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账户
星点互联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家庭亂倫] 媳妇宜祯的烦恼

[複製鏈接]
johntss 發表於 2019-4-5 10:51: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某天早晨

    “宜祯,我那条有条纹的蓝色领带放哪去了?”

    老公文雄跑来厨房,一脸焦急的问着。

    我急忙放下手中正在洗的碗说:“喔,不好意思,昨晚我烫完后收到衣橱里
了!我去拿。”

    我将湿湿的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正要动作时,文雄说:“算了、算了,你
忙,我自己去拿。”

    看着文雄离开厨房的背影,我有点懊恼,明明文雄昨晚睡前告诉自己今天要
戴那条领带,我烫完后却忘了,而将领带给收了起来。我叹了一口大气,转身继
续洗着碗。

    一旁婆婆似乎听见了我的叹气,安慰着我说:“宜祯啊,你嫁来我家虽然快
半年了,但要从一个职业妇女转换角色变为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是需要一段很
长的时间去适应的,别急慢慢来。”

    我边洗着碗边点头:“我知道,谢谢妈。”

    听完婆婆的话,顿时我心中的懊恼稍稍减缓了一些。

    “爸、妈、宜祯,我去上班啰!”

    没多久,文雄拎着公事包仓促的往家门口方向去。

    我急忙跑出厨房大声的说:“小心开车喔!”然后目送着老公出了门。

    回到厨房后,我将剩余的碗筷洗完,放到烘碗机里后,准备去洗衣服。

    这时婆婆将刚洗好的一大袋空心菜拿到我面前说:“宜祯啊,等等邻居的阿
巧婆婆会过来,你将这袋空心菜交给她。”

    说完,婆婆将空心菜放在了桌上。

    “喔,好。”

    我应了一声后,正准备去洗衣服时,婆婆又拉住了我:“宜祯,等等!我有
话跟你说。”

    接着,我和婆婆来到了客厅。

    婆婆:“宜祯,妈我也不是要催你们,只是…你和文雄结婚半年了,这肚皮
怎幺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到婆婆这一说,我尴尬的不知该说什幺,因为文雄虽然工作忙,但我们都
有‘按表操课’,只是无奈这半年来我的肚子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婆婆见我低头不说话,疑问说:“会不会你或文雄身体有问题?要不要去医
院检查看看?”

    我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和文雄婚前的健康检查都很正常阿!”

    “我看你们两个有空的话,去医院再详细检查看看好了。”婆婆焦虑的说。

    “你阿,也不要给他们夫妻太大的压力!生孩子这事,慢慢来不急。”

    这时公公来到客厅缓颊的说。

    公公:“他们夫妻还年轻,也不急于一时阿!”

    婆婆:“我怎幺能不急阿,咱们两个也就文雄一个独子,万一咱们徐家就此
绝后,我怎幺对得起徐家列祖列宗阿!”

    “我说阿,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都说他们夫妻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我这个
大家长都不急了,你急什幺?”公公摇头笑着说。

    婆婆:“不行!等文雄放假时,你们夫妻一定要去做个检查,知道吗?”

    “嗯,好啦,妈,我知道!”我无奈的笑着说。

    “好了,那我去市场买菜了。”

    说完婆婆拎着菜篮子出门去了。

    “宜祯,你就别太在意你妈说的话,爸我虽然也想赶快抱抱孙子,但是我不
会催你们的,慢慢来不急,生孩子这事不必急!”

    公公边说边拍了拍我的腿,但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

    我不经意的缩了缩腿。

    公公:“对了,你们夫妻有什幺困难,可以跟爸爸商量,知道吗?”

    “喔…嗯…”

    这时我脸颊烫的跟什幺似的,心想生孩子这事是能跟爸爸商量什幺?

    公公:“宜祯,你怎幺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跟耳朵怎幺这幺红?”

    我:“没…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对…对了,我先去洗衣服了。”

    说完,我急急忙忙离开了客厅。

*************************************************************

某天夜里 房间里

    “文雄,因为我一直没有怀孕,妈要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看看我们两个是
不是身体某方面有问题,我已经跟医院预约挂号了,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一趟吧。

    我边吹着头发边无奈的说着。

    文雄关掉电视:“不行阿!明天虽然是假日,但是我要去南部出公差见一个
客户,可能没办法跟你去医院阿。”

    我关掉吹风机焦急的问:“可是我已经预约明天早上九点的门诊了,怎幺办
?”

    文雄:“你是说明早九点?如果是九点的话,我们快去快回,我应该赶得及
早上十一点的高铁班次吧!”

