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忘记密码
查看: 812|回復: 2

[經典系列] 紅樓遺秘(第九十五回)

[複製鏈接]

328

主題

569

帖子

3145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45

勤勉勳章最佳新人活躍會員發帖王論壇元老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九十五回:青樓紛爭
  世榮笑道:「你姐姐絕對是個合適無比的人選,但我豈會把她往火坑裡送,那蠢物就連給你姐妹倆架腳兒都不配,哈哈,放心好了!」
  「那還有什麼好法子?你快說啊!」
  紫姬雖然聰明機巧,卻因時常有這才可傲世的男人好依賴,能偷懶時便偷懶。
  世榮凝目前方,若有所思道:「吳媛媛已是深得寵愛,我們若弄一個新人去跟她爭寵既費時又費力,於眼前實屬不智,但如能令得這個吳媛媛棄暗投明轉向我們……」
  「轉向我們?」
  紫姬一呆:「白蓮教定在這吳媛媛身上花了許多氣力,她如何肯突然轉向我們?」
  世榮道:「倘照常理,自然不大可能,可如今你姐姐已到了都中,而且呢,她的『拘魂大法』已然練成……」
  紫姬眼中一亮,登時恍然大悟:「你是想我姐姐用『拘魂大法』去收伏吳媛媛?」
  世榮點點頭,微笑道:「雖說此著甚險,但卻值得一試,倘若成功,這便是見效最快的一條途徑,白蓮教千辛萬苦才在皇宮安插下的棋子轉眼就成了我們的,而且在他們未發覺之前,嘿嘿,更可通過她去破壞白蓮教。」
  紫姬喜道:「此策大妙!昨晚你和我姐姐摸進宮去,就是去尋她施法麼?」
  「嗯,你姐姐的『拘魂大法』果然玄妙,昨晚已經略收成效,不過要完全控制住她的心智,尚得花些時日,但這可比我們弄一個新人進宮快得多了。」
  紫姬嬌聲道:「哼!你瞧瞧,我姐姐是不是又幫了你一個大忙,你還趕不趕她回南疆?」
  碧眼魔姬鳳凰兒乃聖門佈置在南疆的一顆極其重要的棋子,更是陳見羽的一條臂膀,豈能不回。但世榮笑得十分好看:「再不趕了,她想在都中待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紫姬大喜,朱唇連吻男人,忽道:「對了,那吳媛媛既能在眾多嬪妃中脫穎而出,大得狗皇帝的寵愛,長的定是美貌之極吧?」
  世榮瞧著懷裡的女人,笑道:「嗯,簡直是天仙下凡矣……不過,比起我的小心肝來,可就遜色多了。」
  紫姬笑靨如花,摟著男人的脖子道:「你這話定是哄人高興的,可……可我就是喜歡,嗯,人家也讓你快活一下吧,南邊有消息了。」
  世榮一聽,立時坐直了身子,兩手捉住美人的香肩急切道:「快說!」
  紫姬道:「適才接到了從南邊飛來的信鴿,附著陳見羽的密函,裡邊說已收到門主派人送去的馮左庭軍報,並獲知門主授予『霹靂聖騎』的指揮權,南方將士無不大受鼓舞,加之馮左庭重傷於榻,前陣子又接收了我姐姐送去的六百名工匠,目前形勢極好,似已具備我方展開大動作的條件。」
  「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開始動作?」
  世榮忙問。
  紫姬道:「信裡說他正抓緊時間調集人馬,並派出多路探子前往各處敵營刺探,看看馮左庭的部署是否與軍報吻合或有無變動,一切相機待動。」
  世榮連連點頭,笑道:「嗯,見羽辦事就是穩當,好!好!」
  細嚼著那句「似已具備我方展開大動作的條件」不禁越思越歡,心情一佳,便覺懷中的美人越發可愛起來,忽把臉埋入霓衫,在她香甜的雪頸上親了一口,暢聲道:「小孔雀,我想吃你了。」
