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4812|回復: 4

[家庭亂倫] 舅媽的不倫親情56

[複製鏈接]

52

主題

849

帖子

3289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289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10 10:42: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Ginobaby 於 2020-11-10 10:46 編輯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舅妈笑了下说,我仔细观察过了,这女孩还挺照顾家的,看来对你感情挺深,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是个富家女,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能做到这么细致用心,非常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肯定是爱你没商量,你呢?

我叹口气说其实我也有点纠结,也不能说不爱,但也不能说爱得多纯粹,多深刻。 舅妈白了我一眼说,渣男啊小一你这是。

我和舅妈外面找了个地方吃夜宵,舅妈问我最近是一直忙吗? 联系都很少了。 我说是啊,而且近期可能还要去一趟云南,舅妈说哦? 我听说你妈妈二宝生好了快两个月了吧,你都没回家去看过? 我有点尴尬说我爸单位项目结项有时间,给他放了两个月陪着,家里我觉得也不太需要我。 舅妈笑眯眯地说,我觉得不是不需要,是你心里有鬼吧。 我说那也不至于,等我云南事办完,直接就回家去了,我也想趁着休息一段。

回去后舅妈一边帮我整理房间,说市区里给你准备了一套房子你不肯住,非要住在这天涯海角的地方,啥啥都不方便,上班通勤50公里。

我说这房子是我父母省吃俭用给我买的,感情不一样,上次我也有点心动把它卖了住到市区去,但觉得这么做感情上对不起爸妈。

舅妈笑着说我知道了,你是重感情的人,我就是心疼你辛苦而已。

舅妈忙好一身汗进去洗澡了,我很自然地跟进去打算献殷勤帮忙,舅妈笑嘻嘻地说,你不怕你的小女朋友突然进来撞到了?

我说你前面说了我这是天涯海角,她这搞突然袭击的成本很高啊,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

舅妈莞尔一笑说,那也别闹出这种幺蛾子来,以后你还是多回家来。

舅妈先去睡了,我还不怎么困,坐在那里琢磨,觉得今天早上的事有点奇怪。 要在以往,我就打电话给杨静或者高姐讨论问题了,但朱明那天分明是要我以后独立思考独立行动,不要依赖组织的支持,所以忍住了。 我个人感觉是有关部门决定要抓捕吴梅,但很明显消息走漏了,有人要下手除掉吴梅,这制造交通意外的手段和当初在老家干掉XX一样,但昨晚分明Cathy醉得像只猫,那么背后另有其人或者因为Cathy喝多的原因接不到指令了。 我猜想吴梅可能身份在两边眼里都半公开了,现在钓鱼价值已经没有了,就直接抓人,抓人目的如果不是冲着别人,可能就是冲着对我的调查了吧。

当然更神奇的是今天一天Cathy都保持静默没有联系我,估计她可能会觉得非常时期,我多半会被临时技术监控,自我保护吧。

舅妈已经抱着我的枕头睡熟了,睡着后的她恬静得像个大孩子,我把她搂在怀里,她顺手攀上了我的脖子,就这样睡了一夜。

第二天是个星期六,我先起来把她昨晚预备好的早饭热了下,叫她起床,舅妈皱眉说今天不是周六么?

我说美女呀,你现在是自己干培训,周末不是更忙么?

舅妈翻了个身又睡下了,嘟囔着说上午的课不关我的事,有老师在,下午三点以后才是我的课。

我拍着她的屁股说,那你这校长偷懒也不对啊,舅妈伸个懒腰说,教务上有张姐在,她每天早上第一个来,晚上最后一个走,幸亏有她不至于把我累死。

我说她当了十几年的家庭妇女,大概闷坏了,对了,不是马哥取保回家了嘛。

舅妈坐起来无精打采地说别提了,她自己说和老公在家里冷战,她每天一睁眼就恨不得立马到单位来上班,眼不见为净。 舅妈瞟了我一眼说,张姐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念你的好呢,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他们两口子吧。

我心想还是别,两口子我见了都有点尴尬,一起见更尴尬。 不过这事倒让我想起当年王军神秘死亡的迷局,虽然我和马哥都有过嫌疑,但从他能取保出来看,我和他都洗脱了,那真正的凶手又是谁,我有点懊悔前天遇到朱明怎么没来得及把心里的疑问都端出来问一遍,反而被他打了措手不及。

吃完早饭舅妈凑近我说,你脑瓜子清醒了没,看昨天那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说啊我没觉得啊,舅妈不客气地坐在我腿上,搂着我的脖子说,昨天上面也糊涂了,下面也消停了,搞得像个正人君子,肯定是喝坏脑子了。

我搂紧她亲了一下,说你这大白天的遇上查房的概率可比晚上危险多了。 舅妈撇撇嘴说,你现在果然心里都是那个小姑娘,是嫌我老了是吗?

