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051|回復: 0

[其他] 小鎮情慾多(十)

[複製鏈接]

48

主題

55

帖子

1585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85
發表於 2021-7-13 01:27: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四章:操蛋之事
  
  這時是飯店比較熱鬧的時候,店裡來往的人頗多,不少都是背著行李的村民,
還有過路的小販。
  
  張東剛要進門時,剛好陳大山也走過來,後面還領著一個打扮不錯的中年人,
看樣子又是被國營酒店趕出來的。
  
  「喲!大哥回來了。」陳大山看見張東,立刻熱情地打了一聲招呼。
  
  這一陣子陳大山沒睡多久,林鈴才回來沒多久,他又跑去挖人家牆角,體力實
在不錯。
  
  只見陳大山的雙眼都是血絲,明顯是睡眠不足,不過那憨厚的臉一笑,給人的
感覺依舊舒服。
  
  「嗯,很忙吧?」張東打這聲招呼已經很隨意,知道林燕姐妹倆的過去,心裡
對陳大山的看法已經有些傾斜,感覺他可惡之余,又不失讓人敬佩的大男人責任心

  
  櫃台前有幾個登記入住的人,林鈴忙得俏面通紅、滿是香汗,馬尾一晃一晃的
,幾乎看不見她在忙什麼。
  
  「小妹妹,那些女的有你這麼漂亮就好了。」不時還有一陣輕浮的浪笑聲響起

  
  「對啊,不然你賺我的錢好了。」一個滿嘴黃牙的丑家伙更是肆無忌憚地調戲
著林鈴,拍著破舊的衣兜,淫笑道:「頂多明天的買賣白做了!不過睡這麼漂亮的
小妹妹,才花那點賣魚的錢,老子認了。」
  
  張東聞言,頓時有些火氣,顯然林鈴又在推薦那些特殊服務以賺得微薄的傭金
才被調戲的。
  
  盡管知道林燕姐妹倆很缺錢,賺這種錢也是迫不得已,但張東依舊難以控制住
心頭的怒火。
  
  猛的走上前幾步,張東陰著臉往那裡一站,狠狠的瞪著那幾個色迷迷的人,冷
笑道:「看來你們都滿有興致的,不然我給你們找些舒服事,保證你們舒服得骨頭
都會散。」
  
  那幾人雖然嘴上佔了點便宜,但骨子裡是欺軟怕硬的,看著張東往這裡一站,
人高馬大的,面色又很凶狠,立刻就閉上嘴巴。雖然有倔強的人想回嘴幾句,但一
看張東的穿著明顯不是他們這一類的人,也立刻乖乖閉上嘴,再加上張東凶神惡煞
的模樣確實嚇人,所以一個個付了錢、拿了鑰匙就一溜煙的跑了。
  
  陳大山帶了客人進來又跑出去,很是賣命,這麼個熬法,難怪會衰老得這麼厲
害。
  
  這時,林鈴辦完所有手續,松了一口大氣,卻不好意思地低著頭,似乎不知道
該怎麼面對張東。
  
  「鈴兒,」張東在台前抽著悶煙,思索了一陣子,有些惱火地說:「這種事你
們可以雇人做,有的是這門道上輕車熟路的人,犯不著你這沒嫁的女孩在這裡受人
閒話。」
  
  「謝謝東哥。」
  
  林鈴羞愧得幾乎不敢抬頭,此時她已經沒了今日強裝的倔強,也沒有因林燕的
事而心生的不快,就像是個做錯事被訓斥的孩子一樣,顯得很不安。「我不是想聽
你說謝謝,是要和你說,女孩子得自愛!」
  
  張東也不知道這把無名火從哪裡來,再看林鈴委屈的模樣,心裡更是不爽,說
話的時候已經語帶嘶吼,甚至控制不住地拍著桌子。
  
  「我……我……」被張東這一吼,林鈴的眼眶有些發紅,抬起頭來,驚慌而無
助地看著張東,顫聲連連說:「東哥,我家現在能省一點是一點,如果能省下雇人
的錢,我姐能少操很多心。」
  
  「我……唉,算了,我也不是存心要說你。」張東語哽一下,抽著悶煙,看著
林鈴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實在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氣朝她這樣吼著。
  
