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3510|回復: 3

[強暴虐待] 癡漢色狼

[複製鏈接]

63

主題

63

帖子

41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418
發表於 2021-3-26 21:36: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喀隆、喀隆……」

傍晚的捷運在鐵路上奔馳,正當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整輛捷運上都擠滿了人,每個上班族或坐或站的,在幾乎沒有空隙的車廂里享受著一天辛勞之後的片刻寧靜。

在一群上班族緊鄰著站立的空間裡,有個嬌小的身影在其中,那是個穿著辦公室制服的張綺玲,清秀的小臉上帶著有不少度數的細框眼鏡,比差不多到肩膀的一頭短駙,看起來十分乖巧的臉上寫著厭惡。

此時的張綺玲心想:「真討厭,每次坐這班捷運回家,都是這麼擠。」

即將升職的張綺玲手拉著吊環,神色不悅的盯著手上的平板電腦,四周硬擠上來的乘客,把整節捷運都塞得滿滿的,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沙丁魚罐頭。

「算了,反正早就已經習慣了,還是把握一點時間看清楚資料好了。」張綺玲心裡暗說。

張綺玲皺皺眉頭,略微調整被擠得站姿不穩的身子,把左手的手袋移到前方,專心的在熟讀資料,在她一天規矩的生活中,這短短的30餘分鐘是最令她討厭的時段。

捷運在搖晃著,四周的景象在車窗外消逝,隨著捷運搖晃的乘客,若有似無的踫撞著彼此的身體,但在這自然的踫撞之中,一隻不應該出現的手,一隻只屬于中年男子的厚實大手撫上了張綺玲的臀部,他輕柔的沿著張綺玲臀部的形狀,讓中指在臀縫裡上下徘徊。

受到驚嚇的張綺玲差點尖叫起來,原本以為只是因為捷運搖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經意的觸踫,但從被撫摸的直接程度,從被刻意撫摸到部位,但是張綺玲肯定那隻手的主人是個色狼。

向來乖巧的張綺玲,從來沒受過如此的對待,心裡慌亂的她,扭動著屁股,想要藉此驅趕走色狼,但她扭動的動作,卻是讓整個臀部,小範圍的在色狼的手裡摩擦,色狼完全不理會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緩緩的拉起了張綺玲的裙子。張綺玲從屁股受涼的感覺得知,裙子正無視主人意願的往上移動,色狼的手掌大膽貼上整個臀部下緣,靈活的中指與食指,從內褲的旁邊入侵,在她那緊閉的肉縫口肆虐。

張綺玲不停的在心裡呼救,但害羞的她卻絕不可能因此而得救,就在她祈禱著電車快點到站的時候,色狼的手指,正熟練的在她蜜穴淺淺進出,粗糙的指紋沿著穴口,刮著細嫩的肉膜,張綺玲雖然沒踫過男人,但是她的身體在生理上卻起了成熟的反應,一股股清澈的黏稠淫蜜從蜜穴裡滲出,將色狼的手指逐漸沾濕。

張綺玲用手上的平板電腦遮住自己羞紅的面容,色狼偶而觸踫到她躲藏的肉核,讓她不由自主的渾身顫抖,張綺玲身體斷續的搖晃,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他抬頭疑惑的看著張綺玲泛著水光的眼楮,而張綺玲一和他四目相對,立刻把整個臉躲藏在平板電腦後。

「嗯……」以張綺玲現在的狀況還不該嘗試到的快感,使得她壓抑的握緊手袋的提把,量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僅沾滿了色狼的整根手指,還將內褲染得深色,張綺玲緊咬著下唇,細微的呻吟流泄,用著意志力去克服身體的發熱。

