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470|回復: 8

[都市激情] 魅力熟男的豔遇札記 ---第七章 廢棄碉堡內的性愛舞台劇

[複製鏈接]

32

主題

92

帖子

49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498
發表於 2020-9-5 15:2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自從李建德在時隔兩年多之後再次造訪江映雪想一解思念之苦,卻出乎意料之外的發現她原來已經為自己生下了個女兒小潔並默默地將她扶養長大之後,李建德整個人不知不覺地積極了起來。在過去,他由於生性淡薄,對於世俗的名利總是視之如浮雲,只要日子還過得去就不會想要努力賺錢,現在他不但和妻子王秀雲有了兩個兒子,更在婚前與江映雪春風一度後意外的和她有了小潔這一個女兒,讓他頓時深感責任重大,從而在工作上變得比以前更為努力用心,不辭辛勞的加班賺更多的錢想給他的子女們又更好的生活。

只不過經營事業有成的江映雪賺的比他還多,因此從來都不願收他扶養小潔的費用,江映雪總是對他說:「你賺的是辛苦錢,有自己的家庭要經營,小潔我會照顧好,你不需要擔心,只要你偶爾能抽個空來陪陪我們,我就心滿意足了。」,這讓他心裡面更是過意不去,所以每一次他只要去江映雪家,就一定會買些女孩子們喜歡吃的與玩的東西當伴手禮,即使價格再貴也在所不惜,這不但是要彌補他心中對江映雪母女們的虧欠感外,同時也是對從來就沒有爸爸的小貞的心疼,所以他對小貞與小潔都一視同仁給予無差別的疼愛,只希望能夠帶給這個沒有男主人的家庭多一點溫暖。

當然,每一次他造訪江家,只要情況允許,也都會趁機和江映雪做愛,而江映雪也都會盡可能地滿足他的需求,每一次都把自己打扮得既漂亮又性感,而且還會換穿各種不同款式與顏色的性感內衣褲來增加床笫之間的情趣,那種布料少到不能再少、薄到不能再薄、若隱若現的款式固然無用再提,江映雪甚至於還會穿上可以從中間分開的開襠褲讓總是喜歡把鼻子埋進去她陰部狂嗅的李建德有意外的驚喜,每每都要口舌並用的將她那柔軟粉嫩的私密部位弄得濕答答、淫水狂流之後,才把他那已經硬的快爆炸的肉棒插進去死命狠肏,直到兩人都直奔高潮極樂仙境而後止!

只不過,他已經不敢再於江映雪的體內射精,以免又讓已經是中年婦女的她意外懷孕而陷入無謂的風險與麻煩,同時,他終究是有自己家庭的人夫,不可能經常留下來在江家過夜與江映雪同枕共眠,大部分只能在稍與她溫存了一會兒就離開,回到自己的家中繼續當個好爸爸、好丈夫。

這樣的情況讓李建德忽然發現江映雪一家很像是台灣古代平埔族家庭,因為平埔族是母系社會,財產是由家中的女主人所有,子女出生後也是由女方在扶養,男人只是「嫁」到女方的「牽手」而已。差別只在於:李建德並沒有「嫁」給江映雪,他有自己的家庭,偶爾才到江家探視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小潔而已,雖然他非常受到江家老小的歡迎,但他終究只是個客人而不是家人!

但即令如此,身為人父的責任感依然驅使著他振作起來積極地努力工作,這樣的轉變不但上司與同事們都感到驚訝,出色的工作績效也很快的就讓他升了職,從原本一個並不引人注意的基層工程師升為主辦工程師,薪資也因此連跳三級,公司高層見他是個可造之材,更不時送他去進修考各種證照。像是最近公司就因為準備要投標一項政府的公共工程,特別在各部門篩選了幾個人送去參加政府採購專業人員訓練研習課程,同時具有土木工程與法律學位,工作態度又認真的李建德當然也是其中的一位。

由於上課的地點在國立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及企業管理教育中心(政大公企中心)的停車場車位只提供教職人員使用,附近的停車場收費又不便宜,於是李建德就暫時不開車改騎摩托車,這樣上課時就近停在附近的機車停車位,不但方便而且省錢又省時。對李建德來說,他喜愛摩托車其實是更甚於汽車,一方面是在車流量大的都市中騎摩托車比起汽車更為靈活不容易被堵在半路上,另一方面騎摩托車時那種「靴在風中」的自由奔放與人車合一的駕馭感,是駕駛汽車時無法享受的到。

因此,即使是在買了汽車後他仍然沒有放棄騎摩托車,甚至於在升職加薪後他手頭比以前更為寬裕了,他還特別買了一部KAWASAKI的「NINJA250」作為犒賞自己打拼多年的禮物,雖然這款車實際的排氣量只有249cc依照法律規定屬於「普通重型機車」,因而無法騎上快速道路,但是相對的牌照稅也較大型重型機車要低很多,而且加速性能一流,在地狹人稠的台灣都會區已經足敷使用了。

在上課的第一天,他一下班就直奔政大公企中心,在經過路口時見到一位身材高挑穿著黑色風衣與黑色長靴的女子正緩緩地走著,背影看起來似乎有點熟悉,但李建德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沒有想太多就油門一催從她身旁駛過,看到附近有個機車停車格就立即鎖定目標騎了過去佔位,並俐落的跨下車脫下安全帽就邁著大步走進政大公企中心內。

