了……真痛死我了……啊……哼哼……真痛快……」
少女这一阵不伦不类的嚎叫,是痛快还是痛苦?在这紧要关头,阿乾顾不了那多了,他只有继续行动,以观后效,看少女下一步的反应再作应对不迟。
阿乾忙又挺了挺腰杆,将仅留在外面的一点根儿也插了进去,鸡巴不留半点在外,并且为调整炮头的高度,而将炮身进退了几下,只顶得少女浑身颤抖,两只乳房悬空着直划圈儿,玉臀不住扭动,口中叫道:
「胀死我啦……我活不成了……美死我了……舒服死了……亲…亲爹……我受不了啦……哎哟……」
阿乾听得夏竹喊得真切,自己这时也是确切需要插穴来消消火,便顿时挺腰收腹,横刀立马,跃马中原,将大鸡巴直捣黄龙,三、二下就顶住了花心。这阿乾将龟头抵住花心,转动屁股,将鸡巴在洞内全力扭动起来,大龟头死力顶住花心,马眼张开轻咬着花蕊,龟棱也在磨擦着花心边缘,不到几十下,这夏竹的淫水便一阵狂喷。
少女见到阿乾攻占了二个小时仍不射精,感叹他实在能干,心想,「好个男人,为了能结成夫妻日夜恩爱,非要让他出精不可!」,遂乘其力不从心之际,开始反击战,她将双腿绕到阿乾腰后,玉掌按在阿乾结实的屁股上,将汉子的屁股用力往下压,使男人的阳物大力地冲杀下来,而少女弯曲的双腿刚好又可使玉门大开,阿乾的鸡巴头便全部插入了子宫颈,少女再将花心撑胀,包住阿乾的大半个龟头,阿乾觉得穴内似有小儿张口吮吸着圆暴的大龟头。
与此同时,夏竹香舌轻舔阿乾胸脯上一对古铜钱,一只玉指轻轻撩拨阳物的根部,将输精管抚摸得紧紧张张,又将阿乾一对大卵蛋轻捏,阿乾一时收禁不住,便在上面大舞臀腰,上下翻插,每下必尽全力!
「……舒服……哦……爽啊……喔……花心撞碎了……我要死了……亲汉子……哥……啊…哦……舒服极了……小穴完蛋了……花心也要爆了……顶得难过……啊…哇……舒服……祖宗爷爷……轻一点……死了……啊……再来一下……用力地插……插死小穴……喔……用力地……哥……鸡巴太给劲了……太大了……爽……真够持久……大鸡巴哥哥……我好爱你哟……你死力地干……死力地戳……戳穿我的花心……喔……我不行了……不行了……哦……」
这样又抽插得千余下,阿乾顿觉心头酥麻,似有百千条小蛇直钻入心窝,体内元精不住地往龟头聚集,「妹子,再坚持一下,哥哥就要播种了!」。
阿乾准备冲刺,他抽出鸡巴,握住自己的子孙棒,用大拇指摸摸圆滑的大龟头,然后将龟头对准桃源仙洞,腰部猛一发力,只昕「噗滋」一声,整根鸡巴全根没入仙洞内,汉子胸口也不禁发出一声闷气。
阿乾把屁股死力地拱顶,龟头下下撞到了花心,并且每撞一下,阿乾还将龟头大力碾磨一番,直插得床上的少女呼爹喊娘般地不住地浪叫。
龟头顶撞了花心几百下后,很快,阿乾厚实的屁股肌肉绷得绑紧,他紧闭双眼,两只粗壮的脚胡乱伸着,脚尖也绷得挺直。
随后阿乾兴奋地咆哮了几声,这时从花心内突然喷出热热的淫水,阿乾的龟头一下被淋得受不了,顿时酥麻异常,引得输精管猛跳,射精肌强力地收缩了几下,阿乾大吼一声「给你!呃-呃呃…-」,阳精顿时彪彪而出!
从阿乾的龟头眼里,迸射出一股高压水柱般的热烫精液,一连串的白浊液体连球炮似的从马眼发射出来,猛烈地打在夏竹的花心之上,花心被这股强力水柱一冲,顿时狂颤起来。
阿乾的精种被吸入了子宫,与那少女的卵子汇合去了。男人结实的身体也跟着射精肌有力的收缩而一下下有节奏地颤抖着。
「……爽啊……舒服……好烫的精……花心真爽啊……大鸡巴哥哥……你的精可真多啊……喔喔……心要飞起来了……哦……哦……我的亲爹……我的亲丈夫……喔…哟……噢哟……真的好爽呀……唔…好舒服…啊……」
经过这一番激战,阿乾和夏竹都是精疲力尽,双双痪散了四肢,像被抽了筋似的,全无力气,瘫倒在床上。少女的眼角闪动着幸福的泪光,跟男人那龟头上的马眼中所闪烁的水光形成人世间最美妙的交响!
「乾叔…鸡巴不要抽出来!」少女将玉腿缠住男人的双脚,双臂环扣,玉手按住男人结实的屁股,「让大鸡巴在小穴里休息吧……」
「竹儿,你真的不怪叔叔吗?」阿乾对这初尝禁果的少女还是有些愧意。
「乾叔,竹儿是真的爱你的,能让叔叔给我开苞,竹儿真的感到自己是世上最最幸福的女孩儿,又怎么会怪叔叔呢?我要感谢叔叔还来不及呢!」