  紫姬嚶嚀一聲,嬌軀頓軟了半邊。
  ************
  自從見了可卿後,寶玉更是憂心如焚,卻又不知如何才好,偶便如癡似魔,對著無人處喃喃自語。
  他這毛病並非首次,房裡的丫鬟婆子早已見慣了的,也沒人十分留意。
  到了這日,揚州忽有人來,卻是黛玉之父林如海身染重疾,特寫信來接她回去。
  賈母聽了,未免又加憂悶,只得趕忙打點黛玉起身,命賈璉送她去,囑咐事情完了仍帶回來,一應土儀盤纏,自是不消煩說。
  寶玉心裡大不自在,怎奈人家乃是父女之情,也不好攔勸。
  是日賈璉與黛玉辭別了賈母等人,帶領僕從,登舟往揚州去了。
  寶玉越發寂寞,遂又鑽了牛角尖:「阿瑤走了,顰兒也走了,獨剩我一個孤零零的,卻哪也去不了……」
  於是終日只泡在小木屋裡玩看三冊奇書,不知不覺又各有進境。
  這日看那冊《鳳凰涅槃大法》翻到後邊,見那裸女的姿態更是奇詭,除了原先畫在她身上的圓點紅線外,周圍又多了一些用小點組成的細細虛線,他起初並未留意,孰知看著看著,體內的氣息便莫名其妙地激盪起來,依著女體身上的圓點紅線所示四處流竄,且愈行愈疾,大有無處宣洩之意,焦灼惶惑間,書頁上的裸女竟似動了起來,於腦海中翩躚而舞,更匪夷所思的是四肢展處絕非常人能及,偏又姿如天仙美不可言。
  癡人天性最是嗜美,越瞧越是著迷,不覺驚歎:「世上竟有這麼好看的舞蹈!」
  心馳神搖間幾欲隨之起舞,怎奈屋中著實狹窄,只得強壓幻念,繼續觀看,為明究竟,終第一次去看那旁邊的註釋,其中的異族文字固是完全不懂,但那中土的行楷卻也看得一頭霧水,十成之中看懂的不到其一。
  寶玉讀到一段:「此招如空似幻,有瞬間轉移之功,與我中土武學頗為相異,必乃大智大慧者所創,暫譯做『鳳入虛空』。」
  心中一動,思道:「莫非這就是武功裡邊的招式?嗯……肯定是了,當日在柔水莊上,沈問星那廝追得我東奔西跑無法脫身,倘若當時我識得此招,那便輕鬆多啦。」
  他癡癡地看了許久,再翻後邊一頁來讀,見裸女的姿勢又是不同,旁邊的虛線比前頁多了不少,註釋中有一段寫道:「此招出擊方位奇繁,且似緩實疾,令敵防不勝防,可借『百鳳朝陽』名之。」
  寶玉心道:「原來這招叫做『百鳳朝陽』,嗯……不好不好,鳳朝陽乃心所嚮往,豈能把敵人稱之為陽?這名字取得不好……」
  但該改做什麼,一時卻又想不出來,遂又翻過一頁繼看,見旁注云:「此招與前招形似神非,其內蘊藏著截然不同的大變化,委實玄奧,可名之為『百鳳歸巢』。」
  寶玉又覺不好,自語道:「俗,俗,惡俗!這等美妙的招式竟以如此惡俗的名字命之,不知注譯者是何人?」
  接下瞧去,又見「鳳翔九天」、「鳳點頭」、「鳳凰展翅」等名字,他亦一概嫌不好,卻給圖上所示的玄奇招式傾倒,只感美不勝收,看得如癡如醉,不知不覺便錯過了晚飯時間,待到目中模糊,方察天色已晚,腹中飢餓,便出屋鎖門,逕往府外,打算到酒樓食肆裡隨便吃點東西,然後仍回來繼續看書。
  到了街上,忽然想起帶凌采容去過的順豐樓來,遂提步前往。
  寶玉隨小二上了二樓,見上次與凌采容坐過那張桌子正好空著,心中一喜,便過去坐了,點了幾樣精緻菜餚,心中猶懷念山中的銷魂之夜,於是問小二道:「你們這可有『玉井坊』的酒?」
  小二笑答:「怎會沒有,『玉井坊』可是都中有名的老字號,其酒甘冽有勁,卻不上頭,喜歡的客人可多哩。」
  寶玉道:「很好。」
  於是要了一壇。過不一會,酒菜上齊,他邊吃邊瞧窗外,望著隔鄰那條燈紅酒綠的逍遙街,又再思念起凌采容來:「好久都沒見凌姐姐了,不知如今在哪?唉,她隻身來都中,舉目無親的,只怕辦什麼事情都不方便哩,心裡邊亦多半孤單得很……」
