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账户
星点互联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經典系列] 紅與白

[複製鏈接]
蔡茹 發表於 2018-2-28 22:05: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卉君今年正好卅四歲,這是個相當尷尬的年齡。其實她長的算
是標緻,身材也好。瘦瘦的披著一肩長髮,只是眼睛小了這麼一些
,不過戴著金絲邊的眼鏡兒倒是有幾分書卷氣息。說她眼睛小些卻
是惟光所愛的樣子,惟光每每說她脫下眼鏡咪著眼瞧東西時有那幾
許古典美的味道。尚禮也是愛著這雙眼睛,說看來像是一首朦朧的
詩。是的,卉君是有些古典的風情,細瘦的身子,常愛穿著寬大的
洋裝,有時逆風走著像是要飛了起來。

  卉君愛將皮包捧在胸前,那種外型扁扁長長像大塊原文書樣子
的皮包,這讓她感覺好像回到大學時候。卉君書讀的勉強,她不算
是挺用功的那型,跳舞玩樂倒是不輸人的。懷念大學生涯並不是因
為其他,只是懷念那一點青春,或說是她知道自己唯一的優勢就剩
這些書卷味,盡情的發揮罷了。

  讀書時並沒體會到青春的逝去,老實說這十來年也不是沒人追
過,只是沒個像樣的。旁人說到結婚,總覺得就差這一些感覺,一
種愛的感覺,緩緩的日子就過去了,始終也沒尋到個什麼愛阿不愛
的,日子也就混著混著消失了。

  要近卅時是緊張了一會,躍過這關卡倒是誠心放棄了,體面點
的早被其他女人擄了去,剩下的竟是些殘渣剩菜上不了眼。只是沒
想到心要死去之時卻是春雨降臨紅杏開花,男人突然像是發現寶般
的看到了她。沒的時候一個都沒,來的時候成群結黨的,卉君突然
也不知道該怎抉擇。


第二章:暖夜

  惟光是在一間PUB撿到當時孤零零的她,當時PUB裡單身的女
子都被人圍著攏著,只有卉君像似孤兒般。惟光試著搭訕幾句,沒
什麼意外的就勾搭上了。惟光在家電腦公司當個不大不小的主管,
老婆那日回娘家他混著出來鬼混,想搞個什麼意外的驚喜什麼之類
的,沒想就這樣成了。

  惟光身材普通,容貌也算不上英俊,整體來說就是一般吧!只
是惟光是情場上的老手,婚姻跟年齡都沒能擋住他進取的心,就是
追女人的那股原動力。婚後幾場戀愛都談的漂亮極了,賓主盡歡,
含笑分手,他是個懂得拿捏分寸的中年男子,關於家庭生活也從未
冷落過,凡事弄得個四平八穩。

  卉君自然也不是沒經過男女情事,這時代也不流行什麼三貞九
烈,真說到想貞老實說也沒個對象可貞。一夜風情也算是經歷過幾
次,來的急去的也快,翌日彼此都是相看兩厭沒了音訊,只是發洩
一下情緒吧!講到發洩也沒個比的上按摩棒來的利落,上下不得的
搞的心理更是難過,或許圖的只是想抱著個流著汗水的真實男人身
子而已。

  那夜兩人就這樣上了惟光的車,車子一路開到淡水的海邊。惟
光是個謹慎的人,儘管路邊汽車旅館林立,他並沒貿然進攻等著機
會。而身旁的卉君卻是心底嘀咕,這男人是怎的?這開下去夜就要
沒了。

  海邊風吹著卉君正好襯托她的優美,惟光一下子掉了神,以為
見到了女神,當下起了許多愛慕的心。卉君被海風吹著舒暢,一下
子也忘了今晚的目的,兩人沿著海邊公路緩緩走著。

  觀音山上零散的燈火亮著,偶過的車燈照著這對男女,世界更
顯得淒涼孤獨。惟光怕卉君冷了,脫下外套罩著她,卉君心底泛起
一陣暖意,連臉頰都似乎一起暖了起來。

  那夜只是個夢,惟光連卉君的手都沒摸著,卻沒絲毫後悔。幽
魂般的身影逛了一夜,換來的是第二天的遲到以及整日的頭痛,外
加卉君手機的號碼。過後卉君的手機突然忙碌了起來,同事也發現
卉君笑容常帶著某種神秘的曖昧。


