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9974|回復: 2

[生活奇遇] 裸露的后果

[複製鏈接]

106

主題

229

帖子

1195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195
發表於 2017-2-28 09:56: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我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子,從十八九歲開始就有很強的性慾,但家教很嚴,我就通過自虐的方式來滿足,一開始我是趁家裡沒人裸行,手淫一番,後來上了網學了不少東東,就發展到SM、灌腸了,要不是害怕弄破處女膜,電動陽具都要用上了。

我一般都要留一、兩個房間的窗簾不拉,這樣自縛好了移過來,想到有可能被對面樓上的人看到,就會感到更興奮。

有時候家裡有人,我也利用午休和晚上插上門自己搞,有幾次都差點被撞破,但越危險高潮就越厲害。

每次事後我都告誡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但過不了幾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最危險的一次是一個星期天,父母都加班說好中午不回來了,於是我早晨就養足精神,寫完作業,中午吃完飯稍適休息就開始給自己來了個龜甲縛,肛門中還插了火腿腸,我正在門廳的鏡子前做著屈伸運動,體會著繩子對身體各部位磨擦以及拴在繩子上的香腸一進一出的快感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我神經一緊,但依舊在做著我的運動,因為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聽到沒人應就會以為家裡沒人。

但這次不一樣,我聽到了掏鑰匙的聲音,這下嚇得我魂飛天外,趕緊往自己的臥室移,由於繩子把手腳都聯在一起,越想快越緊,對各外的刺激也覺得更加強烈,我感覺到自己的陰精從密處湧出,越過繩子順著大腿往下流,我一進房間,大門也打開了,我再也忍不住慢慢蹲下然後側躺下,用腳將房門虛掩上。

進來了是父親和他的司機,看樣子是臨時回來拿東西,一邊找東西一邊喊我,問我中午吃飯了嗎?功課做了嗎?我隨口應付著,一邊想著如何脫困,但這時父親已經找到東西向這邊走來,大概是聽我聲音有點異樣,想來看看吧,他的手都放到門上了,我由於繩子的緊縮腿無法伸直頂住門,渾身緊張到了極點,高潮也同時到來,就差一點就要昏過去了。

就在這時父親的司機喊道:「經理,時間來不及了,快點吧。」父親停了下來,在門口問:「小萱,你沒生病吧?」我趕緊回答:「沒事,就是有點睏。」聽著他們關門離去,我才發現我已經渾身香汗淋漓了。

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為,終於在我參加完高考後不久,我的行為被對樓的一個男孩看到了,而且觀察了有一段時間了,竟然打電話騷擾我,說這說那。

尤其是第一次電話騷擾,當時我正自縛了在客廳,由於很長時間了不拉簾子都沒事發生,所以我也放鬆了警惕,以為對面看不到的。

電話一響,我一點點移過去,由於手都被縛在身後,我就用下巴去摁免提,以前我都是這麼接的,這樣接電話也會給我帶來不同的快感。

但這次電話裡的聲音讓我頭皮發炸,:「小妹妹,你的皮膚好白呀,身材真不錯呀。」我一聽就明白是有人偷窺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偷窺)本能的扭頭向窗外對面樓看去。

「小姐,不用看了,你看不到我的,我專門為你買了高倍望遠鏡,到時我會找你一起玩,好嗎?」我趕緊用下巴關掉電話,但不一會又打來了,我只好用嘴將電話線拔掉,一想到我撅著屁股拔電話的樣子也被他看到,我不禁又……以後幾天我跑到朋友家住了幾天,直到高考成績出來,我落榜了,反正在家是沒法待了,於是我決定到南方打工。

父母到現在也不明白我為什麼堅持要離開他們呢!

