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10299|回復: 7

[家庭亂倫] 女奴媽媽

[複製鏈接]

28

主題

28

帖子

29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298
發表於 2020-12-30 15:02: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病人:李月兒性別:女性年齡:二十三歲入院時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六時許病因:車禍導至頭部受到猛烈撞擊癥狀:腦內有積血、引發創傷性失憶』子寧看著仍在昏睡在床的媽媽,心中激動不已,媽媽很快就會成為自己的妻子,他將會合法地擁有她的人,甚至是心。 。 。 。 。 。這個想法也令他的下體也即時脹痛起來!他突然發現媽媽的左手無名指上竟然套了一隻很眼熟的戒指——-那是媽媽配戴了廿多年的結婚戒指!他立刻知道這是計畫上的一個大破綻,他定心下來細想:媽媽人還沒有完全清醒,該沒有仔細察看過手上的戒指!他立刻小心奕奕把她的戒指脫掉收回口袋中,他終於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過了差不多一小時,媽媽慢慢的清醒過來,子寧很自然地握著媽媽的手,說:「月兒,你覺得有什麼不舒服嗎?」「頭很重、有點暈……」媽媽微微張開眼睛。「嗯,你是誰?」「我是子寧,你的丈夫。」子寧很溫柔的說。

  媽媽皺起了眉頭,她覺得眼前的男人很眼熟、很有親切感。 。 。名字也不陌生,該是和自己很熟悉的人,但偏偏不記得對方是誰!丈夫?她有丈夫嗎?

  臉前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子寧慢慢地扶起媽媽的身體,墊了枕頭讓她半臥在病床上。

  「來喝點水!」子寧把水樽放在媽媽的唇邊,她很自然地接受了。

  「來看看照片,這是我們的結婚照喔!」子寧把照片遞到媽媽的眼前,這照片本來就放在月兒的手提包內,照片中的月兒和子寧正好穿著結婚禮服站在教堂前留影。

  「這是……我們的照片……」媽媽瞇著眼看著照片的女人。

  「你試試看看鏡子吧!」子寧同時把一面梳妝鏡交到媽媽的手上。

  媽媽看著鏡子裡自己的樣子,再比對照片上的新娘——-兩個女人都有相同的樣貌!那新娘該是她來的。 。 。 。但為什麼她對自己的婚禮沒有什麼印象的呢?

  「月兒因為失憶忘記了自己很多事,不過慢慢就可以恢復的,不用擔心!」子寧輕輕的擁抱著媽媽,溫柔地輕撫著她的頭髮。「你只需要記住自己和我的名字就夠了——-你叫李月兒,我是你的丈夫宋子寧。現在再休息多一會,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嗯!」媽媽微微的點頭,那個男人的懷抱很溫暖、也很熟悉,她開始相信對方的說話——-原來她叫李月兒,眼前溫柔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最初醒來時,她什麼都記不起,陌生的環境讓她感到很無助,現在總算有個可以依賴的人了,她相信一切都會變好的,很快的,她又墮進了夢鄉。 。 。 。

  子寧很慶幸媽媽好像不記得自己手上的結婚戒指了,總算讓他鬆了一口氣。

  三天後,子寧終於取回月兒的骨灰,他匆匆趕回到自己的城市去辦理『寧麗娥』的身後事————他把月兒的骨灰放進了爸爸的墓地裡,在墓碑爸爸的名字旁邊加上媽媽的名字,讓其他朋友不會有半點的懷疑;媽媽所有的遺產(包括了屋子)也通過律師轉到自己的名下。

  為了迎接媽媽回家居住,他把屋內所有關於爸爸的東西和有可能引導媽媽記憶的物品都收藏起來,再把月兒和自己合照、證件等物品放入媽媽原先居住的主臥室內,不過因為媽媽和月兒在身材尺碼上仍有些差異,所以他把月兒的衣物和化妝品等私人物件都全部扔掉,反而留下了媽媽衣櫃內的衣物和內衣,而媽媽慣用的護膚化妝品、首飾等私人物件也保留下來。 。 。 。 。 。

  用了差不多一星期,他才完成了所有準備工作。他再次回到小鎮替媽媽辦理出院手續,分開了一個星期,媽媽好像特別黏他,對他見面時的親密接觸也沒有畏縮,這可能是他對媽媽有一種無形的親切感和安全感吧!

