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7904|回復: 2

[其他]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複製鏈接]

15

主題

15

帖子

107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107
發表於 2021-4-22 15:47: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我有點睏了,明天還有好幾家客戶要拜訪,早點休息吧」。
  
  宏杰闔上眼沈沈的入睡,此時的芯瑜慾火難耐,她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跟宏杰性
愛親熱了,飢渴的內心已經快要爆發出來。
  
  她的心中開始自我懷疑:『難道我沒有魅力了嗎?』。
  
  芯瑜閉上眼,伸手撫摸自己敏感的私處與豐滿的雙乳,希望能透過簡單的撫摸
來滿足自己空虛的心靈。
  
  白天宏杰出門上班之後,芯瑜一如往常的打理家中大小事務,一陣清掃後芯瑜
帶著大包小包的垃圾準備拿去樓下處理,於是下了電梯走到了大廳門口,巧遇正在
整理文件的《郭志雄》雄哥。
  
  雄哥看到賢慧漂亮的芯瑜便上前打了個招呼:「哎呀!是鄭太太呀,午安呀!」。
  
  芯瑜看著眼前的雄哥心裡還是有些反感,畢竟她非常討厭抽菸吃檳榔的男生,
雖然知道雄哥本性並不壞,但內心多少還是有些警戒。
  
  芯瑜:「雄大哥…你好呀!」。
  
  雄哥假裝熱心的上前關心著:「哎呀…這麼多垃圾一定很重吧!我來幫妳拿吧!」。
  
  芯瑜:「沒…沒關係啦!雄哥…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雄哥:「幹嘛跟我客氣呀~能幫上住戶的忙是我們做警衛的榮幸呢!」。
  
  雄哥幫忙著芯瑜處理垃圾與資源回收,芯瑜在後方仔細看著雄哥的身影,雖然
他身高矮小,又胖又癡肥,但其實為人也算熱心,有時候也會幫芯瑜提重物洗家電
,幫了自己不少忙。
  
