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3685|回復: 1

[都市激情] 女友墮落的晚上(墮落女友)(第五集)

[複製鏈接]

6

主題

165

帖子

1553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53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第五章 徹底的墮落
作者:無厘頭9

「內射」……這個詞跳入我的腦海……

從這一刻開始,小楓的身體就真真正正地,已經不再屬於我一個人了,那根黝黑的老屌毫無阻隔地闖入了她的陰道裡,她本專屬於我的最最隱私的子宮花蕊,也已經吃進了另一個男人骯髒的精液……

女友忍著刺激和羞愧用手指伸進陰道,她原來一直惦記著肥佬射精前的那句話,想把精液流出來,可是只有一丁點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地流出來。女友已經被無可挽救的給灌漿了,注入的邪惡濃精多半已經融入到楓的血液中,她以後也擺脫不了慾望這個惡魔了。

「怎麼樣?不錯吧,這可僅僅只是我一次射精的量哦,接下來我會給你更多的量,直到你愛上我的肉棒為止。」

肥佬用它的軟軟的肉棒在女友的小穴上磨了幾下,軟肉棒立刻變身成十幾寸長的粗壯巨棒。

從外表上看,這只烏黑的肉棒像是一隻巨大的螺絲,上面旋轉成螺絲狀的血管我相信肯定是女人的最愛,難怪女友會那麼快被奸到高潮,拳頭大的龜頭呈三角形,而且前端像個木槌一樣,如果頂在女人的花心上旋磨的話,相信難以有女人能抵抗住這樣的刺激。

話未落音,肥佬的大肉棒就很很地頂開了女友鮮嫩的肉唇,「噗」地一聲沈悶的肉響,肉棒竟一次性的被女友的小穴吞進大半!

似乎是為了解答我的疑惑般,肥佬托著女友的屁股一邊挺動一邊說道:「這個催淫降頭還真靈呢,而且男人中了了會產生更多的精子,女人中了會催生更多的卵子,哈哈,今次一定要讓這小妞懷孕!」

難怪,肥佬這麼故意的不讓女友體內的精液倒流出來,可是這樣的話,女友豈不是等於提前進入了排卵期?要是真的被這肥佬給弄得懷孕的話,那可如何是好?

心中雖然擔心,但是處在癱瘓狀態的我,根本就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解救女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只肥佬玩弄著女友美麗的身體。

因為有精液的滋潤,肥佬粗長的肉棒在女友的小穴中抽動很是順暢,肉棒每次都是深深的進入穴底,然後稍微抽出來一點,再很很地挺進去,這時女友就會發出大聲的呻吟,渾圓的屁股和挺拔的雙乳就會隨著挺進的動作而搖出陣陣乳波臀浪,而那種性器相交,淫液互擠發出的「吱唧吱唧」聲,更是證實了女友雖然仍被強姦中,但是她真是動情了。

肥佬突然停止了動作,將肉棒停留在女友肉穴深處,「嘿嘿,很喜歡給我幹是吧?你已經給我灌進那麼多精液了」女友在肥佬的侮辱話語下,竟然開始掙扎起來,「快放開我,你這禽獸,不要碰我!」

聽到女友的話,我突然向她看去,女友低下了頭不敢看我,不過從她的臉上我可以看出害羞,不安,內疚還有……性奮!

可以看得出來,她現在正受著催淫降頭的影響,我想她剛才的掙扎也只是女人害羞的本能罷了,這肥佬的催淫降頭太厲害了,我把我剛才的狀況和女友的狀況都歸結為是受到催淫降頭的影響,但是實際情形呢?