到南方某城市後,我先在一家工廠打工,認識了小麗,一開始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後來有一次一起洗澡,我看到她身上有淡淡的繩痕,沒有這種經歷的人是看不出來的,於是我知道遇到了同好,我們走到了一起。

一起搬出了集體宿舍,在臨近的地方租了房子,一方面是價格便宜,另外這裡是個老房區,房東搬到新區去了,只每個季度來收一下房費,我們也沒告訴其他人房子的位置,省下時間我們可以無拘無束了,前面是一個花園,後面隔著一道牆是一個建築工地,聽說以前是墳地,後來蓋房子蓋到一半沒錢了就停了下來。

話不繁述了,幾個月過去了,什麼花樣也都玩盡了,正好這幾天我上夜班,活不多十二點去,三點就回來了,正好天氣開始轉涼,外頭漆黑一片,也沒什麼人了,我想到一個新點子就跟小麗說了,就是我去上夜班了時候把她綁好,披上大衣帶到外頭,然後把她放下把大衣拿走,她自己走回來,一想到赤身裸體在外頭等三個小時,我就興奮的渾身發燙。

小麗說什麼也不肯,說除非我先來。

也好,反正下星期就該她上夜班了。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一,我們做好了準備,十一點半準時出門,小區裡偶爾還有一兩個人來來去去,由於天黑,我又披著大衣,他們看不到我裡頭什麼也沒穿,而且綁著繩子,小麗騎車帶著我出了小區,往郊外騎了有十分鐘,路上還碰到了一個同事,嚇得我都要尿出來了,還好,他也沒發現,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小麗把我放下來,又給我加了幾道束縛,然後就上班去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其實在路上我就打退堂鼓了,但又不好意思說,過了好一陣我才回過神來,一想已經這樣了,只好挺下去了。

我現在的束縛是這樣的,基本上屬於五花大綁,由於脖子有繩套,頭挺得高高的,還有兩道繩子勒在陰道和肛門上,肛門裡還插了個塑料膠水瓶,是我從商店買的,當時一眼看到就覺得像那個,覺得商家也真會設計,可能也想到它的這種用途吧。

兩腿膝上還分別纏了兩道,腳腕和腳背上也各一道,從手上下來的兩道繩交叉纏下來,這樣我只能走小碎步了,而且每走一步都會牽動各處。

我試著走了幾步,來到公路邊上,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公路燈也熄了,我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我突然有種慾望,想穿過公路,這時公路隔一段時間還有一兩輛車通過。

我靜聽了一會,遠處沒有動靜,就向公路走去,由於有點上坡,比我想得要費些力氣和時間,中間有輛車開過,我趕緊想蹲下,這才發現我這種綁法只能跪下,想磕頭一樣才行,站起來又費了一會時間,只這一下我下面已經開始濕潤起來了。

走到隔離帶又有車經過,這次我不用跪下,兩腿微屈藏在兩株高冬青之後躲了過去。

過中間的機動車道是最緊張的了,雖然只有二三十米,但給我的感覺比跑長跑還漫長,快到對面隔離帶時我聽到了車的聲音,不由的加緊了步伐,但到了才發現了一個可怕的問題,由於綁縛的原因我上不了檯子。

我應該斜著走才對,但這時已經來不及了,我又體會到了當年差點被父親看見的感覺,我一狠心跪了上去,然後一個側倒,滾到冬青側面,這樣一來繩子上下齊拉緊,我差點喘不上氣來,一時動彈不得,不由的暗罵小麗,一面又希望車子開得快些,要不肯定要被看到了,這時車子從旁邊馳過,我不由的鬆了一口氣,慢慢調整好站了起來,向對面走去,剛走到邊上就聽到車子的聲音,接著一輛車打開車燈開了過來,我不由的腿一軟從路邊滾了下去,這下可慘了,身體地面的磨擦又痛又興奮,繩子勒緊更加強了興奮的程度。

這時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你怎麼了,姑娘」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只好裝暈過去,那個人拿手電照了一會,猶豫了一會,俯身抱起我快步向車子走去,他把我放在後車座上,把車子發動起來,車子一開我才聽出來就是剛才過去的那輛車,他肯定是看見我了,又從前面繞了回來。

