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006|回復: 5

[家庭亂倫] 舅媽的不倫親情十九

[複製鏈接]

52

主題

862

帖子

3404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404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20 17:45: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吃完饭于伯伯觉得累了,于妈妈陪着回房间去了。

我和舅妈还有点意犹未尽,接受了下午打球认识的几个大学生邀请,跟着他们去K了几个小时歌,玩到快12点才回。

整晚舅妈都依靠着我,紧紧勾着我的胳膊,像情侣一般,而且专点男女对唱的歌。

不过舅妈唱歌的功力还是有点抱歉,我大概因为肺活量好的缘故,唱起歌来听起来还算中气十足,被几个女生邀请过合唱,舅妈都非常爽快地支持和答应了。

回到房间,于伯伯应该是睡了,房间门虚掩着,于妈妈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压低了声音在看电视。

看到我们俩摇摇晃晃地回来,于妈妈一副心疼和责怪的样子,批评我们玩得太疯。

舅妈一屁股坐在于妈妈身边,抱着于妈妈的胳膊说,你说我爸是不是老了,怎么跟个老红军似的,讲战斗故事,害得这个烧烤吃得惨兮兮的,气氛都不行了。

我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于妈妈用开水在很考究的一套茶具里倒腾冲泡了半天,给我倒了一杯功夫茶。

我接过来闻闻,的确气味很赞,一饮而尽。

于妈妈一边泡茶,一边对舅妈说,你于伯伯心里事多,年纪大了,容易怀旧,容易动感情,再说了,在家里当着李妈不能说这个,也是把他给憋的。

舅妈喝了一口茶,说我就不喜欢这种装x的茶,我要喝可乐,冰箱里有吗?

于妈妈说你少喝点冰的,你都是有女儿的人了,还像个小姑娘似的,长不大。

我起身去冰箱给舅妈拿了一听可乐,好在小冰箱制冷不行,可乐不算很冰。

于妈妈连声夸说你看人家小一,多有眼力价。

于妈妈关了电视,说早点睡吧,你于伯伯明天想带你们看日出呢,你们起得来吗?我眉头紧锁,心想我怎么方便和舅妈睡到一个房间去呢。

于妈妈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小一你去睡个上铺没问题吧,我回答说学校里我就睡了四年上铺,问题是没有,不过。

于妈妈笑了,说一家人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是这次只剩标准间,咱四个还得挤一个房间呢。

我上来时候刚问过了,虽然说是儿童房,床都是标准的,你能睡得下的,就眯一晚上的事情。

说完她跟我们告辞先回房间了。

舅妈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说,我也确实要睡觉了,你怎么样?我说我听你的啊。

舅妈调皮地把脸伸到我面前,说听我的就和我睡一张床,你听不听?我支支吾吾地说,那个床很小吧。

舅妈哼了一声,说我洗澡去了啊,就径自进了卫生间。

这时于妈妈从房间里出来了,拿了一身睡衣递给我,说我担心你没带睡衣,就给你准备了一套,待会儿你洗好澡换上,舒服。

于妈妈却没有回去的意思,走到沙发前在我身边坐下,开始烧水泡茶。

一边对我说,小一啊,你于伯伯身体不好,一直有高血压和脂肪肝,上次体检下来心脏也不好,你答应于妈妈下,不要怂恿他再抽烟喝酒好吗?我坐在于妈妈身边,看着她端庄秀丽的脸庞,脸侧垂下几缕烫过的秀发,闻着她身上传来的一种沁人的香味,只希望她就一直坐在我身边。

我一边用眼睛打量着她睡裙下白嫩和匀称的两条大腿,皮肤白皙得似乎吹弹可破,大V蕾丝边的领口中,两个沉甸甸的大奶呼之欲出,从上往下能看到深深的乳沟。

我感觉我被我于妈妈身上传来的成熟女人魅力和香味深深吸引,沙滩裤下的鸡巴已经迅速充血勃起,高高昂起致敬了。

于妈妈给我递茶的时候,似乎发现了我的窘态,她脸略红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睡裙下摆拉了一下尽量多盖住裸露的大腿。

正在此时,舅妈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说小一,你帮我把我旅行箱里的睡衣帮我拿一下,我忘记带进来啦。

很明显舅妈不知道于妈妈在外面,也没看到于妈妈。

我的脸一下红了,嗫嗫嚅嚅地说,要么于妈妈你帮她拿一下吧。

于妈妈窃窃笑着,捂着嘴低声说,既然叫你就你去,我要去她不就知道我发现她在叫你送衣服的事情了。

我点头说好,就站起身来,但鸡巴还没软下去,直挺挺地盯着我的沙滩裤,被于妈妈看了个正着。

我马上发现了我的失态,赶紧转过身去,假装裤子不舒服整理了一下,一边思考怎么走过去的问题。

于妈妈却起身到行架上打开舅妈的旅行箱,背对着我开始俯身翻起舅妈的衣服来。

我站在于妈妈身后,贪婪地看着她半透明丝质睡裙下若隐若现的丰满臀部,因为年龄原因,于妈妈的腰部曲线没有那么锐利诱人了,但整个臀部却像个姑娘似的,浑圆翘起,睡裙盖在屁股上更有一种独特的美,从睡裙的透明性看,好像又没看到内裤的轮廓,要么是肉色内裤,要么睡裙下面就是赤裸的大屁股。