「禽獸麼?」肥佬突然抽出整支肉棒,改用龜頭在女友淫水不斷的小穴外上下揩磨,本就充血的小陰唇在龜頭的摩擦下更是腫大,泉湧而出的淫液順著龜頭滴答滴答地掉在地上,感覺到女友小穴狀況的肥佬動得更加快了,「想要嗎?熱熱的,粗大的肉棒,想要就給你!」

「不……不……要……」女友全身的肌膚都紅了,一雙白嫩的小腳更是緊緊蜷曲著,而她的一雙手,卻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揉捏起來,看得出來,女友在強忍著自己的慾望。

「到底是要還是不要?」肥佬慢慢將龜頭探進穴口,但是馬上又抽了出來,然後再探進去,再抽出……

這樣的動作果然奏效,女友像是瘋癲了一樣,屁股使勁往下坐,看來肥佬的淺嘗輒止的動作對女友的刺激實在是激烈,它按住女友的屁股,一張淫臉露出邪惡的笑容,「快說,說你是打種的母豬!」

「我……我……是……打……」女友每說一個字,肥佬就將女友的屁股放下去一點點,這對急於用肉棒塞滿肉穴的女友來說,簡直是一個無比的煎熬,但是她還是沒有把話說完,看來在我的面前,她的羞恥心還是佔了上風,但我知道,在肥佬的手段下,女友會很快投降,想到女友將會沉浸在肥佬的肉慾中,我的心中不知是痛苦還是性奮?

因為女友是被肥佬用把尿的姿勢進入,而且是正對著我的方向,因此在肥佬的緩慢動作之下,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支粗黑的螺旋巨棒,一寸寸的將女友的肉穴佔領,在裡面烙上痕跡,而女友飢餓的肉穴,卻不知羞恥地吞吃著肥佬的肉棒。

女友最終還是說了,因為肥佬突然將自己厚厚的舌頭伸到女友敏感的耳孔,無處不到的在裡面舔弄,女友終於淪陷了,斷斷續續地說著:「哦……給我……我……我是母豬……打種的母豬……快……快……插進來……」

肥佬得意地大笑,粗腰猛地上挺,在女友小穴的水花四濺中,全根進入,粗壯的肉棒在女友的肚皮上突出了一條明顯的凸痕,相信肉棒一定頂入了女友子宮的最深處,而隨著肉棒的進出,那條痕跡也跟著伸長縮短,我真是擔心女友的子宮會被頂穿,肚皮會被插破。

我再一次心如刀絞,小楓嬌弱的身體每次和我做愛都是一次高潮後就會滿足地擁在我懷裡睡著,而今天,居然被這個噁心的男人梅開二度。

最最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小楓從來拒絕傳統以外的其他姿勢,她說性愛應當是聖潔的,而不應染上淫蕩的色彩,玷污了我們的感情。

可是現在,她居然被擺成這種姿勢被插入,肥佬猙獰的臉染上了興奮的色彩,趁著她失神的瞬間將肉棒順利地往前挺動,硬漲的肉棒繼續向下戳著,他那碩大的龜頭被小楓那兩片濕膩粉嫩,極為嬌巧的小陰唇包著,一點點更向那水汪汪的淺肉縫中擠著,硬燙的鈍器在那酥脂似的嫩肉一點一點深入,一點一點把那粉嫩的小肉縫撐開變薄,撐大成正圓,終於,隨著一小股水漿被擠出,那最為粗大的肉楞突入了小楓 那格外緊小的花徑口,沒入了那一圈圈濕熱蜜肉緊裹的窄小膣穴。兩人的下體又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啊……不,不要這樣,我不要,放開我,你……啊……」小楓回過神來,臉色煞白一片,被肥佬扛住的那條腿也開始掙扎著想要抽回。

我知道小楓的那雙腿有多大的威力,這一刻我心中開始暗暗祈禱,踢他,踢死這個褻瀆了你的堅持的惡棍,我甚至在想,只要你踢開他,我就立刻衝進來救你,我原諒你的不忠,我相信你是被迫的,因為你堅持了我們之間感情的守護。

可是漸漸地,我的心開始越來越冷。小楓的臀部繃緊了,我看出那是她要發力的前兆,只要她被扛起的小腿向後一撞,肥佬絕對會被擊暈……可是她沒有……

同時肥佬也扭動著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在小楓細嫩光滑的身體上摩擦著,讓小楓的全身都感受到他的刺激。漸漸地,小楓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逐漸地從體內燃起。