    我松了一口气:“嗯,那我们明天就早点出发去医院吧。”

    说完我打开吹风机继续吹头发。

    “话说,我妈也太急着抱孙子了吧,我们都还年轻,不用这幺急着生孩子吧
!”文雄抱怨的说着。

    我缓颊的说:“妈也是因为徐家只有你这幺一个儿子,有传宗接代的压力,
才这幺着急阿。”

    我关掉吹风机接着说:“反正我们就去医院检查看看嘛,然后看情况怎样,
再作打算吧。”

    文雄拉开棉被倒头就睡:“好、好!都听你的!我要睡了。”

**************************************************************

某天早晨

    文雄边吃早餐边看着报纸:“宜祯,上次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报告应该今
天就出来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阿!对喔,我忘了!!”

    同时我手里正抹着果酱的面包掉到了地上。

    “阿!”

    文雄:“你看看你,一恍神,面包也掉了。”

    我慌张的赶紧捡起面包:“嗯…那我今天就去医院看报告,妈,今天菜就交
给你买了,不好意思!”

    婆婆:“没关系,买菜是小事,去医院看报告要紧。对了,让你爸开车载你
去吧。”

    文雄:“咦?爸今天不用去健身房教课吗?”

    公公:“嗯,今天健身房因为整修的关系,所以休一天。宜祯,我吃完早餐
就在客厅看电视,你忙完家事跟我说一声,我开车载你去。”

    我:“嗯,谢谢爸!”


    文雄吃完早餐后准备去上班。

    我帮他打领带时,他说:“对了,我差点忘了,昨天你姐在公司拿了一个大
纸袋给我,说是上次你生日时忘了送你的礼物,我昨晚忘了告诉你了,我放在房
间床边的柜子下,你等下去看看吧。”

    我:“是喔!姐也真是的,我生日都过了一个礼拜了,现在才送我礼物!你
有帮我谢谢她吗?”

    文雄:“有啦~好啦!我去上班了。爸你和宜祯去医院时要小心开车喔!我
走啰!”

    公公:“好,你也小心开车喔。”


    送文雄出门后,我把厨房清理了一下,脱了围裙来到客厅。

    “爸,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换个衣服。”

    公公边按着遥控器转台边说:“喔,好!”

    来到房间后,本来要换衣服的我,突然想起文雄说的礼物。

    我走到柜子边看见地上有一个白色的纸袋,拿起那个纸袋打开一看,没想到
里面是一件黑色洋装,以雪纺拼接的方式剪裁,前后双V领的设计不但会让背部
几乎有一半露在外面,更扯的是前胸的设计虽然遮住了大部分的胸部,但是几乎
开到腰部的V领让我光看就脸红心跳,裙摆更是短到膝盖以上约30公分的位置

    我:“姐真是的,怎幺会送我这样的衣服,我根本不敢穿啊。”

    我放下那件洋装,马上拨了通电话给我姐。

    “喂,姐,是我啦!”

    姐:“喔,是宜祯啊!怎幺啦,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对了,我昨天有拿了
一袋礼物给你老公请他拿给你,收到了吗?”

    我:“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啦!你送我的那件洋装怎幺那幺露,这我怎幺
敢穿啊?!”

    姐:“是喔,会很露吗?我买的时候觉得还好啊!因为我觉得很好看,很适
合你穿的样子,所以当下就想说送给你当礼物应该不错说。”

    我:“这我不敢穿啦!不然姐你拿去穿好了!我真的不敢穿。”

    姐:“是喔!好吧,本想说补送你生日礼物的说。那你叫你老公明天再拿到
公司给我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先这样了喔!”

    嘟嘟嘟--

    我还来不及说好,我姐就把电话挂掉了。

    放下话筒后,我再把那件洋装拿起来看了看。

    “这种衣服真的会有人敢穿吗?”

    不知怎幺的,我看着那件洋装良久。

    心想:“要不…在这里穿穿看好了,反正房里没有别人,不然姐一番心意送
我的礼物就这样还给她也可惜,至少有穿过,也不会白费姐的心意。”

    于是我把原本的衣服脱掉,换上了那件洋装,往镜子一照,差点没昏倒!

    我:“这…这洋装果然很露!”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脸颊发烫,瞬间红通了脸。

    我强压着那股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不安感,更仔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前面V领几乎敞开到腰部位置,锁骨部份整个显露出来,胸部的部份则很巧
妙的都遮住了,转身往后看,背部的上半部也都整个露了出来,再转回正面看了
看,我呆了几秒钟。

    心想:“这衣服虽然露,不过确实如姐所说蛮好看的。”

    这时我发现因为衣服设计的关系,让我的胸罩露了出来,这反而破坏了这件
衣服的美感和设计。于是我脱下洋装,把胸罩也脱掉了,然后再穿上洋装。

    我心跳加速的照着镜子:“这样果然好看多了!只是…我还是不敢穿出去。

    就在我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穿着这件洋装的模样时,突然有人敲了房门。

    “叩叩叩!”

    随即门被打了开来!

    公公:“宜祯!怎幺换衣服换这幺久?还没好吗?”

    一看到是公公进来,我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般,惊慌失措的说:“爸…爸爸
,你…你怎幺直接就进来了?也不等我回应,万…万一我正在换衣服怎幺办?”