  「我知道。」林鈴的聲音有些低沉,柔靜得讓人心都要碎了。
  
  林鈴不敢抬起頭,張東也不敢看她。
  
  氣氛詭異的沉默了一陣子,張東狠狠的掐滅煙,有些無奈地說:「對不起,鈴
兒,我剛才有些沖動,我不是故意要罵你的。」
  
  「沒事。」林鈴搖了搖頭,眼眸已有淚花閃爍,她擦了擦那小小的淚珠,朝張
東微笑一下,柔聲說:「東哥,你還是先上去看看,畢竟賭的是你的錢,我怕我姐
心緒不寧會輸光的。」
  
  「我先上去了。」
  
  張東沉吟著,本想和林鈴好好聊聊,但這時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只能嘆息一聲
,還是拖著沉重的腳步朝樓梯走去。
  
  「東哥!」這時林鈴想起了什麼,趕緊喊道:「我問過了,去陳家溝的路現在
還沒通,還要三、四天才通車,什麼時候能通車,我立刻告訴你。」
  
  「謝謝你。」張東轉過頭,給林鈴欣慰的一笑後,心裡五味雜陳。
  
  林鈴關切的態度和早上時判若兩人,一時讓張東感覺心裡更是愧疚。
  
  或許是因為山路堵塞的關系,不少山民都沒辦法回去,飯店的生意還算不錯,
張東快上二樓的時候,可以聽見吵鬧聲,走廊上堆積著吃完的食品袋子和喝空的啤
酒瓶,一陣陣的喧囂漫罵中,不難聽出這些寂寞的山裡男人正用賭博消遣無聊的時
光,當然,夜裡有沒有找點安慰就不知道了。
  
  不過這裡面不乏勤快的人,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拖著疲憊的身體歸來,雖然滯
留在這裡沒有辦法,但住宿的費用還是讓他們心疼,賣完了貨,不少人還是選擇打
點零工來補貼。
  
  剛上樓梯的拐角,突然一樓的走廊傳來很吵的打鬧聲,張東趕忙轉身往回跑。
  
  林鈴也馬上跑出櫃台,朝傳出打鬧聲的地方跑去。
  
  不少房客聽到動靜,立刻跑出來看熱鬧,在這裡那麼枯燥無聊,難得有點樂子
可看,誰都趨之若鶩。
  
  聲音的是來自中間的一間客房,房裡傳來廝打和謾罵的聲音,動靜鬧得很大。
林鈴和張東趕忙跑過去,一看房內一片狼藉,被單什麼的都被掃到地上,小電視也
被砸壞,桌椅也是東倒西歪,亂得和搶劫現場差不多。
  
  角落裡,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和一個女人糾纏在一起,互相掐打著,巴掌打得
一聽都感覺臉上很痛,嘴裡還吼罵著一些惡毒的詞。
  
  林鈴一看,立刻羞紅著臉跑出去。
  
  張東則慌忙地上前勸架,一邊把這對男女拉開,一邊好聲好氣的勸著,折騰了
一陣子,好不容易才平息下來。
  
  門外那些看熱鬧的人一看沒戲了,立刻回房間。
  
  中年大叔罵罵咧咧的跑進浴室,似乎是要洗澡,另一個流鶯模樣的女人則咒罵
著,然後背著包包和張東走出來。
  
  櫃台前,林鈴有些郁悶的和一個中年女人說話。
  
  那女人倒是客氣,一個勁地道歉著,不過一看到張東身後的女人,頓時臉一沉
,沒好氣地罵道:「騷貨!好好的買賣干著怎麼鬧開了?盡給老娘惹麻煩!」
  
  那流鶯還沒開口,嫖她的男人就提著褲子出來,一出來就大吐苦水。
  
  原來這男人來鎮裡賣貨,住了幾晚,今晚有點發情,就按著客房門下塞進來的
名片找了一個女的想洩火。
  
  張東暗笑著,推銷手段還真夠先進,這小鎮也流行起這一套,看來這行業的競
爭也很大。
  
  男人一邊罵著,一邊把名片扔在櫃台上。
  
  張東拿起名片一看,不禁想笑,不就是只是個色情行業,居然名片還做得那麼
詩情畫意,更絕的是上面的介紹還真不錯,文筆上佳,光看那名字「漪花遐居」,
還真夠風雅的。
  
  那老板還真是有心人,這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當也能搞得這麼有名堂,看到這名
字,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蘭花協會還是書法協會之類的高級會所。
  