小楓的臉這時泛起了紅暈,從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但紅暈卻不斷擴大,顯示漸漸高漲的性慾已慢慢的侵蝕著她的理智了,而從小楓身體的扭動可以看出,小楓的力氣正在一點一滴的失去,她的身體開始顫抖,死死地咬著紅唇,腳跟抵住肥佬的後背,卻始終沒有發力,任肥佬興奮地不斷挺動乾瘦的屁股,一手撫摸著扛在肩上的腿,一邊將那根噁心的肉棒快速地全根送進她紅嫩的小穴裡,很很地一撞,又用力地抽出,連帶著抽出一絲絲晶瑩的淫液。

她的臉色越來越紅,攥緊的雙手隨著肥佬抽插的動作也漸漸鬆開,繃緊的臀瓣也放鬆下來,大大張開的雙腿間,紅色的穴肉和黑色的肉棒又開始了毫無羞恥地交合,而她彷彿放棄了一切抵抗,甚至微微張開嘴,隨著肥佬撞擊的動作開始輕輕地嬌哼。

粗長的黑肉棒在女友的美穴中不停的被送進抽出,女友粉嫩的陰唇緊包著肥佬粗壯的肉棒,在肉棒進出之時便刮出大量的淫水,粉紅的陰唇和粗黑的肉棒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樣劇烈的深插不過數十下,女友馬上就呻吟著高潮了:「哦~~~插好深啊……插得好爽!噢……頂到底了……喔……受不了了……好重啊!要到了……高潮了……啊啊啊……」

女友有如瘧疾一般打著擺子,全身顫抖,而肥佬似乎也感覺到女友高潮時子宮和陰道的強烈收縮,它也不再抽插,而是將肉棒全根留在女友的小穴中,享受著女友子宮陰道收縮帶給肉棒的絕美快感。

「哦……好緊……阿九你的女友真是棒……夾得好緊……吸得真棒……用來做下種母豬真是太好不過了!……」

在女友的強力夾吸下,肥佬爽得呲牙咧嘴。接下來讓我痛心的事發生了,肥佬將它的臉靠近女友的臉,用它的粗臉摩挲著女友的泛著潮紅的俏臉,而女友卻主動的擺著頭,半瞇著媚眼,和肥佬親暱的擦著臉,但是更讓我痛心的是,女友擦著擦著,突然側過臉去,伸出了她粉嫩的小舌頭,我心中暗叫不好,女友在高潮時會不自覺的想要求吻,只希望肥佬不會知道女友想要什麼吧。

不過的希望落空了,肥佬是姦淫女人的高手,怎會不知道女人的心理,果然它張開了那張可惡大嘴,將女友的小舌頭含了進去。

「唔~~」女友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看來舌頭被吻讓她感覺很舒服,因為這肥佬的嘴很大,所以它和女友嘴與嘴之間的空隙很大,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肥佬滿是舌苔的舌頭和女友粉紅色的香舌纏繞在一起,時而兩舌上下翻滾,時而兩舌左右糾纏,兩人的舌仗打得很是激烈。

而肥佬在吸吻女友的時候,喉嚨不斷的蠕動,看來它是在吃著女友甜美的香唾,同時,它也會把自己的口水,送往女友的嘴裡。肥佬和女友的粉嫩小嘴緊緊地親在一起,這種怪異而淫靡的情景讓人看了很是性奮。

這一幕女友與肥佬的激情接吻,看得我是又是心酸又是性奮,心酸的是女友竟然和一個又老又醜的肥佬熱情接吻,而性奮的仍然是女友和一個又老又醜的肥佬接吻,這種心情真是矛盾。我想女友這個時候應該早已忘記了她是我的女友了吧,現在的她,已經完全沉浸在性慾中了。

肥佬吻了將近二十分鐘,才將嘴從女友的嘴裡抽出,而臉上春情無限的女友卻伸出粉舌追了出來,肥佬也是意猶未盡地伸出了舌頭和女友的舌頭在空中交纏起來,兩人的舌頭先是緊貼在一起摩擦。