  雄哥擦著汗水開口問著芯瑜:「鄭太太妳一個人處理家事一定很辛苦吧?先生
沒有幫忙妳嘛?」。
  
  芯瑜:「我先生他白天工作比較忙,所以家中事務都是我在打理,是希望能減
輕他的負擔…」。
  
  雄哥這時高傲的說:「我要是結婚呀,一定自己做家事,才不會讓老婆這麼辛
苦呢!」。
  
  芯瑜打哈哈的說:「那妳老婆一定很幸福呢,雄哥還沒結婚呀?」。
  
  這時雄哥色相的看著芯瑜說:「是啊!我要是能娶到像鄭太太妳一樣這麼漂亮
的老婆就好了…」。
  
  芯瑜聽了有些害羞:「呵呵…雄哥你過獎了啦,我哪有那麼好…」。
  
  雄哥見到芯瑜臉紅害羞的模樣,心裡高興極了,開始用他那舌燦蓮花的臭嘴,
甜言蜜語誇讚著她。
  
  雄哥:「我是說真的啦!鄭太太,年經貌美!身材又火辣,長得那麼可愛,是
男人都想娶妳的」。
  
  芯瑜被雄哥捧的心花怒放,心裡想到好一陣子都沒跟宏傑做愛滋潤身心,又開
始懷疑起是不是宏傑對自己沒意思了…
  
  幾天下來,芯瑜跟志雄交談的頻率增加許多,她時常在家對著鏡子開始化妝打
扮,讓自己更有自信,散發女人的氣質與魅力。
  
  一天下午芯瑜訂購的保養品又寄到了,她開心的裝扮了一下,鏡子前的她美麗
動人,穿著緊身的低領針織衫及緊身牛仔褲,刻意的拉低衣領,淡妝顯得畫龍點青
般的出色。
  
  芯瑜如此的模樣,並不是要去遊玩或與他人聚會,只是單純的想展現給雄哥欣
賞而已,現在她的內心只想要男人為她癡迷為她瘋狂。
  
  雄哥在警衛室外抽著菸,看到自己的完美女神走了過來,熱情的上前打招呼,
一看到芯瑜這身裝扮,他興奮極了!那低領展現的深邃乳溝,讓他下體瞬間充血硬
起。
  
  雄哥一臉豬哥的流口水說:「鄭太太…妳今天打扮的也太漂亮了吧?是要去哪
約會呀?」。
  
  芯瑜害羞的回應:「沒有啦~我只是來拿包裹而已」。
  
  雄哥眼看這小妮好像發情般的透露交配訊息一樣,但他還是假裝鎮定的幫她拿
了包裹。
  
  雄哥疑惑地問:「鄭太太…最近買了很多東西呢?都買了些甚麼呀?」。
  
  芯瑜:「就…一些保養品而已啦,最近迷上了彩妝與保養」。
  
  雄哥:「妳都那麼漂亮了還要保甚麼養呀,夠美了啦!」。
  
  芯瑜嘟著嘴:「可是我老公就覺得還好呀…我想說打扮漂亮一點,他應該會喜
歡」。
  
  雄哥眼尖趁虛而入的說:「唉唷!鄭先生也真是的…這麼漂亮的老婆應該要好
好珍惜呀!話說我有位親戚,在銷售女用香水很好用唷!」。
  
  芯瑜好奇的問:「女用香水?」。
  
  雄哥賊笑的說:「是啊!這女性用的迷人香水男人只要一聞到呀,可說是欲罷
不能呀,效果超好,而且價格超便宜!」。
  
  芯瑜又驚又喜的說:「真的呀!!雄哥那您趕緊介紹給我用用嘛~我相信我老
公一定會喜歡的!」。
  
  雄哥見到芯瑜上鉤,則是約了她改天來找他試試香水的味道,芯瑜開心地答應
了,遠處的宏杰這時也從公司下班回來了。
  
  宏杰:「咦~妳怎麼在樓下呀?都這麼晚了」。
  
  雄哥趕緊找了個理由離開,開始策畫著要如何讓這美人妻臣服於他的胯下,慢
慢的志雄一天又一天的跟芯瑜聊天,胡說一些如何迷倒男人的秘訣,但他只是單純
想意淫芯瑜的身體而已。
  
  到了某天晚上10點左右,雄哥私下約了芯瑜到警衛室裡,讓她鑑定香水的功
效,雄哥便與值夜班的陳國輝串通好,就是不想讓別人打擾自己與芯瑜的美好時光。
  
  雄哥:「阿輝呀,這幾天熬夜讀書辛苦啦,這裡有些養身補品你拿去喝吧!」。
  
  國輝感激的道謝:「謝謝雄哥!真不好意思讓你破費…」。
  
  雄哥假裝好意地說:「哪兒的話,年輕人該拚就要拚!已你的實力絕對可以考
上的!」
  
  隨後叮嚀了國輝說:「喔!對了…等一下我會跟住戶鄭太太在警衛室商量重要
的事情,如果有人問到,再麻煩你迴避一下…」。
  
  國輝有些好奇的:「請問雄哥是…甚麼重要的事呢?」。
  
  雄哥面色凝重的說:「這攸關管委會的事情,鄭太太之前有反應許多關於社區
的改善事宜,但有些部分需要當面跟她討論一下…」。
  
  國輝不以為意的點頭答應:「原來是這樣啊…辛苦雄哥了!那我會盡量不打擾
你們的!」。
  
  芯瑜眼看時間差不多,在家特地打扮了一下,頭髮綁了個俏麗大馬尾,套了一
件清涼小背心,沒有穿上內衣胸罩,下身穿著火辣熱褲,心想難得雄哥能分享這麼
棒的產品,心裡高興極了。
  
