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977|回復: 0

[經典系列] 紅樓遺秘(第九十一回)

[複製鏈接]

381

主題

855

帖子

9679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9679

勤勉勳章最佳新人活躍會員發帖王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18-11-8 18:35: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十集:皇朝遺秘
  第九十一回:把盞溫柔
  寶玉霎軟了大半,手足無措地傻在女孩胯間。
  兜兜低聲急嗔道:「還不放我起來!」
  寶玉這才回過神來,慌忙幫她解開捆綁住四肢的衣物。
  兜兜坐起身,顧不得通體酸軟,手忙腳亂地穿衣束髮,又聽沈瑤在外邊喚了一聲,忙提聲應道:「我在這,就來了!」
  見公子猶在惶然,咬唇道:「快穿衣服呀!」
  寶玉狼狽之極,忙提起自個的褲子,胡亂把汗巾子紮了,抖開拿去捆女孩雙腕的外袍,重新穿回身上,慌亂間袖子竟連套錯了兩次。
  兜兜跳下炕,踏著地上的積水,又瞥見炕氈上的絲許穢痕,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再瞧瞧驚魂未定的公子,暗忖:「他這副尊容,小姐見了,焉能不疑!」
  沉吟道:「我們不能這麼一同出去……」
  寶玉早慌得沒了半點主意,急道:「那怎麼辦?她不定就要進來啦。」
  兜兜心念電轉,靈光忽地一閃,道:「你不是想看溫泉嗎?快去快去!」
  指指炕上的窗戶,意思竟是要他從那裡溜出去。
  寶玉道:「可……可阿瑤問起我怎麼辦?」
  兜兜道:「我就跟她說你去看溫泉了,快喲!」
  寶玉拍頭道:「好主意,我怎就沒想著?」
  在她俏臉上飛快地親了一下,縱身從窗口躍出。
  這時又聽沈瑤喚道:「寶玉沒來麼?」
  兜兜忙轉身奔出去,一路邊束羅帶邊整秀髮,掀簾應道:「來了來了,他聽說這兒有溫泉,適才自個過去瞧了……」
  寶玉溜到小潭邊,心神稍定,時下天氣甚冷,但潭面水氣氤氳,蒸得肌膚暖熱滋潤煞是舒服,鼻間又聞著淡淡的硫磺味道,只覺新奇非常,蹲下身去用手掬水,感得微微發燙,他性喜天然,不禁讚道:「好水好水,崔朝陽真有眼光,竟買了這個好地方……不知他會不會常帶他老婆到這裡來享受?」
  想起古有華清池,美人入浴的情景,不覺心馳神搖:「崔夫人那腴如凝脂的嬌軀倒真可比楊太真哩。」
  又想薛蟠不久前跟他說還要在紫檀堡買地置屋,繼思道:「到時亦喚他買個類此的妙境……嗯,不知需得多少銀子呢?倘若不夠,我就再拆多幾顆珠子給他賣去,總之一定要有溫泉的。」
  他想得興奮,信步繞潭緩行觀賞,忽見前面有個小竹棚,背倚幾塊佈滿滕蘿青苔的大石,臨水而搭,構造雖簡,卻是別有趣致,從前邊伸出一個竹排平台,竟是半浸在水裡的,走近前去,又見棚內放著幾隻木桶竹瓢,極具清幽天然之意,心中十分喜歡,東瞧瞧西望望再不肯離去。
  到柔水莊之前,他給沈問星擒住,架在馬背上一路馳行,肌膚頭髮皆包了厚厚的塵土,雖然適才洗了把臉,卻仍感甚不舒服,加之從未洗過溫泉,心裡不禁癢了起來:「聽人說溫泉能舒筋活絡醫治百病,反正眼下沒什麼事,何不趁此享受一回?洗得乾乾淨淨,也好去見阿瑤。」
  猶豫了好一會,瞧瞧四周杳無人蹤,便鬆衣解帶脫了精光,順著竹排慢慢步下水去,浸入泉中,只感週身溫燙,麻麻暖暖的果然美妙非常。