  「月兒,我們回家了。」子寧輕輕扶著媽媽的腰,把她帶進車內,再替她扣上安全帶。

  「嗯!」媽媽點頭回應著。

  當子寧帶著媽媽回到家裡後,屋子那種熟悉環境的感覺令她感到很放心,她肯定這裡是她住了很久的家。

  「月兒,這是我們的房間,覺得熟悉嗎?」子寧把媽媽帶到主臥室裡去。

  「嗯!」媽媽很自然地坐在大床上。「很熟悉……」「那就好了!」子寧打開旁邊的衣櫃,取了一件媽媽以前常常穿的睡衣。

  「你仍需要多臥床休息,到晚飯時間才叫你起床,好嗎?」「好!」媽媽臉紅紅地接過子寧遞過來的睡衣。

  子寧輕吻了媽媽的臉頰後便離開了房間,媽媽紅著臉把睡衣換上,跟著環顧房間周圍的環境,她稍微翻了翻衣櫃和梳妝臺上的物品——-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家具、熟悉的衣服、熟悉的化妝品香味,這一切都令她很有熟悉感。旁邊的牆上掛滿了她和子寧的照片,很多都是極為親密的合照,照片中的主角明明就是她,但總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 。 。

  她打開了梳妝臺底下的抽屜,她找到屬於她和子寧的東西,當中有她的美國出世紙和護照、大學畢業證書,還有她們兩個人的結婚證書和婚禮相冊,最後她還找到一隻在內環裡刻著子寧(Tom)和她(Eva)名字的戒指,這戒指很熟悉,心中湧起了愛意。 。 。 。 。 。她肯定這就是她的結婚戒指;她查看自己的手指,發現了在無名指上有配戴戒指的痕跡,嘗試比對面前那隻戒指,她肯定了這只戒指是她長時間配戴過的,這也證明了她和子寧是真正的夫妻!現在的一切、一切都是真實的,她感到無比的輕鬆和喜悅,對自己的身份不再有懷疑:她叫李月兒、子寧是自己的丈夫。 。 。 。 。 。她躺在床上,想著、笑著就睡著了。

  子寧望著媽媽帶笑的臉容和散亂的文件,就知道自己第一步總算過關了;不過現在對媽媽肉體的渴望仍未到舒解的時候,做事不能操之過急,他的目標是讓媽媽永遠成為自己的妻子,為了防止媽媽的記憶突然回覆,進一步的記憶灌輸是必須的,這部份的計畫還要盡快的執行。