「叔叔也很高兴帮竹儿开苞,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帮女孩子开苞呢!」
「真的吗?那竹儿真是太荣幸了!乾叔,等我爷爷一回来,我就要他给我们举办婚礼,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要经常帮竹儿止止痒啊?!」
「当然可以!女孩儿一旦开了苞,小穴就会越来越痒的,既然叔叔已经给竹儿开了苞,就绝对再不会不管竹儿的!以后竹儿只要是觉得小穴痒了,叔叔的大鸡巴就插进去帮竹儿止痒!」
「乾叔,你真好!哦,不,现在开始,竹儿应该叫你老公啦!」
「呵呵,竹儿,这么没大没小啊?」
阿乾的大鸡巴仍然是深深插在夏竹的小穴中,两人的身体好像已然合二为一,怎么也分不开,他们这对「老夫少妻」紧紧地拥抱着……在床上翻滚……纠缠在一起……手脚相交绕……疯狂抚摸着……倾情地热吻……
接下来的二个月,阿乾既强烈感受到了作为男人的「骄傲」,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作为男人的「辛苦」——他不仅要继续帮少女夏竹「止痒」,还要与三天两头跑来「解渴」的尼姑村上丽奈共浴爱河;季倩倩因老公到上海承包一个主题乐园工程长期不在家,也是经常跑来找阿乾重温鸳梦;此外,阿乾还得频繁应付派出所长的老婆以「借种」之名、行泄欲之实的「约会」!
阿乾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能够让女人得到肉欲满足的快乐是理所应当的分内事儿,所以,对于找上门来的那些女人的性交要求,阿乾从来没有拒绝过,而且每次都是尽心尽力。
这样大概过了一两个月,阿乾播到那几个女人子宫里的精种竟然都生了根、发了芽,现在她们都想独自霸占阿乾,专享这个男人,而且有老公的天天吵着要离婚,当尼姑的嚷嚷着要还俗,阿乾渐渐感到这几个女人越来越让他心烦。
他觉得「跟女的打炮只是一种你情我愿的享受,可她们为什么都认真起来了?」,其实,阿乾这个男人已经让那些跟他性交过的女人欲罢不能了,她们已经习惯了与这个光棍猛男共浴爱河、登峰造极般地做爱,把性交的高潮进行到底。
夏竹的爷爷张老头回来得知了孙女竟然和隔壁的光棍汉有了肌肤之亲,成了一对野鸳鸯、露水夫妻后,断然拒绝了光棍的提亲要求,并不准他们再见面。
于是,万般无奈下,阿乾决意要到道家圣地武当山做一名道士,在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仙家圣山修身养精,他想从此清清静静地过恬性悟道的日子,也便于调养一下疲惫不堪的身子,好好感悟一下人生的真谛。
在上武当山之前,阿乾这个汉子还专门新买了一双黑色的传统北京布鞋,他打算练功的时候穿着。
阿乾每天早晚都要去金顶吸纳日月精华,上午练些武术,下午看些经书,日子过得充实而自在,一晃半年过去了,他的身板比原来还要硬朗许多。而且,他还成了山里一名道长。
一身道袍的他白天就正在道观的空地上习武,一招一式,精劲有力。这天夏竹的爷爷却找到了武当山,跟阿乾说夏竹在家死活不肯堕胎,执意要生下阿乾的孩子,眼看这肚子一天大过一天,便要阿乾跟他回去和他孙女完婚,还说夏竹天天夜里都在梦里喊着「乾叔……我不能没有你……」之类的话,阿乾闻得此言,心生愧意,觉得应该对象侄女一样的夏竹负起责任,于是打算明天就跟张老汉一起出山去跟夏竹结婚。
是夜,阿乾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想起了以前所发生过的许多事情,一直到凌晨却怎么也睡不着,便起身映着月光、沿着漆黑的山路,上了武当山金顶。
『十集完』
【十一】
『村姑狂吹箫  道长猛吃奶』
山顶上吹着清凉的夜风,阿乾感到很是惬意,回想起这几年的日子,心想着马上就可以和夏竹成亲,做一对快活的老夫少妻,更重要的是,他马上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当个爸爸了,心里满生欢喜和激动,他发誓一定要和夏竹一起安安生生地过人生幸福日子。
