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另類] 淫亂的公司

[複製鏈接]
linegogo589 發表於 2022-1-15 01:14: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淫亂的公司我和妻子簡妮走在綿延的公路上,這是我和妻子離婚前的最後一次旅行,根
據我們夫妻倆達成的協議,這次徒步旅行結束後,我們就像正式辦理離婚手續。
我們夫妻倆打算離婚的原因很簡單,我是一位性欲極強的女人,今年27歲,也許
這一年齡段的女人性欲都非常強烈,她總是抱怨無法滿足她的性快樂,每次做愛
,她都要求我持續射精7、8次,然而,我是一位健壯男人,有著正常的性能力,
我承認,我無法滿足妻子那近乎於苛刻的要求。於是,我們夫妻之間的矛盾產生
了,我妻子曾經三番五次地暗示,她要到外面找男人,滿足她的強烈地性渴望,
結果,我只能選擇離婚。

  雪越下越大,今天早晨的天氣預報說,這是20年來最大的暴風雪,然而,出
發之前,我卻不相信。我望著大雪紛飛,心裏不禁有點後悔,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如果大雪繼續下滑,我和妻子很可能在黃昏之前趕不到下一個小鎮,到那時,
我和妻子簡妮很可能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過夜。這太糟糕了。

  天氣越來越冷,我和妻子緊緊的依偎在一起,艱難地向前行走。妻子簡妮開
始埋怨我,她建議我們倆還是返回出發的小鎮,然而,我們已經走了一大半路程
,返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聽到妻子的話只是感到洩氣。

  我們艱難地走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的路旁,偶爾有幾輛大卡車從我們身邊經
過,卷起飛揚的大雪。這時候,我妻子簡妮想出來一個主意,她想搭乘大卡車到
達下一個小鎮,可是,在這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根本沒有一輛車願意停下來,
讓我們搭車。我和妻子茫然地望著一輛輛從我們身邊駛過的大卡車,心裏有一種
說不出的酸楚滋味。

  我妻子簡妮並不灰心,她不停地伸出手,設法攔住大卡車。幸好,一輛公路
養路車終於停在我們身邊了,我和妻子趕緊鑽進了汽車裏。這樣公路養路車是一
輛小卡車,有兩排座位,前排坐著一位司機,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後排坐著一位
年輕的小夥子20歲出頭。我坐在前排司機的身邊,而我妻子簡妮坐在後排的那位
小夥子身邊,我們對這兩位好心人千恩萬謝。

  "為什麼這麼大的暴風雪,你們倆還出來旅行?"那位司機問道。

  "我們想在天黑之前,趕到下一個鎮子!"我妻子簡妮趕緊回答道,我也隨聲
附和地點點頭。

  "可是,今天晚上,我們這輛公路養路車根本不會到達,你們要去的下一個
鎮子,而是要在中途的工棚過夜,明天早晨,我們才會開車到下一個鎮子。"那
位年輕的小夥子,熱情地向我妻子解釋說。

  我聽到那位小夥子的話,心裏有些失望,畢竟,我和妻子身上只穿著薄薄的
夾克,緊身牛仔褲和旅遊鞋。那位年輕的小夥子搖頭晃腦地繼續說,"上午,我
們剛剛幹完活,暴風雪越下越大,我們擔心大雪會封路的,所以就急急忙忙地趕
回工棚。你們倆真走運,遇到了我們,不然的話,你們倆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
外過夜了。哈哈!今天晚上,你們倆根本不可能到達下一個鎮子,等明天除雪車
清掃出公路以後,車輛才能夠通行。"

  我聽到那位小夥子的話,我知道,我們已經別無選擇了。我望著車窗外的雪
越下越大,很慶倖自己和妻子能躲在這溫暖的駕駛室裏。駕駛室的空間很小,我
們只能擠在一起,幸好,在這寒冷的下午,相互擁擠反倒可以互相取暖,小卡車
的駕駛室裏噪音很大,就連相互交談都很困難。通過交談,我知道他們的工棚在
20公裡外,厚厚的積雪已經將公路覆蓋了,所以小卡車行駛得很慢。

