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生活奇遇] 红颜神医

[複製鏈接]
blue6791 發表於 2018-5-11 15: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一章深山人傢  隋末唐初时期,到处是烽火弥漫、硝烟四起,民不聊生。

不过在離洛阳二百裡地的,西北之处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是战争的氣息。

那裡有座高耸入雲的无名山峰。

  在此山峰的周围还有许多的小山把其包围在裡面,从此山的战略位置来看历来是兵傢必争之地。

但是就是这样的山却没有任何一支队伍进驻,不但如此在这山方圆50裡内跟本无人敢接近,因为在400多年裡有很多人的尝试的进到瞭这个范围内去探索,但是无一人归还,期间也有些朝廷派去的官方的队伍和人员,但是结果还是一样,一去不回瞭。

再後来那裡就成瞭禁忌之地,有时候有些朝廷要处决的犯人,也被放到山裡,反正去到那裡的人从来没聽说有谁出来过。

  这座无名高山还有个可怕之处是,據有记载以来还没看到裡面有什麼动物,就算是蚂蚁也没有,都没人聽到过裡面的任何的动物声音。

这实在是让人不能相信,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去证实这是不是真的瞭,因为以前进去的人都没看到再出来过,放进去的猎犬也没有瞭影子。

现在正逢乱世,大傢谁还有心情和精力去关心这地方。

从那以後大傢称那山叫做「绝命峰」。

  「姐姐,爷爷喊你回傢吃饭瞭」一个聽起来稚嫩的声音在山谷裡回荡着,但是就是看不到人,很显然喊话的是一个小孩,但是却看不到人,同样的声音持续瞭一盏茶的时间後,一声「知道瞭,我采完药就回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声音,话很短,但是可以从中聽出,说话之人是出很远的地方说的。

  在山脚的地方有着一间很显眼的茅屋,为什麼说它显眼呢,因为茅屋的茅草竟然是红色的,还是那種跟鲜血一样的鲜红色。

屋子周围是用各種不知道什麼名字动物的骨头材料围成的栅栏,白森森的骨头和红艳艳的颜色相搭配,远远就能看到瞭。

  这时在屋子正中的院子裡,有张圆木桌子,桌子旁正闭目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满头的白发,但是脸看不到一点的皱纹,人看起来也十分精神,身上穿着不知名材料编织出来的灰色衣服,整件衣服浑然一體,看不出有一点剪裁的痕迹。

  老人的旁边是一个模样约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的模样用现在的标準来看绝对是一个帅哥,男孩正在目视不远的前方,似乎等的很焦急瞭。

  桌子上的饭菜没人动,看来是等人。

正在等着的时候,从远处出现瞭一个红色的身影,不一会兒隻看到那身影在院子前面的水塘的水面上点瞭幾下就来到那二人的面前。

  那红衣女子刚停下,就聽到男孩抱怨道:「姐姐,今天怎麼那麼晚啊,爷爷都等半天瞭,要是爷爷饿着瞭怎麼办啊」,「我看是你等不急瞭吧,爷爷就是半个月不吃东西都很精神,真是谗猫一个」女孩拍瞭男孩一下头说道。

  这时候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老人睁开眼说到:「红兒你回来瞭,快点吃饭,吃完饭後到我的房间来一趟。

」男孩看着老人不解的问到:「爷爷找姐姐什麼事啊,现在不能说吗」。

女孩又敲瞭一下那男孩的头「爷爷找我,又不是找你,小孩子问那麼多做什麼啊,再问明天不带你到山顶玩瞭,」男孩不再做声,低头吃饭。

  当大傢吃完饭後,那老人对男孩说到:「伟兒,天快黑瞭,你到林子裡捉点萤火蟲回来,今天我跟你姐姐还有事要说,你姐姐就不跟你去瞭,等月亮照到池塘中间的时候你再回来。

」男孩不明白为什麼爷爷这样做但是,他知道多问瞭也是自讨没趣,於是一个纵身就往不远处的树林奔去。

  看到男孩走远瞭以後,老人让女孩跟着他到瞭屋子裡面的一个房间裡去,老人进到房间裡把门关上,走到床边,从床底拉出一个不是很大的竹箱,然後他对女孩说:「红兒,你把衣服脱瞭。

」  女孩还是疑惑但是还是照做瞭,隻见红兒双手稍微举高,然後用右手向上一拉一提,整件套衣就自下而上的離开瞭她的身體,但是想不到的是她的身上除瞭那件浑然一體的外套外,裡面竟然是真空一片,什麼都没有穿。

  红兒的模样本来就长的很好看,高高鼻梁,樱桃小嘴,瓜子小脸,虽然年纪才一十六岁,但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中却有着成熟女性的所特有勾魂眼神。

穿着衣服时候被掩饰的身材,在这时间一览无遗。

  她有着170公分的身高,苗条玲珑的娇躯,长长的头发一直披落到圆润挺翘的臀部,雪白的豐满奶子!雪白的肌肤,深深的醉人乳沟,那一双金字塔型的的奶子真是令人心动不已。

两颗浑圆坚挺的双乳配上粉嫩粉红的乳头,一瞬间展现出来的36D潔白双乳上那2个熟透的樱桃,让人看瞭以後真想一口吞下。

  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是那被茸茸黑草掩盖的诱人的密穴,虽然看不到小穴具體情况,看是从那高高隆起的地方看来,一定是人销魂的好去处瞭。

,  爷爷无声的看着红兒赤裸裸的一丝不掛站在那裡,过瞭半盏茶的时间,爷爷忽然叹瞭口氣说到:「是时候瞭,到时间瞭,应该让你出去瞭。

」  红兒对爷爷让自己这样做正感到疑惑,聽到爷爷这样说後就更是不解,但是她没有说话。

因为那麼多年来爷爷每做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从不让自己多问,自己也习惯瞭,感觉上照做就是瞭。

  爷爷在说话後,也伸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赤裸裸老人身體大致上跟其他上瞭年纪老人一样,隻是保养的好点,老人个头很高有1。

9米左右,但是身材较瘦,身上的肋骨都隐隐可见,唯一跟其年龄不符合的就是他跨下的那根阴茎,虽然还是软软的但是也有一尺来长。

  红兒看到後不禁驚奇怎麼爷爷那根东西跟树林裡的那匹白马的东西一样啊,似乎比那马的还粗。

正当红兒还在愣神的时候,爷爷做坐到瞭床上,他让红兒也跟他正对面坐在床上。

这时候老人的阴茎正对正着女孩的密穴,但是还是软趴趴的。

  老人正目对女孩说道:「红兒,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瞭,因为今天你就一十六岁瞭。

」「什麼事,爷爷你说吧,我仔细聽就是瞭,」红兒说完晃瞭晃双乳,把双手分别放放在两条雪白无暇的大腿上,双眼看着爷爷。

  爷爷尽管面前对着一位绝世美女,而且还是赤身裸體的,但是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迷離。

他说道:「聽好瞭红兒,我隻说一遍,而且聽瞭以後,你谁都不能说,连你弟弟也不能透露半点。

」红兒点点头。

  爷爷接着说:「我们原本不是这裡的人,我们是在约400多年以前才逃到这裡来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这裡已经住瞭将近400年瞭,是你的曾祖父带着全傢逃到这裡来的。

」  说到这裡老人把刚才放到床边的箱子打开,从裡面拿出一张用很大的兽皮包着的包袱,打开裡面一看,有一大卷竹简和一大张很旧的绢佈,那两样东西上面都有写瞭不少的字。

  老人用手轻轻抚摩着这些东西说到:「就是为瞭这些东西,我们才要逃难到这裡,我聽我的父亲说这是他祖父从一个叫华佗的死囚上得到的,他还说上面的记载的东西很有用,将来还能解救我们这一族人。

他还说一但他们的後代裡面有女孩,而且那女孩的跨下长满黑毛,那麼在她一十六岁的时候,就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她。

」  正当爷爷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外面的男孩回来瞭,並在院子裡问是不是可以进来瞭,爷爷让再去捉多点,男孩聽後又跑去捉蟲瞭。

  爷爷把伟兒打发走後,样子表现的象想到瞭什麼一样,他忽然仰面躺在床上,然後对红兒说:「你现在还必须要做两件事,做好瞭我才能放心的让你到外面去办事。

」「什麼事啊,爷爷。

」「过来,把我手裡的这东西放到嘴裡,想办法让它变硬,但是不能用咬的,而且隻能用嘴。

」  说完老人用手把他的阴茎拿瞭起来。

红兒不加思索的半跪瞭下去,一口就把那阴茎一半含在瞭嘴裡,她那粉嫩小脸立即变得通红发热,小红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用眼睛看看瞭爷爷,爷爷这时候的眼睛闭上瞭,似乎是在休息。