为了平定心绪,他盘腿坐在金顶的一块岩石上吸纳着天地万物真气,同时也等待着再看一次武当山的壮丽日出。
练着练着阿乾慢慢开始觉得浑身火一样地燥热,全身上下血液加速流动,鼻内开始喷出粗气。本来就要方便的阿乾觉得鸡巴更加涨得难受,他赶紧解开裤带,从裤衩里掏出涨得硬郴郴的鸡巴,排起了尿。
热烫的尿液从龟头眼里射出,足足射了七、八米远,排完尿,阿乾觉得好过多了,但还是觉得全身燥热难当。阿乾索性脱下了那件紫褐色的道长袍和脚上那双黑色的传统北京布鞋,只穿着一条红裤衩乘着清凉的夜风降降温。
无意之间,一身披透明睡衣的三十岁左右的村姑突然出现在眼前,阿乾定眼一看,只见那女人婀娜多姿,透明的纱衣下面是全裸的玉体,一对酥胸暴挺,上面还点缀有两颗腥红的乳头,两粒乳头在粉红的乳晕上微微翘着,很是性感。他直看得两眼发呆,阳具暴胀得撑顶着裤子,从马眼里渗出的甘泉浸湿了裤口。
那女人慢步向他走来,一阵轻风吹过,挠走了披在那村姑身上的薄纱,阿乾看到了一具生动的女人玉体,她全身雪白,肤质弹滑,梨形双乳高翘。阿乾的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移动,那是多么美丽的桃源洞口啊,芳草萋萋,溪流欢畅,洞口上还有一鲜红的相思豆在微微跳动着。
「你是谁?这么晚了在这里想要做什么?」,阿乾有点惊颤地退后了二步,赶紧穿上了他的紫道袍和黑布鞋。
那村姑诡秘一笑,用一双勾魂眼色迷迷地看着阿乾,直撩得这个汉子心头颤动,粗大的鸡巴一阵跳动。
「道长,我就住在山后的村子里,家里老公整年在沿海打工,而我却每天晚上寂寞得睡不着,见得大哥一表人材,日夜在此修炼得一副羡人的钢铁身板,今晚特等待于此愿与道长共赴极乐瑶台仙境!」,
阿乾被这给大胆的村姑惊呆了,他体内本来就真气涌动难耐,一听顿时来了劲,他心里想着要拒绝,但却又有与她性交的欲望,正在举棋不定之际,村姑来到了他跟前,将玉唇对准阿乾的双唇轻吻着,阿乾一阵目眩,他用双手有力地搂住了村姑的柳腰,吐出舌头与之交互吮吸着,裆部的阳物隔着裤衩和道袍在村姑的洞口磨擦着,那女人呻吟起来了。
「----啊----道长----你真会弄----舒服----哦----你的舌头真有力----吸得我上了天似的----从来没有过的热吻----」
村姑边叫边将双玉手绕到男人的腰间,解开阿乾紫褐色道袍上的腰带,一把扯掉了阿乾的道袍,一双玉手在道长厚实的背部狂力抚摸着,还将指甲在道长的背部划出了几道深红的血印。
道长鼓实的胸肌紧紧贴压在村姑的酥胸上,将那对玉女峰压扁了,女人玉手从男人的背部径直抚摸到腰间,又在阿乾厚实的屁股上捏了几把,然后顺势拉下早就被阿乾的勃起的大阳具高高撑起的红裤衩,那一根粗大的鸡巴就暴露在村姑的眼前了。
女人两眼一亮,不禁叫唤了起来,“----天哪--好大一根炮----真是--太大了----让人害怕----啊----”,眼里同时闪动着幸福的泪光。
这根鸡巴真是非同凡响,长约十一寸,茶杯口般粗,似一条原野巨蟒,马眼闪着寒光,顶上龟头宛如鹅蛋,蟒身青筋暴露,紫筋蜿蜒,恰似金龙盘柱,好不雄壮。
激动无比的村姑不禁将大鸡巴送入嘴去,但却只容得下一个龟头,但她也不含糊,竟将纤手玉指扶住蟒身,舌尖在龟棱处缠绕,直舔得那道长心头酥麻,不敢叫停。忽然,村姑张大玉口,径直将蟒身吞入口中,直抵咽喉,龟头一阵紧张。
道长也不示弱,用根粗指拨动那颗小小相思豆,忽而又用两指轻捏起来,那村姑不住叫苦,从桃源洞内悉数流出大滩泉水,直沾了道长一手。
再加上半年来未曾见过女人鲜香的肉体,原始的冲动使他推倒了这村姑,壮实的身体也跟着压了下去。
阿乾趴在村姑的玉体上,只不过他是反着趴的,这样他可以玩那骚女人的牝洞,他将手指逗弄着牝洞门口的一颗粉红色的相思豆,不停地揉着相思豆,直引得桃源圣水潺潺外流,阿乾又将那流出的甘泉用舌头去舔,舔尽了又将舌头舔着相思豆和大、小阴唇,阿乾舔吸得“滋滋”响,那贱婢子也将淫水大放,口里「咿咿----呀呀----」乱叫,阿乾像狗一样地舔吃着她的牝洞。
「啊哟----大鸡巴哥哥----小穴痒啊----别逗弄小豆豆了----哦----喔唔----大龟头真给劲啊----好痒----好舒服----亲汉子----啊----我要你进去----大鸡巴进去----喔----噢----全身给幻掉了----爽啊----」
