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忘记密码
查看: 49|回復: 0

[經驗分享] 職業德州撲克手看交易:沒犯任何錯誤照樣輸個精光

[複製鏈接]

10

主題

10

帖子

4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45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是一個曾經的職業牌手,就是天天在上海的地下賭場里跟別人賭德州撲克的人,現在德州撲克在qq啊,360啊,各種渠道玩的很多,只是一般人玩的是遊戲幣,我們玩的是人民幣。上海有數以百計的地下場子玩德州撲克現金桌,我有幾年就是靠這個為生。一年365天我起碼打300天牌,一天起碼打10個小時,一個小時我們一般可以玩20手牌。所以我一年至少要打60000手牌。

每個月穩定的5~8萬的收入,從頭到尾投入1500元,退出這個遊戲的時候帶走了7位數,我知道這聽起來根本不可想象,很象是吹牛,但之后我的文章會跟上來的。我會跟你們解釋為什么。

一、風險分層理論

風險,風險!我們交易者最無奈,最不喜歡的可能就是這兩個字了吧!

因為在交易者的世界里,風險代表著虧損,虧損代表著失敗,失敗代表著......總之很多不愉快的事情都是由這兩個字引起的,所以我交流過的無數交易者,無不把制約風險放在自己交易系統中最重要的位置上。

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竭盡全力地優化自己的系統,以期望達到規避風險的目的,可現實卻是殘酷的,不論他們如何掙扎,虧損始終不斷產生,從不停止,只是到底這樣虧,還是那樣虧的不同而已。

而另一部分交易者認識到並提出了贏虧同源的理念,這部分人在他們的系統中制定了相當包容風險的規則,他們認為虧損是交易系統必然的成本,如果你刻意規避風險,這本身也讓你失去了從市場上獲取利潤的機會。

可以說后一種交易者的成績是遠遠好於第一種交易者的。在后一種交易者中,相當一部分人已經作到穩定贏利的層次。當然我也知道我前面說的這些內容早就已經有人說過了,遠的不說,金融帝國在他的<<走>>一書中就詳細地提到了贏虧同源的問題.有興趣這方面內容的朋友可以去參考《走》一書。

而因為自己過往不同於常人的經歷,使我獲得了大量反復直面風險最本質一面的機會,而這些與眾不同的經歷,讓我得出了我自己獨特的對於交易中風險的認識與看法,我稱之為風險分層理論。

在我的交易觀中,我認為風險不是單一不變的,而是有層次的。為什么我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呢?

這還要從我作為職業牌手的經歷說起。在前面狐貍大叔的回復中我看到這樣一段話,“本來感覺80%可能出大機會的市場狀態,結果沒有出來,被刷了幾次錯過一次大機會后,心態一下就失衡,導致盤中亂做,最後虧了20%才停下來。”在我自己打牌的過程中,經常經歷比這極限得多的情況。

記得有一次打到最後,只剩我跟一個玩家單挑了,還有最後一張牌要發,臺面上已經有3張方塊了,我手上也有兩張方塊,其中最大的那張是方塊j,我已經成花了。而我的對手還必須再發一張方塊才能贏我,他手上兩張牌一張是沒有用的雜牌,另一張是方塊k。

整副牌一共只有13張方塊,現在我們兩人已經拿走了3張方塊,臺面上也發出來3張方塊了(一共臺面上發5張牌,現在已經發了4張了還剩最後一張)那就是13-6=7還有7張方塊,而一副牌去掉大小王一共52張,4人的牌局,起手牌發掉8張,公共牌發掉4張,削牌發掉3張,最後一張牌是從剩余的35張中發出,那么他贏我的概率只有7*35=20%,我的贏面是80%,對手的贏面是20%,值得高興吧?