  我透過反光鏡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和那位小夥子緊緊地擠在一起,我注意
到,那位小夥子頻繁的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著我的妻子,而簡妮將頭扭向一邊,
她在假裝望著窗外的大雪,很顯然,她想避開那位小夥子的目光。此時,我也透
過反光鏡仔細打量起我的妻子來,的確,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大美女,長長的秀
髮,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橢圓的臉蛋兒,白皙的皮膚。她的乳房豐滿而挺拔,
高傲的挺立著,在顛簸的汽車裏,上下擺動著,散發著對男人特有的誘惑力。

  "我叫魯昆!"這時候,那位司機大聲地自我介紹,他在提高嗓門兒,設法壓
住噪音,"坐在後排的那位小夥子,是我的徒弟,他叫孟鼎。我們是這條公路上
的養路工,本打算幹一天活,可是,暴風雪越下越大,所以,我們只好提前收工
,不然的話,在天黑之前無法返回我們的工棚。"

  孟鼎附和著他的師傅點點頭,我和妻子簡妮心不在焉地聽著他們的話,我茫
然地望著雨刮器,不停地刮掉擋風玻璃上的積雪。我心裏在想,儘管我和妻子今
天晚上無法趕到下一個小鎮,這著實讓我們有些失望,然而,今天晚上,我們不
得不要在工棚過夜了,我們沒有什麼可抱怨,畢竟我們的還有一個棲身之地。

  小卡車緩慢地行駛在覆蓋著厚厚積雪的公路上,黃昏時分,我們終於到達了
那座工棚。那是一座磚砌的工棚,門外搭著一個門廊,顯得年代很久。魯昆將小
卡車開到門口,他關上了發動機。一下子,周圍靜下來,只有狂風夾雜著暴風雪
的怒吼聲。我們四個人鑽出小卡車,孟鼎手裏拎著一個大包,我和妻子簡妮跟在
他的身後,跌跌撞撞地跑向工棚的門口。然而,我做夢也沒想到,我和妻子一走
進這座工棚裏,我妻子簡妮竟然被他們幾個養路工人輪奸了,而且,更讓我想不
到的是,簡妮竟然是主動要求被他們輪奸。

  我們幾個人倉皇地鑽進了溫暖的工棚裏,暴風雪被留在了我們的身後。"他
媽的!快關上門,保住屋裏的熱乎氣!"這時候,屋子裏傳來了一個男人甕聲甕
氣地責駡聲,我抬頭一看,只見一位30歲左右的高大的男人,正站在燒得通紅的
爐子旁,怒視著我們幾個人,他顯然不高興我們的突然闖入。

  "閉嘴,林東,你嚷嚷什麼,我們不是已經他媽的把門關上了!"魯昆很很的
頂了一句。我和妻子默默地站在魯昆、孟鼎的身後默不做聲。林東本想接著罵,
可是,當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少婦站在後面的時候,他的臉上一下子堆上了笑容,
"噢,還有一對漂亮的娘們,這太好了!"

  "林東,我不是讓你閉嘴了嗎,別對這位漂亮的小姐無理,她叫簡妮,是這
位小夥子的媳婦兒,過來,向簡妮小姐道歉,你他媽的不要再說髒話了!"說完
,魯昆用嚴厲的目光狠狠的掃了一圈周圍的人。

  林東挑釁似的瞪了一眼魯昆,不過他還是屈服了,他低聲下氣地說,"對不
起,簡妮小姐。剛才,我沒有看見你進門,說實話,你是我見到過的最漂亮的女
人。"

  "沒關係!"我妻子簡妮嬌滴滴地說,"林大哥,我可以靠近一些爐子嗎,在
車上,我都快凍僵了。"

  林東身子一側,讓開路,接著,他跑到燒得通紅的爐子邊,向裏面加了幾塊
煤,他連聲說,"請坐,請坐,小姐,我給你搬一把椅子來。"