  正在惆悵,忽聞樓梯那邊一陣喧鬧,迎客與小二迭聲招呼,轉首看去,但見一行人走上樓來,為首一個盛妝麗人,雪膚桃腮黛眉杏目,嬌妍嫵媚容光照人,顧盼之間,一對星眸似能勾魂奪魄。在她旁邊的是個清瘦青衣公子,細眼薄唇,神情倨傲,腰間懸著把鑲嵌著寶石的長劍。兩人後邊跟著六、七個桃羞杏讓的美人,個個衣鮮鬢秀煙視媚行,叫人一眼便瞧出均是那青樓中的女子。
  樓上的客人驟見,紛紛引目相隨,寶玉更是瞧得大吞口水,心中十分羨慕:「不知那男子是誰?竟有這麼多美人擁著,好福氣好福氣!」
  忽認出那些美人當中有個是羅羅,正猶豫是否上前招呼,旋聽有人高聲笑道:「燕大家來了麼,黎某恭候已久了!這邊請。」
  幾個美人臉上齊現緊張之色,唯獨那青衣公子冷笑一聲,逕先踏步上前。
  寶玉給屏風擋住,看不見那個說話的人,聽他又道:「哎喲喲,這位不是『龍影劍』宋公子麼!今兒怎有空上這順豐樓來啊?」
  那青衣公子竟然冷冷道:「我本沒空,但聽說有人霸道得很,心裡好奇,因此過來瞧瞧,想知道是誰在天子腳下這麼猖狂!」
  對方哈哈一笑:「原來如此,好!好!燕大家真是好本事,居然把大名鼎鼎的宋公子都請來了,有眼光有眼光!」
  為首那麗人嬌靨微暈,微笑道:「黎師爺謬讚,奴家哪有什麼本事,只不過宋公子仁心義膽古道熱腸,聽說黎爺今兒設宴相請,生怕燕娘給人欺負,便陪奴家一塊過來走走。」
  說罷曖昧地乜了青衣公子一眼,神態親暱。
  那青衣公子得意一笑,手負身後,胸膛高高挺起。
  那黎爺笑道:「很好很好,今天來越多人越好,黎某最喜歡熱鬧了,大家請先進去喝杯酒吧。」
  一眾麗人轉過屏風,聲音漸稀漸逝,顯然都入廂房裡去了。
  寶玉瞧見羅羅,旋憶起那夜在紫檀堡的荒唐來,正在銷魂,忽見羅羅一個人從裡邊匆匆出來,立在樓梯口不住張望,像是在等什麼人。
  色人趕忙起身,上前作了一揖,笑道:「羅羅姐,還認得我麼?」
  羅羅回首一瞧,驚喜道:「寶……賈公子,你怎麼在這裡?」
  寶玉點頭道:「我來吃飯,姐姐近來可好?」
  羅羅掠了他一眼,咬唇道:「不好!」
  寶玉一怔,忙問:「怎麼不好?有什麼需我幫忙嗎?」
  羅羅稍稍朝他貼近,低低聲道:「某人答應要來瞧我,結果卻連個影子都沒瞧見,害人家白白等了許多日。」
  色人一聽,心中歡喜,小聲道:「最近事情多了點,一時脫不開身哩,改天定去看望姐姐。」
  其實他近來最有閒暇,卻因可卿身子不好,黛玉又回了揚州,心中懶了,上哪都提不起興致,加之癡迷於那三冊奇書,便將許多事情都忘記了。
  羅羅輕哼了一聲:「又來哄人是不是?今回我可再不上當啦。」
  說話間,眼睛頻頻往樓下張望,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之色。
  寶玉道:「這回一定說話算數,上次路過玉柳巷,便想極了進去瞧你呢,可惜那天正好有事。」
  羅羅更是不依,嬌嚀道:「還說呢!路過都不進去,恨死你了!」
  她乃青樓姐兒,說話自有勾人之處,寶玉聽了這半真半假的薄嗔嬌語,心中越發著忙,正待繼續解釋,忽見一人上樓來,望這邊道:「燕大家在這裡是麼?」
  羅羅忙迎上前道:「這位不是劉大哥嗎,郭爺來了沒有?」
  那人道:「下午局裡突然接了批急貨,郭爺出鏢去了,怕是得三、五天才回來,命我過來告訴一聲。」
  羅羅「啊」了一聲,急問道:「那潘四爺呢?他也不來了?」
  那人道:「四爺也出鏢了,跟郭爺一起走的。」
  羅羅臉上露出十分失望之色,只得道:「那好吧,劉大哥辛苦了,我會轉告燕娘的。」
  那人作了一揖,轉身下樓去了。
  寶玉才要說話,又見一人上來,認得羅羅,遞過一封書函,道:「我師父有事來不了了,信裡有說原由,還請諸位姑娘見諒。」
  說完也匆匆走了。
  羅羅急忙拆開書函來看,面上的失望之色愈來愈濃,一副神魂不定的狼狽模樣。