過了一會兒,兩人的舌頭開始互相劃著圈,最後肥佬兩人舌尖互點,有如小雞啄米,而肥佬別出心裁的乘著這個機會大量擠出嘴裡的口水,然後從舌尖順著舌尖流進女友的嘴裡,而這時已完全進入性交狀態的女友毫不避諱的將肥佬吐出的累一滴渾濁的口水都吞了下去,似乎那是美味的飲料。

而肥佬在喂女友喝口水的時候,也沒有忘記肉棒的動作,不過它的動作並不激烈,更多的是用肉棒在女友的肉穴深處旋磨,看樣子是在用龜頭磨著女友敏感的子宮,這讓女友吞嚥口水的動作更加激烈。

不知道餵了多久的口水,肥佬終於感到舌頭累了,收回了舌頭,而此刻女友的舌頭帶著泡沫,看來是被肥佬的口水給污染了,而在肥佬收回舌頭時,它和老婆的舌頭之間還牽起了一根口水線,這個情形讓我看了真是又刺激又嫉妒。

長時間的接吻,以及被子宮激烈地吸纏,任是強壯的肥佬也有些受不了,它開始端著女友的屁股猛烈抽插起來,抽出時之留半個龜頭,而插入時卻似乎連睪丸也想擠進去,螺旋式的肉棒在抽出時將女友的肉壁嫩肉帶出許多,連帶著大量的淫水也被帶出,而插入時肉棒上沾染的淫水被擠在穴外,然後在肉棒上形成一圈白色的泡沫。

肥佬的灰黑而龐大的身體和女友白嫩嬌小的身體形成鮮明對比,就像是一個成年人在姦淫著一個小女孩,女友被肥佬抱著不停拋上拋下,看那情形就像是坐在一艘顛簸的船上。

「哦……好爽……肉棒好硬……幹得我好深……用力……」女友隨著肥佬的動作不停浪叫著,「哦……好美……再……再猛烈一點……」

看到手中的女人已徹底淪陷,肥佬「哈哈」奸笑起來,「哈……母豬,快說你是打種的母豬……」

這時女友早已被肥佬幹得神魂顛倒,順著肥佬的意思喊了起來,「哦~~我是母豬……母豬還要更多……快干死母豬吧……」

肥佬將女友幹得哇哇大叫,它又開始問女友:「我幹得你爽不爽?母豬,還要不要我再用力干!」

女友只能嬌喘吁吁的回答:「爽……母豬很爽!用力……干穿我……哦~~好漲……好滿……」

看著肥佬那根並不比我大的肉棒,我無法理解,難道他的傢伙有什麼神通,讓你這樣迷醉?讓你連固守的矜持都可以拋棄?

小楓光潔如玉的腿根正大大的分開著,中間那本應緊小的細嫩穴口正被撐開成了誇張的正圓,光潔白皙而微微隆起的大陰唇已經被摩擦得粉紅腫脹,而穴口周圍的嬌膚更是都被緊繃得彷彿半透明,緊緊在了男人肥大的生殖器上,隨著男人肉棒的緩緩挺動,湧溢著汩汩的淫液水漿。

她的小穴被插得一開一合,鮮紅的嫩肉被肉棒頂著翻進翻出,乳房被捏得變幻著形狀,臉上的潮紅和迷茫的眼神,以及身體越來越頻繁地顫抖已經說明了--小楓又要高潮了。

肥佬也發現了,他更加興奮地衝刺著,看著身下任由玩弄的女人,他得意得哈哈大笑,「小楓寶貝,你知道我今晚等這個時刻等得多辛苦嗎?我終於看到你張開大腿的樣子,你也看看吧,我的肉棒被你的小穴吃得好爽啊!我干,我干……」

