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9012|回復: 7

[家庭亂倫] 我的校花姐姐 (016-020)

[複製鏈接]

26

主題

34

帖子

604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604
發表於 2021-10-26 22:39: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016章 任务,追求陈嫙
“何明!何明在吗?”
何明回到学校刚上了一节课,门外便传来一个陌生的呼喊声,他抬起头来一看,那是一个外班的学生。
“难道又是来修理我的?”
何明有些怕了,不过他明白如果真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躲在教室里也没有什么作用,之前那次挨打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有些忐忐忑忑的走了出去,那男生并没有先动手后动口,只是说了一句:“校长要你去办公室一趟!”
“难道那老头反悔了!”
何明虽然疑惑,但却也丝毫不惧,毕竟他现在可是有靠山的人了!
带着疑惑,何明来到了校长办公室,推来门,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刘校长,一个却是另他意外的人物,正是他那市长养父!
“他怎么会在这里?”
何明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烈,却也不敢怠慢,走了过去问好:“陈叔,刘校长!”
“哦,何……,哦不,陈明同学,这边椅子上坐!”
刘校长一张本来就有些瘦削的老脸上强行做出一丝笑意,形象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这姓刘的肯定知道我是陈严俊的养子,所以才会这么客气!”
何明对于那趋炎附势的校长大人会有此表现一点也不觉得困惑,心中越发的反感了。
陈严俊坐在一边,打量了何明几眼,死活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简直太对得起淡漠帝这个称呼了。
而刘校长却是在一旁畅谈着这些日子以来学校的发展,顺便还非常“内涵”的表达着自己的功绩,脸上不时露出恭维的笑容。
仅仅数分钟的时间,何明就已经快听不下去了,幸好这时一个脚步身从门口传来,他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陈嫙陈大校花。
今天的她穿着青春靓丽,一头秀发扎成两个马尾从胸前两侧垂下,简单却彰显活力,的上带着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坠子埋入的酥,胸里,让人遐思不断,她上身转着一条白色的包臀短袖体恤,,柳,腰,翘臀,起伏间连接成一条完美的S形曲线,下面露出一双的玉,腿,光滑的肌,肤白嫩如雪,不见任何一根细微的毛发,小脚上穿着一双半高跟凉鞋,越发衬托出玉,体的曼妙。
何明不知道这陈嫙到底是被叫来的还是碰巧进来,现下的情况实在很微妙。
陈嫙看清楚办公室里的情况后,吹弹可破的俏脸上那丝讶异是那么的明显。
“哦,陈嫙,坐吧!”
刘校长停下他的滔滔不绝,向陈大校花吩咐道。
陈嫙看了一眼何明,脸蛋上的厌恶很是明显,然后直接坐在了对面那张椅子上。
“拽什么拽,也不知道你穿内,裤了没有!”
何明邪恶的想道。
“陈嫙,以后他就是你弟弟了!”
做了片刻,陈严俊突然开了口。
“……”
听了父亲的话,陈嫙看向何明,神色是那样的复杂
“MD,又要和我比定力吗?”
何明被看的不自然起来,吸取了和那冷艳家庭教师相处的经验,他双眼瞄向对面那陈大校花的胸口,不过却没有看到的沟壑,正在失望之际,却猛然发现一件让他欣喜不已的事情。
因为陈嫙正对着他,坐下后包臀体恤向上缩了一段距离,堪堪包住挺,翘的小屁,股,虽然下意识的,可里面的春,光还是隐隐被何明看到了,那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小内,裤,前面微微鼓起一个小丘,隐隐显出一丝黑影。
何明暗叹生活中无处不充满诱,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人家两腿之间,他知道自己现在在陈嫙的心目中肯定是一个鼠辈一样的人物,所以也不在意被发现。
陈嫙并没有发现何明的无礼,很快转过头去对这陈严俊,语气决绝的道:“哼哼,弟弟?不知道这又是您的第几位夫人生的啊!”
“你……”
陈严俊显然被气到了,淡漠帝也不再淡漠,脸带怒气的直视着自己的女儿!
陈嫙毫不畏惧的何父亲对视了片刻,然后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就离开了办公室!
何明暗道可惜,他还没有看够呢!
“你回去继续上课吧!”
陈严俊神色难看的静坐了片刻,向何明挥了挥手。
何明有些讶异的站起身来,不知道眼前这二位在搞什么鬼?虽然有些疑惑,但他的确也不便多问,于是走出了办公室!
下午回家,美丽而单纯的可怕的女仆姐姐已经做好了晚饭,不过却没有招呼何明立刻用餐,说他那养父母马上就到。
自从来这新家,何明还从来没有和他那养父母在一起吃过饭,心中不禁有些感慨,有钱人真好,什么时候肚子饿了在外面就可以大餐一顿!
果然过了不久,陈严俊和夏静美就回来了,不过另他意外的是,那冷艳的家庭教师却不见踪影,于是暗自猜测是不是还没有到补课的时间,她稍后独自前来!
一家人吃过饭,然后坐在了客厅中,此时梦蕾已经离开。
“今天水老师不会来了!”
静坐了片刻,陈严俊才道。
何明面色平静,不发一语,只是揣度着这淡漠帝到底意欲何为!
“我希望你能追求陈嫙!”
陈严俊点着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何明双眼睁得老大,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可不会认为是因为自己王霸之气惊天地,所以折服了这淡漠佬,所以急不可耐的想将女儿下嫁给自己,当然,他更不会认为陈严俊先生是因为看在什么养父子只间的情谊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知道像她那样的女孩子在学校一定有很多男生追求,也从刘校长那里得知你们过去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说到这里,陈严俊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夏静美,才继续道:“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明天我会在你卡中打进五十万,怎么用,就看你自己了!”
“五十万!”
何明有些被震傻了,之前的五万在他看来已经是很多了,没想到现在一下子翻了十倍,不过虽然震惊了那么片刻,但他还不至于失去思考的能力:“如果我答应了下来,那王雨馨怎么办?”
“怎么?你还不乐意吗?你可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日常的生活、作息,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
陈严俊看何明那犹豫不绝的样子,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不是生活作息吗?”
何明暗叹倒霉,竟然不知不觉的上了当。
“好吧!”
思考了良久,何明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心中有些苦恼,不过心底却有那么一丝丝的欣喜,话说哪个男人不花心,他的确不再像以前那么痴迷陈嫙,甚至有些反感,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垂涎那副祸水般的娇,躯!
说也奇怪,有些时候爱和恨竟然能够同时在一件人和物上体现!


