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1785|回復: 1

[人妻熟女] 权利与义务 (梅娜篇)

[複製鏈接]

1萬

主題

1萬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8309

精選主編最佳新人活躍會員論壇元老勤勉勳章發帖王

發表於 2018-5-22 10: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梅娜?皮勒多的心情现在糟透了。

    眼前只有便宜的麦酒,四周只有打扮粗豪的冒险者,让她很不自在。

    「为甚么这个贫穷的城镇只有一个破旧的酒巴?」

    用帽子遮掩住来自其它人的视线,她的表情很不好看。

    即使穿着以高级衣料编织成的长裙,梅娜也不认为自己成为了高档商品,可

    以任由其它陌生的视线上下打量。

    「光明神在上,请快点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她是从一个以商业扩展的世界中出生,矢志继承家业的高贵女性。

    为了成为独当一面的行商人,她决心完成家族给予的试炼,在这两年间以不

    曾得到家族支持的条件下建立属于自己的事业。

    藉由并不喜欢的贵族交流会跟其它女性贵族套上关系,她建立了属于自己的

    商路,开始经营销售冒险者装备跟道具,向冒险者这个资金流量极具潜力的群体

    下手。

    也因为这个原因,向来相信身处力行的她选择了亲身前往各个经营点巡视。

    考虑到跟随商队的不便,梅娜在冒险者工会挑选了两名水准尚可在相对

    报酬底下的游侠跟战士充当她的护卫。

    可是她现在深深感到这个决定很糟糕,相当的糟糕。

    「游侠先生,我对你的引路技术感到相当的失望。」

    她不禁对旁边正在与酒保聊天投以抱怨的一句。

    本来,依照梅娜预计的时间,她现在已经抵达卡柏城进行业务巡视;但是在

    这个游侠多次提及魔兽的危险之后,她们只能停留在这个小镇。

    当她知道自己还需要足足一整天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时,她甚至感到胸口快

    要气炸了。

    要不是身上这件长裙碍事的话,梅娜深信自己会对那个看起来嘻皮笑脸的游

    侠动手。

    这窄小的酒吧根本是在糟蹋她这套用上好物料裁缝出来的长裙!

    「皮勒多女士,请您别这样说。」

    站在旁边的游侠客套地答着,彷佛早就对应过无数次类似的抱怨一样,神

    情相当悠然。

    「这个绿宝石镇我们已经拜访过很多次,跟几年前连酒吧都没有的情况比较

    下来,现在已经是很繁盛了。对吧,老伙伴?」

    「萨比说得对,最少这里有酒。」

    脱下头盔的矮人把玩了一下须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要是没有酒的话,咱宁愿跟地精一起住,也不要来到这个地方。对!要是