然后在發最後一張牌前,他還可以叫一次注,他問了我一句,你還有多少錢?我回答一共5萬,他說那好吧,我就下你全部的錢,5萬!我不需要任何深層次的思考只需要1秒就可以確認他是在偷雞,他現在手上的牌幾乎沒有可能比我大,但他通過巨大的下注,卻實實在在給了我巨大的壓力,因為他直接壓了我臺面上所有的身家。雖然我早已確定他是在偷雞,希望通過巨大的金額逼迫我棄牌從而偷下底池,但總數超過12萬的彩池,絕對金額依然給了我不小的壓力。(我們兩個算上最後一手各下了6萬多所以總額超過了12萬。)當然我除了call,沒有任何其他選擇的余地。

開牌后發現他只有一個k,我自然相當高興,因為我玩這個已經相當職業,心里默默地計算一下就知道我的贏面是80%,是對手的4倍,但我因為牌力領先他而高興的同時,依然有相當的擔心,畢竟20%說高不高,說低也不是低到等於根本不會發生的程度,2秒后牌發了出來,真的就是一張方塊!

我在概率、判斷、計算、膽量等所有方面全部沒有犯錯誤的前提下,卻得來了失去一個六位數的彩池的結果。在前后不過3分鐘的時間里!請問如果是你,你作何感想?

並且我還可以告訴你,雖然前面的事情從概率的角度上來說,確實可以說是小概率事件,但事實上我們每天打牌都會碰到,很多牌手一旦碰到這樣的情況,都會象狐貍大叔一樣心態失去控制,而在德州上你心態失去控制的結果是很可怕的,可能不到10分鐘就可以讓你再輸10萬。所以雖然我堅定的打成手牌(就是只在概率上贏面比對手大的前提下才與對手玩到底,這樣做是因為有顯而易見的概率優勢從長期來看),但頂不住老是被人家小概率一把,而且絕對金額還都挺大。

所以空閑的時間也會和一起玩牌的好友反復談論到底該如何規避這種情況發生。談論的結果很令人喪氣,那就是我們發現這一類的風險不論我們怎么去做都不可避免,我們稱之為“系統性風險”。

所謂系統性風險是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的,是在一個遊戲制定之初,就由它的遊戲規則所賦予的。系統性風險有以下的特征:不可避免,始終存在,還有就是贏虧同源!

大家可以簡單地設想一下,如果假設那個人一樣的牌,一樣的打法,我們一共玩5次,那是不是可以說我獲得利潤的原因與獲得虧損的原因是一樣的,這就叫贏虧同源。(我這一次輸臺面給他的原因,就是他想利用規則的允許來靠錢的絕對數量偷我雞,然后又靠運氣戰勝了我。但下一次如果運氣不站在他那邊了,那么我贏到他那么多錢的原因依然是同樣的,他想利用規則來靠錢偷我機,不然以他當時的牌力是沒有可能全下我的。)

如果純粹從概率的角度來分析這件事情,那么這樣的牌進行的次數越多,其實我獲得的利潤就該越接近理論上概率所給出的那個數字是吧?我相信這點沒有人會反對吧?那事實上不是這樣的,這是包括我自己以及觀察了大量職業牌手的實戰結果后得出的結論,那就是實戰得到的數值會因人而異,而不是都完美地和理論數值相符合。不同的人結果有比較大的偏差,如果概率統計出來的數據要因人而異,那這樣的數據還有意義嗎?

為什么理論上的完美,一經歷實戰的檢驗就會發生這樣大的偏差呢?這是因為我們承擔的風險並不是只有系統性風險這一種而已。

我們在投機領域都聽說過一些老話,比如人才是最大風險源,最該小心的那個人就是我自己等等。這些話無不在向我們揭露另一種類型的風險,那就是人為主觀性風險。

就拿前面的牌局為例子,可以想象我輸了這把牌后我的心情是何等地難以平復,如果我對自己的控制力稍微差一點,我可能作出的決定就不是離開牌桌,回家一個胸悶去了,而是再拿更多的錢上桌亂搞一氣。

打德州幾乎沒有人不會碰到心態失去控制的情況,所區別的是,魚可能一下失去控制幾個小時甚至整個晚上,然后帶著巨大的虧損離開牌桌。如果他的心靈沒有失去控制,他是根本不會輸掉這樣離譜的一個數字的。

而職業高手一般都可以在1-10分鐘以內就平服心情,因為我們知道發脾氣對事情的改變,根本沒有任何幫助,只會讓人有機可乘。我們會把我們輸出去的錢當作是暫時放在那條運氣好的魚那里,我們也相信早晚那條魚會把我的錢還回來,而且連本帶利。