「等一会儿,小姐,你别慌,本道还要吃吃你的香泉呢!哈哈!」
说完,道长的嘴巴已贴到了村姑的桃源洞口,道长将舌头抵住洞口,他已大半年未近女身,今次一遇,他必不放过任何机会,何况是这等骚浪的淫妇呢!
道长舌头一阵狂吸,将洞口的淫水吃了个精光,并将舌尖探入洞内,继续吮吸着香甜的甘泉。
「喔----道长--哥哥----你可真够衰的----连淫水也不放过----哦----舌头搅得我小穴空虚----哦哟----别再舔了----祖宗爷爷----我好寂寞----身子好空虚----快--快将大鸡巴插进去----喔----我要你的大鸡巴----」
而在那一头,村姑也正在玩弄阿乾的那根大鸡巴。她两只玉手握住粗壮的棍身,将指甲刮着汉子光亮的龟头,直刮得阿乾一阵肉紧,鸡巴一阵收缩,龟头被刮得越来越硕大、越来越光亮好看了。接着,那淫妇又将火热通红的大龟头送入嘴里,将舌尖抵住马眼,轻轻地钻动,阿乾舒服得闭上了眼,口里喘着粗气。
这村姑得寸进尺,她用双手挤捏着汉子的两粒圆大的卵蛋,指甲轻轻划着鸡巴的根部,口里吮吸着鸡巴的龟头,三不兹还将舌尖舔逗着龟头的边沿,将龟棱磨得麻痒异常,最要命的是,舌尖一不留意就舔到了马眼里,死劲地将马眼钻开、舌尖打着转。
在这种深度刺激之下,道长一时收禁不住,打了几个寒颤,全身肌肉一紧,「呃呃--」几声,顿时从马眼内射出几发先头精弹来,打在村姑的舌头上,那村姑舔了舔阿乾的龟头,品了品道长精液的味道,觉得又腥又香,美味非常,一股真阳元精的味道。
「大哥,你好坏,你把什么射到我嘴里去了?」
道长马上吸气收腹,固锁精关,好不容易才将滚滚浓精收将起来。
村姑吐出道长的巨蟒,这龟头经女人喉咙内沾液浸染,越发显得精神,晶亮亮的可爱极了,那女人还不时用手指撩拨着道长胸肌上两粒铜钱般的奶头,道长又不禁心急火燎起来。
「妹子,你弄得大哥我心猿意马,我这道行怕是禁不住你这骚货的淫浪的,不过你放心,你既然找了我,哥哥就一定让妹子你尝够做女人最爽最快乐的滋味,来吧,开始享受吧!」
阿乾边说边蹬掉脚上穿着的黑布鞋,拉掉挂在腿间的红裤衩,然后一把抓住村姑胸前两座玉女峰,搓揉了起来,边搓边用牙齿轻咬着玉峰上的腥红乳头,他的舌头也不老实地在粉红的乳晕上打着转,哪料到却从那两颗腥红的乳头中竞相流出潺潺的白色乳汁来。
原来这村姑刚生下一子,这晚不曾喂奶给那孩子吃就已骚不住,跑出来偷汉子。
道长一手揉捏着村姑的一只乳房,一边大口来回粗鲁地吸吮着村姑的两个乳头,道长的喉咙里传出了咕咕的咽奶声,粗大的喉节也跟着一上一下地跳动,不一会儿的工夫,道长便将村姑乳房内的乳汁吃了个干干净净。
「嗯,好吃,好吃!」
「道长,你真馋,乳头都快被你吸化了,这么个大男人还和几个月大的小孩抢奶吃,你也多少给孩子留点儿!」
「你说什么?老子就是爱吃你这骚货的奶水!老子还想要天天吃!」
话还没说完,道长又一口含住村姑的一只乳头用力吸吮起来,还将一根手指头象弹古筝一般轻轻拨弄着另一只乳头,只弄得那浪货不住地叫。
「亲汉子----你要吃你就吃吧----喔----真舒服----吸得好舒服啊----我要你天天来吃我的奶----喔----」
这骚女人两个充满了奶水的乳房涨得大大的,道长用手挤,用牙咬,用嘴吸,直折腾得那村姑又痛又爽,奶水不住地从腥红的乳头流出来。
来不及被道长吃进肚子的奶水顺着这个贪婪男人的下巴流着,流过男人的胸肌,又流过腹肌,一直往下流着,最后全都滴到了道长粗大的鸡巴上。
那鸡巴被女人的乳汁一泡,顿时变得更加振奋起来,油光油光的,特别是那个大龟头,象是洗了个澡般,精神焕发,泛着红光。
这鸡巴还跟着道长吃奶时身子的抖动一下一下地在那村姑的溪水洞口敲打着,有时还探得大半个龟头进去视察,直撩拨得那淫妇醉生梦死,张狂不已。
「哥哥—亲汉子--    --快将你的大鸡巴插进去吧----干小穴----洞里面全是水啊----花心好痒啊----」
「贱人,你别慌,等哥哥再吃一会儿,马上就来干你了!你的奶子怎么比刚才显得小了?」
