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37108|回復: 27

[家庭亂倫] 成熟美艷的岳母與青春可人的小姨子讓我迷失了

[複製鏈接]

237

主題

489

帖子

4293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293
發表於 2019-10-30 11:49: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我叫陳健鋒,今年42歲,與妻子結婚有十多年了。
我本來是做玩具製造出口生意的,在中國有幾間廠。
2008年雷曼引發的金融危機,世界性的經濟衰退,讓我的出口生意一落千丈。
我老婆叫何小麗,比我小8歲,那時還只是我公司的一名中級職員,但她極力幫助我,甚至在公司最艱難,我不夠錢給員工發薪水的時候,還致力不斷的為公司打拼。
她也極有眼光及見地,當時公司很多事情都是在她全力的幫助下才做好了的。
在小麗的全力幫助下,我公司終於轉危為安,從玩具製造廠成功轉型為主要製造手機附件和飾物的公司,又幸運地碰上水果手機第一代剛上市的智能手機熱潮,令我的生意蒸蒸日上,日進斗金。
十多年的發展,今天我公司的手機附件和飾物已出口到全世界,我從一所小玩具店的老闆,發展成一家跨國集團的大老闆,身家頗為豐厚。
在我公司成功轉型後,我基於對小麗的感恩,而且我們在工作上也甚為合拍,便與她結了婚。
婚後小麗更表現出她商業上的才華,殺伐決斷,我公司所以能夠發展得規模如此龐大,主要就是小麗決策的功勞。
一天回到家裏,開門聽到裏面有談話聲,聽到一把甚有磁性的女聲說道:「我知道我做了錯事,我也不敢求妳原諒,但我知道妳現在生活環境很好,我真的很需要錢,妳就不能幫我一把嗎?」
這不是我妻子的聲音,我進去客廳,只見妻子和一個女人對坐,妻子臉上一片不快的神色,帶著不屑的神情,看著坐在她對面的一個看上去三十五六歲的熟婦,剛才那把磁性的聲音很明顯就是這個熟婦所發。
我再看這熟婦的相貌,瓜子臉兒,雪白的皮膚,她穿著一件連身的長裙,胸脯飽滿,纖腰一攬,雙腿修長,她相貌秀美,再配上那一雙水汪汪勾魂攝魄的鳳眼,我看了不禁心頭一熱,這熟婦應該就是所謂天生媚骨的那種女人,讓男人一看就有想上她的衝動。
只是她雖誘人,臉上卻頗見憔悴,給人飽經滄桑的感覺。
她聽到聲音, 朝我這邊看來,一雙誘人的鳳眼幽幽的在我身上一掃,朝我點點頭,柔聲道:「你就是小麗的丈夫吧?你好。」
又轉頭向妻子道:「妳丈夫看起來人很好,小麗,妳真有福氣,我也為妳感到高興。」
妻子卻是滿臉不屑又鄙視的看著眼前這美熟婦,妻子性情比較淡漠,不常發怒,這時聲音裏卻有怒意:「別跟我來這一套,沒有用。妳走吧,不要再來煩我,我不想見到妳。」
熟婦無奈的看了妻子一眼,站起身來,緩緩的走向大門口,到了門口,卻回頭瞧了我一眼,這才開門出去,我被她那一眼看的又是心頭一熱,轉頭看見妻子還是滿臉怒容的看著她離去,我問道:「她是誰?找妳什麼事?怎麼妳好像很討厭她似的?」
妻子聲音裏是憤怒和傷心:「她是一個只會勾人老公的壞女人。」
看了我一眼,說道:「這女人不是好人,你以後不要在我面前再問她。」
我不再說話,對於妻子以前的事,我不是很清楚,我和她一開始只是賓主關係,後來她幫助我渡過難關,也為我把生意管理得蒸蒸日上,讓我賺了很多錢,我或許是感恩,也出於對她能力的欣賞,所以便與她結了婚,但我們之間的感情更像夥伴,不像愛侶,我對她在認識我以前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基於對她的尊重,我也從沒有多問。
這時看她的神情,顯然對那熟婦憤恨極深,也不想多談,我便也不再問,只是想到那熟婦臨走時對我的那一回眸,心頭竟是一陣火熱。
過了一個星期,這天我在家中沒有到公司,只有妻子在公司處理事務。
中午時聽到按鈴聲,我開門一看,門外站著的竟然是那天的熟婦。她今天的打扮比那天我見她時更為誘人,穿著一件低胸的連衣百摺長裙,裙子把她優美的身材和修長的雙腿巧妙的展露出來,那開得極低的領口把她大半個飽滿雪白的酥胸展露了出來,看著那擠壓出的深深乳溝,我心頭一陣火熱。
她看了我一眼,低聲道:「你是小麗的丈夫吧,那天我見過你的,我可以進來嗎?」
她的聲音溫柔中帶著嫵媚,讓我聽著十分舒服。
那天看到妻子對她的態度,我知道妻子十分憎恨她,妻子也叫過我不要理會她,但我好奇她跟妻子是什麼關係,最重要的是,看到她誘人的風姿和飽滿的身材,讓我心頭一動,我身不由主的開門讓她進來。
進來後我們在客廳對坐,她看了我一眼,低聲道:「我叫倩蓉,我是小麗的…」
說到這裏,又望了我一眼:「小麗有沒有跟你說過我是誰?」
我搖搖頭,倩蓉嘆了一口氣,又問道:「小麗有跟你說過她家裏的事嗎?」

我記得與妻子結婚的時候問過她,她家裏有些什麼人?
我們擺酒留多少圍給她家人?
妻子卻告訴我說,她是孤兒,父母一早死了,她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叫我不用備她家裏的酒席了。
我這樣對倩蓉說了,倩蓉又嘆了一口氣,眼眶裏蘊著淚水:「她記恨這般深嗎?連她的父親也不肯提一下?」
看了我一眼,語帶哽咽的道:「小麗不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她父母是過世了,但他們是在小麗長大以後才過世的。他父親是病死的,至於她生母…」
說到這裏,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小麗的生母是我害死的,我…我是小麗的繼母。」
我一陣驚奇,妻子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事情。
我看著眼前這充滿媚惑的熟女,她臉上微帶淚痕,看上去楚楚可憐,有一種讓男人看到她就想蹂躪她的誘惑。
我看她年紀也不比妻子大,比我還小六七歲,沒想到她竟是我妻子的繼母。
倩蓉猶豫了一會,終於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才又對我道:「小麗的父親是做生意的,家裏很有錢,她父親與小麗的生母一早已結了婚,生了小麗。我認識小麗父親的時候,小麗已十多歲了。那時小麗的生母還在生,我…我是小麗父親的小三。」
「我跟小麗父親的時候,我還只有十七八歲,小麗比我小一歲,那時是十六歲,小麗的父親是四十歲後才生小麗的,那時他已快六十歲了。」
說到這裏,倩蓉嘆了一口氣:「當時我以十七歲的一個少女,去跟一個快六十歲的老頭好,你也可以猜到,我只是貪他的錢,我根本不喜歡小麗的父親。只是我跟了他一年後便懷了孕。小麗的父親本來己對我十分迷戀,得知我懷孕後,更是要跟他的原配,就是小麗的生母離婚,要娶我做妻子。」
「小麗的生母身體一向不好,聽說還有抑鬱症什麼的,她知道了這件事後,受不了打擊,自殺死了。我順理成章的嫁了給小麗父親,還生了一個女兒叫小芬,那時我才十八歲,小麗十七歲。」
「小麗對我這個勾引她父親,害死她母親的所謂繼母自然恨入骨髓,她也恨極了她父親。我嫁了她父親後,搬到她家裏和她父親一起住,小麗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我也沒有見過她跟她爸說過一句話。過了一年,小麗十八歲後,她便離家出走,自己離開家了。」
我心裏計算時間,那時應該是小麗剛到我公司工作的時候,我記得她剛進來時,工作十分勤快,但不甚言語,我現在才明白原來她當時是為了這個原因。
倩蓉續道:「過了幾年,小麗父親已六十多歲了,精力開始衰退,他公司的生意越來越差,到了08年,又碰到什麼雷曼風暴,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公司的生意虧大本,倒閉了。他受不起這個打擊,一病死了,他大半生的積蓄都投進去挽救公司,只剩下很少的錢給我,我那時年輕,不懂理財,一會便花光了。那時我只想為自己打算,小芬才六歲,我覺得我帶著小芬是種負累,便把她送到內地,託我一個遠房親戚照顧,我每月給她寄點錢,我自己則想盡辦法又去認識一些有錢男人。」
「可能我條件不錯,後來又讓我找到一個有錢男人嫁了。」
說到這裏,倩蓉雙眼又是一紅,無奈的嘆了口氣,聲音裏有明顯的諷刺味道:「也許是報應吧,我與他結了婚幾年後,那男人在外面認識了一個小三,他為了這小三,跟我離了婚,而且把我掃地出門,我在他身上一點錢都拿不到。」
說到這裏,倩蓉語帶哽咽:「我這時才明白小麗母親的感受,心裏十分後悔,當初我對小麗和她母親的傷害太大了,我太自私了。」
「但我沒辦法,我自己沒有什麼賺錢的能力,只好還是不斷的跟一些亂七八糟的男人來往,讓他們『照顧』我,這些年來,我就是這樣生活過來的。」
「現在小芬已十七歲了,我的遠房親戚對我說,小芬讀書很出色,只是內地讀書條件不太好,我不想小芬繼續在內地讀書,我希望她回來香港考大學,這樣她會有更好的發展,不用像我一樣,讀書不成,只有依靠男人生存,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只是現在我連自己個人的生活都成問題,怎麼有能力照顧小芬,給她好的生活和讀書環境?最近我偶然從一個小麗父親的親戚口中,知道小麗的近況,知道她現在生活環境很好。我上星期到你們家找她,一來是向她賠罪,雖然我知道我做的事對她的傷害太大,我也不期望她會原諒我,但我想,小芬總是她的妹妹,我沒有能力照顧小芬,我希望她會念在與小芬總算是姊妹的份上,照顧小芬來港後的生活,誰知道…」
我不說話,妻子性格一向決斷,倩蓉做了這些事,以妻子的性格,沒可能原諒她的。
倩蓉無奈的道:「不過我也不怪她,誰叫小芬的母親做了這麼多壞事?而且她與小芬根本毫無感情,她不把小芬當妹子,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裏,倩蓉向我望來,眼裏滿是哀求的神色:「那天看到你,我看得出你是很好的人,我今天來求你,希望你看在小芬總算是你小姨子的份上,幫我們一把,照顧小芬來港後的生活。」
「我知道我這個請求很唐突,但我在香港已沒有其他有能力又可靠的親戚朋友了。我知道我很對不起小麗,但我也很對不起小芬,我自小沒有好好照顧她,把她扔給了外人養大,我現在後悔雖然已遲,但我至少要好好補償她,盡我一切能力給她最好的。」
聽到這裏,我嘆了一口氣,她可能年輕時做過不少錯事,但現在至少還會懂得後悔。
看著她滿臉淚痕,梨花帶雨, 一臉哀求,兩顆淚珠在她雪白的俏臉上掛著,看起來更有一種楚楚可憐的美感,配在她這種熟得像要滴出水來的美艷熟女身上,讓男人有一種想立時把她按在身下盡情發洩的衝動。
倩蓉看著我的眼神,她本來坐在我對面坐位上,這時卻站起來坐到我身旁,她的玉手握著我手放到她大腿上,柔聲道:「我以前沒有盡母親的責任,很對不起小芬,現在為了她,我願意做任何事。」
我心頭一陣火熱,右手隔著裙子感受著倩蓉柔軟的大腿,我心裏覺得這樣不對,但看著她誘人的相貌和身材,再想到她勉強也可算是我岳母的那種禁忌的刺激,讓我手捨不得離開她的大腿,反而越來越放肆的在上面撫摸。
隔著裙子也能清楚的感到倩蓉大腿肌膚的柔軟和彈性,我手一面興奮的摸著,心頭不斷急速跳動,猶豫著該不該再進一步。
倩蓉一雙鳳眼了解的看著我,用手捉著我空著的左手,按上她飽滿柔軟的酥胸,眼神裏充滿了祈求,像在告訴我說,只要我能夠幫她,我可以在她身上隨意發洩。
我雙手按著她飽滿的酥胸和柔嫩的大腿,看著她嬌艷的櫻嘴微張,臉上一副又是哀求,又是渴望的神色,看得我心頭欲火大盛,不再顧忌,嘴巴往她櫻唇湊去。
倩蓉連忙俯前與我親吻,我們四唇相接,她立時把柔軟的舌頭伸到我嘴裏,像怕我不肯接受她似的。
感受著美艷熟婦溫潤柔軟的紅唇,我舌頭也伸到她嘴裏挑弄,吞嚥著她的香津,心頭欲火更是熾熱,右手隔著裙子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會,從她裙子下擺伸進去,直接撫摸上她柔嫩細滑的大腿。
倩蓉的大腿充滿了熟婦的柔軟,卻仍不失彈性,細嫩柔滑的肌膚像把我手融化了一般,讓我更是興奮。
我在她大腿上撫摸了一會,沿著她大腿內側摸到她雙腿盡頭處。
我右手在她大腿按揉的同時,左手也在倩蓉飽滿的胸脯上活動,摸了一會,我已不再滿足於隔著衣服的接觸,只是倩蓉的裙子是連身裙,我手要伸到她上衣裏面卻不大容易。
倩蓉嬌媚的看了我一眼,嘴巴與我分開,自行把手伸到背後,把裙子的拉鍊解開,讓裙子的前胸滑下。
倩蓉的胸罩是黑色半透明蕾絲,窄窄的胸罩不能完全包裹著她那一對極其飽滿雪白的酥胸,這時倩蓉在低聲喘息,胸脯急速的一起一伏,像要撐破胸圍而出,我鼻孔裏同時嗅到一陣誘人的熟婦濃烈的乳香,讓我興奮若狂。
我來不及慢慢的打開胸罩,用左手拉著胸罩的前端往上一推,倩蓉兩個極其飽滿的豪乳離開了胸罩的束縛,在我眼前上下彈動,更讓我熱情如沸。
可能是已被不少男人吸過的關係,倩蓉的乳頭微見深紅色,她的乳頭頗大,但配搭在她這樣飽滿雪白的乳房上,卻更有一種誘惑的性感。
我毫不猶豫的用右手捏著她柔軟的右乳,嘴巴湊上去,把她的右乳頭含在嘴裏,用舌頭舔弄。
近距離的接觸,更濃烈的乳香傳到我鼻裏,讓我胯下堅硬如鐵。
這時我左手也摸上倩蓉兩腿的盡頭處,我把她薄薄的內褲撥到一旁,雙手直接按上她兩腿間,感受著那飽滿的陰阜內傳出來的灼熱氣息,令我更是興奮。
我手貪婪的在倩蓉的私處上撫玩,感到她的毛髮不是很濃烈,我中指在她裂縫上輕輕的上下挑弄,仔細的感受著那兒的柔軟細嫩,聽到倩蓉喘息聲更是混濁,
我用食中兩指撥開了柔軟的花瓣,中指輕輕的插進倩蓉的陰道內。
我一個指節一個指節的插進去,再把中指慢慢抽出,又再重新插進去,想到我現在在指姦的這個漂亮熟婦是我妻子的後母,我心頭那種刺激感,不下于手上傳來的感覺讓我興奮。
這時倩蓉的呻吟聲更是誘人,她先還咬著牙強忍著不發出聲音,只從鼻孔裏發出難受的『唔,唔』聲,但在我手指和舌頭上下挑弄下,她也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我中指也感到她陰道內越來越潤滑。
她一面大聲的呼叫『噢…啊…』雙腿也大力的夾緊我手。
這時我已把她壓在沙發上,咀巴在她右乳頭上吸吮了一會,又轉去吸吮她左面的乳頭。
這樣左右互換的吸了一會,聽到倩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也是興奮若狂,只想立時提槍上馬,只是我們躺在沙發上,沙發並不寬闊,不能讓我痛快的馳騁。
我強忍著無比的欲火,從她身上站起,倩蓉本來閉著的雙眼睜開,略帶奇怪,又略帶擔憂的看了我一眼。
我一笑,拉起她的玉手往睡房走去,倩蓉這才明白我的意圖,臉上一紅,嬌美的看了我一眼,順從的跟著我。
進了睡房,我迫不及待的把全身衣服脫去,倩蓉也把她連衣裙脫去,又脫了內裏性感的黑色蕾莎胸圍和內褲,我終於可以欣賞她全裸的嬌軀。

