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屋受論壇wuso.me
聯絡客服
聯絡客服
手機版
聯絡客服
統計信息

[經典系列] 異色雙生姐妹

[複製鏈接]
施貿介 發表於 2018-1-3 19:2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我們並沒有睡在一起,雖然簡和我之間也有相互愛撫,但是再進一步就沒有了。我
非常喜愛摸她那36C的美乳而且我們呆在車上時,我也經常摸她軟中帶硬的屁股
,但是她卻不准我碰她的陰戶(即使連看也不准),並不是因為她裝正經,而是因
為她怕懷孕而不得不奉子女之命成婚。她的顧忌是對的,我們確實不應該那做。

簡有一個雙生的妹妹名叫桑達,她們的外表是一模一樣的(只是桑達在她還是個初
中生時就漂白了自己的頭髮),可是在某些方面她們卻是完全相反:桑達好酒成癖
,而簡只是偶爾喝一點啤酒;簡的成績不是A就是B,桑達則是差得不像話;簡是
一個處女,桑達……嗯,桑達則是濫交。

一個週末,為了慶祝這對雙生子的18歲生日,我從大學返回了老家。

那天相當特別,大家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典,然後我就帶著簡上了一家非常豪華的
飯店吃晚餐。在吃晚餐時,我給了她一隻戒指,不是婚姻戒指,他們管它叫「婚約
戒指」,並不是太貴,但是它代表某種心意。

後來,我們在常去的一個地方泊車時,正好車玻璃都被水蒸氣弄得朦朦朧朧的,情
調非常好,而且從外面也望不到裡面來。

簡對著我說:「非常謝謝你送我戒指,它非常漂亮。」

「但是沒有你漂亮。」我這樣答她:「我愛你。」

「我也愛你。」這樣說完後,她爬到了後座,不說一句話就脫下了褲子,這讓我吃驚。

「脫掉你的褲子,到這兒來。」她命令著。

完全被驚呆而且內心的慾望被喚醒,我遵照著她的命令,脫下了褲子,鐵硬的陽具在
短褲內撐起了一個帳篷。她讓我壓在上面,抓緊了我的屁股,把手隔著內褲愛撫著我
的男根,她的短褲已經濕透了。

「噢……天啊!寶貝,我為你而燃燒著,我不能忍受了。」她大喊著,而我則彎下腰
去用嘴唇含住了她的乳頭作出回答。喘息著,她抓緊了我的屁股,死命地用陰戶磨著
我那被內褲包住的硬雞巴。

突然間她尖叫著高潮了,如垂死般的尖叫,這是我從未看過的。她把我的嘴拉向了她,
舌頭滑溜溜地伸入我的唇間,全壓入我的口中。這太刺激了,我也來了,把內褲打濕
得就如同她一樣。

之後我不得不脫下內褲去清理,簡睜大了眼睛,「什麼事?」我問著她。

她臉紅了:「我從來沒真正看過你這裡,但是它看起來非常可愛。」她格格地笑著。

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而且是完全地勃起,「我不知道它會變得這麼大!」注意到這
一點,她稱讚著:「啊,真是大!除非你還想更進一步,我們最好還是把衣服穿上。」

簡看起來有點凝重:「你真的愛我嗎?」  

「我當然愛你!難道你以為我會為任何女孩買婚約戒指嗎?」

「當然不。」猛地,她壓在我身上猛烈地吻著我,完全不顧忌我們半裸的事實。我呻
吟著,極力把持自己不要去看她硬起的乳頭,還有那隔著濕透的內褲可以看得清清楚
楚的陰戶。

「你下個週末有什麼打算?你能不能再回來一趟?」她問我。

「我想大概可以吧,但是我首先得見過我媽。」

「不,那不行。你能不能開快一點車呢?」她邊穿衣邊神神秘秘地問著。

「我想可以吧,但是為什麼呢?」  

「星期五你徑直來我家,我的家人不在,我想和你過整個週末。」

這句語的隱意讓我呆了好一會兒,我看著她漂亮的藍眼睛:「你確定嗎?」

「是的,我確定,我不能再忍受了。我現在是個大人了,想要你就好像任何一個女人
要她愛的男人般,我非常的迫切需要。」

我不發一言,緊緊地抱住了她,讓她的雙乳壓在我胸膛上,深深地吻著她。

「在我強姦你之前,最好帶我回家。」她調皮地笑著,我的雞巴又在短褲內彈起來。

我送了她回家。

一整周我都有些魂不守舍,腦海裡只想著我和甜蜜的簡第一次在床上共渡週末的事。

星期五,我風馳電掣地驅車,幸運的是只碰上了兩次堵車便來到了簡的家。我敲了敲
門,她穿著一件非常迷人而且短的裙子來開了門。

「嗨!甜心,我能進來嗎?」

「當然可以,你這傻蛋。」她笑著道。

「你真的想要和我共渡週末嗎?」我走進了起居間。

「是的,我們都這樣想。」她的臉非常紅。「好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去恢
復鎮靜:「這個邀請我絕對不會後悔。」