  「月兒要起床啦!」子寧輕輕把媽媽搖醒。

  「嗯……」媽媽醒眼惺忪的張開了眼睛,一副想睡又不敢睡的可愛樣子。

  子寧偷輕吻了媽媽的小嘴一下,媽媽剎那間睜開著大眼睛,臉紅紅的用手掩著小嘴兒,她突然想到他們是夫妻,這動作很正常,自動放下掩口的小手傻笑起來。

  「晚餐已弄好了,月兒吃完洗澡後再睡吧!」子寧也笑容滿面地揉揉媽媽的長發。

  「嗯!」媽媽點點頭。

  「在找些什麼呢?」子寧刻意望向梳妝臺上的文件。「你的身份證和金融卡在我那裡,一會兒給你。」「哦……我只是隨便看看。」媽媽不好意思地說。「我在看我們的婚禮相冊呢,不過也沒有什麼印象……」「你慢慢就會想起了,不用心急的。」子寧拿起梳妝臺上的戒指。「這是你的結婚戒指,一直都配戴在你的手上,不過在車禍急救時給脫掉了,張醫生後來讓我帶回來。」「噢!怪不得我總覺得手上少了一些東西……」「既然是我們的結婚戒指,就讓我替你套回吧!」子寧托起媽媽的左手,把戒指套回在無名指上,他感到很喜悅,有點親手為妻子套上婚戒的感覺。「雖然我因為手術關係,比較少配戴戒指,不過月兒也替我重新套上婚戒好了,就像當初我們在婚禮中一樣。」這只戒指是子寧用媽媽原來那隻婚戒重新改造的,所以尺寸和款式完全沒有改變,唯一改動的就在戒指內圈上刻上他們的名字:TomLoveEva。子寧還專登造了一隻相同款式的??婚戒給自己配戴,內圈上刻上:EvaLoveTom。

  「謝謝你。」婚戒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也替丈夫套上婚戒,這好像夫妻的名份也重新訂立下來,媽媽心中也有種踏實的感覺。

  經過了幾天的休息,媽媽的身體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她慢慢地主動做一些輕度的家務和廚房準備工作,這一切都是她覺得輕而易舉的事,看到子寧開開心心的吃下自己煮的晚餐,她就覺得很喜悅和滿足,這感覺很熟悉和自然,這些家事該是她失憶前常常做的。子寧早上離家工作時的告別吻和臨睡前的晚安吻仍然讓她感到害羞,不過她已慢慢地懂得回應了;子寧還堅持夫妻必須同床共枕,還有抱著一起睡的習慣也令她感到有點不自在,幸好她很快就適應了這種夫妻間的親密接觸,再沒有感到不好意思了。

  「月兒,我和美國的醫生商量過,你腦內的瘀血可以通過藥物來治療,只要瘀血溶解了,你的失憶情況就可以得到改善,你願意進行治療嗎?」「好的。」媽媽知道子寧是一個很出色的醫生,現在已擁有了自己的醫務所和手術室,他的專業意見對她一定會有所幫助,所以就答應了。

  「不用擔心,這些治療很簡單,雖然時間比較長,不過沒有危險,也會對你的病情有所幫助的,相信我。」「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最親近的人,我當然相信你!」「謝謝你!」子寧再次吻上媽媽的嘴唇,今次不再是蜻蜓點水式的,而是實實在在的深吻。 。 。 。子寧第一次如願以償地用丈夫的身份吻上媽媽的櫻唇,他的舌頭闖過牙齒的阻礙,再糾纏著她的香舌,媽媽只經過輕微的掙扎後便自動投入了這個吻——-唇貼唇、舌捲舌,一絲絲的情慾浸入了他們的體內。 。 。 。…… 當他們的嘴唇分開時,一條銀線仍連接著他們的咀兒,媽媽害羞得滿臉通紅,把頭埋在子寧的肩膀上,子寧的心跳動得很快,這一吻意義極為重大,『寢取媽媽』終於踏出了重要的一步!

  「月兒,這是美國腦科醫生處方的藥物,你每晚臨睡前都要吃上一顆,你的記憶很快就會恢復了。」子寧取出了藥物和一杯水。

  「有點苦……」媽媽毫不猶疑地把藥吞了。

  「現在是月兒上床睡覺的時間。」子寧在衣櫃中取了一件睡衣。「今晚就穿這件粉紅色的。」媽媽臉紅紅的轉過身兒,迅速的把身上的裙子脫掉,只脫剩內衣後就穿上了子寧選定的睡衣。

  為了打破媽媽的心理障礙,子寧堅持要媽媽在自己臉前更衣,用夫妻間不需要避忌作為藉口,媽媽終於答應了,不過這也換來子寧不強迫自己做愛的承諾…… 。 。 。忸忸怩怩經過大半個月,媽媽在子寧臉前暴露自己的身體已沒有起初的尷尬,同樣地,她對子寧的裸睡也不會再躲開,雙方開始互相適應對方的身體。

