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人妻系列] 團地妻.惠美子

[複製鏈接]
蔡茹 發表於 2018-2-27 20:31: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社長,今天下午我可以先走嗎?」

  「齋藤小姐有什麼急事嗎?」

  「嗯,身體覺得好像有點發燒……」

  「真可惜呀,妳今年還是全勤呢……」

  「社長,抱歉了……」

  「沒關係……身體不舒服是大事……」

  齋藤惠美子是五年前來到這家電鍍工廠上班的。

  五年來她每天從工業區附近的國民住宅來工廠上班,一次也沒有請假過。負
責金屬拋光作業的她每天都要接觸大量溶劑,長期接觸有毒化學物質傷害了她的
身體,而今天已經難受到連上班坐著都有困難了。

  路上惠美子到附近商店街藥房買了點感冒藥,就急急忙忙回家裏前進。她家
是連續十棟並排國民住宅社區入口處第一棟的一樓,惠美子打開門鎖,狹窄的玄
關中丈夫的皮靴旁排著一雙陌生的女鞋。

  「啊……啊……啊……咿……咿……咿……」

  「嗯……嗯……嗯……」

  惠美子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上個月惠美子的先生被公司解雇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門說要去找工作。老
公說了中午之後就會回來,但是現在從自己家中,明顯地傳出了男女交歡嗚咽的
叫床聲。

  惠美子小心地關上門,不發出一點聲音,惦著腳小心地往傳出女人喘息聲的
房間走去。

  「啊……好舒服……太爽了……親愛的……」

  「啊啊……再進去一點……快……好大……」

  經過廚房就是四個半塌塌米大的和室,惠美子小心翼翼地拉開紙門。打理得
非常整齊的和室中,長髮全裸女人的背影跳入她的眼簾。

  女人坐在盤著雙腿的老公身上大聲喘氣,汗濕的長髮不斷在空中亂舞著,從
惠美子的角度看不見老公深埋在女人胸前的臉。外面是冷得半死的嚴冬季節,但
汗水的熱氣卻從房間裏兩個人擁抱的身體上不斷地冒出。

  「啊啊啊……快點……再快點……」

  「我……我也……要出來了……」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裏面……」

  「嗯……嗯……」

  男人在射精前把陽具從女人淫靡的裂縫中抽出,沾滿女人愛液的陰莖雄偉地
矗立在身前,一下子便塞入女人的小口中。

  「吞下去……全部給我吞下去!」

  「嗯……嗯……」

  (……老公從來沒有對自己這樣過……)

  男人仰起脖子,享受射精後女人用小嘴清理龜頭的快感。

  惠美子注視著老公充滿快感的臉,眼淚不知不覺噗噗地流了下來……

  (……怎麼……怎麼會這樣子……)

  惠美子20歲那年不顧家裏的反對與老公大輔結婚。小夫妻受盡人情冷暖,
拼命賺錢為的就是能早日買下屬于兩人的房子。再怎麼苦惠美子也能忍受,只要
兩人相依為命就是幸福,但她卻沒想到薄幸的男人全盤否定了她對婚姻的期盼。

  惠美子擦了擦眼淚,咬著牙扯開了拉門。

  「啊!」

  大輔驚訝地合不攏嘴,全身僵硬地站著,眼睛像是快掉出來一樣。

  「啊!」

  惠美子快要出血的眼睛瞪著全裸的女人看,狼狽不堪急忙想要爬到丈夫身後
的,居然是這些年來唯一同情自己的表姐恵子……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我?」惠美子淒聲叫著。