第017章 陈嫙,她身上绑着几百个亿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陈嫙再过一个月左右就要高考了,如果在此之前你没能完成任务,后果会很严重!”
陈严俊最后的警告让何明心中那点以拖为上策不计后果的想法胎死腹中。
何明有些苦恼了,要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让一个讨厌你入骨的女生反过来喜欢上你,这简直就是一项难比登天的任务,完成的几率小得可怜,不过心底对陈嫙那美艳身体的垂涎,还是促使他最终相信了“事在人为”这句话。
到了睡觉的时候,何明提着一个食品袋上了楼,里面除了书本以外有今天下午特意买的一个望远镜。
回到房间,他第一时间打开窗户,发现今天晚上对面的房间竟然漆黑一片,暗想难道那女人还没有睡觉,于是便去浴室洗了个澡。
重新回到卧室,对面的房间竟然还是漆黑一片,这让何明有些疑惑了,要知道前两天晚上他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一饱眼福的。
“小明,睡了吗?”
何明坐立不定的等了片刻,却等来了一阵敲门声,夏静美的那温柔的声音同一时间响起。
“她这时候来干嘛?”
何明有些疑惑,打开门一看,只见他那美艳的养母俏生生的立于屋外,身上竟然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布料薄如蝉翼,那对挺,翘丰,满的玉,峰,竟然将内,衣的轮廊及花纹撑得清晰的显现了出来,一头乌黑的秀发还没有干透,随意的披散于香肩之上,沐浴后的俏脸浮现出丝丝晕红,看起来如一朵雨后的玫瑰,娇艳欲滴。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一说!”
夏静盈盈款款的走进卧室后道。
“您说吧!”
何明一边回答,一边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在绝色养母身上扫描着。
“你一定很想知道你陈叔为什么要你追求陈嫙吧!”
夏静美随意朝床,上做了下去,两条露出来的小腿肚轻轻的靠拢。
“……”
何明再也没有欣赏美人的心情了,的确,这个问题是他现在最大的疑惑。
“你先坐下,我慢慢给你讲!”
夏静美随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何明坐了下来,不过下意识的和性,感的养母离得远一些,因为他实在是经不住那春,光隐现的诱,惑,生怕自己会突然兽,性大发,将这大美人给办了!
“这事情还得从你陈叔的爷爷陈建国说起!”
夏静美顿了顿,然后娓娓道来。
“陈建国?”
何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追求陈嫙怎么会牵扯到这已经入了土的死老头呢?
“对!”
夏静美继续道:“四十多年前的江州市还是一个江边渡口,本地人都靠着摆渡为生,后来在一次开采石料之时,有人无意间发现了一股矿脉。
当时的陈建国眼光长远,胆量也比其他人大,于是便利用自己手里数十年积累来的那点积蓄再加上东拼西凑来弄来的钱,从政府手中购得了这股矿源的开采权,于是就有了锦程矿业有限公司。
似乎是上天照顾他,这股矿源竟然出奇的巨大,而起品味也十分高,从而使得公司越做越大,又陆陆续续的收购了周围一些后来发现的矿洞。
在这种巨大的经济利益下,使得陈建国的一些亲朋好友坐不住了,提出想要注资入伙的要求。
他本来不愿意答应,可是又不好拒绝,于是便应允了下来,不想这一心软,却招来了一个白眼狼!”
说到这里,夏静美神色冷了起来:“那就是吕成民,也就是现在江州市市长吕振的爷爷。
吕成民进入公司不久,便不念旧情的利用非法手段不断的侵吞陈家的资产份额,因为每一次都不多,所以陈建国也不好挑明!