  取名字這種事很講究,忘憂草的名字夠好聽了,但其實本名叫黃花菜,東西是
一樣的,只是名字有點差別就天壤之別了。
  
  林鈴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她畢竟還嫩,處理事情有些驚慌。
  
  張東見狀,趕忙制止那又要破口大罵的流鶯,面色一沉,說:「先別吵,說說
怎麼回事。」
  
  張東本來就一副流氓相,此時臉色一擺還真鎮得住場子。
  
  那個明顯是老板娘的女人一看,立刻把那流鶯先叫回店裡,似乎怕她嘴裡再不
干淨會惹張東生氣。
  
  那流鶯走的時候,嘴裡還謾罵不休。
  
  這時張東才看清那流鶯已經三十歲出頭的高齡,竟穿著鮮豔而暴露的水手服,
而且看起來還是AV片裡專用的,心想:靠,與時俱近啊二套衣服多收十元的服
務費,這年頭連賣身的行業都講究這種增值服務了。
  
  張東饒有深意地看了那中年大叔一眼,覺得他那朴實的外表下竟隱藏著一顆追
趕潮流的心,真夠有情趣的。
  
  事情馬上就解釋清楚,很簡單也很操蛋,那個流鶯被召來之前吃了一碗麻辣燙
,加麻、加辣,還自備海南出名的黃燈籠辣椒,來到客房後,出於職業習慣,自然
先扭幾下屁股,秀一下制服誘惑,但悲劇的是她沒有職業道德,吃完了那麼辣的東
西忘了漱口,中年大叔興奮得享受她的口技後,下面頓時又痛又腫。
  
  這肯定生不如死啊!張東聽著,額頭都冒出冷汗,下意識覺得褲襠內也是火辣
辣的痛。
  
  那流鶯對於自己工作的失誤也有些愧疚。
  
  當時那中年大叔痛得滿面扭曲,眼一紅,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直接把她抓過來
內褲一脫,翻開裙子就插進去了。
  
  結果是兩人都痛得在地上打滾,稍有點好轉後就打起來了。
  
  「你說,哪有這樣的!」中年大叔越說越氣,理直氣壯又十分委屈的吼道:「
哪有這麼辦事的!搞那麼辣的東西弄老子的雞巴,老子都怕以後硬不起來了!」
  
  「這……大哥,沒那麼嚴重吧?」老閬娘訓舢笑道,但語氣已經有些心虛。
  
  「沒那麼嚴重?你給我抹點辣椒試試!」
  
  中年大叔都流下眼淚了,馬景濤般的咆哮中隱含著一個男人深深的哀傷,還有
小弟弟曾經痛不欲生的火辣。
  
  知道事情原委就很好解決了,老板娘一個勁的道歉,免去嫖資還買了條煙,飯
店這邊的損失她也全包了。
  
  雖然中年大叔還罵罵咧咧的,不過倒沒有死纏爛打。
  
  最後,一個回了店裡,一個回了房間。
  
  張東感到無語,心想:這年頭,什麼行業素質都在下降,要是在古代的話,逛
青樓絕對就是愜意的事,逛得好還能留點風花雪月的佳話。
  
  一入青樓,老鴇會和你說:「這位公子,我家的姑娘四歲學詩,六歲學畫,八
歲的時候拜了大師學琴藝盡得真髓,可謂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一定會讓公子玩得高
興的。來,閨女,給公子彈個曲先聽聽,讓公子先解解悶。」
  
  可放眼現在,台詞直接而又沒內涵:「老板您看看,我這小妹今年才十八歲,
波大水多很耐玩的,而且這口技特別好,一定會讓老板玩得開心。來,讓老板摸摸
,這奶子可是真材實料,可不是硬擠的哦!」
  
  傳統文化的沒落讓人痛心啊!張東嘆息著,卻也向往著。「我先上去了。」處
理完這件事,張東看林鈴一臉郁悶,道:「放心,再有什麼事你打電話叫我,處理
這種事情我最拿手了。」
  
  「東哥,謝謝你。」林鈴面色俏紅,點了點頭。
  
  芝麻綠豆,雞毛蒜皮,或許這小小的飯店只是一個縮影。張東不知道為什麼今
天心裡有那麼多感慨,上樓的時候,順手摸了一下牆上的牆紙,不少已經干枯發皺
,明顯當時裝修的時候也很窘迫,都是便宜貨。
  
  張東步履有些沉重地走上三樓,鐵門沒鎖,這時所有房門都緊閉著,不過隱隱
可聽見林燕的房間裡傳來麻將聲和一些吵雜的聲音。
  
  張東信手推開房門,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樣,進去後和誰都沒打招呼,徑自打開
冰箱,拿出冰啤酒狠狠灌了一大口後,這才踱步到麻將桌前關心起今晚的輸贏。
  