  芯瑜座了電梯往大廳走去,一身火辣的打扮也吸引了國輝的目光,但國輝知道
她是要跟雄哥商討住戶問題。
  
  芯瑜簡單的打了招呼:「晚安!辛苦了,我找雄哥!他人在?」。
  
  國輝有些害羞地看著眼前火辣人妻的性感身材,當然也起了男性反應,這純情
少男的舉止也讓芯瑜有些好笑。
  
  國輝:「鄭太太…晚安!雄哥他在警衛室等您…嗯…」。
  
  說完便打開櫃檯旁的小門,讓芯瑜進入後方的警衛室裡,隨後自己便戴上耳機
低下頭繼續看書。
  
  芯瑜悄悄地打開警衛休息室的門,裡頭已經傳來陣陣迷人的香氣,雄哥人從廁
所裡走了出來。
  
  芯瑜:「雄哥你好呀,我來看你說的香水了!」。
  
  雄哥看到美女駕到心頭一樂:「嘿嘿…歡迎歡迎!妳先坐下喝杯茶吧!我幫妳
拿過來」。
  
  芯瑜坐在一旁的單人床上,毫無警備的拿起桌上的茶飲喝了幾口,隨後見到雄
哥從旁的櫃子拿出一盒精美的禮盒,他坐在芯瑜旁邊跟她介紹這外國進口的特殊香
水。
  
  香水上沒有任何標籤及說明,只是小小一瓶的噴霧瓶,雄哥趕緊對芯瑜的臉部
兩側輕輕按了兩下,瞬間香氣逼人,馬上讓芯瑜迷上了這勾人心魂的味道,但她自
己卻不知道…她開始全身發熱了。
  
  芯瑜開心的說:「天啊!雄哥這味道真棒呢!好好聞喔!好想跟你買呢!」。
  
  雄哥一臉賊笑的說:「妳先等一等,它的功效會越來越明顯!嘿嘿…」。
  
  芯瑜突然覺得氣氛開始不對勁,身體不斷地冒出女人魅力的香汗,私處分泌著
淫液,腦袋有些昏昏沈沈的,身體不自覺的往雄哥肥胖的身軀上靠著。
  
  芯瑜:「突然好熱喔…可以開冷氣嘛?對了…雄哥…再讓我多聞一下那味道」。
  
  雄哥知道這小妮子已經完全迷上了香水,開始用那髒手對芯瑜的性感身軀不停
來回撫摸著。
  
  雄哥淫穢的笑著:「嘿嘿~可以可以~多聞一點!熱了就把上衣給脫了吧!」。
  
  芯瑜大腦不停接收這迷人勾魂的香水味,思考早已拋在腦後,兩眼逐漸空洞,
聽到雄哥的聲音,不由自主的伸雙將小背心給脫了下去,整個上半身呈現赤裸的模
樣,雄哥剛吃完檳榔的噁心紅嘴,已經呈現恐怖的笑容…

  雄哥走到門口將警衛室的門給反鎖起來,開始脫下自己的衣物,只穿著紅色的
三角內褲,他緩緩的走到兩眼無神的芯瑜面前,用那早就充滿血的恐怖棒狀武器,
戳著芯瑜稚嫩美麗的臉龐。
  
  雄哥張嘴命令著芯瑜:「我的寶貝美人…張芯瑜!現在開始我是妳愛人郭志雄
,要好好服務我才行!」。
  
  芯瑜眼神瞬間充滿愛意,抬了頭用一抹可愛的微笑看著那噁心醜陋的肥臉,她
伸出手撫摸那黝黑的大肉棒,隔著內褲害羞地來回撫摸。
  
  芯瑜口氣嬌媚:「雄哥的…好大喔…我好喜歡…」。
  
  雄哥一聽歡喜的說:「真的呀!那趕緊幫我舔乾淨,好讓我等等操的妳爽翻天!」。
  
  芯瑜二話不說用兩手將那紅色三角內褲給脫了下去,那黝黑充血冒青筋的駭人
巨棒,在芯瑜臉上彈了幾下,噁爛的腥臭味隨之飄散,上面滿是白色黃色的汙垢與
尿垢,芯瑜開心的張開嘴…
  
  芯瑜:「滋~漬滋~~~滋~~滋」。
  
  雄哥舒爽的閉上眼享受:「哦天呀!!我這好幾天沒洗的臭雞巴~寶貝妳得好
好清洗乾淨喔!」。
  
  芯瑜前後的快速吸吮:「是…我的大…滋……漬滋漬……雞巴…哥哥…」。
  
  雄哥開心的前後抽插芯瑜溫暖的小嘴,龜頭不停砰擊那喉嚨深處,此刻芯瑜卻
完全沒有味覺上的排斥,她已經全身與心靈的被濃郁的香水味給支配住了。
  
  一陣猛烈的吸吮,芯瑜的小嘴浮貼那脹大的龜頭,雄哥完全敵不過芯瑜那高超
的吸吮口技,不到幾分鐘後便投降的射出那久違的濃郁精液!
  