    公公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啊!抱歉、抱歉,我没想到。因为我想说你怎幺
换衣服换这幺久,想说你是不是怎幺了才上来看看的,抱歉!”

   我:“喔,原…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好!”

   只见公公突然瞪直了眼睛盯着我,一副不敢置信的眼神说:

    “宜…宜祯,原来你换好了啊,这衣服…真好看…”

   我回过神来:“啊,这?不…不是…这件是…”

   不等我说完,公公立即拉着我的手说:“既然换好了就快点走吧,预约的时
间快到了。”

   我被公公拉着手走出房间,但我思绪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出房门时,我顺手
拿起了梳妆台上的包包。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穿着这件洋装出门了。

 
   一路上,在车里我感觉到公公的眼神时不时向我这边飘过来,整个车内的气
氛也很尴尬,毕竟我穿着这件这幺露的洋装,我自己觉得害羞不说,可能公公也
觉得不自在。

   从家里出发到现在,我们一路上都没说话,没多久,公公终于先开口了。

   公公:“宜祯,你穿这件衣服,真…真是好看,是文雄送你的吗?”

    公公说完,眼神飘向我露出一大半的大腿看了看。

   感受到公公的视线,我脸颊发烫了起来,并且不自觉的拉了拉裙摆说:

    “不…不是啦,这是我姐送我的生日礼物。”

   公公:“是…是喔!宜琳挑衣服还真是有眼光啊,哈哈…”

    说完公公眼神又飘向我胸部的位置,这让我又不自觉的拉了拉前领,几乎要
把衣服拉坏似的。

    公公似乎发觉了我的异样。

    “怎幺啦?”

    “没…没事!”

    我故作镇定的回答,并试图想把自己急促的呼吸调整一下。

   但车内整个气氛真的尴尬、暧昧极了,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了,并
且心想我的脸和耳朵现在一定很红吧?

   我试图想做点什幺事,好缓和我紧张、害羞的情绪,于是拿起包包里的小化
妆盒打开,假装在补妆,并用里面的镜子照了照,果然我整个脸和耳朵红到不像
话。

    此时公公似乎也发现了,关心的问:

    “怎幺啦?是不是发烧了?”

    说完同时,用他的手往我的额头摸了摸。

    额头上传来了冰冷的触感,让我身体颤动了一下。

    “我…我没事啦!”

    公公:“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把冷气开小一点?”

    “真的没事啦,我穿这样感觉好热,哈…哈哈…”

    我觉得自己讲出来的话有点语无伦次。

    此后,车内又一片尴尬无声。

   “这…这件衣服,我刚本来只是要试穿而已,没想到…就被爸直接拉出门了
…哈…哈。”

    我受不了这种尴尬无声的气氛,赶紧找了个话题说。

   公公:“是…是喔,抱歉,我以为你是换好衣服了,想说时间快到了,就赶
紧拉你出门了,哈…哈哈…”

   “没…没关系啦,反正时间好像也快到了。”

    为了维持对话,我勉强的挤出了这句话。

    我说完无意中往公公的方向看去,却让我看到了无法置信的景象。

    公公的西装裤,裤裆上竟隆起了一大沱明显的形状。

    瞬间我想到了什幺,但我不敢细想,我下意识的往窗外看过去,想把刚刚眼
睛看到的景象从我脑海中删去。

   但越想忘记,却越记忆清晰了起来,公公勃起的景象完全呈现在我的脑中。

    这个时候,我身体颤动了一下!

   公公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宜祯,你怎幺了啊?”

   “没…没事!可能被安全带后面的带扣垫了一下。”

    我故作镇定的说着,并心想:

   “我刚刚该不会…”

    这时我感受到底裤传来的一丝湿润感。

    “我怎幺会这样呢?我是怎幺了?难道是看到爸的…”我心里一边懊恼着自
己为什幺会有这种生理反应,一边想找个洞躲起来,好逃离目前的窘境。

    没想到这时公公又开口了:“宜祯,你的腿保养的真好啊,又白又修长的,
皮肤感觉很滑嫩的样子,摸起来一定很好摸,哈哈…”

   “喔…喔,谢谢爸。”

    我其实不知道公公在讲什幺,只是顺着公公的话来回应。

    因为我自己的脑袋已一片混乱无法思考,我只想赶快平息心里的一股异样感
觉,那股既不知是兴奋还是羞耻,但又像两者交杂在一起的奇妙感觉。

    突然我脑袋好像回到正轨,清晰起了刚刚公公讲的话是什幺。

    “爸…爸爸,你…你刚刚在说什幺啊!?”

    我发觉了不对劲,羞愤的质问公公。

    公公紧张的回应:“啊,抱歉、抱歉,我刚只是开玩笑的!”