倩蓉的膚色雪白,胸前雙峰極為飽滿,雖然有個不少男人,且已年過三十,但她的乳房卻仍然嬌美挺拔,毫不下墜,胸前兩個深紅色的大乳頭帶著野性美,引誘著我再次去採摘。
倩蓉的小腹仍然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纖腰一攬,兩條玉腿修長雪白,極其誘人。
她的身體看上去不像30多歲的熟婦,反而像一個20多歲的少女。
她雙腿間一叢黑色的陰毛明顯經過細心的修剪,小小的倒三角誘人的掛在她陰阜上。
看著倩蓉這無比誘人的嬌軀,想到剛才我手指在她陰道內抽弄的那種嫩滑感覺,胯下更是興奮的一柱擎天。
倩蓉看著我的肉棒,輕輕喘息,突然她雙腿跪下,雙手握著我堅硬無比的肉棒,櫻唇微張,把我肉棒含進她溫暖濕潤的檀口裏去。
我心頭又是一陣興奮,肉棒脹得更大。
我妻子也為我含過幾次肉棒,但妻子從來不主動,每次都只是我要求,她才勉為其難的敷衍我一下,而且妻子完全沒有口技,我肉棒放在她嘴裏完全沒有感覺,所以試了數次,我也不再要求了。
倩蓉卻不同,她是在我沒有要求的情況下,主動把我肉棒含到嘴裏的,而且是用半跪在我面前的這種屈辱姿勢,讓我興奮之餘,更有一種莫名的征服感。
尤其想到眼前這為我含著肉棒的誘人熟婦,還可算是我的岳母,我心理和生理上同時得到十分的滿足。
我又想到我今天還沒有洗澡,倩蓉卻似乎完全不介意,用她高超的口技為我服務。
她舌頭靈活的先在我龜頭上舔弄,用舌尖輕舔馬眼,連龜頭和肉棒當中的棱角也不放過,柔軟的舌頭每一分每一寸在龜頭上仔細的舔弄,讓我舒服萬分。
她一邊舔弄,一邊還媚眼如絲的看著我,似在向我獻媚,又似詢問我她是否做得夠好。
我雙手輕撫她柔嫩的嬌頰,點頭讚賞,她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舔弄的更是賣力。
又舔了一會,她嘴巴慢慢往下,把我肉棒更深的吞到她咽喉最深處,然後再吐出來一點,又再重新吞進去。
這種高超的口技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只想就這樣射在她嘴巴裏,只是想到剛才只用手指探過她嬌嫩的小穴,我連忙收攝心神,雙腿慢慢的往床邊移動,手按著她後腦,讓她一面繼續為我吞吐肉棒,一面跪爬著跟著我來到床邊上。
我把身子仰躺在床上,朝倩蓉道:「讓我看。」
倩蓉明白我意思,嘴巴還在吞吐我肉棒,卻把下身轉移到床上,跨坐在我胸前,讓我們形成六九的姿勢,她又把雙腿跨開,讓我可以清楚欣賞她誘人的蜜穴。
倩蓉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大陰唇甚為飽滿,包裹著當中深紅色的小陰唇,隱隱泛著水光,看上去滋潤豐滿,引人採摘。
當中的細縫裏一股熾熱的氣息夾雜著成熟婦女性器濃烈的騷腥味湧到我鼻裏,讓我興奮若狂,我立時把嘴巴湊到蜜唇上,貪婪的吸吮,感到倩蓉雪白彈性的大腿一陣興奮的顫抖,她嘴巴對我肉棒的吞吐更快了。
嘴巴吸著倩蓉的蜜穴,舌頭先在她小陰唇上輕舔,舔了一會,又嘗試著伸進她那條越來越滋潤的肉縫裏,聽到倩蓉鼻孔裏發出舒服的喘息聲,鼓勵著我舌頭更是貪婪的品嚐她肉穴上那誘人的味道。
其實我對舔穴沒有太多的經驗,我舔過妻子的小穴數次,但妻子的反應讓我覺得她不像十分享受,而且每次為她舔穴時,都是我爬在她兩腿間,不像現在這樣,倩蓉也在吞吐我的肉棒,所以與妻子試了數次後,我便失去了舔妻子陰道的興趣了,妻子卻也從來沒有主動提出過要我舔她。
這次與倩蓉卻不同,倩蓉嘴巴在吞吐我的肉棒,說不出話,但她鼻孔舒服的喘息,和雙腿不斷的顫抖,清楚的告訴我她十分享受我對她的服務,又舔了一會,我感到一股暖暖滑滑的液體流到我嘴裏,心下更覺自豪,也令我胯下更難忍耐。
我熱情難耐的把身子倒回轉來,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我雙腿把她雙腿推開,早已堅硬無比的肉棒對準了位置,也不用再多說什麼,下身往前一挺,藉著淫水的潤滑,肉棒整根插到盡頭。
倩蓉喉嚨裏滿足又暢快的『啊』的一聲呻吟,我也一陣舒服的喘息。
倩蓉的陰道沒有妻子的緊窄,畢竟她已是30多歲的人了,又有過不少男人,但她小穴仍甚有彈性,她又懂得自行收縮陰道,讓我肉棒有一股被按摩的舒暢,我插在裏面的感覺仍是十分暢快。
最主要的還是她的身份,和她誘人的俏臉和身材,讓我抽插她時比與妻子做時興奮得多。
我在她小穴內急速進出,每一次大力的插入時,我下體大力撞擊她的豐臀,傳出『啪,啪』的聲音。
倩蓉嘴裏淫叫連連,讓我的興奮刺激快感更強:「阿鋒,你好強,你插得我很舒服,倩蓉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你真厲害,你弄得我太舒服了。噢…很粗…很脹…鋒,你是我遇到過最強的男人,你弄得我太舒服了,我要死了…」
我聽著倩蓉這些說話,感覺更是興奮萬分。
我與妻子做的時候,她大多數時候都不大說話,並不像是在享受,偶然有一兩次呻吟,也是並不大聲,更從來不會與我說這些話。這時聽著倩蓉這些話,令我感覺與她做,比與妻子做的時候的快感強上百倍。
我極速的在倩蓉彈性潤滑的小穴內抽插,終於一陣無盡的快感傳來,我肉棒更是膨脹到極限,倩蓉也感到我的高潮來臨,她修長的雙腿緊緊箍著我臀部,浪聲道:「鋒,射給倩蓉吧,你太強,弄得我太舒服了,倩蓉的小穴要接受你這麼厲害的男人的精液…」
聽著倩蓉這些說話,我興奮更是無以復加,眼看倩蓉也是全身顫抖,我知道她也瀕臨高潮邊緣,我肉棒更急速的抽插, 終於一陣無盡的快感流遍全身,肉棒一抖一抖,滾燙的精液射在倩蓉陰道的最深處。
而幾乎是同時地,我感到倩蓉陰道流出大量暖暖的淫水,她全身抖顫,『啊…』的一陣舒服的呻吟,全身軟弱無力的躺在我身下,我們幾乎是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躺在倩蓉柔軟彈性的身體上,感受著她飽滿的胸脯擠壓著我,只感無比暢快。
這一次發洩的暢快,是我與妻子做愛那麼多次以來沒有感受過的。
倩蓉身子軟軟的躺在我身下,享受了一會高潮的餘韻,這才看著我有點愧疚的道:「鋒,我對不起小麗,但為了小芬,我沒辦法不這樣做。我們之間的事,你千萬不要告訴她,我不能再傷害她。」
我點點頭,心想我自然不會告訴我妻子。
我從她身上翻下來,卻仍摟抱著她柔軟的嬌軀,手在她雪白飽滿的胸脯上揉搓,享受著發洩後的滿足,柔聲道:「妳想我怎樣幫妳們?」
倩蓉道:「香港最艱難的就是住屋的問題,我現在住的劏房,我一個人住也太擠了,而且環境也差,小芬回來香港時,我不能讓她生活在這樣的環境。我那天找小芬,本來是想求她讓小芬住在你們這兒,但現在這辦法當然行不通了。」
說到這裏,轉頭望著我,眼裏有哀求的神色:「我在想,你有沒有一些空置的地方,就算是辦公室或貨倉什麼的也成,可以用比較便宜的價錢租給我,讓我和小芬住得好一點?」
我搖了搖頭,倩蓉眼裏露出失望的神色,我說道:「我給妳們租一個單位好了,找地段好一點的,租個高檔一點的兩睡單位吧,我再每月給妳們生活費,妳看怎麼樣?」
倩蓉眼裏露出驚喜的神色,說道:「鋒,我以前這樣對小麗,你…你還肯這樣幫我們嗎?」
我輕撫她柔軟的俏臉,柔聲道:「妳已經後悔了,何況小芬也算是我的小姨子,而且我們現在又有了…有了這層關係,我自然應該幫妳們一把,何況這在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倩蓉滿懷感激的看著我,抱著我柔聲道:「鋒,我沒有看錯,你真是好人,我…我要是能早一點認識你便好了,我也不用…不用…」
倩蓉飽經風浪,可能現在終於遇到一個對她好的人,所以表現出來對我如此感激,這種柔情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我心頭一陣舒暢,說道:「妳去找房子吧,找高檔一點的,價錢方面不是問題,最重要住得舒適,找到後告訴我,我再為妳們添置一些傢具。」

