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账户
星点互联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強暴虐待] 单纯的强奸

[複製鏈接]
johntss 發表於 2019-7-8 10:53: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那天的晚餐,小枫以身体不适为由缺席了。

  真正的理由,将昏迷状态的小枫丢在洞窟,一个人先回到公馆的比吕再清楚也不过:隔天早上用餐时,小枫总算在餐厅露脸,不过笼罩在性侵害阴霾的她,并未展现出平常过动儿般的精神。沉默寡言不说,或许是双腿之间因刚失去处女而隐隐作痛之故,似乎连步伐都生硬不已。

  比吕装作不知情的模样问她怎么了?小枫立刻打马虎眼说……没什么,接着反问大家。

  “这座岛……除了在座的各位之外,还住着其他人吗?啊,那个苏我不算!”

  刚来这座岛的比吕无须回答,所以仿效提出问题的小枫,将视线望向其他人。

  丽华虽然有义务回答,不过或许是猜不出小枫的意图吧,她偷偷瞄了黑田的表情一眼。

  黑田将咖啡一饮而尽后,平静地开口。

  “这座岛除了这栋供人居住的宅邸以外,只有苏我的小木屋。不过,外人或渔船来这里中途落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你现在的问题我无法确定!”

  “说、说得也是……或许还有其他人吧……!”

  听到黑田的回答之后,小枫露出既气馁又似乎能够理解的复杂神情,比吕察觉到他的真正心意。

  (总之,小枫大概是认为……不,是想认为侵犯自己的蒙面男子是外人吧。)

  方才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丽华,大概也同样掌握到小枫的想法,早餐结束后随即唤住比吕。

  “突然被问到那种事,难道……你已经对那孩子‘下手’了吗?·”

  “没错。是黑田先生下的指令,你没听说吗?”

  “哈哈哈,我虽然是跟班,不过尽量不直接与那份‘工作’有牵扯。话说回来,你好像跟我感觉的第一印象不同,刚才居然能和性侵害的对象那样谈笑风生。厉害,厉害!”

  “……丽华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拐弯抹角!”

  明知对方在挑衅却被激怒,由此可见,比吕大概还无法完全融入那份‘工作’ 。“哇……我以为除了演技之外,你已经六亲不认了呢,原来你还会生气。啊,我先声明,现在说的跟刚才的讽刺不同,是在夸奖你喔!”

  “夸奖吗?我会铭记在心的!”

  比吕就算哄得了单纯的小枫,但要对付丽华这种特别的女性,他的修行还不够。

  ※    ※    ※

  “哇——!不、不要——!”

  “小、小枫,你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吗?”

  “咦……啊,比吕同学,原来是你……没有,没什么啦!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这是比吕和小枫在午餐后片刻偷闲时的对话,两人为了消除盛夏的暑气,分别来到公馆通风良好的阳台。

  看到小枫的反应,比吕在心中暗自窃笑。由于昨天的性侵害后遗症,小枫只要肩膀被人从后方轻碰一下便有过度反应。

  “我现在有空,原想找你去散个步……不过你从昨天晚上就怪怪的,如果你还是感到不舒服的话……!”

  “不,没关系。我也刚好有些话想对你说……啊,不是这里,可以的话,到一个两人独处的地方。”

  “独处吗……不然,去那里吧。我们两人的秘密场所,那个洞窟……!”

  “不行!”

  比吕的提案立刻遭到小枫态度强硬地拒绝。

  这也难怪。那个场所对小枫而言已经成为某人侵犯她的现场,是她再也不想踏入的禁忌之地。

  小枫选择的替代场所是比吕也不知道的地方,可说是最适合海钓的地点——岬角的一端。

  不过,抵达目的地之后,小枫依然还是沉默不语,有一阵子只静静地凝视着海浪涌来退去的情景。

  (这家伙该不会是已经发现强奸犯就是我了吧……。)

  尽管认为自己杞人忧天,不过比吕还是耐不住性子主动开口。

  “小枫,你说你有话想对我说……难不成是之前在那个洞窟内说的……讨厌或不安的事?”