可这种放纵的结果是十分严重的,到了你陈叔的父亲陈老爷子这一辈,吕家在锦程的资产份额已经增加到了能够动摇整个公司根基的地步,要想再剔除这根毒牙,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了,不过后来幸好有陈俊逸继承了陈老爷子的位置,这才使吕家的侵吞脚步受挫!”
夏静美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陈俊逸?”
何明讶异,不知道这位听起来很了不得的人物是谁。
“嗯,他就是你陈叔的大哥!”
夏静美解释。
对于这陈俊严有个大哥,何明倒也不怎么意外,毕竟他刚来几天,自然不可能多么的了解陈家。
“陈老爷子一共有两个儿子,陈俊逸和陈俊严,陈俊逸是个经商天才,自然便继承了陈老爷子的位置,而你陈叔却对经商不感兴趣,于是在家族关系的帮助下,成功的进入了仕途!”
说到这里,夏静美的语气变得有怜悯起来:“凭借陈俊逸的经商才能,继承陈老爷子的位置后本来因该能够重拾公司的大权,将吕家挫败,可没想到的是十多年前他们一家三口却被人绑架后撕了票,最后连一点血脉也没有留下!”
“英年早逝!”
何明心中想到了这个成语。
“陈俊逸一家人死后,你陈叔和他当时的妻子,也就是陈嫙的妈妈,自然就成了公司资产的第一继承人,可那时他们都已经是政府的职员,而且两人职位都不低,前途似锦,为了避免遭人口舌,自然不可能去继承,如果当即出售的话倒可以解决难题,可问题这是陈家几代人的心血,轻易的放弃怎么能对得起死去的祖辈,没有办法之下,于是只好将陈家在公司的所有资产份额转到了当时还在年幼的陈嫙身上!”
夏静美说出了陈家这些年来的曲折,简直可以编写一本家族兴衰史。
何明有些愕然,这事情听起来虽然有点悲情,但总感觉有些戏剧性!活生生的两个大人无法继承,硬是转到了一个小女孩身上。
“不过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夏静美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慨的笑意:“后来你陈叔和……他前妻的感情破裂,女儿被判给了女方,这下可好,随着母女两的离去,以后陈嫙一旦嫁人,继承人可是完全要改姓了,这让为公司奋力拼搏了几代人的陈家怎么能够甘心!虽然这些年我和你陈叔借助陈老爷子留下的一些额外资产又从一些零散的小股东手里购回了锦程百分之十左右的份额,但相比之下少得实在可以忽略不计!”
“说到这里,你大概能够明白了!”
夏静美停下,一双妙目直视何明:“将来谁能够娶到陈嫙,谁就能间接的得到锦程这六成的资产份额,这可是足足的几百个亿!”
何明惊叹不已,没想到这陈嫙的吸引力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大。
“你虽然和你陈叔没有什么血脉关系,但现在好歹也是陈家的正统一员,他叫你追求陈嫙,肯定是希望借此让锦程回归,这是最完美的结果,如果让别人捷足先登,那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夏静美说完又解释道:“虽然他是有目的的,但站在你的角度思考,这件事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何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权钱这两样东西对于男人拥有致命的力,特别是对于他这种穷怕了的人来说,况且还搭上一个大美人,如果之前他还有些犹豫的话,现在已经是下了决心一试了。
不过何明却有一事不明白,为什么陈俊严之前不直接将原因说清楚,反而是夏静美来给自己解释呢?