正是在控制心靈力量的偏差下,不同牌手在同樣完美概率理論的作用下,得到的結果完全不同,而這類情況所對應的風險類型並不是贏虧同源的系統性風險,而是人為主觀性風險。

所有人為主觀性風險的特征為:理論上都可以避免,只會造成虧損,不會帶來贏利,都源自自己的失誤。可以說一個職業牌手素質好不好主要就看他是怎么控制人為主觀性風險的,因為系統性風險是不可控制,不可避免的,所以這樣的損失是恒定的,並且利潤也是恒定的,但這個利潤還要減去人為主觀性風險所帶來的損失。而這才是完美理論在實戰中因為人的不同,最終結果嚴重偏差的根本原因。

試想一個牌手只承受系統性風險(假設他完美),而你卻既要承擔系統性風險還要承擔人為主觀性風險,那么只要你自己人為造成的風險,大過了你采用的系統所能帶給你的風險與利潤的差值,那你的結果早已經注定,不論你怎么研究下籌模式,怎么改進你的系統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所幸人為的風險雖然巨大但卻是可以克服的,當然也相當不容易,這需要你能很好的駕御你的心靈,並能作到知行合一。但終歸是有出路的。

光面對前兩種風險就已經很難了,可德州撲克並不只有這兩種風險類型,它還有一種更高級別的風險類型需要你承擔,而這正是德州撲克為什么能成為世界上最偉大,最流行的搏奕遊戲。那就是規則型風險!正是這種規則型風險把德州撲克從賭博遊戲升華成了偉大的搏奕。

所謂規則型風險有以下特點,強加於對手或被對手強加於自身的風險,理論上贏虧同源但同系統性風險不同的是,這樣的風險(與利潤)並沒有辦法在概率上被衡量,而系統性風險可以被概率統計與衡量。

規則性風險並不存在干多少次就一定會成功多少次,或失敗多少次的統計模型,因為它嚴重的技巧化與因人而異化。

簡單來說什么是規則型風險呢?

我們做股票的人一定知道股票市場有主力,主力會刻意誤導散戶,主力明明要啟動行情卻偏偏故意先來個大跌,導致我們看不清楚真實的方向,該買的時候賣,該賣的時候買。這樣的行為就是通過規則強加於我們的風險。

同樣如果我們看穿了主力的誤導,我們就找到了最堅實的買入信心與證據。所以我們既會因為主力的誤導而做出錯誤選擇,也會因為主力的行為而獲得機會與利潤。所以這也是贏虧同源的。

但主力的操作分析起來感覺還可以,好象真的是有風險也有機會,但為什么到了真實的操作上,散戶們總是吃虧受傷呢?因為這是由規則型風險的高技巧性所決定了的。

主力做出的操作都是建立在人性的對立面上的,你要想你的操作能跟上主力的節奏你就必須能作出違背人的本性的操作。這樣的操作如果沒有建立在熟練駕御自己心靈的基礎上你是絕對做不出來的,這也正是市場上散戶,總喜歡買入還沒有啟動的股票,而對主力發動行情的股票視而不見的根本原因!

主力控盤就是要通過他們的操盤技巧,來達到讓股票的走勢違背人性,從而讓眾多小散看得見卻跟不上。這樣的規則型風險給予散戶的結果,就是散戶捕捉不到大的波動,來對沖他們固有的系統性風險,然后心態再變壞,再自己主動制造人為主觀性風險,從而達不成到在市場上獲得利潤的目的。

從承擔風險類型的區別來看,散戶面對主力就已經很吃虧了,因為主力只承擔兩種類型的風險:系統性風險和人為主觀性風險(主力也是人主力也會犯錯,只是主力的水準比散戶高多了,這就好象職業牌手對普通德州撲克玩家一樣,大家都有錯誤,只是職業的犯的錯比業余的少得多)。

而規則性的風險已經通過技巧的控制與違背人性的操作手段,把風險完全轉嫁到了散戶身上,同時還轉嫁了部分系統性風險給散戶。

散戶就吃虧多了,不但要為系統性風險買單,還要承擔自己因為經驗不足或對市場認識錯誤或心靈失去控制所帶來的人為主觀性風險,同時還因為主力的操縱,被強加了規則型風險在身上,所以散戶的成功率那么低,老賺不到錢再自然不過了。