  於是小红开是用她的小嫩舌舔舐着爷爷这跟东西前端象乌龟头一样的东西,为瞭早点做到爷爷交代的事情,她想着方的用嘴来弄爷爷的那根东西,先是用舌头舔舐,然後再用嘴巴吸,舔2下就吸一下,接着再用舌头环绕着龟头摩擦,然後在前後进出,直把那一尺来长的阴茎尽伸到喉咙的深处,在阴茎进出嘴巴的同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刮着阴茎是四周。

  在用嘴巴工作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身體也有瞭变化。

  身體开是发热,呼吸开始基础,胸前那两颗粉嫩乳头也变硬,变大,用手轻轻一碰浑身有瞭觸电的感觉,麻麻的,自己小便的地方也有点水流瞭出来,但感觉上不是尿。

  她这时候也没有有多想这些变化,她更多的註意到嘴裡的东西有瞭变化,渐渐的开始变大,变粗瞭,自己的小嘴巴似乎再也放不下,但她还是把自己的嘴巴尽量开到最大以容下爷爷的那根东西,终於爷爷的那根东西在她那小嘴再也放不下瞭,她才不得不吐瞭出来,这时候的爷爷也睁开瞭眼睛,看着满头大汗小红,再看看自己那变硬变粗一尺三寸长的阴茎,对小红说:「好第一项算你合格瞭,接下来是第二项。

」  小红这时候才看到刚刚还在自己嘴裡的东西现在已经变得跟刚才很不一样瞭,特别是那东西的前端又圆又大,颜色已经变成瞭酱紫色,而且还时不时的上下晃动,好象再跟她打招呼一样。

  「小红,你先躺下,闭上眼睛,放松身體,等一下无论发生什麼情况,你都不要驚慌,你要跟随着你的身體的感觉来行动,千萬不要去反抗,知道瞭吗,」爷爷说到。

  「知道瞭,爷爷,我都聽你的,」说完,小红乖乖的闭上瞭双眼,静静的躺在瞭床上,这时候的小红仰面躺在床上,她那美的让人眩目的面容,她那潔白勝雪的肌肤,高高挺起的傲人双峰上面那两颗红樱桃这裡面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人发狂。

  更致命的是她那小腹下面的那块芳草地出奇的茂盛,那片茂盛的小草一直从饱满阴户上延伸至她那豐满圆滑的的臀部下面,把她那可爱的菊花蕾包围瞭起来。

據说这样的女人性欲極强,也是男人的最爱。

  尽管这一切都在爷爷的眼裡一览无遗,但是在爷爷的眼裡看不到一点欲望,眼神依旧没有迷離,他眼裡的小红隻是她的孙女,而不是其他的什麼女人。

  爷爷这时深深的吸瞭口氣,然後用極快的速度点瞭小红身上的一十六道无名的穴道,然後他坐在一旁仔细看着小红,似乎在等着看什麼发生一样。

  这时的小红在感觉到身上被点瞭穴以後,在穴位的地方忽然分别湧起瞭極热的和極寒的东西,象水一样在身體的上到处乱串,感觉非常不好受,但是她不敢用内力进行抵抗,隻是放任它们。

  尽管在意识上小红没有进行反抗,但是她的身體却是发生瞭变化,赤裸裸的胴體上不断毛出冷汗,高耸胸部急剧的起伏着,身體在微微颤动,俏脸上的颜色也越来越红瞭。

  爷爷在看到一景象时,脸上的神情淡定,並没有做任何动作和出声。

此时小红渐渐的感觉到那些冷和热的水流,渐渐的都聚集在瞭她的阴部的地方,越来越多,她感觉到她的阴部很难受,那些冷热的水流在那裡想汇合在一起,但是仿佛有东西在阻隔她们,使它们不能融合在一起,於是它们就在被阻隔的地方到处乱串。

  小红这时候有瞭很象小便的感觉,但是就是尿不出来,而且她那下面越来越涨痛,身體也剧烈的开始颤抖,她这时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於是她睁开美目,叫到「爷爷我忍不住瞭,下面尿尿的地方要胀裂瞭,爷爷救我」,话刚说完,身體又更猛抽搐瞭一下,就昏过去瞭。

               第二章红兒  爷爷看到这一情况,立即伸手替小红把脉,忽然他的神情变得很凝重,不禁的摇头叹氣到:「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瞭,难道这是天意,小红一旦进入民间必将引起波澜。

」老人隻说瞭这句话後,眼泪已经从他双目湧出。

他没再说什麼,隻是用手把眼泪擦瞭擦,然後伸手把赤裸裸的小红抱瞭起来,跟她面对面的搂瞭起来。

  他把小红的双手放在他的双肩上,然後用右手把他那粗大阴茎对準瞭她的小穴。

此时小红的小穴已经流出瞭很多的水,老人知道小红现在已经是很危险瞭。

他急忙用左手把她的小穴弄开,当他看到瞭那鲜红的贝肉裡面有一个细小的洞口的时候,他立即把他大阴茎往裡面插瞭进去。

  老人的阴茎那一尺三寸的粗大阴茎,是一插到底,竟然没费什麼力氣。

老人的脸色更加的凝重,喃喃道:「小红身體比他想象的还要特别,看来她以後必定有那幾个劫数,一切隻能靠她自己去化解瞭,老身隻能尽力到此瞭。

」  老人双手环抱着孙女,开始瞭剧烈的抽插,他把自己的胸部紧紧的压在她那豐满诱人双峰双,幾乎都把那两个肉球压扁瞭。

老人的阴茎每次都是全根而进,全身而出。

並没有一点憐花惜玉的想法。

  小红尽管还处於半昏迷的状态,但是她的嘴裡也开始哼到:「啊……啊……下面好难受啊……对瞭……就这样再快点……这样好点瞭……不行……再快点……舒服点瞭……对就这样……啊……啊……好点瞭。

」正在哼着的时候,她的那双玉手忽然抓紧瞭老人背部,不段的乱抓着。

  小红这时候迷迷呼呼的觉得有样很粗大发热的东西进入瞭她尿尿的地方,並且一直进如到瞭她的身體的很深的地方,刚开始的时候很痛,就象一根火热的铁棒插到瞭她的小穴那裡,但是当那铁棒的顶端被她身體的一样东西顶住的时候,她下體内那些聚集的东西竟流到铁棒那裡,自己就舒服瞭点,随着铁棒不断的进进出出,仿佛那些东西都被根铁棒吸引着,渐渐的離开瞭體内。

  老人这时候身體也起瞭很大变化,全身通红,热氣腾腾,连小红也被包围在瞭那团热氣之中,老人身上的青筋毕露,抽插的速度变慢,似乎每下的阴茎抽插都要费很大的力氣。

终於在半柱香後老人身上冒出瞭红色的热氣,老人这时候大喝一声後,忽然就晕倒在瞭床上,小红也在同时发出瞭「啊」的一声後,顺势倒瞭下来,压在瞭老人的身上。

  当两人身上热氣散去之後,让人热血沸腾的一目展现在瞭面前,一位美少女的赤裸裸的压在一位老人身上,两人的下面还连接在一起,隻是两人的结合处流出瞭不少白色粘稠的液體。

  就这样又过瞭半柱香,老人先醒瞭过来,他很快的处理好瞭眼前的一切。

隻是小红这时候仍然没有醒过来,他盘坐在一旁。

  「爷爷,刚刚是怎麼回事啊。

」刚刚醒来的小红,看到爷爷这时候已经穿好瞭衣服在一旁打坐,自己的身上也穿好衣服。

她整个人还是混身无力,下身还有疼痛的感觉。

爷爷看到她醒瞭以後,又替她把瞭把脉,然後轻轻点点头,他让小红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还有事说,他还要她不要把今晚所发生的事对任何人提起,小红答应後,爷爷没说什麼就離去瞭。

  第二天早上,当伟兒出去打猎後,老人把小红又叫到瞭他房裡,他把昨天给小红看的那些竹简和张绢佈都拿瞭出来,然後对小红说:「这些东西就叫给你瞭,你把裡面的东西背熟瞭解後,就找个隻有你知道的地方藏起来,谁也不能说,等到时候瞭再给你弟弟。

」  「那是什麼时候啊」小红不解的问道,「天機不可泄露,等到瞭那时候你自然就知道瞭,你现在就拿着这些东西到山顶的那个洞裡去自己参详瞭,山上的洞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学成後就把那些东西藏起来,你最多隻有3个月的时间来参详。

」  「知道瞭爷爷,我现在就去。

」小红习惯性的回答,她知道爷爷不喜欢别人问那麼多的为什麼,隻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好瞭。