  雄哥全身噴汗的抓著芯瑜的大馬尾,猛烈的前後抽插迷人緊實的小嘴,芯瑜眼
睛一白,發出痛苦的呻吟聲,雙手抱住雄哥的肥肉屁股。
  
  芯瑜:「唔嗚!唔唔!唔哦喔!!!!哦!!唔!!!」。
  
  雄哥眉頭深鎖,大力的將肉棒往喉嚨深處裡塞著,龜頭一陣酥麻,精子蓄勢待
發,他全身打了冷顫長吼一聲…
  
  雄哥:「媽的!!受不了了!!給我好好吞下去啊!!」。
  
  芯瑜面無表情繼續她的吸吮,像真空機器一樣,一波又一波的喝下那噁臭的精
液。
  
  雄哥拔出肉棒用手掐著芯瑜的臉頰,看看芯瑜那嘴裡滿是濃黃惡臭的精液,嘴
角溢些了出來,旁邊還有幾根捲曲的陰毛。
  
  雄哥命令的說:「給我含著!我數到3!才能吞下去」。
  
  芯瑜嘴巴含著噁臭的精液,仔細地聆聽雄哥的命令,完全沒有多餘的動作。
  
  雄哥:「3…2…1!很好!吞下去!」。
  
  『咕嚕咕嚕』喉嚨一陣波動,芯瑜閉緊雙唇,完全吞下後才展現那迷人的舌頭
給雄哥看。
  
  芯瑜:「啊~啊…吞完了…謝謝雄哥的招待…」。
  
  雄哥沾沾自喜的說道:「很好很好!這美人妻現在可是我的了!嘿嘿嘿…」。
  
  雄哥肥胖的身軀從後方緊抱著芯瑜的肉感媚體,聞著她的髮香,舔著她的臉龐
,捏著她的巨乳,興奮得就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
  
  正當雄哥在把玩芯瑜的肉體之時…
  
  警衛室門外,宏杰已經下了班回到了大廳門口,見到勤奮讀書的國輝,便上前
關心著他。
  
  宏杰:「今天是你值班呀?」
  
  國輝看見宏杰的出現下了一跳:「鄭…鄭先生呀,晚上好呀!」。
  
  宏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抱歉抱歉,打擾你看書了,我以為這週是雄哥值班」。
  
  國輝趕緊隨便找了理由:「哦!雄哥他人在回收室整理,需要幫你叫他嗎?」。
  
  但他望向警衛室,心裡明白…答應雄哥過不能打擾他講重要的事情,怕自己搞
砸一切,所以想盡辦法支開宏杰。
  
  「不用了啦,你忙吧!我先上去了,考試加油囉!」宏杰話一說完便搭電梯上
樓去了。
  
  國輝這時才鬆了一口氣,但看看時間…雄哥跟鄭太太已經討論了兩個多小時了
,應該不會發生甚麼事情吧…
  
  但其實警衛室裡早就已經…
  
  『哦哦!!媽的!!又要射精了!!啊!!』。
  
  『啊……好舒服啊!舒服啊!!好哥哥!!再用力操我!!』。
  
  警衛室單人床上,到處都是衛生紙跟用過的保險套,而芯瑜雙腿微開兩眼無神
,淩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美麗的臉龐,芯瑜只有輕微的呼吸,沒有多餘的話語。
  