  徐含蘭、林燕、老女人和李姐打著麻將,還參雜著不少三八的話題。
  
  剛才張東進來前還鬧哄哄的,可張東一進來就全都安靜了,似乎有默契的停止
女人間才該有的話題。
  
  「怎麼樣?」
  
  張東溫和一笑,很自然的站在一個角落,左邊是徐含蘭,右邊是坐她下家的林
燕。這樣的站法起碼不會讓別人懷疑。
  
  雖然張東詢問輸贏,不過事實擺得很清楚,老女人一臉紅潤,嘴裡也不罵罵咧
咧,明顯手風正順,怕說髒話壞運氣,李姐也安靜得很,看起來也是小有進帳,心
情很舒暢。
  
  「打完這把,你來打吧。」林燕有些不好意思,有種不知道該怎麼和張東說話
的不自在。
  
  「輸了?沒關系,繼續打。」張東安慰道,目光立刻朝徐含蘭掃去。
  
  說實話,要不是有今晚的接觸,在張東的印象中,徐含闌是個溫柔如水的女人
,性格好,牌品也好。
  
  不過,此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徐含闌又輸了,雖然她依舊帶著溫柔的微笑,不
過俏面脹紅,臉上有明顯的汗珠,平和的外表下難掩她心裡的緊張和煩躁。
  
  張東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注意著牌運的走向。
  
  果然,老女人和李姐的手風比較順,林燕還好,起碼牌不好的時候會比較保守
,徐含蘭就不一樣了,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有把握,桌面上的牌看都不看就打生章,
結果無敵連環炮,自然輸得很慘了。
  
  打了一會兒,又放了一把炮,林燕頓時有些發惱,猛的站起身,道:「還你!
都什麼爛牌,這樣的牌還打個屁!」說完,林燕也不管張東怎麼想,就去搬了一張
凳子坐到一旁。
  
  這時林燕的水錢已經抽了三、四百元,照這個數目來看,徐含蘭輸得還不少。
  
  張東不說什麼,坐下後晃了晃手中的空罐子,笑道:「再給我拿一罐來,打個
醉麻將給你看。」
  
  「喝死你!」林燕狠狠的白了張東一眼,還是扭著性感的身子去拿啤酒,而且
還幫張東打開放在一旁。
  
  或許是心裡煩躁,林燕開了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上滿滿的一杯,還加了冰塊喝
著。
  
  「喲,正主回來報仇啊?」老女人似乎贏得不少,喜笑顏開的調侃道:「這好
色的錢可是得花的,林燕賺我們的水錢,你來補貼一下也合情合理。」
  
  林燕狠狠的白了老女人一眼,卻沒說什麼,畢竟她總是口無遮攔,和她計較是
自找沒趣。
  
  張東懶得理會老女人,笑了笑後開始拿牌。
  
  徐含蘭若有所思地看了張東一眼,想問什麼,卻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她很想
知道自己家的事有沒有進展,不過此時有別人在,不好開口,只能忍下來。
  
  打了兩圈,牌一起手不怎麼樣,張東拿起牌時都苦笑一聲,摸牌更是摸不到好
牌,難怪林燕會輸,這樣的牌運,叫周潤發顯靈都沒用,鬼才打得贏。
  
  張東決定改變策略,牌一上手直接棄胡,除了中間李姐放炮給老女人一把外,
其他的都臭了。
  
  徐含蘭看出張東的目的,不過卻微微一笑。
  
  其他兩人則都是罵罵咧咧的,想用言語剌激張東沖生章。
  
  老子吃軟不吃硬,這套激將法沒用!張東翻了翻白眼,心想:你們兩個老娘兒
們年老色衰的,連使美人計之類的本錢都沒有,老子眼下是水火不侵,油鹽不進,
就是打賴牌怎麼樣!
  