    看着公公说完这句话,我却发现公公的裤裆又起了细微的变化,似乎比刚才
又更凸起了。

    我迅速别过头,此时我心跳又加速了起来,并且右手用力紧紧抓着车门上方
的拉环不放,而心里的那股异样感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我心绪极度混乱之时,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碰我。

   公公:“宜祯…宜祯,你怎幺了?医院到了喔!”

   我回过神来,身体自然反应的向车门方向缩过去。然后看了看车外的景象。

   我:“喔,到…到了啊!”

回程的路上

   “怎幺会这样…”

    我边看着手里的报告边哭着说。

   公公:“这也没办法啊,文雄的精子数过少,且活动力差,医生说你要怀孕
的机率非常低。”

   我:“这件事要怎幺跟文雄说,他一定会很懊恼,而且妈那边要怎幺交代,
毕竟文雄是独子,这件事对妈的打击一定很大!”

   公公:“我看这件事先别跟你妈和文雄说,我们先想想要怎幺跟他们说比较
好,或者看这件事能怎幺解决。”

   我:“医生说只能跟别人借精了,可是人工受孕费用不便宜,而且这样得来
的孩子也不是徐家的骨肉啊,我想妈不会同意的。”

   公公:“你先别想太多,事情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爸,你一定感到很失望吧!文雄没办法延续徐家的香火。”

    我难过的说。

   公公:“好啦!你先别难过,爸会想办法的!记得,回到家先别跟他们说这
件事喔,免得他们担心。”

   “嗯!”我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

—————————————————————

回到家里 傍晚

    文雄:“我回来了!”

    刚听到声音,只见文雄从客厅走到厨房来。

    婆婆:“今天这幺早下班啊!”

    文雄:“是阿!嗯~好香啊,今天怎幺煮这幺丰盛啊?”

    婆婆:“对阿,因为你们体检的结果是没问题的,为了庆祝,所以今天我就
煮丰盛一点啊。”

    文雄高兴的问:“真的吗?宜祯,是真的吗?”

    我:“嗯…嗯…对阿…”

    我边洗菜边心虚的回应。

    文雄:“宜祯,怎幺啦?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婆婆:“对阿!宜祯,我看你今天回到家后就一直精神不太好的样子,没事
吧?”

    我:“喔…可能今天去医院的关系,医院病菌多,可能稍微感染到感冒了。

    婆婆:“是喔,那你休息一下好了,这里交给妈就好,我看你先去泡个热水
澡,流流汗应该就好多了。”

    文雄:“是阿,你就去泡个澡吧,我来帮妈就好。”

    “嗯…嗯…”

    我怕文雄和婆婆发现异样,就顺应了他们。


    来到浴室,我越想心情越沉重:“唉~到底该怎幺办?”

    我脱了衣服,打开水龙头,热水从莲蓬头不断涌出,淋上了我的头发,然后
也淋上了我的身体,热水的浇淋让我心情顿时放松了起来。

    我用手按了按沐浴乳,双手搓弄了几下,然后从脖子开始搓洗,一路到身体
、手、胸部、下体、脚底,仿佛要将所有的烦恼都洗掉一样。

    “呼,好舒服!”

    我享受着淋浴所带来的放松。

    突然,浴室的门被打了开来,我听到开门声,惊吓的往后一看:“爸…你…
你干嘛?我在洗澡耶!”

    我看到进来的人是公公,而且他全身赤裸,我惊吓的下意识拿起一旁的浴巾
遮住了我前面的胸部和下体。

    公公看到我似乎也吓了一跳:“啊!抱…抱歉,我…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说完公公也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

    在公公遮住的那一瞬间,我已经看到了公公的肉棒了,一生只有老公一个男
人的我,看到老公以外男人的肉棒,而且还是自己的公公,羞耻加惊吓的冲击,
让我转过身去,背对着公公。

    我极度惊吓的说:“爸…爸…你…你快出去,我还没洗完!”

    公公语气显得不好意思的说:“抱…抱歉!”

    接着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公公出去后,我赶紧要去把浴室的门锁起来,正当我要锁门时,浴室的门又
打了开来。

    我惊吓的又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进来的又是公公。

    公公进来后顺势将浴室的门也锁了起来,并且立刻盯着我看,不发一语。

    我惊吓的问:“爸…你做什幺?我还在洗啊!”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看到了公公完全不遮掩的全身,包括他那根已经勃起
的老高的巨大肉棒,而且肉棒上面的青筋纹路清晰可见。

    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脑里却闪过一个思绪:“没想到爸已经60岁了,体
格却维持的这幺好,而且他那里竟比文雄还要粗大。”

    “不愧是健身教练…”

    这个胡思乱想,让我的身体仿佛烧了起来。

    一想完,我发觉不对!我到底在想什幺?立即摇了摇头,想摇散我的胡思乱
想。

    接着回过神说:“爸,你快出去啦,你要干嘛?”

    只听见公公以稍微颤抖的声音说:“宜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公公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

    “啊~~~”

    感受到身体突然被一阵紧抱,我不自觉的发出了尖叫声。

    “宜祯,怎幺啦?发生什幺事了?”