  「不……惠美子……不是妳想的那樣……」大輔大聲喊著。

  「對不起……惠美子……對不起……」惠子哭著拼命磕頭。

  惠美子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飄滿兩人淫臭的四塌塌米半房間在眼中不斷崩
落。

  「為什麼……為什麼……」

  「惠美子,別這樣!」回神過來的大輔跳著穿起內褲,掙扎地靠近想要拉住
惠美
子。
  眼看最親密的恵子裸著身子在自己臥房中,強烈被背叛感讓惠美子陷入悲傷
深淵。

  「不要碰我!」惠美子狠狠地打落大輔扶上自己肩頭的手。

  「有話好說啦……別這樣……」

  「……」

  惠美子丟下老公與惠子,無言地轉身跑出屋去。

     ***    ***    ***    ***

  「社長!齋藤小姐她!」

  「齋藤小姐?她下午請假呀!」

  「不是!社長,齋藤小姐她昏倒了!」

  「啊?」

  狂奔而出的恵美子下意識地朝公司跑去。發著燒的身體哪經得起這樣折騰,
身心俱疲的她在推開工廠大門的瞬間就垮了下來。

  「齋藤小姐的身體好燙,快,快扶她到我的房間去!」

  「沒關係,我還能自己走……」惠美子虛弱地說。

  「怎麼啦?妳不是說要回家休息嗎?」

  「哇嗚嗚嗚嗚……」惠美子突然像孩子般大哭起來,強烈的悲鳴讓工廠中所
有人都放下工作望向她。再也忍不住的女人徹底崩潰了。

  孝司社長不明白她為何哭得這麼傷心,連忙扶著肩膀、撐著恵美子無力的身
軀往工廠休息室移動。

  「來,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孝司取來棉被替惠美子蓋上,「躺好……」

  午休時間已經過了,但工人們都焦急地圍在門口。

  「大家先回去工作吧,這裏交給我就好!」孝司驅走圍觀的人群,到醫務室
取來冰枕讓惠美子枕上。

  女人慢慢恢復平靜不再哭泣。

  「發生了什麼事,惠美子?」

  「社長……對不起……」

  孝司30歲那年從父親手中接過這家電鍍廠。沒怎麼花到父母的錢,孝司用
自助旅行的方式幾乎遊遍全世界,但父親突然病倒的消息讓他急忙趕回來,在措
手不及的情況下繼承了這家工廠。對電鍍業完全外行的他,日以繼夜地拼命工作
著。

  從扛起父親留下的重擔那天起,工作上的革命情感讓孝司與惠美子建立起不
錯的友誼。

  「是妳先生的事情嗎?」

  「啊?……不……不是……跟他無關……」

  「那是怎麼啦?怎麼會這麼難過?」

  「社長對不起……」

  「好吧,那我就不多問了,你好好在這裏休息吧。」

  「嗯……」

  「藥呢?吃藥了嗎?」

  「還沒,我買了還沒吃……」

  「喔?」孝司翻開惠美子的提袋,拿出藥讓她吞下,「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妳好好休息。」

  從絕望深淵中歸來發著高燒的恵美子,漸漸地在藥物的效力下沉沉睡去。

     ***    ***    ***    ***

  「齋藤小姐,感覺好點沒有?」

  「喔……」惠美子還迷迷糊糊的。

  終於晚上八點忙完了所有工作,孝司回到休息室中探望惠美子的病情。

  「還是非常熱……」燒得發暈的女人口齒不清地回答。

  孝司取來了新的冰枕,同時細心地從冷凍庫中取來毛巾幫惠美子擦汗。

  「大家都下班了嗎?」

  「嗯,今天大家加班得比較晚,不過都走了」孝司覺得恵美子身上蓋得太多
了,卷起棉被取來一床毯子幫她蓋上,「最近加班比較多,生產線上幾個歐巴桑
都在抱怨呢。」

  躺在棉被裏的恵美子,衣服像是洗過了般完全濕透。

  「唉呀,衣服濕成這樣……」孝司說,「糟糕,工廠裏沒有可以讓你換的衣
服。」

  就在孝司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電話響了。

  「喔,是您呀!您夫人發燒昏倒在公司裏了!」電話那頭是惠美子的先生大
輔。

  「喔,公司有人照顧她呀!那今晚就先讓她在公司休息吧,麻煩你們了!」

  「喂!喂喂!」孝司對電話大喊,男人已經掛斷電話了。

  「搞什麼呀,真是沒禮貌!」孝司走回自己辦公室,從櫥子裏取出T恤來。

  (沒衣服可換了,先拿這個給她穿上吧……)

  「齋藤小姐!」孝司搖著恵美子的肩膀,手突然間停了下來。欲望的火焰瞬
間從他心中閃過。孝司輕輕卷起毛毯。

  (不行……那樣是不對的……不可以那樣……)