    没有酒的话!」

    没有理会矮人半醉吐出的疯言疯语,梅娜浅浅啜了一口麦酒。

    「噢,光明神在上,怎么这还能够叫作酒!味道跟口感都这么粗糙,我只怕

    它比双角兽的尿液还要难以下咽!」

    她不禁对那难以入口的味道作出抱怨。

    梅娜已经习惯了都市生活,素来享用高级的幕葡萄果酒,这种乡野味道自然

    是她无法忍受的东西。

    「你」

    「窝京。」

    被萨比低声阻止的矮人窝京只是冷哼一声,把手上那杯被叫作尿液的麦酒放

    到桌子上。

    梅娜并没有理会两人的反应。

    「游侠先生,我想我需要一点能够提起精神来的东西。劳烦你了。」

    把手上的酒杯放下,已经没心情品酒的梅娜对身旁的游侠作出了跟命令没两

    样的要求。

    「是的,皮勒多女士。」

    而听到她的要求之后,萨比低头从怀里掏出了甚么。

    彷佛不想理会似的窝京则是别过头去。

    「请用。」

    「嗯。」

    萨比从梅娜身旁递上了一根精美的烟管,整个动作干净利落,彷佛已经做过

    无数次似的。

    至于接过烟管的梅娜则是微微点头,理所当然地拿出了甚么在烟管的前端引

    火,点起了里面的药草开始吞云吐雾。

    这是梅娜在这个旅程中少数能够放松的时间。

    毕竟是游历世界各地的冒险者,这两个外貌不太好的家伙还是让梅娜学会了

    不少派上用场的新奇知识,以及各种民间少见的稀珍物品。

    其中一样,就是这个具有宁神作用的混药草。

    旅程中的某个晚上,梅娜很偶然地察觉那个矮人战士在战斗受伤之后,总会

    咬嚼这些奇怪的药草;经过萨比的介绍之后,她才知道这是经过炼金术调跟精

    制的药物。

    向来就有品烟的兴趣,加上这药草的味道远比常烟草来得独特,梅娜很快

    就爱上了它们也因为这些美妙的东西,她才收敛了怨言。

    「……呼……」

    让药烟随着呼吸从鼻孔缓缓呼出,梅娜不禁闭起眼睛。

    那阵让脑袋也跟着松弛下来的淡淡甘甜,把她连日赶路积累下来的疲劳都吹

    跑了似的,让她忍不住放松身子。

    忍不住闭起了眼睛,梅娜只是专心一致地享受着烟草的美味,让自己能够完

    全投入这份美妙的轻松感觉当中。

    她甚至已经没有留意到,酒吧该有的喧闹声音已经逐渐连同烟草的香气一点

    点地消失……

    ……………………

    …………………

    ……………

    ………

    在梅娜闭目享受着烟香时,矮人跟游侠则是心不在焉似的慢慢地喝酒。

    「……皮勒多女士?」

    隔了一会儿,萨比才低声对梅娜问道。

    但是,正在全神贯注于享受香烟这件事上面的梅娜并没有作出响应,只是把

    眼神朝着前方淡淡的凝望着。

    「……梅娜,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吗?」

    低声的耳语,萨比轻轻触碰梅娜的肩膀。

    「……嗯。」

    等待了几秒之后,她才呢喃著作出响应,似乎对被自己佣召的冒险者直呼名

    字没有任何意见。

    从那微妙地空洞起来的眼睛看来,她的心思早就投注在香烟的味道上。

    「喂,成功了啊!」

    「闭嘴啊窝京,这可是很重要的一刻啊。」

    响应矮人的声音,萨比小心翼翼的低声答。

    矮人战士窝京,以及半精灵游侠萨比是一对已经伙了好几年的冒险者;一

    人脾气火爆,另一人悠闲懒散,这对活宝在众多冒险者之中也能够说是略有名气

    的组。

    在半个月前,他们很巧地得到了商会的介绍,接下了来自梅娜的委托。

    在护送这位叫作梅娜的高贵女商人时,两人忽然感觉到以前死活不接的讨伐

    任务是多么的轻松跟美好。

    两人几乎没有一天不会听到那名住惯大都市的女商人表达不满。

    对于窝京来说,要侍奉这个自以为高贵的女人比斩杀那些又脏又臭的怪物更

    难;而对于萨比来说,要把随时发疯都不奇怪的窝京给顾好,可不比照料梅娜来

    得轻松。

    要不是为了那丰厚的报酬,他们早就跑路了!

    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地护送梅娜,忍住了她的抱怨,细心地照料着这个贵

    族女商人。

    想当然,梅娜这个不习惯乡野的商人自然是一阵唠叨,让他们心底的烦躁感

    无止尽地上升。

    直到距离目的地不远的某一天,被梅娜不经意地侮辱到血统的萨比终于无法

    忍耐下去,决心进行报复,同样被气到脑溢血的窝京亦没有阻止。

    数天前,萨比把珍藏的炼金药草伪装成烟草送给梅娜享用。

    虽然是经验老到的商人,可是生意范畴甚少涉及炼金道具的梅娜并不知道那

    些经过炼金术精制,她以为是高级烟草的药草带有很强烈的迷惑效果,其效力甚

    至不亚于某些堕落贵族所服用的药水;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服用足以让大型魔兽也

    失去思考能力的药物,梅娜在旅程中一路『享受』着萨比的招待。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在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时候,一步步的陷入危机。