这春光让我的下身加倍充血,更是硬得不听话,我只好侧身弯腰对着她。

虽然只是很短的十几秒钟,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于妈妈转身把舅妈的睡衣递给我,两眼像不经意地扫了我一眼胯下硬挺的鸡巴,低声催促我,快点去。

我赶紧收回思绪,拎着衣服就直奔浴室而去。

于妈妈一个闪身,消失在了走廊里。

我敲开浴室门,舅妈浑身赤裸满身热气地站在那里,像是打量了下外面空无一人只有黯淡灯光的客厅,然后轻声对我说,帮我把身子擦干,我今天陪你打排球,浑身都酸疼,胳膊都举不起来了。

她低头看到了我的挺起的下身,像是有点得意地说,你现在给我老实点,一会儿你洗完澡给我按摩一下。

我一边给舅妈擦着身体,一边担心地说,如果于妈妈他们要上厕所来怎么办,舅妈说你别瞎说,他们主卧里有独立卫生间的。

我洗完澡换上于妈妈给的睡衣回到房间,舅妈正趴在下铺玩着手机,看到我进来了,满脸春意地对我说,快来给我按摩下肌肉,我刚才给热水一激,浑身又酸又痛。

我坐在床边,按摩着舅妈那美丽的脖颈和香肩,一边不无担心地说,「会不会给于妈妈发现啊?」舅妈哼了一声说,我小妈是什么人,她要想知道什么,从你我脸上就能看出来,犯不着追着你屁股后面偷看你干啥。

我又执着地重复了一句,那你说到底有没发现啊。

舅妈有点不开心了,说发现就发现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呢?诶诶,你按按我的腰啊,脖子可以了可以了。

舅妈把自己的睡裙向上卷起,卷到腰以上,我开始用手捏她的腰,舅妈拉我的胳膊,说上来用点力啊。

我跨坐在她的屁股上,开始大力地捏她的腰间的肌肉,舅妈发出舒爽的呻吟声。

我笑话她,你怎么按摩下叫得像叫床似的。

舅妈哼了一下,说也是啊,那别按了,你上去睡觉吧。

我悻悻地从她身上下来,爬楼梯上了上铺躺下。

舅妈在下面悠悠地问:小一你觉得于妈妈怎么样?我心里一紧,说什么怎么样?舅妈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什么叫什么怎么样。