也許是張綺玲的反應讓色狼感到滿意,也許是色狼準備轉移目標了,色狼的手指離開了她的蜜穴,正當張綺玲慶幸著結束了的時候,色狼將她的內褲整個的撥到一邊。

色狼的指尖在肛門口逗弄,將張綺玲流出的愛液,當作潤滑劑塗了上去,緊縮著的括約肌本能的抵抗著,但色狼的手指借著淫液的潤滑,強迫肛門打開入口,突破了張綺玲身體的防御。此時的張綺玲在暗想:「啊……那里髒啊……痛……別伸進來……」

一節指頭進入了張綺玲的菊穴之中,從緊咬著的括約肌傳來一陣陣的疼痛,遠比蜜穴受辱還要強烈的羞恥感讓張綺玲連膝蓋都快要站不穩,她想不到第一次遇見的色狼,竟是如此的殘忍,不僅是自己的蜜穴口,連處女的菊穴口都不放過。

指節在菊穴裡旋轉著,偶而略微的深入,偶而略微的抽出,色狼手指上任性的動作,支配了張綺玲全身的神經,也許是色狼的動作很巧妙,四周擁擠的昏睡乘客,竟沒有一人發現他對張綺玲的一切不正當行為,但在她的腦海裡,卻只有從肛門裡傳來麻痛熱的複雜感覺。

色狼當然不可能僅在菊穴口裡逗弄就滿足,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轉的方式,一段段的深入腸道裡,雖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體的末端,但從腸道上傳來的敏感痛覺,卻讓張綺玲感到有如內髒整個被牽引的錯覺。

「嗯……啊……」張綺玲在輕微地呻吟著。

色狼的手掌整個貼上了張綺玲的臀部,整根手指深插在腸道裡的火熱疼痛,沿著脊椎貫穿了她的全身,張綺玲僵直的挺起背,緊咬的牙根打起顫,這種超乎現時張綺玲想像的異常行為,讓她感到恐懼和意外,但她挺起背的動作,連帶的使屁股也厥了起來,無意中,肛門穴口暴露在讓色狼更容易淩辱的方向。

在隔著一層薄薄肉壁的蜜穴裡,肉壁另一側所受到的對待,都敏感的傳達到蜜穴裡,像是從身體內側開始侵犯淫穴一般,如此的倒錯感在張綺玲的神經線裡蔓延,隨著被摳弄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既使張綺玲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但從蜜穴裡側,倒錯的淫蜜還是不由自主的分泌。
色狼似乎特別執著于肛門上,前方被忽視的蜜穴,不停地滲出淫蜜,已突破了內褲的阻隔,開始沿著張綺玲的大腿下滑,專心在抗拒著倒錯快感的她也察覺到了,她彎曲膝蓋,夾緊了大腿,想要阻止淫蜜的流泄。

張綺玲在心裡暗說:「吸……呼……」

張綺玲深呼吸著想讓自己保持冷靜,盡量把自己的胸部在身體顫抖中緩慢起伏,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她努力的控制意圖從唇邊竄出的呻吟聲,讓潛伏在呻吟聲裡的快感隱藏在攸長的呼吸之下。

緩慢的抽動似乎已經滿足不了色狼,強迫稱開腸道的手指,在裡頭彎曲著指節,用著指尖摳弄著柔軟的肉壁,有如蜜穴一般,被指紋刮過的觸感清晰的刻在張綺玲身體裡,她脆弱的踮起腳尖逃避,脆弱的抓緊握把顫抖,脆弱的開始接受從色狼指紋上所傳來的火熱快感。

踮起腳尖的動作,讓阻止淫蜜流泄的夾緊破局,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停往下滴落,順著大腿,已經快要超出制服裙所能遮蔽的範圍,在張綺玲逐漸遠離的意識裡,還是有察覺到這個事實,但是從腸道逆襲到腦裡的一陣陣快感,讓她無力再夾緊大腿。