  屋子裏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我也向林東作了自我介紹,跟他握手互相問
候。林東的大手很有力量,握得我的手生疼。他們取來了三把椅子,其中一把椅
子的靠背不見了,我懷疑他們是用來生火了,我們幾個人圍坐在熱乎乎的爐子周
圍取暖,我妻子坐在我的身邊,盡可能的遠離粗魯的林東,由於椅子不夠,魯昆
和孟鼎只好坐在爐子邊上的床鋪上,他們探出身子取暖。

  通紅的爐子裏噴射出耀眼的火苗,溫暖著整個房間,不一會兒,我們就從凍
得瑟瑟發抖中緩過來。又過了一會兒,我和妻子熱得脫掉了夾克,我妻子穿著一
件粉紅色的T恤衫。我注意到,妻子簡妮那豐滿的乳房高高地挺立著,儘管她帶
著乳罩,可是她那硬硬乳頭的輪廓依然依稀可見。這時候,我偷偷一眼瞥見林東
正在貪婪的盯著我妻子的乳房,他不斷地舔著他的嘴唇,像是要吸吮我妻子的乳
頭似的,頓時,整個屋子一下子陷入了緊張的氣氛之中。

  就在此時,魯昆打破了尷尬的局面,他拎著一個大茶壺,探出身子放到了爐
子上,"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準備做飯!"林東說道。他的胳膊有意無意地碰了
一下我妻子豐滿的乳房,我注意到,他偷偷地,然而卻是貪婪地盯著我妻子的豐
滿的胸部,接著,他笑嘻嘻地望著我妻子那張漂亮的臉蛋說,"說實話,簡妮,
你太漂亮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美女。"我妻子尷尬地
向魯昆笑了笑,她的臉上泛起羞澀的紅暈。魯昆轉身走進了裏面的一間小屋,去
取柴火。

  我聽到魯昆的話,感覺有點心驚肉跳。我望著漂亮的妻子,她並沒有看我,
而是低著頭,她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像是若有所思的樣子,作為丈夫,我知
道她是一位性欲強烈的女人,當她聽到魯昆露骨的挑逗的話的時候,她在做何感
想。我一想到這些,我的腦子裏一下子浮現出一幅奇怪的畫面,我看見我的妻子
全身赤裸、一絲不掛躺在床上,正在一個接一個地輪流跟魯昆他們做愛,她的嘴
裏不斷地發出快樂的哼哼聲。這時候,我的大陰莖情不自禁地勃起了,我的睾丸
裏的精液在攪動。以前,我曾經在雜誌上不止一次的看到過文章,一些丈夫特別
喜歡偷看,他們的妻子跟幾個男人做愛,甚至,被幾個男人輪奸的場面。

  我妻子簡妮是一位性欲強烈的女人,每次,我跟她做愛完以後,她還無法獲
得完全能滿足,她總是要求我把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裏,或是將橡皮假陰莖插入她
的陰道裏,不斷地攪動,讓她獲得性快樂,與此同時,她用嘴不斷地吸吮我的大
陰莖,以此來獲得盡可能強烈的性快樂。然而,這一切,依然無法滿足她的性欲
,她曾經不止一次地懇求我,讓她到外面找男人,跟他們做愛。我不知道妻子簡
妮還能克制多久,然而,我知道,她總有一天會走出這一步,幹出越軌的事情,
同時跟幾個男人做愛。此時時刻,正好有幾個發情的男人,圍在她的身邊,他們
正在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妻子做愛,我不知道局面是否會失控,簡妮被他們幾個男
人輪奸,甚至,簡妮會主動跟他們做愛。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孟鼎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借光,借光!"我抬頭
一看,只見孟鼎端著一盆麵條走過來,他把盆放在通紅的爐子上,"我們整天吃
麵條,都吃膩了,真沒辦法!"孟鼎博文地說。

  "麵條怎麼了,我就喜歡吃麵條!"魯昆站在屋子一角嚷了一句,他正在準備
飯菜。

  我和妻子簡妮互相對視了一下,我們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也許他們
覺得伙食不好。我妻子抬起頭望著魯昆說,"魯大哥,我能幫你們做一頓飯嗎?"

