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641|回復: 1

[經驗故事] 老爸的賭資

[複製鏈接]

29

主題

29

帖子

30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08
發表於 2020-12-28 20:3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pexels-photo-5847375.jpeg
那是我18歲的一個夏天的傍晚,剛吃過飯的我正在自己屋裡寫作業,隨著一陣腳步聲傳來,一陣摻雜這調侃和熱情的話語聲由遠及近,也闖進我的耳膜,我知道,又是老爸那幫狐朋狗友來打麻將了,唉~吵逝世人了。

  幾人明顯是剛喝完酒,嗓門一個比一個大,隻聽得一個破鑼般的聲音叫嚷道:

  「唉,今天說好了啊~沒有一家輸光了咱就不散~博得多的今天安排大夥找小姐去!誰不去誰孫子!」另幾人一聽,當即大聲叫「好!」隻聽另一個聲音隨即道:「行是行,但是今天咱得打大點~ 要不然咱想搞娘們我看得玩到明天早上才幹搞上。」大夥一揣摩也對,就都批準了,隨即幾人放上桌子,開端建築長城。

  說實話我挺恨麻將的,也恨賭!要不是近幾年老爸迷戀麻將,我家也不至於到這份上,以前家裡本來條件挺好的,比大多數人家都強,可是自從老爸開端打麻將並且逐漸上癮不能自拔,我們家才買一年多的樓房賣了,銀行的存款沒了,支撐我家生計的隻是老爸那一個月不到一千塊的工資,和老媽站市場賣菜辛苦賺的血汗錢,可老爸沒有悔改,依舊是我行我素,沒措施,家裡是老爸當家,老媽是那種傳統女人,吃苦耐勞,溫柔賢淑,根本不敢管性格不好的老爸。

  我昨晚作業想出去玩,剛走到外屋門口籌備出門,就聽老爸喊道,「小風!

  晚上上你奶家住去吧,家裡吵」。我「嗯」了一聲出了門。

  奶奶家離我家不遠,也就一百多米,也是像我家一樣獨門獨院,我經常去那住。

  跟一幫班了班的小哥們瘋玩到差不多10點,我帶著餘興回到了家,忘記了回奶奶家住的事。

  進了院,我扒床戶看了看,想看看我爸今天戰果如何,要是好的話通常我還能要點零花錢,要是不好我也警惕著點,別招惹他,透過窗戶,我看見老爸鐵青著臉沒有一點笑容,逝世逝世的盯著桌上的麻將牌,看樣子是沒少輸,我還是警惕點別惹他了,於是我從我那屋的窗戶警惕的爬了進去,老媽躺在我床上睡的正香,應當是那屋太吵了幾個大老爺們在也不好在那屋睡所以來我這了,我不想吵醒她燈也沒開,脫了衣服就轉進了被窩,耳邊傳來的呼喝聲,和麻將洗牌是的嘩啦聲,老半天我愣是沒睡著,這時麻將聲停了,幾個人好像有爭執,我有些好奇,穿鞋下了床,走到門口靜聽。

  隻聽一個聲音大聲道,「七哥,不是兄弟不講究,可咱這麻將桌上無父子,這錢誰都不是大風颳來的,今天要是我輸了,欠你這麼多,那你就說不要就不要了?更何況上次玩你還在我這拿了一千呢,加上欠我的咋也得有一千二了吧?我也沒說啥,你啥時候有了再還,可是今天你又欠我這麼多,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說話的人是我家的一個親戚,我爸的一個表弟叫彪子,平時走動不多,在我們家這一片混的有點名氣,因為體格好,有一把子力量,再加上敢動手,所以一般老百姓沒人敢惹他。