  寶玉見狀,心中奇怪,問道:「羅羅姐,怎麼了?」
  羅羅搖了搖頭,心不在焉道:「賈公子,您去吃飯吧,不巧今兒有點事,恕奴家不能相陪了。」
  寶玉討了個沒趣,心裡訕訕的,只好點頭道:「好的,姐姐你忙。」
  正要走開,忽見從裡邊出來一個女孩,生得唇紅齒白眉目如畫,模樣十分甜美,正是與羅羅同來的幾個美人之一,神色有些驚慌,近前壓低聲音道:「羅羅,燕姐姐問,郭爺他們來了沒有?」
  羅羅有氣無力道:「郭爺和潘四爺他們下午出鏢去了,曾師傅也派人送信來說臨時有事,今晚來不了啦。」
  那女孩一聽,神色更見驚慌,小聲道:「這可如何是好?宋公子怕是靠不太住,燕姐姐急死了!」
  羅羅面色蒼白,怔道:「怎會如此?不是聽許多人說過,宋公子是煙台什麼武林世家的人麼,在江湖上可是很有頭臉的呀!」
  那女孩道:「可是對方也請來了個高人,宋公子一瞧見他,手都立時有點顫了,對了!還有奉天幫的魏爺呢?他不是也答應今晚要來嗎?」
  羅羅咬牙恨恨道:「他啊,到此刻連影子都沒見著哩!這些大老爺們,平日饞了,便在我們跟前豪言壯語把胸膛拍得辟叭響,吹自個是如何的神通廣大英雄了得,說有什麼事就找他們去,可如今真的碰著了事,一個個卻都立刻變成那縮頭烏龜了!」
  失神間乜見寶玉,怔怔地若有所思,突然道:「賈公子,你能幫我個忙嗎?」
  寶玉忙應:「好啊,什麼事?」
  羅羅道:「上回在紫檀堡,你們當中有位姓馮的爺,好像是那……那什麼營的軍官?」
  寶玉一聽,立知她說的是馮紫英,道:「沒錯,他是京城驍騎營的,現任指揮使之職。」
  羅羅湊近前來,嬌軀幾乎貼到了寶玉的身上,絲絲香甜的氣息直鑽他的鼻子,低聲道:「倘若你去求他,他肯幫你的忙嗎?」
  寶玉道:「求他什麼?我們情同兄弟,我如有事,他自然會幫忙,到底出什麼事了?」
  羅羅喜道:「那好,你現在能立刻去請他到這兒來麼?有伙惡人要欺負我們,你就跟他說我們是你的朋友,倘能解得今次之難,日後我們一定會好好報答他的。」
  寶玉一聽,不禁緊張起來,問道:「是些什麼人呀?難道就不怕王法麼?」
  羅羅焦急道:「說來話長哩,你先去請他過來再說,遲便來不及了!對了,記得喚他多帶些人來喲,快去快去,羅羅求你啦。」
  邊說邊抱住他手臂輕晃,臉上俱是央求之色,樣子嬌嬌怯怯楚楚可憐,煞是動人。
  寶玉只覺一腔熱血直湧上來,毅然道:「好的,我這就去叫他過來!」
  正待下樓,忽然又有一幫人從樓梯上來,為首一人,身材甚是高大,兩目炯炯有神,下巴一圍灰白短鬚,年已半百,卻是體健神旺。後邊的十餘人手裡皆持刀槍棍棒,束著緊身勁裝,個個盛氣凌人氣勢洶洶,一副要來尋事的模樣,嚇得上下樓的客人紛紛走避。
  兩個女孩子一見,登時面露喜色,羅羅忙迎上喚道:「魏爺,可把您給盼來了!」
  旁邊那女孩亦道:「適才還在擔心您老來不了呢。」
  那白鬚老頭呵呵一笑,朗聲道:「魏某人答應的事豈有做不到的!」
  那女孩歡聲道:「那是那是!誰都知您老是言出必行,行而必果的,我們燕姐姐可是成日家誇您的。」
  白鬚老頭一捋短鬚,微笑道:「甜兒,點花樓來的是誰啊?」
  寶玉心道:「原來她喚做甜兒,無怪生得這樣甜的。」
  甜兒道:「來的是黎文彥,而且還請了個高人,好像很厲害的。」
  白鬚老頭哂然一笑:「什麼高人!別處不敢誇口,但這都中地面上嘛,老頭子還是吃得開的,莫說是黎文彥,便是點花樓的兩位樓主親自來了,亦得給我魏某人三分面子!」
  羅羅拍拍胸口道:「您老一到,我們心裡邊可就定得多了。」
  原來這白鬚老頭正是都中兩大幫會之一奉天幫的玄武堂堂主「鐵腕」魏宣,乃都中的一大地頭蛇,擅長一門武林罕見的「金剛臂」功夫,能破木開石,很是厲害。