小红接过爷爷手上的东西,收拾瞭点东西,很快的就走瞭。

  六月天氣实在是热的让人发狂,特别是洛阳方圆五百裡地3年的大旱更让当地人难以生存,许多人都逃难去瞭。

在逃难的人群中,有一个书生模样的40多岁的男人一副狼狈的模样,正在拉着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女子拼命的奔跑着。

後面正有十多个强盗打扮的人在後面追趕。

  「相公,我实在是跑不动瞭,我们把身上的钱财给他们就是瞭。

」那女子氣喘籲籲的说到。

  「那些强盗不是劫财那麼简单的,他们还要杀人灭口的,没看到一路上那些死屍,无论男女都是光着身子的,」男子说道。

  「那我们怎麼办,总不能在这裡等死吧。

」  那男子看瞭看前面,说:「反正横竖都是死那就进山吧。

」  女人看瞭看前面的那寂静的树林,还有树林後那高耸入雲的山峰,驚呼到:「那不是绝命峰吗,难到我们没有其它办法瞭吗?」  「快进去吧,再晚後面的强盗就追上来瞭。

」刚说完,那男的就拉着女子往树林的深处跑去。

  「大哥,前面那二人往」绝命峰「方向跑去瞭,我们还要不要追啊。

」一个长的满脸横肉和大胡子的大汉对他前面一个骑马的男子说到。

  「到口的肥肉就这样飞瞭,那地方进去瞭,我还没看到过一个出来过,当年大当傢的和二当傢,就是不信邪,结果到现在都没人再看到过他们,」一位老大模样的人无奈的说到。

然後他招瞭招手带着那十多号人往回走瞭,隻留下瞭两人在附近等着。

  在绝命峰山脚下一位身穿一身红色紧身服的绝色妙龄女子正在树林裡飞奔,那女子的奔跑速度十分驚人。

树林死静,除瞭那女子的奔跑时发出的声音外,就隻有那树林裡的可怕风声瞭。

  那女子正在急速奔跑的时候忽然聽到前面有2个人的呻吟,虽然树林的光线很暗,但是凭着她从小练就夜视眼,他知道那两人是一男和一女。

当她来到那两人的身旁时,那两人已经没有瞭声音。

  此奔跑的红衣女子,正是小红。

她是奉命在離开爷爷和弟弟,到外面去办事的。

当她来到两人的身边,便立即用手分别探瞭探两人鼻息和把瞭把脉,她发现女的已经是中毒太深,她是回天无力瞭;但是那男子却是还有救的可能。

  她从身後的背包裡拿出瞭一个小瓷瓶,从裡面倒出瞭一颗药丸。

接着想用手弄开那男子的嘴巴,但是那男子的牙关紧闭,怎麼也打不开,接着她尝试着点瞭他身上的一些穴道,依然无效。

这时她急中生智从身旁拿瞭块石头,往男子的牙齿敲瞭去。

男子的门牙掉瞭3颗,小红把药放到瞭男子的嘴裡。

  过瞭半盏茶的工夫那男子忽然浑身抽搐瞭起来,口吐黑紫色的液體。

「怎麼会这样,是不是我弄错,」正在一旁的小红驚呼到。

她立即又把瞭把男子的脉,她发现原来那男子还中瞭另外的毒,隻是那是種慢性的毒,刚才自己一时大意竟然没註意到。

  那男子此时的下體,也起瞭变化,他那阴茎高高的挺立着,幾乎要把裤裆顶穿瞭。

小红也看到瞭这一情况。

於是她立即把男子的裤子褪瞭下来。

  当看到男子的那长约八寸的粗大阴茎,她的那张粉脸不由得红瞭起瞭,特别是当她的鼻子在闻到那男人阴茎独有的氣息时,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瞭起来。

  这是她长那麼大以来第2次接觸那东西,虽然没爷爷的那麼粗大和长,但是他那东西的前端似乎要比爷爷大。

她自己接着把裙子往上提瞭起来。

她那豐满雪白的浑圆一體的美臀立即展现在瞭大傢眼前,想不到她下面竟然是真空,那片芳草地在高高耸起的美白阴户上真是天下一绝。

  小红站瞭起来用手把那男子的阴茎对準瞭她的洞口,变坐瞭下去。

可能是她对这方面实在是没什麼经验把,等下體湿润够就插瞭进去。

她觉得下體很痛,仿佛被一个烧红的东西硬生生插到瞭她的裡面。

她身體不由的左右摆动瞭起来,尽管她身上还穿着衣服,但是她那双豪乳上的两个葡萄印在她的衣服上形状清晰可见,再加上胸部左右摆动,相信任何一个男子看瞭以後都会为此疯狂。

  小红这些举动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她不知道身體为什麼有这样的反映,她也没时间想,她现在隻是一心想救人。

她心理回忆着那竹简上面的救人之法。

  她通过下體的左右摆动,让那根阴茎的头部顶在瞭她阴道裡的那团软肉,可是没想当他那阴茎一顶到她那团肉的时候,她就犹如觸电一般浑身打颤,有酥麻的感觉,身體无力,精神也难以集中,以前那次爷爷也给过她这样的感觉,但是没这次的那麼强烈。

  她定定神,用手点瞭男子的幾处穴道後,男子身子不再颤动,自己也尽力压制住瞭身體的那種感觉。

她让她的阴道裡的肉团紧紧顶在男人阴茎顶端,然後运氣让自己那团肉张开变大,最後完全的把那阴茎的顶端完全包透。

  这时候她的身上也是大汗淋漓,那身衣服也被汗水弄的紧紧贴在身上,那曲线玲珑是身材完全展现瞭出来。

如果她的衣服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的话,那她现在跟全裸没什麼两样,特别是胸前那两个乳头和下面的那浓浓的黑草,更是形状毕现。

  她开始运功让她的下體吸吮着他那根东西,她现在是一动不动跨坐在男子的身上,但是身上汗水越来越多,呼吸越来越急促。

就这持续瞭半盏茶的时间後。

她感到她的阴茎喷射出瞭很多热热的液體,她急忙运功把那些液體吸进瞭她的體内。

  他阴茎的东西喷射瞭断断续续的半盏茶的时间,当小红確认他體内毒都排完後,她站瞭起来拔出瞭那个在她阴道呆瞭多时的阴茎。

她看瞭男子的脸色,再次把瞭把脉,觉得没什麼问题瞭,她就到一旁盘坐运起功来。

  她想用内力将从男子身上吸取到东西逼出體外,但是她发现不但无法将那些东西逼出體外,而且在运功的同时,她发现那些液體渐渐溶入瞭她的體内,並且被吸收瞭,她很诧異。

她知道他爷爷从小就给她弄瞭很多的草药给她吃,她现在可以说是百毒不侵瞭,她倒不是怕中毒,而是觉得她现在的状况跟竹简上记载的不一样。

  她为瞭安全再连续运功瞭两遍,发觉没什麼異样以後才安心。

她现在觉得整个人似乎更精神瞭,内力也没什麼损耗的迹象,反而有提高的迹象。

她不知道她的这一现象是跟她的特殊體质有关,就算是华佗也不知道他的医术会由这样人来继承。

  当小红一切都弄完瞭以後,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湿透,浑身黏糊糊的很难受,他把衣服脱瞭下来,想从包袱裡再找件替换,可是找瞭半天,才忽然想起是自己出来的时候忘记拿瞭。

她发现刚刚死掉的女人的身旁有个包袱,於是她在裡面找到瞭些衣服替自己替换。

  她把男子背瞭起来,飞快的朝树林的外面跑去,她知道这裡到处都是有毒的植物,稍不小心就回中毒毙命,这也就是为什麼没人能从这裡出去的原因。

但是爷爷交代过不能跟人说出这裡的秘密。

  小红看到树林不远处,有瞭路口,她这时知道那裡是安全的地方瞭。

她把男子放在来往路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便匆匆離去瞭。

              第三章小村春色  小红在離开那男子以後,顺着一条大道走着,这时候的她已经没瞭如花的美貌和玲珑的身材。

她的模样跟那在树林死去妇人那样。

这種能够从整个人形體上进行改变独门的易容术,在江湖上已经失传200多年瞭,想不到竟被一位二八年华的女子掌握瞭。

  小红不知道爷爷为什麼要她易容,但是爷爷的再三交代,她隻能遵守。

她不知道以她原来的模样和身材,办起事来極不方便,还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她还在想着爷爷交代的事情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瞭一个小村莊,村莊给他的感觉是死氣沉沉的,幾乎每傢每户外面都掛着白佈条,很多人身上也穿着白纱衣和帽子,她小时候聽爷爷说过这是傢裡死人以後,才有的打扮,但是她觉得那麼多傢人都是这样的打扮,一定是有问题。