「阿德!」忽然背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子聲音呼喚他,他回頭一看,原來剛剛那一位他在路上看到的黑色風衣長靴女子正是已經好久不見的楊淑芳,自從在三年前她被調到公司轉投資新成立的一家建材公司後,他就一直沒有再見過楊淑芳了,如今再度見到她,便立即停下腳步對她微笑道:「好久不見,妳怎麼會在這兒?」

楊淑芳聳聳肩無奈地回答說:「我被公司派來上採購專業人員訓練的課程啊,每天上班已經夠累人了,現在每個星期一、三、五都還要上半天這個無聊到爆的課,真是……,嗯…對了,你怎麼也來這邊?莫非你也是被公司送來上課?」

李建德笑道:「是啊,我也是被公司送來上採購專業人員訓練的課程,這一次公司送了不少人來參訓,沒想到妳也被派來上課了。」

兩人就這樣並肩邊走邊聊的走了去,楊淑芳望了只穿著襯衫與牛仔褲與一件黑色小羊皮立領機車夾克的他一眼說:「今天這麼冷的天氣你只穿這樣啊?騎車時不覺得很冷嗎?」

李建德自嘲地笑著說:「不會啊,這幾年我胖了好幾公斤,就跟北極熊一樣身上有不少戰備儲油可以隔絕低溫,十二月份這種十四、五度的氣溫對我來說是剛剛好。」

楊秀芳看了他一眼後說:「嗯,你確實胖了不少,你剛進公司時真的好瘦!」

李建德笑著說:「還是妳厲害,從我剛進公司到現在這麼多年了都沒變,身材還是這麼好,根本就是天生的模特兒!」

這一番讚美讓楊秀芳忍不住開心的笑了出來,拍了他的手臂一下嬌嗔道:「你越來越會花言巧語了,小心別讓你老婆知道,不然回家後一定會被罰跪算盤!」

看平常不苟言笑總是冷著一張臉的楊淑芳被自己逗得展露難得的笑容,李建德再接再厲的笑著說:「我是實話實說而已啊,看看全公司上下,有幾個人能夠像妳一樣保養的這麼好,一直維持在二十五歲的容貌與身材都沒變?這真的是天生麗質的優良基因,外加非常堅強的意志貫徹嚴謹的生活習慣才辦得到!」

李建德雖然是存心要讚美她,但確實是所言不虛,雖然楊淑芳剛跨過四十歲已經不再年輕了,但儘管十多年的時間過去了,但一直維持單身的她到現在卻仍然維持著二十五歲時苗條的好身材沒變,當天氣較炎熱時更不時還會穿短裙、熱褲展露她那一雙完美無瑕的修長雙腿,讓公司上上下下的男人看了口水直流。

在三年前,有一次她與幾位姊妹淘及李建德在辦公室偶遇閒聊時,她就因為當時穿了一件黑色的連身洋裝把她那一雙傲人的美腿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來,讓一位女同事看了直誇說:「吼,妳這一雙鳥仔腳這麼多年還是保養的這麼好,是存心要害我們這些姊妹們都不敢穿短裙來上班,以免被妳比下去了,是嗎?」

這一番話讓楊淑芳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回答說:「不行嗎?」,其他幾位女同事們也忍不住七嘴八舌地加入了這個聊天話題說:「唉…誰叫人家淑芳就是天生條件好,吃不胖,哪像我們一過了三十歲,身體就開始像吹氣球一般的腫了起來,就算吃得再少還是一樣瘦不下來!」、「真的欸,尤其是在生過小孩後,身材就整個走樣,再也回不去了…」、「想當年我剛進公司時也是清純美少女,現在都成了歐巴桑了!」、「嗚…嗚…把我的好身材還給我…」

看著一群已經逐步邁入中年的女同事們在感嘆青春的流逝與身材走樣,李建德只能在一旁傻笑,不敢隨便插嘴以免一個不小心說錯了話就會成為這群娘子軍們的公敵。正當他微笑著看著她們閒聊之際,忽然楊淑芳紅著臉的抬起頭望了他一眼,接著就趕緊拉了拉裙角,然後又帶著害羞地微笑再望了他一眼,這不尋常的讓李建德不由得一愣,忍不住也望了她一眼,剛好她也抬起頭來看著他,兩人四目交接,她害羞得趕緊低下頭,雙手緊緊按住裙子。

李建德才恍然大悟:原來,由於楊淑芳所穿的連身洋裝在坐下後裙子很自然地往上縮,雖然在李建德的視角只能看到她那美麗的白皙大腿,但她卻誤以為已經在他面前裙底春光外洩了,因此趕緊猛拉裙角,李建德趕緊把視線移開,以免被她誤以為是偷窺狂,所幸當時在場的其他人並沒有發現到這一點,才避免了一場尷尬…。