兩週後倩蓉打電話給我,說租好房子了,讓我一起去看看。
第二天我和她一起去看,那是一個位置不錯的高檔公寓,兩睡一浴,房子雖不算大,但倩蓉已甚為滿足。她柔聲對我道:「鋒,多謝你,這房子比我希望的好多了,這樣我可以給小芬一個較好的居住環境,真的多謝你。」
我看著她臉上又是溫柔,又滿懷感激的神情,我心內泛起甚為溫暖的感覺,看著她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倩蓉又拿了一套鎖匙出來放在我手裏,臉上一紅,低聲對我道:「這是房子的鎖匙,你要想找我便直接上來吧。」
我心頭一動,看著她溫柔中充滿成熟婦人美態的雪白臉蛋,有點包養小三的感覺,只是這小三卻可算是我的岳母,令我心內更有一種刺激的興奮。
倩蓉看到我的眼神,臉上又是一紅,又道:「小芬一週後就回來香港了,我想你見一見她,好嗎?」
我心裏也想看看這個從未見過面,而且在兩週前還不知道存在的小姨子,連忙微笑點頭。
倩蓉溫柔的一笑,說道:「那這個週日我在家裏煮飯,你上來吃吧?」
到了週日,我在傍晚到倩蓉家裏,開門進去,只見一個少女坐在一張椅子上看電視,少女身材嬌小玲瓏,相貌嬌美可人,一雙大眼睛,細細的櫻桃小嘴,雪白的肌膚配上一頭長長的秀髮,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喜愛的感覺。
少女看到我,臉上一紅,似想對我打招呼,卻似又感猶豫。
我向少女微笑:「妳是小芬吧,長得很漂亮。」
倩蓉從廚房出來,對少女道:「不是告訴妳姐夫今晚會來吃飯嗎?怎麼見到姐夫也不打招呼?」
少女面上又是一紅,朝我靦腆的一笑,說了聲:「姐夫。」
隨即解釋道:「我本來也想你一定是姐夫,本想打招呼的,只是媽說姐夫你四十多歲了,但姐夫你一進來, 我看你年輕得很,像三十不到的年青人,我才不敢立時打招呼,姐夫你不要見怪。」
我微笑道:「姐夫看起來有這麼年輕嗎?」
心下卻也頗為高興自豪。
我自小沒有吃過什麼苦,生活一向頗為順利,我平常也有做運動,所以雖然年逾不惑,但身體還是保持得很好,看上去還是很年輕健碩,平常公司裏的下屬員工也有說我看起來很年青,不像40出頭的人,但那些員工們的說話可能恭維的成分居多,今天聽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女如此自然的反應,我心頭不禁十分高興。
倩蓉朝我一笑,柔聲道:「我還有一會就弄好菜了,你先坐一會,與小芬談一下吧。」
我再細看小芬,她的確是一名甚為美貌的少女,只是倩蓉說小芬今年17歲,她看上去卻比她的年齡成熟,想來是她自小沒有父母在身邊,生活上更要獨立,所以看上去更顯成熟的原因吧。
小芬的美與倩蓉不同,倩蓉是細長的瓜子臉,媚眼如絲的鳳眼看上去有一種勾魂攝魄的誘人魅力,小芬卻是圓圓的小臉,大眼睛與纖巧挺拔的鼻子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未語臉先紅,似乎性格甚為害羞,卻給人一種清新的味道,兩母女不同的美態,給我不同的感受。
我微笑問小芬:「來香港幾天,適應嗎?」
小芬微笑點頭:「我也是在香港出生的,只是很小的時候搬到內地住了,現在回來,也沒有什麼不適應的,香港生活很方便,比我在內地生活舒服多了。這房子也很大很舒適,我很喜歡。」
說到這裏,清澈的美目感激的看著我,臉上微紅,低聲道:「媽告訴我說,這房子是姐夫你給錢租的,我真的要感激姐夫你,姐夫你人真好。」
漂亮的少女以感激的眼神看著我,我心內一陣舒服,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說這些話。」
我又問小芬:「妳現在是17歲吧?回來香港是準備報大學嗎?」
小芬點點頭:「香港的教育與國際接軌,比內地好,我在內地的成績不錯,希望會找到好的大學收我。」
說到這裏,倩蓉從廚房出來道:「菜弄好了,你們過來吃吧。」
我和小芬到飯卓坐下,我看房子裏的傢具甚為簡單,只有一張飯桌,幾張椅子和一部半新不舊的電視。
我對倩蓉道:「下個星期我和妳們去添置一些傢具吧,順便看看小芬有什麼需用的東西也買些。」
倩蓉微笑點頭答應,擺好了碗筷,倩蓉給我盛了一碗湯,說道:「這是淮杞燉水魚,你每天工作辛苦,喝一些滋補的湯水調養一下對身體比較好。」
我喝了一碗湯,再與倩蓉小芬她們一起吃飯。
倩蓉做菜的手藝不算好,但我吃著卻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我和妻子都忙,平時大家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連見面的時間也不多,就算見面一起吃東西,也多數在外面餐館吃,難得有一天在家裏吃飯,也是家佣煮的。
妻子本就不喜多話,我們就算談話,也多數是談公司的事情,家裏感覺像是公司辦公室的延續。
現在與倩蓉小芬她們閑話家常,吃一些家常便飯,讓我體會到何謂家庭溫暖,那種『家』的感覺是我與妻子相處以來沒有感受過的。