第018章 鬼火冒,怒火烧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何明没有等到对面那间屋子主人的大胆勾,引,也没有等到夏静美那清脆脚步声后的制服诱,惑,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暗潮涌动。
无论是出于被迫还是主动,他接受陈严俊对于追求的陈嫙的要求,这都注定即将走上脚踏两条船的道路。
“王雨馨为了我都做到了那种地步,我现在却……!”
何明心中很是不安,纠其原因,一方面觉得对不起王雨馨,另一方面还是因为他的确从心底喜欢这个为自己付出的女孩,实在很怕因为此事失去她。
“我和电视里那些为了金钱何美,色抛弃了真正的感情的人有什么区别!”
何明如此想着,一时间几乎想要爬起床来去找他那市长养父说出反悔的话,但心中总有着一丝对陈嫙的羁绊放不下,竟然硬是下不了决心了!
有的时候,就连何明都搞不懂自己对这全校男生眼中的女神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了,一边反感她的行为方式,一边却又十分眷恋她那美丽的外表和一瞥一笑!!!
何明失眠了,这一次比前几天晚上吃冰淇淋还要严重,直接睁着一双眼睛到了天明。
无精打采的起了床,和夏静美出了门,在轿车路过隔壁那间别墅时,他无意中竟然发现门口竟然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身材矮小发福,西装革履,典型的一个爆发富的样子。
另一人让何明双眼一亮,那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她身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露出如玉的纤纤藕臂,一头乌黑的秀发柔顺的从脸颊两侧垂下,被挺翘的酥,胸顶起一道弧线,脚上穿着双白色的高跟鞋,将曼妙的娇,躯衬托得足足比旁边的中年男人高出一个头不止,她白衣胜雪,整个人显得异常的高贵靓丽。
汽车飞驶速度很快,在加上所处的位置不便,所以无法看清两人的具体长相,不过看那女人熟悉的身形和脸形,他可以确定,这正是晚上在上面的房间里跳“脱,衣,舞”自己的人。
匆匆一瞥,何明也注意到了一个情况,那身材高挑的女人正伸手为那足以能当她父亲的男人整理着领带,看那行为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
“难道这两人是夫妻?”
何明如此的想着,可心中却是越来越疑惑:“如果这男人正是她丈夫,那晚上这么毫不顾忌的勾,引我难道不怕被发现吗?”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和苦恼,何明到了学校。
第一节语文课上了自习,教这堂课的张老师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姑娘,今天结婚,所以请了假。
看到王雨馨空出来的位子,何明越发觉得罪恶感强烈,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觉定是对是错,虽然内心挣扎着,不过周围的同学们都在低声议论着张老师的大婚之事,一些信息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中。
张老师的男朋友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了泰国,此次是专程请假回来完成终身大事的。
也不知道议论了多久,班长大人突然站起来发声:“各位同学,为了表示我们对语文老师的祝福,请大家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出一点表示,下课后统一的交到我这里,再由我再转交给她,当然,送多送少由你,不送也可以,完全自愿!”
虽然张老师没有什么出众的外貌,但平时性格温和,和全班同学相处得很好,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所以这样的提议也是人之常情,并没有人做出质疑。
一下课,很快便有人付诸了行动,班长身边围满了人,大家商议着彼此送多少,虽然谁都知道这只是表示一下心意,但许多自恃家境富有的同学免不了争强好胜一番,每一看见有人送个三四百,教室里便响起一阵唏嘘。
何明将包里的钱全部掏了出来,数了数就只有几十元,本来如果按照之前在孤儿院的生活标准,送这些已经足够聊表心意了,可现在的他卡里那么多的钱,如果仅仅就送这么一点,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何明本来打算出去取,可是下课时间就那么十分钟,根本来不及,于是就想向周围的同学借上一点,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凡是被问到的人都以各种借口拒绝,这让他实在有些无奈。
何明却也能够想通这样的结果,平时他沉默寡言,不善交际,现在自然没有人会理他,再说他在别的同学眼中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孤儿,谁会那么大胆借钱给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还上的主。
没有办法,他只有坐下来,等下节课大休息的时间再出去取,反正这班长至少也需要放学后才有可能把手中的表示转交给张老师。
大休息三十分钟,何明出了校门,然后取了三百块拿回来交给了班长,他无意炫富,只求心安理得。
当时,围站在周围的同学表情之复杂,有惊讶,有疑惑,更多的是一副看到傻子的神色。
何明不用猜都能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肯定是这样的,“你看这傻子,一个孤儿还死要面子的送三百,肯定是借的吧,也不知道要省多久才还得清!”