回想起三年前這一段往事,李建德不禁童心大發的興起了想要捉弄她的念頭,於是接著又對她說:「妳還記得三年前有一次我們一群人在辦公室聊天時,那一天妳穿了一件連身黑色洋裝嗎?大家都忍不住誇讚妳保養得很好,尤其是那一雙修長的美腿,妳一坐下來…嘖嘖嘖…真的是迷死人了,不過妳放心,我當時只看該看的地方,不該看的地方絕對都沒有看到…」

他還沒說完,楊淑芳已經狠狠地大力拍了他的手臂一下,假裝生氣地罵說:「甚麼只看該看的地方,不該看的地方絕對都沒有看到啊?變態!」

李建德嘻皮笑臉的回答說:「唉喲,好痛!所謂該看的地方,當然就是妳給我們看的地方啦,所謂不該看的地方,當然是妳不給我們看的地方啊,我當然是只看妳給我們看的地方而已,至於妳不給我們看的地方,我絕對不會看…唉喲,妳別再捏了啦,真的好痛!」

楊淑芳仍然一邊捏他的手臂,一邊佯怒地罵道:「別裝了,你們男人都一樣,只要逮到機會,那雙賊眼就絕對不會放過地在我們女人身上四處蹓達…」

李建德依然笑嘻嘻地任她捏一邊說:「唉喔,我才不會那麼無聊地偷看呢,真要的話,我絕對會直接了當的約,如果成功了,那我想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了,幹嘛偷看過乾癮啊?」,說著,他就把兩隻手插在口袋,站了個三七步後擺出一副輕浮的小流氓的姿勢一邊抖著腳一邊歪著頭斜眼望著她說:「小姐,今晚有沒有空?要不要跟我出去樂一樂啊?」

平常看慣了總是正經八百、待人接物總是彬彬有禮的李建德,如今忽然擺出這一副故意要討人厭的流氓樣,楊淑芳終於忍不住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狠狠地又打了他的手臂一下:「你啊,怎麼結了婚當了人家老爸了,卻越來越皮,越來越會耍寶了?」

李建德笑道:「因為已經很久沒看到妳這個大美女了,當然要搞笑一下當見面禮,開心嘛!」

楊淑芳開心的呵呵大笑了一陣,忽然斂起笑容正色地對他說:「我今晚有空,我們要去哪裡樂一樂?」

李建德完全沒有料到她竟然會這樣說,整個人頓時傻住的說:「咦…?妳說什麼?」

楊淑芳正想開口回答他,忽然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來對他們說:「阿德,淑芳,你們也被公司派來上課啦?」

李建德回頭一看,對他們講話的原來是總經理特別助理趙英傑,他是公司某位常董的兒子,今年剛滿四十一歲,長得一表人才風度翩翩,平常總是梳了個大油頭,穿著打扮更是非常講究的只穿阿曼尼等高級名牌西裝,好將他那183公分高挺拔身材的優點能夠完全表現出來,只不過他雖然是留學美國長春藤大學名校畢業,卻是不學無術又心性不定的整天只想著要花天酒地,若不是他有個有錢有地位的老爸幫他在公司內安插一個可以領乾薪而不必負擔實際責任的閒差,只怕他現在已經流落街頭行乞了。

雖然趙英傑在公司內的風評不佳和李建德幾乎成了對比,但奇怪的是兩人卻特別合得來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趙英傑總是經常笑著對他說,他們兩人一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才會長得那麼像!確實,兩人的身高與長相都差不多,說起話來也溫和有禮,差別只在於趙英傑是出身富裕,愛玩又沒責任感,但個性卻非常大方豪爽的紈褲子弟,而李建德則是在農村出生,從小習慣吃苦耐勞,雖然生性淡泊,卻憑藉著肯學肯打拼,而在逆境中一路奮發向上逐漸為自己走出一片天的有為青年。

或許,他們彼此都在對方身上都看到了自己渴望擁有但卻都缺乏的特質,才會使得在旁人眼中怎麼看都不可能會有交集的兩個人才會成為好朋友吧?因此,李建德一見到他就笑容滿面的鞠躬說:「趙特助好,您也被公司派來上課啦?」

趙英傑爽朗地哈哈大笑拍了一下他的背說:「叫我阿傑就好了,叫啥特助?你這個小子,就是愛虧我!對啊,我也被公司派來上課,我老爸還特別警告我,如果沒有好好上課,並通過考試取得證照的話,就要把我趕出公司,你可要多關照我啊!」

在他們聊得正熱絡之際,楊淑芳卻板著臉冷冷地說:「你們兩位慢聊,我先上去了。」,說著就轉身頭也不回的走去搭電梯上樓,將他們甩在一邊,這尷尬的場面讓兩個男人不由得一呆面面相覷,半晌趙英傑才勉強的乾笑道:「哈哈…時間差不多快到了,我們也上去吧!」,說著又拍了拍他的背,熱絡地一邊找其他話題與他繼續聊,一邊往電梯走去,李建德雖然也勉強的對他笑了笑,但卻免不了滿肚子的疑問:「楊淑芳和趙英傑到底有什麼過節?」

之後每一次上課時遇到楊淑芳,她都是像第一次遇見他時那樣跟他大聲談笑,與平常在公司總是給人感覺非常冷傲有距離感不同,只要下班離開公司後,楊淑芳其實是一位搞笑又充滿溫暖的傻大姊,平常沒事時她總是到育幼院去當義工照顧失去雙親的孤兒,更讓李建德感到訝異的是:她對政治充滿了熱情,而且她與她的家人都是某個政黨堅定的支持者,李建德這才發現原來在政治立場上她和自己都是「同一國的」!