小楓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肥佬的每次插入都會引起她無意識地挺腰相就。

肥佬一邊幹著她的小穴,一邊摸捏她兩個酥軟卻很有彈性的大奶子,摸捏一下又放開,兩個奶子就搖搖晃晃,隨著這條大陰莖往外拔出的動作。

正被他給插著的小穴裡的肉。竟然也隨著肉棒子往外拔出而往外翻著。

仔細一看。這肉穴裡的淫水竟也被這條陰莖的龜頭菱子往外抽出時的力量給刮流了出來。

只見這條大陰莖在往外拔出到只剩龜頭最前端時。這條陽具的主人卻又慢慢的。極慢的。把它插回去前面這個以經有點圓的肉穴裡。

隨著這條肉柱的插入。這兩片鮮紅又緊實的陰唇。竟然還把附著在這條肉莖上的淫水給刮了下來讓它持續的累積在洞口。

這一切的景象。有如慢動作一般在我眼前逐漸上演著。

這一切的景象。猶如天作之合般的在我眼前持續進行著。

看著我眼前這緊密交合著的性器官。我的注意力和思緒真的是無法再離開。

直到隨著眼前的這條肉棒子越來越深入它前面的這個肉穴裡。這個肉穴的主人開始發出了:嗯~~~~~嗯~~~~~~唔的鼻音。

肥佬很會把握時間,見小楓已完全釋放出性交的慾火就要臨近高潮,便放慢的抽送的節奏,開始緩慢的延磨並體會年輕少女拿嬌嫩濕滑的陰道。但隨著肥佬很有節奏、很有技巧的時而細磨慢研,時而深入淺出,小楓的叫應聲也慢慢地在變味–

「你這個流氓……老色狼……嗯……九會不要我的…… 嗚嗚……哦!……別停下……你流氓!……嗚……嗯……哦!」

「唉呀……流氓……魔鬼……嗯嗯……哦哦!哦!……太慢了……好癢哦……你這個流氓……流!流!流……氓……呀!你幹什麼!別這樣……這樣難受……酸–酸呀……求求你……別磨了……嗯–哼……」

原來是肥佬把她的美腿大大的提起,再把屁股向上頂著不讓她的雪白屁股前後聳動,小楓的屁股被迫向後硬挺著,陰道與大雞巴緊緊插在一起一動不動。這樣一來女友的下體與大雞巴接觸得更加緊密了,老色狼再扭臀一磨,難怪她會難受得叫「酸」呢!

肥佬那很會「磨人」的碩大龜頭不斷「親吻著」子宮,弄得美艷的女友那肉穴深處的花心無比騷癢,趴在沙發上的雙手情不自林地在沙發上亂抓,一頭烏黑的長髮隨著頭部無奈的擺動而左右飄舞著!陰道內淫水狂流。

「不要啦……求你……不要磨啦……饒了我吧……快動吧……人家要嘛……流氓……嗚嗚……」小楓被折磨地哭了起來。

磨了一陣後,肥佬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又變磨為插了,並漸漸加強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很很地插入,速度越來越快……

肥佬的屁股和腰部向後高高一弓,又重重地插入,猛插女友那跪在沙發上凌空上翹的屁股,大雞巴像在石臼中搗米一樣,借助小穴驚人的彈力,弄得嬌嫩的小陰唇一會兒深深陷進穴洞裡,一會兒又被大大的翻出了出來……

我面前的畫面中再一次出現了兩人結合在一起的性器:黑黑粗粗的巨大肉棒使勁抽出的一霎那,帶出了女友小陰唇裡面大量的粉紅嫩肉,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量白色的淫水正在湧出,瑩瑩反光。我絕望地閉上眼睛。

淫靡的「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嗯嗯……嗯哼…… 求求你……太深了……輕一點……嗚……你這……個流氓……哦!別頂那麼重……哦!嗯!……頂死我了……」

「啪!啪!啪!……」肉擊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響……

看著女友在劇烈的動作下閉著雙眼,雙手緊握成拳的樣子,我知道女友即將到達另一波高潮,而肥佬這時似乎也忍受不住,只見它用一手抱著女友的嬌軀,另一隻手卻將女友的緊握的雙手一一抓著摸向它的睪丸,「母豬,好好摸摸,等下射給你更多精液!讓你懷上我的種,好不好?」

本來我以為女友會搖頭拒絕,沒想到女友竟然害羞地點了點頭,用一雙小手溫柔地撫摩起肥佬的一對大睪丸來,這讓在一旁的我更是鬱悶,難道女友真的希望被這只肥佬再次內射麼?