有那么多風險類型需要對沖,散戶獲得的那些微薄的利潤那里夠看,只有不停的虧損自己的本金來對沖了。

其實玩股票不太容易認識到第三類風險的存在,因為股票的表現形式太過復雜了,但德州撲克卻不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象股票市場中的主力一樣,通過技巧來運用規則,並達到誤導對手的目的。相對這點而言,股票市場就很不公平了,我們只能被人家用規則攻擊,而我們卻不能主動的對主力出手,唯一能做的就是,憑借我們的能力來識辨判斷主力的招數。

說到這里我總結一下,我認為股票市場與德州撲克一樣有三種類型的風險,或者說任何搏奕的領域都會有這三種層次的風險。

其中系統性風險是不可規避的也不需要規避,因為你規避它就也在規避利潤;而人為型風險我們一定要規避,因為它本身並不能給你帶來利潤,但卻需要你用贏利來對沖,所以你規避的越多你的系統能剩給你的利潤就越多;而規則型風險則是最難把握的一種風險類型,卻同時也能帶來最豐厚的回報。只是它的技巧性太強,對人的素質要求也及高,需要不僅要精通這個遊戲,也能輕松駕御自己心靈的人,才能通過它逆轉主力強加於你的風險,反而取得超乎尋常的利潤。

規則型風險也不能規避,因為他是別人強加於你的,但美好的地方在於它也是贏虧同源的。即可以是風險也可以是利潤,因人而異,看你的修行水準的高低。但因為它反人性的特點,所以交易者需要擁有極好的應對規則與完美的心靈駕御能力,而這才是真正最難學的地方。

同時我也認為正是因為股票市場由於規則性風險的存在,所以它並不是一個純概率型交易市場,它是一個以搏奕為主,概率為輔的市場。決定你在這個市場收益的最根本原因並不是你算概率能力的高低,而是你搏奕能力的比拼。

所以我基於以上認識,組建了自己獨特的主力針對交易系統,這個系統是以搏奕為核心,心靈駕御為前提,量化概率統計為基礎的交易模型。因為是搏奕,所以自然不可能是機械系統,法無定法,道非常道。在搏奕的世界中唯一不變的那就是變,可雖然變有些本質的東西卻又從未改變。

二、為什么要對風險進行分層

今天在回復中看到了wang1390論友提出的一些他自己的看法與理解,在這里我先要表示感謝,論友與我這樣的交流與互動才是對我們雙方都最有益處的學習方式。

我相信當我們都客觀地擺出我們自己對某個問題的看法與理解,並相互談論與辯論,我們一定都能從對方的觀點中學到有益於自己的內容。我們交流辯論的是觀點,錘煉的卻是我們那一顆顆熱愛交易的心!我經常在論壇上看到有人說,這個問題根本說不清楚有什么好談的類似這樣的言論,我認為這是不對的。討論重要的根本不是到底誰對誰錯,而是討論本身產生的哪個思想交流與碰撞的過程!我們交流的可能是理念,可能是手法,但萃煉的卻是我們的心靈,就這點而言,誰敢說交流是對於一個交易者成長不重要或沒有意義的事情那?交流的觀點可能你對可能我對,也可能我們都錯了。但交流的過程卻完全可以讓交流者一起成長。所以我由衷希望讓我們交流的思想碰撞出更猛烈的火花吧!

下面進入正文,我今天看到wang1390論友在他的回復中談到了關於第一類風險與第三類風險可以歸為一類風險,而最終都可以歸入到第二類風險中去。

在這里我要說一些我自己不同的理解與認識。

首先我為什么要去把風險分層?因為我認為面對不同層次的風險,我所需要去作的事情並不相同。

面對第一種系統性風險,我認為最好的作法就是包容,而不是逃避,因為系統性風險就如果大海一樣,而你我就如果行駛在海上的船。試問海上的船如何能逃避海的風險?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出海,放在交易里就是徹底離開這個市場。