中午放学,何明没有再去看王雨馨,他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和自己的小女朋友相处,只是打电话过去问候了一下。
下午第一节课是历史课,历史老师姓朱,非常年轻,是一个十分严厉的人,上课的第一天便将一个调皮捣蛋的家伙连扇了两耳光,这下马威果然有效,之后凡是他的课纪律出奇的好。
虽然现在声称老师不能体罚学生,可真出了这种情况,有胆量去校长那里奏上一本的学生还真不多!
上课之前,何明躬身去抽屉里找历史书,准备温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可翻来覆去就是不见踪影,他明白凭借朱老师那火爆脾气,要是看到有人上课竟然没带课本,那后果不堪设想。
何明又焦急翻找了片刻,眼见马上就要到上课时间了,他扬起头来四顾,忽然灵机一动,王雨馨不是没来吗,正好借她的书一用。
于是乎,何明便跑到她的座位前,蹲体在抽屉中找了起来,女孩子坐的地方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不仅整理的整整齐齐,而且还散发出一股异常好闻的香气,实在有些让人“流连忘返”!
“你在干嘛!”
何明还没找到历史书,就听见一声冷厉的质问,疑惑的探起头,就见前两排一个身材瘦矮的男生正看着自己,一双眼睛眯成了两条缝隙,森冷的目光直射而来。
这男生何明自然认识,他叫万勇,是平时班上最碉堡的几个人,很多老师都没被他放在眼里,当面顶撞那是家常便饭,对于同班同学,他更是看谁不顺眼就是一两耳光。
何明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如何得罪了这位仁兄!
“我问你在王雨馨的书桌里乱翻什么?”
看何明呆愣,万勇神色越发的严厉,脸上布满了阴云。
“我想借她的历史书用一下!”
何明下意识的回答,因为他发现此时全班大部分同学都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这才想到不问先拿的行为在外人看来的确有些不对,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王雨馨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
“你拿她的书,事先有向她说过吗?”
万勇并没有打算就此了事,继续质问,他身体前倾,咄咄逼人!
何明愣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这万勇一不是班干部,二不是王雨馨的什么人,凭什么如此刨根究底,就算是自己不问先拿的行为有什么不对,也先解释过了,再说也轮不到这小子来管吧!
想到这里,何明反问:“没有问,那又如何?”
“草你X!”
万勇勃然大怒,拿着身旁同学的一本书就砸了过来,然后离开座位扑了上来,神色之凶狠,那感觉就像是何明和他老母有染,给他老爸戴了绿帽一样!
何明心中本来就烦躁,没想到还有人这么不开眼,他自然知道先发制人这个道理,也扑将上去,不过他到底缺乏打斗的经验,还没有近身,就被一脚踹得后退了几步,万勇则借势栖身上来又是一脚。
何明堪堪避过,然后扬手就是一拳!
距离太近,万勇虽极力避让,但脸颊还是被擦中了一下,震怒之极的他做了一个有些愚蠢的决定,直接贴身上前,和何明扭打在了一起。
的确,何明没有什么打斗经验,不过十四岁的他身高将近一米七,这在班上也是排的上号了,身体上站了优势。
而反观万勇,就一米六多一点点,这种打斗方式显然是极为吃亏的,不过胜在经验丰富。
一时间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很快课铃响起,在同学的劝解拉扯下才分开了。
“你TM等着!”
万勇将流到嘴角的鼻血擦掉,神色凶狠的丢下狠话。
“尽管来!”
震怒之下的何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和陈严俊之间的约定早已抛到了脑后,要是被别人站在头上拉了屎都不敢啃声,这简直还不如孤儿!
何明坐下,发现左眼有些模糊,显然是中招了,于是有些郁闷的摸了摸,疼的直抽冷气。
朱老师走进教室,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何明却也没有那么幸运,很快便被发现了没有课本。
“站起来,你的课本呢!”
朱老师神色阴沉的质问。
“忘了带了!”
何明扬起了他那张有些变了形的脸颊道。
朱老师愣了一下,似乎看到学生那么凄惨的样子,并没用什么体罚来惩罚,只是淡淡的说道:“给我把这星期所有学过的课程都抄一遍,明天来交给我!”
何明点了点头,有些不甘心的看向万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朝他比了一下中指,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何明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的怒气,暗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第019章 同床共度
何明好久没有像今天这么郁闷了,这大概是某位大神嫉妒他前几天的艳福,故意刁难的。
放学后,何明拿着王雨馨的历史书顶着一只熊猫眼回家,首先是梦蕾,然后是夏静美,最后是水冰凝,三个大小美女一一关心的询问,不过他全都没有据实相告,只找借口说是打篮球被砸到的,他实在不想再在这事情上纠缠了。
心情烦躁,连几大美女无意流露出来的之态他也无意再欣赏了,晚上两个小时的补课后,何明又拿起历史书抄写起来,所谓忧郁成疾,眼见任务就要完成,他忽然感觉全身发冷,同时脑袋有些昏沉起来。