我挠挠头,说舅妈你又欺负我嘴笨吧。

舅妈哼了一声,说你于妈妈最近特别热心,一直在跟你于伯伯说要把你送到国外去,我觉得怎么那么不对劲呢。

我语塞,觉得无言以对,就含糊地说,我一点都不清楚呀。

舅妈用脚踢我的床板,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滚下来和我说。

我只好又爬下来,舅妈往里面睡了下,我知趣地躺下来,把她抱在怀里。

舅妈已经是满脸笑容了,她亲了我一下,说你可真听话,叫你上去就上去,叫你下来就下来。

我不说话,只是搂着她,用力亲她的嘴唇。

舅妈推开我的脸,说,你别想堵我的嘴,先说事。

舅妈说,你于妈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是不是想拆散我们俩呀。

我说,啊我不了解啊。

舅妈叹气说,你呀从来都是不了解不知道不清楚。

舅妈头枕着双臂,怔怔地看着上铺床板,说你会不会新鲜感过了,已经对舅妈不太感兴趣了。

我恨不得赌咒地说,哪有,我一直在想着你。

舅妈侧过脸来盯着我,说那你怎么一礼拜不联系我。

我心想可不是你也没联系我吗,却没敢说出口。

舅妈见我不吭声,又扭过脸去,说你是个大男人,就不能主动点吗?我就是自己憋了一星期,等你联系我,就是等不到。

我说你不是在准备考试么?舅妈哼了一声,再忙发个微信的时间总有的吧。

我一把把舅妈搂在怀里,说舅妈我不会甜言蜜语,就是喜欢和你在一起。

舅妈捏着我的脸,说是下面硬了才会想和我在一起的吧。

舅妈的小手顺着我的胸口向下摸,一把抓住我的阴茎,轻轻地撸起来。

我爽得呻吟了一声,也伸手进她的睡衣里,抚摸她柔软的腰和背,然后停在她的乳房上。

舅妈开始有点娇喘微微,嗔怪地捏了我一下阴茎,说你好久不揉它们,都快要变小了。

我像和面一样用力揉捏舅妈的丰乳,用手指捻动她的硬起来的奶头。

舅妈皱眉说,你轻一点啊,说让你摸,要持续地细水长流地摸,一次摸这么凶,没效果的。

我索性掀起她的睡衣,把两个奶子露出来,直接叼住了她的一侧奶头,手向下伸到她的内裤里,发现她的内裤里有护垫,犹豫了一下。

舅妈轻声说,没事,我那个还要过好几天才来,放个护垫是我一和你在一起,只要亲热一下下面就会湿,内裤不够换的。

我放心地去摸她的毛茸茸的洞口和细嫩的花瓣,果然已经湿漉漉的了,舅妈伸手把内裤向下拉,又曲腿脱掉,说你上来吧。

我翻身上马,把她的两条白生生的腿抬起来,对准她的湿答答的小逼,一棍到底。

舅妈笑着说,这床可是长宽高都限制住了,你将就下,一个动作到底吧。

我摸着她的一对浑圆的奶子,下身大力夯起来,舅妈被我大力抽插下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快感所袭击笼罩,满脸都是红晕,只是拼命用下身去夹紧我的硬棒,让我感觉鸡巴被一只柔嫩的小手般一握一握的,刺激得不得了。

不一会儿舅妈就开始受不了了,她搂紧我的脖子,昂起上身,喃喃地说,快点给我,我要不行了。

我遵命加快了速度,舅妈咬牙说,你一起射进来吧,我想和你一起高潮。

我坏笑 着舔她的嘴唇,说这次来不及了,和你下次高潮同步。

舅妈躺回床上,说太坏了你也。

舅妈的第一次高潮在我的大力抽插下迅速到来,她扭动身体紧咬牙关,下身抖动着交了第一次。

她的高潮平复后,我拔出我的鸡巴,看到上面都像肥皂泡似的白色液体,用手抹了一下,塞到她嘴巴里,她尝了一口,羞红着脸推开了我的手。

在这个床上的确没什么动作可采取的,我把舅妈摆成狗爬式,然后站在地下,从背后插进了她的小逼。

舅妈头翘起来,说有点疼,用手去推我的下体。

我放慢了节奏,下身紧紧贴着她的肉屁股,俯身下去趴在她的背上,用手揉搓着乳房。

舅妈呻吟着,扭头轻声说,后面进来特别深,里面有点痛,你先慢点我适应下。

我点点头,不住地亲吻她的背和脖子,下身轻柔地进出,但每次都插到底,再来回搅动下,舅妈非常受用,呻吟一阵紧似一阵。

过了一会儿,舅妈低着头说你可以用点力,插快一点,我的里面被你搅得好痒。

我像得到命令一样,直起身,拉着她的胳膊,让她的上身挺起来,然后挺动下身,大力地进出。

舅妈被这样高强度的进出爽得大声地叫床,心肝宝贝地乱叫,我的鸡巴在她的水汪汪的小逼里 高速进出,小腹啪啪啪地撞击她的肉臀,其中的刺激言语难以形容。

不一会儿,舅妈开始颤动着攀向高潮,我也觉得我也快到了,插得更快了。

舅妈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说等等,你上来,然后倒下侧躺在床上,我迎上去,和她紧紧地互相拥抱在一起,舅妈翘起一条腿,让我正面把鸡巴插进去,然后满脸笑意地捧着我的脸说,你要记得我的话,射精的时候一定要吻着我,我点点头,张开嘴把舅妈的嘴唇含在嘴里,舅妈也轻启朱唇,伸出舌头热烈地回应我。

我们俩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舌头在嘴巴里来回交缠,我一只手扶着她翘起的一条腿,舅妈的手在我的背上猛抓。

在一通快速的大力抽插后,舅妈的阴道开始哆嗦着不停收缩,双手死死挠着我的背,我也忍不住下身的精关,用力吸吮她嘴里的唾液,一边把滚烫浓浓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进了她的花心深处,舅妈的花心被我的精液射中,一下子紧张收缩起来,像小嘴一般紧紧地含住我的龟头,骚水不停从花心深处漫流出来。

我用手死死捧着舅妈肥嫩弹弹的肉臀,使劲捏她的臀肉。

舅妈猛地松开我的嘴巴,喘着气说死了死了,我要死了,说完又咬上了我的唇,下身一努一努地往出分泌液体,整个阴道里都被我的精液和她的浪水的汪洋大海所充满。

又吻了一阵,舅妈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我的嘴巴,一脸幸福满足地说,我最喜欢小一在射出来的时候亲着我,身体和心都是我的。

我回吻了她一下,说,我也是。

舅妈的手搂着我的屁股,像是不许我的鸡鸡出来。

两人拥抱在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舅妈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屁股,我想起兰姐夸奖我屁股的话,心里不禁有点骄傲。