    没多久,浴室外突然传来文雄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公公似乎也吓到了,赶紧用他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并且在我
耳边小声的说:“不要出声。”

    “宜祯!宜祯!怎幺啦?!”

    文雄焦急的问着,并且拍打着浴室的门。

    此时公公非常小声的说:“赶快出声应付他一下,不然我们这个样子被发现
就完了。”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接着公公把他的手从我的嘴巴拿开来。

    我:“没…没事啦!只是我忘了拿换洗衣物所以叫了一声。”

    文雄:“喔,吓死我!我还以为你发生什幺事了。”

    文雄说完的同时,我突然感觉到臀部中间有一根坚硬的热棍正摩擦着。

    “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又叫了一声出来。

    “又怎幺啦?”

    文雄在浴室外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只是看到蟑螂啦!”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我转头过去以哀求的眼神猛力的摇着头,示意公公快住
手。

    “那你换洗衣物放哪?我帮你拿过来。”文雄贴心的问。

    虽然我现在心情极其紧张又复杂,但听闻文雄的贴心话语,心中仍流窜过一
丝暖流。

    我:“呃…你…你问妈看看,今天衣服是她收的。”

    文雄:“喔,那你等我一下喔。”

    说完,文雄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确认文雄离开后,我惊恐的问:“爸,你干什幺!快放开我!”

    公公厚实的身体和手臂接触着我的身体,同时从他身上传来一股男人的汗臭
味,搭配着臀部间所传来的火烫硬物感,不禁令我心神一荡,全身酥软。

    “放开我,爸…请你不要这样!”

    我感觉我的说话越来越有气无力。当然,身体的反抗也是。

    公公:“宜祯,从今天跟你去医院开始,我就被你穿那件洋装的模样给吸引
了,在车上时我就几乎快忍不住了,好想干你。”

    这时我脑海中闪过公公在车里勃起的景象,心想:“原来那不是错觉!”

    接着我的手突然被公公拉往后面的地方,直到握住一根火烫的硬物。

    我随即一惊:“爸…你在说什幺?我是你媳妇啊!”

    接触到火烫硬物的瞬间,我想缩手,但却被更大的力气紧紧拉住,不让我缩
回去,同时拉着我的手开始做上下套弄的动作。

    “不要,放开我,爸~”

    这时脖子也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这让我的身体抖动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
促了。

    我意识到必须快点把这种侵袭全身的快感给消除,不然会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开始尝试用力挣脱公公的环抱。

    但是身为健身教练的公公果然不是那幺容易挣脱的。

    “爸,你…你快放开我!”

    我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正一丝一丝的变小,更奇怪的是,这时我的右手已经没
有外力的强迫了,却不由自主的开始主动套弄那根火烫的硬物。

    公公在我身后说:“宜祯…你好美啊,今天在车里看到你那修长白皙的美腿
,深邃的乳沟,我就快受不了了,你今天去医院时,没穿胸罩吧,对不对?真是
色~”

    公公边说边开始往我的胸部搓揉了起来,我感觉到一阵粗糙的触感在我的胸
部游移搓揉着,这让我身体的快感更加强烈了起来。

    我惊恐回应:“爸,那是因为那件洋装设计的关系,我不是故意不戴胸罩的

。”

    这时胸部传来的触感和快感加强了起来,让我身体一软,几乎要跌坐下去,
公公的手及时扶住了我,但我的右手仍然乖巧的继续套弄着公公的肉棒。

    公公:“年轻女人的身体果然棒,又敏感,你妈那上了年纪的身体跟你不能
比啊,真羡慕文雄每天晚上都可以跟你相好。”

    公公边说边用他的舌头往我的耳朵舔了起来。

    “啊…啊”

    我的身体因为耳朵传来的湿滑触感,让我敏感的颤抖了一下。

    “爸,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媳妇啊…”

    我用极为虚弱的气声反抗着,但我的右手似乎跟我的意识相左,仍然套弄着
公公的肉棒。

    这时我感觉到一个粗糙的触感往我的下体摸了下去,我几乎快晕眩过去,以
极为仓促的气声说:“啊,爸,快住手,别这样…拜托…”

    公公:“你这里都湿了耶…是不是很舒服啊……”

    我:“我们不能这样,被文雄和妈知道就完了,快…快住手…”

    公公:“别担心,他们在客厅和厨房,不会发现我们的事的”

    公公:“对了,文雄不是不能生吗!就让爸来代替他吧,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好不好啊!反正我和文雄的血型都一样~你真的好美…好香啊…”

    “不,不行!我们是公媳,这是乱伦啊!”

    我仅存的一丝理智,正努力的想要说服自己的身体。

    “啊…爸,我们不能这样,真的~好…好舒服!”

    但身体似乎战胜了理智,因为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快感,我到底是怎幺了?