起初何明以为是太过疲惫了,可没想到脑袋越来越痛,于是好不容易坚持着将作业完成,这才准备去向夏静美要点药吃,没想艰难的站起来后却觉得头晕目眩,差点没摔倒在地,于是赶忙扶着床靠了下来。
长吸了一口气,何明伸出有些微微颤抖的手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然后给夏静美打了一个电话,说出了自己的身体情况。
片刻之后,就见夏静美提着一个小药箱端着一杯水匆匆忙忙的奔进房间,脸上焦急之色是那么的明显。
“怎么样了,小明?”
夏静美来到床前坐下,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超薄睡衣,成熟的娇躯随着走动不时显现出的曲线,玉,峰伟岸,胸,部微微凸起两点,那淡淡的粉红色透过衣料显现而出,里面显然未着片缕,一双小腿雪滑白嫩,虽然没有任何修饰,但还是那样的的笔直,随意的穿着,欲隐还显的风韵,一种慵懒的美态自然而发!
何明费力的摇了摇头,他口干舌燥,说话都没有力气了,根本无法再有精力去欣赏美景。
“呀,怎么那么烫?”
夏静美伸手摸了摸何明的额头,惊呼道。
“怎么办?这个时间所有的医院都关门了!”
夏静美喃喃自语了一句,有些焦急站起来,的从药箱里掏出一些药丸喂给何明吃下。
焦急的思考了一会儿,夏静美似乎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双手抓住何明的手臂,极为艰难的将他移到床的正中间,这才将被子拉好。
而此时的何明意识已经逐渐的模糊,因为有美艳的养母在身边,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心,于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静美在卧室中左右走动了一会儿,然后坐在床前,不时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神色极为焦虑。
半个时辰后,陈严俊走了进来,询问情况。
“他发烧了,我不放心,想再看看,你先回去睡吧!”
夏静美回答道。
陈严俊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夏静美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的何明,脸上的焦虑之态中逐步充斥着疲惫,她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于是站起身来关了门灭了灯,轻轻的上,了床。
静静的躺下,夏静美伸手轻轻的何明的脑袋拥入怀中,虽然极力支撑这双眼皮,但最后还是逐渐闭上了。
昏昏沉沉中,何明感觉自己正依偎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那好闻的体香让他想起了妈妈,于是条件反射的侧身搂住将怀抱的主人,使得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明逐渐有了意识,他感觉自己正抱着一具极为柔软的娇躯,脸颊埋入一片柔软中,虽然鼻孔中传进阵阵诱,人心神的幽香,但因为呼吸实在有些不畅,于是不舍的向后移了一点,同时睁开双眼。
天色已经大亮,房间中的情形清晰可见,首先出现的在何明眼中的是一对怒挺的酥,胸,虽然有睡衣掩护,但因为一边衣带已经滑下了那的香肩,所以衣领因此而大开,两个玉,峰露出大部分的嫩肌,其中一个竟然隐隐能够看见那深红色的“圈圈”。
何明扬起头一看,夏静美那张熟睡中绝色脸庞清晰的印入他的眼睛中,一时间忽觉下面猛然充,血,顶入一片柔软中。
何明条件反射的将视线下移,只见夏静美的睡衣下摆已经缩到了翘臀之上,一条白嫩的不规矩的搭在他的髋部,居高临下,他能够清晰的看见自己的下,身和那露出来的白色蕾丝小裤裤紧紧的贴在一起。
何明差点没有鼻血狂流,视线扬起来正对着那对的肉肉,薄布上那凸起的两点比什么金银珠宝都具诱,惑力,他双眼逐渐充满了血丝,虽然那柳,腰上的滑腻感觉实在吸,引人,但还是毅然决然的缩回了手掌,颤抖的伸向夏静美的衣领。
而此时夏静美似乎被那坚硬如铁的东西顶的有些不舒服,于是柳眉微皱,眼皮动了动,一只小手下意识的朝下面伸去。
何明以为夏静美快要醒了,于是赶忙缩回手,闭上双眼,装睡起来,可是刚刚做完这一切,他就感觉自己下面的东西隔着布料被一只小手抓住,还被揉,捏了两下,于是浑身一颤,差点忍不住哼出声来。
夏静美疑惑的睁开双眼,视线下移,一张俏脸瞬间红了个通透,小手像是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
整整愣了一两分钟,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焦急起来,于是伸出手掌盖住何明的脑门,片刻后才松开,同时长呼了一口气。
何明闻着那如兰似麝的气息,整个人变得有些飘飘然起来。
夏静美仰头环顾四周,脸上一下子变得焦急起来,口中直呼:“糟糕,现在几点了?”
于是赶紧翻身起床,一边将藕臂上的带子拉回肩上,然后俯身呼唤起来:“小明,小明?”
何明假装才睡醒,缓缓睁开眼睛道:“怎么了,夏姨?”
“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舒服的话,我就给你请一天假!”
何明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虽然身体还有一些无力,但已无大碍,再者他可是还记得自己今天需要将历史老师所罚的任务交上去,如果请假,别人肯定还以为他没有完成,故意拖延时间,于是说:“没事了,我可以去上学!”
“哦,那就快点哦,要迟到了!”
夏静美吩咐完,就穿上拖鞋走出门去。
何明费力的爬起床来,看了看自己因为汗水湿透的体恤,有些无奈的换起了衣服,一觉醒来,他内心的郁闷到底轻了许多,于是开始完成这个星期最后一天的学业!