第二個週日我與倩蓉小芬一起去逛商場,購置一些傢具和其它用品。
我們逛商場,看東西,說笑談天,其樂融融,我突然覺得,我與倩蓉,小芬她們更像一家人。
逛了一會,我們坐下吃東西,我留意到小芬在用的手機已是三四年前的舊款,且已用得頗為破舊,我道:「小芬,一會吃完東西我和妳去買一個新的手機吧。」
小芬臉上露出喜色,微笑看了我一眼,說道:「多謝姐夫。」
倩蓉道:「那吃完東西後你們去看手機吧,我想到那邊的店子看一些廚具,我們各自看好後再電話聯絡吧。」
我和小芬到一個店裏看手機,我讓小芬自己挑,小芬挑了一部比較低檔的手機,問我道:「姐夫,你說這個好嗎?」
我搖搖頭,拿起一個最新型號的水果手機,說道:「這個功能好一點,妳選一個自己喜歡的顏色。」
小芬眼裏露出了喜色,低聲道:「多謝姐夫。」
買好了手機,我們在商場再逛一會,突然小芬的腳步慢了下來,我看到她眼角在看一個名牌店櫥窗裏的一些手提包,我停下腳步,對她道:「進去看看吧,看有什麼妳喜歡的。」
小芬眼裏露出了喜色,想了一想,卻搖頭道:「姐夫,不用了。」
我一笑,拉著她手進去店內。
小芬臉上一紅,順從的跟著我進去。
我對小芬道:「妳自己挑吧,看有哪一件喜歡的。」
小芬興奮的在店內轉了幾圈,我看她拿起了幾個包包看了一會,卻又放下, 我對她道:「小芬,喜歡的話便買下,我們是自己人,妳不用跟我客氣。」
小芬還是猶豫:「姐夫,太貴了。」
我道:「錢不是問題,快挑吧,妳媽等很久了。」
小芬這才興高采烈的又看了一會,最後手裏拿著兩個包包,問我道:「姐夫,你覺得哪一個更好看?」
我看她眼神,知道她兩個都很喜歡,很難取捨。
我微笑道:「兩個都好看,跟妳很配,兩個都買下吧,這樣妳可以搭配著用。」
小芬點上露出又高興又感激的神情,雙手挽著我手臂,身體輕挨在我身上,柔聲道:「姐夫,你真好。」
小芬溫軟的嬌軀輕倚著我,嗅著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感受她柔軟嫩滑的小手握著我手臂,我不禁心頭一動,手臂輕拍她肩膀,微笑道:「小芬,只要妳喜歡便好。」
小芬臉上一紅,輕輕放開我手臂,突然道:「姐夫,你會帶我看姐姐嗎?」
我一征,想到妻子愛恨極為分明的性格,心想以她對倩蓉的恨意,她絕不會喜歡這個妹妹的。
我說道:「現在還不是很方便,遲些時候再說吧。」
小芬嘆道:「我知道媽很對不起姐姐,姐姐不想見我們也是應該的。」
突然一臉仰慕的看著我,忘情的道:「姐姐有你做她丈夫,她真是幸福。」
說完了這話,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滿臉飛紅的轉過了頭,不敢看我。
我知道小芬喜歡我,心頭浮起一陣十分甜蜜的感覺,想到她還是我的小姨子,我更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刺激感。
我和妻子是在工作上認識的,一路走來,我們在工作上十分合拍,她幫助我度過了不少難關,又助我發展出來一個手機附件的王國,我們一起把公司發展壯大,掙到很多錢,但這都是工作上的合作。
現在想起來,我和妻子更像合拍的工作夥伴,卻從沒有現在我與小芬這樣,像與初戀情人在一起的感覺,看到小芬一臉仰慕望著我的眼神,我心頭一陣跳動,心頭浮起了從沒有過的甜密。
自從與小芬母女們相處後,我越來越喜歡與她們一起生活。
她們給我感覺更像是一家人。
倩蓉對我是千依百順,做什麼事都先問我的意見,與我在一起的時候,也是以我為中心,不論做菜買東西,都是我喜歡什麼她才做。
在床上她也很遷就我,不管我有什麼想嘗試的新花式,她都毫無反對的接受。
相比之下,小麗在床上一向都是頗為保守,我和她做愛的時候都只是用最傳統的方式。
但和倩蓉在床上時,她這種天生媚骨,加上飽滿的身材,誘惑的風姿,令我每一次與她做愛時都極度興奮,以前沒有試過的姿勢,都在她身上全部用上。
而小芬的嬌羞靦靦,每次她用仰望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姐夫,你真好。」
「姐夫,你很了不起。」時,也讓我心頭感到一份無窮的自豪,我和她們在一起,感受到以前從未有過的幸福感覺。
與小麗在一起的時候,她性格本來就不是那種會討好人的,加上妻子自身的能力也很強,很多時候在公司裏她做得比我還好,所以她從來沒有讚過我了不起什麼的,我們生活在一起,討論最多的只是公司的事情。
以前我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但自與倩蓉與小芬她們相處後,我便感到與妻子在一起的時候,與她沒有話題,或話題讓我覺得很無聊,提不起勁。
我越來越喜歡與小芬倩蓉她們在一起。
以前我只是在週日有空才會到她們家,與她們相處了一個月後,我卻常常想念她們,只要工作上有空,我便會抽空到她們家裏。
我對她們的『照顧』也愈來愈大方,剛開始給她們的『家用』只是有需要才給,但現在我每次見她們都會給倩蓉和小芬一些零用,而我給倩蓉家裏的使用也是遠超過她需要的。
每次與小芬到外面逛街,我也喜歡讓她買她自己喜歡的名牌時裝和最新型號的手機電腦之類的。
小芬開始時還比較害羞,到了後來也漸漸習慣了,喜歡甚麼便買甚麼。
我花在她們身上的錢越來越多,但我毫不介意。
以前與妻子在一起,我掙到很多錢,但這些錢從來沒有給我這種幸福的感覺,現在我越多花錢在她們身上,看到她們對我一臉感激和眷戀的神色,我便有極為溫暖的感覺。
有時候我也會想,是否因為她們對我的依賴,才對我那麼好?
我若是再沒有錢給她們了,她們還會否像現在這樣對我?
但對這個問題,我已毫不在乎,只要我漂亮的岳母和小姨子一直對我這般無微不至,依偎眷戀,我便感覺活在幸福中,而根本不會深究原因。

這天雖然是星期三,但我又想念她們,公司也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便偷空上她們家裏。
我也不先打招呼,反正我有她們家裏的鎖匙。
開門進去,見倩蓉正在做家務,小芬在一旁幫忙,倩蓉看到我,臉上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卻又有點埋怨道:「上來也不先給我說一聲,家裏沒有什麼好的菜,讓我到下面市場買些東西。」
說著停下手上的家務,便要去換衣服。
我心頭一陣溫暖,我故意不通知她們,為的就是要看到這一副又驚又喜,如看到久別親人的表情,讓我心內極為溫暖。
我拉著倩蓉,微笑道:「不用了,我們到外面吃吧。」
她們家裏已添置了很多新的高級家具,小芬過來拉著我手坐到沙發上,她進去了房間一會,拿著一件棉衣出來,臉上微紅,面帶嬌羞的對我道:「媽幾天前教我織棉衣,姐夫你試穿一下,要是不合身的話,我去改一下。」
我心頭又是一陣溫暖。沒想到在這個年頭,還會有一個漂亮少女為我織棉衣,連忙把棉衣穿到身上。
小芬一臉幸福的看著我穿上她織的棉衣,嬌羞道:「好像長了一點,姐夫,我去改一改再給你穿。」
我感覺了一下,微笑道:「不用改了,這樣正合適,我穿著很舒服,小芬,多謝妳。」
小芬滿臉幸福的望著我,隨即嬌羞的低下頭來,低聲道:「姐夫你喜歡便好。」
我們就在家裏附近的一個飯店隨便點了幾個菜。
我穿著小芬織的棉衣,感覺十分溫暖。
倩蓉與我在一起,便刻意打扮了一番,鮮紅的口紅,又塗了眼影, 充分突顯她充滿成熟婦女的魅力。
她穿了一件性感的低胸晚裝,突出了她胸前飽滿的雙峰和那條深深的乳溝,讓我一邊吃飯一邊看得心頭火熱。
吃完飯後,我朝倩蓉一打眼色,向小芬努努嘴,倩蓉看到我眼內的熾熱,朝我嬌媚的一笑,對小芬道:「小芬,晚上我想給妳姐夫做個甜品,妳到鄰街那個大商場的超市給我買幾個芒果。」
支開了小芬,我焦急的拉著倩蓉快步回到家裏,一進門,我便急不及待的拉下她上衣,一手把她的胸圍往下拉,暴露出了我今天渴望已久的巨乳,我一邊抱著她往睡房走去,一面飢渴的吸吮她碩大的乳頭,整個過程中倩蓉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低聲喘息,順從的配合著我的狂熱。
進去睡房,倩蓉自行躺在床上,脫去身上的衣服,我也急速的脫去自己全身衣服,看到倩蓉嬌美誘人的裸體,我已憋了大半天的肉棒早已堅硬無比,我不再需要任何前戲,撲在倩蓉身上,肉棒對準了位置,『噗』的一聲,插進了倩蓉溫暖柔軟的小穴。
倩蓉喉嚨裏『啊』的一聲,只是這一聲叫聲中卻沒有太多歡快的感覺,我看她眉頭略皺,感到她陰道內還是頗為乾燥,知道她還未進入狀態,只是我現在情熱如火,也沒有理會,只是自顧自的急速進出,倩蓉眉頭微皺,鼻孔裏輕聲喘息,卻還是順從的迎合看我,不斷收縮她柔軟的陰道,刺激著我肉棒更興奮的抽插。
舒暢的抽插了一會,我早已在興奮邊緣的肉棒已瀕臨發射的頂點,低頭一看,倩蓉本來皺著的眉頭已舒展開,喉嚨裏輕聲呻吟,我知道她剛開始感到享受,只是我已無法再忍,急促在她嬌嫩的密穴內抽插了數下,全身一陣舒暢,把濃濃的精液射在她的小穴內。
我舒適的躺在倩蓉柔軟的身子上,看到她臉上略帶不足的神情,我微覺尷尬,對她道:「對不起,我今天太快了。」
倩蓉溫柔的微笑搖頭,柔聲道:「不要緊,只要你舒服便好。」
我看著她嬌美的臉龐充滿著對我諒解的溫柔,心下一陣愛憐,想到她今天還未暢快,而我也覺得今天這麼快的在她身上發洩了,沒能好好享受這具如此誘人的成熟性感美婦的肉體,甚覺可惜,突然心下一動,朝她奸笑道:「倩蓉妳還未來,不如妳自己解決吧!」
倩蓉明白我的意思,臉上一紅,略帶尷尬的道:「不…不用了…我還好,小芬快回來了,我…我們收拾一下吧。」
我卻心內極為興奮,知道她不會違逆我的意思,堅持道:「妳做吧,我要看。」
倩蓉略帶哀怨的看了我一眼,無奈的點點頭,我從她身上爬起,看著他飽滿雪白的胸脯,和兩腿間修剪整齊的毛髮,微笑道:「腿張開一點,我要看得很清楚。,
倩蓉嬌媚的瞟了我一眼,身子微抬,上身挨在床頭,一雙修長雪白的大腿近180度的張開,讓我清楚看到熟婦飽滿肥美的美穴,裏面那條小縫還流著幾滴我的精液。
倩蓉左手輕撫她的乳房,食指和拇指按捏她自己深紅色的大乳頭,她右手則伸到兩腿間,中指在小穴上輕揉,但更多的時候是在刺激肉縫上的小豆豆, 這樣自摸了一會,倩蓉雙眼微閉,喉嚨裏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深紅色的熟女乳頭也堅硬的挺翹起來。
我看得興奮萬分,看著倩蓉手指在她自己小穴上活動,不時挑動著修剪過的草叢,我心頭又是一動, 說道:「倩蓉,這樣我看得不夠清楚,我要看清楚一點。」
倩蓉點上更紅,把修長雪白的大腿張得更開,已快要成一百八十度了,又用她纖細的食中兩指把她的小陰唇翻開,讓我清楚看到裏面鮮紅色微微蠕動的嫩肉,輕聲喘息道:「這樣你看清楚了嗎?」
我搖頭道:「妳的毛髮擋著了,我看得不夠清楚。」
倩蓉羞道:「到…那你想怎樣?」
我手按在她柔軟的陰阜上,輕撫她柔軟的毛髮,微笑道:「妳把它們剃光了,讓我好好的一窺全豹。」
倩蓉臉上更紅,卻沒有反對,聲音裏反有一種興奮:「鋒,你喜歡看我剃光嗎?」
我興奮的喘息:「是,讓我看,快點,妳就在這剃給我看。」
倩蓉不再說話,下床往衛生間走去,我看著她全裸 的背面,雪白豐滿的翹臀一擺一擺的走路,心頭又是一陣火熱,本已軟下去的肉棒慢慢的重新振作起來。
過了一會,倩蓉從衛生間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女性用的剃毛刀,她先用一條白色的毛巾墊在床上,再坐在毛巾上,雙腿大大的張開,媚眼如絲的看著我,昵聲道:「鋒,你好好看清楚。」
說著便用剃刀輕輕把自己陰阜上的恥毛剃去。
倩蓉纖手輕動,她陰阜上的毛髮慢慢被剃去,露出了一個像剛蒸好饅頭般飽滿雪白的小穴,讓我能清清楚楚,毫無障礙的看到她蜜穴的一切,更令我興奮若狂,眼看她尚有一點便把陰毛全部剃清,我喘息著執著她手,說道:「讓我替妳刮乾淨。」
我小心的為倩蓉把她陰穴上最後的幾根毛髮刮清,突然眼角看到睡房門底下的縫隙有一個黑影在動,我心頭一震,知道是小芬已買完東西回來,在門外偷看。
我卻沒有尷尬的感覺,反而想到小芬在看著我為她母親刮毛,更讓我興奮萬分,更想讓她看更多我如何凌辱她母親,我為倩蓉刮乾淨了,對她道:「現在把妳這個白虎穴180度的張開,再做剛才的事情,這次我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倩蓉先把沾滿毛髮的毛巾拿走,再把雙腿大大的張開,斜躺在床上,左手中指重新按在她蜜唇上輕揉,右手又在她自己的大乳頭上捻捏,嬌聲道:「鋒,你現在看得清楚了嗎?倩蓉的陰毛已全部刮光了, 現在是像一個小女孩般的白虎穴,鋒,你喜歡嗎?喜歡這樣毫無障礙的看倩蓉的小穴嗎?倩蓉的小穴很癢,一會還要鋒你的肉棒去餵飽她呢!」
倩蓉喘息著,浪蕩的說著這些話,我看她蜜穴內已有透明的液體在流出,知道她也開始興奮,想到門外小芬在看著她母親如此淫蕩的一幕,我更是興奮,更要讓小芬看到更多,眼看倩蓉在輕揉她的小穴,她小穴下面那細緻的菊花洞便在微微的一張一合,我心頭一陣興奮。
與倩蓉玩過幾次,還沒有玩過她的肛洞,妻子也從來不讓我碰她的菊花,這次我終於可以一試這後庭花的滋味了。
我興奮的輕聲喘息,對倩蓉道:「妳玩下面的洞給我看。」
倩蓉看了我一眼,順從的把沾滿淫水的中指慢慢往下,移到她菊蕾當中,在肛洞外輕輕搓揉,我看得更是興奮,又命令道:「手指插進去。」
倩蓉幽幽的瞟了我一眼,卻還是沒有反對,纖巧的中指緩緩的插進她茶褐色的肛道內。
我看她雖然口裏喘息,但中指進去卻沒有多大的難度,知道她的後庭也早已被開發過。
看著她的中指在她自己的後庭抽插了一會,我又命令道:「用兩根手指。」
倩蓉又再瞟了我一眼,卻還是不敢抗拒我的話,她把食指插進自己的小穴內,讓食指也沾了淫水,再把食指也插進她自己的肛門裏。
眼看倩蓉兩根纖巧的手指在抽插她自己的肛洞,我興奮再不可遏止,早已重拾雄風的肉棒硬得不能再硬,我把她正在抽插肛門的手指拉出,壓在她身上,把她兩條雪白的大腿往上推向她的豐胸,讓她碩大的肥臀和那一圈還未合上的菊蕾毫無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我手握著肉棒大力的一推,倩蓉眉頭一皺,喉嚨裏輕哼一聲,我肉棒插進了大半根。
肛道內早已有淫水的潤滑,加上倩蓉懂得放鬆自己的後庭,我肉棒進去並不太困難。
倩蓉的後庭比她的陰道緊窄得多,也頗有彈性,緊緊的夾著我肉棒,給予我的是與前面不同的快感。
我興奮的急速抽插,卻見倩蓉眉頭微皺,輕聲喘息道:「鋒,慢一點,痛。」
我沒有理會,繼續興奮的享受我生平第一次的後庭花,一面抽插一面道:「妳這後庭也不是初次了吧,還會痛嗎?」
倩蓉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聲音裏帶著委屈:「不是第一次便不會痛嗎?我不喜歡插那兒,我每一次都會痛的。」
我看她說話時,看上去有一種楚楚可憐的樣子,卻更令我有一種凌虐她的衝動,我胯下更是大力的撞擊,興奮的道:「可我插在妳裏面感覺卻暢快,妳的肛門很緊,夾得我很暢快,妳跟我說,我現在在做什麼?」
倩蓉又是哀憐,又是無奈的看著我,聲音裏既有痛楚,卻也有一種誘惑的蕩意:「你現在在插著倩蓉的後庭,倩蓉的後庭很痛,可是倩蓉喜歡阿峰你,阿峰你喜歡便盡力的享用我的後庭吧。只要你喜歡,倩蓉的後庭被你插爛也沒關係。」
倩蓉一面說著淫話,一面還收縮她的肛道,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讓我感覺更是興奮無比,想到我們在做的事和這些對話,小芬都在外面全部看了聽了去,我更是興奮的無以復加,肉棒在倩蓉肛腸內又急促的抽插了十數下,終於一陣暢快的感覺流遍全身,精關一鬆,發射在倩蓉直腸的最深處。
兩天後收到小芬的電話,她對我道:「姐夫,這個週末可以陪我去買些衣服嗎?」
到了週末,我到小芬家裏接她,家裏卻只有小芬一人,小芬說,她媽約了朋友見面談天。