舅妈抽了几张纸巾,捂在了我们下身交接的地方,然后用另一张纸巾裹在我的鸡巴上,缓缓地抽出来。

这时阴道里的液体一下淌出来,舅妈啊了一声,发现手上的纸不够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精液混着她的浪水一下子沿着屁股沟流下来,淌在了床单上。

舅妈红着脸擦着自己的下身,一边埋怨说,你怎么射了那么多,那么讨厌。

我心想昨晚我已经被兰姐榨过汁了,不然今天还能射多一倍的量。

舅妈起身去洗澡,我打算去,舅妈把我按住了,别一起去,会给发现的。

她光着身体弯着腰,偷偷地穿过了客厅,进了浴室。

几分钟后她湿漉漉地裹着毛巾回来了。

她小声跟我说,我们这里动静有点大,好像又吵到他们了。

我登时觉得无地自容,舅妈吃吃地笑了,说做了也做了,还怕发现,于伯伯白教你了呀。

然后她用纸巾帮我把下身反复擦了,又用毛巾擦过,最后想了想,放在嘴巴里舔了下。

我被刺激得有点兴奋,鸡巴又像是要硬起来的样子,舅妈立刻吐出来,说千万别,今晚已经可以了,你赶紧去睡觉哦。

我有点不舍地搂着舅妈,说你怎么知道吵到他们的。

舅妈用手指在我的乳头旁边画着圈,说我刚出去的时候,发现他们房间透着点亮,而且客厅烧开水的壶是热的。

我好奇地问,不是有矿泉水吗?这么热的天需要烧开水么?舅妈吃吃地笑,说你忘记啦,回来的时候咱俩都热,把送的矿泉水都塞到冰箱里去啦。

你于伯伯喝不得冰水,估计我小妈起来给热了一下。

听起来不过也就是更像是巧合之类的间接证据罢了,我的心宽了不少。

舅妈看到我一脸放松的神情,却是有点失望地轻叹了一口气。

我不太了解舅妈为什么要叹气,正要问问她,舅妈披着衣服坐了起来。

我有点蒙圈,不知道她怎么不高兴了,也赶紧坐起来。

舅妈用手理了理头发,说,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我爸和我小妈来问我和你的事情,你觉得我怎么回答好?我被问得有点慌了,怯怯地回答说不知道。

舅妈又问,如果他们这样来问你,你又怎么回答。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就说我是真心喜欢你。

舅妈哼了一声,嘴皮子倒是挺溜,那外甥喜欢舅妈,还上了她的床,不觉得伤天害理吗?我说那我和你也不算有血缘关系。

舅妈呸了一声,说那你和你妈呢,难道她不是你亲妈,你们也没血缘关系?

我沉默无语了,舅妈不依不饶,你踩的恐怕不止两只船吧,小薇是把自己彻底交给你了的吧,你又怎么交代她?在舅妈连珠炮般的追问下,我觉得自己脸上火热,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舅妈伸了个懒腰,说明天还要早起,我要睡了,你可以回你的上铺去了。

我老老实实地下床,舅妈爬上床用薄被把自己裹紧,脸冲墙一动不动。

我觉得浑身没趣,只好悻悻地爬上我的上铺躺下。

我摸出我的手机,才想起晚上烧烤的时候就没电了,这次走得急,忘了带充电宝和线。

我无奈地又放下。

舅妈像是头埋在枕头里发出的低沉的声音:我包里有充电宝和线,包在床头柜,自己拿。

我差点就去了,想了想还是算了,回答她,不弄了,明天再说。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想着刚才舅妈的连环炮似的问话,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触动了舅妈。