第020章 一夫多妻
何明来到学校,首先找到班主任,自己的历史书丢了,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所以希望知道从哪里能够重新搞到一本来。
说实话,何明也不知道自己的历史书怎么突然失踪了,实在不敢确定到底是自己不小心落在哪里还是被别人偷了,所以也不打算过多解释,直接对班主任说不见了!
黄老师并没有质问什么,他带了一班两年,自然知道每个学生平时的成绩品德,哪些谎话连篇,哪些老实规矩,所以直接向同事要来一本多余的。
伸手接过历史书,何明有些庆幸,班主任没有质问昨天打架的事情,显然是还不知道,也是,凭借万勇在班上的恶名,恐怕还没有几个人敢告。
今天没有历史课,何明特意将昨天被罚的抄写送到朱老师的办公室,这才回到教室。
第二节语文课,令人意外的是,张老师带着她新婚丈夫走进教室,一边吩咐大家安静,一边发给学生们喜糖以致谢。
张老师的丈夫姓刘,身材适中,虽然看着有些单薄,但脸上总带着阳光般的笑容,让人有种忍不住亲近的冲动。
他生性随和,站在讲桌上自我介绍一番后,便吩咐大家称呼他刘老师就好,还开玩笑说这不是什么尊称,只是被人叫习惯了。
大家低声开了一会儿小玩笑,便有同学要他讲讲泰国的风土人情。
这下子刘老师打开了话匣子,小到一天洗几次澡,大到受政府官员接见,直讲得口沫横飞,双颊发红,当然下面的听者也是津津有味,不发半点异响。
“那人妖呢?”
当说到泰国女人地位很高的世俗观念时,不知道那个捣蛋鬼突然吼了一句,直惹得众同学哈哈大笑。
刘老师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毫不介意的谈起人妖这种“生物”。
“其实人妖在泰国虽然不受到主流社会的接受,但却也没有受歧视的惯例。
平常我们所说的人妖呢,其实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就是打扮和行为举止异于同性的人,比如说男扮女装;第二种为服用雌性激素使身体特征向女性转变的人;第三种就是做变性手术了,其实这种人全身上下已经没有男性的特征,称之为变性人更恰当些。”
“那泰国女人地位那么高,而且那么多男的都去做了人妖,那正常男人且不是很少!”
有同学这样问了。
“的确,泰国现在的男女比例是一比四,我教的那个班,二十多个孩子中就只有四个男生!”
刘老师回答。
“那这样泰国那些多出来的女人该怎么办,不嫁人了吗?”
这种话题是男生最感兴趣的,自然有人不断接话。
“呵呵,泰国是一夫多妻制的国家!”
刘老师莞尔一笑。
听到一夫多妻,何明忽然一愣,似乎隐隐抓到了什么,不过却又马上失魂似的垂下头。
事实证明,所有男生对“一夫多妻”这个词语都非常敏感,瞬间YY开了,你说我可以娶五个美女那多好,他说我要是取一百个美女有多好,嘤嘤嗡嗡的像是蜜蜂一样,当然这样的声音在女生听来就相当的刺耳了,于是有人站起来质疑“一夫多妻”制度的可行性。
其实谁都明白她的意思,不就是想为女生们鸣不平吗,不过可惜的是人家泰国女性地位出奇的高,可怜的孩子无法以此为借口,只有另寻他路了,于是将矛头指向了制度,霎时得到了班上众多女生的支持。
“呵呵,的确,在你们女同学看来,这似乎真有点不公平,但现在许多国家都还存在‘一夫多妻’的制度,什么事物都有他存在的理由,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许多国家死了成百上千万的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坚持一夫一妻制度,那许多年轻的女子就只能守活寡了,再说现在的泰国,那么失衡的男女比例,如果不施行一夫多妻制度,那后果也是一样,试问一个女人是宁愿孤独一生呢,还是愿意和别人一起拥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
刘老师口才之好,瞬间将下面女生的“气焰”压了下去。
“切,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同时喜欢几个女人?”
有女同学不削的反驳,看似充分的理由再次提振了女生们的士气。
“呵呵,那你喜欢爸的同时就不喜欢妈了吗?”
刘老师淡定的反问道,这几乎成为了一堂理论课,他一人辩全班几十个女生。
“这两种感情怎么会一样?”
有女生不服气的反驳。
“的确,亲情和爱情看起来是两码事,但你们谁能否定他们都是爱的一种表现,这难道无法说明爱是具有包容性的吗!”
刘老师以退为进,瞬间将堂下的女生弄了个哑口无言。
“反正我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一个丈夫!”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有点像是黔驴技穷后的任性之语,但谁都明白这才是大部分女生的真正心声。
何明扬起头来,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台上的那刘老师,不得不说这兄台的一席话让他联想到了很多,例如YY能够将王雨馨和陈嫙同时收了,以后带到泰国却结婚,那一切都解决了,他现在也不用为这个问题烦恼,但谁都明白,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哪个女孩子都不可能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一个男朋友,所以最终只有放弃了奢想。