  他泡在水裡,過不一會,便覺疲乏盡去,望著四周的紅楓綠石,聽著山中的風吟鳥鳴,真真無比的心曠神怡,想起在丁翊地庫與沈瑤兜兜的旖旎情景,自言歎道:「又是一處人間仙境矣,可惜只有我一個,可惜可惜……」
  通體舒泰間眼皮陣陣發沉,便靠在岸沿的一塊大石前打起盹兒來。
  恍惚間忽見沈瑤與兜兜行來,也不理他便逕自寬衣解帶,裊裊娜娜地步入潭中,不由心中大喜,叫道:「你們也來了!」
  忙朝她們游去,眼角睨見那邊有條熟悉倩影,轉首望去,竟是魂縈夢繞的秦可卿,心中一顫,急奔過去,呼道:「卿卿!你怎麼也在這?我可想你得好苦!」
  待到近了,才發覺她身畔還有個人,仔細一瞧,卻是鳳姐兒,正含嗔吐媚地望著自己,喜道:「妙極妙極,我們三個又在一起了!」
  忽聞有人道:「見了她們,便沒了我是麼?」
  寶玉聽了,心身俱抖,回首一望,竟然瞧見了黛玉,顫聲道:「顰顰,你…你終肯跟我這般說話了……」
  聽得另一人笑嘻嘻道:「原來你心裡邊早就盼她這般與你說話哩!羞也不羞?」
  寶玉再瞧,黛玉旁邊原來還有個薛寶釵,氤氳水氣中似裸著身子,露出如雪如酥的肌膚,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不覺張大了嘴巴,口水差點沒淌下來,不知能否上前一撫,又聽有人笑道:「小冤家,輕薄了人家,轉眼便忘了是麼?」
  聲音膩中帶澀,似夾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妖嬈,不是「千手仙娘」崔夫人又是誰?
  他忙應道:「沒有啊,沒忘沒忘,我適才還想過你哩……」
  只見崔夫人穿煙撩霧游近前來,身上竟亦一絲不掛,甜甜地膩聲道:「真的麼?」
  色人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攏口:「我賈寶玉不知前世敲穿了多少只木魚?終修得這齊天艷福,今兒竟能與你們七仙子共浴一池……」
  正美得不知如何是好,倏有一人從天而降,卻是「紫氣東來」崔朝陽,怒容滿面地大喝道:「你這小淫賊!霸佔了我的溫泉,還敢來調戲我老婆耶!當真活得不耐煩啦,老子今日定要溺死你!」
  一手叉住他的脖頸,猛地按入水裡。
  寶玉鼻口中熱水一齊灌入,頓給嗆得七葷八素,想要求饒,卻是半句不能,嚇得死命掙扎,四肢亂抓亂蹬,腳下倏地踏著實地,在水裡站立起身,鼻口驟然脫水而出,呼吸著新鮮空氣,神志登時清醒過來,原來適才睡著,身子歪倒,腦袋浸到水裡去了,驚跑了與七仙子共浴一池的艷夢。
  他咳嗆了好一會,方能大口喘氣,猶是驚魂不定,坐在水裡思道:「怎會做這怪夢?不祥不祥,崔朝陽總令我心驚脈跳,往後可得仔細提防這傢伙……」
  望望四下,已是昏黑一片,忙從水裡起來,爬上竹排走入棚中,找了半天沒找著可以抹身之物,不由發起愁來,忽想起從那本封面繪著火鳳凰的冊子裡學到的功法,心中一動,當下便依照其法運功吐納,身上頓時烘熱起來,過不片刻,通體的水滴已是盡數蒸乾,喜思道:「有趣有趣,這功法極是有趣,妙處多多矣。」
  當每一次運用過這不知其名的功法,寶玉都隱約感受到體內起了一種難以明白的神秘變化,令之幾乎忍不住想再一次去嘗試領略。
  他穿好衣裳,摸黑朝原路尋回,到了幾間屋子前,見裡邊已亮起了燈火,想起就要見著沈瑤,心中不禁一陣興奮,於是快步奔入,四下尋找。
  轉過兩間屋子,俱沒看見人影,鼻中忽然聞到一股香味,循之尋去,見西南一間屋子門戶半開,兜兜的身影閃了一下,寶玉忙奔過去,探頭往屋內一望,兩位佳人果然都在裡邊,只見兜兜蹲在地上洗菜,沈瑤卻在灶台前弄著什麼,頑心一起,便躡手躡足進去,向沈瑤悄悄摸去。