  小枫摇摇头。

  一不是那件事……比吕同学,事实上我昨天傍晚……!”

  小枫欲言又止后再度沉默了下来,不过这对比吕已经足够。

  (原来如此……小枫这家伙想对我坦白昨天被性侵害的事……也就是说,她丝毫没有怀疑我。那么,接下来我该如何应对……?)

  “其实我最不想让你知道……可是,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也是你,所以……。”巨大的波涛涌向海角,浪花如泪水般飞溅到小枫的脸颊。

  结果……小枫说不出口。因为对比吕开始萌生的微微爱意,已经超越了深怕再次遭到—一度性侵害的恐惧。

  小枫改口说的是……。

  “……其实,我翘家了!”

  “咦?翘家?嗅,嗯,我懂,然后呢?”

  “嗯,我爸妈真的很烦。不要求自己光会要求我,连我想从事宠物美容工作而选择就读专科学校时……不,即使入学后直到现在都还在反对!”

  不理会扫兴的比吕,小枫自顾自地控诉父亲外遇、母亲怠慢去世的婆婆等家丑,试图替自己的翘家寻找正当理由。

  “我完全没有联络,所以这时候爸妈一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活该!”

  “喂,这么说有点……毕竟,父母关心儿女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比吕事不关己地下结论,对无父无母的他而言当然不是真心话。

  (哼,这么讨厌父母的话,赶快自力更生不就得了?)

  正当比吕再也无法忍受小枫的无知时,远海上出现的船只适时替他解了围。

  “小枫,你看,船来了……对了,昨天我听黑田先生说,今天有新访客,是跟你同样来这座岛勘杏一的女孩喔!”

  “讨厌——!听到是女孩子,你的眼睛好像为之一亮!”

  “没、没有那回事啦……!”

  “不过,话说回来,有件事我满在意的。丽准小姐不准我在船只抵达时靠近码头,很奇怪对不对?”

  对比吕而言,这一点也不‘奇怪’ 。(原来如此,不给女人们有任何溜走的机会……不对,提出这种警告,分明是故意煽动她们的不安情绪,所以船只的出入管制才会如此严格吧。)

  比吕看穿黑田的真正意图时——。

  “……嗨,你们好,打扰到两位独处的时光,抱歉抱歉!”

  突现出现在比吕和小枫身后的,是一位两人都未曾见过的男人,脸上挂着的亲切笑容,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男人年约二十五岁,身高比比吕稍矮,不论是修剪整齐的发型或西装,怎么看都像贸易公司的营业员。

  小枫可不这么认为,由于陌生男子的出现让她联想到强奸犯,因此便迅速躲到比吕身后。

  “哎呀!我好像吓到人了。不好意思,我是……!”

  男人拿出警察手册给两人看。

  “骗人,那是假的吧?是不是电视剧中使用的小道具?”

  旺盛的好奇心赶走了恐惧感,小枫不禁探出身子发言。男人苦笑。

  “如假包换,活泼又势利的小姐。我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鹭泽五郎’,负责某个案件,正在追捕重要证人!”

  鹭泽警员表示,那位搭乘不明船只逃亡的重要证人,有可能在这座岛上登陆。

  听到这件事,小枫的表情倏地阴沉,想必是将鹭泽口中的逃犯与昨天的强奸犯画上等号了。比吕也因其他理由而表情黯淡。他从事的那件‘工作’确实有触法的行为,鹭泽的警察身分令人在意。

  “我无法多做说明,如果有任何发现,请务必要告诉我喔。我会暂时在这座岛上度假,顺便……啊,不是度假,这句话不算,我是来搜查的!”

  此时此刻,甚至连鹭泽玩笑式的言行举止都让比吕备感压力,以为对方是在采取声东击西之策。

  ※    ※    ※

  包括鹭泽在内的三人回到公馆时,另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物,在比吕看来是第二个猎物的女孩抵达了。

  “啊,说曹好,曹好到……比吕少爷,这位是今天开始住进公馆的相川千砂小姐。千砂小姐,这位是摄影师……!”