  隨著彪子的話音剛落,另一個聲音接口道:「七爺,我彪爺說得對,咱親戚歸親戚,這錢嘛一碼算一碼,上回的我就不要了,你就把這回欠我的就算兩百吧給我就得了,這人我也認識,論輩分還得叫我一聲老叔,將近三十了,也跟著彪子在社會上混。」老爸為難無比,支吾道:「我不是賴賬,今天確實家裡沒錢了,我也沒沈思玩這麼大,點這麼背!輸這麼多,要不這樣,明天哪怕是借我也準把錢都給你們還上。」彪子幾個明顯是不樂意。沈默了一下,然後開口道:「七哥,咱哥兩不說外話,這點錢呢咱犯不著傷哥們情緒,但是這事吧確實不是那麼回事。你看,我博得最多,才贏了七百來塊錢,一開端講好的誰贏的多請客找娘們,可是現在三家贏你自己,打這麼大麻將你拿一千來塊錢,這事我都不知道咋說了。要不這樣吧,我知道你輸沒了,我再給你拿一千。咱持續玩,這次要是再輸了,那這錢我也不用你還,今天晚上哥幾個找娘們的事你就想措施!咋樣?」老爸真的是被賭給迷了心竅,聞聽有人給他拿錢還不用還頓時高興起來,可是隨即想到要是輸了怎麼辦?就問彪子「那我要是再輸……那還拿啥安排你們啊?」彪子無奈道:「這我就管不了了,你是借啊還是咋地?對了·那屋嫂子不也閒著呢麼?買點菜掙那點錢夠幹啥的?一晚上三千來塊錢多好。」老爸聞言頓時大怒:「你說什麼?彪子,你他媽是不是人?咱可是實在親戚!

  你嫂子你也敢碰?」

  彪子哈哈一笑,「七哥,沒人*迫你,我就是給你出個招!你不樂意就不樂意唄,一晚上三千多塊錢換別人有的是人幹!哎呀,算了,兄弟我沒啥說的了,要不你想措施還錢吧!」老爸頓時又無語了,附近親戚鄰居的都知道老爸好賭,現在跟誰借錢誰都不借,就算現在挨家敲門應當也借不出來錢,沈默了半晌,賭癮的誘惑加上這沒法還的債讓老爸終於做了決定,要說這耍錢人,隻要有賭那就不會認輸的,老爸就是想著如果贏了,那馬上就可以還人錢,他不去想輸得事!這就是標準的賭鬼心理!實際上做出這個決定本身就是一個賭~幾人重新坐好,麻將洗牌的聲音持續!我輕輕躺回床上,迷糊了一會,不知過了多久,很突然的我就醒了,隔壁屋裡傳來挪桌椅的聲音,我知道他們終於結束了!就是不知道成果,我穿上大褲衩下了地,到門邊聽了聽,隻聽彪子安慰老爸道:「七哥!今天你點實在太背,我也幫不了你了。你看這事……??」老爸呆呆的坐著,魂不守舍的點點頭,沮喪的摸樣可憐又可恨,想了想低頭道,「今天這事我認了,說好的!我上老王那住去!你們警惕點!小點聲,過後這事誰都不能提!」另外三人都樂得跟哈巴狗似的一個勁點頭,「放心吧,這事保證傳不出去!」老爸嘆了口吻,推門走了出去。

  我當時還似懂非懂,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但是隨即幾人的說話卻讓我終於開竅,隻聽那個該叫我小叔的大勇賤笑道:「彪爺,今天多虧了你啊!能上了七奶我真是做夢都沒想到啊!一沈思她地細皮嫩肉的,那一對大奶子。嘿!就過癮!

  今天花點錢也認了。」

  「對!!!」另一個人接口道:「可不是麼?咱花錢找那些娘們都讓人操爛了,誰都睡的沒啥意思!七嫂皮膚好,人還俏麗。在多花點我也認。」彪子得意一笑:「嘿嘿~ 哥幾個!實話告訴你們吧!七嫂我已經惦記不是一天兩天了,上回七哥出車沒在家,我過來試過,一條10克的金項鏈都不好使!

  根本沒機會!我還被狠狠罵了幾句!當時沒敢吭聲就跑了!嘿嘿~ 這回我看她還跑得了?」幾人相視一笑,開端研究次序!彪子拔頭籌是闆上釘釘的!第二名是由兩個人猜拳決定的!成果是第三位麻將選手牛大棚,三個人研究好次序,彪子就在那脫光了衣褲然後警惕的向我的屋子走了過來。