在逛商場的時候,小芬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如平常的與我說笑。
但我看她今天選衣服的品味與平常不同。
她平時買的衣服都是比較保守型的,這天選的衣服卻是頗為性感,低胸,露肩,露背,短裙,熱褲等,而且每試一件,都要問我她穿著好不好看。
看一個青春美女穿不同的性感衣服在我面前讓我看,我心內自然樂意,只是心下有點興奮,又有點期待的猜想小芬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
我們又逛了一會,小芬突然問我道:「姐夫,你覺得我漂亮,還是媽媽漂亮?」
我一愕,沒想到她會突然這樣問,想起那天被她看到的事情,我心內一陣莫名的興奮,結結巴巴的道:「小芬,那天我和妳媽的事…」
小芬不待我說完,突然又道:「你和媽的事,姐姐不知道吧?」
我又是一愕,搖了搖頭,小芬痴痴的看著我,突然又道:「媽身材很好,比我好多了,是嗎?」
看小芬不斷問這些問題,我心跳得越來越厲害。
倩蓉的身材是比小芬好,胸部比小芬飽滿,雙腿也比小芬修長,但小芬婚巧玲瓏,青春可人,也自有她可愛的地方,我正不知怎樣跟她說,小芬卻突然滿臉通紅,說道:「姐夫你等一會,我要去找廁所。」
小芬這一找廁所卻竟然去了大半個小時,我知道女人去廁所都比較花時間,但還是開始有點擔心她了。
正在我要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小芬才臉紅紅的回來,對我道:「姐夫,今天買夠了,我們回家吧。」
回到家裏,倩蓉卻還未回來,我們把買的衣服放下,小芬又一臉愛慕的看著我,看得我心頭一片飄飄然,正想跟她說話,突然小芬臉上通紅,眼裏卻露出決斷的神色,似乎終於有了決定,對我道:「姐夫,我今天買的衣服,你替我看看好不好看?」
我一怔,奇道:「剛才不是看了嗎?」
小芬臉上紅暈更甚,卻沒有任何猶豫的神色:「剛才看的是外衣,我在去廁所的時候看到有一個店子的內衣很好看,便進去買了幾件,還在廁所裏換上了,你現在替我看看好不好看。」
說著便去脫她的衣服。
我心頭一震,我知道小芬喜歡我,只是沒想到她會這般直接的勾引我,想到她是我的小姨子,和即將要發生的事,我心頭一陣興奮,本來僅有的一點想阻止她的衝動也被欲火壓了下去。
小芬毫不猶豫的把她的外衣和裏面的短衣脫去,露出了黑色的蕾絲胸罩,跟著把外褲也脫去,露出和胸罩配套的蕾絲半透明內褲,果然是一套裝的性感內衣。
小芬驕傲的挺胸看著我,聲音微顫,卻帶著更多興奮的期待:「姐夫,你看小芬這套內衣好看嗎?小芬的身材比媽媽如何?」
我站起身來,略帶點不知所措,卻有更多興奮的走到小芬身旁,鼻孔裏傳來一陣濃烈的少女馨香,讓我更是心跳加速。
我興奮的欣賞著眼前這只穿著性感內衣的美人,小芬的身材不如倩蓉,腿沒有倩蓉的修長,胸脯也沒有倩蓉的豐滿,但她皮膚雪白,嬌小玲瓏的嬌軀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喜愛,配上周身散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再想到她是我的小姨子,她的身體與身份與倩蓉一樣,同樣能刺激起我的性慾。
我深吸一口氣,呼吸著從小芬身上傳來的少女芳香,看著她嬌小的胸脯在胸罩下微微起伏,誠實的對她道:「小芬,這套內衣很性感,能夠激起男人的情欲,只是感覺太成熟,不適合穿在妳這樣的年輕少女身上。」
小芬臉紅紅的看了我一眼,卻沒有失望的表情,聲音裏微帶顫抖:「是嗎,那姐夫你替我脫了它吧。」
我心頭一震,內心深處一直期待的終於發生,我雙手顫抖著輕撫上小芬的雙肩,雙手一碰到她赤裸著嫩滑的肩膀,我倆都是全身一震,小芬輕輕喘息,堅定的眼光卻深情的看著我,鼓勵著我繼續下去。
少女的肌膚充滿彈性,滑不溜手,我撫在手上極為享受。
在她的肩膀上按撫了一會,我雙手伸向她玉背,摸到胸罩的扣子,我把扣子解了,把胸罩脫了,小芬那雖不算大,卻極為挺翹的少女酥胸便毫無障礙的展露在我眼前。
少女結實的乳房雪白堅挺,胸前一雙像紅豆般細小的蓓蕾是嬌美的粉紅色,點綴在雪白的胸脯上,極為誘人。
我低下頭去,鼻孔裏嗅到一陣濃烈的少女乳香,令我胯下慢慢堅硬起來。
我把小芬的右乳頭一口含到嘴裏,小芬全身一震,喉嚨裏輕輕『啊』的一聲呻吟,更激起我的性慾。
我嘴巴在少女乳頭上吸吮,雙手搓玩小芬雖不算大,彈性卻極佳的少女乳房,舌頭輕輕挑撥乳尖,感到幼嫩的櫻桃在我嘴裏慢慢變硬,聽著小芬越來越難耐的呻吟,我心頭更興奮。
我一把抱起她半裸的嬌軀,把她抱到倩蓉的睡房,輕輕把她放在倩蓉的床上。
小芬急促的喘息著,滿懷期待的看著我,聲音裏無限嬌媚:「姐夫,我的身體好看,還是媽的身體好看?」
我一面急促的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面道:「都好看。」
待我把衣服脫光,我俯身抱著小芬,把她壓在床上,吻向她的櫻唇,小芬星眼微閉,張開櫻唇配合著我的濕吻,我們兩唇一接上,小芬立時熱情的把她的丁香渡到我嘴裏,我一把含著,細細品味少女香舌的美味,聽到小芬咽喉發出模糊的呻吟聲,我胯下脹得更大,手伸向她驕美堅挺的乳房,貪婪的捏揉。
小芬的乳房不大,卻充滿少女的彈性,手感極為舒服,感到少女的蓓蕾在我手的活動下變得堅硬。
又揉玩了一會,我嘴巴不捨的離開了小芬的櫻唇,往下吻向她的粉頸,又吻上她的乳房,再次用嘴巴吸吮堅硬的乳頭和嗅那誘人的乳香。
小芬的呻吟聲更大,兩手捉著我頭髮,嬌軀不能自控的輕輕抖動,我也是慾念如潮,嘴巴再往下,吻上小芬幼滑平坦的小腹,終於來到她兩腿間,就算隔著蕾絲內褲,我也感到從她兩腿間噴出來的那灼熱的氣息。
我兩手拉著內褲的邊緣輕輕往下拉,小芬身子一顫,卻輕抬她的翹臀,方便我把她的內褲褪下。
她身上最後一件衣物脫去,我把小芬那兩條潔白彈性的大腿推開,誘人的少女私處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面前。
與她母親不同,小芬的陰阜毛髮極為稀疏,大陰唇是顏色極淺的粉色,粉紅色的小花瓣緊緊閉合著, 當中那條肉縫已有晶瑩的水光,卻還未有甘露在流,一陣灼熱濃烈的少女私處氣息湧到我鼻裏,與她母親的熟女氣息是另一種不同,但卻同樣能令男人瘋狂的性的氣味,我嗅著胯下更是硬了幾分,連忙湊嘴上去,把那嬌嫩的花瓣含在嘴裏,聽到小芬舒服又興奮的『啊』的一聲呻吟,她身子一顫,雙腿卻緊緊的箍著我頭。
毫無距離的接觸讓我嗅到少女性器更是濃烈的味道,我舌頭推開花瓣,直接伸進少女陰道內舔弄。
小芬興奮的全身顫抖,我也興奮的舔著少女的嬌嫩,感到小穴內越來越潤滑,也開始有潺潺的液體流到嘴裏,從小芬咽喉吐出來的呻吟聲更是誘人,我胯下肉棒膨脹至極,我壓上去小芬嬌小的身軀,肉棒對準了位置,看著她又害羞又期待的神情,下體一挺,藉著淫水的潤滑,肉棒進去了大半根。
小芬的陰道比她母親的緊窄得多,充滿了少女的彈性,緊緊的壓迫著我肉棒,讓我感覺無比舒暢,我又再一挺,肉棒盡根而入,小芬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不適的表情,卻沒有呼痛。
只是我肉棒插到了底,卻沒有遇到期望中的那一重障礙。
小芬看到我的神情,她略帶嬌怯的道:「姐夫,我以前在內地認識過一個男孩…不過我們很快就分手了…」
我略感遺憾,有點酸酸的道:「為什麼分了?他對妳不好嗎?」
小芬嘆了口氣:「他家裏嫌我們窮,不喜歡他跟我在一起,後來他認識了一個有錢的女孩,便跟我分了。」
我不再說什麼,胯下開始慢慢的在少女彈性的蜜穴內進出,小芬輕聲呻吟,一臉柔情的看著我,柔聲道:「 其實就算他不跟我分,我也會跟他分的。他對我不好,姐夫你比他好一百倍一千倍,我只喜歡姐夫你,姐夫,我現在很高興,我是姐夫的人了。」
聽著少女深情的表白,感受肉棒插在蜜穴內的快感,我剛才的不快一掃而光,不斷在小芬身上起伏,充分享受少女的嬌嫩, 小芬一面喘息一面迎合著我,又道:「不過小芬的後庭卻還是處女,我知道姐夫喜歡插媽媽的那兒,小芬要把後庭的處女獻給姐夫。」
聽著小芬說這些話,想到早晚可以開苞她的菊花,我感覺更是興奮,肉棒急速在她嬌嫩的小穴內抽插,只感到快感越來越強烈,小芬也感到我的熱情快要爆發,她自己顯然也是快要來臨,我更興奮無以復加,一陣快感從下體傳來,肉棒一抖一抖,舒暢無比的把精液射在小芬陰道的深處。
小芬也是全身顫抖,她的小穴緊緊收縮,大力壓迫著我肉棒,我感到一股熱流澆到我肉棒上,小芬一陣愉快的呻吟,全身軟下來,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
自與小芬也發生了關係後,我對她們母女的『照顧』更大方了,我很喜歡給小芬送禮物,或與她一起逛商場,讓她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給倩蓉的家用也越來越多,從每月的數萬到現在的十多萬。
反正在我來說,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目,只要每次看到她們收到我的禮物或家用時,臉上那種高興和感激的神情,我心內便有十分幸福的感覺,那絕對是多少錢也買不到的。