只不過相較於楊淑芳總是不管旁人的觀感,不但自己積極參與政治,更勇於和人爭辯政治議題,李建德在平常生活中基於維持人際關係的和諧,都不太表現出自己的政治立場,只有在發現像楊淑芳一樣的「自己人」才會熱烈地與對方談政治,由於這種種的因素,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親密幾乎無話不說,他覺得自己簡直快成為楊淑芳的異性閨密了。

然而每一次只要趙英傑一出現,原本笑容滿面的楊淑芳立即變臉,二話不說的撇下他轉頭就走,就算是下課休息時間,與他們一起被派來上課的同事們聚在一起閒聊時,只要有趙英傑在場,楊淑芳就一定閃得遠遠的,這更讓他確信楊淑芳與趙英傑之間絕對有什麼!但這個疑問肯定涉及到趙英傑與楊淑芳兩人都不願意談的個人隱私,就算他不顧一切後果地去問當事人,他們肯定也不會說的,否則以李建德自己與他們兩人的交情,他們若想告訴他早就說了。

在強烈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改採迂迴戰術,在上班的工作空檔與同事們閒話家常時,故意把話題帶到他目前正在政大公企中心上課,而趙英傑與楊淑芳等人也都與他在一起,果然這一招馬上奏效,對公司職場上各種八卦傳聞素來瞭若指掌的小宏立即拍手大笑道:「哈,趙英傑與楊淑芳也跟你一起上課?那不就有好戲可看了?」

李建德故意假裝不懂得反問道:「怎麼說呢?」

小宏笑道:「你不知道喔?那個趙英傑是個花花公子,什麼本事都沒有,就是特別會把妹,幾年前他老爸將他安插到總公司的總經理室當特助時,他就立即對楊淑芳下手,由於他人長得帥,又是國外留學回來,家世背景又好,嘴巴又特別甜,楊淑芳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資深正妹三兩下就被他弄上手,兩人打得火熱時,趙英傑這個小子竟然以談公事為由把她叫進辦公室內,關上門就開始『辦事』了,雖然總公司內的每個人嘴巴都不說,但他們兩人的事還是逐漸傳開來,後來被趙英傑他老爸知道後,由於他老爸已經幫他找好結婚的對象,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就把楊淑芳調離總公司,改派到集團旗下新設的建材公司去上班,以楊淑芳那種個性,發現自己被趙英傑白玩了,若再遇上,絕對不可能給他好臉色看!」

李建德這才恍然大悟的說:「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啊?我都不知道!」

小宏涎著一張好色的下流嘴臉笑道:「你真的是太老實了,才會不知道總公司這個宮廷所發生的事情可都是非常精采,趙英傑這個小子真是太好命了,有個有錢的老爸在當公司的常董,啥都不用做就能夠當上整天閒閒沒事幹的總經理特助,閒來沒事時還能夠把總經理的秘書叫進辦公室裡面騎,果真是:『有事秘書幹,沒事幹秘書』,真是令人羨慕啊!」

雖然多虧了小宏這個「包打聽」李建德才得以得悉趙英傑與楊淑芳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但這兩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被小宏用如此粗鄙不堪的下流言語說成這個樣子,還是讓他心裡面非常不痛快,因此在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後,他就趕緊把話題轉移到工作的正事上,阻止得意忘形的小宏繼續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此後每一次到政大公企中心上課,他都當成沒事一般的分別與楊淑芳及趙英傑聊天,趙英傑自己也很識趣地盡可能不在楊淑芳面前出現,以免她一見到他立即轉身離開的尷尬場面再度上演,如此相安無事的,不知不覺間四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寒冬已經遠去,春天也到了尾聲,到了天氣逐漸轉熱的五月天,雖然氣溫回升了不少,但就如台灣俗話說的:「春天後母面」,天氣瞬息萬變,所以李建德騎車時仍會穿著一件已經被洗到發白的藍色牛仔外套作為擋風與防曬之用。

由於所有的課程都已經上完,在最後一天考完政府採購專業人員基礎班的考試後,時間也才下午二點半左右,李建德正想要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想不到才剛走出大門口就被楊淑芳給叫住了。

「下午你有空嗎?可以陪我出去兜兜風嗎?」上半身穿著白色絲質荷葉領露肩襯衫,下半身穿著一條黑色皮短褲,腳踏黑色短靴,將她那一雙傲人修長美腿的優點徹底展露出來,顯得既性感又帥氣的楊淑芳凝視著他的雙眼問道。

被她主動邀約,讓李建德感到有些意外,但看著她大大的雙眸中似乎隱藏了許多的話想對他說,一想起楊淑芳被趙英傑始亂終棄的遭遇,他不由得心裡頭一痛,但表面上卻還是擺出一副輕浮的小流氓嘴臉笑著說:「當然可以啊,美女相約,怎麼能說沒空呢?無論怎麼沒空,也得生出有空來!」