  「大婶,这村子发生瞭什麼事啊,怎麼都这样,」小红对着一个没穿那種衣服40多岁的妇人问到。

  「除瞭瘟疫,还能有什麼哦,这年头都没法让人活,大姑娘,我劝你还是早点離开这裡的好瞭,」老人面无表情的说到。

  「大婶能带我去看看吗,我傢裡九代从医,我多少也知道点,可能我能帮上点忙,」小红说道。

  妇人聽到这话,眼前一亮,立即把小红带到瞭村长的傢裡,说明瞭事情的经过。

村长很高兴立即带小红去看瞭幾个病情严重的人。

小红瞭解病情後,就开瞭张单子交代瞭村长去準备药材。

村长但看到村裡的人有救瞭,立即派人去準备药去瞭。

  由於小红要的药材一时半刻也弄不全,村长就極力挽留小红在村裡住上幾天,好观察病情。

  当晚在忙过之後,村长设宴招待瞭小红。

小红现在的模样是已婚妇人的打扮,所以她对村长说她姓孙,名红。

村长不好直呼其名,知道她已婚,就称呼她为「孙大嫂」。

  当晚,经村长的安排,孙红就住在瞭早上她问话的那傢人傢裡,那傢妇人傢裡隻有她和那天性癡呆的30多岁的兒子,晚上吃过饭以及洗完澡以後,她就上床练功瞭。

  正当孙红练完功想睡觉的时候,她忽然聽隔壁的房间有瞭响声,好象是人发出的喘氣声和呻吟声,她运起内力在墙上弄瞭个洞,虽然房间很黑,隻有点点月光散在地上,但是房间裡的一切都没能逃过她的那双夜视眼。

 男的就是那癡呆的傻子,女的是她母亲。

这时候女的正跨坐在自己兒子的身上,双手不断搓揉着自己那双已经下垂的大肥奶,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快……对……就这样……插我的小穴……不要那麼快……慢点……我快不行瞭…娘……爱死你的大鸡巴………不要停………继续」  「娘……你下面的小穴…吸得我好紧…饿哦……好舒服……我喜欢………娘的………小穴…我最爱跟娘………玩瞭」  傻子突然转身起来把母亲压在瞭他下面,他那足足有八寸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就进跟的被她母亲的小穴给吃掉,刚刚进去就拔瞭出来,再狠狠的插进去,不停抽插起来。

  紧接着伸出那双粗糙的大手狠命的抓着她的肥奶,还把舌头伸到瞭母亲的嘴裡,说到:「娘我渴瞭,给我点水喝。

」  那妇人立即张开嘴跟兒子吸吮瞭起来,她把她口水不停的往兒子的最裡送,兒子好象在吸吮着什麼好东西一样,不停的在她娘的小嘴裡活动。

  就这样两母子就这样赤条条的在床变换着样式玩着,虽然期间两人的淫声浪语没停过,但都是很小声,生怕别人聽见。

  孙红在一旁看的身體就起瞭反应,她感到她下面的小穴很癢,仿佛有很多蚂蚁在乱爬,小穴也有东西流瞭出来,伸手一摸,有点黏忽忽的感觉,脸也开始发红。

喉咙不断的咽着口水,真是看的混身难受。

  他想不到男女之间的事情是这样的,平常怎麼没聽爷爷说起。

而且那两人幹起来是那麼高兴,应该不是什麼壞事。

越想她身體的反映就越大,她回到床上试着运功调息,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正当她想在继续看的时候,那对赤裸母子的表演已经结束瞭,可能是由於太累瞭,孙红尽管身體躁热不安,但是也不知不觉的睡着瞭,醒来的时候发现那妇人已经準备好早餐,孙红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瞭,要人傢等那麼久。

於是打瞭招呼後开始吃瞭。

  刚吃到一半,就看到村长带着人来找她。

村长告诉她,要买的药材都买好,就等她去处理瞭,孙红立即就跟瞭去,这一忙就是一整天,熬药——观察病情——提醒註意的事项——处理特殊的情况。

终於在亥时病情得到的控制,孙红这才放心把其他的事情交给瞭村裡的人,然後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瞭妇人傢。

  这时的傢裡隻有傻子一个人在傢裡等她吃饭,她问瞭傻子她娘亲去那裡瞭,傻子说村长叫去看护病人瞭,今晚就不回来瞭。

傻子看到孙红回来後,就跑到後院去烧水,他说他娘走的时候交代等姐姐回来吃饭後,就去烧水给她洗澡。

  孙红这一整天忙的的確是很累,也想着吃饱以後洗个澡,舒服的睡个觉。

於是她也没多问,吃完以後就到後院那个大水缸裡面躺瞭下来,水缸裡面水温度很適合孙红,她感到很舒服,再加上白天的疲劳,她竟然在水缸睡着瞭。

  半夜的时候她被冻醒瞭,忽然她发现缸边有人,她刚想出手把那人打倒,这时候那人出声到:「姐姐你醒瞭,怎麼你在水缸裡睡着瞭呢,那样会着凉的,我以前这样也被娘说过。

」说完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缸裡的孙红的身體。

  孙红看到是傻子,手也就停下瞭。

但是她看到傻子正在盯着自己身子看,他的下半身的裤子已经拉到瞭膝盖,他正有右手反復的套弄着他的鸡巴,那鸡巴已经变得比昨晚看的还要粗大,足足有一尺长,鸡巴上面的青筋毕露,他那东西这时一颤一颤似乎是在给她打招呼。

  她身上一热,昨晚的那種感觉又来瞭,孙红看看瞭傻子的模样,忽然计上心来。

  「傻子,你在看什麼呢?」孙红问道。

  傻子回答道:「姐姐你身子真好看,模样也好看,比我娘的好看多,我喜欢看姐姐的样子。

」孙红这时候看看自己身體,双峰虽然没有自己易容前的那麼豐满诱人,但是也是结实坚挺,那两个黑黑乳头比她的还要大。

小腹已经不在平坦但也隻是多瞭点碎肉,小腹下面的阴户毛也不多。

但是阴户很饱满。

从水中的倒影中可以看出,孙红的模样不是很差,相信以前应该是有钱人傢裡出来瞭,绝对是豐韵犹存的那種女人。

  孙红现在那身雪白的肌肤也是傻子她娘不可比拟的。

傻子从小到大都在村裡跟她娘一个人过,什麼时候看到过这样漂亮人的。

这次还不看个够。

  孙红问傻子:「你也这样看过你娘的身子吗。

」  「看过我跟娘晚上一起洗澡的时候,就看过瞭。

」傻子应道。

  「那你们洗完澡以後,又做什麼有趣的事情,能不能告诉姐姐啊。

」孙红又问。

  「这个吗,我娘不让我跟外人说,他说如果跟外人说瞭,以後我就看不到娘瞭。

」傻子在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用手套弄着他那大鸡巴。

  「那好不说,用做的总可以吧,你就把你跟你娘亲做的事情跟姐姐做不就行瞭吗。

」傻子聽後挠瞭挠头,高兴的说:「是啊,我怎麼没想到呢,姐姐你真聪明。

」  「那好你回房裡等我,我擦瞭身子就来。

」傻子聽後高兴的飞奔到瞭自己房裡。

  不一会兒,孙红来到傻子的房子裡,虽然房裡没点灯,但是今晚房间的光线比昨晚要亮,可能是因为月亮的原因吧。

  这时候的孙红看到傻子已经脱光全身的衣服,傻子虽然脑子有问题。

但是身體却很壮实,古铜色的肌肤,宽厚的背部,强壮的胸肌,特别是下面那根一尺长鸡吧更是吸引着孙红。

  孙红进来後,看到傻子隻是呆呆的看着她,並没有行动。

於是她让傻子做她跟母亲做的事就行瞭。

傻子答应後,就走到孙红的面前,把孙红抱到瞭他的床前,然後很快的脱掉瞭孙红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

傻子没有象刚才那样用饥渴的目光看着孙红那潔白诱人的胴體,而是把她平放到床上。

  傻子这时候自己也爬上瞭床,孙红闭上瞭双眼,等待着傻子的下一步。

  傻子开始用他那粗大双手搓揉着她的胸部,並且不时的用手指去玩弄那两颗大乳头,当那被玩弄得变硬变大的乳头高高挺立时,傻子张开嘴开始吸吮瞭起来,他还不时的他那下巴胡子茬去紮着孙红的嫩胸。

  这时的孙红已经是極度兴奋瞭,那麼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实在是太不能让他相信,她混身发热,双手不自主抱紧瞭他的宽大背部,她仍是闭着眼睛在那裡享受,终於在傻子吸吮她的双乳的时候,她发出瞭「啊……哦………哦……哦……你……哦……哦……哎呦……好舒服呀。

……不要停,继续。

」的叫声。

  傻子聽到这声音以後,忽然把头往下,用双手抓住她那的玉腿分开,伸出舌头去舔她的阴户,还舔弄她阴户的同时还不断的她那裡流出的水都吞到瞭肚子裡,还一边舔一边说:「姐姐这裡水真好喝,香香的,还有点咸,比妈妈的好喝多瞭。