我搂着舅妈的小蛮腰,用一个吻回答了她。 舅妈把我搂在怀里,说世事难预料啊,也许以后我们就聚少离多了呢,我心情好矛盾,又希望你找个好女孩早点成家,又是有点舍不得你。 我亲吻着舅妈娇艳的唇瓣,说不会,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 舅妈温柔地笑了下,我也不希望你做个小骗子呀,你还是要好好对待你的心上人,至于我和你于妈妈,就当是不离不弃的亲人好了。

我手伸进舅妈的裙子里抚摸她柔嫩而弹性十足的美臀,说做这种可以做爱的亲人吗? 舅妈脸红了下,低声说说起来是有点难为情,不过我还是想要这个小小一的啊,纤纤玉手轻柔地摸了摸我的下身。

我伸进舅妈的羊毛衫里,从后面解开了她的文胸,舅妈自己把羊毛衫从头上脱掉,一对雪白的玉兔和娇艳的乳头对着我的脸,我亲上她的乳头的时候,舅妈抚摸着我的后脑勺,好像特别害羞地说,小一啊,我想有一个你的孩子。

这事以前于妈妈暗示过,之前舅妈在做爱过程中也开玩笑似地说过,但这么正式地提出来好像还是头一次。 我想这是舅妈深思熟虑过的结果,就比较正式地嗯了一声,点点头。

在我的舔弄和吸食下,舅妈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可能都觉得我吃一个吃得太久,她主动端着自己的另一个乳房喂到了我的嘴里,一边说,等生了宝宝,再让你吃一次奶水,嘻嘻。

我忍不住比较舅妈和Cathy两个人,都是三十上下的美少妇,Cathy更加丰腴圆润,挺胸翘臀,舅妈更苗条婀娜,线条玲珑。Cathy明显是有点欲求不满,很躁动焦渴的感觉,舅妈则沉静如水,但蕴藏着温柔和风情。

我抱着舅妈回到房间,把她扔在床上,脱下了她的裙子和打底裤,她下身穿的内裤竟然跟Cathy是一个款式了,撞内裤了,看来讲究的女人都是重视内衣穿着的。 舅妈媚眼如丝,起身跪在我面前,拉下我的运动裤,一口吞下了我勃起的鸡巴。 她的小手轻轻托着我的蛋蛋,指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会阴部位。

我一边享受着舅妈的口交服务,一边伸手去抚摸她的近乎赤裸的两瓣屁股,恶作剧地玩弄着她夹在腹股沟的细细薄薄的内裤。

舅妈吃了一会儿累了,看了下表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就抱抱亲亲算了,不然你结束不了。 我好奇地说你不是下午晚点才去单位吗? 舅妈摇头说今天中午要带你回家吃饭,说好了的,你于妈妈在家等着呢。 路上远,我们得早点走。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把自己和她脱光了说那不行,你不是还要孩子嘛,不做这个怎么行。你今天是排卵期吗?

舅妈微笑着先点头又摇头,说现在是排卵期,但今天不行,实在要做你得戴套。 我更不理解了,疑惑地看着她。 舅妈脸红了下,说你昨天才醉得一塌糊涂,这个肯定质量不好,说着用手握了下我的鸡巴和蛋。 我说你们文科生就是没知识,喝顿酒难道还把基因染色体都改变了? 舅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说,那也要防万一,如果生个小酒鬼出来怎么办?

我一边用手爱抚着她柔嫩肥美的下身,一边说你也知道我接下来事情多忙得很,万一又跟你的周期对不上怎么办。 舅妈轻轻帮我撸着鸡巴,说我已经想好了,你要去云南,我陪着你去,我反正时间自由,咱俩先去风景优美的地方玩几天,找个合适浪漫的地方你给我种上了,将来回忆起来多温馨啊。 完事了你办你的事去,我等着你,一起回来。

我笑着说这玩意儿又不是百发百中的,你别托大啊。 万一没成功,我去执行任务又光荣了,你不白折腾了,不过也好,这样免得徒增伤心。

舅妈脸色一下难看,她狠狠捶了我一下,说你瞎说什么呢,不管你去做什么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事业再伟大,也不会有要你无端送命的必要。 你现在的本事,只要足够机警,自保肯定没问题。 你给我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生命安全第一位。

我亲上了舅妈因为恼怒还有点撅着的嘴说好了好了,我说着玩的,没轻重而已。 舅妈却抱着我的头狠狠地亲我,还咬了我舌头一下,说以后不许胡说,你是我,还有我的家唯一的支柱和希望了。 你再这样我们非把你从你那单位里把你弄出来不可,什么代价我都会这么干。

舅妈虽然嘴巴硬,但已经伸出小手握住我的坚硬,往她的下身引过去了,还把我搂得特别紧,我征询地看着她说,那不要套了? 舅妈哼了一声说不要了,小酒鬼就小酒鬼吧,省得你又拿什么来吓唬我。

我说那不行,你不能冲动之下做决定,我尊重你,我去拿套吧。 舅妈湿淋淋的花瓣已经把我的龟头吞了进去了,她舒爽地呻吟了下说没事的,今天是我身体干净了第六天,本来也就一半一半的,看天意吧。 她主动挺了下腰,把我的肉棒又吞进去了一点,含羞对我说,小色狼,快点进来呀,姐姐需要你呀。