我們進了餐廳,簡已經準備好了燭光晚餐,為了這個特別莊重的晚餐,她可是花了不
少心思。我們拿出了她父母珍藏的美酒,這讓我們能夠解除緊張放鬆下來,也讓我們
的臉上多出一絲幸福的光暈。我們去了起居間,播放了某些輕音樂並坐在椅子上聽著。

幾分鐘後,我們的熱情開始高漲起來,簡的呼吸越來越重,而且臉也紅得厲害,「開
始嗎?」她用著含糊不清的腔調說著,用手拉著我,把我領到了她的臥室。我們關上
燈,點燃了蠟燭。

她和她雙生妹妹睡同一間房,兩張床都靠在相對的牆上。

「桑達去了哪兒?」我有點不安地問道。

「她週末出去了,和她那些狐朋狗友。」她有點厭惡:「不要擔心她,她要星期天晚
上才會回來,那時其他家人也回家了。」

她輕吻了一下我,讓我坐在她的床上:「先脫衣吧,我要去幾分鐘。」她關上門走了,
而我則脫著衣服。在幾乎是有點緊張的情況下,我穿上了睡袍,坐在床上有點兒不安。

幾分鐘後,簡穿著一身火辣地回來了,我站起來抱住了她:「甜心,你非常漂亮。」
我在她耳邊誘惑著,充滿激情地吻她,她也狂暴地回吻著我。

我把手滑入她薄薄的衣服中愛撫著她的乳房,簡越來越投入並激情十足地吻著我。我的
陽具挺了起來,橫在我倆之間,讓我驚奇的是,簡用手分開了我的睡袍,握住了我的雞
巴,我喘息著,雞巴變得像鐵般硬。

探入她短褲的鬆緊帶中,我用手指挑逗著她的陰戶,她完全濕透了,隨著我手指的愛撫
而大聲地叫了出來。我用力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上,讓她躺下來,我脫下了她的睡衣,
然後她起屁股好方便我將她內褲也脫下來。

解開了睡袍,我躺在她的旁邊,我輕咬著她的脖子,接著是她的乳頭,在我舌頭的刺激
下,它們很快就硬了起來,簡呻吟著慢慢地扭動屁股。

我離開她優美的雙乳來到了柔軟的小腹和那處女的隆起處,我分開了她的大腿,把舌頭
探入她處女穴中,簡苦惱地大叫著,用力地壓著我的頭,好讓我的臉更貼近她,她扭動
著屁股,把陰戶在我的臉上廝磨著。

我把一根手指插入她的處女穴中旋轉著我的雞巴開路,在進入一段後,我碰到了障礙物,
那就是她的處女膜,我心愛的簡真的是個處女!

她不能忍受這種刺激,全身繃緊突然地大叫起來:「噢噢噢……啊啊啊……嗯……」她尖
叫著在床上翻騰,一波前所未見的超猛高潮來到了。她用雙腿夾住我的頭,力道之大,
甚至能扭斷我的脖子。

很快她的高潮過去了,壓著我頭的手也放鬆了。我吻著她的臉,儘管我臉上到處都是她
新鮮的愛液,她仍然狂亂地回吻著我。

「噢……天啊!甜心,我從來沒感覺過這麼棒!」她急喘著,鄭重地宣佈這個事實,而
她的手則撫弄著我硬硬的男根:「現在把這大傢伙放進去,一定會讓我欲仙欲死的!」
她抓著我的龜頭對準她那濕淋淋的陰戶廝磨著。

很快她處女的門戶打開了,我滑入了她體內,我並沒有遇到障礙,一路滑入直到我碰到
她的處女膜。她的屁股旋轉著,大聲哼出聲來:「天啊!甜心,我不能再忍了,把它放
起來……佔有我,現在就佔有我……干我……現在就干我的小穴……」

我稍微抽退了一點,然後再向前一衝,她處女的證明並沒有多大的阻力,我輕易地就把
它戳破了,我的陽具滑了進去;她也沒嘗到痛苦,相反地,充實的感覺令她更迫切地需要。

「噢,該死的,我從不知道這感覺這好。重重地干我吧!讓我高潮吧!用你的精液填滿
我的陰戶!」

我也不能再忍了,我是如此的興奮,因而抽送得更快更賣力,更強烈地刺激她的陰蒂,
她不斷地大聲咆哮著,咬住我的肩膊,她高潮了。她咬著我,但是我只顧衝刺,完全沒
有注意到。

