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家庭亂倫] 妹在隔壁

[複製鏈接]
568330901 發表於 2024-6-14 14:54: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07章 酒不醉人

  一袭白色的无袖连衣长裙,一双浅蓝色的小皮靴,小鼻梁上架着刚才的那只黑框大眼镜,配上一头短发,显得无比的清爽自然,又有一股骨子里透出来的书卷气。她向我款款走来,裙摆随着她扭动的纤腰和婀娜的脚步,轻轻的荡漾着,就像一只白色的美人鱼在清水中畅游。她一边走,一边伸出那青笋般的玉臂,向我微微摆手。她清秀稚嫩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自然的笑容。

  白色的女孩!

  大堂的服务生、正在大堂准备入住的几名商务男子,还有几名同样在等人的女士,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这名白色女孩的身上。她看起来是那么朴素和简单,可是,却是那么的耀眼和诱人,让人的目光无法离开她。

  白色的女孩走到我身前,最后的几步跑了几下,长长的裙摆荡起,门外的几缕阳光投射进来,洒在她的身上,阳光里的她,酥胸高耸,腰条纤细,展示着一切可以展示的青春之美。无比洁白的她,仿佛沐浴在银色的圣光之中。

  天使一样……

  似曾相识的感觉,勾起回忆的场景……这和我,在图书馆窗边看到的某个景色,别无二致。

  “堂兄!”那淡淡笑容下的两片清唇发出一声轻呼,把我从虚幻空间中惊醒,手中的纸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溅了我们两人满鞋水。

  “哎呀!怎么啦你!杯子都拿不稳。”熟悉的,甜美的嗓音,简单的语言。

  眼前的女孩,是悦晴!没错,是我的堂妹悦晴。她一边埋怨着我,一边推了推眼镜,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纸杯,回头对前台的服务生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面对美女的召唤,那个男服务生羞涩而礼貌的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不要介意,然后提起了电话,似乎在找清洁人员。

  悦晴,就是以前的悦晴。这一切,让我感觉到昨天发生的所有,被拐、醉倒、呕吐、污秽,还有她向我讲述的种种欺骗、失意、放纵、堕落,似乎都和她无关。

  眼前的悦晴,和我印象中的悦晴,完全重合在一起了。这一刻的悦晴,娴静、纯洁、快乐、自然。或者说,悦晴,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悦晴见我两眼发直,知道我被她的装束吓到了,脸上又是一红:“怎么了嘛你!话都不说一句。”

  “好美!你……真的是悦晴啊!”我也不知自己怎么顺口溜出了这么一句没有营养的话,不过,悦晴似乎听得很懂。

  她听我夸她美,羞得转到一边,背过手向门口走去,隐约听到她说着:“果然你喜欢的是以前的我呢……”

  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跟着她走到了酒店门外。之前编好的要离开的理由和自己想过的要分开的话,就这样被我忘到了脑后。如果说一个女孩的魅力能有多大,那就是大到可以让一个男人可以忘掉一切理性吧。

  在去电影院的出租车上,悦晴拨通了悦灵的电话,调皮的说:“灵妹,把你亲哥借我一天呗——”我凑过去,公开偷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悦晴也没有躲开。

  在信号的另一端,悦灵装作生气的喊着:“哎呀哎呀,不借不借不借啊!你快还给我,别动他!!!”

  悦晴一笑,回道:“已经抢走了哦,就一天哦,真的就只这一天哦,明天就还给你哦。”

  我不满的说道:“怎么感觉我就像个东西一样,被你们借来借去的啊。”

  悦灵拿着怪腔怪调:“哎?难道老哥你不是个东西呀?嘻嘻嘻嘻。”

  悦晴笑声渐淡,像是认真的说:“真的,就借这一天……我好久,没开心的玩过了。”

  悦灵连忙说道:“说什么呢啊,晴姐,他也是你的哥啊,今天是你的,以后也是你的,你拿去用吧,我才不会舍不得这么个破哥哥呢。”

  悦晴说:“那我今天一定玩好,不会浪费的。”

  悦灵那边发出了啵的一声:“么么哒,亲你一口,晴姐,你们俩今天使劲玩啊,能玩多好就玩多好,我要去打球了!”

  电话挂断,悦晴抓住我放在身边的手:“堂兄,陪我哦,今天!”