  滿身大汗的25歲身軀橫在眼前,孝司強忍住震動不已的心跳,一顆一顆解
開惠美子身上襯衫的扣子。終於所有的扣子都解開了,孝司打開濕露了的襯衫,
一對潔白的乳房幾乎要從胸罩中滿出來。雪白的身軀在電燈下閃著汗光,孝司拿
起冰毛巾,緩緩擦拭女人發熱的上半身。

  (感覺真好……)

  受到冰毛巾的刺激,惠美子慢慢醒來。毛巾在滑過兩個罩杯間時停了下來,
孝司的手指捏住了胸罩正面的扣環,稍微用力緊繃的胸罩就彈了開來……

  圓潤的乳房即便是躺下也顯得飽滿,白嫩的肉球上兩顆小小粉紅色的蓓蕾正
堅挺地綻放。

  (……)

  孝司捏起毛巾,輕輕地在乳頭上畫著圓圈。

  惠美子緩緩恢復意識,腦中漸漸浮現白天發生的事情。

  (感覺真好……真好……好舒服……)

  惠美子發現自己並不是躺在家中的被窩裏。

  (啊……是……是誰……)

  惠美子確定不是老公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身體,微微張開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
誰。

  (啊……是社長……)

  跳進惠美子眼中的是老闆。孝司的臉近得像要貼上惠美子的胸部,正專心地
拿著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汗水。惠美子覺得心臟快要跳出喉嚨,強烈的衝擊讓身體
不住地扭動起來。

  「惠美子小姐,抱歉我要脫下你的褲子囉」孝司沒發現惠美子已經醒了,自
言自語地禮貌宣告著。

  (天哪!我的內褲要被社長看到了……)

  發自于好意,孝司細續動作。

  (大輔……大輔背叛了我……我……)

  如果是孝司以外的男人,惠美子現在早就跳起來了。但這些年來的相處,惠
美子心中早就對社長有了好感,如今大輔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又無意識地回到工
廠投靠了孝司……

  孝司技巧地解開褲子上的扣子、拉下拉煉,接著用蠻力把被汗水浸濕的長褲
給脫了下來。

  惠美子不知所措地緊咬著嘴唇,在孝司脫下褲子瞬間,腰肢不自覺地向上抬
起。

  努力想把褲子脫下來的孝司沒注意到纖腰微微地挺起,更沒注意到惠美子正
在背後偷瞄著自己的動作。

  孝司終於把濕褲子從腳踝上抽掉。

  褲子被強行拉下時內褲也被扯到了屁股上,惠美子可以感覺自己的陰毛從內
褲中露了出來。

  (啊……毛被社長看到了……)

  儘管內褲快要從屁股滑下,惠美子還是裝作昏迷的樣子。

  孝司看了看惠美子的陰毛,又拿起毛巾擦拭她的身體。

  惠美子身上的毛毯已經全部被掀開,女人細長的雙腿完全暴露了出來。

  孝司在大腿與腳跟間滑動,仔細地為她擦去皮膚上的汗珠。

  終於擦乾淨了,孝司取來一套新的被褥放在惠美子身邊。男人默默地把手臂
伸入惠美子的頸後,緩緩抬起女人上半身。惠美子的頭向後靠在男人的胳臂上,
一動也不動。

  孝司扶著她,把濕透的襯衫跟胸罩從肩膀上剝掉,接著抱起惠美子,把她放
到新的被褥上。

  (啊……全身都赤裸了……)

  惠美子仰面朝天地地躺上了新的被褥,全身上下只剩下勉強遮住下體的三角
褲。

  孝司整理了一下女人脫下的衣服,接著取來熱水跟毛巾。眼前的女人似乎還
昏迷著,孝司停了半響,打量一下面前的女人。他再次扶起女人的肩膀跟腰,讓
惠美子側躺過來。

  熱毛巾擦過惠美子側躺的身體,孝司的手緩慢地往下半身前進。

  (社長呀……我的那裏被你碰到了……)

  混合著期待與不安的異樣興奮,惠美子突然高聲呻吟起來。

  毛巾正好纏在惠美子的內褲上,孝司一下子拉下了內褲,內褲卷成縮在大腿
上。

  (啊……這是惠美子的陰部……)