    在昨天,他们在路途上很巧地遇上了迁移居住地的虎头蝎大群,不得不改

    变行程,最后来到了这个绿宝石镇。

    考虑到晚上行进的危险,两人好不容易才说服了梅娜在这里休息一夜;而这

    个短暂的逗留不单是为了安全,更是为了让他们的计划完成。

    而现在,梅娜已经相当习惯每天都享用一根药烟,也已经停不下来了。

    「好的,梅娜。我现在需要你好好放松自己。跟平常一样……放松……」

    驾轻就熟的萨比很自然地维持着似有若无的低声耳语。

    在这几天来,他一直都在以这个方法补强梅娜对自己声音的接受度,用平稳

    而温柔的嗓音进行诱导。

    「…………」

    没有作声,梅娜甚至没有露出抗拒的神情,只是静静的吞云吐雾。

    她那已经沉醉于烟草芳香的脑袋,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抵抗。

    「……窝京。」

    「……喂,酒保,咱们想要个比较静的房间。这里太吵了,能替咱们安排个

    套房吗?」

    简单就找了个理由让酒保行动,矮人以貌似随意观望的神情打量四周。

    为了今天,他们两人已经承受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抱怨,说甚么都不能在这个

    最后一关失手。

    在酒保示意有空房间之后,萨比跟窝京就带着继续吞云吐雾的梅娜来到了空

    无一人的小套房。

    让窝京在门旁待机准备对应突发情况,萨比专心地对梅娜耳语。

    「梅娜,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吗?」

    「……嗯……」

    过了好几秒,梅娜才轻轻的应。

    「那么,继续放松你的心情……专心聆听,慢慢放松……」

    并没有急于一时,萨比仔细的进行着诱导,让药物的效力能够渗透进梅娜的

    脑袋之中。

    「放松……对,就是这样……」

    「…………」

    随着萨比的声量一点点地降低,梅娜吐出药烟的频率一点点地降低。

    眼神一点点地陷入甚么都没有的虚无,站得笔直的身体因为乏力而微微摇晃

    起来,梅娜在萨比的牵引下已经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面。

    「梅娜……现在,我的声音将会深深传入你的内心……知道吗?」

    「…………嗯……」

    得到了梅娜的响应,萨比只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

    特别是他想起平常被这个高傲的女商人不断拿各种理由侮辱的日子,这一刻

    的光景就更加令人兴奋。

    为了进一步羞辱她,萨比老早就想好了要怎样执行他的大计。

    「梅娜,作为一个有着高贵身份的商人,你一定有到过沙龙对吧。」

    「……有。」

    萨比利用他对贵族生活的知识在梅娜身旁低声耳语。

    「贵族们待在华丽的客室,一同享受着共同的话题。沙龙连系着这些对相同

    事物感到兴趣,投以关注的人士,让高贵的他们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甚至平民们

    也能够在广场中自由地跟其它人们讨论任何事情。」

    为了加深对梅娜的影响力,萨比选择了贵族必然会进出的沙龙作为题材。

    「这些人们不分贵贱都能够自由地发表意见,自由地听取意见,享受他们天

    生被赏赐下来的权利。」

    他的声音变成了一节节美妙的音符,偷偷钻进梅娜的脑海里面,逐步影响着

    她那昏沉的思考。

    「广场上也好,沙龙中也好,除了高贵的人跟平凡的人,也有不具礼仪的人

    或是满嘴谎话的人。可是他们都不能够因此被赶走,他们的权利不会因为一些小

    小的缺点就能够被忽略。所以,不管是怎样的人也好,都有权享受他们天生具有

    的权利。对吗?」

    如果梅娜仍然清醒的话,她一定会发现这个游侠用着很巧妙的字句组把道

    理给歪曲掉。

    但是,很遗憾的,她并不清醒,因此只会全盘接受萨比的说法。

    「……对……」

    听到那昏昏沉沉的答,萨比只感到心底的兴奋更加强烈。

    自己跟窝京轮流实验的结果,让他肯定梅娜已经开始接纳自己那套乱七八糟

    的权利义务说法了。

    「所以,梅娜,你要记着……你要好好行使自己的权利。」

    「……行使……权利……」

    浑然不觉自己被一步一步引到很危险的地方似的,梅娜只是轻声点头。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萨比现在正把自己脑袋的知识跟思想逐步改造着。