我不由得害怕起來,所幸沒多久,車就又停了下來,他拿條毛巾給我擦拭身體,我不由得又羞又急,不敢睜眼看他,只好拚命移動身體,但起不了什麼作用,反而更增加了誘惑力,他的毛巾盡在我的敏感部位移動,擦到我的私處時不僅笑道:「已經洩了一次了,哈哈!」我只好睜開眼道,「你不要碰我,送我回去。求求你了。」

「好呀,不過你先告訴哥哥是怎麼回事呀?」我把編好的一套話告訴了他,說我欠人家錢還不了,對方就要我這樣走去,就兩清了。

但他卻不在意,一邊聽我說,一邊將陰唇上的繩子分開,在那撫弄,最後說道沒關係,先和哥哥玩會,一會我開車送你。

我忙說不行的。

可也知道說了也白說,他長得像是快四十的人了,自稱哥哥還能有什麼好事呢。

誰讓我自動送上門來呢。

以後的事,就不用詳述了,他一開始還用避孕套,怕染上什麼病,等到一看是處女,把套也脫了,特別是他進入後發現肛門的秘密後,我更是無地自容了,只好緊閉著眼聽天由命了,第一次和男人做愛的感覺只能用百感交集來形容了。

終於他射在了我的子宮裡,然後聽他起身點了菸,我能覺到他在欣賞我的身體,突然他把煙噴到我臉上,嗆得我眼淚都咳出來了,他抱起我把我兩腿從前排中間放過去,把我的頭摁到他兩腿之間,我明白他要做什麼了,無用的掙扎了一會後只好給他服務了,他還用腳趾去摳我的私處,用腿磨我的乳房,用手摁我肛門中的瓶子,我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完了後他把我又送到了一開始的地方,他下車把我抱出來,又想了想,不知從那找到塊黑布給我蒙上,我明白是怕我看見他的車牌號,不禁又氣又急,想喊,他一看,又把我放進車裡又拿出根香腸塞到我嘴裡,外面用繩子勒住,又把另一根惡作劇地塞進我的私處。

完了後才把我放下車。

聽到車走遠的聲音,我又恨又怕,我可怎麼回去呢,經過這一劫我只想早點回去洗個熱水澡。

必需先把眼布去掉,我憑記憶摸索著找到路邊的一棵樹邊上,剛才的司機為了方便進入我的身體將縛腿的繩子交叉去掉了,所以我走路的步子相對大點了,腿也能分開了,但比平常走路還差的遠。

由於我上身不能彎曲只能用腿夾住樹幹,通過微曲、伸直來磨擦眼上的布,但忙了十多分鐘也只是將布稍微往下移了一點,但來回的運動使我體內的三個柱狀物不斷運動,我又快要受不了了。

正在這時,又一輛車駛來了,並在路邊停了下來,只聽有人道,快到家了,先方便一下吧。

依稀有兩三個人下車,接著聽到撒尿的聲音。

我把身體緊貼在樹上,希望不被看到。

但一聽到一人咦的一聲,我知道壞了,果然幾個人圍了過來。

只聽一人道,:「小妹妹,怎麼了,我們幫你吧。」我趕緊點頭,心想遇到了好人,但事實告訴我又錯了,他們並沒有解開我的繩子就把我抱到了車上,我被平放到三個人的腿上,身體各處都受到騷擾,在車子行進中就有一人把他的活兒掏出來在我身上亂蹭。

不一會車子停了下來,我也被抬下車,這時我身體中的東西都被他們拿了出來,倒感到一陣輕鬆,但接下來的事讓我終生難忘。

我先被放到一座隆起物上,我不由的想起了我們住的後面的墳場,後來才知道正是那裡。

我仰面朝天,腰在墳尖上,他們從兩邊向我發起進攻,一人從身下插入我肛門,一人從身上插入陰道,一人把老二夾在我乳房上,一人插入我口中,我的身體被用到了極限,過不多久他們先後射精,又來回換位忙個不亦樂乎,又把我換成背部朝天,並把繩子拽緊,我的手腳幾乎被綁到了一起。