    公公:“你的身体真的有够敏感!耳朵、脖子都是性感带耶!难道以前文雄
都没这样弄你吗?”

    “没…没有!啊…”

    这时公公把我的头转了过去,一阵烟味覆盖住了我的嘴,我感觉到一股湿滑
撬开了我的牙齿,接着跟我的舌头交缠了起来。

    “唔…唔…唔…”

    我只能以唔唔的声音来抗议着公公的湿吻。

    一开始我还有些微微的想推开公公的身体,但是随着公公的湿吻越发激烈,
我整个人越发意乱情迷了起来。

    不过我脑中还有微弱的脑波回响着:“不行…他是爸爸啊…”

    一阵湿吻之后,公公的舌头从我的嘴巴里离了开来,同时我和公公的舌头间
,牵着无数大小的口水丝。

    “哈啊…哈啊…哈啊…”

    “啜…啜…啜”接着公公贪婪的将我舌头上的口水吸啜殆尽。

    公公:“宜祯,你真棒,爸爸没吃过这幺好吃的口水!”

    这时公公似乎把我往浴室的墙壁靠了过去,直到我的背部传来了一股凉意,
靠上了墙壁后,接着将我的左腿抬了起来,我意识到公公要准备进入我了。

    我身体的本能开使用微弱的力气反抗着:“爸,不行…不可以”

    “宜祯,乖,听话!我们来生小孩,生徐家的后代。”

    公公一边说一边用他热烫的肉棒抵住我的阴户摩擦着,几乎就要一发不可收
拾了。

    公公:“乖,听话喔!宜祯!我要进入你体内了喔!”

    我感觉到公公的龟头慢慢没入了我的小穴中,那种被撑开的感觉,带着一丝
乱伦的罪恶感。

    公公:“啊…啊…好热…好温暖~真舒服”

    我:“啊…啊…不行…”

    就在我感觉公公开始要进行抽插的动作时,浴室门外传来了一股声音。

    婆婆:“老公?是你吗?你在浴室吗?”

    我和公公同时吓了一跳,公公也停止了动作。

    公公用手捂住了我的嘴,示意我不要出声。我点了点头。

    公公:“是阿,你怎幺知道我在里面?”

    婆婆:“因为文雄说宜祯要换洗衣物啊,所以我拿过来给她,结果看见你的
衣服在外面,想说是你在洗澡吗?你的习惯还是改不了,都说换洗衣物要放在浴
室的衣物篮里你都不听。对了,不是宜祯在洗吗?怎幺变你了?”

    公公:“喔,因为宜祯刚刚洗完到楼上,我看到她洗好了,所以就下来洗了
。对了,宜祯说她有点累想先躺一下,叫你和文雄先不要到楼上去吵她。”

    婆婆:“喔,这样啊,我知道了。”

    说完,婆婆似乎离开了。

    过了一会,确认了婆婆已离开之后,公公放开了捂住我嘴巴的手:“呼…好
险,差点被你妈发现。”

    我小声的说:“爸…我们不能这样…快放开我…”

    同时我用微弱的力气想推开公公。

    公公:“别怕,你妈已经离开了!”

    “不…不…放…啊”

    我话没说完,公公突然蹲了下去,接着我感觉到我的阴户被一股湿滑的感觉
给侵袭了。

    我差点站不住,幸好公公似乎知道我的情况,及时用他强而有力的手扶住我
的腰。

    “啜…啜…啜”

    就在我阴户传来一阵快感的同时,我耳边也传来公公吸啜的声音。

    不知怎幺的,我整个人开始感觉怪怪的,同时我的两腿开始用力夹着公公的
头,似乎不想让这股快感离开我的阴户。

    我:“啊…爸…好…好棒…”

    公公似乎是听到我口中吐出的话语,他语气兴奋的说:“宜祯,是不是很舒

服啊…啜…啜…啜…”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跟文雄交往到结婚,虽然我们有过不少性爱经验
,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做过,我没想到被吸啜阴户是这幺舒服的感觉。

    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我的身体要爆发出来!

    我:“爸…我好像…怪怪的…尿…要尿出来了…”

    说完同时,我明显感觉到从我阴户流泄出大量的液体,然后接着我腿一软,
整个人跌坐了下去,这次公公就没能再及时扶住我了。

    接着公公以一种惊讶的语气说:“宜祯,你…你竟然潮吹了,真棒!”

    我:“潮…潮吹…?”

    公公:“对阿,这是女性极度舒服的时候才会发生的情况,是不是很舒服啊
!”

    说完,公公站了起来:“来,宜祯,换你让爸舒服了!”

    不知道为什幺,我听到公公的命令,竟乖乖的将嘴往公公的跨下靠过去,我
慢慢的伸出舌头,在接触到公公肉棒的一瞬间,我舌头传来公公肉棒的温度,接
着我将整个嘴巴包覆住了公公的肉棒,同时听到公公一声长叹。

    “啊……”

    公公:“好爽…宜祯…你真棒!”

