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家庭亂倫] 妹在隔壁

[複製鏈接]
568330901 發表於 2024-6-14 14:55:4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08章 月光下的仙子

  这时,我才注意观察一下眼前的悦晴。她上半身赤裸,乳罩被推开,双乳暴露,下半身凌乱不堪,白色的长裙被我掀开到腰际,内裤被扯歪,里面露出半片浅浅的阴毛。她泪流满面,眼镜都被泪水沾湿了,一双惊慌失措的大眼睛委屈的望着我,双臂护在胸前,全身都在发抖。我刚才丝毫没有顾及到她的感觉,一天的性兴奋加上酒精的力量,让我做出了如此疯狂的举动,基本上是扯开衣服,看到小穴就要干的架势,而我则是连上身仅有的T恤都没脱,内裤都来不及扒,一心想着赶紧插到悦晴体内,享受她的肉体,释放我的性欲。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我一时懊恼不已。更可悲的是,我必须面对悦晴提出的问题。悦晴见我动作停下了,却不说话,也不知我想干什么,只好哭着战战兢兢的又问了一遍:“堂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以为我做过?”

  我点点头:“啊,我以为,你的两个前男友,还有在酒吧的那些朋友……”啊,好毁气氛的话啊,说完我就后悔了。在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装傻最好啊。

  悦晴却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有激烈的反应,而是护着胸,从床头蹭到我身边来,用没护胸的那只胳膊搂住我的脖子,然后脸蛋贴着我的脸蛋,说道:“第一个前男友,我根本没给他这种机会,至于第二个,酒托而已,喝醉了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甚至怀疑他是同性恋。在酒吧的那群人里,其实没什么朋友。我常去的也就只有一两间酒吧,而且第二个男朋友也出现过,熟人之间基本上不乱搞……虽然有时候也乱搞,不过我都躲开了。真正危险的,也就只有昨天早上,在陌生的地方醉倒了,还好被你们兄妹俩救了。”

  悦晴这一次又说了一大段话,我明白她是想极力向我解释,她现在还是个处女的原因。这是个我马上就会了解的事实,她却希望我在做爱之前,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作为一个没有性经验的女孩子,她不想稀里糊涂的在我身下失去自己曾经非常珍视的一切。眼前的悦晴,可怜又单纯,虽然几乎赤裸,却努力的向即将夺走自己贞洁的男人证实着自己仍然拥有的价值。难以想象,如果我在不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按照刚才的做法,继续坐下去的话,悦晴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我就这样疯狂的进入她的体内么,当我的肉棒肆意的挺进,当我在她的体内抽插,搅动着她处女的印记,当我肆无忌惮的玩弄她的贞操,而却仅仅把这一切当做发泄性欲的途径,这会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呢。我庆幸我在喝了酒之后,还能保持清醒,我也感激悦晴能在我疯狂的动作下,努力的阻止我,向我解释这一切。

  我看着床上这个弱小却又倔强的女孩,终于可以明白,为什么她有了那种黑色的经历,自己却仍然是个处女。她不是一个死守贞操的人,只是希望这一切,能失去的更有价值,更有意义。她经历过堕落,甚至去陪酒,甚至被陌生的男人们上下其手,只是为了换取一叠钞票。但是她体内仅剩的那层膜,却是她仍未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信心的最后一个证明。

  并不是怕失去,而是怕失去的没有价值。拥有它,只是为了拥有一个希望。

  悦晴泪水奔涌:“我想你明白我,我想你懂我,我想你做的时候可以念着我的名字。堂兄!”

  我捧着她的脸:“小晴,刚才是我不好,我忍得辛苦,也许是酒精的原因……”

  悦晴破涕为笑:“不是不给你做,你想那样做,也不是不可以,只求你第一次做的时候,能多想想我,我很怕你只把我当成个普通女人,而不是你的堂妹。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也许一生都不会忘掉的记忆……”

  气氛终于不再紧张了,我搂紧悦晴,深深的吻了下去。悦晴也松开护着胸部的手,抱紧了我,和我尽情的拥吻。

  一吻过后,悦晴见我又有些动情,便说道:“今晚一定给你,我知道你想要。”

  我笑着耍赖皮:“你不给我,我也自己要来。你跑不掉的。”

  悦晴的手伸进我的T恤,在我胸前抚摸着:“你怎么这么色啊!刚才以为我不是第一次,怎么还那么激动啊,我还很怕你嫌我这陪酒女身上脏,不愿意下手呢。”

  我轻轻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你胡说什么呢!怎么老怕我嫌你脏,你哪里脏了?”