  不等美树介绍完,甚至也不给比吕打招呼的机会,名叫‘相川千砂’的女孩迅速进入自己的房间。幸好比吕事先已得到有关千砂的情报,知道她有一头艳丽的长发,前发的浏海直而齐,是个傲慢又不亲切的美女。

  “美树……我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

  “没有……不过这种态度确实……只针对比吕少爷!”

  负责打理的美树仿佛自觉到失态一般,惊慌失措起来。

  “对、对了,一是是那个。比吕少爷,请您不要在意。千砂小姐对黑田先生也是如此,所以绝不是讨厌比吕少爷……!”

  “什么?‘那个’是讨厌我的意思吗?呜——,美树,你现在的话比那孩子的态度更锐利,宛如一把刀刘向我的胸膛!”

  “真的吗—!对不起!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骗你的啦!开玩笑,开玩笑。美树,你太单纯了!”

  比吕一面捉弄美树一面思考往后的行动。

  (好像不太容易应付……不过也好,跟小枫不同类型更有堕落……不,侵犯的价值,而且,现在那个刑警比千砂的事还令人棘手。)

  ※    ※    ※

  晚餐时间,大家在餐厅齐聚一堂,新房客千砂的介绍结束后,鹭泽接着又重新向大家说明他的搜查活动。

  这时,在知道鹭泽不是区区的低层警员,而是年纪轻轻便拥有警视头衔的警视厅人事档案组精英后,更加重了比吕的不安。

  (难怪他会违反平常应该两人一组的警察守则,自己单独行动。这么说,追捕重要证人的说词有可能是幌子……难不成他是来这座岛调查那件‘工作’……。)

  比吕的推理错误,而且错到出乎意料。

  当天深夜,被传唤到黑田房间的比吕,看到鹭泽也在场时吓了一跳,而两人非初见面的热络谈话更让他大吃一惊。

  “哼哼,演技真是一流。鹭泽警视大人,辛苦您了!”

  “没什么,我习惯了……咦?从铃森老弟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来看,你们没告诉他吗?黑田先,你好差劲喔!”

  “欺敌先欺己……基本马虎不得!”

  事实上,丽华、鹭泽、黑田三人并非初次见面。鹭泽是黑田的人,而且亦是不折不扣的警察人员。黑田解释鹭泽存在的意义。

  “铃森,这是为你铺的路。把性侵害的罪行嫁祸给鹭泽追捕的那个虚构的逃犯,以免你这个执行者被怀疑!”

  “其次,有警察人员在这座岛上可以让那些孩子安心,这是避免她们情绪失控发生意外的万全之计!”

  丽华补充说明后,鹭泽接着向比吕伸出手致意。

  “虽然时间不长,不过还是要请你多多指教。啊,中午说度假不算那句话不算。因为我来这座岛真的是度假性质!”

  表示友好的握手仪式进行到最高潮时,双方明明没有流什么汗,然而比吕却从鹭泽的手掌感觉到一股湿粘粘的触感。

  (这座岛上演的凌虐剧真的只有一个系统吗?居然也把警务人员,而且还是有警视身分的人都牵扯进来。可是,若只为了凌虐女人的话,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是否有其他意图……。)

  比吕没有背叛黑田他们的意思,或许是自我防卫本能的驱使吧,疑问总是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千、千砂小姐……等等我!”

  千砂抵达岛上后的数天之间,比吕不知这么说了多少次。

  以后的会话也几乎大同小异。

  “……有何贵干?”

  “该怎么说呢……我很想跟你交个朋友……总之,我们聊个天好吗?”

  “这样啊。可是,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千砂我行我素的模样正如先前美树所领会的一般,并非只针对比吕,她生性冷漠,尽量不与他人有所接触。

  就某方面而言,这对比吕是灾难一件。

  因为他无法从有亲和力的小枫或照顾土活起居的美树那里,得到有关于千砂的完整情报。

  这几天唯一知道的是……千砂就读于圣兰女子大学经济学系,倘若没有重考或留级的话则与比吕同年。

  借助黑田之力或许可以多得到一点千砂的个人档案,不过一想到这么快向他讨救兵会被看扁,比吕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何邪种女人会接受度假休间地监察员的兼职工作……难不成是因为适座岛不必与他人有太多接触?理由有这么简单吗?)