」  这时候的孙红已经是高潮迭起,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瞭。

原来以为刚刚的就是很享受瞭,想不到现在的更令她疯狂,她的双手放在瞭傻子的头上,抱住瞭他的头来回用力。

似乎是要让他的速度跟快点,嘴裡也在哼到:「哦……哦……你……哦……哦……哎呦……好舒服呀。

……不要停,继续。

哦……哦……你……那裡——嗯……每次都……好棒啊……嗯……嗯。

舌头再深点——哦嗯。

对就这样瞭。

  这时傻子抬起头,用手把孙红的双腿放到瞭他的肩上,用手把她下面流出来的淫水塗抹到瞭他的龟头上面,慢慢的的把他的那个粗大东西一点点的插入到她那肥满的阴户裡面。

  孙红感觉到这次的插入跟以前的大不相同,没瞭以前的痛楚,反而觉得自己小穴越来越癢,而那个差进来的火热、棒子正好能解癢。

此时的她媚眼如丝,那双樱唇的边上留着一丝口水,下身豐满的屁股也开始伴随着,傻子的抽插向上顶,傻子每次总把他的鸡巴慢慢抽出,然後快速的一棍到底。

每次当那粗大的龟头到达她的花心,她都要抽搐一下。

  她感觉到他的每次进如都有一種上天的感觉,傻这时候再次把他的双手放在瞭她结实饱满的乳房上,再次对其进行蹂凌。

她是双峰被她抓的变瞭形,乳房变得通红。

由於受到瞭上下两个方向的快感的冲击,孙红的特殊體质开始體现出来瞭。

  她的小穴内的壁肉开始有规律收缩,並分泌出一種类似於胶水的液體。

花心开始变大,最後变的足以把他那龟头包住。

  傻子这时候也感觉到他的龟头被她裡面东西吸引着,自己的龟头进出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方法被粘住瞭一般,但是龟头被吸的很舒服,频频的让他有想尿的感觉。

  傻子这时候忍不住叫到:「姐姐嗯……每次都……好棒啊……嗯……嗯。

下面真厉害啊,我好爱姐姐……那裡……比妈妈……强多瞭……哦……」  傻子虽然身體强壮,但是那裡受得瞭那样刺激,很快他的精关一送,马眼一癢大股的精液就喷到瞭她的裡面,刚刚射完就摊到在她的身上,昏瞭过去。

  孙红这时也感到瞭汩汩的热流直烫他的花心,她的花心自动的吸收瞭他那热热的液體。

她感到四肢百骸如断瞭线般散瞭开来,身體一阵痉挛,蜜屄一股劲地夹紧傻子的肉棒,脑中隻感到一阵昏眩,人便昏瞭过去。

  不知道过瞭多长的时间,孙红醒瞭,她感到傻子仍然趴在他身上没醒,他的那根粗大仍然热的东西还插在她的下面没有拔出来。

孙红立即起来到外面清洗幹净身上污秽,进到屋中盘坐运氣瞭一周天,觉得做刚才那種事不但没有伤什麼元氣,反到有瞭让自己更精神的感觉。

  这时候的傻子也醒过来瞭,孙红急忙对傻子说,不能把进晚是事情说出去。

  连母亲也不能说,说瞭以後同样也看不到母亲瞭,傻子立即点头答应决不对外人说。

  看到傻子点头後,孙红才放心回到自己的房裡。

一觉睡到瞭天亮。

  就这样在孙红的医术的帮助下,才两天多,村裡的病情就有瞭好转。

她看到没什麼大问题瞭,再加上有要事在身,所以便提出要走,村长盛情挽留没用之後,送瞭些吃的和衣服之类的东西给孙红。

並送她到瞭村口,尤其是那傻子更是对她大叫:「姐姐不要走,跟傻子玩,不要走啊,傻子不要姐姐走。

」他的叫声很淒凉,在送行人当中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是为什麼,傻子知道但是他不能说,因为那天晚上他答应的事他不敢忘。

              第四章初露锋芒  在離开村子以後,孙红一直朝着东南方向的前进,这一路上孙红没有用轻功,那也是爷爷交代的,不到萬不得以不要让人知道她会武功。

  孙红也不急着走,长那麼大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她要慢慢的看个够。

  从早上離开村子到现在已经是大半天瞭,但是孙红一路竟然没看到。

她有点奇怪瞭,这一路上看到不少被人丢弃的东西,但是一个人都没看到,连个死人都没有。

  天黑下来,孙红这时候也感觉肚子有点饿瞭,虽然以她的眼力在晚上也能看东西看得很清楚,可以继续上路,但是她不想那样。

  她在包裡拿出瞭幹粮,正要吃的时候,她忽然聽到瞭一些異样的声音,並且是从前面大概半裡地的地方传来的。

她的好奇心起想知道那是什麼,於是脚尖轻轻一点,就蹭到瞭身後那棵大树上去藏瞭起来。

  约摸过瞭一盏茶的时间,她看到前面有群人来瞭。

  从那群人的模样看来,个个都是面目狰狞,都带着很重的杀氣,那群人大约有50多人,前面的除瞭幾个骑马的手裡拿着武器外,其他人的人都把武器别在腰间,手上和肩上都大包、小包的拿着或是扛着。

那些东西应该都是他们抢来的。

  更让她吃驚的是在那群人後面,还有着二十多个衣不遮體的女子,她们的手上都被绑上瞭,並被连在一条绳子上。

从她们的样子上来看应该是受瞭不少的苦,她们就跟在队伍的最後面。

  在離孙红大约一百步的地方,带头的那人喊停下来休息。

队伍停瞭下来以後那些强盗很快的点起瞭幾个火堆,與此同时孙红也聽到瞭队伍的後面传来那群女子的呼喊声。

  很显然是那群强盗要对那些女子下手瞭,孙红在深山裡聽爷爷讲外面的事情的时候,她对强盗这種人就有瞭比较多的认识,她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好东西,她立即开始想怎麼去解救那群女子的办法。

  孙红是个调皮和聪明的女孩子,,她在树上很快的想到瞭对付那群人的办法。

  她在树上学瞭幾声怪叫,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来到瞭那幾堆火旁,用掌力把火弄灭瞭。

  这时那群强盗和女子都懵瞭,这群人当中隻有靠近火堆的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旁边晃瞭一下过後,火就熄灭瞭。

这时的强盗头叫到:「是哪位英雄路过啊,开这種玩笑,有胆量的出来,让爷爷我跟你较量较量,用这種手段算什麼好汉啊。

」他的声音很大,压过瞭周围的所有声音。

  其他的强盗聽到这话後,都亮起瞭手中的兵器。

但是过很久没人回答。

强盗头让人重新点起瞭火,但是火刚点起来,在幾声怪叫後,又被弄灭瞭。

  那幾堆火的旁边都是围着人的,照理应该没人能进到裡面去把火弄灭的,除非是那種东西。

当中有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後忽然被吓的大叫「有鬼啊!」刚叫没幾声就吓晕过去瞭。

队伍开始乱瞭,那群强盗从来没碰上这样的情况,除瞭有鬼外,他们一下还真想不到其他什麼合理的解释。

  此时除瞭天空中那点没被大树遮住的月光外,再也没有一丝光线。

除瞭孙红外没人能看清周围的情况,她用她那独特的轻功和点穴手法趁乱在那群当中把那幾十个人一一弄倒瞭。

  由於当时的现场很混乱,大傢都没註意身边人情况如何,连强盗头子的话都没人聽。

所以当孙红弄倒那些人的时候竟然没人发现,直到最後一个人被点倒瞭以後。

仍然没人知道发生瞭什麼事。

  被抢来的那群女的从刚才火被弄灭後,就紧紧的抱在一起什麼声音都没出,隻是在不停的颤抖。

孙红把火重新点燃後,走到那群女子的面前说到:「各位姐妹,没事瞭,你们可以起来瞭。

」  再连续的幾次叫唤後,终於有人抬头看看瞭,接着那个抬头看的姑娘又拉瞭拉身边人,於是很快,所有的女子都驚奇的看着周围的景象。

  孙红接着对那群女子说一番话,把周围的情况是怎麼发生的告诉瞭她们,接着还让她们在强盗那裡弄些能用得上的东西趕快走,她说再不快点走的话,那群人醒瞭就不好办瞭。

  孙红让她们自己选出幾个大胆点的人带队走,她指瞭个方向让她们往那裡去,那是她早上出来的村子的位置的方向。

  那群女子对当前的状况还没回过魂来,除瞭一个劲的感谢外,就没说别的。

  别看那些女的刚刚看起来还是快不行的样子,可是聽到强盗很快就醒的话後,动作快的很不一会的工夫,孙红就看不到她们瞭。

  其实孙红知道那些男的被她点瞭穴道以後,没六个时辰是不会醒的。

她是怕等等要是後面有他们的同夥来的话,那就麻烦瞭。

  孙红看瞭看周围,想到「要是他们醒瞭以後,还是会继续害人,得想个办法才行。

」  她挠瞭挠头,再看瞭看身上那件衣服。

忽然暗叫到:「这样应该行吧,反正他们也不是好人,就在他们身上试试瞭,看看以後他们还怎麼欺负女人。

」  孙红看瞭看那些躺着的大汉,再想瞭想被她处理以後他们的日子,不由得诡異的笑瞭笑。

  很快的她在还晕倒强盗身上又每个人多点瞭幾下。

  当孙红刚点完那群强盗的穴位的时候,在那群女子離开的那个方向竟然又跑回来瞭一个女子,那女子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当她看到孙红後立即紧紧的抱住瞭孙红,战战兢兢的说:「女侠,前面有怪物,刚刚在一起的人都被它弄走瞭,现在正往这裡跑过来,女侠救命啊。