第三章:熟悉的感覺

  人生跟機率是沒關聯的,寂寞了卅四年後突然熱鬧起來,這一
熱鬧竟然超過了預期。

  跟惟光認識沒一星期就遇到了尚禮,尚禮是公司的一個客戶,
祖上積德有點小錢吧!幾次來公司談事情跟卉君都是擦身,彼此都
沒正眼瞧過。卉君對尚禮的印象不是很好,這人總是旁若無人的在
卉君辦公室裡抽著煙,仗著他是客戶也只好容忍著他。

  這日卉君正好一夜沒睡好頭正疼著,聞到煙味更是難受,卉君
直言請尚禮熄了煙,尚禮嘻皮笑臉的也就熄了。卉君心裡有些過意
不去,尚禮在卉君他們公司任意抽煙已經是一段時間的特權了,這
下粗魯的打破這規矩讓卉君心底有些惶恐。

  下班一出電梯卉君就忙著抓起手機跟惟光說笑,哪知走到騎樓
卻撞上了尚禮。尚禮是故意等著卉君的,今天在卉君公司裡被當眾
指責時本有些氣,但他正想發作看到卉君時卻突然呆了,怎的有種
熟悉的感覺?這女子這等美麗,我算是瞎了眼今日才得發現。

  卉君本來就是心虛,這下又遇到個心虛,臉一下漲紅起來更顯
嬌豔。卉君胡亂說個理由掛了電話,低頭跟尚禮說對不起。尚禮說
你要不就請我吃個晚飯賠禮好麼?卉君一下子也說不出拒絕的話。

  晚飯吃的是富麗堂皇,卉君想莫要將卡給刷爆了,心中擔憂起
來。尚禮一眼看出卉君心事,菜才剛上完就叫來服務生遞了張金卡
過去買單,還又叫了些酒。這下子卉君的頭更低了,怯生生問說不
是要我請麼?怎你自付賬了?

  這飯吃了三個小時,葡萄酒的香味在卉君血管裡翻滾,在床上
卉君還感覺出那火一般的香醇。進房間時卉君有些遲疑,心中隱隱
想到了惟光,有些背叛的感覺。但跟惟光認識這一週來並沒說到愛
情這事,只是感覺愛與他談天,況且他又是結了婚的。尚禮帥氣挺
拔,且又未婚,卉君在猶豫中就跟著尚禮進了飯店。

  尚禮人如其名,溫柔的幫卉君解了胸罩的釦子,嬌小的雙乳跳
了出來。卉君突然有些後悔,今日怎沒穿那件新買的絲質粉紅內衣
?尚禮的唇突然貼上,熟悉的葡萄香甜傳了過來,兩人吻的像沒命
般倒在床上。

  慾望像火山般爆發開來,尚禮愛戀的吻著卉君的乳頭。卉君本
向來對自己乳房有些自卑,這下卻驕傲起來了,挺著胸,讓快感爬
滿全身。

  尚禮身體出奇的光滑,陽具輕易的就近到卉君身體裡,進去後
卻感覺無比得緊湊,知道卉君是不常有這事情的。尚禮輕輕戳動著
,卉君初時尚能保持矜持,不一會耐不住酸麻下體迎了上去。嘴裡
不敢出聲怕尚禮輕看了她,但喉嚨卻是止不住的洩了密,雙手也背
叛的抱緊尚禮,盼著尚禮能更深入些。

  尚禮忍不住很快就射了出來,精液像長龍一樣噴了出來,噴的
卉君一身都是。卉君沒這樣滿足過,論時間實在是短了些,但就是
滿足,好像從來沒這樣滿足過的。

  尚禮自夢中突然驚醒,身邊的陌生女子搭在他的手臂沉睡著,
烏黑長髮散亂的灑落在潔白的枕頭上面。尚禮第一次對女人有這種
溫馨又熟悉的感覺,像是自家的女人。他突然想到自己就快四十是
不是該有個家了,又想說當然這還早,我們還不熟悉呢!