  兜兜望見,嬌媚地朝他白了一眼。
  寶玉豎指唇前,示其禁聲,到了沈瑤背後,正要攔腰抱住,忽聽沈瑤「啊」地叫了一聲,登時嚇了一跳,慌忙問道:「怎麼了?燙著了嗎?」
  沈瑤轉過身來,笑靨如花道:「還想偷襲人,唬你玩呢!」
  寶玉張開雙臂將她緊緊抱住,笑道:「走得這麼輕,你怎能知道我來了?」
  沈瑤道:「若連你這丁點道行還勘不破,我怕是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身子不覺縮了一下。
  兩人深深對望,俱從對方的眼眸內看見了濃濃的情意,一時如癡似醉,沈瑤當先羞了,就要垂下頭去,卻給寶玉俯前一湊,熾烈如焰地吻住了朱唇。
  沈瑤無力地推了推,霎已給檀郎的愛意燒燃,雙臂轉繞到了寶玉的脖子上,亦緊緊地摟住了他。
  寶玉百般柔親蜜吻,察得玉人的櫻唇微微悄啟,當即抓住時機,不由分說一舌頂入,在濕燙的檀口內四下挑逗尋索。
  沈瑤鼻息如火嬌軀輕顫,但將嫩滑的丁香乖乖獻上,盡由愛郎任意糾纏品嚐。
  旁邊的兜兜瞧得眼熱心跳,想想先前,這公子對自己似乎並無如此熾烈,心下不覺有些酸惱,便不願再看,嘟著嘴兒繼續洗菜。
  不知多久,兩人終於分開,沈瑤乜了兜兜那邊一眼,輕喘著嫵媚道:「沒氣兒了。」
  寶玉意猶未盡地盯著她,道:「可想死我了,這半月來天天都是度日如年哩。」
  沈瑤嘴角甜甜彎起,垂下頭去。
  寶玉忽問:「你傷著哪兒了?」
  沈瑤一怔:「沒有啊,我啥時候受傷了?」
  寶玉痛悔道:「我那一掌真是昏了頭,不知怎會那樣用力……」
  沈瑤方明他所言,笑道:「你那一掌的威力確實不小,不過還傷不著我。」
  寶玉朝她上下四望:「真沒傷著?但你都跌出那麼遠去了。」
  「我是裝的,好讓別人相信你的實力。」
  「是裝的?為啥?」
  寶玉不解。
  「給你個面子唄,你不是要幫他們討解藥麼,我若不輸給你,你怎能得到解藥?」
  沈瑤笑吟吟道。
  寶玉拍拍心口:「原來如此,我可擔心死了,真沒傷著就好。」
  沈瑤心中甜蜜,又道:「而且那樣一來,你不就威風啦?聽兜兜說,後來那幫人真的把少俠您稱做『逍遙小神仙』哩,嘻。」
  「他們還揚言要把這人列入十大少俠吶!」
  兜兜似嘲地插了一句。
  寶玉難為情道:「真是好笑,倘若他們知曉我不識半點真功夫,不知會作何感想。」
  沈瑤道:「再者,那個『逍遙小半仙』不是因此氣個半死,哼!誰叫他欺負你。」
  寶玉笑道:「原來你叫我『逍遙小神仙』,就是為了氣他那個『小半仙』啊,哈哈……哎……」
  笑到一半,忽爾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
  沈瑤問。
  「他好像是什麼華山派掌門人的兒子,可是很有來頭的人,你們今兒為我得罪了他,往後可要十分小心哩,哎,都是我不好。」
  寶玉擔心道。
  沈瑤柳眉一軒,輕屑哼道:「才不怕哩,他老子曾經殺害我教中兩位長老,他又那麼討厭,這次正好拿來出氣。今日之事並非因你而起,我們幾日前聽說他們要開這『誅妖大會』,本來就打算要來大鬧一場的,何況他們還抓去了蔣叔叔。」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寶玉頭痛道。