」  孙红立即朝那女子指的方向看去,她把註意力全都放在瞭那个方向。

就在这时,突然跟她抱在一起的女子飞快的在孙红身上点瞭幾下,孙红根本就没来得及反映。

  孙红吃驚的看瞭那女子一眼,全身无力的仰面倒瞭下来,不能动弹。

孙红知道自己着瞭到,便立即运氣。

  很显然那女子知道孙红这时想做什麼,她暗暗的说到:「你不要白费力氣瞭,我用的是独门的点穴手法,没有我本人亲自解穴,就算是绝顶高手也要花上十二个时辰才能自行解开,刚才看你点倒我那帮兄弟的手法和功夫,我就知道你是高手,正面跟你冲突,我没勝算,所以才用此手段」。

  孙红这时才明白那女的跟那群强盗也是一夥,自己是太大意瞭。

孙红一边聽着那女子的话,一边运功冲穴。

  「你是什麼人,是谁派你来的,怎麼会在这裡拦截我们,附近还有没有你们的人。

」接连的幾个问题孙红聽後都是冷笑的摇头不答话。

  从那火光之中孙红看得出那女子的样子很着急,似乎担心着什麼,孙红跟本就不明白她说的那些话,所以也就没回答。

  但是从那女子看来,孙红一定是知道些什麼,隻是不想说而已。

这时的他看到仰面躺地上的孙红胸前的扣子已经松开瞭,一眼就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粉嫩的乳沟。

  她对着孙红露出瞭男人才有的淫笑,她说:「现在你不说,等下子我要你自己主动向我说,还是乞求的那種。

」  她很快的把孙红的衣服脱光,这时展现在她眼前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胴體,豐满雪白的乳房虽然有点下垂,但是依然美感十足;孙红的脸不是很标致的那種,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最能诱惑男人的;那浑圆白嫩的屁股再加上那让人销魂的饱满小穴,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让在场的任何一个男人疯狂。

  女子看到瞭眼前这这一切,不由的说瞭声:「真是好货啊。

」  她也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瞭起来,她是正对着孙红的面前脱的。

孙红看到的是一个脸蛋俊俏,前凸後翘的美女,她那浑圆白嫩的双峰虽比不上自己易容以前,但也绝对是相差不多。

  雪白无暇的肌肤,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浓密的芳草,芳草的下面是……  就在这时孙红驚呆瞭,她看到瞭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东西。

那是个男人才有的东西。

  一根粗大黝黑的鸡巴,足足有8寸长,尤其是那鸡巴头上还长满瞭许多的小颗粒。

那鸡巴正在向着自己一颤一颤打招呼。

  「想不到吧,大爷我是这夥人的二当傢,我是专门骗女人给我们兄弟享受,刚才那群女的就是我弄来的,你以为你能救她们,老实告诉你吧,我在前面不远处已经把你刚才放的人都杀瞭。

」  孙红想不到结果是这样,自己真是太大意瞭,如果跟着走的话那就没事瞭。

孙红心中十分的氣愤,脸上的表情也是異常的愤怒。

  想不到孙红的这样的表情反倒更加激起瞭二当傢的淫性,他走到孙红面前用手分开瞭孙红雪白的双腿,半跪在她的跨间,提一双手就分别抓上瞭她的双峰,看得出来二当傢是老手瞭,他的双手不紧不慢的搓揉着她的胸部,並且不时的用手指去玩弄那两颗大乳头,当那被玩弄得变硬变大的乳头高高挺立时,他突然把手拿开,俯下身子用他的那双巨乳代替他双手来摩擦孙红双峰。

  孙红此时的心情很復杂,一方面是她对这半人妖的恨的牙癢癢,而一方面却是身體的本能的反映让她兴奋不已,这样是感觉跟以前的不同,以前的都是男的,皮肤接觸起来的感觉跟现在这个人比起来一点都不一样,这二当傢的身上的肌肤跟女的一样,两个人接觸起来真是难以言语。

  尽管孙红现在身體动弹不得,但是应有的生理反映还是表现出来瞭,她下面的肥满小穴已经是流水不断瞭,呼吸急促起来,身體也发热发烫。

  这时的他看到这样的情景已按捺不住,他跪孙红两腿之间,双手托起那雪白的大腿,扭腰摆臀猛然向前一顶,隻聽「噗嗤」一声,那根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尽根没入孙红那極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嫩穴。

孙红「啊」的一声长叹,隻觉又是舒服又是羞愧;她足趾並拢蜷曲,修长圆润的双腿,也笔直的朝天竖瞭起来。

  孙红的腿能动瞭,这证明她已经把穴道解开瞭。

似乎这时的他没有註意到这点。

孙红此时已经被自己身體的快感所支配,並没有立即出手制服二当傢的。

她似乎很享受现在他在她身上对她所做的那些事情。

  从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袭卷而至,孙红隻觉火热滚烫的龟头,像烙铁般的熨烫着自己的花心。

那種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她全身都起瞭阵阵的痉挛。

痉挛引发连锁反应,嫩穴紧紧吸吮住阳具;花心也蠕动紧缩,刮擦着龟头,在二当傢粗大的阳具抽插下,不禁舒服得浪瞭起来。

  他这时感觉到他的鸡巴进如到瞭一个跟以前完全不样的地方,她的小穴不但更加紧凑、湿润,而且她那裡面流出的淫水还渐渐的把他的那根东西粘住瞭,自己的每次进出都要费很大的力氣,但是被那些淫水包裹的鸡巴却有着極舒服的感觉,再加上她的花心有股特别的吸力,紧紧的把他的硕大龟头吸向她的最深处。

  他以前是个久战高手,想不到今天居然不到半个时辰,就频频有瞭想发射的感觉,他尽力的调节自己的呼吸和註意力。

  他想不到这女的跟以前他所接觸的女有跟本的不同,这时的他再也忍不住瞭,他感到自己的腰身一颤,马眼一热,终於发射瞭。

  孙红隻觉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强劲地冲击着自己的花心;那鸡蛋大的龟头,也在穴内不断的颤栗抖动。

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

她冷颤连连、娇呼急喘,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舒服到这種程度。

粗大的阳具,像是顶到瞭她的心坎,又趐又癢,又酸又麻。

粗大的阳具撑得小穴胀膨膨的,她全身不停地颤抖,就如觸电一般。

充实甘美,愉悦畅快,她禁不住伸手搂住他。

  这时的二当傢正在处在最高潮,但是职业性的本能还在,他感到孙红居然能双手抱紧他,他不由的一驚,要知道被他点过穴的人应该是不能动弹的。

他立即运氣想把她再次点倒。

  很显然这次孙红聪明多瞭,反映也快多瞭。

她早以发觉到他的变化,她先下手瞭,她的那双玉手早就在他的背部点瞭下去。

  他感浑身一麻,紧接着混身无力的就仰面躺瞭下来。

  此时的孙红立即顺势跨坐在他的腹部上面,连他的那根鸡巴都还在她的小穴裡面跟本没拿出来,就这样孙红骑在瞭他的身上。

  「你是谁,你怎麼能解开我点的穴道的,这怎麼可能」二当傢惶恐的叫到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今天我必须要给你点厉害看看,爷爷不让我随便伤人,但是今天要是他在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反对我这样做的。

」  孙红伸出右手用中指在二当傢的的胸前和腹部的无名穴位点瞭幾下。

  二当傢此时除瞭恐惧以外,隻感胸前和被後的骨骼有瞭变动,似乎在收缩,但是没有痛苦的感觉,他的鸡巴在射精後並没有萎缩,反到变大瞭些,也许是受到瞭她淫水的刺激。

  他感到她的花心正在变大而且慢慢的的把他的龟头包瞭起来,並不断的加大瞭对他马眼的吸力。

他这时候才想到孙红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泻过一点她的阴精,但是从她刚才的表情来看明明已经有瞭幾次高潮瞭,他越想越怕。

