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忘记密码
查看: 1812|回復: 1

[都市激情] 奔向情慾的自由

[複製鏈接]

64

主題

100

帖子

579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579
發表於 2018-1-12 13:01: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奔向情慾的自由
      ===================================
      日期:公元 1999 年 5 月26 日
      時間:下午 4 時 20 分
      地點:加州南灣庫柏蒂諾診所

      病人:楊小青
      主治心理醫師:布魯士.強斯頓

      ===================================
      〔以下為訪談錄音記錄稿,診斷、及治療計畫皆尚待彙寫。〕
      ===================================


        楊小青進門時,身穿一襲上班服:翻領的薄綢白襯衫、灰中夾細黑條的及膝
      窄裙;半透明的暗灰褲襪,足蹅灰色半高跟鞋;脫下的同色西裝外套,擱在肘彎
      裡。衫襟戴著銀白色鑽石別針,搭配白金嵌珍珠的耳環;引人注目、但不搶眼。
      全身唯一的色彩,是抹了淡紅、微泛銀光的唇膏,勾描出略寬的嘴部輪廓,凸顯
      兩片嘴唇薄薄的特徵。

        整體看來,楊小青的打扮不失端莊、優雅的風度。她走入面談室,放下皮包
      、掛上外套,轉身關門的幾個動作,正好將纖腰與豐臀對比的曲線一覽無遺陳現
      在我眼前。

        見我目不轉睛注視她,楊小青略略不安地笑笑。待我伸手示意之后,才坐進
      皮沙發、開始今天的談話。


           xxxxx     xxxxx     xxxxx


        「張太太從公司過來,途中沒有遇上塞車吧?」

        「嗯,趕在尖峰時間之前,所以沒踫上…自從這邊 Freeway 加蓋了條支線,
      交通的確改進不少,開過來用不到半個小時……

        「…對了,Dr. 強斯頓,收到我寄的資料嗎?…」

        「就在這兒!…不過,只讀完自白的頭兩篇…因為…」

        「沒關係,我想既然你懂中文,如果先讀了我的”自白”、和那篇”故事”
      的話,或許就可以快一點、多瞭解我一點。……那,再聽我講事情就能省下好多
      時間,對不對?…」

        「對!那些背景資料確實很有幫助……妳現在,每天都上班?」

        「嗯,除了禮拜五,每天在丈夫的公司管些賬目、跟發薪水等的雜事;不過
      都沒什麼重要啦!」

        「像”老闆娘”一樣?」問她。

        聽見”老闆娘”三個中文字,楊小青笑了,卻搖頭說:「得打發時間嘛!」

        「難道不覺得工作本身有價值?」

        「有什麼價值?…那些工作,公司的會計小姐都會做,跟本用不著我。……
      老實說,我去上班,為的就是讓自己日子過得忙一點、才不會東想西想…想好多
      常常想不開的…那種事。…」

        「像那些事?…」

        「嗯…嗯~…」抿嘴吞吞吐吐、想講講不出來,楊小青手伸到頸子后面揉。

        同時臉色陷入沉鬱,但又對我瞟望一眼,像開始講什麼卻欲言又止、說不出
      口似的;充分顯示心中有某種掙扎。於是我像上回一樣,將座椅滑近沙發,叫她
      仰臥在沙發上,使身子完全鬆弛;然后慢慢思考、慢慢吐露心中的感覺。

        「那,要不要我…閉上眼睛,Dr. 強斯頓?」

        「就隨便妳嘍!張太太…」說完,就見楊小青乖乖閉上兩眼。

        但臉部的表情卻不停變幻,而且嘴唇和嘴角還微微顫動、勾挑,過了好一陣
      ,又睜開眼睛、對我眨呀眨的,說:

        「哎喲~,腦子好亂喔!…心裡砰砰跳,跟本無法思考…」

        「那~,就光講講妳最近的感覺好了。」我建議道。

        她黑亮的眸子深深望了我一剎,然后閉上。


           xxxxx     xxxxx     xxxxx


        「心裡的感覺…就是好不安寧,尤其最近…常常作惡夢。……

        「…夢些好奇怪、而且好可怕的事!…」

        「像……?」我輕輕問她。

        「像上次見了你,第二天晚上……」楊小青閉眼回答:

        「…我…在一個不曉得什麼地方一直跑、一直跑;不停的跑得好辛苦…」

        「找東西?…還是尋找人?」我問。

        「也搞不清,就是心裡好害怕、好緊張。好像…對了,感覺有人要逮捕我,
      把我捉住以后判罪!…那,我知道追我的人一定是我丈夫,他因為發現我跟情人
      幽會、讓他戴了綠帽子…所以要殺我洩憤……

        「…Dr. 強斯頓,這是真的,對不對?我是說,心裡的恐懼在夢中出現…」

        「嗯,是會出現。但張太太現在不用分析,先試著仔細感覺它。」

        「哦!…好,那…我跑了不知多久,腿子都快斷了;一失足…就跌進稀泥巴
      的沼澤裡。…想掙扎,可是全身乏力、爬也爬不起來,只好趴在那兒、直喘氣;
      ……也一直擔心自己會遭遇不幸、遭到可怕的命運……

        「…那我愈擔心,身體就愈無力;……等聽到有人踩在泥巴水裡的腳步聲,
      我嚇得都快虛脫了,卻還想掙扎調頭、看那個追我的人究竟是誰?…」

        「看到了嗎?…是誰?…」我好奇地問。

        楊小青半睜開雙眼,瞧我一下,才說:「…跟本還沒看見,就被那個人影從
      后面撲上來、壓住;還拿了一隻手槍頂在我脖子后面,說我是個…該死的婊子!
      …說我恬不知恥…亂勾引男人……

        「…那我想要調頭、跟他講:”我不是,不是婊子嘛!”他就抓住我頭髮、
      把我的頭往泥巴裡慣、用力壓住,讓我不能呼吸,全身一直發抖;可他還是一直
      罵、一直罵得好凶……

        「…這時,才聽出聲音根本不是丈夫,而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男人。……

        「…那,我也好奇怪喔,漸漸忘了恐懼;反而覺得…那樣子在泥漿裡、被他
      壓在背上,全身反而興奮起來;而且會不由自主朝后面、朝上面拱;更往他身上
      …作那種…那種動作……唉,我講不出口!…」

        「沒關係,意思我懂……」我回應她。

        「那,反正就是那樣子,我本來以為是手槍的…硬硬東西,已經抵在我后面
      底下…那邊,一陣陣朝腿子當中戳;……那他一面戳、一面罵,說我只要身體被
      一根棒子踫到,就會變性感,變成好淫浪的女人;還故意問我是不是?……

        「…我哭著搖頭否認,可是心裡已經直喊:”是嘛!…就是嘛!我早就是個
      …好淫蕩的女人了!……”

        「…Dr. 強斯頓,你能瞭解我那時的感覺嗎?」楊小青兩眼晶瑩望著我。

        「嗯,不難。…請繼續吧!」

        「也不知道自己那時候有沒有穿衣服,還是衣服已經被他撕光,只覺得全身
      上下糊滿了稀稀的泥巴、又濕又黏;……黏到腿子當中那個地方,也像…被黏得
      緊緊、想打都打不開;而膝蓋陷在軟軟的泥巴裡,跟本使不出力,只好拚命往下
      挺腰、把…把屁股朝上翹……

        「…就像…把自己后面,送給那個男人,要他…插進去!……真的是很羞人
      ,很…那個的姿勢……而且我還忍不住哼出聲音,像求他似的……

        「…那,他也不管,繼續用好多侮辱人的髒話,說我有一個接一個的情夫,
      接到最后,全身都淋滿了男人精液,有的半乾、有的還稀稀、糊糊的……說難怪
      我這麼喜歡被人壓在泥沼裡…幹!…幹到全身發臭、又髒又黑……

        「…我被他罵得一直哭、一直狂喊:”我沒有!…沒有情人嘛!”可是喉嚨
      喊啞了,他都不信;當然我自己也不相信,只顧猛烈搖頭,臉貼在泥沼裡、掃來
      掃去,弄到嘴巴、鼻孔都塞滿稀泥,好臭好臭的味道,使我作嘔、想吐。…可是
      他…那時早就不再抓我頭髮,反而是我主動,拿自己臉頰去抹稀泥的……