  他一招手,對兩個女孩道:「走吧,帶我去會會那黎文彥,瞧他如何個霸道法。」
  行過羅羅身邊,突沉手在她粉股上悄捏了一把,笑道:「小羅羅,此事完了,你可怎麼謝我呢?」
  羅羅驚呼一聲,柳軀嬌震,旋即甜甜笑道:「倘若魏爺幫我們擺平了今次之事,我們留仙樓的姐妹哪個會不感激您喲,對了,前陣子燕姐姐在紫檀堡買了個園子,依山傍水的景致極好,改天還請魏爺賞臉光臨,多住幾日。」
  魏宣聽得高興,哈哈大笑道:「好說好說!近來在城裡正悶得慌哩,到時一定去!一定去!」
  寶玉雖看不見這老頭子的小動作,卻亦能從羅羅的反應猜出他幹了什麼,且聽其言輕浮,心中大生反感,渾忘了自個平日也好此道,憤憤不平地悄罵道:「都七老八十了,怕是子孫滿堂的,怎還吃人家小姑娘的豆腐,真是為老不尊好不要臉!唉,羅羅姐有事求他,便得受此委屈了。」
  又記得弄雲好像是錦香院的,心忖:「羅羅姐不是跟她一處的麼,怎麼說是留仙樓的了?」
  甜兒又道:「魏爺您還是小心點好,點花樓請來的那個幫手怕是非同小可哩,連宋公子都似有些怕他。」
  魏宣不悅道:「哪個宋公子?」
  羅羅道:「就是宋俊亭,道上的人說他是煙台什麼武林世家的人。」
  魏宣微微動容:「哦,『龍影劍』宋俊亭,煙台宋家的支系子弟,識得點『海市蜃樓劍』的皮毛,燕娘把他都請來了?那便更不用擔心哩,點花樓今次是吃定虧的啦!」
  甜兒囁嚅道:「可……可是宋公子好像有點害怕對方請來的那個人啊……」
  魏宣滿面不以為然:「那個人又是誰?叫什麼?」
  甜兒道:「好像叫俞什麼…俞……哦,對了他的外號喚做『黑風郎君』。」
  魏宣身軀一震,面色微變,駐足道:「『黑風郎君』俞逸?」
  甜兒道:「是是,就是喚做俞逸。」
  魏宣怔在原地,再不邁前半步。
  羅羅見狀,心裡隱隱覺得不妙,問道:「怎麼啦?魏爺您認得他麼?」
  突然廂房那邊傳來一陣「砰砰碰碰」的大響,似乎盤碗碎裂之聲,二樓眾客正循聲張望,又聽一聲巨響,隔在大堂與廂房之間的屏風驟然整面倒下,驚得旁邊的客人四下奔逃,有兩、三個走避不及的便給壓在下邊,一時慘號之聲不絕於耳。
  只見一人搖搖晃晃地從屏風面上踏過,頂上束冠已散,頭髮散了半邊,手裡握著把長劍,漫無目的地亂刺亂砍,情狀有如醉酒。
  寶玉凝目一瞧,原來正是那被魏宣稱之為「龍影劍」的宋俊亭,此刻鼻口皆血,右頰烏青,腫得一邊眼睛無法睜開,先前面上的倨傲神情已是毫無蹤影。
  一個灰衫男子隨後現出,濃眉長目,皮膚微黑,表情極其冷酷,身形稍動,便輕輕鬆鬆地避過了毫無準頭的砍刺,突然飛出一腳,迅如奔雷飛電,把已是搖搖欲墜的宋俊亭踢了個嚇人的觔斗。
  只聽一片女人的驚呼聲響起,卻是同行的那幫麗人跟了出來,個個面無血色戰戰兢兢。
  再有一個身材短小容貌猥瑣的中年男子慢悠悠地行出,後邊跟著七、八個勁裝漢子,手裡皆提著兵刃。他不屑地望著散架般的宋俊亭,嘲笑道:「龍影劍啊龍影劍,你不是條龍麼?適才還活靈活現的不拿眼瞧人,怎如今卻變做條蟲兒啦!」
  寶玉聽其聲音,就是先前那個被稱做黎爺的人,心知此人必是羅羅所說的黎文彥了。
  宋俊亭週身劇痛,眼睛又給血污了,卻頗強悍,趴在地上猶四處摸尋脫手的長劍。
  黎文彥收了笑,寒聲道:「就憑你也配來幫人出頭?倘在煙台,別人還瞧瞧你家的臉面,可這都中,豈是你來撒野的地方!」
  他身後的隨從中有好事者把長劍踢到宋俊亭的手邊,笑罵道:「傻鳥,劍在這吶,再起來玩啊!」
  宋俊亭摸著劍,扶著桌腿掙扎地爬了起來,似乎為了瞧清對手,用力甩了甩頭,弄得血珠子四下飛濺。
  這時順豐樓的老闆已聞訊奔上樓來,但見桌翻椅倒盤碎碗裂,四下零亂狼籍,只急得連連跺足,卻認得場中有點花樓的人,哪敢叫人去報官。