的确舅妈刚才的问题都很尖锐,也很现实,以前大家都默契似的不提,今天是都挑明了。

舅妈到底想要什么呢。

天亮我就起来了,舅妈还在熟睡中。

于伯伯在客厅里喝茶看报,看到我说,嘿,小一你这个小朋友不错诶,我发现你很少睡懒觉,总是天亮就起,和一般年轻人不一样。

我羞涩地笑笑,说于伯伯我也是军人家庭出来的,从小被老爸修理,养成习惯了。

于伯伯赞赏地说,嗯,年轻人能自律,是前途无量的。

于伯伯叹口气,说我本来想早上起来看日出的,也起晚了,年岁不饶人啊。

于妈妈穿着睡衣走进客厅,说反正都已经晚了,老于你不是出去要早锻炼下嘛,让小一陪你去吧,我去叫莉莉,莉莉这个睡起来昏天黑地,不叫能睡到中午。

于伯伯嘿嘿笑着说,她马上再几天开学,就得天天早上5点爬起来了,有的她苦日子过。

有徐徐海风的关系,尽管是盛夏,清晨的海堤上还是比较凉爽的,我和于伯伯并肩慢跑了几个来回。

于伯伯步履轻盈,呼吸匀称,一看就功底不凡。

于伯伯对我的盛赞很受用,不过还是摇摇头说,不比当年了,现在血压也高了,听说心脏也不那么好了,也得走老年养生路线了。

酒店的早餐还不错,于伯伯和于妈妈坐一边,我和舅妈坐另一边。

大家研讨上午搞点啥节目,于伯伯说他有点累,就想喝喝茶,休息下。

于妈妈要继续学游泳,指名要我教。

我正在喝咖啡,忙不迭地点头认可。

这时舅妈掐了我大腿一下,我手一抖差点把咖啡打翻了。

于妈妈像是已经洞察了一般,不经意地微笑了一下。

舅妈说那你们都有事做我干吗呢,游泳我没兴趣,早知道我带了菁菁来逗菁菁玩。

于妈妈说你要愿意来游泳最好了,不愿意酒店里也有健身房可以去锻炼下,你不是一直嚷嚷要减肥吗?我赶紧补了一句说我舅妈不胖啊,真的。

舅妈却不耐烦地说,舅妈舅妈的叫得烦死啦,我也实话跟你说,我和你舅的离婚手续上周都办完了,我已经不是你舅妈了。

你再叫舅妈,就叫的不是我了,叫的是你舅的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女人了。

于伯伯阴沉着脸放下了茶杯,说小莉你怎么这么没有教养,有话不会好好说?

夹枪带棒的。

舅妈不吭声了,用叉子在盘里的培根上戳洞。

于妈妈打圆场说,老于要么你上午正好陪莉莉喝茶聊天,说说话呗。

最近一个月,莉莉忙考试,你每天早走晚归还时不时出差的,都没个机会好好聊聊的。

于伯伯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舅妈有点紧张,偷瞄了于伯伯一眼,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不爱喝你那些苦苦的茶,我要喝奶茶。

于伯伯点点头,说那你喝你的奶茶,我喝我的普洱。

回到房间,我看到手机充满了开了机,看到有小薇昨晚发来的一大段微信,意思是她很好,进去的两天都是高强度的身体锻炼,很累,但老师跟他们都说要静心,虽然允许和外界联系,但希望大家尽量少联系少分心,所以她没有给我电话。

她很想我,但更想抓紧熬过这段日子,早点见到我。

之后有事她会给我微信,有事会电话,她家里那里的故事她都讲好了,没什么问题。

我舒了一口气,希望小薇能迅速戒毒,重回正常生活。

但又想起李总和兰姐交给我的破事,又觉得头痛万分无法排解。

上午9点多的游泳池,基本没什么人,只有两三个老游泳健将大概在晨练,一对情侣在池边卿卿我我地说话。

于妈妈早到一步已经下水去了,我在岸边做了几下拉伸和准备活动。

于妈妈趴在池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说,小一你会跳舞吗?我摇头说这个我一窍不通哦,蹦迪也是瞎扭。

于妈妈笑着说,你这是跳舞的好身板啊,身高肩宽腰细,臀部丰满,要是有个慧眼识珠的教练啊,小时候就揪住你跳拉丁和芭蕾了。

我这是继兰姐之后,第二次听到有人夸我臀部丰满的,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说我这人没什么艺术细胞的,能把教练给气死。

于妈妈听了哈哈大笑。

于妈妈还是继续熟悉水性为主,在陆地上轻盈优雅像只高贵天鹅的于妈妈,一下了水就完全各种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我想起我小时候学游泳,是老爸拎着我往水库里一丢,就看我在水里挣扎扑腾,没力气了才捞上来,头一两次就拼命哭,我爸也不打不骂,但也不理我,哭够了继续。