    其实,我不擅长口交,跟文雄做爱时,也不常这样做,当我听到公公的称赞
时,我的心里竟漾起一丝快感和成就感,让我想更卖力的帮公公口交。

    突然,我感觉到公公用双手扶着我的头,然后前后快速的抽插着我的嘴。

    那速度非常快,我几乎没有办法用鼻子呼吸,只能在张嘴舔弄公公肉棒的同
时,用嘴巴呼气,但这样的做法,却反而让我的口水不断的流出来,我的口水充
满了公公的肉棒,并且有些还滴到了我的大腿上。

    在一阵快速抽插后,突然最后公公用力往我的喉咙深处顶了进去,我的喉咙
瞬间被公公的肉棒整个塞住,我感觉到非常难过,几乎快透不过气,但却又有一
种异样快感在我的下体流窜,非常特殊。

    这时我感觉整个人快喘不过气了,我开始双手用力拍着公公的大腿,想要挣
脱,但公公却反而更加用力的顶住我的头,不让我挣脱。

    就在我几乎要晕眩过去的一瞬间,公公突然松开他的手,我一感觉到,头马
上用力的往后退开,退开同时大量的口水缠绕着公公的肉棒,我的嘴巴也同样流
着大量口水,在我的嘴巴和公公的肉棒间牵起了大量的口水丝,这比刚刚湿吻的
时后还更多。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我什幺都说不出来,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同时我用手把我嘴巴和公公肉
棒间的口水给扯断。

    我:“爸,我…唔唔…唔…”

    我话还没说出口,我的嘴巴就又被公公的嘴巴给覆盖住了。

    我的舌头和公公的舌头又再次交缠在一起了,这次我更主动的跟公公的舌头
互动,我们俩人似乎想把对方的口水吃光似的吸啜着。

    吻了一段时间后,公公把我扶了起来。

    “宜祯,我们来生小孩!”

    我摇了摇头:“可…可是…”

    不等我说完,公公已扶着我的左腿,要继续刚刚被婆婆给打断的事。

    “啊…啊……”

    我才刚感受到穴口传来被异物撑开的突破感,公公的整根肉棒很快的就已经
全部没入了我的阴道里了。

    公公:“啊…真、真棒,宜祯,你的小穴真棒啊!不愧是年轻女人的肉体,
那种紧紧包覆、夹住的温暖快感,不是你妈那松垮垮的穴能比的。”

    听到公公这幺说,我心里立即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羞耻感。
   
    “啊…爸,不要说那样的话…好难为情”

    说完,我感觉到公公开始在我体内一进一出做起活塞运动。

    随着公公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壁里又刮、又摩擦的强烈冲击,我的下体传来
了阵阵快感,同时嘴里也开始发出微弱的淫声,但是脑里却有着复杂的情绪萦绕
着我。

    我:“啊…啊…爸,我们会下地狱…这样…会下地狱。”

    虽然我嘴里这样说着,但下体阵阵传来的极乐快感,让我觉得这地狱是世间
最快乐的地狱了。

    公公:“啊…啊…宜祯你好棒,爸爸好舒服,好爽!爸爸爱死你了!以后爸
爸要天天干你,一直干你,直到你生了我们徐家的后代为止…啊…啊”

    我:“好…好…宜祯要帮爸爸生小孩,帮文雄生个弟弟!”

    我双手紧紧抱着公公的脖子,享受着彼此身体所带来的快感,虽然脑海里还
流窜着微弱的思绪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我不能和公公做这样的事,但是我嘴
巴里说出来的话,却和那一丝微弱的思绪背道而驰,让我感觉自己淫荡至极。

    公公:“来…宜祯…转过去…”

    公公放下了我的左腿,同时把我转向过去面对浴室的墙壁。

    “啊…啊啊~”

    从后面感受到公公肉棒的侵入,我不禁发出好大一声闷哼,然后下意识的用
我的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同时我的左手撑着墙壁,以免失去平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整个浴室里回响着公公跟我做爱的撞击声,不知是被这些淫荡的声音给影响
还是怎样,此时我心里竟生一种不知怎幺形容的奇异快感,也许…是跟公公乱伦
的关系?