色狼大膽又深入的愛撫,雖然只針對在一個部位上,但這快感對於久未性愛的張綺玲來說,還是太強烈了些,捷運即將到站,張綺玲心裡開始感到放鬆,就在解脫感開始從腦裡擴散到腸道的時候,在她眼鏡後的瞳孔開始渙散,失焦,飽含霧氣的眼眶裡遍是朦朧,緊咬著牙根的口裡甚至忘了吞咽唾液,一絲渾濁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拿著平板電腦的手無力的鬆開,垂下。

期待的解脫感,倒錯的快感,羞恥的解放感一同在張綺玲的蜜穴深處裡並裂,處於放鬆狀態的她在捷運到站的同時高潮了,雖然張綺玲的身體還不知道高潮突然之間來了,但是子宮本能的抽鳴,讓一股淫液泄出,在四周乘客不會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攤濕漬,無力的張綺玲直接癱軟在後方的色狼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女兒似乎太累了。」此時這個色狼走上前忙著幫張綺玲向周邊乘客解釋。

鬆手的平板電腦,掉落到坐在張綺玲面前的男人大腿上,那個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視線,從平板電腦移到了張綺玲臉上,看著她恍惚的樣子,他雙眼裡寫著迷惑,在上班族的疑惑轉移到張綺玲背後的色狼之後,色狼反應靈敏的回答。

色狼拿著公文包的手扶著張綺玲的肩膀,另一手撿回她的平板電腦,從他紳士般穩重的態度,實在看不出他是個色狼,他順著緩慢移動下車的人潮,出了車廂,而那名上班族在觀望,發現這並不是自己要下的車站之後,又繼續低著頭假寐。

意識不知飛至何方的張綺玲,在腦海裡被色狼侵犯的記憶模糊,只剩下平日規律的生活行動,雖然高潮過後的大腿黏濘讓她感到困惑,雖然背後那隻推著她前進的手讓她困惑,但她渙散的雙眼卻沒有注意到已經過了店家的門口。

張綺玲模糊的視線漸漸回復了焦距,最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片十分華麗的天花板,安靜的四周,有著微弱的音樂聲傳來,張綺玲記得她曾經聽過這首曲調,但是卻想不起那是什麼。

下顎的酸麻,讓張綺玲迅速的恢復神智,她驚訝的發現,她全身上下都無法動彈,左手被綁在左腳上,右手被綁在右腳上,整個人就像是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樣,躺在柔軟的床上,但更令她驚訝的是,她是全裸的。

「你醒了嗎?可愛的女孩。」這個在捷運上的色狼對張綺玲問道。

一名中年男子也是赤裸著的跪坐在張綺玲的兩腿間,他把張綺玲帶來旅館之後,趁著她昏沈的時間裡,把她綁成了這種姿勢之後,用著期待的眼光,等待著張綺玲醒來。

張綺玲身上的制服被脫下,整齊的折疊在一旁,她完全赤裸的女體被一些特殊的道具束縛著,口中塞著有洞的鉗口球,不僅阻絕了張綺玲的一切呼救,也讓唾液不停的從口裡溢出雙手雙腳上扣著的皮帶,既柔軟又強韌,綁得張綺玲無法掙扎,也不至於傷害到她的身體,簡單的道具,使用在一個平凡的張綺玲肉體上,呈現著一種青澀的淫靡。

「嗚嗚嗚嗚…」張綺玲放聲哭著。

被陌生男子補虜,又以全身赤裸的狀態捆綁,張綺玲雖然不認識眼前的中年男子,但她不用思考也知道男子想要做些什麼,恐懼和羞愧的感覺湧現,鉗口球中發出張綺玲嗚咽的呼救,她瞪大的雙眼溢滿淚水,用力的扭動身子後退,將床單弄得發皺。

此時這個中年色狼說道:「掙扎是沒有用的,我的好女孩,別擔心,我對你的小穴一點興趣也沒有。」

男子抓住張綺玲的腰,把她拉高,讓她以頭下腳上的姿態靠在他身上,男子的臉正對著張綺玲還濕潤著的蜜穴,由上朝下,對著哭泣的她微笑。
男子張嘴,貼合在張綺玲菊穴上,火熱的舌頭侵入了菊穴裡,他靈巧的旋轉著,把保持緊閉的菊穴撐開,也許是在捷運上已被手指先行通過的原故,張綺玲的菊穴很輕易的就接受了舌頭的入侵。