  卉君夢裡正與惟光在淡水漫遊著,夢到那件外套的溫暖。


第四章:

  卉君醒來時天已微亮,身旁的男人睡的氣息均勻,心底有點像
是新為人婦的幸福感覺,只是這種幸福又有這些許偷偷摸摸,不禁
嘆了口氣。卉君起身靠著枕頭坐在床上,心想一生從未離愛情這樣
近過,不過是一個胳膀的距離,伸隻手就摸到觸到,如此幸福卻反
而又不太真確了。

  男人的身體像是經過打了蠟的光滑,總讓人想摸上一把。像顆
紅紅的大蘋果,為了好賣,沾上了幾顆水珠,搞的個晶瑩透徹,使
人有股想咬上這麼一口的衝動慾望。以男人來說尚禮長的是有些過
於漂亮,男人的漂亮本就比女人恆久,秀氣的臉龐加上幾根皺紋就
像添了許多智慧魅力,要是女人就叫衰敗了。

  自此上班卉君表情更多了幾分曖昧的嫵媚,走路的姿態都多了
幾分搖曳,辦公室裡的男同事個個恍然大悟的懊悔著。原本一顆粗
皮坑疤的哈密瓜兒,今日破了開來散發出濃的化不開的甜,弄得整
間辦公室裡也都膩膩的。

  跟惟光的約會固定在週六午後,一共也就那三四個小時,倒是
像了例行公事,例行去接受這麼些溫暖。對於惟光她有這麼些可有
可無的心理,女人家心中難得放下太多男人,這回尚禮是填住了她
心中的百分之九十,剩著的百分之十閒著也就將就了,主要也是因
為尚禮週六下午固定的有會要開。

  惟光轉了性的突然老實起來,連他家女人也都驚訝了,以為他
工作還是健康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整個人竟突然安靜了起來。惟
光的女人書讀的不多,十來歲就跟著惟光了,開始時貪著身體的享
受,直到生了孩子後身材走樣,心也轉掛到孩子身上。惟光的風流
韻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吵久鬧久習慣就成了生活。

  惟光這回感覺到他真的戀愛了,這戀愛的感覺就是只惦記著一
個人,別的鶯鶯燕燕突然都變成吵雜的背景,有些不堪入目。好像
天地間只有卉君是女人一般,其他人活著只是為了陪襯。

  惟光陪著卉君時總是沉默著,心裡知道這時光不會長久,這是
他第一次認真思考長久這個字眼。沉默比熱鬧感覺長久一些,他甚
至連手都沒敢牽過卉君一下,怕是摸到了卉君就會破壞了長久,這
成了一種迷信。

  卉君也是貪著每週末午後的這份恬靜,兩人習慣的地方老是淡
水,有時就只在那顆大榕樹下單坐上一整著午後。卉君沒詳細端詳
過惟光,主要是因為惟光那雙眼,讓人感到一種冷冷的落寞,看仔
細了連時間都要蒼白了起來。卉君也不知道自己戀著什麼,照說這
種沒意思的約會早該斷了的,況且還牽扯了惟光的一段婚姻。只是
忘不了那個夜,那件披在她身上的外套,這情緒在心底發了芽,深
根盤據了一塊地盤,清也清理不去。

  這生沒人這樣愛護過卉君,這是第一次吧!好像也是唯一的一
次。之後惟光連走著路也跟她一前一後的,有時感覺這男人故意在
躲著她,也不知道他心理想些什麼。對惟光明顯的是少了身體的慾
望,兩人就是一直走著,累了就坐著休息一下,坐的位置也像是安
排好的拉著遠遠。

  惟光跟家裡的幾乎很少有那床第事情,偶一為之也帶著一種責
任感覺,弄上一回每每要搞上一兩小時,就是沒那激情,能維持個
堅硬也算奇蹟了。他女人也被這一兩小時的應酬搞的疲憊不堪,反
而懷念起惟光少年時的早洩。兩人既然都有著共識,當然是能省則
省大家安靜快活,平安是福。

  惟光是靠死薪水過生活,以前搞些風流勾當一個月最多也只是
一回兩回,多了經濟上就要出問題了。平時發洩需要方法就是自行
解決,說也奇怪,看看圖片不需三兩分鐘就能射出,輕鬆省事又方
便得很。在惟光幻想裡不知凡幾女人跟他有過一段,從老總秘書到
路邊穿著短裙的少女,這天地裡惟光可以任意揮灑,除了卉君。不
是沒試過卉君,只是那回他腦裡想著卉君時陽具卻老是不爭氣的軟
了下來,越是幻想卉君的樣子越是不行,最後連那一點長度都龜縮
了起來。惟光只能嘲笑自己對卉君的愛已經超脫到精神層面了,這
讓他益發尊重起卉君,真的把她當宗教般拜了起來。