就在她高潮過去之後,我也高潮了:「噢……簡……我來了!啊……嗯……哈……」

「大雞巴幹我!填滿我!我又來了……」

我們猛烈地激吻著,把激情的大喊化作細小的呢喃。我的陽具跳躍著,不斷對處女地進
行灌溉,精液從陰戶中湧出來流經她的屁股,最終滴到床上。

我們慢慢地平靜下來,享受著那餘韻的溫存。筋疲力盡,我們相擁而睡。

半夜裡,我驚醒了,感覺有人在撫摸我的雞巴,讓它直挺了起來。當我睜開眼時,簡對
著我說:「嗨,用這種方法叫醒你是不是很美妙呢?」我只能以呻吟作回答,並把她摟
在懷裡深深親吻。

她掙脫了,看著我:「我想要讓你知道,我一直拒絕你,但是我卻忍不住,雖然我想等
待著適當的時機。因為你對我的愛,我許諾,我永遠不會對你說不,永遠,永遠,無論
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拒絕你,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一樣。」

她停頓了一下:「我願為你做任何事,所有的一切,這就是我愛你和信任你的證明。」

我震驚了好一會兒,畢竟,在幾個小時之前簡還是個處女,她甚至在約會時也不准我摸
她的陰戶,而一年前她才准我摸她赤裸的乳房,好了,也許她現在才意識到現實。

彷彿像要證明所說的話似的,簡握住了我的陽具,開始舔吃起來。這馬上吸引了我所有
的注意力,我爬了過去,跟她擺成69姿勢,我分開了她那幾小時前還是處女的洞穴,
把舌頭伸了進去,我們互相舔吃著對方的性器。

我試著把臉更深地埋在她的胯下,而她則想吞下我整根雞巴。我集中攻擊她腫漲的陰蒂,
溫柔的舔弄讓簡發出喜悅的呻吟;我也感覺到她舔吃著我的龜頭並且讓我的雞巴深入直
抵她的咽喉,嘗試著想要用小嘴把它完全吞下。

我想讓她更瘋狂一些,所以我邊舔弄著,同時把一根手指刺入她的穴中。她活力十足地
扭動著屁股,頭也越來越快地上下擺動套弄著我的雞巴,每一次都用著更強烈的激情。

我想讓她發狂,把手指抽出冒泡的陰戶,用拇指取而代之,然後再把那根濕透了的指頭
輕輕地沉入她處女的屁眼中。這讓她停頓了一下,但在不久後,她又再度吸吮著我的陽
具,似乎是垂死掙扎般,動作也變得更激烈了。

我抽送著手指,感到我的雞巴已經發射了,大量的精液從陽具裡噴出來並第一次灌下了
她的喉嚨。我想要讓她體會到更猛烈的高潮,所以我的手指劇烈地磨擦著肉壁,同時我
用舌頭盡其所能地重重舔弄著陰蒂。

她的呻吟聲變得越來越大,她甚至把我整根雞巴都吞下了;我也大聲地呻吟著,極力地
舔著她的陰蒂。猛烈的高潮到來了,她狂暴地將我的雞巴吞嚥得直到根部,把受到壓抑
的狂吟化成一段吐字不清的嗚咽。她把小穴死死地壓在我的臉上,讓我差點背過氣去,
我不得不用雙手去推開她一點。

在此過程中,她粗野的扭動讓我倆都掉到了地上,但是我們仍然繼續著我們的口交。我
壓在她的上面,用力地在她嘴裡深深地挺動著雞巴。

突然,我也射了,第一波精液有力地噴出擊打著她的咽喉,洪流充滿了她的口腔。簡吞
嚥著我發射的熱流,但高潮仍在持續,一波又一波,她含著我的雞巴沉悶地狂吟。

我射完了精液,滑下她的身體躺在一旁的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吸著氣。簡仰躺著,她也
在喘息,但是她看起來仍有點不肯罷休。她看著我,淫靡地一笑,把雙腿壓在胸部,露
出了女穴並把陰唇極力地拉開:「我要你再幹我,越猛越深越好,讓我高潮到我再也無
力高潮。」

儘管我們剛剛才用69姿勢來了一發,但是我的陽具並沒有軟下來,我很高興地去滿足
我這個小甜心的需要。我充足的荷爾蒙甚至夠我和簡過幾次這樣的週末,即使她是如此
的飢渴,讓我震驚但又十分高興。

我把她的大腿壓在她漂亮的乳房上,將我的雞巴狠狠地頂了進去,簡尖叫了起來:「對,
就是這樣!用力地干我……要快!用大雞巴好好地幹我!」

我飛快地抽動著,簡很快又高潮了,然後就是一次高潮緊接一次高潮,永遠也沒有間歇
的時候。對於我來說,睪丸裡的精液好像被排空了,所以即使經過這麼久的抽送,我仍
沒有高潮的像(我是這樣想的),但是我仍然很高興我的雞巴並沒有因此而軟下來。

我們這樣足足幹了一個小時,瘋狂地做愛從沒有停止,我的骨盆甚至為此而酸痛了一個
星期。那只是獸性的本能,可是我們卻享受著分分秒秒,我嘗試去數簡的高潮次數,但
數到第50次就不得不放棄了。