  子寧充滿佔有慾地把媽媽半抱在懷裡,熟悉的男子氣息充滿了安全感,媽媽很快就進入了半睡眠的狀態,這正是藥物的功用。

  藥物不是用來溶解腦內的瘀血,反而是催眠治療師用來催眠病人專用的藥物,它可以令病人的精神快速進入放鬆的狀態,同時讓病者的潛意識更容易接受催眠治療師的指令,這可是子寧在美國黑市中用極高價買回來的藥物!子寧為媽媽帶上耳筒,接下隨身聽的開關,一些重覆的訊息不斷地傳進入媽媽的耳裡。 。 。 。……『我叫李月兒、英文名叫Eva,一九八七年三月八日在美國華盛頓州出生,一直在美國長大和接受教育。 。 。 。十八歲時,父母因意外去世……在大學時,我愛上了一個醫科的留學生,他的名字叫宋子寧,我廿三歲大學畢業後,便和子寧在美國註冊結婚,並跟隨他回國生活。 。 。 。 。 。』子寧把屬於李月兒的身份和經歷灌進媽媽的腦裡,只有通過長時間的催眠,慢慢就會讓媽媽完全接受李月兒的身份記憶,原本屬於『寧麗娥』的記憶就會在潛意識中逐漸取代和淡忘,縱使有一天媽媽腦裡的瘀血散了,那份舊記憶也不容易恢復過來!

  連續一個月的催眠治療,無數關於月兒的資料——-包括了月兒作為女孩和少女時的照片、生活和婚禮的視訊、還有無數李月兒日記中的成長經歷、私隱和內心感受等等,都一一輸入了媽媽的潛意識當中。 。 。 。 。 。子寧終於都看到成效了。

  「子寧,我的記憶好像恢復了不少,治療看來很有效。」媽媽半躺在子寧的懷中說。

  「那就好了!」子寧輕吻著媽媽的臉頰。「你記起了什麼呢?」「雖然那些記憶都很瑣碎,不過我總算記起很多自己的往事,特別是和你認識後這幾年的事就更清楚了。」「那我考考你吧!」「嗯!」「你的生日是在那時?」「這也太容易了……我的生日是一九八七年三月八日。」媽媽側著頭說。

  「下個月就是我二十四歲的生日了,我要禮物……」「不會欠你的……」子寧輕撫著媽媽的頭髮。「你的身高、三圍是多少?」「唏……沒正經!」媽媽白了子寧一眼。「我身高五尺七寸,三圍是三十八D、二十六、三十六……對嗎?」「哈、哈、哈!讓我量度一下就知道對不對!」子寧大笑著,伸手按壓在媽媽的大胸脯上。「問一條難些的:你的初潮是在幾多歲來的?」「噢……這也太難一點吧!讓我想想……好像在我十二歲那年……我記得是我剛上中學時的事,突如其來的月經令我不知所措,幸好有老師史密斯太太的幫忙,我才沒有出丑呢……」媽媽想了一會兒才說。

  這些隱密的資料本來就是記載在月兒的日記上,媽媽現在都把它當成自己的經歷了。

  「噢!計計日子,我的月經該在這兩天會來!」媽媽突然屈指在打數。「子寧……我昨天才買的Tampax棉條放了在那裡呢?」「咳!我那裡知道?!」子寧突然咳嗽起來。

  「呵呵……我記得我把棉條放了在衣櫃左邊向下數的第三個抽屜裡看來我的記性比你更好!還要考我嗎?」媽媽皺皺小鼻子,掩口笑著說。

  「月兒,你真是愈來愈調皮了!」子寧按了按媽媽的鼻子。「最後一條問題啦。你的初夜給了誰?」「耶……你欺負我,只會問人家這些羞人的事!」媽媽捶了子寧的大腿一下。

  「當然是你……我由始至終都只有你一個男友嘛!你是我在十九歲時在大學認識的,不到三個月就給你騙了!」這段記憶的虛假的,李月兒真正的第一次是在十五歲,她認識後上床的男人不算少,不過她認識子寧後便沒有那樣濫交了,因為性慾強的子寧可以完全滿足她的慾望!子寧也不希望媽媽的心中有月兒這些不好的回憶,所以把月兒這段經歷更改了,讓媽媽以為自己是她的初戀男友,同時也是她初夜的對象。