  卉君一週裡不想著尚禮的日子只有每個週末午後,這讓她有時
間喘點氣息。


第五章:孽障

  尚禮一生未曾為衣食憂慮過,家裡留給他經營的事業雖然不是
太大,但在地區上也是小有規模,等留到他的手上後又發揚光大了
許多。老實說尚禮不能算是二世祖類型,他在事業上確實有些獨到
的經營手段。相對的他在人生觀上也有這麼些經營事業的方式,凡
事總要算個精準,不吃虧才是。

  結婚對尚禮來說是從未考慮過的,父母都過去了,兄弟也都妻
小成群,沒了壓力就更嚮往無拘無束的自由。既不愁錢財生活,加
上人長的有女人緣,專科時期就沒缺過異性朋友。也是因為女人得
來的容易,這就少了些競爭的感覺,心底對愛情這東西就有了幾分
輕視。

  卉君無論在姿色、年齡上都比不上尚禮認識的眾多女子,但是
尚禮卻莫名其妙的被卉君勾住了魂。尚禮那日靜下心好好的分析自
己的心情,帶著點分析股票曲線走勢圖的研判手法,卻是分析不出
個什麼東西,最後將這一切歸之為緣分。緣分這玩意是最不科學的
,偏偏生意人又最相信這等虛無飄渺的東西,無論風水相命這種怪
力亂神,倒是這群穿西裝打領帶的青壯企業家事業的首席參謀。

  那日等卉君下了班尚禮神秘兮兮的說要帶她去個地方。尚禮一
向主導一切習慣了,卉君也自認定為尚禮的小女人,就跟著驅車上
了高速公路。這一開就開了兩個多小時,到了台中鄉下一個不知名
的小鎮,尚禮熟手熟腳左灣右拐的來到一間神壇。尚禮燃起香來要
卉君跟著膜拜,卉君本是什麼都信又什麼都不信的就隨了尚禮,過
程繁複之極,總算是完成了儀式。

  出來一位中年婦人,一身白衣,嘴裡念念有詞像是念著什麼古
詩之類,押著韻兒甚是流利卻聽不出個真確,邊說還著兩手揮著足
下踏著舞步像是出了魂般。旁邊站個年輕小夥子叼著根煙,跟尚禮
說太子爺問你要想問些什麼?卉君自幼生長都市,從未見過這種景
象,好奇中卻有七分怕了起來。尚禮示意卉君有要問的沒?卉君一
時不知所措推推尚禮,尚禮只好自己先說。

  尚禮拉著卉君跪在婦人面前,輕聲問到弟子今生與此女子緣分
如何?婦人一陣顫抖,手足舞蹈說了幾句難懂的句子竟往後仰倒趴
在地上。旁兒那青年朗聲說到,三太子說緣阿!孽障阿!

  回到台北已是凌晨,卉君經了一晚的吵鬧,腦子裡盡是迴響著
那句孽障阿!心神不寧的無法入睡。推了推尚禮卻是叫不起來,尚
禮是好睡那型。卉君頓覺萬分孤獨,披件睡衣坐到套房角落的沙發
上,念起淡水的寧靜。

  朦朧中卉君夢到跟著惟光在淡水海邊靜靜走著,赤紅的日頭慢
慢消失在觀音山下,月亮早已耐不住寂寞掛在另一邊的天上。月兒
慢慢吸去光明,散發出一種柔和的蒼白,像是要冰鎮住人心的慌亂
。突然那婦人出現在卉君面前擋住路厲聲斥問孽障要往哪去?卻不
知這孽障指的是惟光還是自己?惟光牽著她的手沒命的奔跑著,慢
慢惟光身形竟幻化成尚禮。卉君尖叫哭著,婦人轉成一道紅光撲了
過來……

  尚禮死命的推醒卉君。這時已是清晨六點了,尚禮是崇尚早睡
早起身體好的信徒,半醒中被卉君淒厲哭聲嚇起。起身一摸身邊沒
了卉君身影,又一下也沒意會出自己是夜宿在卉君小公寓裡,定了
下神才發現卉君竟在牆角沙發上捲曲的哭著。

  一摸卉君額頭有些燙,想是一夜睡在沙發受了風寒,尚禮心底
疼了起來。安頓好卉君吃了顆感冒藥交代務必要請假,卉君堅持週
末只是半天的班,尚禮怕卉君溜去上班只好陪著。卉君在尚禮懷中
沉沉睡著,身上一陣冷一陣熱的,原本就不是什麼大病,近中午時
分發了汗燒也退了。