  没有建设性的揣测无济于事。

  这天,比吕早餐后也立刻尾随千砂在岛上四处闲逛。

  千砂虽然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也并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比起一刻也闲不住、老是发牢骚的小枫,千砂对游岛热衷多了。总之,她对这份被选为监察员来勘查这里是否适合作为度假休闲地的工作非常认真。追得很辛苦的比吕有股冲动想告诉她这是白费心力的行为。

  “呼、呼……呼—,比我这个先到者还熟悉这座岛的地理环境……啊,有了,有了!”

  总算在海边发现到千砂踪影的比吕,调整好零乱的呼吸,并在老套的台词上加油添醋后,出声呼唤她。

  “千砂小姐,好巧喔,等等我!”

  “哎呀!是你……!”

  也许是加油添醋的效果吧,千砂的第一声有别于以往的版本。

  “看你一脸吃惊的样子,莫非是在等我主动邀约吗?”

  “只答对了前半部。我惊讶是因为我还以为这座岛没有人间到有空跟我说话!”

  “没想到会被告田作闲人。算了,无所谓,只要能跟千砂小姐聊天的话就好!”

  抓住机会的比吕高兴只在一瞬间,当他提出你有什么兴趣?或你经常听什么音乐?等等直接而比较容易回答的问题时,千砂完全……没什么回应。

  看千砂对监察员的工作那么认真,比吕接下来只好试着以此为突破点,拿自己摄影师的伪装上作为话题出击,然而……。

  “千砂小姐,你在这座岛上有属意的场所吗?可以的话,我想做参考!”

  “那应该是你的工作吧?”

  等待他的,却是千砂那让人毫无反驳余地的回答。

  (这女人真是一点也不可爱。既然如此,不管三七二十一,干脆立刻就在这里侵把她好了……。)

  如此一来就偏离了那个气工作的范围,只是单纯的强奸而已。

  比吕再接再厉,从知道的情报中寻找最最基本的话题,设法让交谈融洽。

  比吕表演性质地蹲在沙滩上抓起一把沙子,然后让它随着海风飞去。

  “千砂小姐……你的名字好特别喔。千砂意指千万颗砂粒……你的父母不知道对这个名字有何冀望?”

  这次,千砂口中非但没有气……没什么这类话语,就连一句回答都懒得说,有一段时间就这样沉默不语。

  千砂再度开口是在形状优美的眉毛,不悦地皱起时。

  “名字……名字怎么取都无所谓吧!铃森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说完,千砂快步从比吕面前离去。

  于是,比吕成功瓦解了如冰娃娃的象牙塔,表情缺乏变化的千砂。

  不过,从‘凌虐对方之前要先与对方打成一片’的‘工作’前提来看,结果似乎有弄巧成拙之嫌。

  没办法,比吕那天只好暂时对千砂死心。

  假思考今后对策之名,比吕甚至还以隐藏式摄影机,拍下千砂淋浴前在房间一丝不挂的胴体,来发泄心头之恨。

  同时,他也在心中默默发誓,迟早一是要玷污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不受重力影响弹性有佳的礼房,以及隐藏在宛如经过修剪的三角洲阴毛下的纯洁私处。

  ※    ※    ※

  比吕对千砂穷追不舍的行动陷入苦战,或许是次数越来越频繁之故,已经引起了周围人士的注意。

  尤其是小枫。

  总而言之,那是一股嫉妒之情。

  话虽如此,但也不能直接去问比吕或千砂,因此小枫转而找比吕以外跟她感情最好的美树商量。

  “美树,比吕同学是不是喜欢千砂那种有千金小姐气质的美女?还是,那一头乌溜溜的秀发……!”

  扮演听众角色的美树一面削马铃薯皮一面回答不知道……,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顺便一提,小枫之所以没有帮忙美树做晚餐,并非因为她缺乏助人之心,而是对自己的家事实力了若指掌。

  “美树,你不在意吗?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身为女人的自尊心或斗志在熊熊燃烧吗……?”