  悦晴坐了起来,开始整理身上的衣物:“我啊,走了一天,还没洗澡呢,身上哪里都脏。你啊,还真是急色不要命的,就这样在我身上舔,我都替你嫌脏。”说着说着,渐渐脸红如苹果。

  悦晴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等我一会,我去洗个澡,等会你慢点轻点,过了今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说完走进浴室,不一会,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我感动得无以名状,多好的女孩子啊,虽然有那种经历,可还是如此单纯和体贴,对我又这么好……悦灵和悦晴,我的亲妹和堂妹,我的两个好妹妹啊,你们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天使。能作为你们的哥哥活着,真是太幸福了。

  不一会,浴室的水声停了。悦灵没有准备睡衣换,只是套着那件白色连衣裙,从浴室走了出来。

  “我也去洗洗吧!”我说着,自己也走进了浴室。在浴室里,我看到了悦晴脱下来的胸罩和内裤。她刚才没带要换的内衣进来吧,所以说现在,外面的悦晴应该是真空的么!没想到我之前的幻想,这一刻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我少年时的白色天使,此刻正真空状态,等着我去享受她的肉体。

  想到这里,我马上开始洗澡,并渐渐加快了洗澡的速度。因为我的性欲,在不知不觉间,又一次开始升腾了。我满脑子都是悦晴,所有的思想,都是悦晴的肉体。两个妹妹给我的评价一点都不错,我确实是很色的啊。

  我很快洗完了澡,回到了屋里。悦晴没有进被子,而是穿着连衣裙平躺在床上,闭着眼,静静的等着我。我知道,她里面什么都没穿。于是我自己也脱去上衣,脱去压抑肉棒的最后一道障碍,那条内裤,然后赤裸着爬到了床上。

  悦晴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知道她能感觉到我的到来。我这次不是压上去,而是撑着双臂,轻轻的躺倒了她身边,在她耳旁低声喊着她的名字,说了一句调侃的话:“悦晴,我的天使,我少年时的暗恋——你怎么不摘眼镜啊?”

  悦晴转过头,睁开眼:“你的天使和你的暗恋不摘眼镜,是为了今晚能看得清楚。”

  我抱住了悦晴,脸向她凑过去:“知道不,我是个眼镜控来着,你戴着眼镜,我会再一次发疯的。”

  悦晴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我,吻上她的唇。悦晴,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子,刚才没被我那样糟蹋,真是幸运。现在我要慢慢的,好好的享用她了。

  我的手再次在她身上游走,可是这次,和上次却截然不同了。悦晴被我抚摸着,可是她却并未颤抖,也并没哭泣,她主动迎合着我,在我的怀抱中扭动着,双手时而抚摸着我的胸膛,时而抚摸着我的后背。她也在用自己的触感,去了解我这个要夺取她第一次的男人。一吻过后,我看着怀里的悦晴。我很理解她,知道她希望我知道,和我做爱的女孩,是她,而她也想知道,和她做爱的男人,是我。

  我于是不断的轻呼着她的名字:“悦晴!小晴!小晴……”然后缓缓的褪掉连衣裙的肩带,让她的上身逐渐裸露。我抚摸着她的双臂,借着月光,看着我刚才在她身上留下的咬痕,心头不禁一阵怜惜。这次一定要慢慢的来,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这可是我的堂妹啊。

  我的手轻轻的覆上她的乳房,玩弄着她的乳头。这次,她的乳房没有因为紧张而起伏,只有被我的动作刺激到时轻轻的颤抖,她的嗓子里,在我挑逗她乳头的时候,偶尔发出甜甜的一声轻呼。“啊——啊——”