當然我們不可能永遠這樣,「我有點累了。」我這樣告訴簡,但是她仍是意猶未盡,從
屁股後面玩著我的蛋蛋,而在不久之後,更用嘴濡濕了手指,插進了我的屁眼。

「把你的精液在我裡面射出來,我非常想要,我要感覺到你充滿我。用力地干我的陰戶!
來吧,現在就來幹我!」

這挑起了我的慾望,我又用力地挺動陽具,在失控中如魚得水地幹著。簡很快就嘗到我
精液的洗禮,她抱著我深吻不已,將舌頭探入我的喉嚨,用她的陰蒂在我彈盡糧絕的身
體上磨啊磨的又來了一次高潮。

我們用僅餘的力氣爬回了床上,然後相擁著親吻。雖然滿身都是黏黏的,但由於筋疲力
盡和滿足,在最後我們都睡著了。

幹得如此激烈,過度的消耗讓我們一直睡到中午。

我們是相擁而臥的,簡和我大約在第二天中午時分才醒來,帶著昨日狂亂的後遺症,全
身酸痛。

「嗨。」我沙啞著聲音:「你感覺怎樣?」

「全身無力,充滿幸福,有點酸痛。」她有點羞慟。

「一點也不驚奇,」我咯咯地笑著:「你不再是純潔的處女,你變成一個花癡了。」

「你後悔了?」她皺起眉頭,似乎認為我在昨夜瘋狂的做愛後,把她當作水性楊花的女人。

「一點也不!」我驕傲地聲稱,強調著我的喜悅,我親了親她的乳頭:「我喜歡你把一
切都交給我。」然後我又深吻了她。

她有點不情願地推開了我:「在再次做愛之前,我想先去淋浴、吃點東西,然後再休息
幾個小時。我的陰戶很酸痛,而且一點兒也不想動,畢竟,以前我從來沒有這般賣力過。」

「你想要洗個鴛鴦浴嗎?」我微笑著建議。她也笑著接受了,然後拖著我走向浴室。

走進浴室,我們彼此為對方沖洗身體,並沒有興奮起來,因為我們現在都疲倦欲死了。
我為簡洗了頭髮,她很喜愛,但是我自己的頭髮由於身高的關係就只能自己洗了。

在洗乾淨之後,我把她濕濕的身體拉入懷中,我親吻著她的身體、咬著她的脖子、溫柔
地吸舔著她的乳頭和乳暈,吮吸著她有著美妙曲線的小腹,最後來到了她隱蔽 的陰戶。
我的舌頭滑入她兩片陰唇之間,簡大聲地喘息著,把我拉近了她,我飛快地舔吃著她的
陰蒂,很快就讓她來了一次高潮。

關上水嚨頭,我們走出了浴室,簡帶著滿懷感激地吻了我,但實際上,她是在品嚐自己
愛液的味道,「嗯,嘗起來相當好,難怪你喜歡吃我的穴!」我笑著回吻了她。

我們穿上了一些簡便的衣服走進了廚房,準備做一頓豐盛的午餐。才剛洗過澡,就筋疲
力盡地坐在廚房狼吞虎嚥地吃著食物,我不時盯著我甜心漂亮的雙乳看著,那真是非常特別。

吃過中餐後,我們去了起居室看電視,仍然有著疲不能興的感覺。我想著她昨夜說過不
會再拒絕我的性需要的話,我們每次約會都是正正當當,只是和我一起渡過狂歡的一夜
後,簡就會那樣做嗎?

我的想法完全表現在了臉上,「你在想什麼?」她溫柔地問著我。

「你知道你說過要願意為我做任何事的意思嗎?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尤其是你,嗯,
缺乏這方面的經驗。」  

「什麼,你以為處女就不知道性知識嗎?或者她們總是在做白日夢?我聽過很多次桑達
說著她那些事,有時……」她停頓了一下,有點奇怪地看著我,然後繼續道: 「有時我
也會手淫,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我睡去。如果你還有疑慮的話,就直接命令我做好了,
我相信你不會叫我去做一些危險的或痛苦的事,所以我從不擔心這 些,除此之外,我也
想和你一起體驗更多。」

我決定接受她的請求,命令她去做某些事:「那麼來一些火辣辣的,你喜歡嗎?」

她格格地笑著,點了點頭:「你想要我用按摩器嗎?」

我點點頭:「在公共場合怎麼樣?讓大家都看著。」

「只要不被抓就可以。」她又格格地笑起來,然後問我:「什麼叫做群交?它是怎麼回事?」

「當你舔我的時候,你願意讓另一個女孩舔你嗎?」

「當然。」她有點狂熱。

這讓我驚訝,我決定更進一步:「我干她時,你願意讓她舔你嗎?」我想她應該會拒絕吧!