這天又到她們家裏,吃飯時卻見小芬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倩蓉看上去也是懶懶的,飯後我與小芬坐在一起,問她道:「小芬,今天有什麼不愉快的事嗎?」
小芬看了我一眼,低下頭去,聲音裏甚為哀傷:「雲姨病了,需要很多錢做手術,她沒有錢,我又擔心她的病不知如何…」
我一征,問道:「雲姨是誰?」
倩蓉嘆了口氣,接口道:「雲姨就是我那遠房親戚,我託她照顧小芬的那一個。雲姨人很好,自從小芬的父親去世後,我在香港的生活也不好,有時候我給她寄的錢連小芬自己伙食都不夠,雲姨自己也很窮,但她還是盡她所有照顧小芬,給小芬最好的,所以小芬與她感情特別好。現在雲姨患了癌,她住在內地,那邊要60多萬人民幣做手術,雲姨哪裏來這個錢?小芬悔恨自己幫助不了雲姨,又擔心她的病,所以心頭不快。」
我想了一下,這也不算什麼大事,我對倩蓉道:「錢方面簡單,明天我匯一百萬到妳的戶口,妳送給雲姨吧,讓她去做手術,剩下的讓她買些補品什麼的補一下,這樣好的人,我也希望她能吉人天相。」
倩蓉臉上現出感激的神色,柔聲道:「鋒,你良心真好。」
小芬更是高興得忘情的抱著我,在我臉上親了一口,如釋重負的道:「姐夫你真好,我就知道你是世上最好的好人,這次可以幫到雲姨了。」
我微微一笑,感受著小芬對我的熱情,心內甚為享受,卻見到倩蓉一雙眼睛幽幽的看著我。
小芬似乎也發現了自己的忘情,臉上一陣飛紅,連忙放開了我,低頭不語。
倩蓉靜靜的往睡房走去,我無聲的跟著進去,進到裏面,倩蓉把門關了,幽幽的看著我,低聲道:「你與小芬好上了吧?」
我知道這事早晚瞞不過倩蓉,有點無奈的道:「小芬太可愛了,她又對我那麼好,我忍不住便…倩蓉妳不要怪她,這都是我不好…」
倩蓉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低聲道:「我沒有怪她,也沒有生你的氣,小芬喜歡你,我一早已看出來,只要你對她好,我不會介意。」
說到這裏,有點無奈的道:「只是若給小麗知道,她更不會認小芬這個妹妹了。」
我心頭一動,我與小芬這事,我從來沒有想到妻子的感受,這時才想到這事絕不能讓妻子知道。
看著倩蓉在睡袍下飽滿的身材,我心頭一陣火熱,想到另外一事,上前輕輕抱著她,在她耳邊道:「那我跟小芬有了關係,妳以後還會跟我做嗎?」
倩蓉臉上一紅,看了我一眼,低下頭去,柔聲道:「你對我們那麼好,你若是…若是還喜歡我的話,我…我自然願意…」
我心頭大喜,胯下開始慢慢變硬,我雙手抱著她,在她纖腰上輕撫,感受著她細滑的肌膚,慢慢摸上她飽滿的胸脯,想到她母女各有誘人的地方,突然我只感心頭慾望如潮,不可遏止。
我在倩蓉耳邊道:「我喜歡妳,我以後還要與倩蓉妳做,我也要與小芬做,我現在就要與妳們做,與妳們母女一起做。」
我特意加強了『母女一起做』的語氣,倩蓉身子一震,看到我眼裏熱熾的情慾,歎了口氣,說道:「只要能夠讓你高興,我沒有什麼,只是我怕小芬不能接受。」
我早已被慾火控制,堅定的道:「她看過我們做,她不會不接受的,她也不能不接受。妳是她媽,妳現在就去跟她說,妳們兩人一起回進來。」
我知道倩蓉一定不會違逆我的意願,果然倩蓉又幽幽的看了我一眼,無言的開門出去。
我想到即將要發生的事,心頭無比興奮,自行脫去了全身衣服躺在床上。
過了數分鐘,果然她們母女一起進來,倩蓉臉上還是那種幽幽的神態,小芬臉上卻甚是嬌羞,既然她們一起進來,我知道小芬也已願意,想到立刻可享用這對嬌媚的母女花,心頭一陣熾熱,對小芬道:「小芬,妳進來幹什麼?」
小分似乎沒料到我會有此一問,臉上一紅,猶豫了一刻,這才道:「媽說了,姐夫你想我…想我們…我們一起…」
我看著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神情,讓她看起來更是嬌美可人,心頭更是興奮,胯下早已硬了起來,點頭道:「不錯,我要與妳們母女一起做,妳還穿著衣服幹什麼?快點脫光了,與妳媽一起上床來陪我。」
小芬膾上一紅,卻順從的脫去衣服,我望向倩蓉,倩蓉也把她的衣服脫去,母女倆脫得一絲不掛的站在我面前,兩人各有各的誘人。
倩蓉身材修長,胸脯極為飽滿,一雙大腿修長潔白,充滿了成熟婦人的韻味,小芬身型嬌小,胸脯雖不甚大,卻是極為堅挺,雪白的身體散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我指一指胯下,兩女順從的爬到床上,一起把頭埋到我兩腿間,我對倩蓉道:「倩蓉,妳的口技很好,妳教教妳女兒怎麼做。」
感到肉棒被一隻纖手握著,跟著放到一個溫暖潮濕的嘴巴裏,聽到倩蓉在指導:「舌頭舔那凹下去的地方,小心不要用牙齒碰到,妳試著把它吞進去,剛開始的時候喉嚨會有點不舒服的感覺,你慢慢來就可以吞得深一點。」
肉棒被一條濕潤柔軟的舌頭舔弄,低下頭看到小芬努力的把我肉棒放到她咽喉深處,旁邊她嬌媚的母親卻在耐心指導,我心內的滿足感比肉棒上傳來的快感更甚。
享受了小芬的服務一會,我又對倩蓉道:「不要光說,妳做給小芬看。」
小芬吐出了我肉棒,倩蓉瞟了我一眼,把我的肉棒吞到她嘴裏。
倩蓉的口技比小芬的好多了,只一會功夫,我便感到快感連連,小芬嬌羞的看著她母親在為我深喉。
看著這對誘人的母女伏在我胯下為我口交,我心內興奮無比,對她們道:「轉過身來,讓我也為妳們服務。」
倩蓉嘴巴沒有離開我肉棒,把身子轉了180度,把她的下體伸到我臉前,還張開了雙腿,一股熟悉的誘人的熟女性器的騷味再次湧到我鼻裏,看著剛剃了毛,新毛還沒有長太長的飽滿陰阜,我毫不猶豫的把嘴巴湊上去,品嚐那熟婦的美味,舌頭伸進陰道內,感到裏面已是甚為潤滑,我舌頭在裏面舐玩了一會,聽到倩蓉鼻裏發出難耐的喘息。
眼睛一轉,看到小芬半嬌羞,半興奮的看著我和她母親的性戲,我朝她一擺手,小芬臉上一紅,卻順從的把她下體也移到我臉前,像她母親一樣,把雙腿張開。
不同於熟婦的飽滿柔軟,小芬少女的陰戶看上去嬌嫩欲滴,稀疏的陰毛淺淺的覆蓋在花瓣上,展現的是另一幅誘人的美景。
我吸吮倩蓉的小穴一會,轉頭去吸吮小芬的美穴,小芬身子一震,咽喉裏發出嬌羞卻享受的呻吟聲。
這時倩蓉把我肉棒吐出,讓小芬重新吞到嘴裏,倩蓉則用她柔軟靈活的小舌舔我肉棒的根部,又把我兩個蛋蛋含到她櫻嘴裏。
一對誘人母女賣力的用她們的嘴巴為我服務,我則左右互舔她們的美穴,這種心理和生理上雙重的刺激讓我興奮無以復加,肉棒變得堅硬無比,下體一陣快感傳來,我用手按著小芬的瑧首,下體極力的往上頂,聽到倩蓉低聲道:「不要吐出來,他要來了,妳盡力把它合到咽喉深處,他會感覺更暢快。」
小芬果然順從的照做,我的快感更強,肉棒一陣抖動,把滾湯的精液射到少女咽喉的最深處。
看到小芬的臉頰慢慢鼓起,倩蓉又道:「不要吐出來,把它吞了吧,男人都喜歡這個。」
小芬柔情的看了我一眼,臉上沒有猶豫,咽喉裏『骨嘟』兩聲,把我射出來的全吞了,我心下又是一陣愉快,看著眼前兩個嬌美的淫穴我今天卻還未享用,心頭又再熾熱起來。
其實我一向並不耐戰,與妻子做的時候,通常在發洩一次以後,便已令我感覺滿足,但現在在她們母女面前,卻令我貪心的只想不斷在她們身上取樂, 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剛發射了一次的肉棒卻沒有這麼快重拾雄風,眼看倩蓉淫媚的眼神,我對她們道:「妳們讓我滿足了,我卻還沒有滿足妳們,只是我現在累了,妳們先互相為對方服務。」
倩蓉臉上一紅,略帶嗔意的看了我一眼,卻不敢違逆我的意思,小芬卻似乎還沒弄懂我的要求,臉帶詢問的看著她母親。
倩蓉臉上一紅,把雙腿張開放到小芬臉前,低聲羞道:「小芬,妳為媽媽舔…舔下面,妳也把身子轉過來…」
小芬這才明白我想要什麼,臉上飛紅,有點猶豫的道:「媽,我…我可是妳女兒… 我們這樣…」
倩蓉也是滿臉通紅,看了我一眼,又對小芬道:「不要緊的,妳姐夫喜歡我們這樣,妳…妳就順從他一次吧。」
小芬嬌羞無比的轉頭看著我,看到我充滿渴望的眼神,她臉上柔情頓現,把下體轉到她母親臉前,又把頭埋到她母親兩腿間,看到倩蓉全身一顫,又聽到吸吮聲,我知道小芬開始在吸吮她母親的熟婦美穴。
跟著看到小芬兩腿一震,鼻孔裏大聲喘息,我知道倩蓉也在為她女兒服務。
看著眼前這一對母女花埋首在對方腿間互舔性器,而這對母女花還是我的岳母和小姨子,感官和心靈上的雙重刺激讓我興奮無比,已發洩過的肉棒又慢慢活躍起來。
我湊到小芬兩腿間看去,只見倩蓉埋首在小芬的小穴上舔弄,靈活的舌頭不斷在小芬的陰蕾上挑弄,做得極為專注。
我朝倩蓉一笑,低聲道:「妳還真喜歡舔妳女兒的小穴,妳這做媽媽的怎麼這般變態?」
倩蓉瞪了我一眼,臉上有點不忿的神情,顯然怪我已經這樣玩弄她們母女了,還要說話損她。我一笑,看著小芬雪白的臀瓣當中那一圈茶褐色的菊蕾極為幼嫩,隨著小芬顫抖的雙腿在微微一張一合,我心頭一動,對倩蓉道:「後庭也舔一下,讓它潤滑一點,我要用妳女兒的後庭。」
倩蓉又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卻還是順從的把舌頭伸到她女兒的菊花上,輕輕在上面轉圈。
小芬身子一震,嘴巴離開倩蓉腿間,似想說話,倩蓉卻兩腿一夾,把小芬的頭夾著,喘息著對她女兒道:「小芬,不要緊的,妳姐夫要用妳這兒,媽幫你潤滑一下,妳繼續妳在做的,媽快來了。」
小芬再沒有發聲,繼續埋首在倩蓉兩腿間,我看倩蓉的呻吟聲更急速更愉快,而她舌頭在小芬的肛門上舔了一會後,小芬的肛門已被口水滋潤了一點,我心頭更是難耐,胯下重新堅硬起來。
我湊嘴上去,先在小芬兩片雪白彈性的臀瓣上吻舔了一會,再雙腿跨開,跨坐到倩蓉臉上,肉棒剛好對著小芬的肛門,倩蓉識趣的把我肉棒含到她小嘴裏舔了一會,讓我舒服的肉棒又大了一圈,這才把我肉棒吐出,輕聲道:「慢一點,別弄痛了小芬。」
我兩手輕按小芬的臀瓣把它們擠開,下身往前一頂,藉著口水的潤滑,肉棒插進小芬嬌美的肛洞內,剛到小芬大聲呼吸,卻沒有反抗,任我施為。
小芬的後庭極端緊窄,我肉棒被肛腸內的肌肉緊緊壓迫著,感覺舒服無比,比起插她前面的嫩穴,又是另一種愉快的享受。
我把肉棒抽後,又再往前推進,開始前後的進出,感到倩蓉柔軟靈活的小舌在輕舔我肉棒和她女兒肛門交接的地方,幫助著我享受她女兒的菊蕾,我心頭更感滿足,聽到小芬越來越急促的喘息聲,我上身壓上她雪白光滑的玉背,雙手往前握著彈性的乳房,手指在她乳頭上捻玩,在她耳邊輕聲道:「小芬,妳的後庭真緊,夾得姐夫的肉棒十分舒服,妳太好了。」
小芬調轉頭來,本來略帶不適的臉上換上了幸福的表情,柔聲道:「姐夫你快活便好,小芬的身體能夠讓姐夫快活,小芬也很高興。」
我肉棒在小芬的肛道內愉快的抽插,微笑道:「妳媽也在為我們服務,讓我更愉快,妳也繼續為她服務,讓她也享受。」
小芬重新把頭埋到她母親雙腿間,我聽到吸吮舔弄的聲音更大,倩蓉的呻吟也更嬌媚誘人,雙腿緊緊夾著小芬的頭,我更是興奮,下體大力的在小芬的肛道內進出,被小芬緊窄的肛道夾著的快感越來越濃烈,終於無比的快感湧到下體,我精關一鬆,今天第二度的精液暢快的射進小芬直腸深處。
同時地只聽到倩蓉極度愉快的長長『噢…』的一聲,她雙腿 抖顫,跟著全身軟軟的躺下,被她自己女兒舔到高潮。

