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4312|回復: 1

[人妻系列] 伟大的妈妈10-15

[複製鏈接]

21

主題

124

帖子

343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43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十)
  

          我和张明在对面楼躲了一个下午,终于等到他们三个和妈妈走了,我们两个才从小楼的后门走了,连张明的爷爷也没有惊动。我们走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

  事实上,从前偷望妈妈与别人做爱已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样剌激的还是第一次,我却在表面上对张明说:“你为什么拉住我,那是我妈妈,你这样还是朋友吗?!”

  张明笑着说:“没什么,让你白看一场好戏,你不觉得比A书还爽吗。”我也觉得张明说得对。

  我和张明边说边走,不知不觉走到村边的一个小商店前,张明拉着我坐下,“急什么,我请你喝啤酒。老板,拿两支生力来。”

  说着说着,我和张明一起喝起了啤酒。这时隔壁的桌子来了三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小孩,也叫了几支啤酒和花生吃,我们也没理会他们。

  他们喝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几瓶下去了。我们也不管他,他们喝他们的,我们喝我们的。这时,其中一个站了起来,要去厕所,他走到我们边上,“喂,让开。”口气大得很。

  因为我也喝了两瓶啤酒,他这么不客气,我的气也往上冲,“让、让、让,让个鸟啊。”那人一听,愣了。

  张明上来拉着我,赔笑着对那个人说:“军哥,这小子外地来的,他不知道你老人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个军哥脸上的表情松了点,但还是很紧,“叫他说话小心点,操他妈的,小子,你记住在这里别那么牛,操你妈的。”

  本来张明已经拉住我了,但我一听那个鸟人居然这样说我妈妈,我的气就往上冲,“操你妈的!”我一冲上去就是一个勾拳,那小子脸上马上肿了起来。

  他的另外两个同伴上来帮忙,但那两个明显比我要小几岁,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几下就倒下了。张明吓得坐在一边不会动了,当我将他们三个都搞倒准备走时,张明却让我先走,那个小子还在地上恶狠狠的说:“小子,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走了一阵后,张明赶了上来,只见他面如土色,“你不长眼睛啊,我叫你不要打架,你偏要,你知道他是谁,他是黑社会老大的孩子,他和我哥一个学校,自己在学校也是老大,校长都不敢对他怎么样,你惹祸了。”我这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我和张明三步并作两步回到了姨婆为我和妈妈准备好的房子。这时,太阳慢慢地落了下来,日落在这些村落真是比城市好看多了,但我和张明却没有欣赏的意思,直走回去了。妈妈这时已在房中,她已恢复得不错了,如果不是我们下午亲眼望到,绝不知妈妈下午经历过一场4P的性交。

  妈妈这时叫了外卖,她和我还有张明三个人一起吃了起来。我们一直都不敢说下午的事,大约九点钟多左右,我们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姨婆的这间房子是一间在田边的旧房,姨婆本来想让我妈和她一起住,说说话,但是她家这几天要做酒席,忙不过来,只好在做完之后再说,妈妈也觉得这小洋房不错,就住下来了。

  这时外边来了几辆摩托车和小车,每一车上都有坐满了人。他们让那个阿军敲门,说是找我的。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开门让他们进来了。当望到有十几人时,妈妈才觉得不对,但事已至此,只能让他们进来了。

  被我打的那个阿军跟在一个人的后边走了进来,那个人十分高大,长得又黑又壮,就像一个打手一样。当他望到房子里只有我们一个女人两个小孩时,他挥了挥手,其他的人就没再进来。

  他对我妈妈说:“这位小姐,我叫李东,今天下午,你的儿子打了我儿子,你看看这伤口。”他还在不停地说,但这时我已什么也听不到了,因为我妈妈用严厉的眼神望着我,我只好低下了头。

  妈妈一望就知道答案了,她转过头对那个人说:“这年龄的小孩本来就比较冲动,打架的事,你想怎么办吧。”

  我这时不由气向上冲,“妈,是他说粗话,他说操你妈,我才打他的,他也打了我,你不信可以问张明。”

  那个李军在他爸面前就像变了一个人,只是小声和他爸说了几句,没有像刚刚一样嚣张。

  这时李军爸爸说话了:“这样吧,小孩子到隔壁小楼去,我们大人来谈。”

  说着,他拉起了袖子,露出了布满剌青的手臂,叫了两个男的进来,将我们带到小楼里,将门关上。我一急,和张明跑到了二楼上边去了。这时,妈妈和那个李东,还有几个人所在的房子大门关上了。

  妈妈这时感到有点绝望,问:“那李老板,你想如何解决?”

  这时那个李老板淫笑着说:“你没听清楚吗,我儿子说要操你啊,我这个做爸爸哪能不顺儿子的意思啊。”

  妈妈外边穿一件粉红腰带式短睡袍,因为本是想着吃完饭就要到外边去的,她里边穿的红色的蕾丝边透明的胸罩,下边一条高腰红色绳带式丁字裤,红色的吊袜带吊着黑色的长丝袜,下边是一双同色的搭扣高跟鞋。

  那个李东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硬了,但他不能马上就冲上来,现在他终于也顶不住了。他一挥手,两个手下将妈妈制住,将妈妈拉进了房间,妈妈激烈地反抗着。

  李东跟着和李军也进来了,李东恶狠狠的对妈妈说:“太太,你儿子现在在我手里,你想他变得怎么样,你自己想想吧。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你今晚陪我们,明天在XX楼订个房间,摆一桌酒,陪我们这班弟兄吃饭,搞个通宵。第二条路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想想吧。”

  李军也在边上说:“阿姨,是啊,你自己想清楚吧。”

  妈妈这时已无话可说,她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办,但不要让我儿子知道我和你们做过。”

  “好,一言为定。”李军从书包里拿了一条铁链和一个颈圈,妈妈惊呆了。

  但这时李军已将颈圈结在了妈妈的脖子上。他一拉,妈妈跟着他上了床,他又拿了一条绳子,将妈妈的双手绑住,一边连在了床上的铁架上,妈妈的巨乳因为捆绑而显得更加高涨。

  在绑妈妈时,粉红睡袍的腰带已被拉成死结,两边打开,巨大的乳房在小小的乳罩中呼之欲出,因双手被绑,原本已很大的乳沟更加深了,妈妈的大腿也因为睡衣的滑落而可以望到根部。

  当妈妈的双腿交缠时,在丁字裤边露了几条阴毛出来,李东见了再也沉不住气,他上来拉开李军,“小子,老子先来。”

  李东将衣服脱光,将手放在妈妈的肚皮上,轻抚着,手指在胸罩的乳头上打着圈,妈妈被这个感觉搞得不行了,双腿不停地交缠磨擦着,被绑的双手也在握紧拳头。

  李东又将手伸到妈妈的后边,将妈妈的胸罩扣子拉开,妈妈的一双巨乳现在两父子面前。李东握着妈妈的脸,将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口中,吸着妈妈的香舌。

  这时,李军也摸索了上来。他对妈妈的双腿情有独钟,轻握着妈妈穿着搭扣高跟鞋的脚,从脚背舔起,一只手轻握着妈妈的小脚,在上边轻轻地抚摸着。他用舌尖在妈妈的小腿上舔着,一只手用指尖轻刮。而李东则在妈妈的耳垂上,面上,嘴上,鼻子上,不停地亲着,上面布满了口水。

  李军将妈妈拉下了一点,将妈妈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头上,然后一头拱进妈妈的下边,隔着妈妈的丁字裤对妈妈的下部发起进攻。而李东则将妈妈拉起,用手掌托着妈妈的头,让她服务自己的大肉棒。

  虽然妈妈的双手被绑着,但却一点也没影响到她,她并在一起的双手,轻握着李东的双丸,纤细的手指在双丸上抚动着。她一手轻握着李东的大肉棒,伸出舌尖在双丸的边上轻舔着,又从双丸的根部舔到肉棒的根部,手上也没有闲着,轻轻的套动着李东的大肉棒。