  “熊熊燃烧?真要说的话,我比较喜欢她的长发!”

  “不,美树,我不是那个意嗯……!”

  就在小枫自觉找错商量对象想结束谈话时,美树突然说出惊人之语。

  “是吗?可是,我认为比吕少爷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

  “咦……?什么意嗯……美树?”

  “好了,削皮作业结束!今晚我的料理希望也能合比吕少爷的口味!”

  美树本人纯粹陈述出心中的想法,不过小枫却深刻感觉到继千砂之后,又有新的竞争对手出现。

  ※    ※    ※

  找美树商谈却得到反效果的小枫,夜访比吕的房间决定直接找本人确认。

  可是,就算小枫再活泼,也无法单刀直入地说出‘比吕同学,你老实说!你喜欢千砂小姐吗?还是……’这种咄咄逼人又厚脸皮的话。

  小枫先寻找适当的话题闲话家常,然后一面掺杂只有亲密的男女才会谈到的性爱话题,一面接近问题核心。

  “比吕同学……男人。是不是希望……谈爱的对象……最……最好是第一次?”

  原先还猜不透小枫真正心意的比吕,在听到她的问题之后,好不容易才理出头绪。于是,为了进一步搞清楚状况,他故意装糊涂。

  “什么?你说的第一次,指的是初恋吗?”

  “不——对!比吕同学,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有虐待狂?讨厌——,从实招来!你是属于那种希望喜欢的人是处女的类型吗?说!”

  “等、等一下,小枫。你突然问这种问题,我……!”

  羞得面红耳赤却有破釜沉舟决心的小枫,跳过了试探阶段,开门见山追究问题,但内容却支离破碎。

  “比方说,像千砂小姐那种是不出户的千金大小姐很有魅力对吧?所以,她应该还是处女……啊,不是,不是,我说的不是特定人物喔!”

  知道小枫在嫉妒千砂,而且也很在意自己不是处女这两件事实后,比吕决定采取下一个行动。

  (说得也是,最近处心积虑想让千砂掉入陷阱而冷落了小枫。不妨先在这里穿插一个后续行动。)

  比吕构思的后续行动,就是最最恶劣的第二次凌虐。

  ※    ※    ※

  【不希望自己的纪念照在网路散布的话,今晚十一点到洞窟来。】一封写着上述字样的信被丢进小枫的房间。

  小枫不敢杭旨,鼓起勇气朝深夜的海边走去。

  没有胆量进入月光照射不到的洞窟内,在入口处徘徊的小枫,在等待的时间超过指定时间三十分钟以上时,依然看不到蒙面的谜样男人,也就是比吕的踪影。

  “不要来最好……没错,一是不会来。那封信搞错了,那天在这里发生的事也应该是我的错觉……嗯,回去吧!”

  小枫勉强这么说服自己后,正打算朝公馆方向跑去时,背后突然发出非自然形成的大水声。

  “哎呀!不在乎照片被登在网路上吗?你这个女暴露狂太不知羞耻了!”

  从海中现身的,是上次那个载头套穿泳裤的男子——比吕。

  愚蠢的模样看在小枫眼里犹如异形怪物一般,她轻叫一声后吓得停住脚步。

  比吕在海中耐着性子,等待小枫放下心来打算离去的做法,是为了提高冲击度、同时,这也是为了保持比吕这个凌虐者的紧张感,以免沦为公式化。

  “来吧,咱们好好享受大人深夜的海水浴吧!”

  不让小枫有开口的机会,比吕倏地将她压倒在海滩上。

  被海水弄湿的衣服粘贴在肌肤上,内衣裤和身体曲线一览无遗的小枫,内衣因月光的朦胧效果而变得相当煽情。

  “哼、哼、哼……如此一来,私处有没有湿一目了然。所以,别害羞,好好感觉,尽情享受吧!”

  说完后,覆在小枫身上的比吕开始将乳头含在嘴里吸吮,手指逗弄侧腹或背部的性感带,泳裤下隆起的肉棒则摩擦着私处,以全身来爱抚小枫的身体。所有动作皆隔着衣服进行,让小枫有不同的情境感,这是凌虐的常识。

  “不要……照片……上次拍的照片……!”