「唔--你好坏----你把奶水全吃光了--所以才----喔----别管那么多了--大鸡巴快点行动吧----唔--求求你了啊----狠狠地捣花心----」
『十一集完』
【十二】
『金顶成瑶台  道长赴极乐』
吃下了一肚子奶水的道长,感觉全身都舒坦得很,胯下那根大鸡巴也吸收了女人乳汁的营养,此时爆涨得更大了,那通红的龟头似要冒出火来。
阿乾感到再不搞是不行了,于是顺势将村姑推倒在那岩石上,扒开那淫浪女人的一双性感玉腿,使牝门大开,道长厚实的屁股拱顶着粗大的鸡巴在那村姑的玉门关前挑逗。
他的大龟头一时像蜻蜓点水一样地一触及腥红的相思豆就后退,一时又转动着屁股将龟将军研磨着泛着春光的相思豆及大、小贝蛤,直逗得村姑淫水狂流,玉体乱颤。
「道长----请不要再玩那粒豆子了----痒啊----哦----亲汉子----乳头都快被你含化了----喔----好丈夫----快让你的大鸡巴进去啊----别在洞口磨----水快流干了----大鸡巴哥哥----你快点到洞里去----喔----」
「贱蹄子,我要用我这根大鸡巴戳死你,戳穿你的淫穴!」
道长听得村姑喊得真切,自己这时也是确切需要插穴来消消火,便顿时挺腰收腹,横刀立马,跃马中原,将大炮的炮口对准牝洞,厚实的屁股用力地往下一沉,大鸡巴直捣黄龙,顿时“噗滋”一声,一根大炮全根没入村姑的淫洞里了。
阿乾集中精力,全心全智,屁股猛裂地抽插,粗大的鸡巴往淫洞内拱撞,三、二下就顶住了花心,阿乾将龟头抵住花心,转动屁股,将鸡巴在牝洞内全力扭动起来,大龟头死力顶住花心,马眼张开轻咬着花蕊,龟棱也在磨擦着花心边缘,不到几十下,这浪妇的淫水便一阵狂喷。
「啊----真舒服----大鸡巴哥哥----你用的是什么招术----三、二下子就把小女子给搞定了----喔----爽死了----我的亲丈夫--好汉子----」
道长听得那送上门来的骚货放荡地喊叫着淫言秽语,也迷糊了心智,他现在已完全进入了角色,一个真正男人的角色,他自信可以将此角色演绎到极致,因为他的健壮身体,也因为他所学习的某些壮阳功法。
阿乾玩打炮很有招术,他跪在村姑的两只玉腿之间,将她的一只玉腿用手抬起,使牝门大开,这时将鸡巴插入,就可轻而易举地将龟头直送到花心深处,很快就戳得村姑牝内痛痒,淫水泄洪似地狂喷,差点把人给淹死。
山间金顶夜里是非常阴凉的,但是这对猛男艳妇却是沙场大点兵,激战的场面万分的火热,连他们身体底下的岩石都快要被融化了。
「----喔--喔----大鸡巴哥哥----你鸡巴--放轻点----小穴受不了----亲汉子----你的龟头好粗好大----花心承受不起----花心就给顶破了---- -祖宗爷爷----你的鸡巴----又粗又硬----大鸡巴戳穿花心了----」
这阿乾被这荡妇呼天喊地的浪叫声搞得找不着北了,他只知道狂力地拱顶着淫穴,将鸡巴不停地抽出插入,他不知疲倦地辛勤工作着,用着「九浅一深」或是「三浅一深」的突击招术攻击着牝洞。
那牝洞深不可测,但道长的大鸡巴却探到底了,那牝洞又紧又缩,可是阿乾的大鸡巴却毫不费力地进进出出、抽插自如。鸡巴沾满了牝水,显得更加壮硬坚实,阿乾还将大龟头死力研磨着村姑的花心,将龟棱刮着阴壁,这几招让那女人更加浪荡不已。
「好汉子----哦----你好会玩--啊----打炮技术一流------跟谁学的----好啊----真舒服----哦----磨花心----对----不停地磨----大鸡巴用力啊----」
道长上下两个大头齐攻滥击,上面的大头一会儿吃着香乳,一会儿又吻着玉唇,而下面大头则狂力地拱顶了花心几百几千下。
阿乾张开马眼的龟头研磨着村姑的花心,鸡巴狂力拱顶了几千下,时间一长,阿乾感到力不从心,这样一来,龟头就使不上劲,马眼就闭上了。这一闭不要紧,可给了那浪婢子反击的机会。
那浪蹄子的香牝高高鼓起,就象一个肉包子,别以为肉包子好吃,这鼓起的肉丘却是个地地道道的英雄冢,村里就曾有二位好汉跟这浪妇肉搏大战时葬身于此。
村姑乘道长力不从心之际,开始反击战,她将双腿绕到道长的腰后,将道长的屁股用力往下压,使男人的阳物大力地冲刺下来,而弯曲的双腿刚好又可使牝门大开,阿乾的大鸡巴便全数没入了牝户,再将花心撑胀,包住男人的大半个龟头,阿乾觉得那浪蹄子牝内似有小儿张口吮吸着圆爆的大龟头。