  她又将李东的双丸吸进口中,舌齿唇并用,让李东的双丸上布满了妈妈的口水,接着她放弃了李东的双丸,转而对他的肉棒,她将舌尖在李东的马眼上轻舔着,舌头在肉棒的前部打着圈,双手在双丸上抚慰着。

  下边李军的舌头已将妈妈的整条丁字裤所在部位舔完了,整条丁字裤上都是他的口水,而妈妈的丝袜也是一样,全部都是湿的。他在妈妈丁字裤的绳带上一拉,就将妈妈的丁字裤拉了下来,他则继续舌奸着妈妈的小穴。妈妈下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双腿一合,将李军的头夹在了她双腿之间。高跟鞋的尖在他背上刺着,令他更兴奋,舌头更向内伸入。

  李东将妈妈的手放了出来,妈妈一把将李东拉下来,小舌头在李东的乳头上打着圈,另一边则用手指在乳头上轻刮着。李东觉得太爽了,他一把拉开李军,就像平时操他老婆一样,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中。这种一杆到底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妈妈虽说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但还是感到十分之爽。

  李东的头就在妈妈的头旁边,他抱着妈妈的头,舔着妈妈的脸,妈妈则将双腿盘在了他的腰杆子上,用足跟压着他的屁股,而她的屁股则更自由地上顶,使得两人的下部结合得更深。

  李东要妈妈趴在床上,他从后边操她,而李军则坐到了床头,要妈妈给他口交。这时候妈妈的手机突然响了,妈妈一望在床头的手机,她望了望李东,李东淫笑着命令要她接。

  原来是与她约会的朋友:“阿珍啊,你出门了没有,我现在出门啦。”

  妈妈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答:“不来了,不好意思,我不是很舒服,后天吧。”

  妈妈在讲电话时,李东更用力地操着妈妈,床声传到了另一边,妈妈的朋友问:“阿珍,你没事吧?”

  妈妈心想,这个狗杂种。“没事,我在铺床。”

  李军也将肉棒插进了妈妈口中,妈妈的话也说不了,好在只是妈妈那个朋友在讲,不用妈妈回答,妈妈终于用含含糊糊的声音打完了这个电话。李东在妈妈收线时,一把抢过电话,扔在床边,继续操着妈妈。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外边有个人叫道:“爸爸,弟弟,你们在里边吧,妈妈叫回去了。”原来是李军的哥李同,当他进了房间一望,就什么都明白了。

  李东叫道:“小子,过来操这婆娘啊。”李同也没有操过如此风骚的熟妇,他也马上脱光衣服加入战团。

  妈妈坐在了李东的肉棒上,上下来回的操着,胸罩松开,内裤扔在地上,睡袍则已被拉到了手臂上。她抱着自己的头,将头发从根部不停地向上推。推着推着,她的双手被拉开,分别握着一只肉棒。

  妈妈将李同的肉棒放进自己的口中,另一只手则操动着李军的肉棒。不一会儿,李同的肉棒上已全是妈妈的口水,妈妈又将李军的肉棒放进口中,从根部舔起,横吹,竖吸,深喉,交替在两兄弟的肉棒上施展着。

  李同与李军,两人的肉棒相向,妈妈将两人的肉棒头对头的贴在一起,她则一手一边握着,在两人的肉棒上吸舔着。发出“唔、唔、雪、雪”的声音。

  李东这时用力的操着妈妈的下边,他突然停止了操动,对两个儿子说:“来一起操!”

  李东将妈妈的肥臀转向,让妈妈坐在他上边,然后将妈妈的淫水在妈妈的屁眼中润滑着。他紧握着自己的肉棒,“宝贝,坐下来吧。”妈妈将屁眼对准李东的肉棒坐了下去,经过了下午的性交,李东很容易就操进了妈妈的屁眼。而李军则趴在妈妈的上边,将大肉棒从前边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当中。

  妈妈的双腿呈M字型排开,李东在操着妈妈的同时还不忘把玩着妈妈穿着搭扣高跟鞋的双脚。

  李同则到了妈妈的脸前,妈妈很自觉的张开淫口,将肉棒纳入口中。她的双手抱着李同的屁股,做着深喉,又轻轻地拉开李同的屁股肉,将手指伸进了李同的屁眼中轻插着,另一只手则在双丸根部与屁股的结合部轻摸着。李同抱着妈妈的头死命地向自己的胯下压下,他的阴毛都已刺进了妈妈的鼻子里了。

  这时李东双手紧握妈妈的一双巨乳,用力握着、捏着妈妈的乳头,而李军双手撑在床上,用力操动着。李东与李军两父子不是你进我出,就是同进同出,妈妈在他们的操动下来了第一次高潮。

  妈妈吐出李同的肉棒大叫:“啊,操死我了,天啊,啊,不要,不要停啊,啊,来了。”妈妈刚叫完这句就感到直肠处一股强劲的冲击,原来李东也来了。

  之后,他倒在床上,不动了。

  这时,李军笑着说:“哥,我刚跟那小子说要操他妈,我现在真操到了,让我将她屁眼也操了就完满了。”说着要李同睡在床上,妈妈坐了上去,他则从后边插进妈妈的屁眼。妈妈的一双巨乳像吊钟一样吊下来,像喂奶一样,挂在李同脸上,李同欢快地吃着波饼,他在妈妈的双乳上咬着、舔着,用舌尖逗着妈妈的乳头,下边同时力顶。

  李军在后边用力的打着妈妈的屁股,狞笑着说,“臭婊子,要怪就怪你儿子吧。”妈妈的屁股上布满了红印。在这样强烈的剌激下,李军终于也顶不住了,他将肉棒拉出,将精液发散在妈妈屁股上。并用妈妈的屁股将他的肉棒擦干净。

  李同好像对屁眼没什么兴趣,将妈妈压在下边,但他好像对妈妈吸乳头的技术十分喜欢,他要妈妈的双腿盘在腰间,妈妈的头则向下在他的胸前吸着他的乳头。妈妈的舌头像有魔力一样,她吸着一边的乳头,摸着另一边的乳头,使得李同如临仙境。两人只顾着上边,下边就管不上,速度慢了下来。

  这时,李东和李军已休息好,“儿子,你妈妈催我们回去啊。”

  李同这才记起来,他不要妈妈舔乳头了,用力的操动着妈妈。妈妈也抱紧他的屁股,大声的呻吟,让李同更兴奋。终于,李同感觉到自己的顶点到了,抽出肉棒,将他的精液发射在妈妈的胸上、脸上。当妈妈想将精液擦去时,他要妈妈将精液吃下去,并将肉棒放进妈妈口中,要妈妈舔食干净。妈妈也一一照办了。

  他们三父子终要走了,李东笑着对妈妈说:“太太,记住明天的约会啊。”

  说完带着一帮手下扬长而去。

  妈妈将现场清理好之后才去将我们放了,虽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是没有捅破,张明回家,我也上床睡觉。妈妈经过下午和晚上的两次4P,的确已十分劳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中。
  

        ?
  