「你知道,我想了很多這方面的事,我們都太年青而且沒有經驗,如果我們厭倦這事的
話,我們可能嘗試去互相欺騙一下,免得以後怨恨自已從未有實現過自己的白日夢。所
以我想,如果我們一起的話,無論和什麼人干都可以,只要我們彼此互信互愛,而且我
們都參與了。」

我們關係的改變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幾天前,我們擁有激情,但是從未有過實質上的接
觸;現在我們幹過了,而且還談論那些曾經夢想過的事。

我並未完全理解這些,體內的荷爾蒙已在蠢蠢欲動了。就在我思慮的時候,簡靠了過來,
深吻著我,她一隻手抓著自己的乳頭,另一隻則摸著陰戶,上下摸索著。

我開了一切,開始努力地刺激她的陰蒂,她很快就達到了高潮,把我的手指拿起來,她
把它放在嘴裡,舔吃著上邊的愛液,「這就是個例子,大男孩。」她低語著,我只是呻吟。  

「你現在就想幹嗎?或者還是等以後呢?」我問著。

她壞壞地笑了笑:「我現在就想去北邊的成人酒店,聽說那裡正在放映《深喉 》,我們
可以去看看。我穿一件短襯衫,不戴乳罩,不穿內褲,就像他們在小電影裡演的那樣。」

我微笑著,自然接納了我甜心的建議。

當我們晚上驅車去那個酒店時,我一直盯著簡看,而她則一臉壞壞的笑。隔著半透明的上
衣,她的乳頭很明顯地硬起來,而且在一次經過加油站的燈光時,她還拉起了裙子露出陰
戶給我看。

我呻吟著:「你最好停止這些,不然我們可看不到好戲了。」

「我們不能錯過,我可是期待這套戲好久了。你看,我的下面把車座都打濕了。」

我靠了過去吻著她,直到後面的車不耐煩地轟鳴起來,因為路燈已經變了。

我們非常晚才到達那酒店,把車停在了店後面,我們帶點興奮地期待著,幸運的是,我們
所停的位置相當的好。

幾分鐘後電影開始了,當電影中的林達把那巨大的雞巴盡根吞入時,這明顯刺激了簡,她
抓住了我的手,把它放在她那濕透了的陰戶上。我愛撫了她大概有五分鐘,電影裡就已經
上演著令人熱血沸騰的床戲了,然後她的愛液噴出灑在了我的手上。

不發一言,她解開了我的褲子,把我那堅挺的雞巴掏了出來,她飛快地彎下腰 ,開始舔吃
著我的龜頭,我把手放在她的頭上,低低地呻吟著。

她吞入了我的龜頭,並向下滑到我莖身的中央,緊接著她拉了上去,又滑了下來,重複不
斷地做著這個動作。大約在片刻後,她終於盡根吞入了,然而,還有些殘留在外邊的她並
沒有吞下,即使我的雞巴並沒有電影裡的傢伙那麼大。

我把手伸到了後面,刺激著她的陰戶,想讓她舒適一點。就在她呻吟時,我屁股猛力向上
一頂,把整根雞巴都送入她的口中,直抵喉嚨。她停了片刻,開始津津有味地吃著我整根
雞巴,我不能再忍了,把精液噴了出來。

第一發擊中了簡的喉嚨,她就像個動物般哀鳴著吞吃著我的精液。一發又一發,直到填滿
了她的口腔,精液流到了她下巴處,她起頭下,深呼吸了幾口,用手指抹了抹下巴,然後
又繼續舔吃著。

我的陽具很快就恢復了元氣,她溫柔地舔吃著我的雞巴,讓它又完全挺了起來,恢復了之
前的硬度。

「用這個大雞巴幹我!」她咆哮著。

「這小車裡沒有空間。」我回答著:「到後面去,伏在那裡,沒有人在我們的後面。」

混合著激情,我跟她到了車後邊,她彎下腰面對著螢幕拉起了裙子,我站著後面用狗交式
狂插著她。

就在我們猛干的時候,簡不停地大叫著,一個男人從後面的林子裡走出來。他的衣服相當
凌亂不堪,襯衫沒穿好,而且褲子的拉鏈也沒有拉上,他看起來就好像被人打劫似的,但
是身上並沒有傷或血。他看了看我們,蹣跚著走過去。

幾分鐘後,一個女孩從同一個方向出來了,她的衣服也是凌亂不堪,她只穿著一件迷你裙,
上衣沒有繫好,一對豪乳露了出來;她長著一頭長長的紅頭髮,個子高高的,有著修長的
美腿,屁股小巧玲瓏,而且還有我見過最美的乳房。

不像那個男人,她走近了我們,看著我們做愛。我和簡非常興奮,並沒有注意到她,仍在
發狂似地插著穴。這顯然刺激了這個旁觀者,她也站在我們旁邊,拉起了裙子,用手指插
著自己。這時我才看清了,她是一個天生紅髮的女人。