  孙红也感觉到自己的下體有点不对,但是不断传来的快感让她没有她太在意。

  孙红这时看着二当傢的粉脸,心想我原来比她长得还漂亮,好现在我就让她知道我是谁。

  她的心念一动,立即运起功来。

  二当傢由於动弹不瞭所以一直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孙红。

这时他看到孙红的脸部居然开始有瞭变化,满脸的器官和肌肉都扭曲变形起来。

他张大嘴巴,吓呆瞭,就这样过瞭半盏茶的时间,一张千娇百媚犹如天仙一般面容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不是人,是妖怪,而且是那種吸食男人精华的妖怪,」眼前的美女对他来说就是一道催命符,二当傢不断的这样想着,终於他被自己吓倒瞭,他抽搐瞭幾下,口吐白沫昏瞭过去。

  孙红变完脸後,睁眼看到二当傢这样的模样实在是有点失望,他想不到他那样胆小。

她也发觉他的鸡巴也滑出瞭她的阴道,她身體的那種兴奋的感觉也很快的消失瞭。

  孙红站瞭起来並回头一看,不由的大吃一驚,花容失色。

              第五章军营遭遇  孙红看到的是一条浑身发绿、正张嘴吐着舌心,有碗口那麼粗的蛇。

这条蛇正对着她的背後,那蛇離孙红仅仅有不到一丈的距離,看那蛇的样子是想进攻孙红的瞭。

  孙红知道那蛇的毒性无比厉害,就算被咬的人立即抢救,救活以後也是废人一个,身體的器官都会受到损害。

孙红额头的冷汗都冒瞭出来,她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还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掛,孙红的目光跟那毒蛇的目光相交,似乎大傢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麼。

  就在这时在那蛇突然象箭一般朝孙红射来瞭,在此同时在火光的反射下,隻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一下子就跳瞭起来,身型非常的利落。

  孙红跳到瞭树上,她不由的松瞭口氣。

她觉得要是自己慢点话,就死定瞭,那蛇的速度太快瞭,而且離她他近瞭。

  似乎是老天要报应二当傢以前的所作所为,那毒蛇没咬到孙红却把他咬到瞭。

那毒蛇本来进攻的对象的孙红,当它撲空後,就顺势掉到瞭二当傢的身上,並一口咬到瞭他的那跟软趴片的鸡巴。

  二当傢已经昏迷瞭,並不知道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他的身體的本能反映还是很明显。

才被蛇咬瞭不到小半盏茶的工夫,可憐的二当傢那雪白身體已经变得黑紫色,身體剧烈的抽搐着,特别是他那被咬的鸡巴已经变得高大挺立,通體黑紫色,足足有一尺长,而且那龟头也变得有鹅蛋那麼大瞭。

  半盏茶以後,二当傢已经是口吐黑泡,身體慢慢的不再动弹。

在树上看着这变化的孙红不由的庆幸自己没跟下面那人一样,虽然二当傢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瞭,但是想想他以前所做的壞事,他是罪有应得瞭。

  孙红在树上一直等到那蛇離去瞭以後,才回到地上穿好衣服。

孙红看看瞭天色,看来很快就要天亮瞭,那群强盗应该快醒瞭。

她先前给那些强盗点的穴足以让那些人以後不能再做恶,孙红在废瞭那些人的武功同时,让他们的鸡巴这辈子都不能挺起瞭,他们那东西算是废瞭。

  孙红从那些人抢来的东西裡找瞭些能用得上的放到瞭她的包裹裡。

孙红特意找瞭套男装穿在身上,她感觉这一路上不知道还会碰上什麼奇怪事情,如果是一个男子上路的话应该会安全点,麻烦也小点。

  易容後的孙红模样象个20出头的年轻人模样,孙红是根據那群强盗裡面的一个人变的模样。

孙红隻能把她脸变成跟男子一样,但是身體还是女子的。

为瞭避免被人看出,她特意的多穿瞭套在裡面。

  孙红继续出发瞭,一路上她都留意模仿男人平常的行为,加上她天资聪明很快她就模仿的有七八成的火候瞭。

在去洛阳的路上她碰到不少人,但是那些人都没有註意她,都忙着逃命。

从那些人的嘴裡她知道瞭洛阳那裡现在战事吃紧,有队伍正在那裡打仗。

  果然在孙红離开傢四天後,她来到瞭洛阳城外。

此时的洛阳已经紧闭城门,李世民的军队正在攻打洛阳的王世充。

孙红想:以她的轻功要上城墙那不是难事,但是看到城上那些戒严的兵士,要是自己就这样上去瞭不被当做敌人那才怪瞭,自己的武功再好也挡不住那麼多人啊。

  孙红一时半刻也想不到办法进去,她隻能在附近找些人打聽如何才能进洛阳城,但是被问到人都说没办法。

正在孙红一筹莫展的时候,她忽然打聽到李世民的部队正在闹瘟疫,裡面的军医也没办法,所以正在到处找大夫治疗。

孙红心想自己现在也想不出什麼办法进到洛阳裡面去,但是如果自己治疗好瞭李世民部队的伤寒病的话,说不定能找个办法进去。

  於是孙红自薦到瞭军队裡,接见她的人刚开始的时候似乎不相信这个20出头的小子能有什麼高明的医术,但是当孙红简单的为军中有病的人把脉和下药以後,军中的老军医不由的佩服起来,想不到这人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医术,看来真是人不可貌像啊。

  很快的军队的最高长官就把孙红聘到军队当起瞭军医。

由於孙红知道现在自己是女兒身,呆在队伍裡实在是不合適,於是找瞭个借口就没在军营中居住。

  看到孙红没有在军中的意思,裡面的长官就安排人在裡军营不远的一条河边替她弄瞭间房子,並安排瞭一个年纪跟他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士兵跟在她身边聽她使唤和保护他的安全。

派人跟着孙红其实是怕她逃走,孙红倒是没想到这一层,隻是觉得有个男人跟在身边有点麻烦,不过还好那士兵很聽话,没事的时候都会呆呆站在一旁看她做事不说话。

  军队裡的除瞭感染瘟疫的士兵外还有很多受伤的士兵,由於当时的天氣比较热,加上住的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士兵的病情比较难控制。

孙红的技术虽然高超但是也忙的够呛,每天都是半夜才能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休息。

  最令孙红难受的是,那些受伤的士兵很多为瞭疗伤方便,再加上天氣炎热,他们除瞭身上需要包紮的地方外都是一丝不掛的,尤其是他们那些鸡巴更是毫不客氣的展现在孙红的眼前。

孙红在治疗的过程中难免接觸到那一根根样式和大小尺寸不同的鸡巴,这让一个刚刚尝到性爱快乐的的女子怎麼受得瞭哦。

  所以每次为这些人治病和疗伤的时候她都感到身體異样变化,下面的小穴癢癢的,还流出瞭不少的水,身體也不由得发热敏感瞭起来。

还好她自己的定力够,没有在军营出什麼差错。

她总是能找些借口把自己身體的異样表现给掩饰过去,但是每天回到她的住处後她总是要在河裡泡上一个时辰才把身上的異样感觉给平息,然後才能安详的入睡。

  就这样过瞭十多天,军营的瘟疫已经控制住瞭,但是战事依旧没什麼进展,所以孙红依旧在军中行医。

  那天早上孙红起床後发现在跟再她身边的士兵没有叫她吃早饭,她感觉很奇怪。

孙红来到军中一打聽才知道是他临时被派去做一件要事瞭。

晚上当孙红刚回到自己的住处不久,就有幾个军队的人抬着个担架匆匆忙忙的来到她的住处的门口,其中一人还大声叫到:「大夫,快来救命啊。

」  孙红来到门口一眼就看出躺在担架上的浑身是血的人就是平日裡跟着她聽她使唤的兵士。

孙红脸色一变说到:「小桂子怎麼变成这样瞭,你们快把他抬到屋裡,我要马上为他治疗。

」  那幾个兵士立即把他弄到瞭屋裡,孙红立即替小桂子把脉。

孙红的眉头紧皱,她知道他受伤的地方是最要命的幾个地方,要是早点来的话,或许还有救,但是现在已经回天无力瞭。

最多也就还有三个时辰的命瞭。

  孙红吩咐那些士兵回去後就说小桂子伤太重瞭,他也救不瞭,剩下的事情就由他处理行瞭,那些士兵也许是习惯瞭这些场面瞭,没说什麼就走瞭。

  孙红简单的替小桂子处理瞭一下伤口,她仔细的看着这张比他弟弟才大那麼幾岁的稚氣还没除尽的脸,心中不由暗暗伤感起来。

想不到年纪那麼小就要離开人世,真是可惜瞭。

  也许是孙红的药起效瞭,小桂子张开瞭眼。

他看到是孙大夫正在看着他,替他处理伤口。

  他浑身剧痛,隻能用微弱的声音问到:「孙大夫,我伤的怎麼样瞭,是不是很严重。

」  孙红看到他这模样,不忍心对他说真话,隻是轻声说到:「没什麼大问题,就是流血过多点,多休养一段时间就好瞭。

」  「不用骗我瞭大夫,我从你的眼神看的出来,我是没救瞭,你这样的眼神我以前在其他大夫眼裡也看到过,凡是被这样的眼神看着的人都是没救的瞭。

」  孙红这时聽到这样话,再看着小桂子的样子,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就流瞭下来。