  "當然,當然!這太好了,簡妮小姐,如果你已經暖活過來,你可以幫我一
起做飯。"魯昆連聲說道。

  簡妮站起身來走到房屋一角的菜板旁,幫助魯昆做起菜來。魯昆解開旁邊的
大包裹,從裏面取出幾棵大土豆,遞給我妻子,簡妮嫺熟的切起土豆來。我望著
妻子美麗的背影,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茫然的感覺,此時,林東坐在我的身邊,
而孟鼎站在我的身後。

  "你小子真有福氣,用什麼手段將這麼漂亮的大美人弄到手的,哈哈!"林東
探出身子不懷好意地望我說,介紹,他繼續說,"我們這些工人長年累月躲在山
溝裏,實在是太寂寞了,我真想嘗一嘗你老婆是什麼滋味!"說完,林東哈哈的
笑了起來。

  我聽到林東的話,有一種瑟瑟發抖的感覺,我不知道他說的是玩笑話,還是
真的,很顯然,他想強姦我妻子。我壯起膽子扭頭瞥了他一眼,從他的目光裏,
我看出他說的是真話,他在竭力抑制自己的性衝動。

  "噢,這種事,我做不了主,我妻子簡妮是一位很獨立的人,她不會屈服於
任何人,我想,她不會同意你的要求的。"我結結巴巴說,說完,我覺得自己的
話很蠢。

  林東聽了我的話,他拍了一下大腿笑呵呵地說,"這沒關係,孟鼎有一瓶好
酒,只要我們把簡妮灌醉了,她一定會同意跟我們上床的。不瞞你說,我老婆喝
醉酒的時候,就像一位發情的母老虎似的,她會迫不及待地跟我做愛。"林東咽
了一口唾沫,繼續說,"你不知道,女人都是一個德性,喜歡假正經,當她們喝
醉酒的時候,就會迫不及待地跟男人做愛。不信,你就走著瞧吧!"

  林東的話再次讓我震驚,我尷尬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簡妮是否是那種女人
,然而,作為丈夫,我比誰都清楚,簡妮是一位性欲及其強烈的女人,如果她真
的喝醉了酒,她是否會跟幾位男人上床發生性關係,我也說不清。

  我妻子依然站在遠處的灶臺上做飯,林東貪婪地盯著我妻子那滾圓而堅實的
臀部,他也不知道,簡妮是否會順從他。過了一會兒,當簡妮端著熱乎乎的飯菜
向我們走過來的時候,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我知道,簡妮那性感的身段肯定會
激起林東和孟鼎的性欲,一想到這些,我就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冷氣,我那漂
亮的妻子面對一群如狼似虎的,獸性大發的男人,該如何是好呢?幸好,我妻子
又迅速離開了,返回到灶台邊,繼續做飯。

  這時候,我想出來一個餿主意,我清了清嗓子對林東說,"林東,我知道,
你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你可以當面問我妻子,如果她不同意的話,你肯定
不會強迫她的,不是嗎?"

  林東晃晃腦袋,合計了半天,他看了看我,又望瞭望通紅的爐子說,"你說
得對,我要當面問一問簡妮,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老爺們,我不會強迫任何女人
,如果她說不,那我肯定會放過她的,如果她同意……哈哈!"

  站在我身後的孟鼎,聽到林東的話也許聲附和,他拍了拍我肩膀,探出頭對
我說,"老弟,不要擔心,雖然我們跟城裏的那些男人相比,粗魯一些,但是我
們同樣知道如何讓一位小姐快樂,我們知道怎麼玩女人的屄!"