    等了数秒,让梅娜不经咀嚼地记下所有内容之后,邪恶的游侠再次耳语。

    「而拥有这些沙龙或是广场的管理者,就有着很重要的义务了。因为自由观

    赏或是讨论的人们只是享用着他们与生俱来的自由权利,所以他们其实没有肩负

    任何相对的义务。」

    「因为观赏者身上没有任何义务,享用权利也不需要发表任何要求,那么他

    们对于那些分享作品,或是带起话题的人就就没有任何义务了。所以,要维护这

    些东西,执行义务的人就是管理者了。」

    被扭曲的理据已经随着游侠的耳语声深深落入梅娜的脑海里。

    没有思考,无法思考,只是依照身体本能轻轻吐出一口烟草香气,梅娜沉默

    而温驯地聆听着。

    「被雇用的冒险者也一样,他们本身没有任何权利,只有很重要的义务,就

    是用着任何可以想象的方式取悦他们的顾。」

    忍耐着竭息的冲动,萨比维持着柔和的嗓音。

    「而作为顾的人,则是肩负了用尽一切方法去享用那群佣兵所能够的

    义务去让自己高兴快活,很重要很重要的权利。」

    「所以,梅娜,你要记住……不管你雇用的冒险者提出甚么要求,也是他们

    用来取悦你的义务。而尽情享用这份义务则是你拥有的最大权利。所以,你不需

    要多疑,只要衷心接受就好了……你明白吗?」

    「……衷心……接受……」

    正常来说不管谁听到都只会嗤之以鼻的言论,对梅娜来说已经是铁则。

    微妙地不符逻辑的歪理,已经随着萨比的声音跟药草的香气深深的渗透进

    梅娜的脑袋里面。

    「那么,梅娜,接下来……」

    萨比再次继续他的耳语,重复着刚才的话加强暗示的影响力跟耐久。

    因为只有让这个女商人支付充足的代价,才能够让他跟窝京可以好好的出一

    口气……

    ……………………

    …………………

    ……………

    ………

    烟草熄灭的细碎声音传进了梅娜的耳朵。

    从美妙的感觉中过神来,她发现自己仍然在那又喧闹又脏臭的酒吧;充当

    自己护卫的游侠跟矮人则是一边谈笑一边喝酒,彷佛没在理会自己似的。

    她真不明白,为甚么那两个人可以将那些只值十个铜币的便宜麦酒随意灌进

    口里。

    眨了眨跟蓝宝石一样的漂亮眼睛,她慢慢从香烟带来的昏沉感中复。

    「梅娜小姐,你似乎对这烟草的味道十分满意。」

    「噢,是的……这是我尝过最美味,最高级的烟草了。」

    耳边响起了萨比的声音,让梅娜自然地作出了反应。

    虽然对于这个混血游侠直呼自己名字有点错愕,可是她很快就将这份古怪的

    感觉抛诸脑后。

    「那真的是太好了……那么,不知道梅娜小姐有没有兴趣允许我们为你打发

    时间?」

    听到游侠的提议,梅娜眼睛一亮。

    她当然知道,这些冒险者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取悦她这个负责支付报酬的

    雇,是履行其职责的必要行为。

    而具有义务接受这些行为的她当然也不会反对。

    自己可是贵族,当然要执行自己的义务以及享用该有的权利。

    「……好吧,希望你们能够充足的服务。我可不希望要让你们支付甚么

    很糟糕的代价。」

    习惯性地表示高姿势的梅娜就在两名冒险者示意下离开了酒吧。

    对于冒险者的服务,她当然不清楚内容;可是既然是义务的一环,那么

    想必不会糟糕到哪里去。

    跟随他们一起到旅馆的房间之后,梅娜就被安排坐在床缘。

    锁上房门之后,她就看着矮人跟游侠在自己眼前脱下衣服。

    「……这个毫无格调的脱衣舞就是你们的服务吗?」

    从头到尾也没有移开视线,梅娜看着赤裸裸地站在自己眼前的两人,作出淡

    薄的反应。

    对于冒险者的一切取悦性活动她都不会感到惊奇,可是萨比跟窝京在刚

    刚的脱衣过程中并没有甚么特别的诱人姿势,除了露出胯间已经全面勃起的肉棒

    之外几乎毫不特别。

    自己可是有享受侍奉的权利,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当然不会。我跟我的好伙伴在床上可是最具才华的舞者。」