肥佬的動作突然加快,用狂喊著衝刺,「嗷……干死你這母豬……喔……我要射了……全射進你的子宮……讓我為你再次打種吧……」

肥佬在猛烈地衝擊了幾十下後將女友的身體很很往下一壓,終於將肉棒停留在我女友的陰道深處,龜頭頂住了她的子宮口,我知道它這一下一定是完全干進女友的子宮底了,接著我便看到它的睪丸劇烈地膨脹,然後抽搐起來,我知道它正在準備把量多得難以置信的精液送進女友的子宮深處受精,但是我卻沒有任何辦法。

「我要把好多精子,射在你的裡面了哦」說著,肥佬「啊」的一聲,全身肌肉緊繃起來,此時此刻,我卻在旁邊看著,絲毫不能阻止心愛的女友的身體正在被一個噁心的男人用陽具征服著,準備把他那渾濁的慾望全部留在女友的身體深處。

小楓,他羞辱的話語你聽到了嗎?如果你聽到了,你為什麼還不反抗?如果你沒聽到,難道你眼角的淚光是我眼花看錯了嗎?

「咿──」一聲長吟,小楓的下體又被肥佬死死頂住,但仍然阻止不了四濺的水花,和溢出的水跡,我知道她又被送上了高潮。肥佬也維持著頂入的動作,屁股一抖一抖,看樣子開始射精了。

「呀!」肉棒子塞的女友緊緊的,卵蛋與鼠溪部密密地貼壓著女友的屁股,熱精灑洞,環也是被燙得緊緊閉起雙眼,抬起的大腿一抖一抖地在半空中震過不停,似是隨著濃漿貫注子宮而爽到天上去。


從下面看大胸脯的晃動更是刺激。 在撲嗤撲嗤的聲響中,陰囊裡的精液已經沸騰到極點。「嗚…嗚!」肥佬這個打顫的動作持續了很長時間,我可以想像他那巨大龜頭爆出的精液有多大量。而環亦不住抖動,像是迎合輸精管的跳動而有節奏的一起抽搐。

女友陰道受到這後進式的體位直接的衝擊,豐滿屁股的搖晃夾著男人的那根撲吱撲吱在脈動著噴出精漿的陽具,乳房被肥佬用手包握著,她害羞的搖著頭,這是多麼淫靡的景色啊!

肥佬肉棒龜頭陷入在女友的子宮頸內,那根硬挺的陰莖地用力抖動,我出神的看著那條連著肥佬和女友的巨物,根部貼緊恥部咻咻咻地沿著這條邪惡的管子把精液射到我女友蜜洞內,兩片成熟的花瓣露出淫糜的亮光,並且還會一張一合的動。在他滾燙的精液的刺激下,女友毫無喘息地又到達了新一輪高潮,女友全身痙攣,爽得難以言表,陰精再次爆發,丟了又丟。

只聽著女友「啊……」的尖利叫聲在最高音處嘎然而止,屁股也不再上下抬動,高高地挺立了起來,她的全身都在激烈地抽動,小腹上的肌肉和高聳的乳房隨著抽動也在劇烈地顫抖,小腹不停的收縮,肥佬一動不動,靜靜地欣賞著……