楊淑芳果然被他逗得笑了出來,狠狠地拍了他的手臂一下罵道:「神經!」

於是,李建德便領著她走出政大公企中心的大門外到他的愛車NINJA250停放處,雖然已經換了摩托車,但這麼多年來他還是一直都維持著隨車都會多戴一頂安全帽以備不時之需的習慣,他將備用的安全帽遞給了楊淑芳後,同時也戴上了自己的安全帽就立即跨上摩托車發動引擎,等楊淑芳一坐定,他轉過頭問道:「妳想去哪?」,楊淑芳回答道:「去淡水吧,我想要吹吹海風,看看海!」,李建德點了點頭說:「好,沒問題!」,說罷就一踩排檔桿切入一檔,然後一催油便駛上了馬路。

由於還不到下班尖峰時間,從台北市前往淡水的一路上交通都非常順暢,即使李建德謹遵交通速限慢慢騎,也很快地就抵達了淡水老街,正想找個停車格位把車停下來,楊淑芳卻對他說:「先不要停下來,繼續往前走,咱們到漁人碼頭去!」,李建德只好遵照她的指示繼續往前騎,沒多久就到了漁人碼頭停車場,兩人剛跨下摩托車,李建德不由得伸了個懶腰嘆道:「哇…真的好舒服喔,跟妳來海邊是對的,這種大好天氣來到海邊吹著涼涼的海風,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真的讓人身心都舒暢起來!」

楊淑芳只是望了他一眼笑了笑沒有多說話,只是往前走了幾步與他併肩後挽著他的手臂一同往前走,這樣親密的舉動讓李建德感到有點意外,雖然在多年前楊淑芳曾對他表示過好感,但在被他巧妙地婉轉拒絕後,她就再也沒有對他有任何的表示,在他結婚之後當然就更是與他保持距離了。如今在多年過後,楊淑芳卻在大庭廣眾下像是個戀人般的挽著他的手臂,一點也不怕會被別人誤會,她的心裡面究竟是在想甚麼啊?原本李建德還為了避嫌想掙脫她的手,但最後他還是選擇以演搞笑劇的方式對她說:「警官大人,我已經被妳逮捕了,絕對不會逃走,妳就不要把我抓的這麼緊了吧!」

楊淑芳果然馬上就被他逗得笑了出來並立即跟著他所舖陳的劇情回答說:「不行,你罪行重大,我好不容易才逮到你,怎麼能夠讓你再有機會逃掉呢?」,說著,她兩手將他的手臂挽的更緊,甚至於連他的手臂都已經被她抱進胸前的兩顆豐乳之間也都不在乎,如此大膽的舉動讓李建德都有點不太好意思,趕忙說:「唉喔,救命啊,警官大人要用『胸器』對我刑求了!」

楊淑芳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的笑罵道:「你這個變態,什麼『胸器』不『胸器』的啊?竟敢吃老娘豆腐,真是有夠大膽!」,說著就掄起拳頭狠狠地捶了他的肩膀一下,李建德故意慘叫一聲,兩個人彷彿是即興演出舞台劇一般搭配的天衣無縫,最後都忍不住笑成了一團,但楊淑芳還是緊緊地將他的手臂抱在胸前,李建德無可奈何,也只好由她高興,讓她親密的緊挨在他身邊悠閒地散步著。

在逛了約半個小時後遊客逐漸多了起來,李建德見她似乎有點累了,剛好在漁人舞台後方有在賣烤肉與啤酒的攤子,李建德便對她說:「今天下午考試,妳應該也跟我一樣沒吃午餐吧?要不要到那邊去吃些東西喝點飲料休息一下?」

楊淑芳一看到燒烤攤油煙迷漫,四周圍又擠了一堆人,忍不住皺眉頭搖搖頭說:「這邊人越來越多,太吵了,我們去別的地方吧,你知道這附近有人比較少的地方嗎?」

李建德想了一下說:「有,就在這附近而已,僅隔了一條小路!」,楊淑芳十分高興的說:「那我們就去那邊吧。」

於是,李建德趕忙到燒烤攤買了一些吃的,再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罐飲料與啤酒,就和楊淑芳匆匆跨上摩托車離開漁人碼頭,果然只騎了幾分鐘的時間進入一條小徑後就來到了一處僻靜的沙灘,在沙灘上還有幾座已經被漂沙掩埋了快一半的廢棄軍事碉堡,午後的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灑下,在陣陣海浪拍擊沙灘的聲響伴奏下,呈現出一種既頹廢又平和的奇特美感。

李建德將一串燒烤與一瓶冰紅茶遞給了楊淑芳說:「這地方不錯吧?咱們可以這樣坐在沙灘的大石頭上邊吃邊看海。」

楊淑芳只接過了燒烤串說:「這地方真的很棒,視野好人不多又安靜,在這種地方當然是要吹著海風喝啤酒吃燒烤才對啊,還喝什麼冰紅茶啊?」,說著就自己伸手從手提袋中拿了一罐台灣啤酒出來,拉開了拉環就豪邁地喝了一大口。