  突聽一個女子顫呼道:「宋公子,不要再打了,今兒的事不用你幫了。」
  寶玉望去,正是那個喚做燕娘的美人,絕麗的面容上滿是驚慌之色。
  黎文彥陰惻惻笑道:「心疼情哥哥麼?嘿嘿,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眼下你還是多為自個的後路想想吧!」
  宋俊亭努力舉劍,搖搖晃晃地指著灰衫男子,喘息道:「黑風郎君,我……我們再……再打過!」
  那灰衫男子果然是「黑風郎君」俞逸,但見他搖了下頭,淡淡道:「走吧,你不是我的對手。」
  宋俊亭悶哼一聲,倏地挺劍刺出,他已緩了片刻,身上凝聚了些殘力,這招頗具威力,帶出數道哧哧聲響。
  俞逸歎了一下。
  眾人尚未瞧清,便聞一聲沉悶的爆響,有如重錘砸在皮革之上。宋俊亭「哇」地噴出大口鮮血,在半空灑出一抹驚心動魄的殷赤,整個人飛出老遠,撞爛了數根欄杆跌下樓去,嚇得街上驚呼迭起。
  俞逸皺眉望著濺灑在衣服上的鮮血,兩條腿依舊是先前一模一樣的姿勢,彷彿從未動過毫釐。
  燕娘哭腔對身邊的幾個女孩呼道:「你們快去瞧瞧宋公子啊!」
  卻聽黎文彥乍喝:「今兒的事還沒完哩,誰也別想走!」
  他身後的手下齊身搶出,身手竟然個個不差,分持兵刃攔住眾女的去路,有人嘻皮笑臉道:「妹子好心急喲,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來撲哥哥麼?」
  羅羅急忙扯扯「鐵腕」魏宣的袖子,低聲道:「魏爺,您瞧點花樓的人多可惡啊!」
  甜兒也央道:「您老快幫幫忙呀。」
  燕娘此刻也瞧見了這邊,登如溺水之人抓著了根救命稻草,驚喜喚道:「魏爺您可來了!」
  黎文彥及一眾手下皆陰著臉轉望過來,俞逸亦目如冷電。
  誰知魏宣竟然乾笑一聲,大聲道:「哎呀!差點就忘了,今晚可是請了個大夫來為我娘看病的,該死該死!你們怎都不提醒老夫的?快回去快回去!」
  說著朝眾隨從一揮巨臂,轉身便下樓去了,真個逝如疾風,羅羅同甜兒想拉都沒能拉住。
  眾隨從登時愣住,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尷尬地垂下了手中的兵器,亦都匆匆跟著下樓去,眨眼間便走得一乾二淨。
  樓上的麗人們面面相覷,個個臉上再無半點血色。
  寶玉更是目瞪口呆,差點以為適才那大吐豪言壯語的乃是另外一個人。

評分

參與人數 1貢獻 +4 收起 理由
yuyu123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57

帖子

6284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84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作用詞遣字,相當有內涵,敘述需讀者自己體會,讚!謝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57

帖子

6284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84
發表於 4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欣賞大作要細細品味,才能體會文章的情境,謝謝分享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游客
請先登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