  孟鼎的最後一句話"我們知道怎麼玩女人的屄"深深震動了我,我驚訝得半天
說不出話來,這些話就像炸彈一樣在我的腦海中回蕩。我想起了夜晚,我跟妻子
簡妮做愛的情景,我知道,她是一位性欲及其強烈的女人,她對男人性的渴望永
不知足。每次我跟妻子做愛,她都要求體驗十多是性高潮,我用我的大陰莖反復
插入她的陰道裏,我甚至用舌頭舔食她的女性生殖器,用橡皮假陰莖插入她的陰
道裏,然而,依然無法滿足她那強烈的性渴望。有時候,當我一覺醒來,我看見
妻子簡妮依然興奮地沒有入睡,她用振盪棒插入陰道裏,不斷地手淫。

  有好幾次,我躺在床上假裝入睡。然而,我卻能夠聽見妻子簡妮,不斷地發
出快樂的哼哼聲,我知道,她正在自慰,她甚至毫不忌諱地在我面前手淫。一天
晚上,我偷偷地統計,她竟然體驗了12次性高潮。起初,我覺得妻子過於淫蕩,
然而,日子一久,我漸漸地認識到,這只是她的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結果,我
只得無奈地接受這一現實,她就是這麼一位性欲強烈的女人,她需要同時跟幾個
男人做愛,才能滿足她的性渴望。

  我慢慢地將思緒重新拉維的現實,如今,三個虎視眈眈的男人正站在我面前
,我不知道,我們一起跟簡妮做愛,是否能夠滿足她的性渴望。一想到這些,我
的心裏就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和興奮。

  這時候,魯昆已經做好飯,回到了爐子旁邊坐下,他命令林東去取碗筷。不
一會兒,我妻子簡妮也走過來,她端著一盤熱乎乎的土豆湯擺在爐子上面,我做
到了床鋪上,給妻子騰出空位置。魯昆打開收音機收聽天氣預報,根據天氣預報
的報導,今天晚上,氣溫將要大幅下降。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我們幾個
人圍坐在通紅的火爐旁,吃完飯,烤火取暖,大家都沉默不語,屋外,寒風凜冽
,而屋內卻暖意融融。我幫助孟鼎搬來了另一張床,靠近爐子旁,擺放好,我們
幾個人都坐在床上,圍著火爐取暖。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大口大口地吃著麵條和土豆湯,我
從來沒有覺得如此美味可口,即便像我妻子簡妮這樣愛挑食的女人,她也覺得今
天晚上的飯菜很好吃。暴風雪依然在下,我們能感覺到室外的溫度在急劇下降,
而值得慶倖的是,室內卻很溫暖。

  漸漸地,我注意到,我妻子簡妮成為了幾個男人關注的焦點,他們不時地用
胳膀砰一砰她那柔軟的身體,不時的用手摸一下她那纖細的肩膀,甚至故意走過
她的身旁,擠一下大的細腰。孟鼎顯得格外殷勤,他不時地向我妻子的碗裏添加
土豆湯,然而,我妻子並沒有拒絕。過了一會兒,孟鼎從床底下取出一瓶白酒,
給我們每個人斟上了,我妻子簡妮猶豫了片刻,她還是將半杯白酒喝了下去。不
一會兒,她的臉上泛起美麗的桃紅色,她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迷人。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天已經完全黑下來。林東搖搖晃晃地從椅子上
站起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扭頭對我妻子簡妮說,"簡妮,大美人兒,到我的
床上來,我給你讓暖暖身子。"我妻子聽了他的話,先是愣了一下,她扭頭驚訝
地望著我,足足有一分鐘,然後她看了看林東,這時候,林東已經在床上鋪上厚
厚的毯子,等待我妻子的到來。

  "不,林大哥。今天晚上我跟丈夫一起睡覺。對不起!"我妻子望著林東說。

  "那好吧,不過,請你們倆到外面去睡覺,我們屋子裏擠不下這麼多的人。"
林東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說。

  我妻子簡妮望著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要跟我丈夫商量一下!"簡妮象
似在喃喃自語地說。

  我妻子從椅子上站起身,她的整個身子搖晃了一下,在場的人都看出,她已
經喝醉了。簡妮把我拉到隔壁的一間小屋裏,我們夫妻倆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外
,簡妮不希望別人聽到我們的談話,她貼在耳邊壓低聲音小聲說,"老公,你知
道嗎,他們幾個男人想強姦我,甚至輪奸我。我該怎麼辦啊?"