李建德看的目瞪口呆,良久才笑著說:「我是擔心啤酒利尿,這四周並沒有廁所,我是男人好解決,妳是女人一但尿急可不能像我們男人一樣隨隨便便就找個地方就地解放吧?」

楊淑芳啐了一聲說:「誰怕誰啊?我又不像你膀光無力,喝一點啤酒就要尿尿。」說罷,她又仰頭將鋁罐內所剩的啤酒全都給乾了,讓李建德看了大為嘆服,於是也從手提袋中拿了一罐啤酒拉開拉環後,一邊吃著燒烤一邊喝了起來,但是他才喝不到半罐,楊淑芳竟然已經又喝掉了另一罐,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不但雙頰通紅,情緒也逐漸high了起來,哼著輕快的歌曲在沙灘上旋轉跳起了舞,李建德看著她像個十幾歲的小女孩般載歌載舞,原本只是想在一旁欣賞,但是楊淑芳卻不肯放過他,跳著跳著就跑過來拉著他的手,要他也陪她一起跳,李建德拗不過她,只好勉為其難的牽著她的手在沙灘上繞了幾圈。

在盡情的胡鬧過後,楊淑芳總算心滿意足的一屁股坐了下來,雙手向後撐著再將兩腳伸直放在沙灘上,微笑著望著遠方的海面喘著氣說:「哈…真的是太過癮了!」

李建德也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笑道:「沒想到妳一瘋起來,不管是誰來了都擋不了!」

楊淑芳哈哈大笑道:「你認識我這麼多年了,今天才終於看清楚我的真面目了吧?」

李建德笑道:「妳應該是悶很久了吧?既然今天都到海邊來了,當然要痛痛快快的抒發一下,既然要玩,那就玩個夠!」,說著,他便將兩個手掌在嘴巴圍成喇叭狀然後對著大海大吼道:「楊…淑…芳…大…美…女…,妳…今…天…開…不…開…心…哪…?」

楊淑芳望了他一眼大笑了起來,也如法炮製的對著大海高聲吼道:「我…很…開…心…謝…謝…你…李…建…德…大…帥…哥…」

兩人很有默契的同時轉過頭來望著對方,然後同時開心的笑了出來,楊淑芳伸出手來覆蓋在李建德的手背上說:「謝謝你,我今天真的很開心…,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了。」

李建德也對她笑著說:「開心就好!」,他正想對楊淑方再說些什麼話時,一顆豆大的雨滴忽然從天空掉了下來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額頭上,他才剛抬起頭來望著天空,一陣又急又快的大雨立即傾盆而瀉,他趕緊拉起楊淑芳轉身邁開腳步往內陸狂奔,見到不遠處有一座已經被飄沙埋了一半的廢棄碉堡,就毫不猶豫的往那裡衝去。

在進了廢棄的碉堡之後,李建德總算鬆了一口氣說:「呼…好大的雨勢,來的又急又快,讓人完全措手不及找不到地方躲!」,說著他就轉身向楊淑芳問道:「妳還好吧…」,但接下來想說的話卻被眼前的景色硬生生生的給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原來,楊淑芳被大雨淋成了落湯雞,在經過剛才的一路狂奔後不但頭髮散亂顯得狼狽不堪,而且上身所穿的白色絲質襯衫更在被雨水浸濕後變成了完全透明且緊緊的黏貼在她身體的曲線上!

楊淑芳雙手將頭髮稍稍整理了一下,正想要回答他的話,卻見到他兩眼發直的張著嘴呆呆地望著她不禁一愣,在隨著他的視線往自己身上一看,才發現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忍不住羞紅了臉趕緊以雙手遮掩住胸部並罵道:「看什麼啊?啤酒喝不夠,想吃奶了嗎?」

李建德這才有如大夢初醒般趕緊把自己身上所穿的牛仔外套脫下來批在楊淑芳的身上說:「啊…真的很不好意思…妳全身都溼透了,這件外套雖然有點髒,但還沒有完全被雨淋濕,裡面還是乾的,妳如果不嫌棄的話就請先將就披著,至少不會受到風寒感冒。」

楊淑芳拉了拉披在她身上的牛仔外套低著頭沒說話,李建德以為她還在為剛剛的事情生氣,趕忙向她道歉說:「真的很抱歉,我剛才不是故意的…」

楊淑芳瞟了他一眼幽幽的說:「你真是一個體貼的好人!」,說完她就將李建德披在她身上的牛仔外套脫下來還給了他,李建德愣了一下,但沒想到楊淑芳緊接著又把濕透的襯衫與胸罩都脫掉,她那兩顆又白份量又大的碩乳立即毫無保留的在他面前展露出來一覽無遺。

李建德整個人都呆住了:「妳…」

楊淑芳將剛剛還給他的牛仔外套又從他的手上拿了回來披在身上,若無其事的說:「我的上衣都溼透了,就算披著你的牛仔外套身體也同樣又溼又冷,還不如把上衣都脫下來晾乾,再披上你的外套這樣還比較保暖。欸…你有打火機嗎?之前有人在這裡面升火,留下了一些木炭與乾樹枝,可以升個火取暖順便將衣服烘乾。」