  林燕在旁邊看著,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輸,心情有點不爽,紅酒一直喝個不停。
張東也是一口接一口啤酒,和徐含闌三人磨上了。
  
  有了張東這樣攪和,沒幾圈下來牌就變得又慢又爛,打得都沒勁了。
  
  徐含闌等人早就決定只打到十一點,在十點左右時,張東終於拿到一手好牌,
幾圈下來就聽牌,正巧老女人槓後打一個發財,被張東胡了個大大胡,老女人頓時
開罵了。
  
  不知道麻將是不是這麼邪門,嘴裡不干淨牌運就掉,剩下的這一個小時,張東
大殺四方,雖然大胡不多,但老是接連自摸碼還旺,沒多久不僅把輸的都贏回來,
更是翻本多贏了四千元。
  
  徐含蘭還是輸,不過中間也自摸幾把,倒是把損失補回一些。
  
  十一點時,李姐打了個沒輸贏,徐含蘭小輸一些,老女人則是從贏輸到僕街,
罵罵咧咧的走了,連招呼都沒打。
  
  「又成土豪了。」張東喝得面色已經發紅,數著錢笑道:「明天想吃什麼,先
說吧,天天這麼個贏法,錢都不用賺了。」
  
  「張東……」徐含蘭收拾著東西,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今晚我和你說
的事,希望你能出點力,只要這件事擺得平,你開的價錢不是問題。」
  
  「我得問問,不知道那邊是什麼情況。」
  
  張東一副無奈的模樣,心想:輕易答應沒好價錢,多磨一會兒是一會兒。
  
  看樣子徐含蘭有和她家人商量過,這時她肯服軟開這個口,證明事情應該到火
燒眉毛的地步,不過他們估計也是沒辦法,她與張東萍水相逢,居然把希望放在他
身上,顯然已經急得病急亂投醫。
  
  「嗯,就這兩天,如果耽誤到時間,對大家都沒好處的。」說著,徐含蘭饒有
深意的看了林燕一眼。
  
  聊了幾句,徐含蘭的手機響了起來,這麼晚,也不知道是誰找她,她講著電話
就走了。
  
  小鎮上的夜晚格外安靜,窗口都可以聽見汽車發動的聲音,似乎她走得有些急
促。
  
  「這些女人……」林燕看了看一地狼藉,伸了伸懶腰,還是搖了搖頭,說到:
「算了,等明天讓林鈴收拾吧。」
  
  房內一時沉默無言,一整天因為有別人在,所以什麼都沒說,現在頓時只剩兩
人獨處,感覺渾身極為不自在。
  
  張東狠狠的抽了一口煙,又悶頭喝下一罐啤酒,打了一個酒嗝,臉色已經脹得
通紅。
  
  張東的心髒急速跳動著,不是因為緊張,不是因為忐忑,而是林燕的身材性感
誘人,嫵媚的容顏更是讓人心裡發癢,加上她尷尬的模樣有幾分扭捏,這種隱隱的
挑逗早就讓張東有些興奮。
  
  「看什麼看!」林燕狠狠的白了張東一眼,沒好氣地說:「昨天的事我還沒和
你算帳,別以為有徐姐的事我就不會追究了!告訴你,報警的話,最少判你個十年
八年的。」
  
  「十年八年?哈哈!」張東喝完酒情緒有些亢奮,頓時張狂一笑,眼睛有些發
紅的說:「蹲監獄撿肥良啊?老子無所謂。不過一次、兩次似乎都一樣,你就不怕
老子現在色性大發嗎?」
  
  「你……」林燕面色俏紅,喝了酒後,眼眸帶著幾絲迷離的水霧,看起來更是
撩人至極。
  
  「昨晚爽嗎?」張東色性一上,走近林燕,此時也顧不得什麼。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似乎連空氣都是灼熱的,那種感覺一下子刺激荷爾蒙的沸
騰。
  
  「胡說什麼!」林燕有些難為情,不過還是倔強地板起臉,緊張得握著小手,
說:「姓張的,老娘警告你別得寸進尺!要不是徐姐有事求你,今天你就得在拘留
所過夜了。」
  
  「是嗎?我不怕。」張東哈哈一笑,越來越靠近林燕,喘息也越來越粗重,說
:「老子哪裡沒進過,拘留所算什麼?你當我是初哥啊,這樣的話能嚇得倒我?」
  
  「你!」林燕被嚇得後退一步,小臉爆紅,生性有些潑辣的她急得銀牙一咬,
猛的抬起手朝張東打過去。
  
  那玉手的速度很慢,力道也不大,按理說就是嚇唬人,很容易躲過去,不過張
東卻是嘿嘿一笑,不躲也不閃,臉上被輕輕打一下後,舔了舔嘴唇,說:「不錯嘛
,感覺還有點爽,得這樣才夠味。再來一下怎麼樣?」
  