在我與小芬好了數月後,有一天我到她們家裏,倩蓉把我拉到房間,低聲對我道:「小芬懷孕了。」
我心頭一陣驚喜,我與妻子一直沒有子女,我少年時不太在乎,年紀大了,卻也想有個子女,只是想到這樣要瞞著妻子更難了,我低聲問道:「多久了?」
倩蓉道:「兩個月了。」
跟著對我道:「嬰兒出世後,這房子可能不夠住了,到時候你給我們租一間大一點的房子,可能要三個睡房的。」
我想了一想,說道:「租房子太麻煩了,現在小芬懷孕了,我更要給她多一點生活上的保障。這樣吧,我給妳們買一個房子,買大一點的,就寫妳和小芬的名字好了。」
倩蓉眼裏露出了喜色,說道:「這樣最好。」
又嘆了一口氣:「我不想傷害小麗,可是現在若她知道這事,對她的傷害更大了,她更不肯認小芬了。」
又對我道:「小芬肚裏的嬰孩出生後,你準備怎樣安置她們母子?」
我想了一想,要是孩子出生後,我也不想他沒有父親,我自然是要認這個孩子的,只是若小麗知道了這事,她不知道會怎麼想,但我想我有錢,有很多事情錢總是解決得了的。
我對倩蓉道:「到時候再說吧,反正妳們每個月的花費絕不會缺的,我也一定會常常來探望她們母子,妳不用擔心,至於其他事情,再看怎麼安排吧。」
倩蓉勉強點點頭,又問道:「那你準備什麼時候給我們買房子?」
我道:「妳去看房子吧,大一點的,至少三個睡房,最好四睡,看好了跟我說,我把錢存到妳戶口。」
過了一星期,倩蓉對我道:「房子看好了,四睡兩浴的一間大屋,2000多呎,在高尚住宅區,只是要五千多萬,會不會太貴了?」
我說道:「沒所謂,我負擔得起。」
只是想到一次性把那麼多錢調出來,不管是從私人戶口還是以公司的名義,妻子都可能會有懷疑。
我對倩蓉道:「我分幾次把錢匯到妳戶口吧。」
我在一星期內分兩次,每次三百萬的匯錢到倩蓉戶口裏,心想這不算一個太大的數目,可能妻子不會留意。
可是妻子太精明了,在我匯了兩次,總數600萬到倩蓉戶口後,第二天我回家,妻子十分嚴肅的問我道:「我查看帳戶,怎麼你給錢李倩蓉了?你是什麼時候認識她的?為什麼給她錢?」
我知道這一天總會來,以前我很擔心妻子知道我與倩蓉和小芬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不擔心了,知道妻子已經發現這件事,我反倒有一種壓力已經解除的輕鬆。
我歎了一口氣,說道:「那天我回家看到妳和她在談話,後來過了兩天她自己找上了我,她和小芬經濟上有些問題,我便給她一些錢幫助一下她們。」
妻子平常什麼都不太在乎,這時卻一臉不屑:「她經濟有問題關你什麼事?小芬又是誰?你為什麼給錢她們?」
我嘆了一口氣:「是倩蓉對妳不起,但這不關小芬的事,她總是妳妹妹,我幫忙一下她妳也不用生這麼大的氣吧?」
妻子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我是孤兒嗎?我連自己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哪裏來的妹妹?李倩蓉跟你說什麼了?她最會騙男人,她說的話你也信了?」
我一愕,隱隱感到有點不對,看著妻子的神色,我道:「那妳先跟我說,妳和李倩蓉是什麼關係?」
妻子看了我一眼,想了一想,抬頭向天,雙眼望著遠處,似在緬懷往事,思考了一會,這才緩緩的道:「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那時候在孤兒院的,還有兩個女孩與我年紀差不多,一個是李倩蓉,她比我大一歲,另一個叫彩蝶,與我同齡。我們三人十分要好,親密得像姊妹一樣,後來我們到了18歲,從孤兒院出去了,但還是一直有聯繫,感情還是很好。」
說到這裏,嘆了一口氣,又靜了一會,這才續道:「只是人長大了,便不似以前小孩子時那麼單純,對世事的看法和對生活的追求也不同了。彩蝶喜歡過安穩的生活,她說在孤兒院生活沒有保障,所以她長大了只想過平淡的生活,彩蝶長得也不錯,她也幸運,很早就遇到一個喜歡她的男人,那男人自己做生意,家裹有錢,彩蝶很早就結婚了,在家裏做少奶奶。」
「李倩蓉卻只喜歡追求物質上的生活,她長得很漂亮,認識了不少有錢男人『照顧』她,她也從不對我和彩蝶隱瞞,還常跟我們說,那些臭男人都是一種德性,看到漂亮女人就只想那個,而且心態上最喜歡小姨子大姨子之類的亂倫關係,若是男人能夠搞到自己老婆或女朋友的姐妹或母親,女兒之類,就會更興奮。所以要騙男人,只要告訴他妳是他的小姨子或岳母什麼的,男人就會更加對妳著迷。」
「我們當時聽了也笑笑就算,並不對她的話太在意, 誰知道…唉…」
說到這裏,眼眶微紅,又回思了一會往事,這才道:「彩蝶結婚後,因為她家裏條件好,我們聚會有時候都是到她家裏,自然也認識了她老公…誰知道李倩蓉見採蝶老公有錢,竟然背地裏跟彩蝶老公搭上了,彩蝶的老公對李倩蓉迷戀得很,不斷給她很多錢,彩蝶沒想到李倩蓉竟然會出賣自己,一直不知道這事,後來彩蝶的老公提出要跟彩蝶離婚,彩蝶才發現這回事…」
「本來一直對她很好的老公要跟她離婚,對彩蝶已是很大的打擊了,最慘的還是彩蝶料不到自己一直當為比親姊妹還親的好友竟然會出賣自己,加上自從跟她老公離婚後,生活上也很艱難,彩蝶受不了這不斷的打擊,在跟她老公離婚後不到半年,便割脈自殺了。」
「聽說後來李倩蓉騙光了彩蝶老公的錢後,也把彩蝶的老公一腳踢開了,這賤男咎由自取,只是害了彩蝶一生。我因為彩蝶的緣故,早已跟李倩蓉絕交了,這些年來也一直沒再跟她聯繫,沒想到數月前她突然找上我,說她現在很需要錢用,想我接濟她,還說她很後悔當時出賣了彩蝶,希望我瞧在一場姐妹份上原諒她。我自然不會受她那一套,把她趕走了。你…你又是怎麼跟李倩蓉認識的?那天以後她找過你是不是?」
我歎了一口氣,妻子沒有騙我的必要,我心裏已明白是什麼一回事,突然想到一事,又問道:「李倩蓉有沒有女兒?」
妻子一征,想了一想才道:「她跟過不少男人,但沒聽她提過有女兒,後來我們鬧翻了,我便再不知道她的信息,不過以她的性格,她跟男人都只是騙他們,不見得會肯為任何一個生下兒女的。」
雙眼望著我,說道:「我跟李倩蓉的事都告訴你了,現在你告訴我,你跟她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給她這麼多錢?」
我嘆了一口氣,也不隱瞞,把倩蓉告訴我的故事告訴妻子,只是我不敢告訴她我還和倩蓉和她的『女兒』發生了關係,只是說本來以為她『女兒』是妻子同父異母妹妹的份上,所以才接濟她們。」
妻子靜靜的聽我說完,想了一會,目光炯炯的看著我,說道:「只是這樣?你一向並不蠢,就是因為李倩蓉告訴你這麼一個故事,你便給她們這麼多錢?從沒懷疑過她?你是不是還跟李倩蓉做過些什麼?」
我一愕,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對一個從沒見過面,而且是妻子仇人的『岳母』這麼慷慨,本就於理不合,何況妻子十分精明,自然能看出來內裏有更多事情。
妻子看著我,臉上是洞悉一切的冷靜,冷冷的道:「你跟她上床了吧?」
我不敢答話,知道這一次瞞不過去。
妻子臉上沒有怒容, 只是一片失望,她靜靜的站起來轉身進房,聲音裏是極度的疲倦:「李倩蓉曾經對我說過,這世上沒有人可信,包括妳的父母丈夫,都可能出賣妳,現在看來,她的說話是對的。」
三個月後,我與妻子離婚了。
離婚是我先提的。