李建德這才恍然大悟,趕緊從褲袋內拿出了一個塑膠製成的廉價打火機出來,將散佈在地面上的木炭、乾樹枝以及一些舊報紙收集起來堆成一堆後就立即點火引燃,很快的就升起了火來,兩人就圍著火取暖。

楊淑芳望了他一眼後又說:「你的上衣也被淋濕了一部分,不如也脫下來烘乾吧。」

李建德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便將半濕的T-shirt給脫了下來,然後找了兩根較長的樹枝架在碉堡的兩個觀測口之間將兩人的衣物都晾在上面,然後將火堆稍微移了過去與衣服保持一段安全距離慢慢烘乾。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由於這座廢碉堡並沒有門窗,因此不時會有陣陣寒風夾帶著雨水吹了進來,使得楊淑芳不由得渾身一陣顫抖整個人趕緊靠到李建德身上,並雙手緊緊的環抱著他的手臂說:「呼…這樣子溫暖多了!」

被楊淑芳那兩顆碩大的美乳緊緊貼住,李建德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楊淑芳卻反而更進一步地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悄聲說:「你的身體真的好溫暖,靠在你身上真的讓人好有安全感…」

這樣的情況對李建德而言簡直就是酷刑,畢竟孤男寡女在這麼一個風雨交加的天氣雙雙裸著上半身零距離緊貼在一起,體溫將楊淑芳身上的雨水蒸發後所散發出來的女性誘人體味,在在都比任何藥劑更有催情的效果!因此,即使他努力的克制著自己,但是肉棒還是不爭氣的在被淋濕的褲子中硬了起來,甚至於還因為包皮挾住了幾根陰毛而讓他隱隱作痛,但這不但沒打消他的慾火,反而有一種變態的快感刺激出他更強烈的慾望,讓他已經快把持不住的想把楊淑芳撲倒!

然而,他還是憑著僅存的一絲理智勉強的盡全力克制住,對楊淑芳說:「警官,我已經被關進這間看守所了,妳還要繼續用『胸器』刑求我嗎?」,但這一次楊淑芳沒有再像上一次那般被他逗得大笑出來,反而伸出一隻手摸了摸他那被雨淋濕的長褲後凝視著他的雙眼說:「把褲子也脫下來吧,都濕了…」

然後她竟然就立即站起身來將她自己的黑色皮短褲連同內褲都一齊脫掉掛在晾衣服的樹枝上,全身上下除了肩上所披的李建德那一件牛仔外套外,就只剩下腳上那一雙黑色的高跟黑色短靴,讓她在站立時將原本就已經非常豐滿渾圓的臀部更加挺翹,她彷彿是故意在炫耀又像是在誘惑般的將身體略為轉向一邊,以半側身的姿勢對著李建德後再轉過頭來對著他說:「我已經脫掉了,你也脫吧!」

李建德整個人像是被凍住了一般動彈不得,楊淑芳見狀紅著臉嫵媚的對他一笑,一邊將側著的身體緩緩地轉了過來一邊悄聲說:「你看,我全身上下都濕了,你也是一樣,跟我一起把身上濕透的衣物都脫掉吧,這樣子比較舒服…」,她一邊說著還一邊以雙手緩緩地由上而下地沿著身體的曲線輕撫著身上的水漬,最後雙手在長著濃密陰毛的小腹倒三角頂點交會,她以手指頭緩緩地剝開秘處的兩片肉瓣後悄聲對李建德說:「你看…這裡是不是都是水…?真的好溼啊……」,說著還用食指輕輕地揉了揉兩片肉瓣交會處凸起的小豆子,一縷晶瑩的透明黏液隨即從若隱若現的肉縫中滴落下來。

李建德終於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來動手將皮帶解開脫下了被大雨浸濕的長褲與內褲晾在樹枝上,並且像是在對自己找理由般地喃喃自語說:「妳說的沒錯,穿著濕透的褲子真的很不舒服對健康更是不好,還是脫下來讓火烘乾比較好…」

楊淑芳望著他早已高高舉起的小兄弟一眼很滿意的微微一笑後說:「可是我們兩個人現在都沒有穿衣服感覺有點冷,不如抱在一起用彼此的體溫取暖,你看怎麼樣?」

李建德點點頭說:「對,一些山友們在登山時如果遇到山難迷了路在等待救援時,也經常用這種方法來避免失溫。」,說著,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同時走向對方並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在不斷加快的呼吸與心跳聲中,四片火熱的唇像是上了膠一般緊緊的貼在一起,口腔中的濕潤舌頭更相互交纏難分難捨,而李建德硬得通紅發燙的肉棒也緊緊地頂著楊淑芳的小腹在她光滑的皮膚上沾滿了黏稠的前列腺液,彷彿恨不得立即要將她給戳穿似的。

兩人熱吻了一會兒,楊淑芳伸出右手來握住他激動不已而隨著脈搏不住上下振動,龜頭也因為不斷滲出前列腺液而變得油亮的陽具輕輕擼了幾下後說:「你的這裡看起來真的很冷喔,不但冷的不斷上下顫抖,而且還流出了鼻涕了呢。」,李建德將她被含在口中吸吮的奶頭吐了出來抬起頭說:「是啊,那裡真的有點冷呢,那妳說該怎麼辦才好?」