为了防止喝水,我就憋一口气,然后手忙脚乱把自己头往水面上抬,一旦出水换气,就猛吸一口再往下,没几次,就能在水下轻松自由地呼吸和扑腾了。

这时老爸才出手教泳姿,要领这些,也多是做示范,纠正动作。

水库里和同学们玩久了,还经常比赛憋气潜泳看能潜多深,直到一次水太凉抽筋差点淹死。

我妈打骂了我爸整整一天时间,后来我就懂事地只去游泳池游泳,不再下河去水库,虽然那里要好玩得多。

所以我深深理解于妈妈这种,还是对呼吸换气的恐惧和对水的害怕,教什么都白搭,等到不怕水了再说呗。

其实于妈妈身体条件很好,体格匀称,人也算苗条,身体协调性好,在克服了对水的恐惧后,慢慢地也能自如地出入水面上下了。

在我的保护下,她也能让自己放松身体,趴着或者平躺在水面上一段时间,除了要翻身站起的时候不免手忙脚乱,但已经算进步神速了。

其实多数时间我都很无聊,只是看着水池另一头那对青年男女在水池里亲热,心里也是大写的服,在哪儿不好跑在水池里亲热,又抱又亲又乱摸的。

那几个早锻炼的老头都受不了,游近了就早早拐弯跑了。

由于一直扶着护着,于妈妈和我一直保持了亲密的肢体接触。

于妈妈四肢纤长,皮肤白嫩细滑,手感很好。

她仰卧的时候,一对高耸的乳房就大大咧咧地高高挺起,看得我眼红心热。

不像这个年龄的妇女,于妈妈腰部赘肉很少,曲线是不如少女们了,但看起来更是丰腴而不是肥胖。

她的胯部很宽,像是骨盆很大的样子。

腰胯收下去,到两条笔直雪白的大腿之间,是丰满饱胀的神秘三角区。

于妈妈的泳裤部分后面很窄,绝大多数屁股是露在外面的,站着还有下垂的裙摆遮掩,趴在水里就春光外泄了,每次她面向下在水中,我都会看着她肥嫩饱满,满月般的雪白屁股两眼发直。

特别是屁股扭动时,凝脂般脂肪层的颤动,让人看了想入非非,很有一种伸手去尽情抚摸揉捏的冲动。

每次她失去平衡在水里挣扎的时候,我就会一把把她抱起,好在是浅水区,只要让她脚一落地她就踏实了,每当这时她总会从惊魂中恢复,发现自己是紧紧搂着我的状态,会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一直有着这样香艳的视觉享受,让我的下身即便在这凉凉的水里,也会充血硬挺起来。

有一次于妈妈在水下挣扎的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下身。

好在她没太用力,不然我就糟了。

不过即使这样,于妈妈出水后脸也是红红的。

她嗔怪似的打了我一下,又顺着我的眼神看到那一对在池里亲热的情侣,说,思想不健康。

我反应半天才反应过来如此政治的一顶帽子,原来是扣在下身上的呀。

差不多折腾了一个半小时,于妈妈也累了,最后一次出水几乎是整个地倒在我怀里了。

幸亏水有浮力我也不累,但我还是至少无意地吃了于妈妈的豆腐,和她的大腿,美臀和柳腰有了比较亲昵的接触。

乳房是碰都不敢碰了,但是感觉她自己在挺着自己的大奶在我的身上有意无意地蹭着,好像又觉得有点害羞,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她打算上去的时候一脱离水的浮力好像一下就没力气了,啊了一声就向后倒,我赶紧后面把她抱了个满怀。

我的双手很自然地扣在她的胸前,瞬间那种丰满,鼓胀和温软的感觉从她的乳肉传递到我的手间。

我的下身更是不安分地乱动,在她柔嫩滑腻的臀瓣间顶来顶去。

这一来二去的我都感觉似乎是我的错觉,好像于妈妈脸颊微红,娇喘微微,不是累的样子,倒好像有点动情的感觉。

我在后面追推着于妈妈沿着栏杆爬上去。

我抹了把脸说于妈妈我游一圈就回来,下水站在原地一个多小时,是真心憋屈得慌,身体都要冷了。

我自由泳不间断地游了两个来回,感觉都有点没力气了,才停下。

于妈妈一直拿着手机在对我拍,见我停下,她走到池边蹲下,一只手仍然持着手机,伸出另一只手抚摸我的上臂和肩部的隆起的肌肉,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说我们小一真的很结实很棒啊,肌肉这么发达。

我惭愧地笑笑,说其实最近锻炼少,已经肥肉有点多了。

我的视线正前方是于妈妈的下身,两条雪白肥嫩的大腿尽头,是被泳裤裹得紧紧的阴部。

这泳裤似乎有点太紧身了,感觉阴唇的形状都快要印在薄薄的布料上了,中间一道浅浅的缝,像是被下体吸进去一般。

这胯下风景太诱惑了,我都忍不住要硬了。

我赶紧转身过去向右边走去,说于妈妈你先去洗澡吧,我马上也上岸了,游累了。

于妈妈却笑嘻嘻地说,小一你上岸来摆几个pose,给我看下猛男造型,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我下身的反应都无法控制了,我央求于妈妈说,你先赶紧去吧,您洗澡慢,我很快的,正好能一起出来。

看于妈妈叉着腰,拿着手机没有走的意思,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岸,为了不让于妈妈看到我下体的尴尬,我弯着腰快速走到旁边的椅子旁,把来的时候披的浴巾围在腰间。

于妈妈嗔怪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围个浴巾像什么话,拍出来照片人家看到以为是澡堂。

我心想也是啊,只好把浴巾拿掉。

于妈妈让我摆几个搞健美的那种人的pose,然后迅速拍了几张,还好这时候下身有点下去了,不算太显眼。

于妈妈的浴巾拖在地上了湿了,她惊叫了一声,把浴巾扔到一边,火辣的身材一下在我面前显露出来,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身和傲人的乳房,在紧身的泳衣下显得诱惑异常,我的下体不听话地迅速充血翘起致敬。