        

  (十一)
  

          妈妈第二天起来已将近十点多了。十一点的时候,张强来到我们住的房子,他将妈妈拉到一间小房间里,谈了有一个多小时,最后,原定在晚上与李东的约会提前到了中午。原来,当天晚上,张强已知道了我打伤人的事,当张明回家的时候,张强已将这事问得一清二楚,第二天就打电话找李东将事情挑明了,李东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张强与当地的黑白两道都有关系)

  吃中饭时,由张强和妈妈去,妈妈一根头发也没掉就回来了。妈妈对张强只有感激,已忘记了张强对她做过的事。

  妈妈通过这件事,虽说事情已过去,但她还是不放心,就将我交给了姨婆,她在外边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就要我在姨婆家,不能到外边惹事。却想不到这反而令她在家乡又遇到了一件坏事。

  假期已到了第三天,妈妈应那天与她约会的朋友之请到她家作客。这天冷空气南下,一下子降了几度,更下起了大雨,妈妈本不想去的,但与人有约在先,只好自己去了,我却只能在姨婆家里自己玩了。

  妈妈的朋友十分热情,两个女人一起逛街、吃饭、聊天,一整天过去了,两个女人到晚上七点才分手,这时镇上的商业街的灯已经全都亮了。妈妈从市区坐车到镇上客运站准备坐车时却发现一张公告,因为下雨的原因,原来已在搞维护的路更出现了问题,回村子是暂时不行了,最快的一班车也要在十点钟才开,妈妈无奈,只有在镇上呆着了。

  因为下雨,妈妈这天穿着一件像雨衣质料的粉蓝色连衣裙,那是一件像睡衣似的中间有腰带的裙子,下边一双白色的搭扣高跟鞋,一双比较肉色的长丝袜。

  在晚上,客运站的人明显比白天要少了,但是在等晚班车的人也不在少数,客运站中那些刚从外省来还没有找到工作的民工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睡在一起,那些人的体味和汽油味充斥着整个客运站,妈妈实在受不了那个味,她这样的衣着的人明显与客运站格格不入。当她在客运站里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她决定不在这里等了,她要到外边去,到时间才回来。

  “儿子,妈妈要晚一点回来,路要修,没办法。”妈妈给我打电话。

  “那也没办法啊,妈,你小心点。”

  “知道了,妈挂了,早点睡。”妈妈打完电话才从客运站向商业街走去。

  妈妈到了镇上商业街的边上消磨时间,她却不知道在她刚入车站时已经有两个人跟在她后边了。不知不觉中,她已走到了商业街的尽头,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五六个女人在那里,边上有一家电影厅,为什么不叫他电影院,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是一个民房改的,但望上去却不小。妈妈刚想上去看一下有什么电影,这时有几个男的走了过来,那些女的就围了上去。

  “大哥,请我看场电影吧。”妈妈一听就知道是城中村的那些妓女在一些电影院口卖淫的玩意。

  妈妈再一望,那些电影,第一场是什么《欲求不满的少妇》、第二场是《出轨的少妇》。一共五场,只要十元就可以看到底,这些都是一些三级的玩意,妈妈已对这间电影厅完全没有了兴趣。当她转身要走时,已有两个人贴住了她,妈妈还以为是扒手,但她随即发现两把明晃晃的小刀已顶在了她的腹部。

  “小姐,别叫,听我的话照做,不然我捅了你,我们也绝对走得掉。”说话的人一口很重的北方口音。

  事实上,当妈妈发现被刀顶着时,她已听不到他的开始的话语了。她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我被抢劫,手心全都是凉的。她望了一下两人,一个小平头,一个眼镜。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两个人有点脸熟,但又想不起来,是不是李东的人不服气呢?

  但不由她多想,那两个人拉着妈妈,向电影厅走去,在左边那个将手伸进妈妈的左边的袋,将妈妈衣袋中的零钱拿出来,交给了卖票的。

  “三张,两张情侣座,我要最边的两张。”

  “好,五十元,”卖票的望着妈妈一脸的坏笑。

  想不到这种破地方也有什么情侣座。妈妈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她刚张嘴想叫,但在妈妈右边的人手一动,妈妈只觉腰上的异物又顶得紧了一些,她只好把张开的嘴合上了。原来在电影厅口的几个妓女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妈妈,那两个人拉着妈妈进了电影厅。

  当妈妈进去时,一种很大的人体的味道冲进了妈妈鼻子,说是情侣座,实际上就是一张旧的长谢谢。电影已经开始了,那两个人将妈妈夹在中间,两个人的的手已经放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了。放的电影本来就是那些H级的东西,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电影厅内,从前边不时传来的也是南腔北调,这里明显是一个外来民工才来的小电影厅。

  这时,妈妈已感觉到有点绝望了。“别,我给你钱。你别伤害我。”

  小平头不屑地一笑,将妈妈本来叠在一起的双腿拉开,眼镜将妈妈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腹股沟中。

  怎么这样大,妈妈吃了一惊,她只觉手中有一包东西,她的手握不住。小平头将舌头伸出,在妈妈的耳朵上舔起来,并将妈妈的手也放在了他的下部。

  这时有人从他们前边走过,三人被吓了一跳,他们两人马上坐好,各伸出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摸索着,并拉下了自己的裤链,将肉棒拉出,要妈妈的手握弄着他们的肉棒。妈妈起初不愿意,但在两人的强制下,妈妈还是握住了两人的肉棒。

  这时,两人的手已在妈妈的大腿内侧摸动着了,小平头的手在妈妈的丝袜边上轻刮着,眼镜则将手指从妈妈的内裤边上插了进去,轻拉着妈妈的阴毛,并将中指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中。

  搞了大约五六分钟,眼镜只觉得有水从手指流到手掌上,妈妈的喘息也由刚开始的几不可闻变得大声到两人耳中的销魂仙音了。

  妈妈的两手分别握着两人的肉棒,眼镜的下边很大,肉棒直,双丸也不小,小平头的比眼镜小一点,但有些向上弯。妈妈的玉掌上已满是两人马眼中流出的粘液,妈妈在握他们肉棒的同时,还用小指的指甲轻刮着两人的双丸。

  眼镜这时要妈妈放开他的肉棒,他应该差不多了,是强忍着的。他深吸了几口气,拉好裤子,走到厅口,问人厕所在哪里。小平头要妈妈侧坐在谢谢边上,他则坐在另一边,妈妈半睡着吸他的肉棒。妈妈起初不肯,但小平头握着妈妈的脖子,拉着妈妈的头发将妈妈强力往向按。

  “小姐,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儿子。”妈妈听到后突然一惊,原来她打电话时这两人已跟在旁边了。‘这些亡命之徒什么都做得出来。’妈妈想,‘只有顺从他了。’

  好腥啊,当我妈将头凑近小平头肉棒时心里不禁想,她握着小平头的肉棒,只用嘴唇轻含着小平头的肉棒前部。小平头的手拉起了妈妈的裙子,将手指放在妈妈的阴部,这时,妈妈下部内裤已经湿了。他将妈妈的白色透明内裤拉下,妈妈的光屁股坐在破旧的谢谢上,只觉得十分不爽,她知道要快点搞定只有让他完事才行。

  妈妈握着肉棒的根部,将小平头的肉棒整条吸进去,又整条吐出,整条肉棒上全都是妈妈的口水。小平头左手玩着妈妈的小穴,右手则从妈妈的衣领伸进握着妈妈的巨乳。妈妈的双腿紧夹,由于口中有一条大肉棒,只从鼻中哼出含糊不清的嗯嗯声,但与电影放映的声音比却微不足道了。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过,两人都不敢动了。小平头要妈妈起来,自己坐在沙发边,有半个位左右,妈妈半坐在他的腿上,他从后边亲着妈妈的脖子、脸颊,双手在妈妈的大腿上、屁股上、巨乳上摸索着。

  正当他感觉极爽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一接,听了几句,挂了电话,拉着妈妈出去向后边走,妈妈不知他在做什么。他要妈妈走前边,当走到一个有洗手台的小房间前,敲了三下,门开了,原来,是眼镜。里边是一个厕所,还是坐厕,空间也不小,他让两人一进来就上了内锁。

  眼镜已经顶不住了,他手忙脚乱地将妈妈的腰带解开,妈妈丰满的的淫肉体就出现在两人面前。妈妈的衣裙刚过了大腿,里边只有一件半罩杯的白色透明胸罩,解开腰带后,让人觉得是一件睡衣而不是一件外衣。妈妈的内裤已脱,上边的胸罩是透明的,妈妈用两条透明的肩带吊着。