  卉君催著尚禮去開會,尚禮心中不放心就打電話通知今天這會
不過去了。卉君將頭鑽在尚禮胸膛裡,聞著他一身的煙味,心想這
煙味怎這的香甜?又想起當時斥責尚禮,接著想到那晚的風流,心
頭整個躁熱了起來。

  卉君輕咬著尚禮的龜頭,尚禮無奈卻又止不住興奮,問說卉君
身子病才剛好是否適宜?卉君笑著說你都想成這樣了,這事情兒要
怎個解決?尚禮將她身子轉過壓在她身上說,今兒讓我服侍你吧!
你好好別出力享受著。

  尚禮怕傷著了卉君不敢太過粗魯,只是慢慢抽插。這感覺跟以
往又是不同,情慾不是一下爆發,卻像是慢慢的加上溫度。每次的
插入都提高些溫度,提高著提高著,然後沸騰。

  尚禮跟卉君做愛就是控制不住時間,好在今日卉君安全,射入
時感覺出卉君體內的強烈收縮,放在裡面也不拔出享受著暖暖的感
覺。卉君也是愛尚禮高潮後放在裡面,甚至比做愛還要喜歡,高潮
可以一直延續到尚禮縮小後退出,延續到尚禮做愛後的輕撫。只要
尚禮能抱她多久,這高潮就能維繫多久。

  午後的空氣有些潮濕,卉君靠在尚禮臂膀中卻想到惟光下午是
不是會著急她的消失?心裡頓時不安了起來。約會時間已過了許久
,卉君心底掙扎著……突然起身說我要出去一下,衝到浴室草草沖
洗一下,妝也沒畫就丟下尚禮這樣出去了。尚禮是第一次遇到這種
情景,一下沒回神的呆呆躺在床上,也忘記問是否要送她一程,只
感覺好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突然消失了。

  下午四點,當卉君看到惟光時他已經在新光百貨門口呆坐了三
個小時。


第六章:孽障

  赴約以及等待的過程中惟光並沒任何的焦急或不安,甚至隱約
的期待卉君不要出現。這層想法惟光自己也是不解,卉君對他來說
顯然是重要的超過一切,但他卻是盼望失去她。

  等了三小時惟光幾乎是沒有更換過姿勢,坐在休憩區的石椅上
動也不動,好像是一種聖潔的儀式,等待著某種救贖。這個情感像
是人們等彌賽亞再度降臨,等了兩千年尚未失望,只是等的失去了
激情。偶然人們心中會懷疑一下,更多時候人們會期待兩千年前的
誕生只是個幻想,這樣就乾脆死了這條心輕省許多。

  看到卉君迎面走來,惟光沒任何興奮或生氣,只是感覺心頭又
沉重了些。分明卉君是極重視這每週一次的會面,看她喘息的樣子
,剛才定是趕的相當急迫。

  愛情在似有似無中間最是讓人痛苦,也最是讓人充滿希望或是
絕望。第一句的愛情說出口是最難的,是最真心的,往後那句我愛
你隨著日子就慢慢多了幾分順口,越是久了應付的就變的越多些。
因而惟光情願把狀況維持在現有情形,他知道這愛情一但說分明了
就只有等著退色。

  兩人就坐在石椅上,沒交集的聊著。卉君順口說著公司近況,
說著生活瑣事,惟光就這樣聽著。惟光本就不清楚卉君的感情世界
,只是感覺卉君不該沒有男友,那既然如此也就不如不問,免得又
多一件讓人絕望的念頭。卉君本自認跟惟光是無事不可談的,就只
尚禮之事怎的都說不出口。有了這樣的心事,兩人交談中就盡挑些
無關緊要的事情。

  惟光看時間也該歸營報到了,起身有點抱歉的想要解釋。惟光
本就很少仔細瞧過卉君,那時天色尚未昏暗,惟光見卉君臉色慘白
,雖是未施脂粉但也不至如此。惟光嚇了一跳,蹲下身抓住卉君小
手問到怎了?這下兩人四目交接,惟光感覺出卉君手一片冰涼,又
突的感覺自己雙手不潔忙的鬆開雙手。卉君忙說沒什麼,一些小感
冒罷了。她其實知道惟光應該回家的時間,便催著惟光要他回去不
要鬧出糾紛。

  惟光走後卉君一時間也無處可去,便挪了一下身軀坐到惟光剛
的位置,只是石椅已經涼了感覺不出惟光的體溫。卉君心想人也就
是如此吧!剛才分開一切就都涼了,絲毫沒留下半分憑證。又想起
惟光握她手的感覺,因著卉君生病手冰更顯得惟光的熱,對惟光的
感覺除了肩上外套的溫暖外又多了個體溫的接觸。