  媽媽終於把李月兒大部份的生活記憶都吸收了,當中有真也有假——-她叫李月兒,今年二十三歲,在美國長大,子寧是她的初戀男友,也是她第一個和唯一一個有過性關係男人。她在大學裡念的是服裝設計,不過她畢業後便直接嫁了給子寧,所以沒有任何的工作經驗,現在是全職家庭主婦,最擅長是烹飪。她最大的興趣是妝扮得漂漂亮亮後和丈夫親熱……當她記起自己這個興趣時,真是羞死人的心也有了,不過她總算明白為什麼她對子寧的親密行為完全沒有抗拒能力!

  子寧很高興第二部份的計畫完全成功,媽媽已正式成為自己的妻子。她雖然擁有李月兒的身份記憶,不過在性格上卻和原本的月兒完全不同,她仍然保持著作為『寧麗娥』時的生活習慣——-例如她喜歡打掃和烹飪、端莊雅潔的穿衣習慣、對性事害羞保守等。 。 。子寧本來就喜歡媽媽淡靜戀家的性格和高雅的妝扮,所以不打算完全改變她的性格,只是他卻希望媽媽可以增加一些性感的魅力,如果能配合他戀物愛好就更好、他還希望媽媽在性生活上可以變得更為主動和開放。

  所以他開始進行第三步的計畫。

  接著的一個月內,子寧把催眠的方向更改了:

  首先,他把一些性感的內衣展、名牌高跟鞋展和大量的美容化妝資訊不斷地洗刷著媽媽的潛意識,讓她的衣著品味慢慢地改變——-雖然她平日仍是習慣穿名牌套裝和晚禮服,不過她在套裝和禮服底下卻喜歡配上性感而且暴露的褻衣!

  無論她穿短窄裙還是長裙,在裙底下都會配上閃亮的絲襪和超高跟的鞋子。

  一套又一套半透明的性感褻衣、丁字褲、絲襪和高跟鞋等衣飾不斷佔據她衣櫃內的空間。另外,媽媽每天都會保持豔麗精緻的妝容,而梳妝臺上的護膚化妝品也變得更多樣化!這些改變都是不自覺的,媽媽一直以為她最愛穿的就是這些性感的褻衣、絲襪和高跟鞋,而化妝更是她從小到大的愛好。 。 。 。 。 。當然,如果丈夫也喜歡的話就更好了!

  其次灌輸到媽媽潛意識內的資訊是子寧和月兒性愛錄影視頻,因為他們兩個都是經驗豐富的性愛高手,所以作愛的花式激烈和多樣化,而且他們都喜歡把作愛過程錄影下來慢慢欣賞。這些視頻不斷在媽媽的深層記憶內反覆播放,一天又一天的春夢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每朝起床時,她的內褲都是完全濕透的,這令她尷尬不已!不過經過潛移默化,她終於接受了視頻內的女主角就是自己,而她作愛時就會變得很淫蕩,這才是真正的自己!她也全盤吸收了女主角在視頻中的所有性愛花式和叫床技巧!每天當她醒來看到裸睡的丈夫時,他那陰莖一柱擎天的形象,都會讓她的心兒蹦蹦地跳、滿臉紅霞,蜜穴內愛液奔騰,小手不其然地想撫弄丈夫的『兇器』。 。

  媽媽繼承了李月兒的記憶和身份後,對丈夫多了一些親近和好感,不過在潛意識中仍是母親對兒子的愛居多,男女間的愛並不濃烈。 。 。 。 。 。子寧卻希望媽媽除了當一個千依百順的妻子外,還會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所以增強媽媽對自己的愛意和服從性是必須的!子寧把自己溫柔俊俏的樣子,通過聲音和影像不斷地灌輸到媽媽的潛意識當中,讓她的心裡不停重覆一個信念——-子寧是自已一生中最愛的男人、也是自己唯一的丈夫和主人!她願意為他獻出一切:她的心、她的身體和生命都只會屬於這個男人!作為他的妻子或女奴,她都會全心全意地愛他、信任他、侍奉他、服從他、滿足他一切的要求。他就是自己的一切。