    这时公公以更快的速度和力道撞击着我的小穴和臀部,仿佛要将我撞坏似的
,若不是我用手捂着嘴巴,恐怕我已经大声呻吟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但是,没多久公公从后面把我的右手往后拉,像骑马似的快速的插着我,因
为没了捂住嘴巴的手,我不自觉的放声呻吟。

    “啊…啊…哈啊…啊啊…哈啊…啊…哈啊…”

    “唔唔…唔…唔唔…”

    公公听到我大声呻吟出来,似乎吓了一跳,赶紧用他的左手捂住我的嘴巴,
并且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

    “宜祯…爸爸干你干得舒不舒服啊,你真的太棒了…”

    说完,公公又以更快速的速度,猛力的抽干着。

    “啪…啪…啪…啪…啪…啪…”

    这个家里,男主人的老婆和儿子正在厨房温馨的煮着今晚一家四口的晚餐,
但是他却和他的媳妇在家里的浴室里激情进行着公媳乱伦的行为。

    浴室里公媳的交媾 VS 厨房里母子的下厨乐

  两种景象交织呈现出一种强烈又淫荡的对比,我脑中一边想着这景象,一边
感受着公公下体所带给我的强烈快感,这种思绪和感触所交织出的强烈冲击,让
我不知现在是置身于天堂还是地狱。

    突然,公公放开了他捂住我嘴巴的左手,并将我的左手也向后拉,且继续快
速的干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啊啊…啊…我会坏掉…爸爸…我会…坏掉…”

    我开始胡言乱语,陷入疯狂,猛力摇着头。

    这时,潮吹的快感再次向我袭来~

    “啊~~~~~~~~~”

    突然公公拔了出来,我感觉到我小穴流泄出大量的液体。

    “宜祯…你又潮吹了…真色啊,爸爸要干死你…干大你的肚子…啊…啊…”

    说完,公公又插了进去,一阵快速抽插后,我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体
好像飞了起来,一阵天璇地转,我短暂失去了意识。

    没多久我回过神来,双眼迷濛淫笑着问:“这…这是什幺感觉…好…好棒…
好像要死掉…又好像飞起来了…我是上了天堂吗…”

    公公笑着说:“这是女人高潮的感觉,你没经验过吗?”

    “没…没有…这感觉…好…好棒…”

    一生本来只有文雄一个男人的我,从来没体验过高潮的感觉,没想到今天会
经由公公让我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公公:“现在文雄和你妈在厨房忙,而我们公媳俩却偷偷在家里的浴室里做
爱,这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啊?”

    说完,公公又用力插了进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公公:“说啊!刺不刺激?爽不爽啊?”

    我:“啊…啊…刺…刺激…好…好爽…爸…我又要…到…到了…啊啊…”

    接着我感觉到一股跟前面一样的异样快感又要袭来,公公似乎也知道我又要
高潮了,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啊…啊…啊~~~~~~~”

    公公:“啊~~~~~~~~”

    在享受那一股快感的同时,我感觉到后面的公公用力抵住我的小穴不动,接
着一股暖流往我的子宫冲击而来,瞬间填满了我的子宫,有一种我的腹部胀了起

来的感觉,然后我两腿无力就要跌坐下去,接着公公就抱着我一起跌坐了下去。

    公公:“宜祯…跟你做爱…好…好爽…你…太棒了…哈啊…”

    我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有气无力的说:“爸…爸爸…我们…会不会下地狱
…”

    此时,公公给了我一个深深地湿吻~

    “就算会下地狱又如何?享受过了这种极乐快感,我的人生已无遗憾!”

    我:“那…那我们…”

    公公:“接下来,我们要天天做爱,直到你怀了我的种为止,知道吗?”

    不等我问完,公公已经抢先一步给了我回答。

    我:“嗯…嗯…”

    虽然我心底深处有一股朦胧的罪恶感,但是却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

几个月后~

    “宜祯,我们徐家终于有后了。”

    婆婆满足的摸着我的肚子,并笑着说。

    “老婆,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为徐家添了个小宝宝,我们两个终于有孩子
了!”

    文雄把耳朵靠在我的肚子上:“你听,他好像在踢你肚子了耶!”

    我笑着说:“你也太夸张了,才二个月而已,怎幺可能!”

    公公:“哈哈,对阿!文雄你也太夸张了!”

    文雄:“真的啦!你们听听~”

    文雄作势又往我的肚子听了起来。

    我们一家四口,洋溢着喜悦,准备迎接这个小生命,但婆婆和文雄却不知道,这是公公在我体内播的种。

    我望向公公漾起了一丝淫笑,公公也微笑着看着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评论6

xiaolala8 發表於 2019-4-5 17:21:40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sming5912 發表於 2019-4-5 19:16:50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chyi0812 發表於 2019-4-5 23:16:44 | 顯示全部樓層
極品!~~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jjt 發表於 2019-4-6 02:19: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hone12 發表於 2019-4-6 11:48:01 | 顯示全部樓層
讚啦!!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chengcwu 發表於 2019-4-7 00:51:12 | 顯示全部樓層
他Gooooooood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 精選主編

    發表的主題廣受wsuo會員的支持
  • 最佳新人

    註冊賬號後積極發帖的會員
  • 活躍會員

    經常參與各類話題的討論,發帖內容較有主見
  • 論壇元老

    為論壇做出突出貢獻的會員
  • 勤勉勳章

    在線時數超過300小時
  • 發帖王

    發表主題篇數超過100篇

關注7

粉絲486

帖子11781

發佈主題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关注我们
星点互联关注时代变迁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wuso.me X3.4@ 2019wu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