我的腰向前一顶,毫不费力地把鸡巴送进了她湿润温暖的阴道最深处。 这一下猛的突进,让舅妈爽得长长地叫出了声,她用力张开自己的腿,呻吟着说,你这个坏东西,太大太硬了,我说那也不是一下就全进去了嘛。 舅妈闭着眼,脸上都是红晕,喃喃地说,那还不是我的小洞洞太喜欢你了,恨不得一直咬住你不给你走。

我用手揉捏着舅妈兴奋而鼓胀的奶子,一边有力地耸动着下身开始快速地抽插,舅妈在我的大力操干下舒服得欲仙欲死,不停地呻吟着,在我的动作下,很快就来了第一次高潮,阴道里一通痉挛颤抖猛如虎抖一抖地泄身了。我赶紧俯下身亲吻吮吸她的乳头,这个操作简直是给她的高潮添油加料了,,舅妈爽得疯狂扭动着,下身更是拼命地夹紧我的鸡巴,直到慢慢平息。

舅妈喘好气,起身变成了女上位,握着我的手开始自己上下扭动起来,随着快感的累积和加强,她的动作越来越快,下身也越来越湿润越来越紧致,我伸手兜着她肥嫩的小屁股,挺动着下身追逐着她的骚逼,很快又把她送上了高潮之巅。

舅妈喘着气趴在我身上,说我好喜欢骑在你上面,刚才这一会儿,我来了好几次,觉得每到最美的时候,身体里就有淫水要往外涌出去的感觉。 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腰背和屁股说,你只要喜欢,为你做神马都行。

舅妈却有点伤感,她的脸贴在我的胸膛上说,我虽然和你有了夫妻之实,可是和你做不了夫妻,我心里还是很难过。 如果能做了你的新娘子,我死也值了。

我抚摸着舅妈光滑的身体,也有着和她一样的惆怅,忍不住说,我要能娶了你做我的新娘子,也是我的福分。

舅妈像是想到了神马,脸红了一下,她俯身对我说,有一段你不是一直出差不在吗? 我有天晚上做了个梦,就梦到我穿着漂亮的婚纱,骑在你这个小色鬼的身上,一下高潮了。 我拍拍她的屁股说,你婚纱里什么都没穿,就光着屁股的吗? 舅妈点头说是,里面神马都没有,就全部赤裸着穿一件婚纱,醒来我的身体下面都是水,把床单都湿了。

我有点感动也有点伤感,说那我娶你啊,你做我的新娘子吧。 舅妈抹了下眼睛,说不行啊,你和我,都有着脱不开的社会关系。这么做了,很多我们在乎的人是难以接受的。

我翻身把舅妈压到身下,说我一定要想办法做到,舅妈摸着我的脸说,别为难你自己了,你对我好,还给我个宝宝,这就够了,她又伸下手摸了摸我们湿的一塌糊涂的交合部,说你快点吧,我们时间不多了。再过半小时,你要还不出来,就只能这样结束了。

我说应该可以吧,其实最近性交射精时间确实有点缩短了,也不知道是身体机能下降了,还是恢复正常了,反正之前和华姐、欣雯都没像以前那样,弄得她们都崩溃了还结束不了的状况。

我一边亲吻着舅妈一边开始快速的活塞运动,舅妈搂着我的脖子说,叫我老婆,我叫了,舅妈深情地答应了一声,说老公,我想要我们的宝宝,你快点给我。 我说你就是我的宝宝,舅妈笑了,说好啊,大宝宝给你生个小宝宝,两个宝宝你都得疼。

我又把舅妈干上了大小几个高潮,舅妈叹息说你今天这又是不想做完了嘛,我说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舅妈说等等,你从后面来,我趴着,这样受孕效果最好,你可别忽悠我,弄太久我跪不动的。 说着她跪在床上,腰放低,屁股高高地撅起,露出腿间红艳艳的阴唇和小逼,我把着她的柔美的腰胯,开始大力抽插,这个姿势真的很爽,可以完全自由地用力,在我的一通高速活塞运动后,在舅妈连续的几次高潮后,我狠狠地插到她炽热而湿润的最深处,一股股精液喷涌而出,射进了她身体最深处。 我的连续的射精给了舅妈最大的心理和身体的满足,她高亢地叫着床,颤抖着来了一次最猛烈的高潮。

舅妈侧躺着搂着我,她摸了摸我的鸡巴说还挺硬啊,快点插进来堵着点,别给流了。 我遵命把她的一条腿扛着肩上,又插进了她还热度很高湿答答的阴道里,一直到两人完全平息。

一通激情云雨过后,舅妈显得风情万种娇艳可人,但我却不由得不去想吴梅之死这个未解之谜。 想到吴老师是我最后亲手灭口的,不免有些惆怅,但当时当刻,让吴梅永久地闭嘴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她安然无恙地进去了,我的处境就会危险,下一个被抓捕的肯定就是我。 我的联络网还很小,最多是Cathy等人选择撤离,但我没有营救价值,会成为弃子,即使朱明想办法捞我出来,我的故事就game over了。于我个人未必有坏处,但朱明和军方上级精心安排的计划就全盘失败。 吴梅死了,在Cathy眼里我才会安全,唯一要处理的瑕疵就是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没把抓把柄。