「嗚!!啊啊…啊!」張綺玲邊哭邊呻吟著。

張綺玲直起背,被綁起的手腳一陣亂動,口中也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呻吟聲莫名的濕熱觸感從菊穴口鑽進了她的神經裡,那股觸感,像是一條充滿了整條腸道的泥鰍,在那狹窄的幽徑遊動,但卻又像是一條鑽進心裡的蛇,在啃噬著她抗拒的心。

張綺玲在心想:「啊……怎麼會……這裡是屁眼啊……啊啊……好……麻……」

男子仔細的舔吮著每一處皺折,溫柔的像是在對著嘴接吻一般,讓口中不停分泌出的唾液,隨著舌頭的深入,而滴垂在腸道深處,黏稠的唾液緩慢的沿著肉壁滑落,張綺玲甚至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腸道正逐漸被火熱的液體填滿。

張綺玲又在心想:「啊啊……屁眼裡面好熱……我的身體好熱……」

房間裡有冷氣,但室溫卻無法使張綺玲不停上升的體溫下降,感受到貼在自己身上的她體溫,中年色狼更加溫柔的扭動著舌頭,用著不同角度,去刺激著腸道內側,偶而是旋轉,偶而是進出,偶而是挑動,張綺玲癱軟的身子也跟著顫動,不自覺的顫動,開始歡迎的顫動。

以菊穴為中心,濕熱的快感不停擴散,緊鄰著一層肉壁的小穴首當其沖,誠實的分泌著淫蜜,微微張開的屁眼,也像是在喘息一般,已被淫液染得濕亮。

倒躺的頭有些充血,加上從腸子裡逆流的唾液推擠,讓張綺玲有些嘔吐的感覺,但是從菊穴擴散到身體深處的酸麻感覺,像酒一樣,讓她沈醉在肛門的高潮之中。

「呃…嗚啊啊啊……」張綺玲開始放聲的呻吟著。

舌頭頂著鉗口球顫動,張綺玲發出了一聲連鉗口球都無法抑止的淫喊聲,回蕩在隔音良好的房間裡。

「啊…啊…」張綺玲高潮過後的肉體閃耀著汗珠,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有種成熟女人的媚態,她不大的嫩乳喘息著,享受著不適合她久未出現的高潮滋味,雖然是第二次了,但是張綺玲還是感到難以承受而敏感的肉穴在高潮過後,還在不停的吐著淫液,淫液下滑,滑進了還沒閉上的菊穴裡。

突然之間中年色狼對張綺玲道:「很舒服吧!我的好美女,當我從捷運上一見到你以後,就知道你有這方面的資質,你淫亂的肛門比陰戶甜美十倍,期待吧!我會讓你再也無法忘記今天的感覺。」

中年色狼抱著優香,表白自己就是那位捷運上的色狼,他用著才剛進入過菊穴裡的舌頭,在張綺玲的臉上舔吮著優香唾液的痕跡,他溫柔的動作甚至讓張綺玲有種被愛的錯覺。

「啊…啊…」張綺玲輕輕呻吟著。

悶哼一聲,張綺玲的姿勢從仰躺變成了跪趴著,力氣被抽空的她任由中年色狼擺弄她的身體,她側著臉,小巧隆起的胸部壓在床上,跪著打開的雙腿高高厥起了臀部,兩個同樣濕潤的洞穴毫無遮掩的暴露在中年色狼面前。

中年色狼手指逗弄著肉縫和菊穴,張綺玲的的蜜穴還是緊實,已不算是處女的菊穴,以變得柔軟又富有彈性;他沾起淫液,搓弄著手指尖的濕滑,接著,他拿出了張綺玲從來也沒見過的細長物體。