  两人已迫不及待的一头扎进了妈妈胸上,两人的舌头轮流在妈妈深深的乳沟上徘徊,当一个人舔乳沟时,另一个就在他那边吸着妈妈的乳房及乳头。

  小平头将注意力放到下边,他拉开妈妈的双腿,将舌头在妈妈的小穴边上轻舔着,而眼镜则握着妈妈的脖子,将舌头吐进妈妈的口中,两人的舌头相互交缠着。

  小平头的舌技不错,他轻舔着妈妈小穴的边缘,将妈妈的阴蒂吸进口中,又轻吐出来,又将舌头插进小穴中,将嘴唇贴着小穴轻吸。

  天啊,实在是太正了,妈妈不禁想着。原本垂下的手则放在小平头的头上,她也将下体向前,让小平头的舌头更容易深入她的小穴。

  眼镜则在妈妈双乳上下功夫,他将妈妈的胸罩拉起,托着妈妈的一双巨乳,口中吸着左边的乳头,右手则玩着妈妈右边的乳头。又握着妈妈的巨乳,整个吸进口中,又吐出来,妈妈的双乳上边布满了口水。

  这时小平头站起来,摸着妈妈的小穴,妈妈也回应地搓动着他的肉棒,而眼镜则与妈妈吸吻着。小平头将妈妈放在马桶边上,双手抄着妈妈的腿弯,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湿穴中,弯弯的肉棒大大的刺激着妈妈的阴蒂。

  妈妈拉开眼镜,“啊,爽,真爽,好麻,天啊。嗯!”妈妈只觉得下边的快感已无法形容,她刚叫了几下,就没有了声音,原来眼镜站了上去,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口中,用力的抽插着妈妈的淫嘴。妈妈横舔、竖舔,舔马眼,吸龟头。

  眼镜实在太爽了。

  在两人合力下,妈妈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原本配合抽插的屁股已向下垂了。

  两人停了下来,显然两人也不想这么快就完事。

  眼镜坐在马桶上,要妈妈屁股向后撅起的站着。小平头站在妈妈面前,妈妈重新为小平头的肉棒服务。眼镜则在吸着妈妈的小穴,并轻轻舔着妈妈的屁眼,将口水糊散在妈妈的屁眼上,妈妈的屁眼在他的服务下一张一合的动着。他将妈妈拉向自己,扶着肉棒要妈妈坐下来。他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感觉着妈妈小穴的感觉。

  但他觉得不够过瘾,插了五十多下后,他抽出肉棒,将妈妈的屁股两边拉得开开的,加上口水与妈妈淫水的润滑,终于插进去了。因为眼镜的肉棒较大,妈妈只觉后边胀得很,只觉得后庭有一种撕裂的感觉,她只有死命地吸着小平头的肉棒。抽了一百多下,眼镜向上坐了坐,叫道:“兄弟,一起上。”

  “好,大哥,我来了。”

  眼镜将妈妈的大腿拉成M形,平头按着妈妈的双腿,将他的肉棒插了进去。

  妈妈的双手按着小平头的胸部,长指甲逗动着小平头的乳头。小平头双手抄着妈妈的腿弯,狗公一样动着腰杆子,而后边的眼镜则用力握着妈妈的一双巨乳,肉棒在妈妈的屁眼中插动。

  两人默契的配合,你进我出,你上我下,两根不同寻常的肉棒,在相隔几厘米的地方用力耕耘着,妈妈时而玩着小平头的乳头,时而将手向后抄,抱着眼镜的头与他湿吻,而小平头则不时与妈妈吸吻,眼镜则从后边吸着妈妈的后颈、耳垂。

  在抽插了几百下后,妈妈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天啊,我又来了,啊、啊!”虽说开始是在不情愿下,但两人的持久力的确惊人。两个人这时也达到了顶点,分别在妈妈的小穴及屁眼中射出了他们的精液。妈妈只觉两股热流在子宫及直肠处奔流。她无力地睡在眼镜上边,而小平头在高潮后也趴在了妈妈的上边。

  休息了还不到三分钟,小镇的商业街那边传来了警笛声,两人将还没有回过气的妈妈抛下走了。开始妈妈还担心警察会来,她现在这个样子在这里真是百口莫辩了,她也穿好衣服马上走了。但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警车是经过。

  这时已九点多了,妈妈重新回到客运站。一个男的撞了她,在性交之后,妈妈站得不稳,靠在了公告栏上,借着灯光,上边有两张通缉令,居然就是刚刚的两个人。妈妈这才想起来刚刚开始时买票时看过,这两个人,是抢劫杀人犯,还强奸了一些女事主,有几个还被他们捅死了。

  妈妈也不知是怎样上的车,下车也是别人叫的,她只知道她衣服都湿透了。

  当我问她为何伞不见了时,她才回过神来。第二天就带着我回家了。
  

        ?
  

        

  (十二)
  

          我和妈妈从老家回来后,我就病倒了,发起了高烧,妈妈也束手无策,只好将我到医院看病。

  当我进了急诊室时,我却碰到了我的同学李达。

  原来,他爸爸是这个医院的医生,还是一个呼吸系统疾病的专家,李达妈妈到外地办事去了,他爸爸要在医院值班,加上李达也病了,他也只好跟着爸爸来到医院住上几天了。

  李达的爸爸帮我看了病,诊断为呼吸道感染,情况可大可小,晚上要住院观察,因为李达爸爸是医生,我就住到了住院部的小观察室里,一边是医生的休息室,另一边是护士的值班室。

  妈妈很快地帮我办好了住院手续,之后她就回到家中洗了个澡再来,我和李达就住在了小观察室内,外边有个阳台,直通到旁边的医生的休息室。

  妈妈从家中回来了,带来了我的衣服,只见她穿着件白色为底的短袖黄色的碎花衬衫,里边红的丝质胸罩透过衬衫清晰可见,刚好过膝盖的墨绿色纯的百褶裙,裙摆一褶一褶的相压,紧紧的包裹着妈妈肥美的屁股,再下边是肉色的长筒丝袜,细带的半高跟皮凉鞋。

  因为吃了药,我和李达才九点多就进入了梦乡。除要查房外,我的妈妈和李达的爸爸就坐在阳台上谈天说地。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响动惊醒了我,但这声音微弱可闻,但却确实存在。

  住院部早就关上了门,谢绝探病了,病人已睡下,所有的病房里的灯也已关上,是什么声音呢?

  我感觉到声音是从阳台方面传过来的,我向那边望去,借着月光两个人的身影在阳台上纠缠着,是妈妈与李达的爸爸。

  我感觉到真是不可思议,刚才两人还是相谈甚欢,现在怎么又变得这样了,两人像在尽力压低着声音,不想让我和李达听到。

  两人在纠缠中依然说着话,但在极静的夜空下却也极为清晰。

  “太太,你就从了我吧,我保证只有这一次。”李医生说。

  “李医生啊,我们不能这样啊,我们的儿子是同学,加上我儿子现在是你的病人。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

  “太太,知道你儿子是我的病人就行了,你也不想他们两个人醒来望到我们俩这个样子吧?”李达的爸爸用力地拉着妈妈向阳台另一边的医生休息室拉去。

  两人在纠缠中撞到了窗户,发出了一下极微的响声,李达的爸爸立即停止了动作。望向里边,我和李达都没有动静,他才放下心。

  “太太,你就从我一次,你不从,我就散步消息说XX学校XX学生的家长是怎样的骚货,勾引医生,瞧人家是信你还是信我。”李达爸爸得意洋洋地对着妈妈说。

  妈妈似乎被他的话震住了,她停止了挣扎。

  “真的,只有这一次?”妈妈迟疑地说。

  “你说呢。再不走,两个小子醒了,我就搞不到你,我就这样向外说。”李达爸爸继续要挟着妈妈。

  李医生拉着妈妈走到隔壁的医生休息室,通常医生的休息是锁上的,他们很多都是到到观察室或者值班室里。比较少到休息室,休息室通常只是白天开门,晚上由值班医生拿钥匙锁着的。

  当两人走到了里边时,李达爸爸顺手关上了在阳台上的门,却打开了窗户,让外边的月光照射到房间里,关上门就不够光,但他不敢开灯。

  这时我已轻轻地下了床,我穿上了我的运动鞋和衣服,一步一步地向阳台走去,我向后望着观察室的门是关着的,李达却也已坐了起来。

  我差点就叫出声音来,李达马上向我打着手势,显然,他也是清楚望到刚刚的那一幕,他也穿上运动鞋,两人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阳台上,我在上,李达在下从门缝望里瞧。