时间不早了,舅妈打扮穿戴好,和我一起下楼,但在楼门口迎面碰上了两名警察,他们亮明身份说需要我配合调查,我说怎么配合法? 警察说就在这里问你两个问题,我说行吧,跟着他们上了警车,我认出其中一个警察就是当初处理陆颖和我的交通事故的老姜,老姜问,另一个年轻人拿本子记,第一个问题问我昨天什么时候去的医院,当时看到吴梅情况怎么样,第二个问题问吴梅平时有没什么健康问题,平时工作中有什么不对付的人和事。 我坦白说我去的时候吴梅还可以挺正常的,就是受了重伤说话不方便,陪她聊天她只能点头摇头,当时还流了眼泪;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吴梅挺健康,一直在健身,锻炼,也很少见她生病,至于工作吴梅一直很有分寸也善于和人交往,没觉得有神马明显的仇家。

老姜点点头说行吧,你说的我们都会记录,随着案情侦破的需要,还会找你聊的,你放心,你现在哪儿都去不了,就准备随叫随到吧。

我装作好奇地问,我听同学说土方车是故意撞向吴老师的,难道是谋杀,我当时去医院只听说她伤筋动骨很麻烦,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 老姜摇摇手说案情不清楚前你不要瞎猜,但她事故和最后突然死亡都有些蹊跷,不能排除谋杀的可能。

老姜给我递了一支烟,点上沉默了一会儿说,小周啊,你在我办的三个案子里都出现过,最早到交巡警大队挂职,处理过你的交通事故案件,后来在督察那里处理过你在看守所斗殴的事情,今天又是吴梅不明死亡案,我个人的直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们,如果有,你可别犯糊涂啊。

我故作轻松地说,姜叔你别冤枉我啊,我可是好人。 老姜机械地笑了一下,说好人也有犯错的时候,就是不要犯得太大把自己装进去就好。 我的话你好好想想,想通了你随时找我,其实我挺欣赏你的,不愿意看见你走歪了路。

我点头说我知道了,有什么事你就找我吧。 老姜掐了烟,示意我可以走了。

回舅妈家的路上,舅妈看着一脸严肃的我,小心地问是不是吴梅的事找的你,你又不是目击证人,找你有神马用呢。 我说这事巧不巧,我去医院看望了吴老师,她就突发心肺衰竭走了,警察还没排除我的嫌疑。 舅妈说没关系吧,医院都有高清监控,肯定会还你清白的。 我心里却在想,监控的位置和覆盖角度我昨天已经研究过了,就算当时身后走来走去的一批人没挡住,我的手上动作都被我的背影挡住了,能监控到才有鬼。

于妈妈家意外地有客人,一位中年美妇带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在陪于妈妈在客厅聊天,看我回来了,于妈妈高兴地招呼我们吃饭,我心想今天是于家请客还是怎么地,但听那一对母女聊天,似乎是被于妈妈留下来吃饭的。

姑娘长相清秀,身段苗条,有一种和其他同龄女生不同的恬静和淡然。 她礼貌地自我介绍姓秦,我看上去略有点眼熟,但说不上在哪里见过。

吃饭她们聊天我才知道这个美妇是于妈妈当初文工团一起的,比于妈妈年长不少,快有我妈大了,算是师姐,今天来是送喜帖的,貌似是嫁女儿。 说到这里,我终于想起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孩子有印象了,原来她就是朱明给我看的那个女生的,我拿出手机翻出她的社交账号,果然不差。 我想起这姑娘的未婚夫就是叶翔那傻逼,心里不禁冷笑了下。

于妈妈问起男方情况,美妇满脸春风地说家庭条件不错,父母做生意的,但叔叔、姑姑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从了政,孩子自己是海归,形象也好。 我仔细观察了下秦茜,淡定得有点出乎意料,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美妇注意到了秦茜的表情,打圆场地说现在的男孩女孩,都不着急终身大事的,都是我们父母着急,不过还好,他们见了面,互相都挺满意的,就定下来了,等他们自己找,要活活搞成剩女了。 我家女儿从小就是个木头疙瘩,跟她爸一样。 秦茜淡淡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听那个美妇唾沫星子四溅地说这些,心里也挺烦的。 正想赶紧吃好走人,那美妇大概觉得自己说得多了,假惺惺地问起我来,于妈妈大方地说小一是莉莉的外甥,叫她一声舅妈,但我们家老于特别喜欢这孩子,特别宠,简直当自己干儿子看,你看我家这辈分,哈哈。