  我當時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匆匆促中隻能打開立櫃的門,躲了進去。這個立櫃正對著我的床,是用來掛衣服的,藏我一個人很寬裕!我剛關好門,彪子就開門進了屋,他很警惕,站在門口適應了一下黑暗,然後才輕輕地走向床邊,輕輕地揭開被子轉了進去,我媽睡得正香,根本沒意識到即將要產生的事情。而我卻清明確楚的看見那個魁梧的身影挨近了老媽,隨即彪子試探著一隻手摟住了老媽,看老媽沒反響才輕輕抓住老媽的乳房開端搓揉。

  揉了一會老媽似乎有了反響,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玩完了啊?」彪子含混的「嗯」了一下,然後把手伸向了老媽的下體,老媽平時的需要就挺大的,我長在晚上的時候偷聽兩個人辦事,老媽叫的很大聲,再加上剛才彪子的一通搓揉,早就有了感到,這時認為是老爸玩完麻將了,想跟她親切呢,就沒反抗反而屈服的擡起了屁股,這使得彪子順利的脫下了老媽的內褲,彪子本來就是脫得精光蓄勢待發了。

  這時一看機會成熟了,立馬翻身上馬,壓在了老媽身上,由於老媽剛睡醒還不怎麼甦醒,也沒創造上馬不對,但是這一被彪子壓住,立刻就感到不妙了,彪子跟老爸的身材和重量那是截然不同的,彪子足有一米八幾,近二百斤的體重,而老爸才一米七三一百四左右體重!差距實在太大。這使得老媽在第一時間就感到不對,但是這時彪子已經壓住了老媽,並且開端去分老媽的雙腿,老媽急了,邊用手推彪子邊忙亂道:「你是誰?你幹什麼?」彪子呵呵一笑,「我是你老公唄?幹什麼?當然是幹你了?」老媽聽出是彪子的聲音又氣又急:「彪子你這是幹啥?我是你嫂子,這讓你七哥知道可咋整?

  彪子不在乎道;寶貝,你就別想那麼多了,七哥把你輸了他出去睡了,今晚上你陪我!」(二)

  老媽聞言如遭雷擊~她簡直不敢信任,一直以來情緒都很好的丈夫能這樣對她,但是丈夫好賭的性格她是明確的,現在家裡沒錢了,他還能輸什麼?隻有自己了,但是自己能屈服麼?以後自己還怎麼做人?想到這,老媽拚命的夾緊大腿,兩手用力去推壓在身上的彪子,同時低喝到,「彪子,你趕緊給我滾,在這樣我要喊人了!」彪子哪吃這套啊?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什麼他沒見過?從老媽低聲呵斥就能看出老媽是不敢大聲的,更何況喊人?喊人來幹嘛?捉姦?還是來看兩個光腚子的人?

  彪子二百多斤的身軀重重的壓在老媽身上,老媽根本無法推動分毫,這使得彪子可以騰出兩手去跟老媽的雙腿較勁!老媽的力量哪能跟彪子相比?隻是一小會彪子就輕鬆地離開了她的腿並且牢牢地盤踞了那裡!

  老媽拚命的反抗顯得那麼的無力,拳頭打在彪子的身上簡直就像給他撓癢癢,這時一看不好下身淪陷,兩條苗條飽滿的大腿開端亂蹬,但是卻蹬不到彪子,我在櫃裡面隻看得見含混的四條小腿交纏在一起,下面的兩條不安分的蹬來蹬去,上面的則沈穩如山!

  終於~在彪子的一聲大喝腰部用力一挺後,老媽的一聲夾雜著淒厲不甘和苦楚的驚呼讓我的雞巴瞬間矗立了起來!我知道,彪子得手了~老媽被除了老爸以外的男人給操了!而這一幕就產生在我的眼前,並且這個人還是被我平時稱之為彪叔的親人。

  老媽的叫聲過後,底本下邊兩條不安分的雙腿也安穩了下來,老媽似乎已經任命了,反觀彪子則截然相反,他顯然很高興,一直以來自己都想染指的女人今天終於被自己壓在了身下,這使得彪子身材裡的屬於男人的自滿和佔領慾明顯膨脹,雞巴剛剛進入陰道,彪子就開端了猖狂的抽插~老媽儘管已經決定了認命了,並且想著不對彪子的行動做任何的反響,但是彪子胯下的傢夥跟自己丈夫比起來簡直是沒法比,又長又粗,直頂到自己的最深處!