  李达的爸爸从背后贴着我妈,我妈双手扶在床边,李医生右手环着我妈的胸部,握弄着妈妈的巨乳,另一只手则在妈妈可人的屁股上摸着。他用鼻子闻着妈妈的发香,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脖子上轻舔着。

  他将妈妈的脸板过来,吻着妈妈的脸。他放下双手,两手握着妈妈裙子的下摆,一点一点的往上提,在提的过程中,当他的手指触到妈妈的大腿时,妈妈都会轻摆着被触碰到的双腿,想与他的手指保持距离。

  李达的爸爸显然发现了这点,她将妈妈的身子转过来,将她的裙子向上拉,再将妈妈放在了床边,拉开她的双腿,自己整个人嵌入了妈妈的双腿之中。

  因为裙子已被拉起,李达的爸爸又将妈妈拉在床边,凉凉的夜风吹着妈妈没有丝袜包裹的大腿根部,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李达爸爸左手握着妈妈的脖子,要妈妈与他接吻,右手一颗一颗地解着妈妈上衣的扣子,坚硬的肉棒顶在了妈妈的肉穴的位置。

  “太太,你的口水好甜啊。”李达的爸爸继续逗弄着妈妈,帮妈妈解开上衣后,他也将自己的裤子的脱下,他强行拉着妈妈的手握住他的肉棒。

  “李医生,快点好吗,他们两个小的还在旁边啊,如果……”

  “好,那我也快点。”李达的爸爸将裤子完全脱下,上衣和白大褂不脱,他将手伸到了妈妈的腰部,将妈妈的红色的丝质内裤拉了下来,放在鼻子上闻了一闻。

  “啊……好香啊……太太,送给我好吗?啊……你都出水了……”李达的爸爸的手指插进了妈妈的肉穴里,再抽出来,手指上满是妈妈的淫液。

  他将妈妈拉躺下,要妈妈侧着身子,头悬在床边,他将肉棒放在了妈妈的面前。

  “不要……我不做这样的事的……”妈妈抗拒着李达的爸爸。

  “你想不想快点,你不帮我吹,我会慢很多的,来嘛。”

  妈妈知道这是李达的爸爸故意这样做的,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将李达爸爸的肉棒吸进嘴里,李达的爸爸可能也觉得这样不爽,他将妈妈拉到地上,让妈妈将裙子和上衣脱了,蹲在地上,他则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妈妈的口舌服务。

  “太太,你的小嘴好紧啊,我喜欢你的小嘴。”李达的爸爸边说边将手伸到妈妈的背后,将妈妈的乳罩的扣子解开,手向下边轻握着妈妈的乳房把玩着。

  “太太,你的奶子真大啊……抓上去好软啊……”李达的爸爸不断的说着这样的话戏弄着妈妈,但妈妈却不能回应,因为她口中有一条大肉棒。

  李达的爸爸双手按住妈妈的后脑勺,将妈妈的头不停地压向了自己的胯部,与妈妈做着深喉。而妈妈的双手按在李达爸爸的大腿上,用力的抗拒着,李达的爸爸只好顶起自己的腰部,屁股都有点离开椅子了,只是想让肉棒更能插得更深入一点。

  他在操了妈妈的小嘴一百多下之后,他轻轻地摇了一下床,觉得并不是太稳固。他将妈妈拉起,借着月光,他贪婪地望着妈妈身上只有长筒丝袜与高跟凉鞋的成熟肉体,妈妈一只手环抱遮掩着双乳,另一只手挡在夹紧双腿的裆部。

  “太太,我们来吧,再过一会儿,护士就要查房了,那时望不到我们一进来我们就完了,你还是快点吧……”边说边将妈妈拉过来,示意妈妈坐在他的大腿上。

  妈妈打开双腿,坐在他的大腿上,经过多时间的前戏,两人的下体都是湿湿的,李达爸爸的肉棒毫不费力地就进入了妈妈的肉穴。

  “太太,你的肉穴真紧啊……”说完,他的双手握着妈妈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他则将脸拱进了妈妈的一双巨乳之中,闻得妈妈的乳香,因为椅子比较矮,妈妈的双腿着地,在李达爸爸的运动下,她因为想着快点结束,也配合着将将屁股上下内外的套动,在李达爸爸的胯部研磨着。

  渐渐地,她也有了快感,从鼻子中哼出了美妙的呻吟声。李达爸爸将妈妈的乳头叼住,用舌头在上边打着圈,再一口将大半个乳房含住,吐出来,吸完了左边的,再吸右边的,妈妈被他整得不行了。

  “你还没来吗,你怎么这么行的,我都要支持不住了,快点吧。”妈妈一来想快点结束,二来李达的爸爸在这方面的确也有一手,禁不住在李达爸爸面前说起了这样的淫声浪语。

  “是吗?太太,我真的那么行。”李达的爸爸显然也被妈妈的言语剌激着,他也不管那么多了,他将妈妈拉真起来,要她趴在床上,他站在妈妈的后边。

  “太太,你要想快就将你双腿打开一点。”

  妈妈依言打开双腿,八字形地站在地上,等待着李达爸爸的再次插入。

  李达的爸爸右手手扶着自己的肉棒,左手将妈妈的肉穴撑开一点,再次将肉棒顶进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啊……真爽啊……太太……”

  李达的爸爸边说边趴在妈妈的背上,手从妈妈的腋下穿过,紧靠着妈妈支撑着上身的肘子,双手向前,把玩着妈妈的一双巨乳。

  如果是胸部小一点的女人,因为有手在那么遮住的关系,根本就望不到男方在女人的乳房上的动作,但我的一对确实是巨乳啊,李达爸爸的手上动作清晰无比,他的手指在妈妈的乳头上拨动,在乳房上抓捏着。

  妈妈爽得转过头去,伸出舌头,而李达爸爸也配合着妈妈将头凑过去,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下边我和李达就看不到了,因为李达爸爸的白大褂完全的遮住了两人的交合部位,我们也没有办法瞧得到。但是李达爸爸的腰一下子一下子的向前顶,妈妈也配合着将屁股翘得更起,让他更好地操弄着自己。

  两人用这个姿势操了将近三百多下,因为两人怕发出声响,都是将肉棒顶到底再拉出再顶到底的九浅一深的方面,两人特别的费劲。在三百多下后,两人的腿站着时都好像有点抖,但依然坚持着。

  又再操多了几十下以后,妈妈首先顶不住了,她不再顶起屁股,完完全全的趴在床上,而后边的李达爸爸也再操了几十下后趴在了妈妈的背上,明显两人一前一后都得到了高潮。

  这时,我和李达明白,这是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了,两个人轻轻地溜回到了床上,但是下边的肉棒都是硬硬的,但我们都不敢在这里打手枪。

  我望着放在床头的夜光电子表,已经是一点多了,过了三分钟,妈妈他们也轻手轻脚地回来了,她趴在了我的床边睡了,但我整个晚上都不敢在动,生怕被她警觉到。

  在他们回来后五分钟,护士真的来查房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地,慢慢地就睡着了,但不知对面的李达是否也和我一样。
  

        ?
  