    「梅娜女士,快点来吃肉棒吧!」

    一左一右靠向梅娜,萨比跟窝京同一时间吐出了风格各异的邀请字句。

    心知对着这两个出身低微的冒险者无法作出更多的要求,梅娜任由他们把肉

    棒凑到脸颊,伸出手开始玩弄它们。

    她当然知道并不是没有贵族女性会私藏男宠,因为她以前也曾经在贵族间的

    交流聚会时享受过;她没有想过的是,在这种荒间地方也有有享用这种特别服务

    的一天。

    「光明神在上,你们的阳具长得跟牛头人的狼牙棒一样粗壮。」

    说出由衷的感受,作为顾的梅娜开始享受她应有的『权利』。

    张嘴把窝京的阳具给含在口里,以舌头跟嘴巴刺激龟头,梅娜同时用另外一

    只手把玩起萨比尖长的肉棒。

    「喔,噢!梅娜,你的嘴巴真棒!比最高级的妓女还要厉害!」

    「唔,呼……」

    一边玩弄肉棒,梅娜一边抬头打量两人的神情。

    相比起那大呼小叫的窝京,肉棒被不断套弄的萨比只是轻轻喘息着。

    不过,梅娜对于这两个人的反应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现在只是用

    来取悦自己的工具,肉体让她可以享受而已。

    牙齿轻轻磨动肉棒,手指揉弄抽搐的肉袋,梅娜专心地把玩着套弄着两人的

    肉棒。

    「噢,噢噢!来了,给咱接着!」

    「喔,梅娜小姐,我也……噢噢!」

    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梅娜刺激的两根肉棒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精液。

    来势猛烈的射精让她的脸颊跟头发也被白浊的汁液沾满,甚至有少许的精液

    从她的嘴巴射进了喉头里面。

    「咳……咳咳……」

    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梅娜将嘴角跟喉间的精液咽了下去。

    这些也是冒险者们对她『服务』的一部份,因此作为商人的她自己不会放弃

    利益也是很理的。

    哪怕精液的味道很糟糕,梅娜仍然吞下了它们。

    「……你们的服务态度非常糟糕。」

    忍住着喉咙传来的黏稠感觉,梅娜一边用舌头涌理手掌上残余的精液,一边

    对两人抱怨。

    「难不成你们的肉棒只能用来观赏,每次被摸一摸就会射精了吗?」

    她可还没享受到,就被这两个人给先享受了,实在太不理。

    「噢,光明神在上,梅娜小姐应该不会认为我们的服务到此为止吧?能够对

    梅娜小姐的服务内容,绝对是最优质的啊。」

    用着有点夸张的口气答,萨比两腿间的肉棒已经再次勃起。

    「请梅娜小姐你放一个心。我们将会最美妙的服务。」

    这样说着,萨比伸出双手开始解开梅娜的长裙。

    让梅娜感到纳闷的是,他的动作虽然维持着一贯的灵巧,可是手指不时的颤

    抖以及游离的眼神仍然暴露了其不自然的紧张心情。

    该不会这两个家伙是第一次这方面的服务吧?梅娜不禁担忧着。

    要是这两个冒险者的服务那么糟糕,叫她这个雇怎样享受?