美妇也礼貌地跟着笑了下,我看差不多了就打算告辞下桌了,没想到秦茜率先说她吃好了,要去打个电话先闪了,我想我不太方便和她同时离开,只好硬着头皮再坐会儿。

秦茜一走,美妇开始吐槽这个女儿怎么榆木疙瘩,说爹妈给她精心安排无论进国企、事业单位还是外企,随便怎么都能弄到事少钱多压力轻的工作,但被女儿一个不愿意顶回来了,最后竟然跑到乐团里去拉大提琴,赚那小几千块钱。 于妈妈恭维秦茜继承了美妇的艺术天赋,美妇撇嘴说当初不是因为穷,也念不来书,何苦找这种出路。 于妈妈说那不对,你如果不在部队文工团,你怎么认识老秦成就姻缘。 美妇叹息说他两口子都吃公家饭,虽然老秦现在官做的大,但保密单位又没神马实权和油水,只能指望给女儿铺铺路。 但女儿不领情,又说到婚事,说好容易相中个好小伙,但女儿根本无所谓,感觉就是嫁个大马猴她也能接受。 叹息家家一本难念的经。

饭吃完了美妇还是没有走的意思,继续坐在那儿没完没了地叨叨,我觉得于妈妈的精神都扛不住了,趁那个美妇去卫生间,我跟于妈妈说我觉得这人俗气得很,差不多就下逐客令吧。 于妈妈笑了笑说,胡姐也是憋得慌,她老公工作敏感,平时她在外面不能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和交际圈子的,有话没人说。

菁菁不想睡午觉,舅妈在哄她,我假意过去帮忙,正好秦茜从外面走回来了,笑着说莉莉姐身材还这么好啊,都不像是孩子的妈。 舅妈说你要结婚了,趁年轻早点生几个,恢复得快。 我注意着秦茜的表情,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黯淡和不安,但她掩饰地摇摇头,说我还没想好要生孩子的事,也许这辈子都不生吧。

我上前抱过菁菁,说我来带菁菁去午睡,你们去沙发那里聊吧。 秦茜却摇摇头说,我不太爱掺合我妈的那些家长里短,舅妈说也好,干脆一起出去外面走走吧。

外面草坪上有一把大的遮阳伞,伞下有一张吊床,旁边两把铁艺的椅子,舅妈把菁菁放在吊床上,菁菁可喜欢这个吊床了,之前天气一直冷不让她睡,这几天可终于是暖和了。

舅妈跟秦茜闲聊,问她准备得怎样了? 秦茜摇头说,我没什么好准备的,都是我妈在张罗,我倒是想趁着还单身的这段时间,出去玩玩逛逛。 舅妈说好呀,我打算下周去云南玩玩,你要不要一起。

我大吃一惊,心想这事也能乱拖队友的啊。 没想到秦茜很高兴,点头说好啊,其实我很想去西藏的,但团里演出任务多,请不了那么久的假。 去云南几天用上我的年假,大概还刚刚够。

舅妈指着我说,我想好了,这次我想自驾游过去,让这个小子当司机。 我特别担心舅妈出口邀请秦茜带着未婚夫去,但秦茜先发言了,她说莉莉姐,我可是自己想跟着你去的,单身旅行。 舅妈点点头说,小一到了云南后就会去办自己的事,就咱姐妹俩自己游山玩水去了。 秦茜比了个欧耶的手势,说那就这么定了。

秦茜母女走后,我好奇地问舅妈,你跟秦茜很熟吗? 要带着她去。。舅妈说你是嫌弃我带了个电灯泡吗? 我和小茜小时候一块长大的,也玩得来,后来他们全家去了北京,好几年没见了。

我试探地问,好像这人对结婚没什么感觉和期待的那种啊。 舅妈说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就是你们说的那种小清新,喜欢艺术什么的,这次婚事啊,也是胡阿姨操办的,家族联姻性质大于实质的,但两人感情如何,就不好评判了。

舅妈、李妈和菁菁去购物中心了,家里只剩下我、于妈妈和午睡中的宝宝,我说于妈妈你累坏了吧,回去睡一觉吧,我帮你看着宝宝。 于妈妈疲惫地笑了笑说,现在都半下午了,睡一觉要睡到天黑了,生物钟都不对了,宝宝都是看我的时间,我乱了他也乱,我就在沙发边上眯一会儿吧。

我自觉地到于妈妈身边去,帮她揉揉腰按按肩什么的,于妈妈说你觉得茜茜这个人怎么样啊? 我说还行吧,不过她不是已经是要结婚的人了吗? 于妈妈转了个身,半仰躺着,高耸的双乳似乎要冲破衣领而出的样子,她嘻嘻笑着说我又不是让你娶她,只是作个参照物,看你的眼光如何。 我呵呵了一声说其实对这类型的我也无感啊,但要说喜欢啥类型的,也说不上来,可能就是看缘分吧。

于妈妈闭着眼享受着我给她的按摩,说你说无感,那是怎么个无感法。 这个问题我也不太好回答,正好按摩到于妈妈的丰胸两侧了,触手温软弹性,就顺口回答说,比较不丰满吧。 于妈妈却哼了一声,说亏莉莉还说你谈过好几个女朋友,茜茜的身材可不差哦,她只是穿着上比较那种低调和随意不显身材,那种你们年轻说的,什么冷淡风罢了。

