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5438|回復: 8

[家庭亂倫] 舅媽的不倫親情52

[複製鏈接]

52

主題

854

帖子

3336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336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4 21:57: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Ginobaby 於 2020-11-4 22:06 編輯

面对我的拒绝,杨静表情有点复杂,感觉像是掺杂了一些欣慰和不安。 她停顿了一下,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云南。

我微笑看着她说,我打算摆摆谱,先回趟家看看爸妈,啥时候回来啥时候再说吧。

我看看表说你不去上班吗? 杨静笑着说你忘记了我一来就告诉你了,我们单位今天有活动,我这种闲杂人等一律放假一天。 我说时间还早,我去你宿舍睡个回笼觉吧。 杨静摇摇头我们宿舍在单位大院里,你没证件也没介绍信根本进不去。

我迟疑了下说这个点商场也不开门啊,就麦当劳坐到中午吗? 杨静说走,我知道附近有那种KTV-Box的,你陪我唱歌去。 我有点吃惊地看着她,以前没发现啊,一个打打杀杀的人,居然爱唱歌。 杨静读懂了我的表情,笑笑说,你也知道我这种人部队里没什么朋友,和其他女兵也不是一个体系的,玩不在一起,自娱自乐的唯一途径就是自己卡拉Ok咯。。

在一家还没开门的大Shopping mall的连廊里的那种迷你KTV里,杨静兴致勃勃地唱了一个多小时,我虽然对唱K感情一般,但陪好杨静还是能做到的。杨静坐在我的怀里,任由我搂着她。 也许嗓音是天赋,杨静唱得很好也很用心,但我感受到了那份淡淡的寂寞和伤感。 我知道在大多数只好一个人独处的日子里,她都是唱歌给自己听来打发时间的。

我搂着她纤细的腰,她今天的着装有了大的进步,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屁股和腿的曲线分外诱人,羊毛衫虽然是高领的很保守,但也很贴身。 我笑着说你以前怎么不告诉你还有这特长啊,杨静说你难道不觉得我也很在意你的看法啊,再说要不是一起出差去,咱俩有机会在一起玩吗?

我捏了捏她性感的小屁股,说那现在就放飞了啊,不怕我嫌弃了嘛。 杨静打了我手一下说,要死了啊,动手动脚的。 我索性把她搂得更紧,说不光动手动脚呢,你今天好性感,我喜欢。

杨静有点害羞,但还是伸手抱住了我,说你这都是花言巧语,你就是好色胚子。

杨静曼妙的身体整个被我搂在怀里,我的下身和她的小腹紧紧贴着,开始有了反应。 杨静楞了一下,往后退了下说你别瞎来啊,这可是公共场所。 我索性伸手肆无忌惮去揉捏她丰满挺翘的小屁股,说那你带我去私密场所呀,让我好好亲亲摸摸你。

杨静不安地扭动了下身体,低声说哪有你这样的啊,大白天地就来这个。 我低头在她耳边说你家我家都去不了,我带你开房去,杨静扭捏了下,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

反正是花敌人的钱,我不客气地带她到最近的五星去了,一进房间,我就整个把杨静抱起来,杨静也搂紧我向我索吻。 站在门廊里亲吻了半天,杨静红着脸旧事重提,说既然你这么色,高姐的忙你咋不肯帮呢。

我装傻说神马忙,跟色有关系? 杨静楞了下,大概想起我并不知情,她自己说漏嘴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高姐想要个小孩,什么法子都想了,既然是只能找人帮忙了,她就相中你了。

我把杨静公主抱到床上,让她坐在我腿上,我开始慢条斯理地脱掉她的外套和毛衣,杨静却伸手捂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要是担心我的感受呢,我可以告诉你,既然我都来做高姐的说客了,就代表我是同意的。

我没吭声,把羊毛衫从她头上脱下,露出她白嫩娇美的上身,杨静穿了一件酒红色的文胸,样式也时髦了很多,前面乳房露出来的面积大幅增加了,我捧着她的乳房,开玩笑地说,几天不见,事业线都这么深了,杨静害羞地把头放在我肩上贴着我的脸,说这个文胸有点塑形效果的,事业线是挤出来的。

我伸手到杨静背后解开了她的文胸搭扣,轻轻地从下方端着她挺翘的奶子楼捏着,说还是真的大了,杨静嗯了一声说,可能是老朋友快来了,乳房一直胀胀的。 她顿了下,说告诉你个秘密,高姐的乳房才真的是又大又挺,特别好看。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怎么三句话不离这拉皮条的事,是她威逼你还是利诱你了。 杨静掐了我一下,说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乐开花了,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呢。

我伸手向下摸上了她的屁股,说你不会天真地拿这件事交换高姐对我俩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吧,我才不怕呢,我倒要试试看如果我不给她这个面子,她会怎么收拾你我,她敢整你我?