  我无奈的说道:“先问我妹妹借不借,然后才来跟我说吗?顺序反了吧!”

  没人能拒绝如此可爱的堂妹的请求。之前想的不要胡思乱想和感情到此为止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反正也就只有这一天,甩开一切束缚,陪悦晴痛痛快快的疯上一天吧。

  这一天,被我们利用到了极致。我带着她走遍了城里每一个好玩的地方,她也不顾自己的疲劳,一直跟我到处走。在人多的商业街上,悦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光滑的胳膊在我身上蹭来蹭去,让我心猿意马。在城里最大的鬼屋里,悦晴紧紧贴着我的身体,被胸罩包裹的那双乳,紧紧压着我的手臂,让我感受到她的温暖与柔软。悦晴,让我好想去揉她,好想去抓她。在公园晃动的吊桥上,她自然的倒在我怀中,让我搂着她的腰,让我感受到她的纤细与顺滑,那曼妙的曲线就在我的掌心上下。隔着连衣裙那薄薄的衣料,我似乎能摸到她内裤的松紧带子,偶尔还能探到她内裤的形状,这触感,让我激动不已,欲罢不能,有时会忍不住故意占点便宜。悦晴,让我好想去抚摸她。当她俯身的时候,穿过她圆圆的领口,可以看到她内衣的边缘和内衣上部那颤动的乳肉。当清风春来,掀起她长裙的裙角,我心里会不自觉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建议她穿上短裙,好像看到那双性感修长的玉腿。

  好想将这一切占为己有啊。悦晴,我的悦晴。无数次,我在心里呼喊着悦晴的名字,想要将她紧紧抱住,想要在她的身体上为所欲为,看她为我而动,为我而痛。这份占有欲渐渐膨胀,让我渐渐失去了理智。

  玩得越来越疯!悦晴在有了那段经历之后,又回归了原来的自己,但是在娴静淡雅中,却多了一丝开朗与奔放。

  玩累了的时候,就在路边的长凳上,悦晴毫无顾忌的枕在我的腿上,打着瞌睡。路人们见这么一个窈窕淑女像个小猫一样躺在我腿上睡觉,不停的斜视我们。

  我也趁着悦晴睡着的时候,观察着她身体的线条,偷偷抚摸着她的小脸蛋,给她擦去嘴角的口水,为她梳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整整一天过去了,我们的最后一站,是不需要耗费体力的电影院,当我们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天已全黑。到了必须回去的时间了。

  “该回酒店了哦。”我说道。

  悦晴点点头,对我说:“嗯!不过……买瓶白兰地,可以么?”

  我一听说她要喝酒,连忙摇头不止:“不行不行!你别喝酒,除此外想干什么都行。”

  悦晴严肃的和我解释:“今天最后一瓶,喝完戒酒!”

  我看着悦晴,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悦晴见我似乎不信,便举起了手,开始发誓:“如果我喝完这瓶还不戒酒,全身溃烂至死!”

  “喂!乱说什么呢啊!”我知道这次她应该是下了决心了,不过曾经酗酒的人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应该全信呢。不管怎么样,说好今天疯一天的,要喝就给她买一瓶吧。

  我们在酒店大堂叫了瓶白兰地,几乎是在我们进房间的同时,酒和杯子就送到了。不过杯子只有一个,因为房间登记的入住人数只有一人,所以送酒的服务生以为只有一人要杯子,看到我们有两人,连连抱歉。悦晴说:“没关系的,就只有我喝,一个就够了!”

  我坐在床头,看着悦晴在桌边拿着酒瓶,熟练的打开,深深的闻了一下,满脸陶醉的说着:“这东西,害了我,也让我有过美好的幻想。”

  我担心的说:“喂!你可别犯瘾,说好这是最后一瓶的,等会你如果还想多喝,看我不抽你!”

  悦晴拿起杯子,开始斟酒。现在的她,这么熟练的开瓶、斟酒,表现出对酒的如此迷恋,似乎有点不可想象。悦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在咚咚的倒酒声中说道:“现在你的眼里,我不像是应该喝酒的人吧?”

  酒已斟好,悦晴纤细的手指,老练的托着口小体胖的白兰地杯子,把玩着,观察着,小半杯白兰地,在悦晴的指尖和手中荡来荡去。悦晴看了一会,晃了晃,闻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享受的眯着眼睛,昂着头,似乎在品味着第一杯酒水入唇、湿口的感觉。

  “喝慢点嘛!”我劝道。

  悦晴笑一笑,没有说话。在几年前,我是很难想象能有现在这一幕的,可是这一幕,却实实在在就发生在悦晴的生活里,发生了很多次。因为迷恋酒,而使酒变得可怕,罪在酒,还是在人?