我也没空和于妈妈八卦秦茜的身材,毕竟身材热辣什么衣服都遮不住的都玩过好几个了,我只是打探地问,这人是个什么来路啊,听莉莉姐说还要家族联姻之类的,跟电视剧里一样的啊。

于妈妈扭动了下身体,表示对我按摩她胸部的力度不够有点意见,我赶紧加快了频率,说实在的我想她在断奶了,如果挤得狠了搞不好断奶失败就糟糕了。

于妈妈利索地把睡裙和胸罩拿掉,身上只剩一条内裤,一对饱满鲜嫩的大奶子跳了出来,她从旁边拿了块吸汗巾盖上,说你就用力捏吧,我也确实有点胀,如果流出来了,帮我擦掉。

我爱死揉捏这对胀满了奶水的可爱大乳了,我一把拿开汗巾,用嘴凑上了她已经勃然挺立的嫣红色乳头,开始边揉捏边吮吸温热甘甜的乳汁。 于妈妈一边呻吟着,一边摸着我的头说,大白天的别这样,我吃着她连绵不断涌出的乳汁,问她说不是断奶了吗,怎么还这么多啊。 于妈妈嗯了一声说前几天去医院了,医生说只要条件许可,可以多母乳喂一段时间,以后会自然断奶,小孩子多吃母乳好。

我说小孩子不知道多吃到没有,都便宜了我了。 于妈妈有点害羞了,摸着我的脸说,爸爸和儿子抢奶吃,羞不羞。 说完了觉得有点失言,扭过脸去不看我。

我的手顺着于妈妈光滑的腰摸下去,摸到了她的内裤上侧,爱抚着她的腰胯。 于妈妈两腿夹紧摩擦着,口中开始轻微地呻吟着,我的手继续向下,摸向了她的胯下,一种温热和潮湿的感觉传到了指尖。 于妈妈伸手握住我的手,羞答答地说不要,给人看到了怎么办。于妈妈说先帮我吸完奶再说。

我用力吸完她的奶,于妈妈却坐起把睡裙穿好,嘻嘻笑着说,有什么事今晚再说吧,我要做事了。 我说呀,你骗我做你的人肉吸奶器啊。 于妈妈站起来说是又怎么样,哪有大白天干这的。 我有点郁闷,但说实话我也没那么急色,我拉着她说我有问题要问你。

于妈妈索性坐在我腿上,搂着我的脖子说好啊,你问呀,搂搂抱抱摸摸可以的,其他不可以。我一边搂着于妈妈的腰身爱抚着,一边把关于秦茜的问题抛出来了。

于妈妈想了想说,其实跟你说也无妨,秦茜的妈你今天见过了我就不说了,秦茜的父亲是保密单位的,她顿了顿,其实和你朱明叔叔是同事。 这个消息吓了我一跳,我庆幸幸亏没有把朱明让我关注秦茜的事情说出来,也有点埋怨朱明干吗不跟我说清楚,不过他是不是让我下手,下什么样的手,自己的同事女儿,总怪怪的。

我继续跟于妈妈说,秦茜的未婚夫我认识,叫叶翔,是个衣冠禽兽。秦茜我不了解,但听说小时候也是和莉莉姐一起长大的,是不是有点不值啊。

于妈妈面无表情地说,那是人家的家事,我就不多嘴了,不过秦茜妈妈和我说过,他们这个女儿一点都不像他们夫妻,不爱打扮好看也就算了,对工作和赚钱什么的事情也不热心,一心就喜欢她的所谓“艺术”。

我说那这样的女孩岂不是更加对爱情有憧憬,怎么能接受包办的这种。

于妈妈嘻嘻笑了下,说,我听说是感情受过伤,看淡了,不过这么顺利,她妈妈也没想到。 于妈妈扭了扭屁股,大概发现了我有点心不在焉,伸手摸向我的下身,感觉到我的鸡巴还在沉睡中,她有点诧异了,用手勾着我的下巴说,以前亲两下下边就不老实了,今天怎么这么文静,是不是早上和莉莉玩得太过了。

我勉强地笑了笑,于妈妈喷香火热的肉体在前,说没有欲望是假的,但今天的确没法心无旁骛,朱明,叶翔,秦茜,吴梅这些人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里浮动,重叠,变幻着。

更扫兴的是,一想到这个秦茜将来会是叶翔那个变态的老婆,而且搞不好是个夫唱妇随,助纣为虐的货,但偏偏她们母女还是于妈妈母女的好闺蜜,就觉得傻逼得不行。

看我面色微变,于妈妈大概以为提舅妈提得不合适了,还是前面拒绝我让我不高兴了。 她有点歉意和补偿地搂紧我,用她的硕乳来回摩擦我的脸,说小一宝贝,我想要你的硬鸡巴了。她柔嫩的手已经伸进我的裤裆,爱抚我的鸡巴和睾丸起来。

我的鸡巴立刻就硬了,于妈妈满意地用手轻轻撸着我的鸡巴,一边把玩着蛋蛋,一边亲我的嘴唇问道,你想不想我,想哪里。

我点头说想,想你的大奶子。

于妈妈娇喘着,说只想大奶子吗?不想我的小蛮腰吗?