  在車禍發生第三個月後的某個清晨,躺在大床上的媽媽在春夢中婉轉呻吟,黑色透明的仿紗睡衣差不多完全敞開,內裡露出了全黑色的釐士半透明褻衣和丁字褲,汗水不斷的從扭動的肌膚表面滲出來,愛液沾濕整條丁字褲,黑色的芳草地隱約可見,子寧覺得時機成熟了,終於採取了主動。

  子寧輕輕地用嘴唇吸吮著媽媽的櫻桃小嘴,用舌頭把唾液塗滿媽媽的每一隻牙齒,子寧的舌頭輕鬆地頂開媽媽的牙關,進入了她的口腔內,瘋狂地吸吮著內裡的小香舌,唾液不斷地流進對方的口腔裡,仍在半睡半醒的媽媽很自然地嚥下子寧所有的口液,媽媽終於從春夢中甦醒過來了,不過立刻就迷失在子寧的深吻之中,激烈地作出回吻,兩片嘴唇和舌頭互相糾纏著。子寧用雙手輕易地解開了媽媽的仿紗睡衣和胸衣,把媽媽那對三十??八D的豪乳完全釋放出來,子寧雙手也無法完全掌握媽媽胸前的『大玉兔』,在他的刻意的揉弄下,乳房幻化成不同的形狀,那種銷魂的感覺令媽媽不其然地扭動著身子,當子寧的手指輕輕撥弄著乳尖那兩顆小紅豆時,欲拒還迎的心態讓她閉上了眼睛。

  「別這樣啊,我害怕。」媽媽的聲音帶了點顫抖。

  「不用怕。我們是夫妻,這是很正常的事!」子寧輕柔地在媽媽的耳邊說。

  「月兒,我愛你,讓你的身體自然地接受我。就像在你的記憶中一樣,我們的身體是最契合的。」子寧終於把媽媽身上的丁字褲褪掉,全裸的媽媽放棄了所有的抗拒,她放鬆了緊張的身體,放空了複雜的想法,讓身體按著記憶行事,對於丈夫的愛撫,慢慢地作出回應,雙手也開始撫摸著丈夫的結實的背肌和臀肌,一隻小手還進一步撫弄著丈夫下體的陰莖,兩片櫻唇印在丈夫的胸膛上,小香舌輕舐著丈夫的胸肌和乳頭,就像春夢中的女主角那樣的做。

  子寧不是第一次看到媽媽的裸體,但卻是第一次近距離和在媽媽完全清醒下看到媽媽的肉體——-那白嫩的肌膚、豐滿巨大的乳房、半凸起的恥丘、渾圓充滿彈性的臀部,還有那在黑色芳草下隱約可見的陰唇。 。 。 。 。 。子寧的陰莖迅速地變大,超過八寸了,媽媽的小手根本難以覆蓋整條陰莖!子寧耐心地挑逗媽媽身上所有可能的性敏感帶,無論是耳垂、粉頸、腋下、肚臍和??菊穴等地方都一一舐過,最後連指尖和玉足也不曾放過!嘗試過身體不同的部位後,子寧終於發現媽媽除了乳房和陰戶外,耳垂和足底都是重要的性敏感點!跟著子寧用手指和舌頭主力攻向媽媽恥丘下的陰唇、陰核和陰道內壁。 。 。 。 。 。