「好玩吧!這細長的小東西會帶給你更多的快樂的。」中年色狼說。

一條白色細長,像是由許多的小珠子串連起來的電動按摩棒,在張綺玲眼前震動,旋轉,中年色狼像是在展示著它的功能,不停玩著開關,讓張綺玲能夠清楚的看見按摩棒啟動時的樣子。

「嗯嗚嗯呃…」張綺玲心慌地叫著。

還沒聯想到按摩棒的功用,張綺玲就先品嘗到了按摩棒的滋味,就如同中年色狼所表現出的執著,按摩棒理所當然的插入了菊穴裡,比手指還深入,比舌頭還靈活的按摩棒,攻擊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

張綺玲又在心裡暗暗在想:「啊……我要瘋了……救命……我要被弄壞了……屁眼要壞了……」

數十種斑斕的火花交錯在張綺玲腦海裡,她咬著的鉗口球噴出了唾液,雙手拳頭握緊,緊繃著身子,承受這新一層的刺激。

「啊……啊……啊……嗯……嗯……嗯……」張綺玲受了刺激後不停地呻吟著。

從背後抱著張綺玲,隨著按摩棒震動而震動的她,而張綺玲的呻吟聲也是震動的,中年色狼舔吮著她背上的汗珠,一口一口的吸吮,由下而上,不停的來回,在她嬌小的背上留下了無數的紅色吻痕,如果說按摩棒是縱向的貫穿著張綺玲,那麼中年色狼的吻就是橫向的貫穿,兩種沖擊在優香體內相遇,在張綺玲的身體裡引爆著火花。

對著床,張綺玲的唾液累積成一灘混著氣泡的水劬,在她當時的意識裡,已經沒有背部的存在,因為中年色狼那充滿魔力的雙唇,已逐漸將張綺玲融化,每一吻,都像是掠過整片背部的火,融解了張綺玲的心。

長久被忽略的雙乳也終於受到了中年色狼的青睞,張綺玲的雙乳,有著滑嫩的肌膚,和少女獨有的絕佳彈性,中年色狼握住張綺玲小巧的全部,配合著嘴上的動作,或輕或重的姿意撫弄。

只是中年色狼的溫柔並沒有持續太久,當意識恍惚的張綺玲已經沈沒在這性的泥沼裡以後,他便從張綺玲身上離開,將按摩棒的開關,一下子開到最強。

「咿啊……啊啊…嗯…啊……啊啊………!」張綺玲馬上再次放聲呻吟著。

按摩棒以剛才速度的三倍在旋轉震動著,狂亂的按摩棒在張綺玲腸道里橫沖直撞,尤其是尖端部分,每一次的左右甩動,都像是有人在扯動她的全部內髒,這比手指還細的小東西幾乎要把張綺玲逼至瘋狂。

中年色狼沒有放任張綺玲瘋狂掙扎,他壓住張綺玲的肩膀,看著她甩動著臀部,那有半截在菊穴外的按摩棒,像是一條白色的尾巴一般,隨著張綺玲的動作搖擺,讓中年色狼看得非常愉悅。

開到最大的按摩棒發出嗡嗡的聲音,努力摧殘張綺玲腸道的馬達唱著歌,對她而言,那是惡魔的曲調,但對於中年色狼而言,這馬達聲搭配上張綺玲的淫喊聲為伴奏,是最美妙的交響曲。

也許不到十秒,但按摩棒的強烈震動,讓張綺玲感覺好像過了十幾分鐘一樣,橡膠制,實心的鉗口球,被張綺玲咬出了深深的齒痕,就像是用著要咬碎鉗口球的力道,張綺玲全身痙,抽蓄,顫抖,宛若全身被撕裂的哭喊聲蓋過了折磨她的馬達聲。