        

  (十三)
  

          终于又要重新开学了,我们那里又要重新开始分班了,但是我的成绩不怎么样。

  原本我妈想我去的最好的重点班一班是没什么指望了,但是二班应该还可以吧,加上原来现在的级主级就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还是我妈的中学同学,本来这事是十拿九稳的,但在公布前的三天,据我们现在的班主任说我将调到四班。

  我妈妈大为光火,就自己去找我们的级主任。

  “喂,是老张吗,是我,你明天上午有空吗,我到你家来一下,谈谈我儿子的事。”

  “什么,什么不行,我跟你老同学了,怕什么,我不带东西到你家行了吧,就这样了,我下午四点钟到啊。”

  “儿子,下午妈要到张老师家去,你给我听话点,别到处乱跑。”妈妈对我说。

  现在还是放假的时节,教师宿舍里的大部份教师不是回到郊区的福利房去住就是到外边去旅游去了,张主任的妻子也在这个时候到外边度假了。

  “老张在吗,是我啊,阿珍啊。”妈妈叫道。

  这时门开了,张老师一探头,“进来吧。”张老师将妈妈让进了屋里。

  当两人坐下,妈妈首先就忍不住了。

  “哎,我说老张,我们还是不是老同学了,这次分班你怎么这样分法,上次跟你不是说过我儿子要在二班吗,你怎么给了个四班啊。”

  “你先别急,万事好商量嘛。”张老师给打着哈哈边瞧不起着我妈。

  妈妈今天穿着一身绿色的短裙,裙子的长度刚到大腿。上边是一件的短袖白色衬衫,下边是白色闪光长筒丝袜,枣红色的搭扣高跟鞋。

  张老师的眼睛不停地在妈妈的大腿以及胸部来回的转着。开始的时候妈妈没怎么注意,但后来也瞧清楚了。

  “这事不好办啊,名单已经定了,不好变吧,加上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有几个老师,主要是两个副主任他们也有权的嘛。”张老师好像显得左右为难的样子。

  妈妈一瞧就知道他是想捞点好处了,还正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妈妈一狠下心,为了儿子,应该花的还是要花的。

  “老张,我们都是老同学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这事你给个明确答复我,你个人是成还是不成。”

  “阿珍,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不是我不帮忙,真是没办法,要三个人合议才行。”

  “无论如何,我儿子就要到二班,要东西还是要钱你开个价,三个人一份不少。”

  “阿珍啊,谈钱就伤感情了,这样吧,晚上我把他们叫到一起,到河边去吃饭,那里的人比较少,礼物就不用买了,钱也不要送,老同学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等一下就瞧你自己的口才了。”

  下午七点,张老师开着车与妈妈来到远离市区的河边食街,另外两个副主任也到了。张老师找到了另外两个老师。

  “这是李老师、这是王老师。”

  “这是XX的家长,我的老同学。”

  三人相互打了招呼。到了河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下。

  “不如我们上船去吃吧,感觉还不错,加上我们谈的事………”李老师提议道。

  张老师的眼睛扫向妈妈,妈妈现在有求于他们,忙说:“好,好,还正我也没试过,就坐船到外边吃吧。”

  几人点了菜,叫了几瓶白酒,用一百元定了一只船,他们一边吃一边叫船家将船开到一个小岛的旁边,船家的脸上露出一阵诡异的笑容。

  “几位,老师,我儿子的事,就请你们多多帮忙了。”妈妈说。

  “份内之事,应当的应当的。”王老师已经喝得满脸通红,拍着胸脯说。

  船夫这时已将船停在小岛的旁边,那个小岛上灯也没有,亮得只是船上的灯光。船夫也识趣地回到驾驶室,不再现身。

  但时李老师借醉将椅子拉到妈妈旁边,拉着妈妈的手就要喝交杯酒。

  “来嘛,李太太,反正这里没人,你酒量真好,我们几个都喝你不过。”

  两人拉拉扯扯的走到船仓的边上,酒都洒在了妈妈的白色丝质衬衫上,原本半透明的衬衫更能让人瞧得更清楚了。

  天气本来就热,加上喝的都是白酒,两人身上都湿透了。张老师与王老师都是笑嘻嘻地瞧不起着两人。妈妈里边的绿色半罩杯胸罩明显地贴在妈妈的身上,这时船上的马达已经关了,船只是在水上飘着。

  两人在纠缠过程中,李老师一下子就滑倒在地,连带着妈妈也倒在了他的身上。他只觉得妈妈的成熟丰满肉体的手感是如此的诱人,他抱妈妈不让她起来。

  “李老师,不要,不要这样。”妈妈边挣扎边说。

  “你还想不想儿子进重点班了,想就给我乖乖地听话。”

  “老李,你不要这样啦,强迫人家多不好啊。”张老师走过来,做出要扶起妈妈的样子,但是他的手却在妈妈的身上来回的摸索着。

  这时妈妈已经完全了解到,他们的目的了,怪不得他们要到这种地方吃饭,还不收礼物,原来他们要的是自己的肉体,但为了儿子,只好让他们乱来了。

  李老师要船夫要了块很大的油布,要在他在船上,他们上岸去做。

  李老师在一个小山坡上铺好油布,他一下子就拱到了妈妈的下部,将她绿色的裙子拉到腰部,隔着肉裤吸着妈妈的小肉穴。这时的王老师也露出了他的色狼本色。

  他来到妈妈后边,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屁股,妈妈被一前一后的两个男人挑逗着,身体越来越热,张老师则坐在地上,像欣赏一样瞧着我妈。

  “李太太,你的屁股真滑啊。”王老师在后边叫着。

  这时李老师也不甘示弱,“李太太,你的小肉穴好香啊。”

  妈妈被他们两人说得满脸通红。但她也被他们的舌功引起了性趣。她一只手向后按在王老师头上,另一只手则按在李老师头上,两人得到这样的鼓励,越发加大剌激的力度。

  这时张老师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慢慢地走上来,将妈妈上衣的扣了一颗一颗的解掉。脱下,露出了妈妈那绿色半罩杯乳罩包不住的巨乳。

  这时李老师也将妈妈的裙子拉了下来,妈妈下边是绿色的吊袜带吊着白色的长筒闪光的丝袜,枣红色的搭扣高跟鞋。

  张老师用手一摸,原来妈妈上边的不完全是半罩杯的胸罩,上边还有两条透明的肩带,明显是妈妈自己换上去的。李老师将妈妈的内裤也拉了下来,他的手指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再抽出来。

  “太太,你下边都湿了。”

  张老师拉着妈妈,他睡在油布上,套弄了几下自己的大肉棒。

  “阿珍啊,来,帮我吹一下。”妈妈只好走了过去,双手按在张老师的大腿上,用嘴为张老师服务了起来。

  妈妈的巨乳隔着乳罩顶在了张老师的大腿上,张老师感觉到爽极了。他示意妈妈向后解开乳罩,妈妈反手解着乳罩,一对巨乳完全释放出来。

  这时,妈妈的全身只有丝袜、吊袜带和鞋子了,张老师要妈妈胯骑到他的上边。他要妈妈扶着他自己的肉棒,轻轻地坐下来,妈妈反手握着他的肉棒,坐了下去。

  “阿珍,你的小穴好紧啊,不错,你们两个愣着做什么啊,快来上啊。”

  得到张老师的提醒,两人将身上的衣服脱光了,站到妈妈的两侧,将肉棒伸向妈妈。妈妈只好一手一只肉棒,时而将李老师的肉棒吸进口中,时而将王老师的肉棒也舔一下。

  妈妈拉起王老师的肉棒,将他的双丸吸进口中,轻咬着下边的双丸,另一边则轻抚着李老师的双丸,又用拇指按在他的马眼上,用手轻轻地套动。

  她又吐了双丸,从根部舔起,横吸着肉棒,用舌头舔着龟头,下边则用力研磨着张老师的肉棒,妈妈吐了王老师的肉棒,这时李老师走到妈妈的下正面,王老师走到妈妈的后边。

  妈妈已经知道他们的意图了。

  王老师在后边用力拉开妈妈的屁股,妈妈也配合着尽量用下边打开,这时本来张老师将要射精了,但这时妈妈的下边一松,他也不紧不慢地睡在那里。

  王老师的肉棒上边全是妈妈的口水,他将肉棒一点一点的打进了了妈妈的屁眼当中。

  “啊……轻点……轻……唔……”

  妈妈只叫了一半就没声音了,原来李老师已经将他的肉棒捅进了妈妈的小嘴当中。妈妈半起着身子,双手被在后边操弄着她屁眼的王老师拉住,一下一下地顶着妈妈。

  而一双巨乳则在下边被张老师吸舔着,张老师用舌头在妈妈的一双乳头上打着圈,双手把玩着一对软绵绵的巨乳,经头部则被李老师按住,拉着她的头猛向前顶,狂暴地要妈妈与好做着深喉。