但我們來海上並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們或許來是為了捕魚的,或許是為了運輸的,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我們一定是來追求利潤的!離開海就離開了被海吞噬的風險(並且這個風險始終存在)但也離開了我們想要的利潤。贏虧同源絕對不是簡單的一句話,而是即使放在現實生活中也完全有效的理念。既然注定無法逃避,也不需要逃避,那我們除了在系統中去用合理的規則包容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而第二種風險——人為主觀性風險對應的卻是客觀事物必須的發展過程。我們沒有人是生而知之的,我們都需要一個學習並了解一個事物的客觀過程,在學習與實踐的過程中我們會犯錯,我們會愚蠢,我們更會天真!但最終我們會獲得一個對市場或其他任何事物的比較客觀的認識,也就是我們成熟了。而從開始學習到走向成熟的那個過程,在金融市場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支付一筆極其貴的學費。很多人都不想付,或少付。但為難的地方在於,除非你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不然該付出的始終要付,不如此我們就不足以真正走向成熟。而真正決定我們為這筆學費到底要付出多少的最關鍵因素不在於我們態度有多端正,或我們有多努力,而在於我們是否掌握了駕御心靈的能力。如果你能熟練地駕御你的心靈,那這就象是一筆一次性的學費,不在於他的絕對值有多大,而在於以后你是否還會因為同樣的事情反復交學費。

所以寫到這里,我對於第二種風險的應對也出來了,當我還不成熟的時候我自然必須向市場交一筆象樣的學費,但當我已經客觀認識市場后,我會通過駕御心靈的能力來對對沖人為主觀性風險所帶來的損失。

對於第二類風險我的態度是,我認可我必須交一筆合理的學費,然后通過我的成長與熟練駕御心靈的能力而達到盡可能避免這類風險的結果。是的,我簡單來說我對第二類風險的態度就是成長時付出,成熟后盡量規避。這與對第一種風險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吧!

而第三種風險就更復雜了,因為那是博弈型的風險。博弈型的風險是你的對手盤,針對你或大眾的交易模式或行為模式,而專門設計出來,使大眾的系統無效化,從而產生虧損並破壞大眾的心態,從而達到利己性目的行為。

我在金融帝國的走一書中看到這樣一段話:“2000年的牛市運行的非常復雜,其間出現了很多次有驚無險的快速大幅回落。我在每一次大幅回落時都采用了止損規則來保護自己,但市場總是一次次的嘲笑我。身邊的人都因不知死的逢低吸納而一次次的占到便宜,這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三次無效止損后,我終於放棄了止損規則,結果就是那唯一一次沒有止損的交易,讓我虧損了6位數的資金。”

不知道各位論友從這段話中都讀出來了什么,我運用我博弈型的思維模式從中讀出了不少東西。首先,金融帝國的這段經歷,絕對是被主力或者說市場主導者運用規則給針對了。這樣的針對產生的結果,不僅僅是被強加了博弈型風險(多次無效止損),而導致執行系統的成本上升了很多,大大壓縮了理論上的利潤空間。更可怕的是還破壞了金融自身的心態從而又引發了第二風險的產生,造成了更大的虧損。

在這里,其實也佐證了我的風險層次理論中一個很重要的論點,那就是不同的風險類型如果你處理不好,還會互相牽引,產生新的風險。因為自己被人強加了第三類風險而不自知,導致了不但要承擔這類風險帶來的虧損,更引發了第二類風險的產生,從而導致了更大的虧損。

論友們,這樣的經歷我們是否感同身受?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這就是自己犯了錯誤而導致的虧損,但沒有主力通過規則的針對,結果會是這樣的嗎?同時我們還在這段話里讀到:有一部分人,不但沒有虧損反而通過閉著眼睛的抄底行為獲得了利益,而金融他卻收獲的卻是無效的止損。這段話剛剛好又證明了博弈型的風險贏虧同源,使得金融虧損的原因正是其他人獲得利潤的原因。

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我相信上面那部分內容,我讀得出來大家也讀得出來。現在我要講一些可能大家忽略了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沒有成熟的博弈型思維模式是很難一眼看穿的。

首先,金融的經歷告訴了我,他的交易系統是趨勢跟隨或類趨勢跟隨型的交易系統,而同時我們也知道那些獲利的人,使用的是逆市型的交易系統(不關他是否意識到他的行為模式也算是系統),那么市場上千千萬萬的交易者,市場主導者為什么單單要針對金融或者說金融型的系統交易者,從而產生讓其他類型的市場交易者獲得利潤的機會那?(市場主導者不針對金融類的系統交易者,就不會讓金融類的交易者產生虧損,同時也不會產生讓逆市類交易者獲得利潤的機會)。