  这种轻呼,随着我的揉捏,渐渐变得有节奏感。我看她不再紧张,而是渐渐动情,便将她放平,自己重新慢慢压在了她身上,对着她的胸部,轻轻的吻了下去。先是乳头,又是乳晕,然后是整个乳房,我的口和手,不停的给她带来快感,我要让她的第一次,变的愉快而美好,我要用我的行动,弥补刚才的失态,也是感谢她的谅解,回报她对我的感情。

  悦晴的双乳,在我的揉捏和把玩下,被挤压,被变形。我时而快速搓动,让那对乳头抖来抖去,时而缓慢揉动,让整个乳房像两团液体一样,对称的改变着形状。悦晴则半闭着双眼,随着我的节奏发出轻呼。她的双手抱着我的头,有时候伸到我的头发里:“堂兄——堂兄——我亲爱的……”

  我不时的回应着她的呼唤:“堂妹,哥在欺负你啦,想你想得不行。舒服或者不舒服,你可都要喊出来啊。”

  “怎么会不舒服,”悦晴看着埋头苦干的我说道:“喜欢你啊,爱着你啊,喜欢看你一会疯、一会痴的样子。”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让我忍得好辛苦!”我双手一边玩着她的胸部,一边慢慢向下吻去,吻到了她的肚脐,我又用双手抚摸她的体侧。她的纤腰实在让我着迷啊。随着我在她腹部的热吻,她的身体,那诱人的小蛮腰,在我身下不停的扭动着,好性感,好迷人。在腹部下面,那仍被残余衣物包裹着的臀部,也在我的激吻下不停的扭动着。

  我将连衣裙继续向下褪去,悦晴配合着,稍稍抬起了臀部,连衣裙就这样在我的轻扯下渐渐下滑,露出了小腹,和上面稀疏的,淡淡的绒毛。这是堂妹的阴毛了,虽然刚才看过一部分,可是现在静静看起来,却是好惹人遐想的啊。

  我继续向下扯着连衣裙,悦晴这次没穿内裤,随着连衣裙的脱去,阴部渐渐的,完整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悦晴知道自己下身裸露,羞涩的伸手遮挡,犹豫了一下,又缓缓放开。那模样实在可爱到爆。

  继续褪下的连衣裙下,逐渐暴露出了悦晴的大腿,我又用脚将已经褪到悦晴小腿的连衣裙踢到了床下。悦晴已经全裸着出现在了我面前。我看了看悦晴,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体,也许是因为紧张我接下来要做的动作,悦晴羞得满脸通红。

  我一边看着悦晴的脸,一边慢慢的分开了悦晴的双腿,悦晴没有挣扎,一副由我摆布的样子。她的双腿,被我渐渐分开到十五度,三十度,一直到将近六十度,我把她的整个身体,摆成了一个人字形。

  这是,窗外的月光突然明亮起来,似乎是遮挡月光的乌云散开了。月光如银水般倾斜到屋内,洒在悦晴的裸体上,洁白细嫩的肌肤似乎反射着月光。

  天使一样……

  我的宝贝,我少年时的梦,如今终于就要成真了。这幅迷人的肉体,这个白天被路人瞩目的,娴静的,清纯的,淡雅的,婀娜的白衣女孩,那连衣裙下包裹着的窈窕线条,那迷人的肉体,如今正赤裸着,叉开双腿,毫无防备的躺在我的面前。悦晴眼镜后的双眼大大睁开,看着我昂立的肉棒,这根即将侵犯她,给她带来痛与快乐的邪恶之物。

  我慢慢趴到她双腿之间,抚摸着她大腿上的嫩肉,感受着青春肌肤的嫩滑与温热,那紧绷的触感,富有弹性的皮肉,简直就是造物主最杰出的神作。我吻着她的腿,吻着她的内侧,舔着她的腿根,大腿肚,撩拨得悦晴,一会屈起双腿,一会又伸直,不知怎样才好。在她屈伸双腿的时候,我看到她双腿之间那处女小穴的肉缝,随着她的动作而被挤来挤去。

  我曲起她的双腿呈M状,脸贴近了她的小穴。悦晴屈起的双腿因为害羞而不自觉的夹了一下,把我的头夹在了中间。她连忙说:“对……对不起……碰疼你没?”