  沈瑤道:「聖教與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結下冤仇已非一日兩日的事了,上月又出了一件震動江湖的大事,十省武盟龍盟主的二公子在龍津渡遇伏身亡,有些居心叵測之人便趁機從中挑撥,硬將這筆帳記在我們白蓮教頭上,想捉我去送給龍盟主發落,哼,今兒算是給了他們一點兒教訓。」
  寶玉歎聲道:「唉,冤冤相報何時了?江湖上有趣的事兒挺多,頭痛的事可也不少啊……對了對了,阿瑤你怎叫那些人來跟我拿解藥?到時你直接給他們不就得了?」
  「我就是要讓他們有求於你,他們雖非什麼絕頂之輩,可也是各霸一方的人物,你於他們有恩,日後自有許多好處。」
  沈瑤道。
  寶玉把頭搖得撥浪鼓似的:「不成不成,倘若這些人找到我家裡去,給我老爺子知曉,還不把我的皮給剝了!」
  沈瑤一想,覺得也是,畢竟愛郎乃是官家子弟,一大幫江湖人物找上門去的確大大不妥,便道:「嗯,到時我就把解藥交給崔朝陽,然後放出消息說是你寄在那裡的,讓那些人去跟他討好了,這樣你仍於他們有恩,又可省了麻煩。」
  寶玉道:「也只好這樣了……真香啊,是什麼呀?」
  望向灶台,見灶上放著只鐵鍋,有蓋罩住,絲絲白煙從蓋沿的縫隙中蒸騰冒出,不知裡邊弄的是什麼東西。
  沈瑤笑道:「你先出去吧,那邊屋裡等著,過會弄好了就讓你嘗。」
  但寶玉片刻也捨不得離開她,且平日從未有過這種在廚房裡混的機會,大感新鮮有趣,道:「你們在做菜是麼?我在這裡給你們打下手吧。」
  沈瑤瞧了瞧眼前的榮國府公子,遲疑道:「你行嗎?」
  兜兜端過來一碟切洗好的菜蔬,白了他一眼道:「他啊,別給我們添亂兒就謝天謝地了。」
  寶玉見碟上盛的是茄子與西紅柿,歡聲道:「要弄醬燒茄子麼?」
  「是蒜香茄子。」
  沈瑤更正道,接過碟子,將切成角狀的茄塊撥入一碗早已打好的麵糊內,掛上漿絲,走到另一隻熱了油的炒鍋前,倒入其中,頓爆起一陣滋滋炸響。
  寶玉道:「原來是這麼弄的……有趣有趣。」
  旁邊在一碗調料中抓排骨的兜兜翻了翻眼,臉上露出「真是大驚小怪」的表情。
  沈瑤羅袖半卷,抄起一雙長筷把滾油中的茄塊逐塊翻個,直至炸成金黃,方才撈起盛於盤中。
  「好啦?」
  公子俯頭嗅了嗅,只覺滿鼻飄香。
  沈瑤嫣然道:「饞啦?」
  手上仍是忙個不停,卻用糖、醬油與肉末調弄了半碗配料,在小鍋裡爆了些許蒜瓣,又把半碟切做月牙狀的西紅柿撥入炒鍋,煎至汁出,方將配料與蒜瓣一塊倒入攪拌,數翻後再把炸過的面漿茄塊倒入……動作手法始終麻利地道。
  寶玉瞧得眼花繚亂目瞪口呆,喃喃道:「阿瑤,原來你是這麼會做菜的…」
  沈瑤笑道:「沒辦法喲,我們又沒有人伺候,什麼都得靠自個的,你去那邊拿幾個盤子過來。」
  不一會兒,寶玉便打爛了一隻盤子並弄翻了半瓶醬油。
  兜兜發起嗔來:「大少爺,我們就夠忙了,求求您莫再給我們添亂兒了。」
  動手便將公子往外邊推。
  寶玉猶不甘走,忙央道:「那我什麼都不動,只留在這裡陪你們說說話。」
  沈瑤夾起一塊燒茄,放在唇前輕輕吹了吹,然後送入愛郎的口中,哄道:「這兒油煙大,你乖乖去那邊等著,我們很快就好了。」
  寶玉只得依依不捨地離開,邊走邊嚼口中的佳餚,味道竟是奇香異美,心舒神暢間回頭,望著灶台前兩個忙碌女孩兒的纖俏背影,只覺越發可人起來。
  寶玉在廚房隔壁一間房屋中的小廳裡等了片刻,兜兜便陸續端菜過來,一樣樣擺放桌上,除了適才嘗過的蒜香茄子,還有一碟醬排骨,一碟清炒小花菇,一煲鍋燒豆腐,一盆鮮筍雞湯。
  公子看這幾道菜皆是尋常東西,但卻做得色香俱全異樣精緻,不覺腹中食蟲大動,迭聲道:「真真辛苦你們啦。」
  趁女孩兒忙著擺碗安箸,忽在她那吹彈可破的俏臉蛋上親了一口。