我也伸手去摸她的下身,内裤前面已经有点湿了,我色色地说小蛮腰不想,想你水灵灵的小骚逼。

听到这个于妈妈身体都颤抖了下,嘴上嗔怪说你又学坏了,但腿一下夹紧了我的手,我甚至能感觉到内裤里的花瓣在蠕动,内裤也更湿了。

于妈妈一边脱我的裤子,一边脸红得像桃花,说我这两年,就被你这一个小冤家操过,我哪里骚了,这样说人家。

于妈妈快速地用嘴吃了几下我的鸡巴,喘着气说你这坏人,想想有多久没有弄过我了,回来这几天都被莉莉给占走了,说着岔开雪白粉嫩的大长腿,把鲜艳湿润的下身对准了我的鸡巴坐了下来,鸡巴插进最深处的时候,于妈妈舒爽地长长呻吟了一声,颤抖的身体不自觉地扭动了几下。

于妈妈练舞蹈出身,腰身柔软但有力,骑在我的鸡巴上扭动加套弄尽显妖艳婀娜,我吃着她挺立的奶头,双手爱抚着她小马达般甩动的雪臀,感受到她的嫩屄在不停地挤压摩擦我的硬鸡巴,舒服极了。

于妈妈陶醉地闭眼贴着我的脸,一边上上下下地套弄着,一边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骑在你的大鸡吧上自己动,鸡巴越硬骑得就越舒服。

我赞叹地说于妈妈你扭得真好看,于妈妈亲了我一口低声问,怎么样鸡鸡爽不爽?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没有从后面来爽。

于妈妈咬了我耳朵一下,说你的东西这么粗这么长,后面来顶进去太深了。

我说深了不爽么?

于妈妈说爽是爽,但顶到最里面会有点痛的知道吗?再说了,你每次在后面就像只公狗似的,动作快得要命,我里面翻江倒海,忍不住就要泄出来,不如这样细水长流我来控制节奏的好。

我说你这上面扭得这么熟练。。

于妈妈拍了我一下屁股说讨厌不许这么说,我以前看片子就喜欢看女上位的,每次看到女的在上面高潮我就忍不住,后来,我就买了那种用品,骑在上面动。

我使劲吸了一口于妈妈的奶说原来你也这么会浪啊,这一招叫观音坐莲好不好。

于妈妈吃吃笑了,说有了你这根大宝贝,那些我就不用了,我今天好好坐坐你这个莲。

于妈妈正在我身上香汗淋漓,声声淫叫着扭动着,我的手机响了,我没理,停了一下又响了,我不由瞥了一眼,是单龙打来的,我看了眼于妈妈,于妈妈示意我没关系的,我把手机接起来,单龙劈头就问我在哪里,我说在我舅妈家里,单龙嘿嘿了一声说,我就在你门外呢。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起站,于妈妈差点失去平衡,赶紧搂住我的脖子,不料我动作太大导致鸡巴一下狠狠插到了最深处,正赶上于妈妈下意识地夹紧了下身,这一棍到底的舒爽让于妈妈始料未及,感觉是瞬间来了个小高潮,于妈妈不由自主地身体后仰,啊地叫出了声,下身一抖一抖地直往外涌爱液。

单龙电话里听到了,惊奇地说我操,你丫大白天地摸到谁家媳妇床上了,接个电话都不带休息的,还弄出这动静来刺激我。

我又坐回沙发上,说胡扯啥呢,家里就我一个,看看小电影而已。于妈妈又羞又气,埋头在我肩上,只是用手掐我腰上的肉。

单龙嘿嘿一笑,说刚才我诓你呢,没想到你这么经不起考验,不过我可是当真了啊,我现在就往你舅妈家来,有点正事找你,你可别到时候给我抓着你糊弄我,其实根本不在啊。 我说来就来,我怕你咋滴。 单龙说好嘞,10分钟后见。

电话挂了于妈妈用手捶我的胸口说,你太不像话了,我赶紧说我不是故意的啊。 于妈妈抬头嗔怒地看着我说,那你让他十分钟后过来干什么。 我说我不是给忽悠上道了嘛,稀里糊涂就答应了。

于妈妈叹口气,从我身上下来,我的鸡巴从她阴道里拔出来瞬间,一汪淫水涌出来沿着白生生的大腿内侧直流。

我有点歉意地说我帮你擦干净吧,于妈妈笑了笑,亲了我一下说我已经很舒服了,没爽出来的是你那个小肉棍,我不吃亏,你吃亏。

于妈妈用手握住我的鸡巴撸了几下说,它要是想过瘾,晚上我好好伺候它,不许你找别的女人。

我搂着温香软玉的于妈妈在怀里说今天不好意思啊,于妈妈笑笑说没事,她深情地吻了我一下说我其实一直一直在想着你给我种上宝宝的那一晚,我美不美?骚不骚?