  卉君就足足坐了三小時沒動,心中有點自虐的想要償還,到底
是償還什麼也不清楚。起身時一陣天旋地轉,卉君知道夜風一吹燒
又起來了。

  好不容易撐到家中卉君昏睡過去,直到次日被尚禮電話叫醒。
尚禮聽出她又病了,瘋狂似的衝到卉君住處,幾乎是用扛的將她抓
去看病。這下子感冒已經轉成肺炎,卉君只好老實在床上躺了兩天
動也沒動。兩天裡尚禮幾乎像是陀螺般轉著,將卉君服侍的服服貼
貼,自己是哪都沒去。

  尚禮這兩天裡始終想著卉君週末是去哪了?想問又不敢問,也
是怕真的問出個什麼。但心底冒著一個問號,好在尚禮是個寬心的
人,事情想想也沒放在心上,可是那種隨時會失去卉君的心總沒消
失過。

  一整天打不通卉君手機,惟光心底開始害怕。惟光只知道卉君
手機號碼,其他總總一概不知,這關頭去也不知道該去哪探聽,只
能空自著急。晚上到了家中,看了什麼都不對勁。那惟光的女人也
不是個好招惹的,兩人吵了一夜,惟光自氣的在客廳睡沙發,他女
人也早已習慣。

  那夜惟光夢到卉君,直接了當的夢到卉君的手愛撫著他。惟光
這一個多月來未曾發洩過,偶然自己也覺得奇怪,但就是突然的慾
念全消。卉君的手輕柔的搓動惟光的陽具,上下律動著。惟光沒來
得極制止就射了出來,頓時夢醒,看自己搞的褲子一片糊塗,被子
上也沾了些。

  惟光起身卻不去清理,心底享受著卉君柔弱的手兒。


第七章:征服

  病後的卉君瘦了一小圈,更增加了幾分林黛玉的樣子。她自己
也是精神恍惚,每日做事顛三倒四的,也不知道心底藏了些什麼。
上司這回對她反倒是刻意維護,男同事間也喜歡她,只是免不了女
同事背後指指點點,說她到這年紀還在裝這模樣,女人家間本就心
眼小的緊。

  說到年紀,卉君這回又有些緊張了,不是說是緊張著想要嫁人
,而是不知道該怎樣處理這個心底的爛攤子。這日尚禮晚飯後偷偷
拿出一個戒指,說要卉君嫁給他。卉君本來心底歡喜,正想要答應
時,突然腦海中浮出惟光孤獨的身影,竟遲遲無法伸出手來接過戒
指。氣氛一時相當尷尬,兩人在餐廳對坐著,那對蠟燭搖曳出的雙
雙人影看來極是諷刺。

  尚禮摟著卉君時心底感覺出一種絕望,他本以為卉君已是他的
人兒了,豈知卻是漸行漸遠。這不是生活或是感情,也不是身體,
而是哪一顆心,那一顆心在某個位置藏著某個心事。

  兩人摟著親吻著,尚禮吻著像是沒了明天一樣,他的舌肆意探
索著,穿透著,像是要將整個魂兒穿過去。卉君的衣服像是被撕裂
的除去,這激起卉君的另一種刺激,一種狂暴。她生命中的男人都
太過於彬彬有禮,她的生命缺乏激情,連這樣的三角戀情都是像沼
澤一樣,沉的沒有痕跡,沉的一團爛泥。

  卉君咬著尚禮的乳頭,尚禮像被電流穿透一樣抖動著。尚禮的
手在卉君身上撫摸,卉君的下體已是溼透。卉君正享受著尚禮的觸
摸,沒料到尚禮的手伸到那最隱密的洞口,帶著愛液的濕潤毫無困
難的穿了進去。卉君一時沒會意過來,只感覺身體裡面所有神經霎
間被刺透一樣,想要擺脫,卻是無法擺脫尚禮的堅持。

  這種事情卉君不是沒聽說過,但只是沒想到過會發生在自己身
上。狂暴的刺激讓卉君忘記一切,所有刺激都帶有些痛楚的苦澀,
卉君甚至將臀部像後迎著。說不出是痛楚是快感,只知道那是個最
隱私的地方,今日她讓尚禮進出著。帶著一點放縱,一點墮落,一
點贖罪的心思。