  兜兜嬌軀顫了一下,瞪眼悄聲道:「作死啊!」
  寶玉嘴角掛笑,悄聲道:「這樣便得死,下午那樣卻又如何呢?」
  兜兜大羞,正要上前擰他,突聽外邊響起踏著落地楓葉的腳步聲,知是小姐來了,只好悻悻作罷。
  沈瑤換了件淡黃衫子,抱著一小罈酒步入屋來。寶玉忙上前接過罈子,啟塞朝裡邊聞了聞,眉花眼笑道:「好香啊,是什麼酒?」
  「就是今兒給那些大俠們喝的都中『玉井坊』呀,不過你放心,這裡面可沒有下什麼『鎖元刀』的。」
  沈瑤笑吟吟道。
  寶玉笑道:「你拿來的,便是放了斷腸草鶴頂紅,我也心甘情願吃下去。」
  三人入座,沈瑤道:「快趁熱嘗嘗吧,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幫他夾了半碗菜,又抱起罈子為他斟了杯酒,日間那叱吒風雲的逼人氣勢盡已不見,此際宛若個閨閣內的小嬌娘。
  寶玉心頭蕩漾,望望她們跟前,問道:「你們怎麼沒杯子?」
  沈瑤搖頭道:「我們不喝,不會。」
  寶玉哪肯一人獨飲,道:「那就喝一點點,我們久別重逢,焉可不飲,都喝都喝!」
  兜兜卻道:「好像也沒多久吧?不過十天半月而已。」
  寶玉望著沈瑤,癡癡道:「但是對我而言,可謂一日三秋度日如年矣。」
  沈瑤心中酥甜,玉頰生暈,在微微搖曳的燈火映耀下,愈顯得嫵媚嬌艷,微笑道:「胡編亂撰,好啦,就陪你喝一杯吧,動筷呀。」
  寶玉奔波了大半日,腹中早已飢餓,又見桌上碗碟俱是青白細瓷,菜餚樣樣精巧,哪還顧得斯文客氣,一輪狼吞虎嚥,只吃得連舌頭都差點吞下去,連聲讚道:「好吃!好吃!阿瑤,想不到你竟會做這麼好吃的菜。」
  兜兜道:「才曉得啊,我們大將軍可喜歡吃小姐做的菜了。」
  寶玉大感興趣,望沈瑤道:「是麼?快說與我聽聽。」
  沈瑤道:「沒什麼啦,因為朱伯伯甚喜美食,曾請過許多地方的名廚到我們極樂谷來做菜,我想等他們走後也能做給朱伯伯吃,便不時到廚房幫忙打下手,悄悄學了一點兒。」
  寶玉道:「原來如此,竟是名師之徒啊!無怪這幾個菜看來尋常,吃起來卻是這等美味,且與都中的風味甚不相同,譬如這醬排骨,嘖嘖嘖……」
  沈瑤笑道:「不是醬排骨,這叫『醉排骨』,是閩南一帶的名餚,用黃酒調製的,佐料有胡椒、白糖、蛋白、辣椒、鹽、醋、芥末、醬油、麻油等物,所以味道較繁,適才還怕你吃不慣呢。」
  寶玉邊聽邊吃,愈覺食物佳美,暗忖日後當真娶了這小仙子,口福可就不淺啦,想到美妙處,心中一陣神魂顛倒。
  「你慢慢吃啊,小心給噎著。」
  沈瑤見他狼吞虎嚥,一手支著下頷笑吟吟道。
  兜兜卻趁機損了一句:「真是糟蹋,堂堂一個榮國府公子,竟然如此吃相,簡直是豬八戒吃人參果呢。」
  說著自個笑了起來。
  寶玉把滿滿一匙豆腐送入口中,含糊道:「知道嗎?我可忙了整整一下午啦,連口水都沒喝上。」
  沈瑤想起他今日在柔水莊的表現,心中歡喜,幫他舀了碗湯,嫣然道:「不是弄了這些菜慰勞你麼。」
  兜兜卻忽然想起了什麼,臉兒悄悄地燒了起來,瞪著公子脫口嗔道:「誰叫你啊!」
  寶玉略為一怔,猛有所悟,只朝女孩兒色迷迷地壞笑。
  沈瑤並未發覺兩人的古怪,問公子道:「你今兒怎會突然跑到柔水莊來呢?」
  寶玉便從在酒肆裡遇見沈問星一行開始,把事情經過簡略說了。
  沈瑤方知他今次在柔水莊遇險,完全是為了自己,心中又是一陣感動甜蜜,柔聲道:「知道嗎?你今兒這樣,可是隨時會送命的,下次再不可硬來了,想與我為敵的人可多著呢,你別管。」