与此同时,村姑香舌轻舔道长胸脯上一对古铜钱,一双玉指轻轻撩挠阳物的根部,将输精管抚摸得紧紧张张,又将阿乾一对大卵蛋轻捏,这道长哪里收禁得住,便在上面大舞臀腰,挺着一根十丈茅箭,向着花心突破,一下、二下、三下,冲刺、冲剌、再冲刺!阿乾在心里默默数着,腰部却发狠劲,宽厚结实的屁股也顶着长枪一根上下翻插,每下必尽全力。
「道长----你真厉害----大龟头--顶得我花心----都碎了----喔----我愿做你的妻子----啊----亲丈夫----好男人----我的祖宗爷爷----好长的茅----好狠的箭----花心裂了----全丢了----」
村姑在阿乾狂玫滥插之下,已完全进入了高潮,从花心里接二连三地喷出股股淫水,阿乾正在兴头之上,哪知龟头被这热烫的淫水一冲,顿时酥麻了起来,鸡巴爆胀得更粗更长了,阿乾心头一颤,似要泄精,他赶忙屏住呼吸,将龟头抵住花心不动。
「亲爹----你又出什么怪招----喔----我的好汉子----你的炮会变长----小穴被你戳穿了----喔----你真壮----身板好----让我受用极了----哦----祖宗爷爷----大力地戳吧----喔----不要停----再来一下----啊----」
那村姑早就玩遍了村里的男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但她从来没有遇上过如此厉害的对手,再这样下去她自知会被这个男人玩死,所以当阿乾的大龟头深陷到花心之际,她猛地关闭牝门,将牝肉死力夹住粗大的鸡巴,阿乾想抽出,但是鸡巴被夹,完全动不了,而鸡巴前面的龟头此时象是被毛刷刷着,非常地酥,非常的麻,这种滋味从阿乾的中枢神经直传到全身,顿时阿乾全身的肌肉紧张地收缩起来。
很快,阿乾厚实的屁股肌肉绷得绑紧,他紧闭双眼,两只脚胡乱伸着,脚尖也绷得绑紧,这样又抽将得几十下,阿乾顿觉心头酥麻,似有百千条小蛇直钻入心窝,体内元精不住往龟头聚集,女人再将玉指往道长精关一点,顿时,阿乾大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男精彪彪而出。
从阿乾的龟头眼里,迸射出一股高压水柱般地热烫精液,猛烈地打在女人的花心之上,花心被这股强力水柱一冲,顿时狂颤起来。男人结实的身体也跟着射精肌肉有力地颤抖而一下下有节奏地颤动着,阿乾的元精狂射了一柱香的工夫才停住。
「爽啊----舒服----好烫的精----花心真爽啊----大鸡巴哥哥----你的精可真多啊----哦----我的亲爹----亲汉子----喔-- --真是好精液好舒服----」
村姑在经受了道长给她的世间女人最享受的高潮之后,幸福地晕厥在了他们激战了一夜的岩石上,她的脸上挂着从来没有过的十分满足的笑容。
经过这场旷久激烈的金顶之战,阿乾这时感觉头昏眼花,四肢涣散,本来他想趴在岩石上睡会儿,却微微见得东方出现鱼肚白,远处的山道上似有人走动的声响,为了不让他人发现堂堂一尊道长在金顶与一淫荡村女野外苟合,又想到今日即要跟张老头回镇上与那日夜想着他的少女夏竹结为百年秦晋之好,肯定不能让老丈人知道他与这村野浪妇交欢之事,阿乾便从地上捡起裤衩和道袍,勉强站立起此时极度虚弱的身子,摇摇晃晃地穿起一介遮羞布衫来。
正当阿乾穿好裤衩和道袍,赤脚踏在冰凉的岩石上,准备套穿上刚才蹬落在岩石旁的布鞋时,腿脖子忽的一惊,身子骨紧跟着一晃悠,阿乾顿感头重脚轻,眼迷耳鸣,踉跄了几步,却一头栽下了离岩石几米开外的悬崖深谷,真的赴了西天极乐境界。
「呃--呃--」的几声汉子的闷雷般地哼喊声顿时在山涧回荡------
张老头起了个大清早,收拾好行李后来到阿乾的睡房,却发现孙女婿不在房间,马上到山道上寻找,随之听到许多人议论着有清晨早练的道士在金顶上看到有位袒露酥胸、暴露花房、一丝不挂祼睡的女人,旁边的岩石上还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双男人的黑布鞋。
老头听得蹊跷,便随众人来到金顶,果真如人所说,金顶上原本是道人修炼的一大块岩石上裸睡着一玉体横陈的村姑,那女人的私处和她卧着的岩石上流淌着大量男女火热交合后留下的腥臊液体,岩石上乱放的一双男人黑布鞋赫然映入众人眼球。