  悦晴又斟好了第二杯,这一次,她没有喝,而是端着酒杯,走到我面前,将酒杯递了过来。她想让我喝。我没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悦晴说:“你如果不喝,那就只好我一个人把这一瓶都喝掉,你不怕我醉么?”

  我答道:“如果这是你最后一次喝醉,那我不怕。”

  悦晴问:“莫非是想看我醉倒之后的样子么?”

  我笑着说:“昨天我都看过啦,很丑的啊!”

  悦晴也笑了,拿着酒杯的悦晴果然有点不同。她坐在我身边,一手扶着我的肩,一手拿着酒杯:“堂妹的请求,堂兄请陪我喝酒。”

  她这么说,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好问道:“就一个杯子么?”

  悦晴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嫌我脏么?”说完低下了头,不再端着酒杯,眼镜上的光芒也似乎昏暗了下去。我突然意识到,我无意的一个问话,可能勾起她对那段生活的自卑感了。毕竟陪酒女郎什么的,对于一个读大学的女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自己一时的堕落,很可能成为她一生的阴影。 我连忙打岔:“你就胡说吧!我是怕你嫌我脏啊。”

  悦晴低声说:“嫌你脏就不会给你喝了!你也一样,如果嫌我脏,我也不会逼你喝。”

  我听她这么说,马上夺过酒杯,先用舌头在酒杯口舔了一圈,然后又将酒水一口喝了下去。吓的悦晴一声惊呼:“喂!也没让你这样啊。”

  我说道:“现在该你证明一下是不是嫌我脏了吧,下一杯你喝!”说完把杯子递到她手里。

  悦晴把杯子举到灯光下,看着还沾着我点点口水的杯口,皱着眉头,面露苦色,好久才狠心说了一句:“好!我喝!”说完似乎是下了好大决心一样,拿起酒杯去倒酒。

  我看着她苦逼又傻傻的样子,哈哈大笑,又一次夺回酒杯,拿进盥洗室,洗干净了,重新递给她:“一人喝半边嘛,别硬撑了你。”

  悦晴肩膀抖了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气氛终于缓和了。

  静静的推杯换盏,悦晴本来话就不多,我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我们就只是简单的喝掉杯中的酒,然后彼此相视而笑。几个来回很快过去了,我们俩喝了好多杯。最先说好的一人用半边杯口,在几个回合过后,早已不再顾忌了,我们的唇印也许早就重合在一起了。最早下肚的几杯酒水,已经开始发挥效力了。悦晴的脸渐渐泛红,我也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我心里暗想到:事情不妙,和美女堂妹在一起,又喝了酒,她是不知道我今天对她有那么多出格的性幻想的,万一我真醉酒做出什么错事来,以后没法见她了。

  想到这里,我拿着轮到我手里的酒杯,对悦晴说:“堂妹,我最后一杯了吧,该走了,快醉了!”

  坐在我旁边的悦晴听我这样说,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只是红着脸,低着头。

  我见她没反应,只好自顾自的喝下了酒,然后准备要走。

  悦晴突然说:“说好的今天一天都把你借给我的呢。”

  “哎?”我没懂悦晴的意思。

  悦晴拿去了酒杯,又开始倒酒:“悦灵说让我们能玩多好就玩多好,这是她的原话。”我纳闷的问:“啊?今天玩得不够好吗?那明天……”

  “我不要明天,就只今天就好。”悦晴没等我说完就插进来说:“至少陪我喝完。”

  悦晴说着,又将酒杯递到了我面前,我连忙摆手:“我不能再喝了,我怕醉,你喝吧,今晚你醉成什么样子都没关系,我看着你。”

  悦晴见我这么说,端着酒杯走到我面前,离我很近,追问着我:“为什么你怕喝醉?我也想看看你喝醉的样子呢!”我无言以对,为了躲开悦晴,只好又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没想到悦晴却继续问:“那什么又叫今晚我醉成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你知道我会醉成什么样子吗?”