    「天啊,你的动作比一只衰老的地精还要惨不忍睹。」

    忍不住抱怨起来的梅娜拍掉了游侠的手掌,亲自把身上的连身长裙解下来并

    好好安放到柜子旁边。

    她可不想因为这两个粗鲁的家伙让那件很贵很贵的长裙出现甚么意外。

    熟练地将身上的衣物都脱掉,已经一丝不挂的梅娜望向同样准备好进行更进

    一步服务的两名佣兵。

    「希望你们不会让我有需要去冒险者工会进行任何投诉。所以,请好好的满

    足我吧。」

    梅娜的这句话成为了引线,让两名冒险者的肉棒猛地颤动了一下。

    「噢,那是当然,美丽的梅娜!」

    兴奋地答着,萨比伏下了身体,开始向着梅娜的下半身进行爱抚。

    同时,连说话都懒的矮人几乎扑到了梅娜身上,粗暴地揉弄她的胸脯。

    「唔嗯……」

    任由两人动手爱抚,梅娜很干脆地闭上眼睛专心享受。

    萨比的手指每个动作都很细腻,在逗弄她的阴户时也会变得更加温柔,轻轻

    拨弄阴核的指尖总会让梅娜的身体忍不住跟着颤抖。

    而她的上半身也随着窝京粗糙的掌纹摸在她的胸脯上面时,冒起阵阵陌生的

    美妙感觉;而当那矮人独有的厚唇开始吸吮她的乳尖时,梅娜更是忍不住轻哼出

    声。

    跟刚刚看似早泄的表现不同,这两人在开始动手抚摸梅娜的身体时,彷佛变

    成了另一个人似的,让她心底的不满逐渐消减。

    「嗯……啊啊,不错呢……」

    梅娜自然地吐出的赞美,成为了两人加剧爱抚的源动力。

    口舌并用的窝京努力地挑逗半勃的乳尖,一双粗厚的手掌则是不断从她胸脯

    的底端揉弄,时而上推挤摸。

    而在梅娜下半身的萨比则是放弃了手指的动作,以双掌把她的脚往左右两旁

    推开,将头脸凑向她渐渐湿润起来的阴户上。

    「呜,嗯……啊……」

    萨比细腻的动作以及窝京粗野的抚弄,让梅娜忍不住在这连番交错的刺激中

    吐出娇喘。

    见状,两人的动作更加急促,下半身耸立的肉棒也进入了备战状态。

    「亲爱的梅娜,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下一个环节了。」

    经过了一轮爱抚之后,俨然有了底气的萨比这样子对梅娜说道。

    而被窝京的嘴巴占据着嘴唇的梅娜则是只能轻声的吐出闷哼作为响应,任由

    萨比将她的双脚大大撑开,露出微微蠕动的阴户。

    配窝京的动作让梅娜躺到床上上,萨比已经将胯间的长肉棒抵在她的阴唇

    前面。

    「比瀑布还要湿呢,我想,你应该也已经准备好了吗?亲爱的梅娜。」

    「不要废话……哼嗯,快点……插进来……啊啊!」

    未待梅娜说完,萨比已经依言将肉棒狠狠插进她的阴道里去。

    只觉得身体里被挤满似的饱胀感直接传到脑海里面,梅娜被窝京堵住的嘴巴

    溢出了微弱的尖叫声;早已湿润起来的阴户很快就接纳了肉棒的入侵,蠕动的肉

    壁饥渴地夹弄着一缩一挺地开始抽送的肉棒。

    双手抓着梅娜的大腿,萨比的抽插越来越用力,让肉棒不断进出她的阴户。

    「来,梅娜!」

    飞快地骑在梅娜身上,窝京将硬挺的肉棒凑到了她的嘴边。

    「啊,嗯……呜嗯……唔……嗯!呜唔……」

    被萨比接二连三的挺进撞出呻吟声来,梅娜未曾上的嘴巴就这样被窝京趁

    机堵住,无法拢的嘴唇也只能含住粗壮的肉棒。

    连抱怨的声音都没法发出,她也只好选择接纳这个无礼矮人的服务,开始啜

    弄一颤一跳的肉棒。

    腰枝配萨比的动作前后摆动,梅娜逐渐在快感中放开了心情享受两人的性

    爱服务,舌头则是来舔弄着发胀起来的肉棒。

    抛荡的胸脯被两人的手指抓着玩弄,梅娜只感到阵阵美妙的感觉让自己脑袋

    发热,只能猛烈地啜弄着嘴里的肉棒;每一次被萨比的肉棒刺入身体内,她都会

    感到自己的阴道变得越来越紧窄,把不断进攻的肉棒死夹着不放。

    「嗯,呜嗯……唔,呜喔!嗯嗯!啊……嗯……」

    胸脯每被逗弄一下,梅娜都会感到身体越来越滚烫,身体跳动的反应也更加

    激烈,溢出口水的嘴巴也只能胡乱叫喊,表达着未曾感受过的甘美。