  我仍然盯着她的小穴,同时抱着她的大腿,脸贴上去,前后蹭了几下,说道:“不疼,你的腿软软的,好喜欢,一直夹着我好了。”

  悦晴羞着,一边缓缓打开双腿,一边说:“怎……怎么可能一直夹着你,我……啊——啊——”悦晴冷不丁的叫了两声,因为我突然吻上了她的小穴。她受到突然的刺激,又一次夹了下双腿,把我的头又一次夹在中间。这一次,我没有理会她。那条小缝,被稀疏的绒毛草草掩住,细细的,紧紧的。两篇薄薄的,略显淡红色的阴唇紧闭在一起,随着她夹紧双腿的动作而颤抖。这就是天使的小穴了啊,那套白色连衣裙下,那两条玉腿之间,所生长的女性性器,就是这个样子的了。就像主人苦苦守护着自己的贞操一样,小穴缝紧紧闭合,似乎在拒绝着一切的侵犯。

  看到这一切,我的下身肉棒变得更加坚硬,我怕自己难以忍耐这种诱惑,再次疯狂起来,只好伸手在肉棒上简单套弄几下,然后将肉棒压在我小腹下,在床单上自己蹭来蹭去,减缓我的性压力。

  悦晴看到我的动作,看到我下身在床上自己拱来拱去,知道我忍得难受,轻声问道:“哥……是不是……是不是忍得有点辛苦了?”

  我摇摇头:“不辛苦,反而很幸福。”  悦晴颤颤悠悠的说:“要是……要是很辛苦的话……就别管我了,做你想做的吧……”

  悦晴是真的很心疼我的啊,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痛苦来免除我的辛苦,这种感动让我更坚定了好好对待她的信念。

  我伸出舌头,从悦晴小穴的下方会阴处,向上方阴蒂处,缓缓的,轻轻的舔了过去。悦晴随着我的舔弄,纤细的腰部不自觉的拱起,同时嘴里发出了长长的呼声:“啊——哥啊——”

  她的阴蒂,在我舔了一下后,似乎颤动着,开始昂立起来。原来我的天使,是这么敏感的么?我顺着刚才的轨迹,又重新舔了一下,这次加重了些舌头的力量。只见悦晴双腿肌肉发颤,屈也不是,伸也不是,纤腰拱起得更厉害了。这次舔完之后,她的阴蒂明显变得通红,我抬头向她看去,她已经半闭了双眼,向左侧着脑袋,咬着左手的大拇指,不再往这边看。这个清纯的小处女,现在似乎只是单纯的感受着我的玩弄。她胸前的双峰,此刻正急速的起伏着,两颗乳头挺立着,随着她的气息和轻呼,微微颤动着。

  才在小穴上舔了两下,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吗。好有趣,好性感的女孩啊。我这次用嘴唇在她的小穴上深吻着,先是用力吸气,又将舌头用力向小穴里面深入进去。悦晴好像受不了我的挑弄,双腿已经开始慢慢的乱蹬了,她的右手抓着自己的短发,眼镜也戴歪了,呼喊声也变乱了。我的舌尖开始在她阴唇之间和浅浅的阴道口活动,想深入进去,好难,因为阴道实在是太紧了。

  我的舌尖顽强的在她的小穴里颤来颤去,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刺激,差点哭出来。我心里暗笑,这样的刺激,就这么激动了么?不如来点更激烈的吧……我这样想着,便抽出了舌头,转而吻住了她的阴蒂,吻了几下,又轻轻的向嘴里吸去。这一下可把悦晴刺激得不行,她的浑身都开始抖动了,整个身子都成了拱形,离开床铺高高的拱起。

  我于是整个的含住了她的阴蒂,用舌头在阴蒂上画圈,然后又上下拨弄,左右拨弄,又用嘴唇前后吮吸和搓揉着。悦晴似乎有要晕过去的感觉,嘴里呼喊着:“哥!!——哥——别——别——感觉……好怪……”她双腿开始频繁的乱蹬,我有点找不准目标,干脆就抱着他的双腿,直接把大腿扛在了肩上,就这样让她的屁股悬空,我则用嘴上的各种功夫,狠狠的处置着她的阴蒂,亲了几次,揉了几下之后,又在大阴唇上舔来舔去。可怜的悦晴,根本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估计最多也就是在显示器或者书本上看到些内容,可是那种观赏用的东西,和直接的体验,根本不是一码事。现在,这种直接的刺激,已经让悦晴激动不已,我眼看着她从一个羞涩的女孩,一个有一点恐惧的玉女,变成了一个在男人舌功下叫床的女人。