我只有腹部頂在墳尖上,其他都懸著,更是難過,不斷的高潮使我快要發狂了,這時聽一人說這麼經典的場面應該照像留念,其餘的人連聲稱好,只聽一人開車離去,不一會就回來了,只聽一人說,給她照全了,我們只照下身,他們給我擺了個飛機的姿式,又從各處進入我的身體,插入我嘴中的人拉下我的面布,但不讓抬頭,側了側身子以便能照到我的臉部,我一睜眼看到汽車燈把我身體周圍照得雪亮,牌照上也蒙了布照像機支在三角架上,照了幾張後,只聽一人說這樣太慢,你蒙了臉給照吧,這樣我眼前多了一個蒙臉的裸體男人,我趕緊閉眼,但說話的人命令我睜開,稍一猶豫臉上就挨了幾下,只好睜大眼,這時我已經看清了周圍的環境,應該就是我住所後面的建築工地,我們在幾個樓的邊上,四周雜草從生,我身下的墳頭還算較整齊的一個,他們看來是住在附近的人,因為最近正嚴打,所以十分謹慎。

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也不知他們一人射了幾次,我又被蒙上眼,聽著汽車遠去的聲音。

我過了一陣,頭腦才漸漸清醒過來,我先滾下墳堆,四處移動,找到突出的物體枕在腦後將布蹭了下來,這是我剛才仰面朝天時想到的,又找到一小鐵片,將連接手腳的單股繩割斷。

這些事說起來容易,但如果你被四馬攢蹄的綁住做一下就知道了,我不得不休息一下,把麻木的腿伸直,一時動彈不得,過了一會,我能活動了,掙扎著站起來,本來想在腳手架上磨斷繩子,但看看架子不穩,而且天快亮了,只有先回去再說了,我認準方向,一步步挨著往回走,每一邁步都覺得渾身疼痛難忍,又怕碰到人,這時天已經濛濛亮了。

走到和我們小區隔著的牆邊,我心一涼,原來鐵門是鎖著的,裡頭傳達室的外頭燈大概有一百瓦,裡頭的燈倒黑著,看樣子又要開工了。

我在陰影裡躲了一會,心一橫,就走了過去,其中一個鐵條的空隙大些,可能是被上工地玩的小孩鑽的,只不知道我行不行,我先把一條腿伸過去,一個乳房也磨過去了,屁股坐到了鐵欄上一陣冰涼,鐵門開始晃來晃去,發出聲響,在這時顯得格外刺耳,可把我嚇壞了,還好屋裡沒動靜,我把頭費了半天勁才擠過去,另一半身子也過去了,但鐵門也發出了不小的聲響,只聽屋裡喊誰呀,接著燈亮了,我快速的小跑到最近的樓下靠牆蹲下,躲了起來,只聽有人喊誰呀,我這時再也控制不住,禁不住尿了出來。

這裡離我住的地方還隔著五座樓,我必須立刻趕回去,否則賣早點的一出攤就難辦了,我小心的繞過這幾樓,還好沒人。

終於到了,我輕輕用頭撞了撞門,但沒有響應,這時我聽到隔壁的王二哥要出門送貨了,正在捆紮貨物,我真急了,用頭用力的又撞了幾下,還沒響應。

王二已經打開門了,我急得都快哭出來了,這時突然有人從後面抱住了我,我一驚,扭頭一看是小麗,不僅責怪道你去哪兒了,她還沒等回答,貨運三輪的屁股已經出來了,現在開門也來不及了,我急中生智,往兩家中間的冬青樹下一蹲,用眼睛催小麗抓緊開門,小麗開開防盜門,王二已經出來了,和小麗邊搭訕邊整理貨物,小麗突然說:「咦!這門怎麼開不開呀!王二哥你來幫個忙好嗎?」只聽王二應道就來。