    远比曾经经历过的感觉来得强烈,欲仙欲死的梅娜只能一边闷叫一边承受两

    人的动作,让肉棒在自己的身体上蹂躏。

    「嘿嘿,梅娜你的小嘴真是啊!」

    奋力挺刺着的窝京不断把肉棒挤进梅娜的小嘴,兴奋地叫喊着。

    被萨比带着奇妙节奏的抽送刺激着阴户,梅娜已经完全放松下来,让身体肆

    意地追求着快美的感觉,舌头则是不断挑逗着嘴中的肉棒。

    「呜,喔喔!要射了!」

    彷佛没能承受下去一样,窝京低吼了一声之后,就在梅娜嘴里射出了滚烫的

    精液。

    而随着萨比频密的爱抚跟抽送,梅娜的身体终于急剧地痉挛起来,被推送到

    第一波高潮;美妙的快感冲聤着脑袋各处,让她忍不住放浪地哭叫,紧密交接的

    下半身也随之溢出阵阵淫水。

    「真是美妙的身体啊,亲爱的梅娜小姐……」

    「喂!萨比!换咱来!」

    没让萨比说完,窝京已经动接过了他的位置,把仍然硬勃的肉棒狠狠插进

    梅娜的阴户里面,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嗯,啊,唔嗯……让我休息……啊啊!」

    勉强咽下那一大坨又黏又稠的矮人精液,梅娜正想喝止窝京时,就被补上空

    缺位置似的萨比堵住了嘴巴;他灵巧的舌头在她的嘴中来逗弄着所有可以触碰

    的地方,让梅娜一时间难以说下去。

    而在窝京开始那狂风暴雨般的挺刺时,她也已经没有心情去追究,只能被新

    一波的快感淹没。

    窗外的太阳不知不觉已经殁入地平线之下,月亮随即静悄悄地浮出,宣告着

    黑夜的到来……

    ……………………

    …………………

    ……………

    ………

    「…………虽然你们的服务品质相当好,可是你们的态度……」

    倚着床边坐起身子,梅娜有气没力的作出了苦忍良久的抱怨。

    一整个晚上,她都在这两个冒险者的『服务』底下渡过,几乎没有入睡;技

    巧灵活的萨比跟体力强盛的窝京交替上阵,让她不知几次着实地登上了美妙的高

    潮,舒爽得很。

    要不是不想因此浪费了自己的权利,她早就要求那两个不懂疲倦为何物的家

    伙休息。

    「今天追加的行程完全是你们的失误。要是日期延误了的话,我可会在报酬

    上作相对的扣除。」

    清理干净身子之后,梅娜用带有不满的口吻说道。

    因为这样一夜放纵,她的体力都给耗光了,只能再在这个鬼地方休息半天才

    出发,拖慢了行程。

    「请你放心,梅娜。」

    面对她的抱怨,萨比彷佛胸有成竹似的答着说。

    「这个旅途我保证能够安然抵达目的地,也能够让你在旅程期间可以安心接

    受我们的『服务』。」

    「噢,是吗?希望如此。」

    对于萨比的话,梅娜作出了淡淡的应。

    完成任务也好,服务也好,都是这两个冒险者该作的义务,自然不可能

    有错。

    所以这些事情她没有必要质疑,只需要遵从自己的权利,去享受他们的侍奉

    就好。

    「相信咱们就对了!」

    这样说着,窝京的手已经急不及待似的再次摸到梅娜的身体上面,开始粗鲁

    的抚弄。

    而萨比的手指也已经静悄悄地移动到梅娜的下半身,进行纤细的爱抚。

    「既然你们许下了承诺,我希望你们能够言出必行……嗯……」

    「当然。那可是我们的义务呢。」

    听到了萨比的答之后,梅娜愉快地闭上眼睛,再次开始享受爱抚带来的快

    感。

    她相信这两个冒险者不会拿自己的声誉冒险。

    而且,他们有义务取悦自己,她这个佣亦有权利去享受不是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3095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0369
發表於 2018-5-22 13:58:11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開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