當我向妻子提出來的時候,她沒有特別的反應,沒有憤怒,也沒有哀傷,只是一臉淡漠。
我說道:「我對妳不起,做了出軌的行為。離婚後,我們所有的資產都歸妳,公司也是妳的功勞最大,我分一半給妳,我也會每月付膳養費。」
妻子搖搖頭,聲音裏極為平靜:「在孤兒院時,什麼也沒有,也是這樣過來了。我不需要什麼財產,也不要什麼膳養費,只是公司我的確花了很多心血在裏面,對它很有感情,我要51%,我還是做公司的最高決策人,我不能讓它在別人手裏毀了。」
我立時同意了妻子的條件。
我也沒有問她,為什麼對公司的感情,似乎比對我還深?
她不捨得公司, 卻似乎對我再沒有一絲的留戀。
我要與妻子離婚,一方面固然是我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再沒有臉與她在一起。
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欺騙自己,我的確已不再愛妻子了。
也或許,我從來沒有愛過她,她一直只是一個工作上的夥伴?
自從那次妻子截斷了我準備過戶給倩蓉的那筆錢後,倩蓉和小芬便失蹤了。
她們住的家裏人去樓空,她們也沒有接電話或回我的短訊。
離婚後的數月,我一直在找她們,我要找到她們,尋回我失去的。
我還是十分有錢,要找兩個有名有姓的人並不難。
在與妻子離婚的數月後,私家偵探告訴我,找到小芬了。
我再次見到小芬的時候,她是在逛商場,在一個專賣名牌的店門前徘徊,她看到我時,臉上先是略微一驚,但隨即鎮定下來,說道:「你找我沒有用,蓉姐說了,那些錢是你自願送給我們的,我們沒有犯法,你告不了我們的。」
我看這時的小芬臉上濃妝艷抹,打扮極為惹艷,面上一臉世故,穿著的也頗為性感,與我認識她時那淡雅秀麗的感覺完全不同。
我對她淡淡一笑,說道:「小芬妳怎麼這樣說?我怎麼會告妳們?我們找個地方坐下談一談吧?」
我們在一個咖啡廳坐下,我問小芬道:「這數個月妳們去了哪裏?怎麼我找不到你們了?」
小芬略一猶豫,看我臉上沒有惱意,扁一扁嘴說道:「你老婆截斷了那筆匯款,蓉姐說了,你老婆很精明,一定是她揭破了這事,怕你找我們麻煩,我們得立刻走了。你…你真的不會告我們嗎?」
我搖頭微笑:「我怎麼會告妳們?蓉姐是妳媽媽吧?妳怎麼叫蓉姐,不叫媽媽?」
小芬又是一扁嘴,一臉不屑的看著我:「蓉姐才不是我媽,我認識蓉姐,只是因為我們都是出來做的。是蓉姐找上我,說想跟我合作,讓我認做她女兒。她說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是賤人,最喜歡搞自己的大姨子小姨子什麼的,叫我認做她女兒,這樣你會對我更有興趣,更容易被我們騙到。」
我點點頭,說道:「那難道妳對我說的那些話,說喜歡我,都是假的嗎?」
小芬一臉不屑的瞧著我:「自然是假的,我又不是戀父狂,怎會喜歡你?」
他似乎越說越生氣,又愈覺委屈的道:「蓉姐也不是喜歡你,要不是為了你的錢,我們怎麼可能對你這個又老又醜的臭男人這麼好?」
我心裏一陣刺痛的感覺,卻還是微笑道:「小芬妳為甚麼這樣對姐夫說話?是不是最近在外面生活得不好?不要緊,姐夫還是很有錢,還是可以很好的照顧妳們母女的,妳跟姐夫回家吧。」
小芬有點不信的望著我,說道:「你知道了我們在騙你,還在說這些話幹什麼?你在發什麼神經?」
我還是微笑道:「剛才我看妳在名牌店門前徘徊,很想買裏面的東西吧?最近沒有姐夫的照顧,可能有些名牌買不到吧?不要緊,現在姐夫和妳去逛店子,妳有什麼想買的,姐夫都買給妳。」
小分一臉驚奇的望著我,似乎有點不信,但看著我的微笑,她漸漸地似乎明白了什麼,突然朝我嬌羞的一笑,臉上回復了當初我見她時那種清純的神情,朝我柔聲道:「姐夫你對小芬真好,你可知道小芬這數月來有多麼想念你?」
雙眼深情的看著我,又道:「小芬剛才那樣說,是希望姐夫你回到姐姐身邊,小芬情願姐夫誤會小芬,但小芬太喜歡姐夫了,實在不忍心再傷害姐夫。姐夫以後都會跟小芬在一起嗎?都會帶小芬逛商場嗎?」
我微笑點頭:「我早知道小芬一直都對姐夫很好的,只是姐夫比較喜歡小芬妳以前的打扮。」
小芬又是臉上一紅,低下了頭,有點自責的道:「小芬沒能與姐夫在一起,太想念姐夫了,所以放縱自己。姐夫喜歡清淡的打扮,小芬還是像以前那樣好了。」
那種久違了的幸福感重新湧到心頭,我拉著小芬柔軟的小手,微笑道:「我們到那名牌店逛一下吧,不過今天不要逛太久,逛完了我們還要去找妳『媽媽』一起回家呢!」

【全文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995

帖子

7687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687
發表於 2019-10-30 15:02: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307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9330
發表於 2019-10-30 18:13:2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1

主題

190

帖子

4015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015
發表於 2019-10-30 18:30: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不錯喔!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58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0298
發表於 2019-10-30 19:44: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214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733

論壇元老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19-10-30 20:47:1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18

帖子

8769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8769
發表於 2019-10-31 00:04:2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493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634
發表於 2019-10-31 00:12:1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146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2533
發表於 2019-10-31 00:33: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214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733

論壇元老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19-10-31 01:15:5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2667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2862
發表於 2019-10-31 02:51:5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8

主題

2081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0185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發帖王論壇元老勤勉勳章

發表於 2019-10-31 04:16:1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35

帖子

9276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9276
發表於 2019-10-31 05:13: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主題

894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5828

論壇元老勤勉勳章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19-10-31 05:21: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822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5436
發表於 2019-10-31 07:20: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766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9200
發表於 2019-10-31 07:41: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6714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405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19-10-31 07:46:3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您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999

帖子

4968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968
發表於 2019-10-31 07:47: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5

主題

2778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0378

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19-10-31 09:16: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03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4034
發表於 2019-11-1 06:32:01 | 顯示全部樓層
Gooooooood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