這太刺激了,簡和我就在成人酒店外幹著,而且某個陌生的女人就在我們旁邊用手插著穴。
我的精液已經準備要發射了,我使足所有的力氣狠插著簡。看得出我要射 了,這個性感的
紅髮女人拉起了一隻大乳頭,低下脖子廝咬起來。眼見著這一幕,我猛烈地高潮了,用我
一波又一波的精液灌滿了簡那緊緊的陰戶。紅髮女人也高潮 了,她小屁股猛烈地扭動著。

我抽出了射完精的男根,「天啊,年青人,這真是太刺激了!」紅髮女人呻吟著,對著簡道:
「親愛的,我可以借你的男朋友一會兒嗎?我的朋友沒有滿足我,我非 常需要,如果不行
的話我會死,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你這個可愛的姑娘。」她向簡笑了笑:「在你用狗交式
被他干時,我可不可以舔你的陰戶?我想嘗嘗你這緊緊 的小穴中流出的蜜液。」

好了,實現的一刻到了,就像和簡說過的一樣。我並沒有回答,因為簡已經笑著抓住了紅髮

女人的雙乳並用口含住了她右乳頭;簡斜靠在樹上,紅髮女人就像個餓死鬼般伏在她的陰戶上。

我從後面拉起她的裙子,露出了她滿是紅色陰毛的洞穴,把我硬硬的雞巴塞了進去。就在我
插入她之後大約三十秒鐘,她的反應比起簡更要強烈,她大聲呻吟著,在簡的陰戶裡吐字不
清地呢喃。事實上,簡抓住了她的頭髮,用雙腿緊緊地夾住了她的頭。  

我感到空前的刺激,在幹了她三十多分鐘後,我仍然沒有要射的跡像,而兩個女孩則不停地
高潮後又高潮。

在簡和紅髮女人再次高潮時,她抬起了頭,聲嘶力竭地喊著:「用大雞巴干我的屁眼,我要
體會你雞巴在我的屁眼裡的感覺。」

這可是我從未做過的事,但是我沒有猶豫一分半秒,從紅髮女人那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中抽
出陽具,黏了些她的愛液,插進了她的後庭。

我抓住了鐵硬的雞巴,慢慢地朝她屁眼內塞。然而紅髮女人卻迫不及待,她瘋狂地向後頂著
小屁股,讓我的雞巴完全進入了她的直腸。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在這緊緊的洞穴中抽送著,
擁有了我第一次插屁眼的經歷。

高潮後的簡爬了起來,跪在彎腰的紅髮女人身下,舔咬著她的巨乳,並用手指挑逗著她的陰
蒂,這讓紅髮發女人更快地高潮。過了一會兒後,簡吃著她的小穴並輕咬 陰蒂,同時也愛撫
著我的蛋蛋。用舌頭刺激她的陰蒂以及那正插著屁眼的雞巴,讓這紅髮女人身體狂顫著,很
快就來了一次強烈的高潮。

我仍然沒有射出來。察覺到這一點,簡調整了姿勢,站在我的後面,讓我驚奇的是,她分開
了我兩片屁股蛋兒,舔著我的屁眼,同時也愛撫著我的蛋蛋和紅髮女人的陰蒂。她的刺激很
快奏效了,我抓住紅髮女人的雙乳,用力地挺進,經歷著空前絕後的大高潮。

這個高潮大概延續了5分鐘才退去,我一邊一個抱著兩個女孩(女人)倒在草地上,氣喘吁
吁。我們互相親吻,並和紅髮女人交換了各自的電話號碼,我們約好了不久之後再來一次三
人行。

簡和我一起驅車回家休息。

我在半夜被人吃著雞巴而驚醒過來,我呻吟著,暗歎我的女友簡真會利用這個週末,一分一
秒都不肯浪費任何的機會。她嘴唇和舌頭糾纏著我整根雞巴,我想我會幸福得死去。

突然,嘴離開了,我感到床搖動起來,一個濕熱的陰戶套下來吞吃了我鐵硬的雞巴。她坐在
我雞巴上猛烈地扭動著,套弄我律動的陽具。完全不同的感覺,我把手指 探到旁邊打開了床
邊的燈,我完全驚呆了,如此熟練地套弄著我雞巴的並不是簡,而是她的雙生妹妹桑達,簡
仍然在一旁熟睡著。

桑達並沒有停止動作,她微笑地看著我,我抓住這個機會,把她的身體與簡作比較。她們的
裸體是一模一樣的,除了簡的雙乳是尖的,桑達的則是圓的外,而且,桑達把陰毛都剃光了!