  惠美子不斷混亂地喘息,孝司以為是發燒的關係,卻沒注意到女人興奮地喘
著。

  毛巾沿著原本三角褲的形狀來回擦拭著,從小腹到大腿根部,接著慢慢滑向
腿間的秘裂。

  (啊……好怪的感覺……)

  熱毛巾滑過肌膚的奇異觸感,讓惠美子花瓣中的溫度不斷升高。

  孝司一面盯著緊閉的肉瓣,一面享受手掌撫過惠美子臀部時絕佳的觸覺。孝
司輕輕掰開女人的屁股,毛巾朝著最私密的花園滑去。

  (啊……啊……不……)

  肛門暴露在空氣之中,毛巾的粗糙感刮過了陰唇。

  (啊……我……濕了……社長……受不了了……)

  孝司不知道背後的女人已變成這個樣子,但充分感夠到男人的女體卻已淫臭
飄蕩,肉洞慢慢濕潤起來。惠美子無法阻止陰唇反射地打開,重複細小的刺激讓
身體裏的性感愈來愈強大。孝司一次又一次想擦拭去皮瓣上的水分,但強烈淩辱
感讓欲望源源不絕從皮膚下滲出。

  孝司放下毛巾,把惠美子翻回仰躺的姿勢。雖然眼睛還是閉著的,但透過眼
皮而來的強烈燈光,卻讓她不由得皺起眉毛來。

  (………)

  孝司發現到惠美子秘處的變化,不管她的表情把毛巾擰幹掛好。

  (糟糕……被社長發現了……羞死了……)

  三角褲卷成一團掛大腿上,大腿因此被勒得閉在一起,濃密的陰毛正暴露在
孝司眼前。他一面欣賞女人柔順的恥毛,一面把內褲從腳踝脫下。

  (啊……我……一絲不掛了……怎麼辦……)

  惠美子的身體暴露在燈光下,被褥上的女體不敢反抗,動也不動。孝司的毛
巾沿著僵硬的雙腿繼續前進。

  (啊啊……那……那裏……)

  孝司的手從腿移動到陰毛正上方,已經發現惠美子醒了的他,在不激起惠美
子反抗的範圍內慢慢擴大移動範圍。他把毛巾纏在手指上,緩緩往緊閉的肉唇活
動。

  (啊……來……來了……喔……)

  隔著薄薄的毛巾,惠美子的清楚感覺到孝司手指的力量,突然間,她全身發
硬,像是要抵抗似頰緊大腿。

  「這裏也好濕唷……不弄乾淨不行……」孝司終於說話了,但惠美子不敢開
口回答。像是隔著毛巾品嘗惠美子的體溫一樣,手指逐漸往裂縫中沉去。

  (啊啊啊…………)

  被毛巾蓋住臉的惠美子,頭向後仰起,喉嚨中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除了那
個進不去的秘穴外,每個地方都被孝司擦遍了,他的手溫柔地握住一隻膝蓋把它
弄曲,陰唇整個暴露出來的感覺讓惠美子渾身火熱。孝司從毛巾中抽出手指,分
開惠美子的大陰唇,在陰蒂上輕柔地化著圓圈。

  (啊啊……好舒服呀……喔……)

  惠美子所有感覺都集中到那手指按住的一點上,被抱住的膝蓋不斷在孝司懷
裏顫抖著。

  孝司凝視著那忍不住刺激而發抖的腳,以及惠美子那象徵著興奮緊握床單的
手。

  (好吧……齋藤小姐……)

  孝司讓惠美子的腳纏上自己的腰,男人的身體進入她的腿間,同時左手也襲
上了惠美子的乳房。

  (不……啊啊……)

  當手指碰到緊繃的乳頭的時候,微弱的嗚咽從毛巾下冒了出來。孝司可以感
覺到女人感冒與情欲的溫度,正不斷地從手心傳來。孝司慢慢地享受女人乳房滑
膩的觸感,另只手繼續搓揉女人的花蕊。

  (啊啊啊……喔……喔……)