答案非常簡單,因為在一輪大牛市的市場環境下,趨勢跟隨系統類的交易者是獲利最豐厚的交易類型。我承認有些萬中無一的短線高手或波段高手可以在牛市取得比趨勢跟隨更好的成績,但問題是這樣的交易者有一個顯著的特點,那就是不可復制。哪怕他告訴你他是怎么干的你都干不了!而正是因為不可復制,所以在整個市場上他們的樣本實在太小,主力根本沒有辦法去針對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利益,讓主力去主動選擇針對他們。但趨勢跟隨就不同了,趨勢跟隨系統是對於普通人范疇來說,在牛市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績的一種途徑,主力如果不選擇針對你,那么他必然會要多支付很多其他的交易成本,失去利潤。

而人性決定了人都是利己的,主力寧可讓那些有著錯誤理念的逆市交易者得到獲利的機會,也必須要打擊到趨勢跟隨交易者,因為在他們看來逆市交易者賺到的錢,不算是真的賺到錢,他們本身的水準層次,決定了他們總會犯這樣或那樣的錯誤,把那些曾經賺到手的錢再次還回市場主導者那里,而且連本帶利!而趨勢跟隨系統的交易者就不一樣了,如果讓他順順利利在高位拋出了他的籌碼(或叫股票)這樣的交易者可是真的會把利潤給帶走了的。所以兩害相權取其輕,針對趨勢跟隨交易者,讓有錯誤理念的人獲得利益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同樣,我們如果回顧中國股票史,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簡單的現象,那就是每輪大牛市進行中,市場總會產生三到四次大幅度的震盪盤整區間來做為中續平臺,在這些平臺區間市場也無一例外地,放出了遠比趨勢走得順暢時更大的成交量或叫換手率。這說明什么?這說明這些震盪行情有效的清洗了底部區間的獲利籌碼,主力的針對規則取得了相當好的效果,而那些猛烈放大的成交量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市場上的交易者,出於對可能到頂的恐懼感或對未知不確定性的擔憂,而拋出了手中那些在底部買入的廉價籌碼后,他們往往會換入一些價格看起來仍舊便宜的股票,而對自己曾經拋出,而現在又已經另創新高的股票是絕對不會去追回來了,因為這樣他們會有一種吃虧了的錯覺。結果是新買的低價股,漲時不漲,跌時一馬當先,原來拋出的創新高的股票,一漲再漲一去不回頭。試問:如果沒有這樣的大震盪行情,這些股民會拋出他們手中的股票嗎?雖然這些股民可能都不知道什么叫趨勢跟隨系統,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行為上符合了趨勢跟隨系統的要求,從而從市場上獲得相當可觀的收益。

博弈最美妙的地方在於,我可以通過你的行為在邏輯上追述出你的原由!因為人的行為是有邏輯的!

所以,我今天就可以在這大膽的預測,下一輪牛市市場,必定還有會這樣的震盪行情,在牛市的進行中不斷產生,因為發不發生,這不是由人的主觀愿望來決定的,而是由市場客觀的利益來決定的。只要趨勢跟隨系統,還是普通人在牛市獲得利潤的最佳途徑。那么,這種破壞趨勢跟隨系統的走勢就一定會不斷的產生。被人針對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證明了這種系統的絕對有效性。

雖然趨勢跟隨系統的有效性,已經不需要討論了,但被主力強行增加風險或轉嫁成本,還是很讓人不愉快的事情,要不,你就象金融兄那樣把這部分損失當作是系統性風險一樣對待,這樣雖然你的總體獲利幅度會被壓縮小很多,但你不會犯大錯誤,你不會因為心態被破壞了,而產生第二類風險,從而導致你想象不到的大額虧損。

在金融的書中,我可以看到金融很有高手風范地坦承,自己在一輪牛市中不過60%的收益這一很普通的成績。我想:這與被人強加了博弈型風險而大大壓縮了利潤空間,絕對是有關係的。我在這里舉這個例子絕對沒有要談論金融兄水平與做法合理性的意思,金融帝國的水平從他的書中就可以完美的體現出是遠高於一般交易者水準的,我在論壇上看到了他的書,實體版本一發行立刻就在網上買了一本。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相當好的例子證明博弈型風險的存在。