楊淑芳嫵媚的將額前的頭髮撩到耳後微笑說:「我來幫它保溫吧!」,說罷就立即蹲了下來將李建德的肉棒雙手捧住,見到幾根已脫落的陰毛被包皮挾著,便以纖細的手指將陰毛從包皮中拔出來,然後再上下擼了幾下後就一口將龜頭含住使勁地吞吐起來而發出「嘖…嘖…嘖…」的吸吮聲,另一隻手則伸進自己兩腿間輕輕揉著正不斷湧出蜜汁的淫穴。李建德被她含弄著舒爽無比,忍不住仰起頭來靠著碉堡的牆壁,閉著眼睛細細品味享受著楊淑芳高超的口交技巧,嘆道:「啊…果然溫暖多了,妳真是太棒了!」

楊淑芳將他的龜頭吐了出來貼著臉伸長舌頭像舔冰棒一般的將整根肉棒來回細細的舔了一遍後得意的說:「我當然棒啦,你有這麼一根又硬又紅的肉棒,我無論怎麼舔都是『好棒棒』!」

李建德將她扶了起來與她再度深吻了一陣,右手將她的右腿抬起左握著自己的肉棒頂著楊淑芳早已淫水泛濫的穴口後說:「那我的這根『好棒棒』現在要插進去妳的小洞洞內,看它是不是『好康康』可以嗎?」

楊淑芳雙臂環抱著他的脖子親了他一口後說:「當然可以!」說著,她將小腹往前一挺,李建德硬得像鐵棍般的陽具立即盡根而沒,只剩兩顆睪丸還露在外面不住激動的晃動著。李建德右手扶著她的右腿,左手緊緊摟著她的腰嘆了口氣道:「喔…妳的小洞洞果然是『好康康』,不但溫暖而且又濕又滑,挾的我的『好棒棒』舒服死了。」

楊淑芳嫵媚了笑著說:「你動一下會更舒服喔…」她話還沒說完,李建德已經使盡的對她的陰戶前後抽插起來,讓楊淑芳忍不住失聲尖叫起來:「啊…啊…啊…你的『好棒棒』真的好硬,插的我感覺真的好棒棒…」,同時她更狂野地賣力挺起腰部迎合著李建德的肏幹,在兩人這一天培養出來一搭一唱的充份默契下,這一齣沒有劇本全憑自己臨場即興發揮的性愛舞台劇搭配的毫無破綻、完美至極,因此很快地兩人性器交合處已經沾滿了乳白色的黏液,更不時隨著兩個激烈的動作而四處飛濺噴得整個地面都是。

在李建德死命的狂幹狠肏下,只靠著一隻腳金雞獨立的楊淑芳很快就承受不住而全身發軟,李建德趕緊將她抱住,再小心的調整好角度後就以強健的手臂拖住她的雙腿將她騰空抱起來繼續狂幹,在他粗大的龜頭不斷的侵襲之下,楊淑芳感覺自己彷彿要被插爆了,口中不禁胡言亂語的喊道:「啊…啊…啊…好粗…好硬的『好棒棒』…我的『好康康』快被你插爛了…啊…啊…啊…」

李建德則是感覺自己插在她陰道中的肉棒彷彿被一團軟肉不斷地輕輕按摩擠壓著龜頭,讓他快感不斷地上升又上升,終於在一陣瘋狂的衝刺下,他再也忍無可忍地將積存在體內翻騰已久的滾滾熱精狠狠地朝楊淑芳的子宮狂射出來。

而楊淑芳則被射得好像被搔到了癢處一般爽快地緊閉雙眼,環抱著李建德的雙臂不由自主地興奮顫抖著,十根手指的指甲更在不知不覺中深深地掐入李建德的肩膀皮膚裡,兩人就像是深怕會失去對方那般緊緊抱著對方不放,直到李建德射精結束後才像洩了氣的皮球般雙雙疊在一起癱坐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

楊淑芳將頭靠在他的胸前閉著眼睛休息了片刻,外面的午後雷陣雨已經逐漸停歇,一道陽光穿破雲層從碉堡觀測口照了進來,正好照在她香汗淋漓雙頰緋紅表情無比歡愉滿足的臉上,讓她不禁張開了眼睛深情地望著彷彿虛脫了的李建德一眼,湊上嘴唇在他的臉上輕輕一吻後柔聲的說:「謝謝你…」,李建德睜開眼睛對她笑了笑,也回吻了她的臉頰一下沒說話,只是溫柔地展開雙臂抱著她。

這一齣無意間在廢棄碉堡僅靠兩人絕佳的默契即興演出的性愛舞台劇就這樣落幕了,大雨過後的海面上依然那麼遼闊晴朗寧靜祥和,就如楊淑芳當下的心情一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957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6485
發表於 2020-9-5 18:47:18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章,感謝分享

點評

謝謝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9-5 22:31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主題

651

帖子

637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637
發表於 2020-9-5 23:23:38 | 顯示全部樓層
+1

點評

感謝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9-5 23:2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63

帖子

595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595
發表於 2020-9-6 15:15: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點評

感謝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9-6 17: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151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5630
發表於 2020-9-7 07:04: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點評

謝謝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9-7 08: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