  张老师和王老师一前一后,你上我下,你进我出,配合着相当默契,妈妈被操得双腿放软,跪在地上的腿,紧夹着张老师的大腿。

  张老师是第一个上我妈的,他第一个支持不住了,他只觉下边一阵的快感传来,他首先在妈妈的肉穴里射精了。

  而这时王老师放开了妈妈的双手,张老师知趣地走开,王老师胯骑在妈妈的屁股上,他用力地向下操弄着,李老师将按在妈妈头上的手放开,妈妈也自觉地将双手按在他的大腿上,王老师像狗公一样用力地挺着腰,狂暴地顶入、抽出、再顶入。

  在操了几百下后他也顶不住了,他拉出他的大肉棒,操进妈妈的肉穴里,再操了二十来下后,他也在妈妈的肉穴里射出了他的精液。

  妈妈在此时也达到了高潮,妈妈一下子就趴在了油布上,李老师大为光火。

  “你这婊子,怎么不吸了。”李老师叫着,当他望到妈妈像泥一样地趴在地上,他也无计可施。只好等妈妈回过气来。

  过了大约五分钟,妈妈才慢慢回过去了,这时李老师不管那么多。他拉着妈妈,要妈妈趴在一棵树上,双腿分开,妈妈审这时已瞧出三人之中,李老师的性能力是最强的。

  她依言趴在树上,两人的精液顺着大腿根部流到妈妈的丝袜上。

  李老师从后边握着妈妈一双巨乳,玩弄着妈妈的乳头,妈妈本来最讨厌这个李老师的,但这时她却是最喜欢让这个李老师上了。

  她转过脸来望着李老师,李老师会意,他也管妈妈刚刚吸过他的肉棒,他将肉棒顶入妈妈的肉穴中,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腰,另一只手则按在妈妈的脸,两人的舌头交缠着,彼此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可能因为喝过酒的原因,本来还想梅开二度的张老师和王老师已经硬不起来了。只好穿上衣服,等待着,李老师和我妈的性交结束。

  李老师与妈妈两人各自一个向前顶,一个向后顶。两人的结合处发出啪啪的响声,原本两人的精液,妈妈的淫水,交和在一起,两人的下体一片的狼籍。李老师这时将肉棒拉出,再次扶着肉棒,但这次却是从屁眼插了进去。

  妈妈一手按在树上,另一只手则反过后边来,抱着李老师的头,李老师也知机地不时舔着妈妈的耳朵,脖子,不时和妈妈亲吻着。

  两人的呻吟喘息声在这个无人的小岛回响着,他双用扶着妈妈的屁股一深一浅、一快一慢地操着,李老师在操弄了妈妈几百下后,只觉得妈妈的屁眼一紧,原来妈妈第二次高潮来了。

  在妈妈紧紧的屁眼压迫下,李老师也达到了高潮,妈妈只觉一直热流直冲直肠,李老师趴在妈妈身上休息了三分多钟才起来。

  四人收拾了东西清理后才离开。
  

        ?
  

        

  伟大的妈妈14
  

          在旧城区,我家里边还有一套房子,那是在一个很旧的小巷子,原来大园子式的形式,分成一个个的小房间,现在基本上都租出去了,有前后门,我们有一个小房间还没有租出去了,里边全都是一些比较旧的东西,只有妈妈有时在保险公司中午下班后来睡一下觉,还有就是收一下租金。

  我是在这里长大的,原来的朋友也走了不少了,当年一起玩的朋友只剩下了后门所住的一家,那是一家姓蔡的,父亲叫蔡耀华,我以前叫他华叔,而他的儿子叫蔡晓啸,但他的IQ较低,也比较胖,所以小伙伴们都叫他猪头,虽然我也是这么的叫他,但却没有和其他人一起欺负他,所以当年我们玩得是十分之好,就是在我搬了出来后也是如此,时常的通电话约在一起玩。

  七天的国庆长假,使我们又再聚在了一起,不过在当年,我爸爸看华叔不顺眼,而华叔也看我爸不顺眼,我们的妈妈也是如此,相互都不咬弦,但爸爸与阿姨,妈妈与华叔之间却有说有笑。我们两个小孩子却不管这些,一直保持着深厚的感情。

  十月四日这天下午,我和猪头,一起去了租场打篮球,本来是打完后一起再去唱K的,但那班人渣却放了我们飞机,说泡妞的泡妞,说有人请吃饭的也有,最后只剩下我和猪头两个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反正到旧城区的家也不远,我们两人商量就回到那里去。

  现在的旧房子那边租的都是一些外省人,他们通常都是早出晚归,要到晚上才回来,因为猪头的家是在巷子的最深处,平时是没有人进来的,而我家没租出去的房间后门就是正对着猪头的屋子,他们是这里唯一的没有搬到外边去的一户了。

  “喂,我到你家,你有什么招呼我啊。”我边走边问着猪头。

  “我最近买了几张VCD,都是外国人上日本妹的,别提多剌激了。”猪头一边小声说着一边色咪咪地淫笑着。

  “真的,这就要见识见识了。”我听着也兴奋起来。

  不知不觉间,我已走到了巷子的口了,巷子是直进到底再转左到底才是猪头的家,但却不是很深,只有十来米我们慢慢地走着,到了巷子的转角位,突然之间我瞧到华叔站在了门口,掀起着门帘,对着我家的后门。猪头这时走过了我旁边,我一把拉着他。

  “别动,你瞧你爸。”

  这时猪头也省悟了,低下头向那边瞧去。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眼中。是我妈。

  我妈的身上只有一件透明全薄纱的平胸睡裙,穿着那件衣服可以说是等于什么都没穿着一样,但手上却是一双白色过肘的长手袜,就是那种晚礼服通常所用的那种,下边是一双闪光的宽荷花边的长筒白色丝袜,,脚上登着一双白色的露趾高跟拖鞋。

  妈妈飞快地跑过了对面,她的手上还有一串钥匙,华叔在她过来后就将门关上了。

  我回头一望,猪头明显看呆了,显然他从没看过这样的事。但我却已是老手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将我妈搞上了。

  “别愣着啊,想看戏就走啊。”我小声地对猪头说。

  “怎么看。”猪头明显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复过来。

  “后门啊,想看真正的活春宫,就跟着来,将后门钥匙给我,让我来。”

  我一把抢过猪头的钥匙。拉着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他家里。他的家还是没怎么变,但猪头原来的房间却搬到了另一边,原来他的小房间变成了杂物间。但原来的两个房间之间用来透光用的相通的小窗户还是没有变,不过上边用封着,但纸上已有几个破洞了。

  我们进来时,华叔的房间是关上了门的,我们走到了窗口下边,这时的猪头一点都不笨,他轻手轻脚的将两张椅子拉过来。利索地拉着我上了椅子,里边正如我所说的,正在上演着一场活春宫。

  华叔倒在床上,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瞧着在床前的妈妈。猪头看着我妈,口水都流下来了。

  我妈就像一个女神,她的一条穿着高跟拖鞋的美腿踩在床上,另一条腿则站在地上。右手的食指放在口中,另一只手则握着左边的巨乳。

  “小婊子,真是越来越骚了,来,帮我舔舔。”华叔边说边拍了拍下体隆起的部分。

  “来了,次次都是这样,真是的。”

  妈妈跪趴在床上,双手拉着华叔的裤头,轻轻地将裤子拉了下来。她胸前的巨乳压在华叔粗粗的大腿上,深深的乳沟,巨乳被压得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这时华叔的内裤已补充规定脱下了大半,红红的龟头上边上边有丝丝的沾液。妈妈的手袜显然是给华叔带来了兴奋的感觉。

  妈妈的左手轻扶着华叔的肉棒,右手则打棒着华叔下边的双丸,她将华叔龟头的前端含在了唇间,用两片薄薄的嘴唇轻泯着,红色的嘴唇在我们这个角度显得格外的娇艳。

  “亲爱的,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不枉我教你这么多年。哈哈。”华叔边说边得意地大笑着。