  雄哥喘氣著將用過的保險套往芯瑜身上一丟,隨後坐在旁邊的小椅子上休息。
  
  雄哥:「呼…好久沒這麼爽了,果然人妻幹起來真過癮…」。
  
  雄哥抽著菸咬著檳榔,看著玩弄一蹋糊塗的芯瑜,他看了看時間,知道萬一鄭
宏杰找不到他老婆一定會起疑心的。
  
  雄哥嘆了口氣:「唉!還要自己善後…真麻煩,算了…反正後面還有的是機會」。
  
  休息一會,雄哥扶著全身無力的芯瑜簡單的在浴室裡清洗,隨後穿起衣物,便
床底下拿出另一個盒子取出一瓶塑膠噴霧罐,對著芯瑜的臉上噴了兩下。
  
  芯瑜這時腦筋開始活絡起來,瞬間清醒許多,但…就是怎樣都想不起來自己怎
麼會待在這裡那麼久。
  
  芯瑜恍惚地說:「雄哥…?我怎麼…」。
  
  雄哥假裝鎮定的說:「剛讓妳聞了香水後,妳說妳有點累要睡一會,我就沒打
擾妳,時間不早了妳趕緊回去吧!怕妳先生再找妳呢」。
  
  芯瑜一臉懵懂的模樣的搭了電梯上去,一回到家之後,看到宏杰表情生氣的樣
子,便先打了聲招呼。
  
  芯瑜:「老公你回來啦!」。
  
  宏杰假裝生氣的說:「這麼晚了妳去哪啦?也沒看到妳留訊息…我很擔心呢!」。
  
  由於完全忘了自己去雄哥那裡看香水之後再幹嘛…所以隨口編了個理由,試圖
搪塞過去。
  
  芯瑜:「抱…抱歉啦~今天我在家裡大掃除呀,剛才把垃圾跟回收拿去樓下丟
,碰巧遇到之前請我們吃水果的王太太,本想聊一下而已,一不小心就聊了太久哈
哈哈…我先去沖個澡!」。
  