我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摸著她高隆起的陰阜,我找到了她的陰蒂,輕輕
地刺激著。桑達不斷地呻吟,加快了動作,屁股上下轉著圈子磨著我的雞巴。桑達非常興奮
(我也是的),床開始搖了起來,即使我們的動作非常小心。

幾分鐘後,我聽到旁邊發出了一聲呻吟,簡已經醒了,在她妹妹套弄我時她就醒了,但她只
是在一邊靜靜地看,並用手指插著自己的穴。

我想要比較和這對雙生子做愛有什麼不同,所以我把桑達拉到了我的臉上,讓簡坐上我的雞
巴,兩個女孩面對面地看著彼此做愛時的表情。

我舔著桑達的陰蒂,然後輕咬她的肉洞,而簡則上下地磨擦著我的雞巴,兩個女孩都十分興
奮,越來越大聲地呻吟。

突然,簡大叫了出來:「噢,天啊……我要出來了……我要洩了!」

桑達也加入了,同時地大叫著:「吃我,我要來了!親我,姐姐!」

我聽到了兩人口舌交纏的聲音,高潮的大叫也因此而壓低了。這強烈的淫浪情景刺激了我猶
自抽送著的陽具,我感到腳趾處傳來一陣洪流,我也高潮了。我能感覺到 熱熱的精液灌入簡
緊緊的小穴中,然後又流了出來滴到我的睪丸上,我禁不住大叫起來,把尖銳的喊送了桑達
的小穴之中,這引發了新的熱流,我幾乎要被她的愛液 淹死了。

兩個雙生子一邊一個睡在床上,而我也從強烈的高潮中恢復過來。就在我恢復知覺後,我發
現桑達正用69姿勢壓在簡的身上,她極力想舔吃從簡那大開的陰戶中流 出來的精液。我
從另一邊看過去,簡也像她的雙生妹妹桑達那樣吃著肉穴,她把陰唇分得大大的,然後把兩
根手指在小穴中抽送,而另一隻手的食指則正插著她的屁 眼,這讓我的雞巴再一次硬了起來。

簡看到了我的眼神,她把頭移開一點,將手指從桑達的屁眼裡抽出來,黏了些淫液,然後抹
在我的雞巴上,就在濡濕了雞巴之後,簡導引著我鐵硬的雞巴插進了桑達的屁眼。

我努力地向著緊緊的屁眼中前刺著,桑達大聲浪叫著舔吃簡的陰戶:「就這樣,干我的屁眼!
我喜歡雞巴插我的屁眼。用力地幹我,簡則吃我,干我干到死為止!」說著,她又繼續去吃小
穴。

不浪費任何時間,我將雞巴往外抽出了一點,然後猛地再刺進去,強力地抽送著。我的睪丸
掠過了桑達濕濕的陰戶和簡的臉蛋,簡發揮著自己出色的技巧,舔吃著留 在洞外的蛋蛋以及
那些沒有插進去的莖身。我並不知道她怎能這樣高招數,能令桑達邊尖叫著邊迎接多重高潮
而洩身。因為輪流吃著她孿生姐姐的陰戶和我的雞巴, 這讓簡也不斷地高潮了。

這個週末我幹得如此之多,似乎我的睪丸也排空了,但是我依然好色不倦,猛幹著桑達的屁
眼直到她不支投降。就在兩個女孩起身去清洗時,我睡著了,夢裡全都是她們的小屁股和大
乳房。

幾分鐘後,我醒了過來,她們正用熱水幫我洗著雞巴和蛋蛋。簡彎下腰來親了我一下,她的
嘴裡仍有她妹妹蜜汁的味道。

「可憐的傢伙,我們把他搾乾了。好了,就坐在那裡看吧!」說著,桑達拉開了背後的壁櫥,
拿出了一個大約有兩英尺長、中間有節的大雞巴(註:即雙頭淫具,女子搞同性戀用的)。

「這是什麼?」我問著。

「這是我特別的玩具,當那些男孩不能滿足我們時用的。你不用擔心,在一旁看就好了。」

桑達仰躺在床上,雙腿分開得大大的,甚至能令你看到她陰戶內的紅肉。她盯著那根大假陽
具被自己雙手慢慢插入她的身體,滿足地呻吟著,因為它比我硬起的雞巴還要長,而且還相
當粗。

很快,假陽具便被她吞入到直至有節的地方,她抓住節的另一邊讓這假陽具彎著直挺了起來,
簡站在她的上方,慢慢地曲下膝蓋把另一邊的假龜頭吞入了她大開的陰戶裡,然後慢慢地坐
下來。

我有點擔心簡會受傷,我知道她那裡比桑達要緊一點,但這擔心是徒勞的,簡很快就塞入了
整根假陽具。簡就像個男人般壓在桑達的身上,她的腿放在桑達的雙腿之 間,兩人的陰戶
和諧地廝磨著,假陽具被吞吃得一點不剩,分別藏身在一對雙生女孩的陰道裡。她們的配合
相當默契,陰蒂對著陰蒂,乳房對著乳房,舌頭對著舌 頭。