        「…現在想起來,自己都覺得…好那個,好賤!…」

        「張太太,別這麼想。現在用心體會,我們等一下再分析。」  

        「好。…那你不要笑我…我還要講得更清楚的事…喔~!?」

        「當然不會,請放心!」

        「那,那我一面抹稀泥,一面…翹屁股的時候,男人的手,就伸進泥漿裡、
      繞到我胸部上,亂摸、亂抓,捏弄奶頭;也不管我痛不痛,用力搯、狠命扯……
      聽見我尖叫,還故意講我奶子雖小,乳頭卻夠挺硬……難怪那些情夫們都不嫌我
      胸部平坦……

        「…揪完奶頭,他就捥住我的腰、突然往上一提,把我拉出泥漿水面;同時
      凶巴巴的令我向前爬,爬到沼澤邊、抓住倒在地上一顆大樹的枯枝,說要瞧瞧我
      小奶子女人,屁股的長相……看我有沒有足夠本錢、彌補上半身的不足……

        「…我乖乖照作,掙扎爬到岸邊,一路上感覺全身的泥水漿漿慢慢往下滑,
      淋得皮膚發癢,身體卻愈來愈興奮。手抓到大樹枯枝的時候,竟覺得那根枯枝都
      好刺激、好像男性的…那根東西……

        「…馬上就禁不住主動把屁股翹得更高、對那個男人搖了起來。」

        「嗯~…」我不覺嗯出聲音。楊小青睜開眼:「Dr. 強斯頓……?」

        「哦,沒事!…妳請繼續……」〔我的手已經放進褲子口袋了。〕

        楊小青眼睛瞟我,臉頰紅紅的。

        但她舔舔嘴唇、又問:「Dr. 強斯頓,你都不在意…我講的嗎?…」

        「當然不會,對妳重要的事,儘管說吧!…」

        抿了抿嘴,她才繼續:「…那,我一面翹高屁股,對他搖的時候,那天空就
      一面下起了大雨,把我已經濕黏黏的身體淋得更濕透了;而且加上閃電、打雷,
      好嚇人…但是我都不管,巴住枯枝一直扭、一直扭、一直搖屁股……

        「…還回過頭、喊著問那個男人:”我屁股好不好?…夠不夠…補償?…”
      他先不回答,揮起手,就用力掌摑肉瓣,打得我好痛好痛…都哭了;才說我屁股
      夠圓、扭得也還算好看,足夠讓男人…雞巴硬挺起來……

        「…噢~,Dr.,Dr. 強斯頓!…我都快講不下去了!…」

        楊小青望我的眼睛掛著淚珠。


           xxxxx     xxxxx     xxxxx


        「張太太,別難過。……」

        我由沙發旁的盒子抽出面紙、遞給楊小青擦淚,並輕輕撫她肩頭;安慰她。

        「謝謝!…你知道嗎?…那種…真是……好不堪的感覺,想起來我就辛酸!
      好像人家一點自尊都沒有了,該當遭受羞辱、受那種方式…處罰,還要被迫承認
      是因為自己的奶奶太小,才主動搖屁股、彌補男人的……

        「…可是人家…連究竟犯了什麼罪、做錯了什麼?都不明白!…

        「哼、哼!…嗚~、嗚~~!!……嘶~!……」泣啜、抽搐得肩頭輕震。

        「沒有錯,張太太妳沒錯啊,唉!…真可憐,可憐的寶貝!」

        聽見我的安慰話,楊小青睜大、含淚的兩眼,充滿感激,卻帶著無比驚訝:

        「你…做醫師的,也叫病人…寶貝!?…」極好奇地問我。

        「嗯,做醫師的,必須關心、讓病人感覺親切呀!…好啦,張太太,別盡去
      想我的工作;還是專心體會自己所講的事吧!……瞧,妳肩膀的肌肉都發緊了,
      是不是很難放鬆?……」