于妈妈的脸色变了一下,赶在我弯腰找浴巾掩盖之前抓拍了两张。

我非常狼狈,一边往浴室奔一边说我先去洗了啊。

后面传来于妈妈吃吃的笑声。

中午饭是在酒店的一个豪华包房里吃的。

一眨眼功夫,于妈妈换了一身精致的小礼服,好像出席的不是中式午餐而是盛装酒会似的,最热辣的是这件小礼服是深V的,在看似庄重的外套里,乳沟若隐若现,被一抹轻纱笼罩着。。中饭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海鲜。

于妈妈看上去真消耗大了,吃得特别多。

舅妈和于伯伯只吃了一点。

于伯伯笑着介绍说这些海鲜都是从青岛、厦门空运来的,不是这里脏兮兮的海水里产的。

于妈妈热情地给我拿了几个生蚝,说这里的生蚝挺新鲜的,让我多吃点,也给于伯伯拿了两个到盘子里。

于伯伯连连摆手说太生冷了不太敢吃,让小一这大小伙吃吧,都给了我。

我非常喝不惯所谓的干白,就只少喝了几杯。

于伯伯心脏不太好也没多喝,倒是于妈妈好像兴致不错,喝了不少,喝得脸颊绯红,神采动人。

吃完饭好像都有点无精打采,休假这东西,就是人越休越懒。

舅妈因为要适应上海的上班节奏,把午睡习惯改了,提出去楼下游戏厅玩会儿,让我陪她一起去,我点头答应了。

于伯伯表示要回房午睡下,于妈妈跟着去了,嘱咐我和舅妈别玩太久,把眼睛弄坏了。

舅妈不耐烦地说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

舅妈玩得兴致勃勃,像个小孩子般的。

我是确实有点犯困,玩了不一会儿竟然坐在游戏机前的座位上打盹。

舅妈看我一副疲惫的样子,就放下说她去做个SPA,让我自己回房间睡觉,我千恩万谢地走了。

我怕打扰于伯伯和于妈妈的休息,用门卡开门后轻手轻脚地往里走。

然后意外地发现于伯伯和于妈妈的主卧门是半虚掩的,就顺便瞟了一眼,这一瞟不要紧,里面的状况让我大吃一惊。

虽然隔得远,但可以清晰地看到于妈妈上身赤裸的背影。

我心里紧了一下,赶紧走到安全的角度,心里盘算着,老夫老妻的,不会大中午就那个吧。

理智告诉我应该赶紧悄悄离开,但是内心深处又被那一道雪白的美背给我的震撼吸引,欲罢不能。

我狠了狠心,反正自己亲妈的香艳经历都看过了,没什么所谓,何况于妈妈还撞破过我和舅妈,今天我瞧瞧她的春宫,就算是一报还一报吧。

我屏息走到主卧门口,这个走廊是暗走廊不采光的,我估计他们在明处看不到,心里很满意。

我贴着门的方向向里面看去,这个角度不错,整张床的内容都尽收眼底。

近距离观察才看到,于妈妈正跪坐在床上,漂亮的秀发都盘在脑后,上身赤裸着,身上只穿了一件后面很细的丁字裤一样的内裤,头部在于伯伯的两腿间一上一下地活动着,不过从她的头的上下频率来看,似乎并不怎么顺畅。

于妈妈吐出于伯伯的肉棒,直起点腰来用手轻柔地撸着。

虽然看不太清楚,但还是看到于伯伯的肉棒软软的,似乎还没有兴奋起来。

于妈妈把脸贴到于伯伯的胸膛,像是撒娇地在跟于伯伯说话,我完全看不到于伯伯的脸和表情,只听到他低声的说话声。

于妈妈好像很失望的样子,扭过头来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撸的东西,用左手轻轻地揉了一下自己的胸部。