  我的舌头累了,换成手指吧。比起舌头来,手指更坚挺,虽然颤动时没有舌头灵活,但是抽动起来却比舌头更加实用。我先停止了舌头的动作,悦晴的身体渐渐软化了下来,因激动而翘起的身体也渐渐回落到了床上。我让这丫头休息了几秒钟,然后动用了手指。

  先是用两个大拇指,慢慢分开了她的阴唇。我的大拇指按扯着悦晴两个大阴唇中部,想两边分去,紧闭的玉门渐渐分开。悦晴又忍不住呼叫起来:“哥!——要干嘛?”整个过程中,都听到悦晴问我在干嘛,她似乎很害怕我做些她还不知道的事情,怕我给她带来突然的刺激,让她做出失态的举动。

  “好黑,好暗,我看不到里面。”我说道。

  悦晴害羞的说道:“请别……别开灯好吗……会不好意思。”

  “嗯!”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放开拇指,伸出了食指,放到了悦晴小穴缝偏下的位置。悦晴有了感觉,以为我要插她了,便往我这边看了看,发现我只是用了手指。我看着悦晴的表情,食指缓缓的向小穴里深入。

  好紧……好紧啊……这只是食指而已,就已经感觉到那种紧迫和挤压感了,等会换成肉棒,不知道能不能进得去。食指只进去了一截,悦晴就忍不住喊了出来:“哥,会痛……”而我就是想知道她会有多痛,于是继续向里插入着。悦晴一边伸出双臂,向我摆动双手,一边紧张的喊道:“真的会痛……真的会痛……你小心点,别伤我……”

  就在她喊痛的同时,我的食指又前进了一些,已经感觉到指尖顶在一片薄膜上了。

  那片充满弹性的薄膜,就是我堂妹的处女膜了。我的玉女,我童年时代的暗恋,这就是我最终可以得到的东西了吗。弄破这个薄膜,我就可以对眼前的女孩宣称占有了吗。

  悦晴感觉到我触碰着她最后的阵地,紧张的望着我,颤抖着说:“别……别用手指。”她的意思我很明白,要搞破处女膜,请一定用肉棒吧。这我当然知道,我不会用手指弄破处女膜,只是用食指在她的阴道口抽来抽去。

  食指开始的几下抽动,痛得悦晴不停的呼喊着。不知为何,她的这种呼喊,我听着却非常受用,我喜欢看我的女孩在我的玩弄下无奈呼喊的样子,她的单纯的反应,让我更加爱她,更加的想深入她体内。

  食指抽动了一会,悦晴的呼喊渐渐变成了呻吟,我也观察到,她的小缝似乎有一点点打开了。整个小穴似乎伴随着我食指的抽送而不时的抽动着。我见悦晴似乎被我玩弄得有了反应,便重新俯下身去,一口吻上她的阴蒂。在悦晴又一次的呼喊中,我一边玩弄着她的阴蒂,一边用食指在她的小穴缝里外不停的抽送和抚摸。悦晴被我玩得不知所措。

  “堂妹,舒服吗?”我抽空问道。

  悦晴过了好几秒钟,在一阵全身的颤抖和一口深呼吸过后才说话:“我……我不知道……不过,似乎……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越来越……越来越有感觉了。”

  莫非这妹子快高潮来袭了吗?我这样想着,更加卖力的服务起来。我的手指频繁的抽送着穴口,舌头也加快了运动的频率,把悦晴的小穴拨弄得淫水连连,湿润得如同深邃的沼泽。还得再快点,还得再快点。我不断的加快着频率,同时抬眼看着悦晴的表情。不知道我的玉女,这位白色的仙子,被我玩弄到高潮时,会有什么感觉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5

derling 發表於 2024-6-14 17:19: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derling 發表於 2024-6-14 17:20: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boy88677 發表於 2024-6-15 20:50:19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v23505v 發表於 2024-6-16 22:07: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lch4422 發表於 2024-6-21 04:38:48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注5

粉絲57

帖子35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