我本來就已經嚇得厲害了,一聽這話不禁下身一緊,陰精又洩了。

只不過經過一晚的折騰,量已經很少了。

只聽小麗一笑,道:「不用了,已經開了。」我這才明白是這小妮子故意嚇我。

等王二騎著車走了,我立即閃身進屋。

小麗也跟了進來,說你到哪去了,我到處找不到你。

說著給我解開繩子又給我倒好洗澡水,邊洗澡我邊把一晚的經歷告訴了她,只隱瞞了被拍照的事,只聽得她目瞪口呆。

最後問我,你到底覺得爽不爽呢,我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第二個星期我讓她去體驗一下,她總是不肯,但事情的發展使她最終也逃脫不掉裸行的命運。

這天我剛回來,正在換衣服,就聽到有人敲門,小麗去開門,一會拿了個信封和照片進來,我一看,她的臉色已明白了八九分。

問道:「誰送來的。」沒見人,我開門只見這些東西。

我拿過照片一看不禁臉氣得通紅,不光有在墳尖上的照片,還有一張是我正在鑽鐵門的照片,原來他們還暗中跟蹤我。

信裡寫著讓我今晚十二點準時到老地方見,還要我像上次一樣縛好,並蒙上眼睛,否則就公開照片。

小麗看我發呆,就問我打算怎麼辦。

我想了半天,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於是和小麗商量好,我去付約,小麗拿照像機打埋伏,這樣拿住對方的把柄就好辦了。

到了晚上我繞道去了工地,小麗騎車從另一邊去打埋伏,我到了工地,找到上次的墳頭,一狠心抖掉身上的大衣,又拿出黑布蒙上眼睛,不一會聽到有車駛近,我本能的低下身子,車上下來幾個人,其中一人道,手怎麼沒綁上,這麼不聽話。

接著過來把我的手背到後面捆了起來,其它幾人在我身上到處亂摳,都說,怎麼偷工減料了,香腸也都沒有了,聽得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心想等我拿到證據非把你們送進去,讓你們知道姑奶奶不是好惹的。

正在這時,只聽一人說,誰說小姑娘偷工減料了,她是買一送一,只聽一人叫道:「小萱!」是小麗的聲音,看樣子小麗也被他們控制了。

接下來小麗也受到了我上次的待遇,而我是二進宮了,心想這些人怎麼也沒有什麼新花樣呀!他們老大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說道:「小姑娘好像不滿足呀!」我們給她們來點新花樣吧。

他們把我們放到車廂裡,他們鑽進駕駛室,把車開了起來,為了不被人看到,我們只好爬在地上,一會到了一個地方,先給我們洗了個澡,又給我們脖子、手上,膝上、腳上都套了東西,並有繩子連著,使我們只能像狗一樣趴在地上,又在我們肛門上塞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後面就像狗尾一樣了。

完了後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地方,解開了我們的眼罩,我一看,原來是一個小山上,他們都帶了面罩,但身上什麼也沒穿,我們不准閉眼,一閉眼身上就挨幾鞭子,只聽他們老大吩咐先讓她們跑兩圈,一個人在我們陰部不知塗了些什麼東西,就牽著我們爬了起來,地上全是松葉,又有東西護著倒沒什麼。

這時天已經亮了,只不過這山較偏沒有人來,他們還拿出了攝像機,這時一人在我肩上披了塊皮子樣的東西,其間我看到小麗正在給一個人口交,兩個人手淫,攝像機把我們的醜態都拍下來了,我又為他們服務,最後還把我們綁在一塊,留給我們兩件剛能遮住臀部的外套,我們在石頭上磨開繩子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等我們往下走的時候附近晨練的人已經上來了。

我們遮遮掩掩的回到住處,一路上人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

我們不得不進行了戰略轉移,到另外城市去打工了,後來又回到了家鄉,結婚生子,但我的性生活再也沒達到過高潮。
哪位姐姐愿意把我领养走?
喜欢御姐类型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61

主題

1萬

帖子

7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8203

活躍會員論壇元老最佳新人勤勉勳章發帖王

發表於 2017-3-27 16:16: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89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9699
發表於 2018-3-2 10:54:2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