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账户
星点互联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學生校園] 白帝學院6

[複製鏈接]
protaichiea 發表於 2017-1-11 21:46: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白帝之天使墜落 第06章 旅行箱中的重逢  **************  從叁月份到現在,一直比較忙,實在是沒什麽時間寫故事,偶爾空閑下來的時候,用手機斷斷續續的寫個一兩百字,多半還是不同的文。
    到現在為止,新寫的幾篇文中最多的一篇也不過隻有五千多字,其他大多數都隻有兩叁千字,實在不好意思發出來,準備湊個五千字再說。  白帝5 孫婷婷的故事因為手機裏沒有稿子,沒有寫下去,等什麽時候在家空閑了補完吧。  ***************  床邊電話的鈴聲讓蓯蓉從淺睡中驚醒。  眼睛上套著的無線眼鏡壓迫著耳朵,讓蓯蓉產生了些許的不適。  但是屁眼傳來的巨大酸脹感瞬間壓倒了眼鏡帶來的不適。  蓯蓉緩緩睜開眼鏡。具有實時攝像接收功能的眼鏡上赫然是一副讓少女為之羞澀的影響。  眼鏡接收的影像是從自己的腿間向上拍攝的。  男人肥碩的陰囊上麵,一根粗大堅挺的雞巴擠開了蓯蓉嬌柔白嫩的臀瓣,連根插進少女本應用來拉屎的小巧屁眼裏。無線眼鏡中,清晰的甚至可以看清屁眼和雞巴之間掛著的幾乎幹涸的腸液。  肛門括約肌周圍的皺褶全都被粗大雞巴撐開了,紅中透亮,被雞巴插入的肉洞周圍一片光滑。顯然是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應該緊緊閉合的屁眼被雞巴強行撐開了整整一夜,已經紅腫起來了。  通過無線眼鏡用1080P 的高清畫麵看著自己被劉傑的雞巴操了一夜的屁眼,剛剛醒來就看到自己身上如此淫靡的畫麵,蓯蓉禁不住夾了夾屁眼。  眼鏡中,插著粗大雞巴的屁眼隨之翕合蠕動起來,仿佛肚子餓了的嬰兒吸吮奶頭般吸吮著劉傑的雞巴。  兩腿間嬌嫩的叁角地帶,因為趙晴空離開之後的一個月一直沒有剃陰毛,已經長出了細密柔軟的一層黑色茸毛。  和純潔處女密閉的陰部不同,蓯蓉在眼鏡中看到的景色是,兩片深色的陰唇在細密的陰毛中間左右張開,宣告著這兩片陰唇已經習慣了雞巴的插入。兩片陰唇中間,那個重巒疊嶂的小穴微微張開了一個小孔,陰道裏分泌的淫亂愛液溢滿了孔洞入口,看上去黏糊糊的,濕潤異常。  身上黏黏的,傳來腐爛臭魚般難聞的腥臭氣味。那是連續近一周的時間裏,劉傑幾個人射在她身上的精液和她高潮時的淫液以及被雞巴操出來的腸液混合後的味道。  整整一周,蓯蓉都沒有穿過衣服,每天蓯蓉都要被劉傑和龐黑、關風叁個人反複輪奸。每次上廁所,尿出來的尿裏都會混合著一半的淫液精液,更不用說拉屎了,根本就拉不出來糞便,屁眼裏都是精液。蓯蓉甚至覺得自己呼吸都帶著一股精液味道。  雖然理智上不甘心,但蓯蓉不得不承認,在藥物改造和長期奸淫雙管齊下的調教下,經過這一周密集的輪奸,自己的身體已經對精液的氣味產生了條件反射——隻要聞到精液的氣味,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發情,渴望著肉棒的插入。  這種一般隻會出現在過度賣淫的妓女身上,名為“精液依存症”或者叫“渴精症”的症狀出現在冰雪精靈般純淨的少女身上,讓人感到分外的可惜。  不止是這樣,更可怕的是,如果一段時間沒有被人體內射精的話,蓯蓉的身體就會渴求被淫玩被插入,那種空虛之後,陰道和屁眼被肉棒充滿的快感讓人如此的欲罷不能,就算蓯蓉明知道這是不應該的,還是忍不住一次次的沉醉其中。  就在昨天,劉傑把蓯蓉四馬攢蹄的捆住,整整一天沒有碰她。耳邊聽著孫婷婷被輪奸的叫床聲,被渾身精液氣味刺激到猶如發情母狗般的蓯蓉第一次在沒有服用春藥,神智清醒的狀態下,哀求劉傑用大雞巴操她。  當劉傑的雞巴插進蓯蓉陰道的那一刻,校花少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那一刻,蓯蓉知道,自己再也擺脫不掉劉傑的控製了,在劉傑麵前,她隻是一條肉體渴望著被蹂躪被奸淫的母狗。  蓯蓉壓下心底帶著淫蕩氣味的悲傷,摸索著拿起手機。  “嘿嘿,小蓉,想我了沒?”  電話中傳來爽朗的男聲。  “阿空?”  蓯蓉的手一哆嗦,差點把手機扔掉。  “小蓉,在幹嘛呢?不會還在睡覺吧?”  趙晴空調笑道。  “……沒有啊,我起床了……”  蓯蓉有些不知道該怎麽回答。難道告訴自己的男朋友,現在你女朋友正光著屁股,屁眼裏插著你死黨劉傑的大雞巴,在床上回憶昨天挨操的經曆嗎?  同樣被電話鈴聲吵醒的劉傑摟著蓯蓉赤裸的身體,側耳聆聽著電話裏趙晴空和蓯蓉的對話。  “切,小懶蟲,聽你說的這麽遲疑,就知道你還在賴床!”  電話那一端的趙晴空故作鄙視的調笑道。  劉傑聽著趙晴空和蓯蓉的調笑,懶洋洋的在蓯蓉赤裸的身體上撫摸著,伸手握住蓯蓉柔嫩的乳房,肆意揉捏起來。感受到手心傳來的蓯蓉乳房的滑膩柔嫩,劉傑還塞在蓯蓉屁眼裏的雞巴重新膨脹勃起。  “阿空不許瞎猜,我已經起床了就是起床了……啊……”  蓯蓉忍住乳房被揉捏的快感,強自鎮定的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和男友撒嬌,隻是被操了一晚上,紅腫酸痛的屁眼又一次被劉傑勃起的雞巴撐大,強烈的酸脹感讓校花少女無法忍受的叫出聲來。  赤裸的粉背雪臀傳來的男人肌膚的觸感提醒著蓯蓉,在和男朋友打電話的時候,自己正光著屁股在另一個男人的懷裏。在自己和男友撒嬌的時候,自己的屁眼裏還插著另一個男人粗大的雞巴。  “小蓉,日本的人智研討會昨天已經結束了,我編寫的‘小男孩’把那些磚家都給鎮住了!不過這次研討會上的厲害家夥也不少呢,法國的查克還有日本的小田方在人智方麵的造詣都是拔尖的。我和查克、方聯手,把‘小男孩’的自我學習能力提高了不少,嘿嘿,等我回學校,讓你看看‘小男孩’的學習能力,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  趙晴空對著電話興奮的和女朋友訴說著這次日本之行的成果。興高采烈的趙晴空絲毫沒有發現,電話另一端蓯蓉不正常的喘息聲。  蓯蓉拿著電話,一邊強忍住挨操的喘息,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和男友交談,一邊馴服的放鬆屁眼,好方便劉傑的雞巴在自己屁眼裏抽插。  看到校花少女即使在和男友通電話的時候,仍舊在習慣性的蠕動屁眼吸吮撐開了自己屁眼的雞巴,劉傑不禁露出充滿成就感的得意笑容。  “阿空,人智研討會結束了,你什麽時候回來啊?”  蓯蓉努力保持語氣的平穩,同時輕輕扭動屁股,讓屁眼裏那根不屬於男友的粗大雞巴在腸道裏抽插撞擊著G 點。  “我現在已經在日本機場準備起飛了……嘿嘿,小蓉,來接我吧……給你在日本買了一個超萌的卡通抱枕哦!”  趙晴空笑嘻嘻的對蓯蓉說道。  劉傑聽到趙晴空的話,湊到蓯蓉耳邊小聲命令了幾句。  蓯蓉放鬆屁眼,讓劉傑的雞巴從自己屁眼裏拔出來,然後用手握住劉傑的雞巴,在胯間的淫液中擦了兩下,對準陰道放了進去。  “阿空,你不早點說你今天回來。我和婷婷在外麵玩,今天趕不回去了,怎麽辦?哼,就是你的錯,不理你了!”  按照劉傑的命令,蓯蓉說自己在外麵玩,拒絕了趙晴空希望她去接機的願望。  在蓯蓉無線眼鏡的屏幕上,男友“死黨好友”劉傑粗大灼熱的雞巴緩緩從自己的屁眼裏拔了出來,還掛著粘稠腸液的肉棒調整了一下角度,傘菇狀的火紅龜頭在自己纖細玉指的牽引下,一點點頂開自己充血腫脹的陰唇,慢慢插進自己的陰道中,龜頭肉棱刮著自己的陰道內壁,產生出難以言喻的快感,而自己的陰唇卻仿佛不受自己的控製,主動吸吮蠕動著,追求更大的摩擦快樂。  “啊……”  劉傑的雞巴緩緩插入到蓯蓉的陰道深處,又猛的抽出來,強烈的刺激讓蓯蓉無法忍耐的呻吟出來。  “小蓉,怎麽了?”  “沒……沒什麽……腳不小心踢到石頭了……”  蓯蓉拿著電話勉強保持住語氣平穩,應付道。  說話時,校花少女的屁眼在劉傑雞巴拔出去之後,仍舊咧開著,形成一個一元硬幣大小的肉穴,隱約可見屁眼內壁的嫩肉淫賤的顫抖蠕動,等候插進來的大雞巴。  和深愛的男友通電話的同時,自己光著屁股用手抓著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塞進陰道;自己不得不裝出平常的語氣應付男友的同時,自己的陰唇卻主動裹住另一個男人的大雞巴……  口中用毫無異樣的聲音和趙晴空撒嬌的少女眼角滑落下一串串晶瑩的水珠,而胯間夾著劉傑大雞巴的陰唇也同樣溢出了晶瑩的液體。  ************************  蓯蓉掛掉電話不久,劉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阿空?