  儘管已經儘量的把持自己的反響,但是從下身反饋到全身的舒服和刺激的感到讓老媽感到自己快要上天了「~媽呀~這可怎麼辦那?我快要忍不住了~哦!

  他力量真大,我不行了~啊~反正已經這樣了,再說是他把我輸給別人的,我沒什麼丟人的,該怎麼地就怎麼地吧!」想到這老媽緊咬著的牙關終於鬆動了,隨著一聲含混的呻吟,老媽的嘴就再也閉不上了!「啊~哦!不行了~媽呀!啊啊哦~」彪子的動作充滿著狂野,猶如一隻公牛馳聘在茫茫的草原,高低起伏的下身有力的衝擊著老媽靈魂的最深處、而老媽再也無法粉飾的一浪大過一浪的叫床聲隨著這猖狂的節奏不時的響起,相得益彰。

  這時兩人身上的被子已經被彪子掀到了一邊,兩人交纏著的身材毫無保存的暴漏在我的眼前,老媽雪白飽滿的身子被壓在下面,兩條飽滿誘人的大腿即使在光線昏暗的夜裡也是那樣的明顯!她們就纏在彪子的腰上,甚至隨著彪子的撞擊時而挺動起屁股去逢迎著,兩人的交合處清楚的傳出「啪啪~啪!」淫靡的撞擊聲~~我還沒發育完好的雞巴在這一幕下終於惱怒了,我知道它想要什麼,於是我的手輕輕地握住了它,緩緩地~彪子果然不是蓋的~在一直高節奏的衝刺下仍然持續了越有二十分鐘,這讓老媽性福無比~高潮了兩次!同時也讓老媽徹底的臣服在了彪子的胯下!甚至於彪子讓她換什麼姿勢她都扭捏的配合了,最後彪子甚至在老媽高潮期間將雞巴塞進了老媽的嘴裡,老媽皺著眉含進了大半根,無奈的舔了一會!才讓彪子滿意的持續操她!最後在老媽歇斯底裏的叫嚷聲中,彪子終於射出了他豪情的種子,隨後趴在了老媽的身上。

  兩人在正喘著氣,彪子碩大的傢夥還在老媽的陰道裏沒有拔出,門響了,又一個身影走了進來,是牛大鵬,他一進屋就打開了燈,順手拉好了窗簾,彪子沒什麼反響仍在喘著粗氣,老媽在看到彪子的反響後也明確了過來,沒有說什麼~隻是不好意思的別過了臉。

  牛大鵬嘿嘿笑著坐到了床邊,瞄了兩人的下身一眼,調笑道,「彪子~你這火力真猛!!真爺們!還有嫂子,叫的真銷魂,俺倆在那屋都快受不了了。」老媽一聽還有一個,頓時為難了,因為大勇論輩分得叫我媽七奶,別人還好說,可是讓孫子輩的給騎了,那哪說得過去啊?

  彪子識相的起身讓位,笑道;「嫂子的工夫沒的說,下邊又緊水還多,真他媽爽!一點不像生過孩子~」老媽紅著臉不吭聲,這時大勇也光著身子進了屋,擠眉弄眼道,「七奶,你可真騷,平時看不出來呀!沒想到七奶你叫床聲這麼大~咋樣?我彪爺的大雞吧伺候好你沒?別著急,還有俺們兩呢!一會大棚完事,孫子我好好伺候伺候你,保準你美上天!」老媽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轉進去,本來認為就一個彪子,就沒顧忌這麼多,誰知道一下子又冒出兩個,其中一個還是自己家親戚,跟自己叫奶奶的~這可咋整?

  沒等她想完,大牛已經迫不及待的離開她的雙腿壓了上去,沒有任何前奏就直搗黃龍~要說這牛大鵬吧,為啥都管他叫大牛呢?照理說是應當叫大棚的,但是就因為他牛子大,被見過的人當笑話傳了出去,大家以後就叫開了。