  心虛的她趕緊離開宏杰的視線,到浴室裡清洗身體,但她萬萬沒想到身上,到
處都是紅色齒痕…味道極為噁心。
  
  雖然之後的幾天芯瑜沒有跟雄哥碰面,但她潛意識還是對那迷人的香水念念不
忘,於是想乾脆直接跟雄哥買回來用就好,便拿起手機跟雄哥聯絡了時間…
  
  依舊是寧靜的夜晚,雄哥獨自在倉庫間清理環境,他這次反而約了芯瑜在倉庫
裡碰面,想到能換個場景跟這大奶淫娃幹炮,他那噁心的肉棒又再度充血起來了。
  
  芯瑜繞過後院,腳步輕盈的來到倉庫間與雄哥見面,芯瑜這次卻直接開口說:
「雄哥!我想直接跟你買上次那個香水,這次我就不必試用了…」。
  
  雄哥假裝鎮定的說:「好哇!可以呀!妳稍等我一下,今天倉庫比較多雜物,
妳等我一下…」。
  
  雄哥這時伸手從口袋拿出另一罐噴霧瓶,但上面寫的卻是芳香噴霧器,芯瑜以
為他只是幫倉庫除臭而已,然而天真的她又再一次的上當了。
  
  雄哥:「哎呀~倉庫的黴味還真難聞…」。
  
  說完自然的伸手像芯瑜前面噴押兩下…濃郁迷人的香水味再度四處噴發,芯瑜
聞到那熟悉的味道之後,又再一次的喪失了原本的理智。
  
  芯瑜跨坐在雄哥身上,嫵媚的甩動頭髮,一抹迷人的笑容及充滿情人才會有的
愛意目光,芯瑜將雄哥那張醜臉埋在自己的雙乳之間,開始讓那肉棒在陰道裡來回
走動。
  
  此時的宏杰,爬上一旁的矮牆,蹲著身子往倉庫裡的小窗口探去…
  
  「一定是雄哥在裡面偷懶…讓我看……欸?」宏杰已經看到眼前的畫面。
  
  雄哥這時大口大口吸著那晃動的H罩杯巨乳,柔嫩有彈性,形狀漂亮又堅挺,
又吸又捏,弄得芯瑜乳頭羞恥的硬起,下體一如往常噴出高興的淫水。
  
  芯瑜:「哦…哦!好哥哥…啊!舒服啊…」。
  
  雄哥將芯瑜躺在椅子上,命令著芯瑜:「快要求你的大雞巴老公來幹你,要說
好聽點的唷!」。
  
  芯瑜用愛意的雙眸,掰開自己嫩穴的陰唇完全沒有遲疑的開心說:『我的大雞
巴老公,快狠狠操我那淫賤下流的騷逼』。
  
  雄哥一色瞇瞇的癡笑:「嘿嘿嘿…對嘛對嘛…這就對了!我的女人就應該是這
樣…」。
  
  說完又再度的從正面插入,劇烈的抽插讓他感受無比的快感,因為這次他已經
沒有戴上保險套了,這樣的無套做愛,更讓兩人舒服到了另一個境界。
  
  芯瑜:「啊…啊…大雞巴哥哥~你好厲害喔!幹的妹妹爽死了呢」。
  
  芯瑜纖手勾著雄哥的粗脖子,雙腿開到最開,讓雄哥像打樁機般的一下又一下
頂到子宮花心,雄哥府下身子感覺到快要射了,芯瑜心有靈犀一般的感應到之後,
用雙腿緊緊夾住他的熊腰。
  
  雄哥臭嘴噴出口水的大吼:「啊…啊…好緊!!不行不行!要射了!芯瑜寶貝
~準備接好啊!」。
  
  芯瑜歡欣高喊:「啊~~去了…好哥哥!!妹妹又要高潮了…你這次射的好多
好濃喔!」。
  
  倉庫裡的男女就像夫妻恩愛般的再度相擁,而窗外的宏杰早已回到了家中陷入
了無盡的苦痛之中。
  
  『唦─唦』噴押兩下,芯瑜全身痠痛的在警衛室裡醒來,左顧右般沒有半個人
在,她整理好衣著之後,門外的國輝早已打著瞌睡,芯瑜一臉疑惑地回到家中,見
到宏杰身穿著襯衫睡在床上,表情好像有一些痛苦難受的模樣。
  
  芯瑜看了看時間盡然已經來到淩晨兩點了,便趕緊去浴室清洗身體,她仔細一
想…每次見到雄哥之後會聞到一陣濃郁的香水味,之後就忘了所有的事情,而且身
體全身不對勁,芯瑜這時第一直覺想到是自己被下藥?又或者是被『催眠』?。
  
  隨著浴室的熱水淋下,芯瑜身體像吸毒一般的渴求雄哥那男人的侵犯與關愛,
腦海中不停閃爍著雄哥的事情,她突然眼睛瞪大,咒罵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些甚麼
呀…
  
  芯瑜盥洗完之後換上睡衣準備就寢,但怎麼也沒想到,這晚竟是她這數年來失
眠最嚴重的一次,只要她閉上雙眼,腦海裡就會不斷地浮現她和雄哥激情的春宮秀
,使的她身體越發燥熱。
  
  枕邊的宏杰依舊熟睡著,但她下體卻是濕潤無比,思想全被那噁心又臭的雄哥
肉棒給佔據,芯瑜沒辦法安穩入睡,只好咬著牙順從內心的慾望,幻想著熊哥的臭
臉,自我滿足的手淫了起來…
  
  早晨啼叫,芯瑜依舊早起,失眠的她卻讓她整個人精神疲倦,雖是這樣但還是
幫宏杰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宏杰臉色難看的從臥室走了出來,身穿著昨晚的制服,
一頭淩亂的頭髮,讓芯瑜擔心的上前關心的問。
  