你小子不是在日本找蒼老師玩的樂不思蜀了嗎?怎麽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  劉傑打開免提,一邊毫不掩飾的挺動屁股,粗大的雞巴在蓯蓉肉穴中猛烈的抽插著,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呸呸,阿傑,你才找蒼老師玩了呢,我是幹正事好不好……喂,你在幹嘛呢?”  趙晴空顯然聽到了電話這端肉體碰撞的啪啪聲,囧囧的問道。  “嘿嘿,阿空,你覺得這個聲音能在幹嘛?”  劉傑把蓯蓉的一條腿扳起到肩頭,龜頭抽出到蓯蓉的陰道入口,再重重的連根插入,每一次插入,肉棒和蓯蓉的淫穴之間的縫隙都會濺出一股淫靡的白色泡沫,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我暈啊,阿傑,你不會正在那啥吧!又是那個女孩被你糟蹋了……”  趙晴空隻以為劉傑正在和女人做愛,卻完全沒想到,在好友胯下,被大雞巴“啪啪啪”插個不停的女人,正是幾分鍾前告訴自己“不小心踢到石頭”的女朋友。  “哼哼……我和你家蓯蓉在一起呢!”  趙晴空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劉傑正在和女人做愛,他說和蓯蓉在一起豈不是說自己的女朋友正在和這廝上床?  趙晴空顯然不會把劉傑的話當真,隻以為自己的死黨是在開玩笑嘴上占便宜。  畢竟平時在寢室,劉傑就經常拿蓯蓉開一些色色的玩笑,開始趙晴空很生氣,後來次數多了,趙晴空也就習慣了,有時候還會配合著調笑幾句。  “和小蓉在一起?哼哼,阿傑,我家小蓉表現如何啊?”  “唔……小穴夾得很緊……”  “去死!阿傑,少在那裏意淫我家小蓉,小心我和你急眼啊!”  趙晴空笑著罵了一句。  一向心懷坦蕩的趙晴空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死黨真的正在操自己的女朋友,而在他心目中玉潔冰清完美無瑕的女朋友這會兒被操的屁眼都還沒合攏。  “阿傑,不打擾你辦事了,我今天回國,馬上就上飛機了,記得過來接機啊!航班******”  趙晴空匆匆說了一句就想掛電話。  劉傑怎麽會這麽簡單放過趙晴空,他用手指撚動著蓯蓉的乳頭,故意道:“你丫的回國找我接機幹嘛啊,我又不是基佬,找你家蓯蓉去!”  “唉,小蓉說她和婷婷在外地旅遊,回不來,不然你以為我會找你啊!”  趙晴空笑道。  劉傑的大雞巴每連根插入蓯蓉的陰道一次,就挺腰讓肉棒在蓯蓉的陰道裏旋一圈,強烈的摩擦讓蓯蓉情不自禁的收縮陰道,夾緊了劉傑的雞巴。  蓯蓉用手緊緊捂住小嘴,生怕自己控製不住叫出聲來,被男友聽到。  “我就說嘛,你小子怎麽會找我接機呢,感情是你家蓯蓉不要你了啊,嘿嘿,說不定你家蓯蓉這會正在床上被某個帥哥……嘿嘿嘿……”  劉傑說到蓯蓉的時候,故意把電話湊到蓯蓉嘴邊,讓蓯蓉挨操時難以自抑的嬌喘聲傳到趙晴空耳中。  “切,我家小蓉才不可能呢!”  趙晴空信心十足道——他哪裏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正是電話對麵在劉傑胯下呻吟的那個女孩?  ************************  掛掉電話,劉傑從床下拉出不久前讓關風送來的一米多高的旅行箱,對蓯蓉比了一個請看的手勢,笑道:“這個箱子是我專門為了你和趙晴空的重逢從日本托人定做的,價值不菲哦!嘿嘿,蓯蓉,你貼近箱子看一下。”  蓯蓉抹了抹腿間溢出的淫水精液,將臉貼近箱子。直到蓯蓉的眼睛和箱子距離隻有不到十公分的時候,少女的眼前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  白色的箱子變成了透明,箱子裏的景色一覽無餘,靠拉杆的那半邊呈現出一個女生上半身形狀的凹槽,靠近屁股的部位,固定著一粗一細兩根透明度極高的水晶陽具,顯然,這個箱子又是劉傑新的淫虐玩具。  “這個箱子正麵是用特殊的魔術玻璃製作的,從外側看,離遠了隻是不透明的白色,但是一旦貼近到十公分以內,魔術玻璃獨有的光透射就使原本不透明的白色玻璃會變得透明。當然,最重要的是,從內側看,視線完全不會受到遮掩,是完全透明的。”  劉傑說著,拉開了旅行箱。  從箱子內側看,魔術玻璃的那半邊就仿佛是普通的透明玻璃,視線完全不受阻礙。  “嘿嘿,蓯婊子,想不想去接你男朋友啊!”  劉傑看著蓯蓉,臉上露出淫虐的微笑。  *******************  趙晴空回國飛機到站前,衣著整齊的劉傑好像要外出似的拖著一個大號旅行箱走出了宿舍,打車前往機場。  沒人知道,看似普通的旅行箱內別有乾坤。  在旅行箱裏,一絲不掛的蓯蓉雙腳被壓到腦袋後麵,用腳鐐鎖住,腳鐐之間,一根大約叁十公分長的橡膠棍強迫的將蓯蓉的雙腳微微分開,少女校花的雙手從雙腿外側繞到背後,被手銬鎖緊,手銬正中的“T ”型鎖鏈和腳鐐連在一起。在這個姿勢下,蓯蓉的手銬腳鐐相互牽扯,根本動彈不得。  兩根充滿彈性的仿真陽具一前一後的將少女的陰道和屁眼撐開著,假雞巴被軸承和旅行箱輪子連接在一起,插在蓯蓉陰道中的假雞巴深深插入到少女的子宮口,而屁眼裏的假雞巴則大半露在外麵,隻有碩大的龜頭卡在蓯蓉的屁眼口處。  隨著旅行箱輪子的轉動,蓯蓉陰道裏的假雞巴緩緩抽出,龜頭卡在蓯蓉的陰道入口,屁眼裏的假雞巴則一點點插入到少女的直腸深處,如此周而複始,隻要拉著旅行箱,輪子在轉動,蓯蓉下體的兩個肉穴就不能得到絲毫休息。  陽具馬眼和箱子底部一側的水囊相連,兼具消腫、催淫作用的潤滑劑隨著假雞巴的抽插,不斷從馬眼溢出,以保證蓯蓉的陰道和屁眼有足夠的潤滑,並且強迫蓯蓉處於發情狀態。  身上幹涸的精液氣味依舊刺鼻難聞,但是對於聞到精液的氣味,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發情的蓯蓉而言,刺鼻的精液氣味等於強烈的春藥,配合著假雞巴裏的潤滑淫油,難以抑製的騷癢令蓯蓉不由自主的握緊被捆在身後的小拳頭,濡濕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夾緊假雞巴,希望陰道內壁被假雞巴摩擦的更強烈一些。  在旅行箱內靠近蓯蓉頭部的位置,安置著一塊3。5 寸屏的小巧顯示器,顯示器上的景色,正是蓯蓉被假雞巴撐大的兩個肉穴。  蓯蓉在旅行箱內向外看,旅行箱是完全透明的,就好像是少女光著屁股直接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  這是何等的淫靡景色?  蓯蓉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旅行箱旁邊旅客襪子上的皺褶——以及3。5 寸顯示器上自己被假雞巴撐大的屁眼,旅行箱外人群湧湧,旅行箱內自己光著屁股被假雞巴撐大了陰道和屁眼,而兩者之間甚至看不到一絲的遮掩。  來自世界各地的旅者衣冠楚楚的走著,在他們的身邊,一個光著屁股的女孩淫賤的被假雞巴抽插著,來往的旅人們甚至連稍微的矚目都沒有,就好像是一絲不掛光著屁股的女孩和路邊的小貓小狗一樣。  劇烈的反差讓蓯蓉墮落的快感愈發強烈起來,雖然理智上並不願意,但身體卻本能的追求起更多的快樂。  ****************  劉傑拉著旅行箱,向進機場。從外表看,一個英俊的男子拉著一個大號旅行箱出現在機場,似乎正要出遠門,看上去沒有絲毫異樣,可是誰能猜到,在那個大號旅行箱裏,白帝最漂亮的校花少女光著屁股被裝在箱子裏,淫賤的用陰道和屁眼夾緊了假雞巴在發情?  奉天的機場是國際化的大機場,航站樓內熙來攘往的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拉著大號旅行箱的劉傑一點都不顯眼,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在旅行箱的拉杆上,小巧的鎖鏈連接的扁平的攝影機從旅行箱正麵垂落,乍看上去好像是旅行箱上的小飾品。  劉傑手裏拿著的手機,正接收著無線攝影機的信號。  在劉傑手機裏呈現的鏡頭,是如此的淫亂不堪:一個光溜溜一絲不掛的女孩子雙腳高抬到腦後,用一根金屬棍撐開,雙手從兩腿外側繞到身後,看上去就好像在用手壓著抬起的雙腿,以這個將胯間小穴和屁眼盡數暴露出來,一粗一細兩根假雞巴分別插進女孩的陰道和屁眼,把女孩下身兩個肉穴大大撐開,不停抽插著,而鏡頭中,女孩的身邊清楚的有提著行李的旅客匆匆走過,顯然女孩是在一個人很多的公共場所光著屁股被假雞巴操。  在女孩的胯間,烏黑柔軟的陰毛被淫水浸得變成了一縷一縷,不時有亮晶晶的液體從女孩的陰唇和假雞巴之間的縫隙裏噴灑而出,顯示著女孩是如何的沉醉於公共場所的淫戲……  如果不知道實際情況,光是看劉傑拍攝的錄像的話,一定會以為蓯蓉天性淫賤,不要臉的在機場這種人群聚集的地方光著屁股表演女孩子小穴和屁眼被撐大的淫戲。  ******************  遠遠的,趙晴空拉著旅行箱出現在出站口,劉傑假裝才發現趙晴空的樣子,一臉驚喜的拖動裝著蓯蓉的旅行箱跑了過去。  白帝之天使墜落 第06章 旅行箱中的重逢(中)  *****************  手機碼字很不方便,有時候一次隻寫個幾十一百字,斷斷續續的,而且還是幾個故事輪流寫,所以最近一部分故事情節有些淩亂,諸位見諒。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過幾天極品家丁的同人還能再發一章,那個也寫了大約三四千字了,湊到五千字就發。  *****************  “嗨,阿空,你丫的還舍得回來啊!”  劉傑瀟灑的一鬆手,裝著趙晴空光腚的女朋友的的旅行箱隨著慣性向趙晴空滑去。  旅行箱輪子的旋轉著,帶動著兩根假雞巴不停抽插,在箱子裏的蓯蓉眼中,自己正一絲不掛的裸露著自己的身體,小穴和屁眼被兩根假雞巴撐大著滑向男友。  雖然明知道男友實際上看不到自己,可蓯蓉還是有一種在男友麵前呈現淫亂姿態的墮落負罪感。  “咦?阿傑,你過來接機還提個大箱子幹嘛?”  趙晴空按住劉傑滑過來旅行箱,不禁一愣。  “誰說我是來接機的?本少也是剛下飛機好不好?”  劉傑笑著說道。“去**市會了一個網友,很騷的妞哦!和你家蓯蓉一樣漂亮!”  “切,你就吹吧,我才不信,和你打電話的時候還讓你操的隨便女孩能有我家小蓉漂亮呢!”  趙晴空把手裏的斜杆型旅行箱扔給劉傑,自己拉著劉傑推過來的立杆型旅行箱,笑道:“還是你這種旅行箱拉著舒服,不像是斜杆型的總是磕到腳後跟!”  和劉傑說笑的趙晴空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心目中純潔無暇的女朋友在一個小時前還光著屁股被他的死黨劉傑操得欲死欲仙,而現在則在他手裏的旅行箱裏,赤裸著身體,以小屄和屁眼被撐大的姿勢看著自己的男朋友。  劉傑假裝要搶回旅行箱,趙晴空笑著把旅行箱轉了一個大圈停到身後,把肩上包著塑料袋的卡通抱枕露出來道:“阿傑,你看我還背著這麼重的負擔呢,旅行箱找個輕快點的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吧!”  隨著趙晴空把旅行箱旋了一個大圈,連接著旅行箱輪子的兩根假雞巴也隨之在蓯蓉的陰道和屁眼裏快速抽動起來。  因為從裏向外看,箱子透明的原因,蓯蓉的感覺就像是自己真的光著屁股,以下體兩個肉穴被撐大的淫蕩姿態出現在男友麵前。極度的羞恥心反而強化了肉體的快感,驟然的抽插讓蓯蓉夾緊了下體中不停抽插的假雞巴,叫了出來。  這一刻,蓯蓉無比的感激這個旅行箱是隔音的。  “這個旅行箱是我從日本特別訂做的,不但箱身單向透明,而且整個箱子一共十二處電力驅動的消音換氣口,保證四十八小時絕對供氧的同時,也保證了箱子的隔音效果,絕對的密閉隔音,就算你在箱子裏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  回憶著劉傑把她塞進箱子時說的話,蓯蓉凝視著近在咫尺的男友,拼命的旋動著赤裸的雪臀,讓下體的兩根假雞巴抽插快感更加強烈。  “阿空……你的小蓉兒其實就在你身邊啊……在你腳下,光著屁股,被兩根假雞巴操到高潮……阿空……看看你的小蓉兒淫亂的樣子吧……”  密閉隔音的箱子讓蓯蓉拋開了理智和感情,在這一刻屈從於肉欲,校花少女扭動著屁股,淫亂的喊出了性幻想中的畫麵。  盡管少女不願承認,長期的奸淫調教中,劉傑總是刻意的在蓯蓉被調教的最恥辱的時候提到趙晴空,已經讓少女形成了一個讓她羞恥不已的特殊性癖:在被奸淫的時候,提到深愛的男朋友,會讓蓯蓉的肉體格外敏感,容易達到高潮。  此時此地,趙晴空心目中純潔無暇的校花少女光著屁股被裝在箱子裏,不到半米的距離外,她的男友正親手拉著旅行箱,一無所知的轉動旅行箱的輪子,驅使著和輪子相連的假雞巴加速在自己的女朋友肉穴和屁眼裏抽插……  淫靡的氣氛讓蓯蓉心底淒然無奈的同時,不自覺的追求起肉體的快樂來。  **************  趙晴空拉著劉傑滑給他的四輪旅行箱,一邊向機場外走,一邊掏出電話,給一個暑假不見的女友打電話。  蓯蓉看著透明箱子外男友的身影,同時看著箱子上3.5 寸屏中顯示的,自己被假雞巴撐開的肉穴和屁眼,正扭動屁股讓假雞巴抽插的更徹底一些,可耳朵上藍牙耳機中響起的電話鈴聲讓沉溺於肉欲中的校花少女驚慌失措。  