「幹我!姐姐,用這根大雞巴狠狠地干我……插死我吧……用力地操我……我要高潮……噢哈
……天啊……用力地操我!」桑達大喊著。

「噢,天啊!我也要高潮了……這大雞巴干死我了……用力地干我……扭屁股吧……噢噢噢……
哈……啊……嗯……」簡也跟著高潮了,她伏了下來,跟她的雙生妹妹進行著法國式的深吻,
就好像兩人的小穴一樣親密無間。

我的雞巴硬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不舉,那你簡直愧為男人。我跪在兩姐妹的頭旁邊,
她們都轉過頭來舔吮我硬起來的雞巴。

在幾分鐘內,它就恢復了原有的硬度,「誰想要這根大雞巴?」我呻吟著問道。

桑達也喘息著答道:「插簡的屁眼,就好像插我的一樣。她的屁眼還沒被人開過苞,奪走她
後庭的初次吧!那箱子裡有潤滑的東西。」

我站起身來,拿著潤滑劑塗滿了我整根雞巴,然後便是簡的屁股,她沒有抵抗,看起來非常
享受的樣子。我站在簡的後面,看著那根假陽具在兩姐妹的穴中滑動著,我把雞巴插進了簡
那猶是處女的屁眼,很快她的屁眼就放鬆了,讓我的龜頭塞了進去。

簡呻吟著,但是桑達把手放在她的背後,扒開了她的屁股蛋兒,好讓我的雞巴能更進去多一
些,我用力地挺動著,龜頭在簡的處女後庭內又塞深了一點。在那兒旋轉 了幾次,然後簡說
話了:「繼續干我的屁眼,讓我的屁眼和小穴都充滿吧!讓我高潮,不用怕它受傷,用力地
幹我!狠狠地操我!」

我把全身氣力都用在雞巴上,眼看著它一寸一寸地埋沒在簡的屁眼裡,就在我盡根插入後,
我停了一下。簡的呻吟低了下來,然後她開始扭動著屁股,套弄著我的雞巴和假陽具,這讓
她更加興奮,因為前後兩個洞穴都被假陽具和雞巴塞滿,而且還壓在她雙生妹妹身上。

我們並不能在這種小說中才有的性交姿勢中持久,因為刺激太過於強烈了。簡是第一個高潮
的:「噢……要命!噢……要死了!大雞巴……噢……天啊!它變得更大 了……噢……天啊
!它在動著……幹我!用力地操我!狠狠地操我!幹我!噢……哈……嗯……噢……要命…
…干快一點……干……我……」

桑達和我猛地提起腰,再狂暴地向前挺著刺進簡的身體。只隔著一層薄薄的隔膜,我能感覺
到那根假陽具在簡的陰戶裡快速地抽動著,我的雞巴開始在簡的體內亂射,而桑達也開始尖
叫起來。

高潮過後,我們全都筋疲力盡、全身酸痛,而且再提不起性致來。三個人一起去沐浴,然後
我們互相親吻、愛撫。

然而,我不得不返回大學,因為我還有課要上,我會有一段時期看不到簡,至少有兩周的時
間。在擁有了性關係的我們之間,絕對不能再過那種沒有性的生活,我把這個顧慮對她說了。

「閉嘴吧!這些天我倒不擔心你的性事。去吧,你可以跟任何你喜歡的女孩做愛。」她附加
了一句:「事實上,我已經打了電話給那個紅髮女人,讓她好好照顧你,她就住在離你學校
不遠的地方,相信她會願意讓你再干她的騷穴的。」

「好了,也許是這樣吧。但是你呢?你現在差不多變成了花癡,我不以為你能過一天沒有性
的日子。」我問著。

「我認為桑達會好好照顧我的。」她格格地笑著:「如果我們玩厭了那些玩具的話,我想她
會給我找個大雞巴的男孩。你覺得如何呢?」

「我只能祈禱你不要愛上任何別的男人。」

「我當然不會愛上別的男人,我只愛你,而且我也發現了性是多麼美好,我們兩個都喜歡它。
但是我不會因此而亂來的,我想你也不會。」

難分難捨地吻別後,我回到了學校,並期待著下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評論9

u0300e 發表於 2018-1-3 21:21:4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yuan585858 發表於 2018-1-3 22:01:15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mizut 發表於 2018-1-4 00:33:05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junboss 發表於 2018-1-4 02:35:33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BeckyC 發表於 2018-1-4 07:23:1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您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二師兄 發表於 2018-1-4 07:59: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hu880076 發表於 2018-1-4 11:14:34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boblam 發表於 2018-1-31 17:38: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jw00031169 發表於 2018-2-7 02:15:2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 活躍會員

    經常參與各類話題的討論,發帖內容較有主見
  • 最佳新人

    註冊賬號後積極發帖的會員
  • 勤勉勳章

    在線時數超過300小時
  • 論壇元老

    為論壇做出突出貢獻的會員

關注0

粉絲40

帖子162

發佈主題
  • 屋受客服.廣告諮詢
  • LINE ID : ad_51s
  • TG飛機 @ad51ss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