  "簡妮,我們還是儘快離開吧!"我無奈地說。

  "老公,你瘋了嗎,外面多冷啊,我們會被凍成冰棍兒的!"簡妮狠狠的瞪了
我一眼,接著,她繼續說,"老公,我們身處這荒郊野外,沒人知道我們在這兒
,……我的意識,即使我被他們輪奸了,也不會有人知道,……老公,你明白我
的意思嗎?"簡妮說完,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簡妮,你……你真的希望他們輪奸你嗎?……我不是傻瓜,其實,你早就
渴望跟那幾個男人做愛,不是嗎!"我說的氣憤地說。

  "老公,既然你已經把話說破了,我就實話告訴你,我早就夢想的同時跟幾
個男人做愛,我早就夢想著被他們輪奸,那又怎麼樣!"簡妮氣憤的頂了一句。

  我目瞪口呆的望著妻子,我簡直不敢相信她說的這些話,此時此刻,我也不
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唯一敢確定的是,我那性欲強烈的妻子,做夢都想同時跟幾
個男人做愛,而不是像人們通常理解的那樣,被幾個男人輪奸。

  "簡妮,那好吧,隨你便吧!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跟那幾個男人做愛。可是
,你不要忘了,你丈夫就在你的身邊,看著你幹的那些事情!"我氣得不知道該
說什麼才好。

  這時候,簡妮探出頭,瞥了一眼外面的動靜,她看見為她準備的床已經鋪好
了,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她扭頭望著我說,"老公,請你原諒,我就
幹一次,我太寂寞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渴望同時跟幾個男人做愛,如今終於
有這個機會,我不想放棄。老公,……在這荒郊野外,沒人會知道我幹的這些事
情。"簡妮停頓了片刻,她的臉上掠過一絲怪笑說,"老公,我要讓你親眼看一看
,別的男人的大雞巴是如何插入你妻子的屄裏的!……老公,我要出去了。"

  我目瞪口呆地聽著簡妮說出的髒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時,我
的大陰莖也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妻子的話不斷地迴響在我的腦海裏,我無奈地望
著妻子那張漂亮的臉蛋,我知道,我再說什麼也無法勸阻她了。我望著妻子那對
清澈而迷人的大眼睛,默默地點點頭,我表示同意。妻子看到我表示同意,她的
臉上頓時浮現出迷人的笑容,她說,"老公,謝謝你。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
來跟我做愛,我想體驗跟四個男人做愛的感覺,那種感覺一定非常美妙,我一輩
子都忘不了。 "

  "簡妮,你放心吧,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會跟你做愛。"我向妻子眨了眨
眼睛,揉捏了一下她的豐滿的乳房說。 

  "老公,你真好,謝謝你!……我準備出去了!"簡妮微笑著說,她親吻了一
下我的面頰。 

  我和妻子簡妮手拉手地走回到床鋪跟前,床的正上方,懸著一支明亮的大燈
泡,將整個床照得通亮。此時,兩張床已經合併在一起,很顯然,他們想集體輪
奸我妻子,或者是想跟我妻子做愛。這時候,我看見林東側躺在床上,他的內褲
和背心放在床頭上,他的上身赤裸著,下身蓋著一條毛毯。很顯然,他已經脫光
了衣服,準備同妻子做愛。

  "大美人兒,快點上床,讓我給你暖暖身子。"林東迫不及待地說,他的臉上
掛著淫笑。

  我妻子簡妮頭也沒抬地爬上了床,她甚至沒看我一眼,然後,她仰面躺在床
上,依偎在林東的懷裏,她的臉上流露出興奮和一絲恐懼。我拉了一把椅子,坐
在遠處的角落裏,看著我那漂亮的妻子的一舉一動。這時候,魯昆向前跨了一步
,他伏下身子趴在床尾,就在我妻子的腳下,他眉飛色舞地說,"真沒想到,你
妻子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她竟然想到我們三個人同時做愛!"