孙红在军营看着其他的人快要死去时也没这样难过,也许是她在他身上看到瞭她弟弟的影子。

  「你不用难过瞭大夫,我从军以後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隻是我还有个心願未瞭,真是有点难过。

」说着他的眼裡也流下瞭难过的泪水。

  「什麼心願啊,看看我能不能替你达成。

」孙红聽後立即问到「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小桂子满脸通红无力的说到。

  「是什麼啊,到现在这时候还有什麼不能说的,你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啊。

」孙红更加焦急的问到。

  「我……我……我在参军前有个没过门的媳妇,我跟她还没洞房就被拉来参军。

」  孙红聽到这以後她的脸也红瞭起来,原来她在军队这段时间聽那些人平常聊天的时候经常谈这種事情,她多少也就明白瞭不少,孙红知道他想死之前能过上一次洞房。

  「我就知道说瞭也没用,我媳妇现在在那裡我都不知道,而且在军营也不可能有女人的」小桂子难过的看着孙红说到。

  孙红看着他难过的模样,心情很復杂,一方面想帮他完成他的心願,一方面又担心被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她知道他很快就不行瞭,但是她不想他知道自己女性的身份。

  孙红沉思一会兒後,忽然想到瞭什麼。

她对小桂自子说:「我有办法让你完成心願,但是你要按照我说的做才行。

」  「好的,一切都聽你的大夫。

」  孙红把一颗药丸放到瞭他嘴裡,接着把他扶起跟她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並让他双眼分别紧紧的看着她的双眼。

  很快的药力发作瞭,小桂子忽然发现自己很困,眼睛就闭上瞭。

  孙红对他用的是催眠术,她给他吃的药丸能让他在一个时辰内感觉不到身上的痛苦,並且精力充沛,她想让他再自己的身上得到满足。

除瞭出於对他的同情之外,更多的是孙红发现最近身體变化很大,晚上老是做以前被男人插小穴的梦,现在正好借这个機会来解决一下。

  小桂正在发困的时候忽然聽到一个声音叫自己,他整开眼一看,眼前的孙大夫已经变成瞭他一天都晚都在掛念的未过门的妻子。

  「小兰,是你吗?我不是做梦吧!」  小兰没有回话,隻是呆呆的看着他,这时的小桂子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但是他又怕眼前这一切很快就没瞭。

他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得到小兰的身體小桂子慢慢走到小兰的身前,伸手到小兰腰部,拉下她的腰带,把衣服上身部分从两旁徐徐拉开,然後把他的连底裙外衣从胸前向两边扯下,终於看到小兰雪白的豐满奶子!雪白的肌肤,深深的醉人乳沟,那一双金字塔型的的奶子真是令人心动不已。

两颗浑圆坚挺的双乳配上粉嫩粉红的乳头,一瞬间展现出来。

面对这双娇嫩而又圆润的奶子,小桂子顿然食指大动,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的乳房,又用手指搓捏两粒小乳头,奶子经搓弄後,乳尖也开始变硬,並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孙红在小桂子的手碰觸到她胸口之时,身體不禁一阵颤抖,一股奇妙的感觉流片全身。



这種感觉怎麼又跟以前的感觉不一样?这念头在她心中浮现,但由於小桂子的手摸的孙红太舒服瞭,孙红心中一阵酥麻,便轻轻的娇喘起来,而幾滴细小的汗珠,浮上瞭孙红挺秀的鼻尖,更让他的慾火中烧!  此时的小桂子已经完全被孙红催眠瞭,孙红在他眼裡就是小兰,孙红没有多说话,一来她是正在享受这特别的感觉,二来也怕她的声音把他从催眠中弄醒瞭欣赏抚弄瞭半晌,小桂子不禁勇敢瞭起来,並伸手到孙红臀部,解开瞭孙红白色内胯绳,  孙红将孙红内胯脱下後一看,禁不住就流出瞭口水来!  孙红的下半身也是雪白的,小屄上面长瞭少些短短的柔软屄毛,屄口上红红嫩嫩!  孙红的情慾被刺激着,早已浑身麻痺,头昏脑胀,大概也搞不清楚他对她的赞赏。

  玩弄完孙红的双乳後,小桂子的便把手伸到她的下半身,抚摸着大腿,孙红下意识想把双腿合紧,以阻止他的的进一步,无奈先前的爱抚早已把她的春心撩动起来面对小桂子的挑逗,毫无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发,浑身酥软,一双修长的玉腿也无力移动。

  孙红眼睛闭起来,小桂子开始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遊移到大腿尽头,轻轻抚摸孙红的小屄。

马上,孙红开始感到屄口有点湿濡濡的感觉,隻见他的把手指从孙红的腿间抽瞭出来,张开嘴往孙红粉红色的奶头吻去。

  「啊……喔……,好舒服,啊……喔……」  孙红心中一驚,但是另一種更舒適奇妙的感觉随之而来。

张开双眼,就见到小桂子那粗大的手指,就湿淋淋的在自己的奶头上轻揉,不用问也知是自己在兴奋时,小屄不自觉分泌出大量爱液,沾湿瞭小桂子的手指。

  孙红对小桂子的挑逗产生强烈反应,屄口分泌出大量爱液,再加上她特殊敏感的體质,无比的快感让孙红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小桂子见眼前的小兰流露出害羞娇态,满面通红,勇氣大争增,就对着孙红屄口舔瞭起来,孙红感到一阵热热又软软的舌尖,舐得使人全身舒畅,全身都在飘飘的  孙红已经美的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瞭,此刻隻希望小桂子舌尖再伸进去一点,两条粉雕玉琢的美腿对着掌櫃的慢慢地张开。

  「啊……还要……还要……再深点就好……哦……」  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在自己的身下呻吟,小桂子兴奋得简直有如疯狂。

他将自己衣裤一脱,便腾身而上。

  他将勃起粗大的阳具,对準瞭孙红粉红色的湿润花瓣,朝前一使力,硕大的龟头「噗」的一声,便顺着湿滑的淫水,没入瞭孙红體内。

温热柔软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的阳具,那種舒服的滋味,简直从所未有。

孙红此时正沉浸在阵阵的快感当中,身體所有反映似乎都是下意识的反映,根本就不用去思考,她不知道为什麼自己的身體会这样,她此时隻知道如果不去享受这種感觉自己一定後悔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逐渐幻化为阵阵的愉悦,孙红身體的感觉却益发的敏锐。

她享受着感官上所传来的快感,而且随着巨大火热阳具的进进出出,她竟然产生一種奇妙不舍的感觉。

龟头快速摩擦着柔滑的阴道,快感也愈加的强烈,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身體也逐渐的配合阳具的抽插,而左右摇摆扭动。

  「啊……啊……」  孙红低声叫道:「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啊……啊……天哪……啊……」  强烈的快感,使孙红雪白豐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耸,晶莹的體液不断流泄而出,她隻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一般。

一波一波的快感,如潮水般的湧上来,火热的龟头喷射出猛烈的阳精,灼热的感觉烫得孙红一阵痉挛,她不停的颤栗抖动,她的花心又开始变大瞭,把龟头包住瞭,他喷射出的东西又被她吸光瞭。

她依旧是没有射精,尽管应该是高潮不断瞭。

  高潮过後2人都同时昏过去瞭。

孙红醒过来以後看着身边那脸上带着满足笑意但是已经冰凉的身體,她又有瞭点难过,一是难过他本人的早早離去,二是他刚才给她的快感以後都难以重復瞭。

  第二天,军营的人来到孙红住地,他们带回小桂子的屍體,同时还带来瞭一个让孙红兴奋不已的的消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4

最i恐怖惊悚 發表於 2018-5-30 21:22:1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QQ 癢不癢 想讓LKK53幫妳止癢嗎 請留下 賴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lfujon 發表於 2018-6-5 00:12:33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fukadayu 發表於 2018-6-5 00:26:2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121670674 發表於 2018-6-5 00:39: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各位大大早上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注0

粉絲5

帖子1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