  進去時並沒想像中這樣痛苦,身體的感受全然不同於做愛,不
是那種快感,全然不是。這是另一種感受,一種該被咒祖的感受,
快樂裡帶著毀滅,卉君無法控制的尖叫著。

  只是快感,沒有高點卻是全是高點的高潮,卉君軟弱到無法撐
住身子,一絲力氣都用不上來。這是一場擄掠,卉君沒有任何抵抗
的能力,只能承受。這不是像往常做愛一樣可感覺出愛情的彼此流
傳,這是征服,卉君只能被摧毀的承受這種純肉體的感受。

  尚禮並沒持續多久便躺在卉君身邊了,卉君也無力的躺著,沒
有擁抱,沒有事後的持續激情。抽出後連所有的感覺一起抽掉了,
沒了,一切空掉了。

  卉君喘息問到為何?尚禮只是不答。卉君問說是否他希望擁有
她某種的第一次?尚禮索性將身子背過。卉君問的無趣也沒再吭聲
,再看尚禮背著她雙肩抽動,卉君怕了起來。

  尚禮帶著淚光說自己為何如此懼怕婚姻。原來尚禮自幼家教嚴
格,雖然家中殷實,但管教卻是不曾放鬆,無止盡的體罰羞辱。他
夢想自己未來的家庭不要如此,但他知道他身上流著的是父親冷酷
的血液,所以他放棄擁有一個家。在他的一生中所有的得到都必須
用力,無論是誠實努力或陰謀狡詐,總之他知道包含女人他都需要
這樣奪取,這是他父親的教導。

  這是他第一次有長久的念頭,也是他第一次不曾欺瞞虛假,同
時卉君給他的也同他從父親那得到的一樣。在父親臨去時他流淚訴
說自己軟弱,父親打斷不悅的說要他堅強,他不能理解他的父親,
現在他也一樣不能真正的了解卉君。

  卉君無助的摟著尚禮,她沒法幫上任何忙。她心中想著惟光,
在這時她為自己的念頭感到羞恥,在幾乎認定要託付的男子身上想
著另一個孤獨的身影。

  尚禮在哭泣中沉沉睡著。卉君感到淡水的夕陽,雖然紅通通的
跳著躍著,但卻是無法阻止自己的淪落。


第八章:一點機會

  沒個好理由來拒絕,這是卉君現在的難題,卉君想著想著也感
覺好笑之極。床也上了,也說不出個不愛,誠心問自己也是真心愛
著尚禮。但總之就是怪怪的感覺,一種說不出的怪。卉君就這樣答
應了尚禮的求婚。

  尚禮是個大家族,父母雖然走了但親友長輩命卻不短,這些日
子卉君一空著就陪尚禮四處學做公關。尚禮是生意人,凡事處理的
服服貼貼,但卉君顯然並不太能討好這些老人家們。身家倒是其次
,只要尚禮願意弄個女人上禮堂這些托孤遺老就算了樁心事了,主
要卉君並不是一個八面玲瓏的女人,這個家族愛的就是排場體面,
卉君單薄的樣子看來上不了檯面。

  忙碌帶來的不像是喜氣,雖然尚禮的體貼並未稍減,但卉君的
寂寞更是嚴重。卉君沒抱怨過,慎重地將一切事情當專案處理著,
總之再爛也要弄出個結案,有點事不關己的樣子,感覺倒像是個陪
嫁的姑娘。

  週六是屬於卉君自己的日子,一個非常堅持的特殊日子。尚禮
無法理解卻也沒阻止過,只是心中淡淡的感覺出一種危機,他只想
結了婚這就自然沒事了。卉君心底知道跟惟光見面並不適宜,再兩
週就要訂婚了,可是每個週末午後卻是她唯一自由快樂無拘束的時
光。

  你無法理解這感覺。跟尚禮一起時總是狂熱的,尚禮愛逗卉君
笑,愛陪著卉君四處遊玩。尚禮永遠是快樂熱鬧的,像流動的岩漿
一樣,帶著一種火熱的紅。惟光不是不好,但跟惟光一起這些日子
加起來說的話還沒跟尚禮一晚說的話多,約會的時光總像是靜止的
。惟光就是這樣淡,淡到兩人關係好似一張慘白色的宣紙,風吹就
飄般。