  「你變態!」林燕有些不知所措,羞怯地想收回玉手,但手腕馬上被張東抓住

  
  林燕沒干過粗活,雙手細嫩而綿滑,手指纖細,十分漂亮,無名指上戴著一枚
簡單的金戒指,即使看起來很廉價,但卻一下子刺激著張東心中的獸性。
  
  結婚的女人,結婚的處女,少婦……是我讓她從女孩變成少婦的!張東的喘息
變得粗重,亂七八糟的想法湧上心頭,更是讓張東無比興奮,死死抓著這只玉手不
肯放開。
  
  「你干嘛……啊!」林燕有些羞惱,另一只手剛想打下的時候,手上的濕熱頓
時讓她驚叫一聲。
  
  張東興奮難耐,猛的抓住林燕的小手放到嘴邊,舌頭放浪地舔了一下纖細的手
指,眼裡布滿血絲,看著林燕風情萬種的嫵媚,忍不住伸出手想把她攬到懷裡,那
性感的身軀散發的誘惑,已經讓張東有種要發瘋的感覺。
  
  「不要!」林燕猛一回神,掙脫張東後後退幾步,嬌喘連連的說:「你不要太
過分了!」
  
  「今天我就是想過分。」張東只感覺血液如燃燒般沸騰,有些歇斯底裡地吼道
:「一次是死,兩次也是死,老子就是想死個痛快!你想叫就叫,樓下還有你老公
和林鈴在,捉奸在床這種事老子沒遇過,肯定刺激。」
  
  「你!」林燕氣急,眼眶發紅,有些氣惱,狠狠的瞪著張東。
  
  看林燕這副這樣,張東有些心軟,但男人畢竟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看著林燕
姣好的身材和伴隨呼吸起伏的飽滿雙峰,張東一時有些發熱,心裡的欲望雖然澎濟
,卻沒有那麼瘋狂了。
  
  交易嗎?或許用徐含蘭求我的事威脅她,利用她們之間的債務逼迫她就範。盡
管張東心裡清楚在這現實的社會這樣的事情很正常,但不知道為什麼,面對林燕眼
裡的失望和無奈,這種無恥的話卻是說不出口。
  
  林燕後退著,碰到了沙發,一下子跌坐在上面,原本潑辣又有些性感的她露出
柔弱的一面,眼眶微微發紅,帶著害怕和幾絲恐懼,無助而不甘地看著張東。
  
  「我回去睡了。」張東見狀,竟然心軟了,不舍地看著林燕楚楚可憐的模樣,
暗罵了一聲,就走出房門。
  
  「張東。」林燕有些錯愕張東的退縮,直到張東快要關上房門時,突然喊道:
「門別關,我等等去找你。」
  
  「好。」張東在門縫裡深深的看了林燕一眼,滿心期待。
  
  關上房門後,張東用力捶了捶腦袋,心想:媽的!還在這裡裝濫好人!人家要
是真不理你,今晚睡得著才有鬼!
  
  回房的時候,張東的腦子暈沉沉的,驚喜又有點忐忑林燕到底是什麼意思。這
間房間其實很陽春,無線網路只有可憐到的一格,有和沒有差不多,當初要不是看
在林燕姐妹倆漂亮可人的分上,張東早就翻臉了。
  
  靠在床頭點了根煙,張東習慣性的掏出手機一看,兩條未讀的簡訊,剛才的麻
將聲有點吵,應該沒聽到。
  
  張東打開手機一看,看第一條簡訊時狡猾的笑了笑,這條簡訊是阿龍發來的。
  
  胖子簽了借據,錢已經輸得差不多,剩的那一、兩千估計不夠他嫖。
  
  這死胖子吃喝嫖賭的,本來品性就不好,老子可不是故意要坑你。張東正想著
計策的時候,打開第二條簡訊一看,頓時有些疑惑,號碼不認識,很陌生,甚至不
是省城那邊的號碼,也沒有署名。
  
  開一下空調,等等要借你的浴室用一下。
  
  看完簡訊的內容,張東頓時覺得血液沸騰。
  
  這不用猜就知道是林燕傳的簡訊,這時張東都懶得去猜想她怎麼會有自己的手
機號碼,或許是林鈴告訴她的。
  
  雖然這簡訊的內容看似簡潔,但已經注定這一夜不會平靜。
  
  剎那間,似乎空氣裡都帶著讓喉嚨發干的熱度,張東感覺渾身陣陣發熱,每一
個理智的細胞都被荷爾蒙淹沒、溺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