  此時,我坐在椅子裏扭動一下胯部,我的大陰莖已經情不自禁地高高勃起了
,我想給我的大陰莖留出更多的空間。我沒有抬頭看我的妻子,而是心裏默默再
想,"你們幾個小子想錯了,今天晚上,我也打算,妻子做愛!"

  在我們幾個男人中,孟鼎的年齡最小,他也是對女人的肉體也最著迷的。他
向前跨了一步,就站在我妻子身邊的床邊上,他伸出手隔著T恤衫,撫摩著我妻
子的乳房,然後,他慢慢地卷起了T恤衫,從我妻子頭上蛻下來。此時,簡妮上
身只帶著一對白色的乳罩,緊接著,孟鼎把手伸到了簡妮的背後,他解開了我妻
子的乳罩,然後一把扯了下來。此時,我妻子那對像奶油一樣雪白而豐滿的乳房
,一瞬間展現在幾個男人面前。幾個男人喘著粗氣,緊緊的盯著簡妮那對紅褐色
的乳頭和乳頭周圍夢幻般的乳暈,他們驚訝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太漂亮了
,太性感了!"林東大聲地嚷道,他似乎要讓我們屋子裏的所有人都聽到似的。

  魯昆解開了我妻子的褲子,迅速將褲子脫了下來。然後,孟鼎伸出手,一點
一點扯下我妻子的小內褲,我坐在旁邊,眼睜睜地看著我妻子大腿根部黑色的陰
毛,一點一點露出來,當我妻子內褲扯到她的小腿上的時候,她甚至順從地抬起
了腿,將內褲退了下來。不一會兒,我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全身赤裸,一絲不
掛的展現在幾個男人面前,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半天恐懼,只有興奮和期待。

  林東伸出手,撫摩著我妻子那雪白而細嫩的小腹,緊接著,他的手向我妻子
的大腿根部摸去,他用手掌扣住了我妻子大腿根部的隆起,用手指撥弄著我妻子
的陰毛,他用另一隻手攬住我妻子的脖子,他探出頭盡情地親吻著我妻子的嘴唇
,簡妮並沒有反抗,而是配合著林東的撫摩,她也親吻林東的嘴唇。

  這時候,我看見林東將粗大的手指插入了我妻子兩片大陰唇之間的裂口處,
簡妮興奮地哼了一聲,她沒有說出絲毫的反抗,而是順從地分開了她的雙腿。我
看到林東用粗糙的手指,揉捏著我妻子兩片細嫩的大陰唇,然後,他用手指撐開
了簡妮那早已隆起的大陰唇,一瞬間,簡妮的肉紅色的小陰唇、陰蒂和陰道口,
一下子露出來,在場的幾個男人,喘著粗氣緊緊的盯著簡妮那夢幻般的女性生殖
器。林東不斷地用手指撥弄著簡妮敏感的女性生殖器。

  過了一會兒,林東直起身,他將又長又粗又硬的大陰莖對準了我妻子的陰道
口,此時,他身上覆蓋的毯子滑落到一旁,我看到,他用大陰莖頭撥弄著我妻子
那敏感而堅硬的陰蒂,他的大陰莖頭越來越大,就像一隻紫紅色的大李子,在簡
妮的女性生殖器上蹭來蹭去。簡妮躺在床上,興奮地哼哼起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4

zwin8836 發表於 2022-1-15 23:18: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rthuryang1658 發表於 2022-1-24 00:17:19 | 顯示全部樓層
great to see.  thanks for sharing.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nk41212 發表於 2022-2-3 17:01:23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Vcorcl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故事沒還結來,怎麽就沒有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注0

粉絲3

帖子48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