  媽媽完全軟倒在子寧的懷裡,雙眼微張,蜷曲的長睫毛在顫動,小嘴裡微微喘息著,口吐蘭香的輕輕哼道:「嗯……不要嘛……老公。不要再弄了……身體好癢……好熱……好濕……」子寧再也忍不住下體空前的壓力,終於把媽媽的雙腿分開成M型,陰莖對準媽媽已濕透的陰道口,一鋌而進,在那一瞬間,子寧只感到一陣子窒息的快感,還有一股感動後的極度迷亂,他終於都來到自己出生的地方了。 。 。 。 。 。他的陰莖開始不受控地來回抽插,速度和頻率愈來愈快。

  「噢呀!」媽媽在子寧突入自己的身體時,小嘴不禁大叫起來!那不是痛楚的叫聲——-自己又不是處女,而且陰道內已極為潤滑,完全可以接納丈夫粗大的陰莖,只是那叫聲是身體在突然脹滿下的自然反應,她感到陰莖在來回磨擦著自己的陰道內壁,一下又一下的頂向花心,一波又一波的性興奮刺激感完全掩滿了她的神經,她的嘴裡只能吐出魅惑的呻吟聲,嫣紅的指甲在子寧的背上抓出了一條又一條的血痕。 。 。 。 。 。

  「噢呀……好刺激……啊哦……好舒服……不要停……老公……你好利害……啊呀!」子寧的腰不斷地做出前挺的動作,陰莖拚命的抽插著,汗水不斷滴在媽媽的臉上和胸前,和媽媽身上的香汗混在一起,散發出一種曖昧氣味。

  「老公……好利害……老公……我愛你……月兒……好愛你喔……啊嗯……快丟了……快洩了……啊!」媽媽發出一聲高亢的尖叫後,陰道猛烈地抽搐和收縮起來,子寧感到陰莖突然受到陰道強力的擠壓,龜頭在一陣子炙熱後,高潮在一剎那間出??現,精液一點不剩的射進了媽媽的陰道里,兩個人都同時感到一種難以言語的快感直衝腦際,子寧軟倒的身軀伏在媽媽的身上喘息,不過很快就可以翻身躺在媽媽的身旁…… 。 。 。他看到媽媽仍是軟弱地躺著發呆,臉上媚態橫生,櫻桃小嘴微張,乳蒂仍是硬硬的,兩腿無力地張開,陰道口一張一合的,正吐出混在一起的愛液和精液,沾滿在陰唇周圍和那片芳草地上,靡爛魅惑的境象惹人遐思。

  「月兒……」子寧一陣子的碎吻落在媽媽的臉頰和嘴唇上。「我們在發生意外後第一次做愛,你的感覺如何?」「老公……我像飛了上天一樣……潮吹了……好滿足……好開心……快樂是老公給我的……我愛你……月兒好愛你……」媽媽嬌聲地說,桃紅的指甲在子寧的胸膛上打圈,語氣和動作與李月兒極為相似!這就是潛意識的影響——-媽媽原本保守內斂的性格只有在性行為中才會變成淫蕩和豪放的李月兒。 。 。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的李月兒對子寧只有情慾而沒有愛,現在的『月兒』對子寧,愛比情慾更多。

  「我也愛你!」子寧很感動,他輕吻著媽媽的粉額,他知道自己對媽媽的愛(男女間的愛),絕對比十個李月兒加起來還多。

  「那我們再來一次……」子寧的手再次揉向媽媽胸前的豐盈。「不過今次要由你主動……」媽媽在春夢的記憶中常常聽聽到丈夫說這句說話,這代表了一種暗號!其實,有沒有暗號都不重要,絕對服從和侍奉丈夫是她在心中唯一的信念。 。 。