  「你醒啦?你昨晚還好嗎?怎麼沒換衣服就睡了,是不是太累了?」。
  
  「沒事~今天休假睡一睡就好了」見到宏杰勉強擠出笑容,但吃飯的過程卻是
兩眼無神,像是靈魂出竅一般。
  
  芯瑜的手機這時突然傳來了震動,她小心翼翼地拿起來查看,盡然是雄哥傳來
的猥瑣色情照片,這讓芯瑜緊張的瑟瑟發抖著。
  
  『我的親親小寶貝!是不是很想念我的大雞巴呀?今天一樣會在倉庫裡等妳來
享用它唷』。
  
  附上一張,雄哥全身赤裸露出大肉棒的不雅照片,芯瑜煩惱的不是雄哥的性騷
擾對話,她擔心的是她快壓抑不住內心的聲音了…
  
  『我好想過去跟雄哥瘋狂的做愛喔!』。
  
  『我好想過去跟雄哥瘋狂的做愛喔!』。
  
  芯瑜用最後一絲理智,鎮定的編了一個很爛的謊言:「老公呀,晚上我會跟大
學同學小雯出去吃飯逛逛,你昨天那麼累,今天就好好的在家休息唷!」。
  
  「是小雯呀,很久沒看到她呢,那妳們好好聊,別太晚回來囉!」宏杰一聲爽
快的答應。
  
  聽到宏杰答應之後,她心中像是得逞一般,雀躍且興奮,但她現在卻只想好好
的去補個眠,好儲備體力去面對晚上的『硬戰』。
  
  芯瑜睡到將近傍晚,她開始梳妝打扮,白色低領短袖上衣,配搭黑色宰裙,外
搭一件茶色大衣,綁了側邊的馬尾,自己身上噴些淡淡的香水味。
  
  鏡子前的她簡直美極了,但她心情卻是像跟她喜歡的情夫約會一般的淫蕩,走
到了門口不忘跟宏杰愛的吻別。
  
  「老公那我出門囉,愛妳~啾」說完便搭了電梯下樓去了。
  
  公寓外的路口雄哥開著名貴的轎車,搖下車窗對芯瑜招了手,芯瑜像是高貴的
名媛與醜陋的雄哥一同共度美好的晚餐。
  
  酒足飯飽之後…芯瑜坐在車上,一臉嚴肅的問道:「雄哥…妳是不是用香水催
眠我…然後把我給強姦了?」。
  
  雄哥將車緩緩停靠在路邊,像是小孩被抓包一樣的神情,但反應卻是出乎意料
的鎮定。
  
  雄哥:「對…沒錯!那是因為我太想要得到妳了,我知道我這樣的外貌配不上
妳,只好用這種手段…」。
  
  芯瑜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說:「妳這樣催眠強姦我,我是可以對你提告的你知
道嗎?為什麼要這樣欺騙我,玩弄我的身體?」。
  
  雄哥突然抓住芯瑜的手:「我就是愛妳喜歡妳…才會這麼做…妳就是我要的女
人!我一生唯一要娶的女人,芯瑜!我就是愛妳呀!」。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芯瑜有點措手不及,她撇開頭去,沒有對上雄哥真誠告白
的眼神,只有淡淡地回應。
  