「这双布鞋是阿乾道长的,他天早晚都在这里修炼,鞋子的大小和道长脚的大小是一样的,而且这黑布鞋的帮子上磨出了线头,那是前天我和道长一起上山采药,我脚下一滑,差点摔一跤,道长为了拉住我,双脚用力拱顶着我们旁边的一块岩石,他当时就穿着这双黑布鞋,那鞋帮上的线头就是被那岩石磨的!」
人群中的一个年轻道士认了了这双黑布鞋的主人,同时还讲述了让众人信服的理由。
老张头这才定睛一瞧,没错,这双鞋就是孙女婿阿乾的,他昨天来到武当山时也注意到了阿乾脚上穿着的黑布鞋的鞋帮上有磨出的线头。
这时,那村姑山后村子里的村民到处找着她,现在也陆续找上了金顶来。原来一夜未回的她没有喂襁褓中的婴孩吃奶,孩子的哭声惊动了村民。村民知道这女人喜欢偷人,便将孩子安顿好,谁知到了早上却还不见她的人影,村民在村子中也没有找到她,这才找上山来。
这个裸睡的骚女人被众人嘲杂的议论喧嚣声吵醒了,她这才惊惶失措起来,赶紧用手捂住隐隐作痛还流着淫水的私处,她本打算偷了汉子就回家,昨晚便没有穿其它的衣服,只是披了件薄纱。
看到众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个恐慌的女人倦作一团,不敢多言。眼睛四瞟的她突然看到了道长昨晚脚上穿的那双黑布鞋散落在岩石上。
她心里很纳闷,「为什么道长人走了,却将双鞋子留在了这里?难道是给我作纪念?不对,刚才隐约看到他起身穿起内裤和道袍,却怎么不穿上鞋呢?后来隐约还听得那男人从山涧传来的几声闷哼----」
村姑此时脑子一热,顿感不妙,心想这带给她无限快感的精壮汉子不会就这么掉落到悬崖了吧,当下也不顾那么多了,她沿着岩石爬到几米开外的山崖边,定眼往下面一看,与她的愿望相反,一件紫色的道袍挂在半山崖壁上长着的一棵松树上随风飘动,崖底有一着红色裤衩壮实男人的肉体与鲜血混在一起。
「道长--道长--」,那女人失声痛哭起来,不是为别的,因为她还想再与这猛男共赴瑶台胜境,因为别的男人不能带给她如此强烈的刺激和高潮。
村姑从岩石上捡起那双道长遗留下来的黑布鞋,放到脸上不住地亲吻着,她要最后再次感受一下那个带给她最大快乐的男人的体味和气息。
这时,有人扔过来了一床被单,盖在了这女人的身上。
「快穿上!全村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原来是村长认出了村姑。「你男人不在家,你就天天偷汉子,连小孩子也不管,真太不像话了,你的公婆还在家里等着呢,快跟我们回去!」
村姑将被单包住玉体,手上拿着阿乾的黑布鞋,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时,张老头跑过去一把抢回那双鞋,再到崖边上一看,似乎明白了一切,他狠狠地对着那村姑扇了一记耳光,然后头也不回地下山了。
没人有知道这是为什么,又议论起来,「这老头好奇怪,是不是傻了?一个陌生女人发骚关他么事?而且还跟那女人抢双男人的布鞋!真变态!」
其实,张老汉是帮她的孙女抢回孙女婿的鞋的,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也懒得解释,将那双黑布鞋放到行李里回到了镇上。
夏竹见爷爷没从武当山带回来她朝思暮想的乾叔,却只带回了一双乾叔的布鞋,便追问爷爷,张老头怕孙女伤心,会伤到胎气,只得编了个的理由。
「你乾叔已经在那边结婚了,他说在他心里面还是最喜欢你的,所以送双他一直穿着的黑布鞋给你。」
夏竹从爷爷手中缓缓接过她男人的鞋子,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有些腥臊味,又将舌头伸出来在鞋内底上舔了一下,有点咸,对,是她熟悉的男人的味道,夏竹激动的泪水顿时划过脸颊。
接下来的日子,夏竹每天白天都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床头,双手抚摸着阿乾的黑布鞋,不时地闻上一闻鞋里的味道,到了晚上睡觉时还要把布鞋放在枕头边上,在梦中感觉着与他的情郎相亲相爱,濡沫与共,翻云覆雨,直到天荒地老!

   『全集完』

[美国金桐子文化娱乐传播有限公司]  20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3263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645
發表於 2021-10-28 00:0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67

主題

596

帖子

2067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2067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1-10-28 12:40:0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244

帖子

295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295
發表於 2021-10-28 20:24:46 | 顯示全部樓層
666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8

帖子

1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5
 樓主| 發表於 2021-10-30 13:37: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v23505v 發表於 2021-10-28 00:08
感謝分享

《一說》上卷内容亦精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8

帖子

1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5
 樓主| 發表於 2021-10-30 13:37:4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cheng7022 發表於 2021-10-28 20:24
6666

《一說》上卷内容亦精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8

帖子

1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5
 樓主| 發表於 2021-10-30 13:43: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541231 發表於 2021-10-28 12:40
感謝分享

《一說》上卷内容亦精綵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244

帖子

295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295
發表於 2021-10-31 00:21:34 | 顯示全部樓層
666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851

帖子

2910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2910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21-11-4 10:53: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恩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