他們結合了,結合了。看著女友兩條大腿之間的間隙變得更寬了,中間那隆起的小穴,增生出來的陰唇,早已沒有少女特有的粉嫩光九,昔日青澀的花蕾已經被粗暴的撐開,冒著濡滑閃亮的龜頭頂開花房細小的入口,注射進一劑又一劑催熟的濃精,使它鼓脹,讓它充分吸收後綻放成一朵淫霏滴水的玫瑰,冒著青筋怒脹的陽具無數次粗暴的進入抽出,漸漸把女友這朵初開的鮮花摩擦成兩片濡濕的熟肉,柔軟濕滑的陰唇無奈的肥佬出一層暗紅色的嫩肉,原本只是一個小洞的陰道口,現在無奈的被擴張成這個老男人的陽具的直徑,兩片陰唇無力的粘著肥佬粗粗的陰莖根部,體外就只剩下肥佬兩個黑黑的睪丸。肥佬一隻手撐著身體,另一隻手捏著小楓的乳房,長長的雞巴在女友的肉穴中不斷的脈動著,把剩餘的濃精輸進女友的體內,那沾滿淫水的肉棍在昏暗的房間中格外顯眼。

真不知過了多久,女友的肉體才終於從緊繃的狀態慢慢地舒緩下來,抽動的頻率越來越來慢,高高挺起的屁股慢慢地落在了濕漉漉的床單上,剛才還恨不能要把床單撒破的雙手也漸漸鬆開,無力地癱在了身邊……

肥佬旁發出放肆的呻吟,他的陰囊微微抖動,裡面的睪丸有節奏的一抽一抽,上下滑動,好像有節奏的上提一般。

女友停止了套動,頭不住的往後仰,無力的靠在肥佬結實的胸前,她的臉頰和赤裸的上體泛起一陣玫瑰色的潮紅,兩隻豐滿的美乳隨著肥佬睪丸抽動的節奏微微顫動,胸前頂端透明的汗液不停的往下流。

可以想像肥佬巨大的陽具在她體內的跳動是多麼強大有力。

「完了……射這麼深……這次該不會……真的會懷孕……咦……咦?……還在射……不……停……停呀……」

就在我面前,我女友下體再次被注滿他人濃厚腥臭的精漿,「嗯……子宮……好漲……唔……人家是……喔……危險期……你還……射這麼多……嗚……進去……」女友半呻吟地說。

肥佬射完之後,我驚奇地發現它的肉棒竟然沒有軟化,它似乎感覺到了我的疑問,嘿嘿笑著說道:「阿九呀!我為了今晚將你的女徹底據為己有,我特意食了當地土著的強力壯陽藥,我現在可以連續射精十次而不軟,並且不會軟化的肉棒能將所有的精液堵在女人的子宮內,直到子宮慢慢閉合,不讓精液流出。」

媽的,這樣女友的子宮豈不是整天裝著這肥佬的精液?這樣下去女友肯定會懷上這個淫棍的種的。

就在我腦海中一片混亂的時候,一陣「嘖嘖」的奇怪聲音吸引了我,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女友和這肥佬如同熱戀情人一般吻在了一起,一對美乳也被肥佬握在手裡捏圓捏扁,兩人正共同的享受著高潮後的溫存愛撫,而我這個正牌男友,卻被拋在了一邊。

兩個人就一直保持這種姿勢有分鐘左右,肥佬問「我的雞巴怎麼樣啊?幹得你爽嗎?」

小楓低頭沒有回答,肥佬又說「那你轉過來讓我吃你的奶啊」

小楓慢慢站起來轉過身面對著肥佬,向前挪了一點把自己的乳房移到肥佬的嘴邊,肥佬的頭慢慢壓了下來,口張成誇張的O型彷彿是個無底的洞穴,然後女友「喔」的一聲,終於整個乳頭被肥佬吸住了,嘴裡不停的動著,一定是舌頭正在女友敏感的乳頭上不停的打著圈。右手手不停地抓握著我女友的另一個個奶子,好像在搓麵粉做饅頭那樣,把整個乳房搓來弄去搓圓變扁的,女友不自覺把頭向後昂了起來,腰也挺起來了,我平時愛撫女友到她很爽很爽的時候,女友身子就會這樣「挺」了起來,按也按不住,我無奈地想,只見肥佬的嘴吻下去,吮吸著我女友的奶頭。該死的,四十幾歲還像BB那樣吮吸。