  “那个嘛,我暂时不会登在网站上!”

  “暂、暂时?……你是说……!”

  “你想要加洗吗?还是要贴在手机上?”

  听到比吕的嘲讽后,想出声否认的小枫转而发出痛苦的尖叫。

  因为比吕的手指毫不客气地插入小枫紧紧闭着的裂缝中。

  “好痛!那里还在痛、很痛啦!”

  “哦……是不是因为忘不了跟我做爱的情景,所以手淫过头了?”

  “不、不是的!因为那时的伤口还没痊愈……呜!而且……那根本不是做爱。做爱要和喜欢的人……啊——!”

  比吕不理会小枫的抗拒,手指无情地在私处抽送,加上海水进入阴道内刺激到破瓜时的伤口,小枫的痛楚越来越剧烈。

  “呜……呜……求求你……那里真的……!”

  “哦——,原来如此。总之,继上次阴部之后,这次你希望我侵犯这张嘴,想尝一尝口交的滋味吗?真是无可救药的淫荡女人!”

  妄下结论的比吕从泳裤中掏出活土生、业已完全勃起的物体拍击小枫的脸颊。

  “不要!讨厌,那种东西碰刮脸……好恶心。”

  “来,把恶心的东西含住吧!或者,你还是比较喜欢用下面那张嘴吃?我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我让你自己选!”

  一阵内心交战后,小枫终于闭紧双眼,慢吞吞地张开口。

  比吕拒绝接受小枫缓慢的动作,突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口气将肉棒插入她的口中:“呜——!呜……嗯……!”

  “含着没有用,头要动,唾液分泌出来后用力吸,舌头要缠在阴茎上。……你的处女阴户也是这么做的!”

  由于相信如此一来私处便可以逃过一劫,小枫奋不顾身地遵照比吕的指示向生平第一次的口交挑战。

  她忍受了嫌恶感和被刺到喉咙深处时的呕吐感。

  当比吕冷不防地取出防水照相机时,她甚至还忍受了被拍摄的耻辱。

  不过,比吕的精神凌虐并未停止。这次,他强迫小枫说淫秽话语。

  “喂,你给我说……,这样我就结束!”

  “你的……又粗、又硬的……阴茎……真好吃……呜!”

  “哼……是吗?好吃吗?可是,尝味道除了舌头以外,也要用到喉咙才行喔。伤脑筋,又不能真的让你吃掉阴茎,姑且用这个代替好了!”

  比吕解开快我的栓塞,朝小枫的喉咙深处射出精液。

  “嗯——!嗯咕……嗯咕……呕、呕……讨厌,又……。 一小枫在生平第一次的口交中不仅尝到了喝精液的滋味,而且脸部还被精液喷得到处都是。

  更甚的是,这天的凌虐并未真的就此结束,小枫其后依旧再次遭到比吕连带体内射精的性侵害。

  比吕一开始便有此打算。因为心灵创伤会导致呕吐感,其因应对策便是让小枫顾不得吃晚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评论6

hone12 發表於 2019-7-8 11:07:42 | 顯示全部樓層
讚啦!!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Rusty55 發表於 2019-7-8 11:15: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kwwxxx 發表於 2019-7-8 12:22:50 | 顯示全部樓層
Thank you very much!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DIGITAL 發表於 2019-7-9 08:12:5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iruol 發表於 2019-7-9 12:29: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Show886 發表於 2019-7-9 16:41: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精彩絕倫,謝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 精選主編

    發表的主題廣受wsuo會員的支持
  • 最佳新人

    註冊賬號後積極發帖的會員
  • 活躍會員

    經常參與各類話題的討論,發帖內容較有主見
  • 論壇元老

    為論壇做出突出貢獻的會員
  • 勤勉勳章

    在線時數超過300小時
  • 發帖王

    發表主題篇數超過100篇

關注7

粉絲480

帖子11779

發佈主題
推薦閱讀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关注我们
星点互联关注时代变迁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