  手指在女人完全溶化了的花瓣中被蜜汁濕透,他輕輕用指甲搔弄惠美子的陰
核。

  (喔……啊……啊……啊……)

  惠美子像是被通電了一樣全身痙攣,細腰用力挺起,整個人像是反折一樣。
孝司臉填滿在女人的股間,惠美子在官能的浪潮中不斷喘息,所有的理智像斷線
的風箏早已不見。

  「啊……社……社長……那裏髒呀……」

  「………」

  「喔……啊啊……那裏……啊啊……」

  整個下體都被孝司含住,他的舌頭不斷地在陰核上舔動。

  「啊啊啊啊啊……」

  惠美子努力忍耐排山倒海而來的感官狂潮,大腿把孝司的頭緊緊夾住。

  「啊啊……到……到了……我到了……」

  「……」

  惠美子迎上絕頂的瞬間,從淫裂有點暖和的液體迸出,沾濕了孝司的臉。

  「啊……死……死……死了……」

  孝司從惠美子的胯股間舉起臉,一邊俯視沉浸在絕頂裏的惠美子一邊脫去衣
服。孝司握住惠美子的腳踝,往兩側大大拉開,接著把憤怒的陽具深深刺入惠美
子身體。

  「啊啊……好舒服……」

  惠美子被孝司強力地貫穿,不能說話也無法抵抗,像的溺水子宮中官能快感
的波浪不斷襲擊,她轉動手臂緊緊抱住孝司的脊背。

  「更……社……社長……更一深點……」惠美子貪圖孝司陸續放出的強大力
量,從指甲向男人的脊背傳送愛欲的資訊。

  「啊……喔喔……嗚……啊啊……」

  孝司撥開覆在臉上的毛巾,熱烈地吸允惠美子充滿性感的嘴唇。

  「嗯嗯……嗯……」闖入惠美子口裏的男人舌頭,靈活地糾纏著。

  「匡匡……」

  玄關傳來敲門的聲音,激情中的男女停下了交換唾液的動作。

  「不好意思呀!我是齋藤!請問我們家惠美子是不是還在裏面?」

  老公的聲音嚇到了惠美子,她緊緊抱住孝司的身體。

  「對不起呀!社長先生先生在嗎?」

  「……」

  「……」

  二人互看,相連在一起的身體不敢亂動。

  「惠美子!親愛的!我是大壞蛋!……拜託……拜託妳回家吧……」

  孝司的身體在聽到惠美子老公聲音的瞬間整個僵硬,就快要射精的感覺也立
刻縮了回去。惠美子象徵性地推了推孝司,但那樣的反抗根本阻止不了他,孝司
拉上棉被蓋住兩人身體,再次激烈地抽插。

  「惠美子呀!對不起,對不起啦!」惠美子丈夫的聲音,從門口移動到工廠
不過,被子裏的二人卻沒發現。

  「啊啊……好舒服……啊……」

  「社長!惠美子!拜託出來吧!」惠美子的丈夫向工廠移動,在消失了燈光
的工廠中一邊哭一邊在尋找妻子的身姿。

  「啊……啊……又……又高潮了……」

  「我……我也要射了……齋藤小姐……我……」

  「啊……一起……一起出來吧……」

  「出……要出來了……喔……」

  「喔……又……又高潮了……」

  孝司在噴出前的瞬間,把暴漲的陰莖從濕黏不堪的肉洞中拔了出來。

  「啊啊……齋藤小姐……齋藤小姐……」

  「嗯嗯……嗯嗯……」

  惠美子把孝司的精液全部吞下,接著仔細地把粗大肉棒上的自己的愛液舔幹
淨。

  「你……你們……」

  沒發現丈夫轉到工廠的惠美子與孝司,聽到聲音回頭看。

  「惠美子……妳……」

  工廠的門大開,被眼前景象嚇呆了的大輔,像雕像一樣僵硬地站在夜色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5

WEOCAT 發表於 2018-2-27 23:58:23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poj 發表於 2018-2-28 06:59:2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mizut 發表於 2018-2-28 11:0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hu880076 發表於 2018-2-28 13:33:22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m97877 發表於 2018-2-28 22:19:0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注0

粉絲55

帖子298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