劉傑感受著褲兜裏,屬於蓯蓉的手機的震動,臉上露出一閃而逝的邪淫笑容,暗暗的接通了電話。  “小蓉,你現在在哪兒玩呢?我下飛機了,正準備和阿傑一起回學校。”  一邊給女朋友打電話,趙晴空一邊無聊的來回推著著手裏的箱子。他卻不知道,他無聊之舉給自己的女朋友造成了多大的困擾。  旅行箱輪子的轉動連帶的使蓯蓉肉穴和屁眼裏的假雞巴快速抽插著,給身不由己的校花少女帶來巨大的快感,可是耳邊卻傳來男朋友的問候聲。  “阿空,你回來了啊,我和婷婷正在外麵玩呢,明天上午回學校。”  每一個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員,這話一點沒錯。至少蓯蓉在蠕動肉穴和屁眼,不自禁的追求快感的同時,用平常說話的語氣和男友通電話,完全沒有讓男友發現絲毫異樣。  盡管始終保持著平靜和趙晴空說話,可蓯蓉的眼睛卻一刻沒有離開男友的身影。  “阿空……你的小蓉兒不是在和婷婷出去玩,而是就在你身邊啊……隻要你靠近箱子,就能看見你的女朋友光著屁股被綁在箱子裏,讓假雞巴操小屄和屁眼的淫賤樣子……”  心中無法說出口的淫亂念頭驅使下,蓯蓉赤裸裸的白嫩屁股主動的前後挺動,追求著更大的快感。  “阿空,我們在這裏等一會,龐黑開車來接我們。”  劉傑掃了打電話的趙晴空一眼,靠近旅行箱的手不著痕跡的撥弄了一下仿佛吊墜般的袖珍攝影機。  經過劉傑的調整,攝影機的鏡頭剛好將蓯蓉赤裸的身體攝入鏡頭,而背景則是拿著電話,滿麵甜蜜神色的趙晴空。  趙晴空揮手示意劉傑他聽見了,拿著電話靠在旅行箱邊繼續和女友煲電話粥。  一直到龐黑開車過來,趙晴空這才戀戀不舍的掛掉電話,把旅行箱塞進後備箱坐進車裏。  “阿傑,你的箱子好沉……裝的什麼啊……”  隨口問了一句的趙晴空怎麼知道,他剛剛親手把和自己打電話的光屁股女朋友塞進了後備箱裏。  ****************  隨著車子後備箱蓋的合攏,蓯蓉眼前一片黑暗。  裝著裸體的自己的箱子被男友塞進後備箱,隻要男友稍微低一點頭,就能看見自己赤裸淫亂的身體。  光著屁股被裝進旅行箱,被男友搬東西似的塞進車子後備箱,蓯蓉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沒有身為“人”的權利,用來發泄性欲的人偶娃娃,可是在那種不被當成人的深重恥辱感中,蓯蓉竟然感到一種誖亂的滿足。  ***************  回到學校寢室,一身臭汗的趙晴空迫不及待的把旅行箱往床邊一扔,就鑽進了衛生間洗澡。  趁著趙晴空去洗澡的時候,劉傑不急不慢的打開了旅行箱。  單向透明的旅行箱內,一絲不掛,光著屁股的蓯蓉胯間已經滿是淫水了。被劉傑以雙腳抬到腦後的姿勢綁在箱子裏整整兩個小時,即使蓯蓉因為長期練習跆拳道,以至於身體柔韌遠高於普通女孩,身體還是酸痛不已。  隨著箱子打開,一股濃厚的精液混合著女孩高潮淫水、少女汗水的特殊氣味彌漫在寢室中。  蓯蓉困難的把腳放下,這個動作不可避免的令她陰道、屁眼裏的假雞巴插得更深了一些。  校花少女在劉傑的麵前赤裸著身體,叉開雙腿,任憑女孩子最令人羞恥的陰戶和屁眼被假雞巴撐大,而一門之隔的衛生間裏,她的男朋友正在洗澡。  極度的羞恥感讓蓯蓉難以自抑的翕合著陰唇,緊緊夾住深插在她體內的假雞巴,從陰道深處噴出一股淫水。  艱難的撐起身,把肉穴和屁眼裏的假雞巴一點點抽出來,蓯蓉光著屁股在男友的寢室裏,在男友死黨的麵前直起身來。習慣了假雞巴抽插的肉穴和屁眼沒辦法合攏,從咧開的肉穴內,滴滴的精液淫液滴落下來,大大張開的屁眼裏,精液、腸液以及一點點糞水混合的淡黃色粘液從少女的屁眼口滑落……  趁著男友在洗澡的時候,赤裸著身子站在和男友一門之隔的寢室裏,光著屁股站在另一個男人麵前,渾身散發著刺鼻的精液氣味,連小穴和屁眼都咧開著……  呈現在劉傑麵前的校花少女,就是這樣一副淫賤的婊子形象。  淫靡而下賤的姿態讓蓯蓉感到自尊心再次被劉傑扯得四分五裂。  “著名網絡歌手蓯蓉……白帝學園的第一校花蓯蓉……阿空的……女朋友蓯蓉……其實你隻是個淫賤的性奴隸,一個天天讓男朋友之外的男人操到叫床,卻到現在也沒有和男朋友做過愛的變態女孩……”  淫靡的氣氛令蓯蓉的心底產生出這樣自甘墮落的想法。  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校花少女馴服的任憑自己嬌嫩的裸體暴露在這個表麵上是自己男友的死黨,實際上卻是自己這個性奴隸的主人的男人麵前。  “阿空,別告訴我你去一趟日本,就給你的女朋友買了一個卡通抱枕啊,這麼不懂得討好女孩子,小心蓯蓉投入別的男人懷抱哦!哼哼,說不定現在你家蓯蓉就在某個男人的胯下呻吟呢!”  劉傑大聲的和正在洗澡的趙晴空說笑著,同時指了指褲襠,示意蓯蓉跪下舔他的雞巴。  做了一年多的舍友,趙晴空早就習慣了劉傑的葷笑話。他呸笑道:“一邊去…你以為我家小蓉是那種蕩婦淫娃啊?阿傑,我家小蓉可是那種很純潔的女孩子呢,你應該聽過她的歌吧?豆蔻,還有森林妖精那幾首歌……從歌裏就能聽出來,小蓉是什麼性格,別提在某個男人的胯下呻吟這種不可能的事情了,小蓉現在恐怕還是處女呢……”  在男友對自己的誇獎聲中,“玉潔冰清的、還是處女”的校花少女光著屁股,跪在男友“死黨”的胯下,熟練的托起男人胯間那根粗大的雞巴,緩緩張嘴把雞巴的龜頭含進嘴中。  男人火熱的雞巴在蓯蓉嘴裏跳動著,蓯蓉熟練的用舌頭舔弄著嘴裏帶著尿騷味和精液氣味的雞巴,舌尖靈巧的在龜頭肉棱周圍旋轉著,不時的用舌尖摩擦一下龜頭的馬眼,動作嫻熟,看起來舔雞巴的技術比那些賣淫的妓女還熟練。  對於蓯蓉而言,劉傑的雞巴是她熟悉無比的東西。這根長在男人胯下的粗黑肉棒,蓯蓉曾經無數次把它含進嘴裏。  上大學之後,和趙晴空成為情侶,蓯蓉也曾經和男友接過吻。但令蓯蓉感到悲哀的是,她的小嘴吃另一個男人大雞巴的時間,遠比和男友接吻的時間多。  作為蓯蓉的男朋友,趙晴空顯得很純情,偶爾偷吻一下蓯蓉的嘴唇,就能偷著樂好半天。可是這雙讓趙晴空迷戀的櫻唇卻已經習慣了把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含進嘴裏。  對男友一往情深的蓯蓉其心底的煎熬可想而知。  趙晴空“偶爾才能吻到”的蓯蓉的小嘴被劉傑粗大的雞巴撐得渾圓,少女白嫩的腮幫子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劉傑龜頭的肉棱形狀。  含著劉傑的雞巴,蓯蓉熟練的用纖手托起劉傑肥大的陰囊,輕輕揉捏著,為嘴裏的雞巴增添一份刺激,而她的男朋友,卻在一門之隔的衛生間裏和她嘴裏雞巴的主人訴說她的純潔無暇……  然而,在“背叛男友讓另一個男人操”這種內心備受譴責的心理狀態下,早已經習慣了被玩弄的肉體反而感覺越發靈敏。  聽著衛生間正在洗澡的男友說話的聲音,蓯蓉嘴裏含著劉傑的雞巴,小手不受控製的向胯間伸去。  潔白如玉的手指熟練的摩擦黏掛著淫水和精液的肉唇,不時的撥弄穿了陰蒂環而被迫挺立的陰蒂,欲死欲仙的快感令少女叼著劉傑雞巴的小嘴吸吮的更快了。  蓯蓉那趙晴空無論多少次都吻不夠的小香舌熟練的舔弄著嘴裏粗黑的雞巴,在劉傑的雞巴上留下水光淋漓的淫靡口水。  ****************  衛生間裏的淋浴聲已經停了下來,顯然趙晴空已經洗完澡準備出來了。  劉傑把雞巴從蓯蓉的小嘴裏抽出來,把蓯蓉推到門後,然後打開了寢室大門。  男生宿舍的寢室門是向裏開的,門軸到衛生間一側的牆之間有三四十公分的牆壁,大門完全打開時,門和衛生間的牆形成一個三角形夾角,剛好容下蓯蓉的身體。  在門軸一側的縫隙中,蓯蓉甚至可以看到走廊裏的男生說笑著走來走去。  如果有哪個男生把視線投向門縫,不難發現劉傑和趙晴空的寢室大門後麵,躲著一個光溜溜的白嫩裸體。  ***************  趙晴空擦幹身體,穿著一條內褲拉開門走了出來。  看到寢室大門四敞大開,趙晴空翻了一個白眼笑道:“我說阿傑,我又不是暴露狂,沒必要在我洗澡的時候開門“迎客‘吧……”  說著,趙晴空伸手就要關門。  看到趙晴空要關門,蓯蓉嚇得連呼吸都暫停了,她無法想象,趙晴空關上門,卻發現自己口中玉潔冰清的女朋友嘴裏殘留著另一個男人雞巴的騷味,赤身裸體光著屁股躲在門後,那將會是什麼樣子。  不,就算不關門,隻要趙晴空稍微偏頭從門縫中看一眼,絕對能看到門後蓯蓉赤裸的身體。  蓯蓉已經習慣了在劉傑麵前光著屁股,把自己的陰道和屁眼暴露在劉傑麵前,可是同樣的赤裸身體,蓯蓉一想到會被男友看到,就情不自禁的羞澀起來。  看著伸手想要關門的趙晴空,蓯蓉下意識的一手捂胸,一手掩住下體。  捂住乳房的手臂上,傳來冰冷的觸感,那是穿在蓯蓉乳頭上的乳環。捂住下體陰戶的手心中,陰毛柔軟的觸感裏混合了濕漉漉的感覺,那是不久前被假雞巴撐開的陰戶興奮的證據。  乳環,還有掛著淫水的陰毛,嘴裏雞巴的騷味,蓯蓉身上的一切都在訴說著少女的淫亂。  