我说现在也很好啊,于妈妈窃窃地笑了,说生了宝宝后,我就连性感风情的衣服都没穿上过,下一次,我陪你再好好疯一次。

于妈妈突然想起来时间不对了,跳起身慌慌张张地捡起衣服往楼上走,说我洗澡去了,待会儿就不下来了,帮你这小色狼圆谎。

10分钟后单龙果然在按我的门铃了,我过去打开门请他进来,他摇头说我要进去撞见你的神马美娇娘就不好了,我找你的事咱们外边谈。 我正要出门,单龙从我手里拿过我的手机,轻轻地把它放在鞋柜上,给我做了个眼色,我点点头。

单龙开车带我到了附近一个购物中心,在一个露天的咖啡座坐下,我笑着说你吃素啦,以前你从来不逛这种咖啡厅啊茶馆的,永远是饭店和KTV。 单龙脸色却严肃起来说,我说了跟你说正事的,待会儿有人要上门抓你了。

我故作诧异地说抓我干吗,我干神马坏事了吗?

单龙说那我哪知道,但我家老爷子跟我放了风,单龙看了下表,说一小时后布控,两小时后敲门带你走。

我说那你提前告诉我这一个小时有神马意义呢。

单龙说这次抓你背后有其他部门,所以你得做好十天半个月,或者更久回不了家,也没人知道你在哪儿的准备。出面的自然是公安部门,但会有其他部门盯着全过程,至于你进去后移交不移交,谁来审,我就一无所知了。

我淡定地说你家老爷子恢复工作了,单龙点头说是,但他能管的范围有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也帮不上什么忙。 给你争取一小时时间,看你有什么要安排的鸡毛蒜皮事情准备下,不过最好你别瞎来,砸了我和我家老爷子的锅。 我捞不了你,别人也捞不了,就这么回事。

我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和杨静通个气,抓我的事朱明知不知情我不确定,但这样突然袭击多半是吴梅案有了进展或者没进展只是诈我一下,谁知道呢,但既然督办部门如此强力,那肯定是势在必得了。

单龙冲旁边的公用电话亭努了努嘴,我心想我哪里背得过别人的电话啊,有点恼火地对单龙说我手机没带,怎么知道联系谁啊。

单龙说你手机大概率上技术手段了,不让你带是保护你。

我说那我说不定已经被跟踪了,你带我出来你自己也死了。

单龙嘿嘿笑了,说布控一小时后才开始,你以为大家吃饱了饭没事干,24小时人肉盯梢你?

我硬着头皮去公用电话亭,拨通了那个我牢牢记得的电话号码,“银行”客服例行地问了几个问题,就帮我转去了该转的地方,我用事先的暗语说了让联络人联系我这个电话的意思,对方说他们会在适当时刻回访我,就挂了。

等了六七分钟电话才来,我心想这比SOP可慢了一倍多,够得上投诉了,电话那头却是高兰的声音,高兰上来说通话加密的,你有什么可以直说。

我简述了下情况,高姐说我知道了,我这里没有这方面的信息通知,但我会处理。

我忍不住问杨静呢,高兰沉默了下说,杨静另有任务了,是临时任务,不方便告诉你。

我有点着急,说我有任命和授衔,我比你们级别高,你没有资格瞒我。

高兰说,那我实话实说了,你们上次赴越南后的任务收尾出了点事故,还记得阮青吗?杨静去处理了,她不想影响到你,坚持说你不知情,自己承担了责任。

我说阮青怎么了,高兰说阮青举报你和杨静是越南的系列命案的凶手,但后来她很快就被灭口了,我颤抖着声音说是杨静干的吗?

高兰说不是,杨静是听到阮青的死讯才动身去GX的,这个事牵扯了其他人,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等杨静回来跟你直接汇报吧。

我有点懵,不知道该怎么说,高兰说你别紧张,我们向上汇报后,你的情况会被上面掌握的,后续怎么动作你不必担心,你自己沉住气,反侦察反刑讯你都培训过,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单龙送我回去的路上说,我不知道你到底为谁卖命,但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以也不会轻易被人弄死,我倒是不担心你的死活,谁知道你会不会给判个无期蹲到快死了才出来。

说我你个乌鸦嘴,尽扯淡。

单龙说你的事要被落实了,估计一秒钟都不会等把你抓起来关进去,现在摆这么个架势,还是威吓你为主,你自己把住了啊,我可是还你人情还到姥姥家去了,念着我的好。

回到舅妈家,舅妈他们还没回来,我坐在沙发上仔细地在脑海里把吴梅出事前后的时间线和人物理顺了下,想了几个应对讯问的预案,确保逻辑通顺就像真的一样。

门铃响了,我赶紧抢在于妈妈前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老姜和两个警察,老姜面无表情地说,周先生,我们依法传唤您到公安局协助调查,现在就跟我们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02

帖子

1519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19
發表於 2020-11-10 20:07:54 | 顯示全部樓層
讚~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7173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865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10 21:55:5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394

帖子

4042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042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0-11-14 00:26: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144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9438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14 14:04:39 | 顯示全部樓層
Thank you very much!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