  媽媽慢慢地爬起身來,把小嘴兒湊向子寧的下體處,精液的味道充斥著她的鼻子裡去,但她一點都不覺得嘔心,反而有一種祟拜的衝動,她在夢中做過千百次。 。 。 。 。 。她伸出小香舌把仍然堅挺的陰莖舐弄乾淨後,再張開櫻唇把陰莖半含入口中——-只是陰莖太粗大了,媽媽的櫻桃小嘴也不可能完全容納!媽媽的小嘴兒努力地上下吞吐著,龜頭和陰莖在香舌撥弄下再次暴漲起來,媽媽的小嘴兒已無法吞下了,張開的櫻唇動也不能動,她只好把陰莖吐了出來,改為用手套弄著陰莖。 。 。 。 。 。媽媽分開雙腿跨蹲在子寧的腰際上面,用手把子寧的陰莖對準自己早已擴張了的陰道口,慢慢的蹲坐下去。 。 。 。 。 。陰莖慢慢進入和填滿了她的陰道,雖然陰道內已極為潤滑,但如此粗大的陰莖仍是很難才到達陰道的深處,當三份二的陰莖進入後,陰道的盡頭已到了,子宮口的阻力令陰莖很難再進一步。

  「老公……到頂了……無法再進了……」陰道內的脹滿和充實感觸動著媽媽每一條神經,老公的陰莖每進一寸,下體傳來的快感就會增加一分,媽媽身子上下起伏,讓陰莖嘗試進入更深的深處,來回不斷的磨擦令媽媽香汗淋漓,有點喘不過氣來,幸好陰道擴張得愈來愈大,蜜液也滲得愈來愈多,差不多四份三的陰莖都進入了,兩個人的興奮程度加劇,呼吸也愈來愈急速。

  「月兒,你可以的。讓老公的寶貝進入你的子宮!」子寧輕聲地鼓勵著媽媽,雙手不停地搓弄著媽媽正在拋動著的豪乳。

  「嗯!」媽媽微微皺起了眉頭,上下運動的速度和深度都增加了,陰道內的陰莖一下又一下的猛頂向花心,不斷的衝擊讓子寧和媽媽都感到極為刺激和興奮,媽媽的動作開始瘋狂,口中吐出高亢但沒有意義的呻吟聲,子寧的龜頭完全充血後變得更為堅硬,媽媽的陰道開始了強烈的抽搐,子宮口也慢慢地打開了,龜頭終於突破子宮口而挺入了子宮內,子宮頸的入口就像一條橡皮圈,緊緊的束著子寧的龜頭,強力的壓迫讓它再次作出劇烈的噴射,所有的精液都灌進在子宮內,一點也沒有流出來,連媽媽小腹的位置也微微地鼓脹起來。 。 。

  兩次的高潮洩身令媽媽筋疲力盡,動也不想動,子寧只好抱起媽媽走進浴室內,當他在浴缸中替媽媽清理身體之餘,子寧的陰莖竟然再次堅挺起來,他只好在媽媽半睡眠的狀態下,在水中把陰莖第三次挺進她的身體,再來一次活塞運動!

  對於丈夫旺盛的性慾,媽媽無力也無意反抗,自己的一切都屬於老公,他喜歡自己的身體就任他玩弄好了!她在睡夢中又不知出現了多少次的高潮,不過她知道在沈睡中,她的嘴角仍帶著滿足的笑容。 。 。

  子寧終於得償所願,媽媽的身體為他而盛放,在她端莊的名牌套裝底下,穿的卻是極為暴露的褻衣,而在短裙下永遠都是閃亮的絲襪和起碼四寸高的高跟鞋!

  媽媽在社交場合中,盡顯了高貴的氣質和超性感的魅力。還有,每晚在床上迎接自己的都是穿著性感褻衣、丁字褲和吊帶絲襪的妻子。或者女奴!

評分

參與人數 2貢獻 +7 收起 理由
shih + 4 讚一個!
林宗淵 + 3 很優!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29

帖子

92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92
發表於 2020-12-30 21:16:10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359

帖子

703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703
發表於 2020-12-30 21:19: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3

帖子

128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128
發表於 2020-12-31 11:19:4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377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2129

論壇元老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20-12-31 17:39:41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39

帖子

3080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080
QQ
發表於 2021-1-1 04:27:4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124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6142
發表於 2021-1-1 06:55: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963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8111
發表於 2021-1-1 10:33:58 | 顯示全部樓層
無情無義的蕩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