他一手捏弄她的左乳,右乳給他吮在嘴裡,還有吸起來向後拉,把整個奶子扯起,再放開嘴巴「啵」讓那奶子彈回去,晃來晃去。肥佬用力的吸著女友的美乳的乳頭,不住的向後拉去,女友的美乳在他的不停重複之下開始慢慢變大,下垂,乳暈一發不可收拾的擴大著,兩隻美乳的乳暈已經被吸弄得通紅,軟綿綿翹在胸前。由於小穴被擴大了許多的緣故,雙腿與肥佬無縫般貼合在一起,兩片變得更大更暗紅的陰唇軟軟的搭在陰囊上,女友的身體已經完全和肥佬結合在一起,肥佬陰囊的每一下收縮,陽具的每一下脈動,徹底喚醒了女友身體的慾望,子宮口隨著一波又一波的精漿有節奏的開開合合,把所有肥佬散播的種子一滴不留的吸進卵巢。

「啊….嗯…好脹…好…好舒服」女友終於說出了羞恥的話,雙眼開始反白,口水成絲的滴到地上。

我女友此時也似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把撅起的屁股往前一收,陰莖連著一條長長的明亮的粘液「啵」的一聲彈出女友的小穴,剛才還深埋在女友體內的陽具,此時已經脫離了女友的身體在小穴外翹起,但已經太晚了,射精已經完成,肥佬的大卵袋現在已經是收縮得病榻榻的,可以想像得出射精前裡面到底蘊藏著多少兵馬,而這些精液,已經全數被發射,注入到自己的體內。

小楓的子宮再一次被滿滿的灌漿,大量的精液慢慢融進了女友的血液裡,完成播種任務的陰莖開始疲軟,只有馬眼旁邊還殘留著一滴乳白色的精液。肥佬滿足看著的從女友下體裡抽出的肉棒,沾滿愛液的龜頭帶出一條細長的黏液…..

女友小穴一時還不能復原,變成了一個小洞,由於氣流壓力的緣故。良久,女友不自覺收縮了一下屁眼,我絕望的看著一小股精液從小穴口冒了出來,但女友一放鬆,卻又被吸進去了,如此幾次,精液才只流出一點點,濃得像果凍般的精漿慢慢沿著女友性感的股溝流下,會合一滴滴的淫水,流過那一縮一縮的屁眼,再滴到床上,其它似乎都留在子宮裡面了。

女友還處於敏感狀態的小穴再度受到壓擠、內部被排擠而出的精液在流經股溝所產生的騷癢讓小楓再度又上了情慾巔峰。

在餘下的時間裡,在木屋的席上,倆人抱成一團,糾纏到了一塊,性交夠了就睡,睡了片刻又做了起來,一個晚上倆個人好幾次醒來,說不完的話做不完的愛。

口交、乳交、肛交,什麼都玩,直把小楓玩成了一個蕩婦淫娃。

這倆個男女,一個已到中年卻天賦異秉,一個正值妙齡精力和性慾都很旺盛,加上催淫降頭的效力,兩日的肉體在床上真是相得益彰,獨一無二的完美配合,此時已是凌晨點,在經歷了和女友的口交後,肥佬得意得挺起大雞巴,再次向女友的小穴插去,新一輪的姦淫就此開始。

結尾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在車上了,不過頭異常的痛。身旁是可愛女友,只是現在多了幾分嫵媚,沒等我開口,她面撒嬌道「你這衰鬼,昨晚睡的跟死豬一樣,外面一直在響雷,害人家都睡不了。」

「你……沒發生什麼事吧?」我疑惑起來的,難道昨晚是個夢境?

「沒有啊。不過你就今晚就死定了」女友做了個鬼臉。

哦,原來是個夢。

後記:回到大陸後,我和女友同居了,不過總覺得女友變了,變得需求大了很多,還不讓我帶套套,說是沒有激情,而且每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她還在睡夢中不自覺手淫起來,害我每天也洗床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7

帖子

232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232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讚~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