此时台下的女生突然表达心声,何明隐隐将希望寄托在了台上那位口才颇好的仁兄身上,如果他能够解开这个最大的难题,那么自己就很有可能找到一条出路。
“那位女同学,举个例子,假如现在我们在泰国,若是你将来的丈夫娶的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姐或者妹妹,那你还会这么肯定的说出这句话吗?”
刘老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反问道。
“……”
那女同学瞬间变得呆若木鸡,一时间竟然傻在了当场,班上的其他女生也愣住了,谁都没有再啃声。
何明眼睛一亮,心中隐隐抓住了什么!
“再举个例子,你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艰难的跋涉了很长时间,就在又饿又渴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绿洲突然出现在了远方,而且旁边还多出了一个装满清水的水壶,不过这时一个同样奄奄一息的人出现了,他恳求你将水分一些给他。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如果你分了一些给他,那么你就很有可能走不到绿洲之处,如果不分,他会马上渴死,当然,如果这是个陌生人,你很有可能会处于私心舍弃之不顾,可她要是你的亲姐妹呢?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做出这种残忍的抉择吧!”
刘老师一席话寓意深刻,下面不止女生,很多男生都开始认真思考其中的含义。
“我想只要两个人真心喜欢,无论是丈夫在妻子眼中,还是妻子在丈夫眼中,也是生命的全部吧,这和那碗救命的水有什么区别!既然你能在那种时候将之分一些给姐妹,如果她是真心喜欢你的丈夫,那你就那么确定不会将爱情分一些给她?”
刘老师接续补充,末了有些感叹的说:“当然,在泰国不可能每个男人都能娶到亲姐妹,但其中不乏幸福的家庭,他们共同的特点不是说丈夫对每个妻子都公平得找不到任何瑕疵,而是几个妻子之间感情很好,不会为一点点的事情争锋吃醋,当然,这种亲如姐妹的关系能够建立,其中起纽带作用的还是丈夫,如果你有能力使得自己的妻子之间都达到这样的程度,别说娶两个三个,就是娶一百个也不是问题!”
何明双眼猛然睁大,整个人如醍醐灌顶,这老刘的说法简直精辟之极,如果自己追到了陈嫙,然后让她和王雨馨关系亲如姐妹,那两人自然就不会争风吃醋,这样的话就算是全收也没有丝毫问题,自己也不用头疼,大不了以后出国去结婚,那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吗?
何明简直想跑上去抱着那姓刘的仁兄狂亲几口,如果说这种行为是的话,那为了表达的心中的谢意,他宁愿当一回了!!
PS:唉,猪脚终于走上了种马的不归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67

主題

596

帖子

2067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2067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1-10-27 13:4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40

帖子

1180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180
發表於 2021-10-27 15:35: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0

主題

455

帖子

2742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2742
發表於 2021-10-28 01:52:5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460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3293

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1-10-28 06:32:50 | 顯示全部樓層
very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244

帖子

295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295
發表於 2021-10-28 20:23:41 | 顯示全部樓層
66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146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3906
發表於 2021-10-29 00:49:54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499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675
發表於 2021-11-6 06:35:48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