  『我結婚了…我有老公了…』。
  
  雄哥接著不斷的猛烈表達愛意,卻絲毫無法打動芯瑜的內心,他們在公寓外的
路邊待了一小段時間。
  
  時間將近晚上10點,雄哥知道芯瑜應該是沒辦法陪他下半輩子,正當他又想
對芯瑜使用香水之時…芯瑜卻開口了。
  
  『最後一次吧…』。
  
  雄哥驚訝的看著芯瑜:「欸?甚麼?」。
  
  芯瑜臉紅嬌羞的轉頭看著雄哥,此刻的芯瑜美極了,充滿性感魅力的少婦人妻
,散發求偶般的訊號。
  
  『去倉庫吧…我們的最後一次』。
  
  雄哥知道芯瑜的意思,內心無比的激動,這次的他把香水丟在車上,和芯瑜緩
緩的往倉庫裡走去,途中不忘用手去撫摸芯瑜的豐臀。
  
  「啊…雄哥慢慢來呀~真是的像個小孩似的」芯瑜無奈的苦笑著。
  
  倉庫裡雄哥與芯瑜兩人忘情的調情與愛撫,雄哥著了魔似的吸吮芯瑜的乳房,
此刻的他像是已經擁有了芯瑜一般,他激動地大口大口的吸吮芯瑜的乳頭。
  
  一陣又吸又咬的讓芯瑜嬌羞的呻吟:「啊!吸的好舒服…別…乳頭…都被你吸
起來了…」。
  
  宏杰早已在小窗口外,觀賞這齣絕倫好戲…
  
  雄哥赤裸站起身脫下那白色三角褲,露出粗壯黝黑的大肉棒,血管冒著青筋,
紅通的龜頭大得嚇人,上頭還有白黃色的包皮垢。
  
  芯瑜臉紅發情的望著雄哥:「這根大雞巴真是太誘人了…啊~嗯」。
  
  這次的芯瑜完全是神智清醒,包括接下來的無套性愛受精,她已經完全不在意
,雄哥的外貌與品行,只是一昧的投入在這場性愛之中。
  
  「啊~啊~~天啊!!就是這根大雞巴,好舒服呢…哦…」。
  
  她朝思暮想的肉棒,如今快速的抽插自己的浪穴,雄哥氣喘如牛的抱起芯瑜一
陣猛烈的抽插。
  
  淫聲浪語的叫床聲傳遍整個倉庫:「哦哦…天啊…操我…雄哥幹死我…喔…再
大力一點」。
  
  雄哥抓緊芯瑜的雙乳把玩著:「每次看到這大奶子就受不了,我的天妳還真會
搖呢!」。
  
  芯瑜完全發狂的吼叫著:「哦喔……對!這樣敏感的抽插!嗯啊……嗯啊……
好老公…嗯啊!!!」。
  
  雄哥每當聽到芯瑜浪叫聲喊著自己是她的好老公好哥哥,便讓他全身舒服得受
不了,不論是緊實的小穴,晃動的巨乳,嬌羞的模樣,都是完美無缺的。
  
  此時外頭的宏杰完全已經與他們一起同步在這場偷情性愛秀,他咬著牙關帶著
氣憤與無助的神情準備迎接這齣戲的最後高潮。
  
  『大雞巴老公~~快~快射給我~~芯瑜想要幫妳生個小娃娃,喔~~~喔~
~快把濃稠的精液灌滿芯瑜淫蕩的浪穴吧!』。
  
  『懷孕吧!幫我生一個孩子吧!!』長吼一聲!大量濃稠的滾燙精液快速的噴
射在芯瑜的子宮裡。
  
  芯瑜子宮收縮,迎接美好的洗禮,她心臟澎湃的跳動著,這次沒有誰的威脅,
也沒有香水的誘惑,只有充滿愛情的圍繞。
  
  雄哥全身冒汗抱著芯瑜說:「嘿嘿!妳這小淫娃真不是蓋的,真想把你娶回家
每天幫妳播種!」。
  
  此刻的芯瑜如果答應雄哥的話…
  
  答應的話…
  
  芯瑜害羞的將頭靠在雄哥的胸部肉裡說出:
  
  『我願意…』
  
  一枚結婚戒指與一張離婚證書,以及充滿悔恨的宏杰…


              《幾年後》
  
  鄉下間一棟豪華的透天房子,一名年幼的孩子正在客廳玩著電視遊樂器,而他
的父母正在臥房裡…
  
  芯瑜嬌媚的騎在雄哥身上「啊…老公!好深喔…頂死人家了…哦喔」。
  
  雄哥嘴裡咬著檳榔,兩手大力捏著晃動的爆乳,一個不小心噴出兩道白色的液
體,他趕緊上前用嘴接著。
  
  「唉唷老公你真是的…吃檳榔的時候,別又喝人家的奶水嘛…很髒的!」。
  
  雄哥咧嘴一笑:「抱歉抱歉…想說別浪費嘛…況且妳的奶水真的很好喝呀!」。
  
  雄哥抱著芯瑜的腰身,緩緩地往上抽插,每往上頂一下,芯瑜的奶子就開心的
噴出一些奶水,讓他興奮極了。
  
  芯瑜抱住雄哥的醜臉,低頭吻著他悄悄的問著:「是不是應該幫弟弟生一個玩
伴了?」。
  
  雄哥高興地回答:「嘿嘿嘿…我還想再讓妳多生幾個呢!」。
  
  兩人幸福一笑,繼續在床上勤奮的播種,迎接下一個小生命的誕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849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0989
發表於 2021-4-22 20:37:3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69

帖子

775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775
發表於 2021-4-23 00:57:39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