當然正是因為博弈型風險可以被交易者歸入第一類風險去當作成本來處理,所以wang1390論友才會發表他的觀點,認為這兩類風險可以歸到一類中去。但我要說,第一類風險與第三類風險有一個本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第一類風險不以我們的規則改變而改變,而第三類風險卻可以因為我們的規則改變而改變。通過規則強加於我們的風險,也可以被我們通過規則給對沖、轉移,甚至轉化成利潤。

但我必須說,可能對於大多數股票交易者,選擇金融兄默認為成本的方式或許更好,因為想要做到對沖轉化這類風險,是需要極高的技術水準與駕御心靈能力的。如果你沒處理好,甚至可能會引發第二類風險的產生,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但是我又卻認為,正是因為第三類風險的變化性,所以它與第一類風險的恒定性是有本質不同的。

如果你想取得超越普通人范疇的成績,那么如何去把握第三類風險就成為了關鍵中關鍵。但是請聽我說,要獲得超越一般人的成績那意味著你必須要承擔超越一般人的風險,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心靈駕御能力,掌握超越一般人范疇的技術能力,這些你真的做得到或者說愿意去承擔嗎?也許追求簡單些少一些的利潤才更象是正途。不過,因為在這里,我是在講述我自己的理論,而不是在談論到底該不該這樣去做,所以我還是要把我的理論給講清楚。

還是拿海來舉個例子,假設你是一個公司的老板,你手下有不少的船幫你運輸貨物,但你每年的利潤卻因為海上天氣的原因,導致了你有一個恒定的系統性風險在那里,這樣你公司生存下去的關鍵就在於,你每年因為大海系統性風險,帶給你的損失要小於你運輸貨物以及減去人力成本后得到的那個數值。這樣你的公司才可能運作下去是吧?

假設你確實利潤大於人力成本與海的系統性風險帶給你的損失。但突然新問題來了,你的主要運輸航道突然有了海盜出沒。他們時不時地打劫你的船所運輸的貨物,讓你成本直線上升,你無比痛恨但又無可奈何。這個時候你就會開始算一筆帳,如果打劫帶給你的損失,加上之前的成本你依然有余地,而且還挺大,那么你可能就會把這樣損失也計入你的運營成本中去。你雖然痛恨海盜強加與你的成本卻拿海盜無可奈何,你選擇了默默的承擔。

但如果你的利潤在海盜的劫掠下所剩無幾,甚至開始虧本了你還能那么淡定的把這樣的損失計入你的成本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人的忍耐是有底線的,如果你只是降低我的利潤水準或許我就忍了,但你一旦威脅到了我的生存,那我必定拼盡全力的反抗到底了。所以你開始出招反擊了,你計算了下:如果你被這樣打擊10年要損失多少錢然后拿出相當於其中3年的錢來懸賞捉拿這些海盜,雖然你一次付出的絕對數值可能比海盜打劫你一年你損失的還要多,但從長期看,你其實是對沖了這個風險強加於你的損失。或者你改變了海上的航線來與海盜玩捉謎藏,以此來降低被海盜打劫的總次數從而降低你自己的總體損失水平。總之,你通過使用規則來達到與海盜互相博弈的目的。你發現隨著你規則的不同,你的損失水平不是恒定的,而是變化的。你可以通過你自己本身的行為,而改變你的命運。

但海卻不同,雖然每年發生風暴的次數也不相同,但與你做什么的關係卻不大,甚至是沒關係,可能今年被海多損失點錢,明年被海少弄沉幾條。但在一個比較長的周期里,來觀察你的風險水平基本恒定。你不可能可以提前預知今年的天氣到底會搞沉沒幾條船,所以你只要通過放大時間周期,來平復這樣的風險。如果你假設今年會有大風浪,所以我就減少出船的次數,想以此來達到降低風險的水平,這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你可能對也可能錯,如果你對了那么可能你真的就降低了成本。但你完全可能錯了,從而因為減少出船次數,而降低公司的整體利潤水平。這就是贏虧同源!並且你也不可能通過改變航行的線路,而達到降低風險的水平,因為海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可能發生風暴,你改變了線路,可能本來的航行線路沒有發生風暴,而你新換的航行線路卻發生了風暴,依然贏虧同源。你還是在做無意義的事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游客
請先登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