  悦晴的话,越来越怪,我开始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呆呆的看着她。悦晴突然关上了灯,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又走回来,跪在我面前,趴在我双膝上,双手端着酒杯,眼镜框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我:“这样你都不肯喝么?”

  我迟疑了一下,不知该在这种气氛下对我的堂妹说什么,只好随口解释道:“那是因为,这杯轮到你喝了。”

  悦晴微微一笑,站起来对我说:“堂哥,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今晚醉成什么样子都没关系?”说完,她撩了撩裙摆,左臂揽住我的脖子,右手端着酒杯,就这样侧坐在我的腿上,我的心头不禁一荡,妹妹们啊,不要一个个都这么来对哥哥啊,我的定力实在是有限的啊。现在一个白裙美少女,就这样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在月光下端着白兰地酒杯坐在我腿上,更何况几杯酒刚刚下肚,白天又对眼前的少女性幻想了一天,各种定力都是处在极差的状态下。

  “从这杯开始,一起喝好么?”悦晴看着我,胸尽量贴着我,似乎还有些坐不稳,我伸出手去,很自然的搂住她的纤腰,那线条感实在让我难以自制。

  “什么叫一起喝,一个杯子怎么一起喝?小晴,你是不是开始醉了,不要对我这样,我有点乱。”我胡乱说着话,心里好紧张,莫非悦晴也要对我……

  悦晴长叹一声:“哎……我究竟该怎么做?”说完,她将酒杯中的酒水倒在嘴里,没有咽下去,而是在嘴里含住,然后放下杯子,双臂都环上了我的脖子,眯上眼,小嘴向我的嘴凑了过来。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这个样子,我躲不开。而且,如果躲开的话,说不定又会伤害到本来就有点自卑的她,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躲开,我想要堂妹的这双唇,我想喝她嘴里的酒和其它的各种液体。

  我的嘴自然的接住了悦晴的嘴,兄妹之间不该发生的事情,又一次在我身上发生了。

  酒水在我们两人的口中流淌,两只舌头互相搅拌着,将酒水推来推去,一会流入我的口中,一会又回到她的嘴里。酒水就这样不知都流入了谁的喉中,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酒水已经不见,只剩两张口,两个舌,在纠缠,在搅拌。我已迷失在现实与幻想之中。我的堂妹啊,我少年时代的暗恋啊。我一边吻着她,一边感觉到了胯下的渐渐凸起。我的一只手摩挲着她的腰部,再无顾忌,我的另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脸庞,抚摸她的细嫩肌肤。

  “堂妹!”一吻过后,我轻呼着她。

  “嗯?”

  “接下来要做的事,你清楚吗?”我一边吻着她的颈,一边问道。

  “不清楚!所以,你要让我知道!用你的实际行动让我知道!”悦晴一边说着,一边抱紧我的头,任我在她的颈上和肩上留下吻痕。

  得到了悦晴的认可,我的手毫不客气的攀上了我堂妹的胸,用力搓揉着。就是这种触感,没错,白天我所幻想的,就是这种触感。悦晴发出声声轻呼,使得整个昏暗的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我一时性急,将悦晴整个抱了起来,回身扔到了床上,如果她穿的是短裙,这样一定会让她走光的,只可惜那长裙只是飘了几下,就盖在了她膝盖上,只能少少看到里面的大腿肚。她没料到我这突然的动作,惊讶的向床头缩了缩。我没顾忌她的惊讶,蹬掉了鞋子,向床上的悦晴扑了过去。

  悦晴紧张的喘着粗气,我毫不顾忌的将她压在身下,双手将她的双臂按在两旁,疯狂的在她脸上吻着,舔着。然后又从双肩褪下她连衣裙的肩带,抓住她半露的胸衣,胡乱的扯着,拉着。胸罩好紧,我却很急,没有扯动,于是便粗暴的将胸衣向上推去,随着悦晴的一声轻呼,那两团我期待已久的乳肉就这样在我眼前弹出。

  我看着悦晴快速起伏的胸部,好圆,好白,形状和悦灵的一样,但是却稍稍大了些吗?难怪她会嫌悦灵的胸衣紧。几秒钟过后,我对着她一个粉红色的乳头,一口咬了下去,在嘴里含着,用舌头挑弄着乳尖,一直手狠狠的搓揉着她另一个乳房。好舒服,好爽,好快活,让人欲罢不能啊。