蓯蓉可以想象,如果男友看到自己光著腚的淫亂樣子,那麼兩個人之間的愛情就可以劃上句號了。這是深愛著趙晴空的少女所無法接受的事情。  **************  萬幸的是,趙晴空並沒有把眼光集中在門後,他的注意力被龐黑拉過去了。  “阿空,我們攝影社打算辦一個內部網站,可是攝影社裏根本沒人會做網站,所以,拜托啦,阿空。全社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龐黑裝作興奮的跑了過來,摟著趙晴空往電腦旁邊走去。  “我暈,胖子,急什麼啊……”  趙晴空隨手按下電腦電源,等著進入係統。  看到電腦,因為趙晴空沒有關門鬆了一口氣的蓯蓉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暑假期間,劉傑一直在用趙晴空的電腦播放蓯蓉被強奸調教的錄像,以此加深蓯蓉的羞恥感,直到趙晴空回來之前,趙晴空的電腦桌麵還是蓯蓉光著屁股在宿舍樓樓下抬起一條腿往電線杆上撒尿的“母狗”桌麵。  不僅如此,趙晴空電腦的桌麵上還放著幾個蓯蓉被調教,在不同男人雞巴上呻吟的錄像文件。  趙晴空已經在開機了。如果進入係統,看到自己電腦的桌麵竟然是自己女朋友光著腚被人牽著像母狗一樣在電線杆上撒尿的照片,趙晴空絕對會很“驚喜”的。  劉傑的身體一顫,顯然也想起了這個致命的問題。他隱蔽的給龐黑打了一個眼神,然後拉著趙晴空走到陽台,假意和趙晴空商量網站的設計要求。  趙晴空剛被劉傑拉到陽台的那一刻,他的電腦進入了桌麵。  在趙晴空的電腦桌麵上,作為牆紙,他心目中純潔無暇的女友脖子上拴著狗圈,光著屁股翹起一條腿撒尿的照片顯得那樣的淫亂不堪。  龐黑倒抽一口冷氣,手忙腳亂的衝過去換了一張桌麵壁紙,卻忽略了桌麵上的avi 格式的文件。  “阿傑已經把大致的要求和我說了,小cose啦!我找幾個現成的模板,修改一下就成。對了,胖子,你們攝影社規模也不大,犯得著建這麼大的網站嗎?阿傑把他父親公司的一組刀片機騰出來做服務器,給你們攝影社做網站,就算是公司閑置沒有使用的刀片機,也未免太奢侈了……”  和劉傑談論完畢的趙晴空一邊走向電腦,一邊對龐黑說道。  對自己電腦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趙晴空一坐到電腦前,就敏感的發現桌麵多了幾個AVI 文件。  “嗯?這是什麼?”  鼠標移向一個AVI 文件,輕輕點了兩下,播放器中彈出了高清的影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评论4

p3phappy 發表於 2017-1-12 00:00:3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點評

謝謝您的支持回覆。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7-1-12 18:52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sobranie777 發表於 2017-1-12 02:36:2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張小楷 發表於 2017-1-12 14:2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protaichiea 發表於 2017-1-12 18:52:28 | 顯示全部樓層
p3phappy 發表於 2017-1-12 00:00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謝謝您的支持回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 最佳新人

    註冊賬號後積極發帖的會員
  • 活躍會員

    經常參與各類話題的討論,發帖內容較有主見

關注9

粉絲61

帖子43

發佈主題
最新發佈
推薦閱讀
一周熱帖排行最近7x24小時熱帖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关注我们
星点互联关注时代变迁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