  大牛屁股一沈,大半根雞巴就進入了老媽的陰道,雖然剛剛跟雞巴同樣不小的彪子操過一場了,但是老媽的陰道畢竟隻容納過老爸的短小的雞巴,根本適應不了這種大傢夥~所以現在進入的時候還是費點勁~老媽剛要叫出聲就被大牛一口含住了小嘴,呻吟聲也吞了回去,大牛摟住老媽的脖子,吻著老媽的嘴,下身持續用力一挺,老媽悶哼一聲「嗯」整根陽具就完整沒入了老媽的陰道,隨即大牛就開端了快速的鬆動,就想體育課常做得俯臥撐~我恍然大悟,本來老師教這個是用來幹這個用的呀?我必定好好的練!大牛的節奏讓老媽很快的進入了角色,也不管此時有人在一旁了,陷入這如潮般的快感當中,老媽已經是沒有了思想,在大牛的一通狂插聲中,老媽開端了胡言亂語「~啊!哦!嗯~不行了!媽呀!要逝世了!!!慢點!輕點啊~啊我不行了!要裂開了!!」旁邊觀戰的大勇實在忍不住了,湊上前扮過老媽的臉就開端親,老媽無意識的任他親吻甚至回吻,親了一會,大勇挺起胯下矗立的雞巴伸到了老媽的嘴邊,命令道,「幫我吹吹~老子受不了了」,老媽神志不清的張嘴任由大勇的雞巴在自己的嘴裡發洩!

  大牛一看,操的更歡了,擡起老媽的兩條大腿架在肩膀上,發起了又一輪地獄式轟炸,直炸得老媽魂飛天外,連親爹親爺爺,好老公都叫了出來,隻一會就來了一次高潮~這讓大牛異常的自滿!抱起老媽下了地,命令老媽手扶著床沿,撅起屁股,從後面操了起來,老媽底本已經無力的雙腿艱巨地支撐著,任由身後大牛一下強過一下的衝擊。

  直到結束,老媽又高潮了一回!兩條腿再也站不穩,被大勇抱到了床上,大勇一看老媽的樣,也不著急,摟著老媽一通亂摸。渾身都摸遍了,兩個乳房也被他又親又咬的,直到老媽開端動情呻吟才開端操~大勇的雞巴明顯遜色了不少,但是也滿夠用,操的老媽直哼哼,摟住大勇的脖子直叫媽,大勇高興無比,邊操她便問,「七奶;爽不?我操的你爽不?你咋這麼騷呢?你自己說你騷不?啊~?」一邊說一邊用力的頂。

  老媽在大勇的淫威下不得不屈服,邊呻吟邊答覆道,「我騷,爽!啊!~」大勇折騰了十來分鐘就不行了,射完精有些不甘心~總感到沒面子,傢夥小就小了,時間還比人短,揣摩了一會,突然走到外屋地,回來時拿了一根粗長的黃瓜,幾人一看頓時眼睛一亮~彪子噴笑道,「這小子,真會玩!」大勇上了床,分別開老媽的大腿,把黃瓜對著她的陰戶就捅了進去,那根黃瓜跟大牛他們的雞巴差不多粗細,但是黃瓜是帶刺的,就算沒刺了已有一個個的疙瘩~老媽被這麼一根人間兇器直接入侵,當然是有些受不住的,當即媽呀~一聲!大勇也不管那麼多,拿黃瓜的手堅定不移的一直捅到了最深處,然後開端抽插,直把老媽插的直翻白眼~玩了一會,彪子性趣又上來了,忍不住推開大勇,命令老媽轉身跪在床上,撅起屁股,三個人開端做遊戲,三個人輪流著上去用最快的速度爆操,一人一分鐘,看最後誰能讓老媽高潮~幾個人按本來的次序,一開端是彪子壓了上去,老媽已經是在沒有一點力量,隻能被動的任其擺佈,就這樣,三個人片刻都不停歇的輪番上前,根本不給老媽喘氣的機會,大雞吧插進去就是最激烈的一通猛轟,這下可苦了老媽,那不知道是苦楚還是快活的呻吟聲一刻都沒有停歇,到最後胯下的陰部腫脹的不像個樣子。

  三個人一直折騰到淩晨五點多才滿意的提了褲子走人,床上隻剩下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的老媽,一片狼藉的雙人床上,老媽幾乎全部裸露在外的身子上佈滿了青紫的痕跡,趴伏的姿勢下,陰道和肛門分辨插著的黃瓜和茄子讓這一幕更顯得淫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26

帖子

88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88
發表於 2020-12-29 16:42:0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事沒得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