        「就是嘛!…噢~啊!…謝謝、謝謝你!你的手…好會按摩……嗯~!」

        楊小青兩眼閉上,享受我在她肩頭的按摩、輕輕哼出舒服聲音。

        喃喃地問:「Dr.,還要我…講那個惡夢嗎?……」

        「嗯!…」繼續揉她的肩,由綢衫領口揉到粉頸旁;看見她嘴角勾起笑容。

        「你對我的惡夢…都有興趣?…」薄唇輕顫地問。

        「不是有興趣,而是我必須瞭解,才能幫妳啊!」我答。

        「哦!還以為你……」楊小青說出一半的話,被我手指按在唇上、封了住。

        「別以為了,張太太!…告訴我妳當時的感覺。」

        「…被打屁股的感覺?…好,不過,請繼續揉我,喔!?」

        楊小青半睜開眼、瞟我的目光很哀怨、卻十分誘人。

        〔我不得不想:我應該維持專業身份,格守醫師病人之間角色的分際;更要
      警惕自己別又落入像凌海倫的「圈套」,讓她搞玩世不恭的婚外性關係,連心理
      醫師都得逞搞上了!〕

        楊小青羞赧中帶著興奮道:

        「哎~,被打屁股的感覺,真的是好難講耶!……除了痛,最那個的,就是
      心裡會產生一種…好矛盾、好受不了強烈的自責,跟羞恥;卻同時覺得…好需要
      被人處罰。……

        「…雖然也搞不清自己錯在那裡,可是,當他手掌…啪、啪、啪的打在肉上
      ,屁股跟著一緊、一鬆時,我就會想到自己小時候,我爸爸…他常常抱我,抱在
      懷裡、親呀親的,手掌捧住我…捧住我臀部的感覺…… 

        「…那,兩相對比,同樣是被男的…碰觸臀部,一個好溫馨、一個好殘酷;
      使我每次都會搞不清楚自己…倒底應該怎麼反應?…應該喜歡?還是討厭?……
      所以就更矛盾、更覺得自己好無能……真的,好難形容……」

        「嗯~,張太太從感覺中,已有自我透視的分析了!…請繼續吧。」

        「是嗎~ Dr.?…是好,還是不好?…」楊小青又睜眼問我。

        「當然好。不過,妳還是別分心、別分析……」手指往她頸子后面揉。

        「喔~!Dr.,我…頸子好硬、好僵,是嗎?那……」

        楊小青邊問、邊側翻身軀,但卻是朝向沙發外的姿勢;當然,立刻也發現
      這反而使我無法按摩到她的頸子后面。

        「噢~,我乾脆…趴著好嗎?」問時,她已經採取行動、伏趴了。

        因為座椅是面對楊小青腳的方向,即使歪斜身體、伸長手臂,可以摸到她
      的頸、背按揉,但總是不順,而且辛苦;所以也「乾脆」挪身、改成面朝她的
      頭、倚坐上沙發邊緣,抓捏她果真僵硬的肩、頸肌肉……

        「嗯~,噢!……好…舒服!…」楊小青閉眼、側臉微笑嘆道。

        「可以繼續講嗎?」我問。她掛著笑、又沉默一陣才說:

        「…嗯!好難、好難形容的感覺…其實也不是什麼矛盾、什麼無能;只要
      什麼都不想,直覺的感受反而是…蠻刺激、蠻強烈,會引起亢奮的耶!……

        「…所以我才會那麼忍不住…性慾一直上來、忍不住扭動…夠圓的屁股;
      好讓男人時雞巴…硬起來……喔~,Dr.!…你…捏得我…好舒服喔!……」

        「結果呢?…他,這追捕妳的男人,硬起來了嗎?…」

        「當然…硬了!…而且還硬得好大、好大……放在我臀溝上前后磨擦時,
      我閉著眼睛,腦子裡都看得見被大雨淋得濕濕亮亮的肉棒、它的尺碼…真的好
      粗壯、好巨大!……

        「…緊巴著枯枝,我一面喊:”天哪!…天哪!…你好大、好大喔!…”
      一面搖頭、甩屁股……全身都在淋水、流進每個肉縫裏面……但還是覺得自己
      好乾涸、好飢渴、好需要灌溉……”快給我!…快給我嘛!…”仰頭直叫……

        「…那身子也像這樣,一直更凶、更瘋狂的…扭……呵~~啊!!」

        趴在沙發上,楊小青像她描述的樣子,示範給我看。

        一面扭,一面羞紅了臉、抿嘴直哼。


           xxxxx     xxxxx     xxxxx


        診所面談室裡,唯一的聲音是:

        楊小青沉濁呼吸、夾著急促喘哼,和她以趴姿扭動臀部,衣服與沙發的皮面
      磳磨,唧吱、唧吱作響……

        直到她忍不住,嘶喊:「喔~,Dr.,Dr. 強斯頓,揉我!揉我的背!…」

        「可妳也得小心,別扭太用力、傷了自己!」

        「我會,我會!…噢~~Dr.~!!…」

        「妳還能講?還能專心嗎,張太太?」

        「能,還能……哦~嗚!…他…插進我裡面的時候,雨…下得更凶、更大,
      還一直閃電、打雷…跟我的心一樣瘋狂……高興得眼淚也一直流!淋得整臉都是
      水,沖掉泥巴,洗掉了所有骯髒、跟罪惡…讓我覺得赤裸裸的……

        「…啊~~噢!!…Dr. 強斯頓!…我的…裙子好緊……

        「…”求你、求求你!…”但是根本不知道…求的是什麼?…我只知道…那
      男的好會弄,弄得我簡直舒服死了!……可是心裡唯一最想、最急迫:要他親我
      、吻我的要求,卻怎麼也喊不出口……」

        「妳要他愛妳!…」我湊近楊小青耳邊說。

        「就是嘛!…就是怎麼也講不出口……

        「…啊~!……Dr. ,你幫我,幫我…鬆掉…解開裙子,…好嗎?求求你!
      ”愛我!…愛我嘛!…”那種話只能放在心裡喊,同時希望那個男人,就是我的
      男友……

        「…噢~~!!…謝謝、謝謝你!…裙子解開了我…才真正體會得到…」

        裙腰鬆解、拉鍊也拉了開;楊小青跪趴在皮沙發上的姿勢,顯得格外動人。
      綢衫失去腰際束縛、從背后往前滑落,暴露出皓白的背脊皮膚,被銀色胸罩細帶
      烘托得更充滿極度的誘惑。

        我雙手揉她肩背,側眼欣賞仍然裹在灰色窄裙下,持續搖甩、晃動的豐臀。
      同時深深明瞭身為心理醫師的責任:必須克制自己的私慾、盡力為病人服務。

        為我的病人 -- 楊小青服務……

        「…那,就在又一個閃電跟打雷一齊爆發時,他…硬棒在我裡面好快好快的
      抽插,像立刻要射精…噴出的剎那,我使勁扭頭朝后面看、看他的臉……

        「…真的就是!是我男朋友的臉!…我高興死了,立刻大叫:”寶貝~!!
      我好愛你、好愛你喔~!…”…高興得一直掉淚、洗刷一切罪惡的眼淚……

        「…同時感覺自己身體也…快要高潮、快要丟出來…了!…

        「…啊、啊、Dr. !我…我快…不行了!……啊、天哪,我現在也…也快要
      丟…丟了!……」

        作為心理醫師,我雙手用力搓楊小青的背,任她兩手緊扣皮沙發、高挺臀部
      、朝天狂扭。見她漲紅的臉頰冒汗、沾濕散亂的黑髮;見她蹙眉閉緊兩眼、一手
      朝自己腿間伸進去……拚命般奮力震抖……

        我都沒吭聲、沒講一句話。

        「啊~!求你…求你、肏我!!…把我…戳出來吧!……啊!……

        「啊!…啊~,啊~~啊~!!!…出了、我…出了!……哦~~嗚!!」

        過了好一陣,我放開揉楊小青背脊的手,低頭在她耳邊問:「張太太?…」

        笑彎裂開的薄唇,她側翻眼白、黑珠滾回,輕輕「嗯~?」了一聲。

        「妳…沒事吧?…」撫她手背,溫和地問。

        「嗯、沒事了!…」應完,又閉上眼睛、沉默不語。

        真是嫵媚而可人的小青!