于妈妈打手枪好像打得有点累了,她放开于伯伯那有点软绵绵还没有气色的下体。

伸开双臂抱着于伯伯的身体,感觉她在用那对高耸丰满的奶子摩擦着于伯伯的胸膛。

舅妈跨坐在于伯伯的一条腿上,屁股坐在于伯伯的大腿上。

我特别想能完整和正面地看看于妈妈胸部,说实话正面隔着衣服看她的美胸很久了,一直在脑补着那对丰硕的奶子在衣服里的样子和形状,脑补着她奶头的大小和颜色。

但这个角度只能从侧后方看到一些乳房侧面的轮廓和形状。

但从侧面的乳房观感上,可以判断于妈妈的丰乳是真材实料不是塑形内衣挤出来的,而乳房的挺拔和饱满也是实实在在的,光这些就很让人兴奋了。

于妈妈俯下身,像是要把奶头给于伯伯吃,于伯伯摇头拒绝了,但用两只手攀上了他的乳房。

于伯伯的手很大,也看上去很有劲,在他的揉弄下,于妈妈不停地仰头呻吟着。

于妈妈用手探索这于伯伯的胯下,摸了一会儿后,把自己的肉色真丝内裤从身上褪下来,浑身一丝不挂地骑在于伯伯的腿上。

于妈妈一边摸着于伯伯的下体,一边调整自己的下身位置,似乎要以女上位把于伯伯的下体纳入进去。

于伯伯的下身应该比之前还是有了点起色的,因为于妈妈手紧紧握着它往自己的下身里塞。

角度原因我看不到于妈妈的下体,但从后面的股沟和会阴泛出的颜色来看,应该也还不会成了黑木耳,应该还是粉嫩的。

一对美丽的大屁股正对着我的视线,让我大饱眼福。

于妈妈开始小心地上下移动自己的腰身,可是于伯伯的阴茎显然还没有完全勃起变硬,因为于妈妈骑着骑着它就会掉出来,垂头丧气地歪在一边。

我听到于伯伯好像叹了口气,只见他推了推于妈妈的腰身,像是在让她放弃努力。

这时我听到了他们截至目前说的最清楚的一段对话。

于伯伯跟于妈妈说,要么我吃点药再来,于妈妈却摇了摇头,说你最近检查出来心脏不好,就别了。

于妈妈从于伯伯身上下来,两人侧躺拥抱着,于伯伯好像很歉意地拍了拍于妈妈的背。

于伯伯一边抚摸着于妈妈光滑的背,一边低声说「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大中午的就想要」于妈妈扭动了下身体,只是娇哼了两声,没有说话。

于妈妈上身紧紧拥着于伯伯,两条腿却不断地夹紧于伯伯的一条大腿, 并来回摩擦着。

于伯伯配合地兜住于妈妈的肥臀,用力揉捏着。

于妈妈动了一会儿,速度慢下来,声音很轻地对于伯伯说,老于,我还是想要个宝宝。

于伯伯含糊地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楚。

于妈妈撒娇地扭了扭身体,说我就是想要。

于伯伯没有出身,因为被于妈妈的身体挡住了,我也没看到于伯伯有什么表情或动作的表态。

过了不多一会儿,于妈妈轻轻地放开于伯伯,让他躺好,拉起被单给于伯伯盖上,嘴巴不知道在于伯伯耳边说了点什么。

于伯伯好像确实困了,翻个身睡去了。

于妈妈转过身,身体离开于伯伯一段距离。

我吓了一跳,赶紧向后缩了一下。

后来发现于妈妈拿起了手机,眼神是向前看的,才放心地继续偷窥着。

于伯伯的轻微的鼾声在想起了,只见于妈妈一只手拿着手机,一边翻页,像是在看照片,另一只手却伸向自己的下体。

从远处我只能看到下身黑黑的一片毛茸茸的森林,和周边的雪白粉嫩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

于妈妈的手伸进那片黑色中,开始用力地抚摸和抠弄着。

于妈妈在自慰,震惊和刺激之余,我也忍不住为于妈妈有点遗憾。

这么美丽,成熟和魅力四射的女人,在最成熟最美好性欲最强的年纪,却忍受着得不到满足的痛苦。

看着她熟练的动作,联系到我之前在她电脑上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片子和文章,我真心觉得她忍得很辛苦,也很无奈。

于妈妈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手机,她细细地喘息着,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双腿,用手指在自己的下身快速进出着,浑身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

我看不清她的下身,只是隐约感觉到阴毛上开始有了水渍,亮晶晶的。

于妈妈的自慰很快要攀上了高潮,她扔下手机,仰着头挺动着自己的腰,用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乳房,还用手指大力捏自己的奶头,另一只手画圈一般在下体按摩,估计在抚摸自己的阴蒂。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高强度动作中,突然身体抖了几下,手上的动作一下停住了。

于妈妈嘴里发出极度压抑的呻吟声,胸口快速起伏着,身体微微颤抖地扭动。

此情此景让我的阴茎硬挺着,要不是担心动作大被发现,我都要恨不得脱下裤子自己撸几下了。

短暂的休息后,于妈妈头发散乱,慵懒地起身,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下下身和手指,我看她要起来,赶紧回身离开门口。

只听房间里传来于妈妈的脚步声和卫生间门的开闭声,估计是去洗澡了。

我觉得看得我口干舌燥,回到客厅打算拿瓶水喝,这时,门铃突然刺耳地响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15

帖子

1579

積分

榮耀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79
發表於 2020-11-20 19:45:19 | 顯示全部樓層
讚~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7183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876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20 23:3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628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5907
發表於 2020-11-21 07:42: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800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2076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22 09:20: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155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9528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Thank you so much 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