  當卉君說下週我不會來時心底想著的只是因為訂婚沒空,其中
並沒分手的意思。女人在這方面是聰敏的,他說的是下週因為訂婚
不會來,而不是說不會再來,留了三分餘地。惟光卻是面無表情聽
著,只微微點點頭說我了解你的難處,這下子搞得事情沒個轉圜。
惟光口氣裡好像此事與他無關一樣。事實惟光心底上也沒個任何感
覺,甚至有一種淒涼的解脫感。這愛情他早知曉是如此結局的,只
是早晚罷了。惟光心想,爾後所有的愛就都完整了,惟光知道自己
的愛是完整的,當扣除掉了卉君就完美無缺了。

  這週六接近中午時分卉君心裡開始混亂,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不
對了,只感覺哪件重要事情沒作。跟尚禮逛著銀樓,尚禮興致勃勃
的看著各式首飾,卉君的心情是越來越低盪。卉君忍耐著,她感覺
頭暈好不舒服,但卉君仍堅持折磨自己非要看完所有的銀樓。她幾
近於挑剔式的一家家慢慢逛著,逛到連尚禮都有些心浮氣躁,卉君
卻是堅持中帶著莊嚴。時間慢慢過去……

  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卉君首飾終於挑完了,兩人站在街頭
等攔計程車。卉君連看錶的力氣都沒了,隨口問到現在是幾點?尚
禮回說要近四點了。此時卉君心中一震,突然清楚了自己心事。挑
剔拖延是為了阻止自己奔向惟光的心,但卻又恰恰在這不上不下時
間中留了點空隙,潛意識中給自己這麼一點時間,就這一點時間,
最後一點機會。


第九章:茫然

  新光,這個吵鬧又安寧的地方。卉君下了計程車後一時不敢繼
續走向前,怕是惟光在,又怕是惟光不在。發了會呆,卉君走向熟
悉的地方,惟光一貫如石像的身影孤獨沒意外的坐在那兒。突然間
惟光的身形像是發出了光輝,卉君感覺一股愛意自胸口湧奔而出。
1 (813).jpg
  卉君悄悄地走到惟光身邊坐下,一言不發怕吵到這種神聖的感
情,怕是說一句話就會讓時間有個機會逃走。惟光轉首看著卉君的
眼光是炙熱的,一種沒有明天的熱,熱到自紅轉白,穿過卉君的靈
魂,打碎卉君的心。

  卉君大膽的說今晚陪我,兩人相識至今握手也只一次而已,所
有感官上真實的接觸就是那件披在肩上的外衣以及那回的握手。

  惟光沮喪的躺著,一時間卉君還沒體會發生何事,他為何停了
下來。卉君主動的吻著惟光,這才接觸到惟光原來並沒有硬挺。惟
光將身子轉過背對著卉君,抱歉的說我就是不行,我沒法跟你做。

  卉君輕輕撫著惟光的背,緊緊抱著惟光。過會卉君將惟光身體
轉了過來,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的勾引一個男人,她輕輕探索惟光的
下體。惟光的陽具快速的膨脹起來,卉君低頭吻著,盡情的吻著,
感受那種生的慾望在他口中茁長。卉君套弄,陽具在口中顫動著,
卉君手輕撫著自己的下體,含糊發出快感的聲音。

  扭動中卉君高潮了,忘情的輕咬著陽具,沒命的上下律動,像
是要將惟光吞噬一樣。惟光掙脫卉君,猶豫一下將卉君放平來,進
入時明顯聽到愛液的溢出聲,卉君忘情尖叫著。

  惟光帶著種毀滅的墮落感,用盡全部力氣抽插著,每次戳弄都
是整根進出,毫不憐惜。卉君臉龐上發出一種魔鬼般的光輝,高潮
在體內一次次爆炸,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吼聲。做愛的時間並不長,
但好像每一次的戳入都帶來一次毀滅。

  惟光沒理會一切就射在卉君體內,他趴在卉君身上喘息著。好
累,從來沒這樣讓人疲倦過的做愛,好像將所有的愛情一次都發洩
了出來。卉君輕輕撫弄著惟光的臉,仔細瞧著惟光,仔仔細細瞧著
,一個恍惚突然一驚,竟以為看的是尚禮。

  卉君突然想到尚禮,她怎突然好想尚禮。定了神看著懷中男人
,這個也是沒命的愛著的,到底是怎樣?看來尚禮倒像是吃了個虧
,只是因為她就要是屬於尚禮的人了。

  她突然想起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書裡的一段話……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
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
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评论1

smart4722 發表於 2018-4-5 23:19:19 |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佈主題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关注我们
星点互联关注时代变迁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wuso.me X3.4@ 2019wu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