中年色狼拔出了按摩棒,飽受摧殘的腸道閉合,當按摩棒離開菊穴的一瞬間,神智依然不清的張綺玲失禁了,清澈的尿液從完全放鬆的膀胱裡釋出,淅瀝瀝的被床單完全吸收,深色的圓迅速的拓展了範圍。

中年色狼把張綺玲移到床上乾淨的另一邊,房間裡的吊燈讓恢復仰躺的張綺玲感到刺眼,暈眩,她飽受疼愛的雙乳膨脹,像是大了一圈的緋紅乳肉,讓中年色狼又忍不住去撫摸,用手指輕采她淺色的乳尖。

張綺玲的菊穴裡又插入了中年色狼的手指,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是兩根手指,但是她卻完全沒有感到痛苦,也沒有絲毫的反抗,看來按摩棒的開發已有了相當的成效。

菊穴裡是火熱的,比蜜肉裡還要高溫的菊穴,吸吮著中年色狼的手指,幾乎與肉棒一般粗的兩根手指,被已十分柔軟的肛肉包夾著,緊密的親近感,讓他滿意的閉上了眼楮。

從濕軟的舌頭到激烈的按摩棒,中年色狼逐步的開發著張綺玲菊穴的承受力,而他終於等到了連兩根手指都能輕易進出的地步,他握著自己饑渴已久的粗大陰莖,對準了菊穴口。

「啊……」張綺玲大聲地叫著。

肉棒緩慢,但卻有力的深入了腸道裡,從它進入開始,到盡根而入,張綺玲攸長又滿足的低吟著,像是一個饑渴已久的少婦,在迎接著情人的進入一樣。

中年色狼對著張綺玲說:「我的美女,你的呻吟聲真是優美啊!」

中年色狼知道張綺玲必然會發出這樣的呻吟聲,所以在插入之前,就已經先解開了鉗口球,他非常的清楚,在他熟練的愛撫之下,每一個女人都會發出這種饑渴少婦般的呻吟。

張綺玲此時在乞求著中年色狼,說:「不能…再插進來…啊…求你…啊啊…」

滿足的嘆息告一段落,為自己歡迎的失態感到羞恥,張綺玲仰著脖子,頂著床求饒,但她溫軟的肛肉已完全的吞沒了肉棒,漲滿的灼熱感充斥了整個臀部,尤其是當中年色狼緩慢的抽出時,她誠實的喉嚨又發出了嬌喘。

「啊……啊……好舒服……啊……」張綺玲似乎開始在享受著中年色狼的進攻。

幾聲軟泥般的童聲呻吟,間斷地在悶熱的空氣裡漂浮,在菊穴裡的肉棒像是一團火,焦灼著整條腸道,火熱的痛快感,讓張綺玲想要放聲尖叫,但她卻不能,因為中年色狼的舌頭在她的口中,放肆的奪走她的初吻,她迷蒙的雙眼又流出了淚水,歡愉的淚水。

張綺玲在發自內心的呻吟:「啊……好舒服……好……舒服… …啊……好爽……求求你……不要停……啊……我快要升天了!」

張綺玲開始主動的索求在她口中那片甜美的舌頭,中年色狼溫柔又深入的節奏,已經支配了張綺玲大部分的思考,不管是今天的工作壓力,還是被強暴的事實,都已完全被肛門裡的快感所取代。

擁抱著張綺玲颺體,中年色狼變換著能夠取悅自己的姿勢,張綺玲嬌小的身軀在他的懷中,有如肉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她清純的肉縫不停地淌著淫液,而她已品嘗到性交快感的菊穴,卻是有如貪婪的熟婦一般,激情的渴求中年色狼的精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

主題

390

帖子

1124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124
發表於 2021-3-27 19:39:3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謝謝大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98

帖子

387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87
發表於 2021-3-27 20:22:50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

主題

390

帖子

1124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124
發表於 2021-4-1 19:32:4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謝謝大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