  我察觉到妈妈的面上闪过一丝不快,但却迅速不见了。只是继续地做着她的工作。华叔的肉棒不算粗,但却比较长,妈妈要含着它并不困难,但要全部吸进去却是不可能的事。

  华叔的手按到妈妈的头上,要我妈妈将他的肉棒吸进去。妈妈将嘴巴张到最开,双手撑在华叔的大腿上。将头慢慢地向下压。华叔反着白眼。

  “嗬、嗬,爽,真爽,就是这种感觉。珍珍。”华叔的脚的爽得伸直了。

  妈妈在深喉了几下后,将肉棒吐出,还是用手扶着,用舌头轻舔着华叔的肉棒,并用舌头在华叔的龟头顶部绕着圈,用舌尖在马眼上轻点一下,再用力挤一下。

  华叔这时已坐了起来,他变得更加狂热,他将妈妈的透明薄纱衣从背部两边抓着,双手用力一分。撕的一声,妈妈的纱衣已一分为二。他将妈妈扶起来。这时妈妈的手护在胸前,戴着长手袜的手抓着纱衣的胸前部分,若隐若现的感觉另我和猪头几乎疯狂。

  华叔将妈妈放在床上,要她趴着,妈妈配合地趴着,将床上所有的枕头放在了前边,她抱着,有一个放在腰部,将她的屁股垫得更高。

  华叔握着肉棒,将上边全是妈妈口水的肉棒一下子就剌进了妈妈的肉穴中。

  “啊,阿华,轻点,不要那么猛啊。”这时才听到妈妈说话。因为她的口中一直放着华叔的肉棒。

  “珍珍,你不是喜欢我猛吗,我再猛点,猛点,啊,呀。”华叔受到妈妈的剌激后更用力地挺动。

  妈妈呵呵地喘着气。华叔在下边则玩弄着妈妈的巨乳。

  “你这乳牛,说,是不是隆过胸。”华叔边抓边问。

  “没有啊,我说过的,啊……”两人的呻吟浪叫声此起彼伏。

  “说,你是谁的,大声点。”

  “我是华哥的,我只想华哥的肉棒。”妈妈无奈地回答。

  一阵激烈的动作后。华叔的动作慢了下来。他一下子拉出了肉棒。将妈妈的屁股肉拉开。这时妈妈惊恐地转过脸来。

  “不要,这次不要那里,行吗,妈妈语带哀求的语气使我与猪头都想立即开声答应她。但华叔却没有理会她。

  “我跟你哪次不要这里的,你不要像潘建英那婊子一样不知好歹,如果不是你老公的话,你也不会这样,他上我老婆,我就上你。这里是你老公平时没试过的处女地,让我来开苞那次你不是很爽吗。”

  妈妈无言以对,只得将头深深埋进了枕头中。华叔就着肉棒上的淫水,将肉棒慢慢地挤了进去。妈妈为了不发出声音,用牙咬着枕头,那种又痛又爽的表情再次出现在妈妈的面上。华叔将妈妈的长发拉着,在手上缠绕了一个圈。然后向下拉着。妈妈原来深埋着的头被拉了出来。

  “怎样啊,我的亲亲,我的肉棒是不是比你老公要好啊。”华叔淫笑着问妈妈。

  妈妈不答,只是一个劲地喘着粗气。华叔见妈妈不答,可能有点地怒了。他将头下边用力地挺动着,原来在外边还有半分的肉棒已全部捅进了妈妈的屁眼当中,妈妈的喘气声更大了,华叔也趴在妈妈的背上,轻咬着妈妈的肩膀。咬完妈妈的左边咬右边的。但他又不时的轻舔一下妈妈的肩膀。

  “啊,快点吧,我顶不住了,华哥。”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叫起来了。

  “是谁的好啊。”华叔再次问道,还边问世边将舌尖在妈妈的耳朵后边、耳垂与脖子,妈妈想动。但却被华叔拉着,只能保持着抱着枕头的姿势。华叔的手还在妈妈的乳头上轻捏造着。

  “华哥的好,你饶了我吧。啊,啊”妈妈说完后趴在床上不动了,显然她已达到了高潮了。

  华叔也只是多坚持了一阵,他大叫一声,全身绷直。然后一下子就趴在我妈身上不动了。

  当我和猪头回过神来时,华叔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接着手机。

  “什么?你不回来吃饭?那好,我和儿子自己搞定行了。”华叔将电话挂掉了。

  “怎么,潘建英不回来了吗?”妈妈问着华叔。

  华叔倒了下来,睡在床上,妈妈也转过身耿,躺进了华叔的臂弯。华叔的手还搭在妈妈的巨乳上,一把一把的玩弄着她的乳头。

  “可惜不能玩久一点了,我们的儿子在一起,可能就要回来了,我打个电话给他,如果还没回来,我们再来一次。”华叔对我妈说,我妈的手已经移到了华叔的下体处。

  我们这时才知道坏事了,猪头拿出手机刚想关机,手机已经响起来了。在隔壁的华叔与妈妈听到铃声可是什么都明白了,他们立即穿着衣服,妈妈也找了件华叔的衣服穿了起来。我们四个人在客厅相遇了。这时四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个面上的表情真是难以形容。但猪头却是色迷迷地盯着身上衣衫不整的我妈。

  伟大的妈妈15(终结)

  今天,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十月三十一日。离我正面撞到妈妈与华叔的事情后二十多天。

  现在,我已忘记了我和我妈是怎样回家的,但剩下的事,我却深深记在脑海里。

  我和妈妈两人回家,吃饭时没说一句话,洗完澡后我睡在床上,以往我在偷看妈妈被奸时我都没有今天的感觉,但我觉得这次的反应完全不同,以前虽说大家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但面对面的还是第一次,加上这事牵涉到爸爸。这时我什么也不管了,勇敢地将妈妈的房间门打开。

  “妈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妈妈这时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睡衣,就如今天下午一样妩媚。

  妈妈这时将我拉过去,抱着我的头,将当年的事说了出来。

  爸爸与潘建英在同一单位,爸爸是小头目,两人在工作中接触多了,勾搭成奸,但却被华叔发现了。

  华叔没去找他们两人,却在一个他们两人同时出差的晚上将我妈约出去,和我妈挑明了这件事,要与我妈发生关系,我妈不从。这时他将还将我妈当年为我入学时被校长上的事说给我妈听。并威胁妈妈,说要到学校去及单位去说校长与我妈如何,并说给爸爸听。原来当年不只我一个旁观者,还有一个他。

  妈妈当年为了家庭,只好答应了他。

  这时我也记起来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一个晚上,妈妈全身湿透的回到家,她的丝袜都破了,她还说滑倒在地,但身上却没有伤痕。只是在洗澡比平时长了好多时间。

  我抱着妈妈躺下。我坐在她身边,对她说。

  “妈,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为了我,你被那些人搞,我从今以后听你的,不再会做那些事了。”

  妈妈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天花板,过了良久。

  “儿子,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明白就行了。去睡吧。”妈妈对我说。

  “妈,我不走,今晚我就睡在这里了。”我对妈说。

  “那好吧。”妈妈也不勉强。

  这时,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只想麻醉自己,我转身到外边拿了一杯酒,我和妈妈一杯一杯地喝起来了,平时的妈妈别说不让我喝酒,连她自己也是不喝酒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我们都醉了。我们两人就是这样睡着。

  这天的晚上,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我和妈妈睡在客厅的谢谢上,爸爸就坐在我们的前边看着电视,我却没管什么,和妈妈在谢谢上性交了。

  第二天,我醒了,我压在妈妈身上,妈妈也醒了。这时才发现两人都是全身一丝不挂的,那应该是现实而不是梦了。

  现在,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妈妈曾经和谁睡过,现在和以后会再和谁搞我也没那么在乎了。

  最重要的是我和妈妈的关系,什么关系,不用说,大家都明白吧。
  

        

  【全文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960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1280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