           xxxxx     xxxxx     xxxxx


        但楊小青在沙發上的惡夢,還沒講完。

        她已經不再跪翹舉臀,而是全身鬆弛、維持趴姿。又過了半晌,才繼續道:
      「Dr. 你知道嗎?…我…其實那時候跟本還沒到高潮……」

        「沒有?…」訛異反問。

        「沒有。因為,因為我…剛剛感覺男友射精的剎那,同時就看見…他的頭、
      跟臉…在雨裡面”砰!”的好大一聲、爆炸成一團…一團血光、一團火光……

        「…嚇得我半死、澈底失去了高潮;呆呆瞪大眼睛,看見雨血模糊、倒在我
      身上,已經沒有頭的男友后面,我丈夫……手裡正拿著槍……

        「…他…把姦夫一槍斃命;露出陰笑、句話不說,又舉起槍、對著我……

        「…我才全身冒冷汗、從惡夢中尖叫、醒來。」


           xxxxx     xxxxx     xxxxx


        緊緊握住楊小青的手,將她從趴姿拉起、坐正。然后我坐進自己椅子,滑回
      桌邊、背對著她,好讓她整理整理鬆解開、零亂的衣衫。

        「沒關係啦,Dr. 強斯頓!…人家剛才的樣子,被你看過……

        「…就再也沒什麼可以對你隱藏的了!…」

        我轉身大大方方正眼瞧、正眼欣賞她將綢衫塞進裙腰、扣上扣子,對她說:

        「來,張太太!…」為她把裙子拉鍊拉起,輕輕拍了下她的”圓臀”。

        「來,咱們談談,算作分析吧!」

        「嗯!…」

        楊小青由皮包取出梳子,一面刷髮、撫攏,一面聽我用淺顯、易懂的方式,
      解說惡夢產生的原因;也依循我的引導,思考、探索她的內心世界。

        由於僅僅是她在我這兒作「心裡分析」的初步開端,對內容的層次、及預期
      達到的目標,都訂得較低、也很簡單,好一步步朝更深、更複雜的心理領域繼續
      探究下去。〔這部分的錄音就不在此翻譯、謄寫。〕

        這個下午,大概由於沙發上已經弄出了性高潮,討論過程中,見楊小青有點
      慵懶、有點陶醉,對嚴肅分析不能專注的模樣;就只談些比較輕鬆的話題。

        建議她利用藝術欣賞、甚至從事點創作、陶冶心性,別讓自己往牛角尖裡鑽
      、想不開。另方面,儘量充實生活內容,才不會感覺過于無奈,或認為「時間」
      是需要打發的東西。

        「有啦,人家有做…藝術方面的事啊!」楊小青伸挺腰肢說:

        「…我禮拜五學繪畫、周二、四晚上練鋼琴,不會不充實。唯一比較難過的
      ,就是臨睡前,會鑽牛角尖、想不開;……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才作惡夢;
      ……像還有一次,我都已經自慰過了,結果還是夢見……」

        「哦~」我瞄向掛鐘,發現一小時早就超過了十多分鐘。

        「對不起,張太太……」正開口、在椅中挺身……

        楊小青也站起來、掛著笑容說:「啊!對不起,我知道了!…」

        「那就下次再講,好嗎?……」

        「嗯,就下次吧……」

        幫楊小青穿上外套、為她開門時,她搶著伸手按住我扶門把的手背;抬起頭
      ,很渴望地盯著我說:「等一等,Dr. 強斯頓!…我…」

        「什麼事?…」我反握住她的手問。心想:又是一個”門把分析”!

        〔”門把分析”是心理治療的常用語,指病人臨走前總有更需要講的話。〕

        「我想我…可能需要…更多次、每次更長一點時間的治療……只是不知道你
      …願不願意、能不能?……」

        「喔~,這個啊!…嗯……」嗯著時,我拉她的手走回桌邊。

        翻開工作時間表、為她找尋空檔時。楊小青已急得要求說:

        「…無論如何都請想想辦法!好嗎?…甚至在你下班后的晚上、晚上我到你
      這兒來,都行!…Dr.,Dr. 強斯頓,行嗎!?……」

        「這個~,不太好喔!……我看,嗯~明天吧!……」

        「明天?!…明天可以呀!!」楊小青高興直點頭;卻被我打斷:

        「不,意思是說:我跟秘書研究調動病人的時間表,明天再告訴妳。」

        「哦!…那,我等你電話……」聲音中充滿失望。

        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xxxxx     xxxxx     xxxx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93

帖子

4059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4059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起来很不错的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游客
請先登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