  悦晴发出更大声音的呼叫,因为我动作生猛,她略微有点挣扎,不过我心里很清楚,那种程度的挣扎,不过是象征性的而已,她的男友一定没有我这么狠吧。

  不过刚才她这样对我,心里一定是已经做好准备的了,我已经不用再客气了,尽情的享受吧。

  我的嘴仍然叼着悦晴的乳头,另一只手却从乳房下移。我反复抚摸着她诱人的纤腰,感受着她体侧的线条和内裤的痕迹,然后又去大力搓揉着她的臀部。

  是因为酒精的关系么,我感觉我的胯下好紧,好需要释放。悦晴应该是有经验的吧,和悦灵那个处女丫头是不一样的吧,毕竟悦晴都是有过两个男友的人了,而且酒吧那段生活经历,让人很难想到她会保住她的贞操。所以,是不是不用什么前戏了,我现在需要的,就是释放,就是占有,我要插进去,我要插她的两腿之间,我要操她啊。

  我这样想着,坐了起来。悦晴见我突然从她身上离开,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也没理会她,拉住了她的小腿,向两边扯去,将她的腿叉开很大,然后我又顺势把凌乱的白色长裙掀了起来。悦晴惊惶着,眼镜后的大眼睛瞪得老大,呼吸也急促起来。我将长裙一口气挽到她的腰间,内裤之谜终于揭开了,原来就是普通的白色小内裤啊,配她真合适,够清纯,够符合风格啊!

  我抱紧那双迷了我一整天的玉腿,在她的股间肆意亲吻着,好香,好柔软,好嫩,好滑。我贪婪的抚摸着这两条大腿,将我的唾液刷在她身上,时而狠狠的咬着她大腿根部那嫩嫩的腿肉,隔着内裤舔舐她的小穴。悦晴被我的举动吓得不轻。我心里想着,反正你是知道的吧,反正你是懂的吧,这就是做爱啊,我生猛一些,你也受得了的吧,悦晴!

  我这样想着,更加疯狂的享受她的双腿,用嘴唇,用鼻尖,使劲顶着她的小穴,最后咬住了她的内裤下端,连同里面的阴毛一起向一边扯去。连悦灵的阴部都还没让我看到过呢,我就先看看悦晴的吧。阴毛扯开的疼痛感让悦晴不禁又一次发出了呼声:“你干嘛!!你干嘛!!”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我没管她的呼叫,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吧,我的眼睛一定是红着的吧。

  我掰开悦晴的一条腿,向侧上方推去,让她的阴部可以更容易暴露出来,也让她的内裤可以更容易偏向一边,不知道这个时候揭开内裤,里面的小穴缝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我的另一只手去解裤带,身体向前移动了两下,让我的肉棒出来时可以接近她的阴部。不管怎样,先把肉棒放出来吧,已经胀痛得不行了。

  悦晴,让我插啊,让我干你啊。心中想着,动作变得更快了。悦晴却渐渐哭了起来,开始阻止我的动作。我还是没有理会她,用力蹬掉了裤子,就这样在内裤还没脱去的情况下,忍不住用肉棒隔着两人的内裤,在她的阴部狠狠的,慢慢的蹭了一下,同时我忍不住发出了舒爽的一声长叹。

  悦晴感觉到了我们两人性器的挤压,又紧又痛,一条腿被扯着,另一条腿被压着,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吓得突然大叫一声:“别啊!!别啊!!”然后弓起身子,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臂,使劲的摇晃着头,眼镜都要被甩开了。“别……别……求你别……”

  我被悦晴的声音喝醒了,这才注意到,她早已泪流满面,抽泣不止。满脸都是紧张和恐惧,肩头在发抖,双乳在发抖,胳膊在发抖,双腿也在发抖,整个身体都在不停的发抖,甚至偶尔有些抽搐。

  悦晴见我终于停了下来,哭着说:“求求你,至少多看我几眼,至少看着我做,至少要明白我的感觉,什么都快给你了,你别这么急,好不好?”

  我诧异的问:“啊?什么?什么啊?你……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悦晴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你……你是不是……是不是以为我做过?”

  听到悦晴这么问,我心里突然一沉。哎呀我的天哪!!!我的悦晴堂妹,你这么问,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以为你做过,难道是我错了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2

derling 發表於 2024-6-14 17:22: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boy88677 發表於 2024-6-22 01:14:49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注5

粉絲57

帖子35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