  寶玉舉起酒杯,大言不慚:「為了你們,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心甘情願!來,陪我干了。」
  兩個女孩果然不怎麼會喝酒,各陪了一杯,臉上便都暈了起來,話語也漸多漸嬌,嬉笑嗔噥間可愛無比,色人左瞧瞧右望望,不覺癡了,心中歎道:「倘若能得這兩個美人兒陪我一生一世,夫復何求矣!」
  也許因為太過幸福,癡人心中突然生出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來,令得他一陣惶然悸動。
  兜兜睨了他一眼,問道:「冷嗎?」
  起身去把門掩了,又去把屋角的一隻炭盆子提了過來,用灰鍬將熟炭埋了一埋,撥紅了炭火。
  聽著被關在門外的山中夜風那不甘心的咽嗚聲,屋內愈顯得暖和溫馨,寶玉心中留戀無比,真盼時光就此凝住,忽記起佳人離京的原因,問道:「對了,阿瑤,你們追上那老妖怪沒有?」
  「追上了。」
  沈瑤答。
  寶玉緊張起來:「怎麼樣?有沒有奪回聖蓮令?」
  沈瑤道:「我們一路急追,前後截住了他兩次,但那廝的確厲害,我們有葉叔叔幫忙,卻還是無法制住他,先是蔣叔叔受了重傷,滯留於客棧養傷,才為今日那幫宵小所趁。第二次接戰時更為激烈,辛、常、許三位叔叔亦都受了傷。」
  「啊!難怪今天只有焦老爺子現身……後來呢?」
  寶玉繼問道。
  「後來終於重創了那個老怪物,聖蓮令總算給我們拿回來了。」
  沈瑤笑吟吟道。
  寶玉大喜,歡聲道:「太好了!那你明兒就可以回都中了是嗎?」
  沈瑤望著他,緩緩地搖了搖頭。
  「怎麼啦?還有什麼事情嗎?」
  寶玉急了起來。
  「焦老爺子與葉叔叔都判斷,冰魄老怪今次失了聖蓮令,必定會來個惡人先告狀,跑去聖山跟元老會胡說八道,因此我們也必須趕回聖山,向元老會述明情況,並請聖母她老人家出來主持大局,命柯百愁交出教主之位。」
  寶玉問:「為什麼要讓你們教主退位,他當得不好是嗎?」
  沈瑤搖搖頭:「不,自從此人做了教主以來,聖教的實力可謂蒸蒸日上,倘若拋開跟許多門派結怨越來越深這一點不論,他實是個足以勝任教主之位的人。」
  「那你們為什麼還要趕他下台?」
  寶玉大惑不解。
  沈瑤凝思道:「因為大將軍懷疑我爹娘的失蹤與他有關。」
  「啊?」
  寶玉吃了一驚。
  沈瑤接道:「他若繼續在位,掌控著聖教的資源,憑我一人之力,便很難尋找到我爹娘的下落。」
  寶玉已聽明了個大概,若有所思道:「你懷疑他為了教主之位害你爹娘是麼?」
  沈瑤睨了睨他,悅顏道:「原來你並不是什麼時候都呆的哦……」
  她嘻嘻一笑,轉霎肅容:「其實江湖上一直都有些類此的傳言,似乎並非空穴來風,另外我總感覺這幾年來有人在想方設法阻撓我尋找爹娘的下落,譬如今次入京,一路連遇高人阻攔,焦老爺子他們就懷疑是柯百愁暗中所指使,畢竟魔音鬼母與藥尊不是誰都能請得動的。」
  寶玉越聽越擔憂,眉頭大皺:「如果真是如此,那你豈非十分危險?阿瑤,不如你別去聖山了,我們再另覓他途尋找你爹娘。」
  沈瑤微微一笑,道:「你怕我回聖山會吃虧是麼?別擔心,聖母最是疼我,一定會秉公處置的,何況柯百愁登位之時,就曾立下誰能請回聖蓮令他便立即讓位的誓言,這個元老會自然不會忘記。」
  「讓位?你是說那柯百愁會讓位與你?你……你要做白蓮教的教主?」
  寶玉愣了一下。
  沈瑤目遙遠方,輕輕應道:「嗯,不管他肯不肯讓,我都要成為白蓮教教主。」
  寶玉瞠目結舌,望著跟前的絕色仙子,忽然發覺自己原來是不懂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