杨静摇头,一边伸手去解我的皮带,说我只是单纯想帮帮她,她做试管做三年了,这次再不成功,以后可能真的没机会了。 我欠了下屁股,杨静把我的长裤和内裤一把拉了下去,我的鸡巴直挺挺地跳出来。 我说如果只是缺精子,那根本不是事儿,没必要找我,她就不担心这事伤害了你吗?

杨静用手握着我的鸡巴轻轻撸了几下,眼神坚定地看着我说,我觉得聪明如高姐,能有其他办法可想一定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再说了,她还不想让姐夫知道,只让他以为是这次着床成功了。 我说这怎么瞒得住,姐夫是法医啊。 杨静看着我笑了笑,说这是我回答你的最后一个问题了啊,具体事高姐怎么搞定的你就别管了,你就负责帮那一下忙就行。 说完她冲我媚笑了下,跪在我面前,吞下了我的肉棒。

我爱怜地抚摸着她的秀发,看她在我的胯间吞吞吐吐,等她吃累了,我抱起她扔到床上,把她的牛仔裤剥了下来,露出和文胸配套的小内裤,我被她她雪白柔嫩的肌肤吸引了,吻遍了她的腰,腿和屁股,故意避开了敏感部位。 杨静像一条白色的美人鱼在床上扭动着,喘息着说,麻烦帮我脱掉,好像要流出来了,别弄脏了。

我脱下她的小内裤,花瓣处确实已经湿淋淋的了,我不顾她的反对,美美地舔了一会儿她的粉嫩美鲍,舔得她连声呻吟,浑身颤抖地泄了一回身。

我正要提枪上马,杨静用手捂着下身,央求地看着我说,咱俩就亲亲摸摸好不好,你的那个留给高姐。 我皱眉说我还没答应呢。 杨静用手握住我的肉棒一边套弄一边说,今天晚上我和她一起陪你好不好? 我说这么着急啊,杨静用力点点头说,她的排卵期就这几天,过了就下个月了,过几天姐夫就要回来了,下个月他肯定陪着去受精卵植入,那时候,就不太好瞒了。

我犹豫了下,但看着杨静很决绝的样子,只好说那行吧,但现在怎么办呢。 杨静笑着说,我对你有信心,没有个一两小时你结束不了,我帮你好好吃一吃吧。 她犹疑了一下,说有个事我偷偷告诉你,你千万别让高姐知道,你上次去高姐家吃饭的时候喝多了,高姐。。高姐她已经偷偷试过和你那个了,不过你睡得太死,一个小时都硬在那里但就是不射出来。

也许杨静主动提起这个,或许是为了让我感觉刺激,或许是急着向我坦诚没有对我的隐瞒,我知道她就是这么单纯的人,但我听了却觉得瞬间没什么兴致了。 高姐这么做虽然谈不上算计吧,但也是对我的不尊重,听杨静这么随意地说了出来,我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怔怔地坐在那里,杨静很乖巧地为我口交着,舌头努力地舔我的龟头,动作了一会儿,她察觉到我的冷漠,有点疑惑地看着我,说你怎么啦,不高兴了吗?

我勉强笑笑,说行吧。

杨静爬上来亲了我一下,说如果你不高兴,那你可以进来一会儿,但你的小种子,还是尽量留给高姐好不好。

我伸手摸弄着她丰满的小屁股,说都说感情是自私的,你咋就这么大方呢,难道你也只是逢场作戏玩玩的。

杨静的眼神有点黯淡,她把头埋在我胸前,沉默了一会儿,说开始我也是不愿意的,但说真的我感觉自己只有高姐这么一个像亲姐姐似的亲人,我长大以后,只有她真正关心过我,我也知道她的困难。 她和姐夫两个人喜欢孩子喜欢得什么似的,这次再不成,就成了他们这辈子过不去的坎了。

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表现得特别纠结了,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挺起鸡巴插进了她湿答答的小逼里,可能戳得太猛了,杨静有点皱眉,但她还是紧紧搂着我的腰,扭动着小腰迎合我,杨静大腿和腰腹肌肉都发达,但皮肤又细腻柔嫩,现在条件养尊处优了,皮下脂肪也累积起来了,手感特别好,加上腰和腿线条分明有力道,操她还是挺爽的,一次比一次会配合了,真是孺子可教。

传教士下我干了她一次高潮出来,老汉推车又干了一次,酒店隔音好,杨静爽爽地叫床,呻吟。 两次高潮下来,虽然呼吸急促胸前肌肤潮红一片,但看上去体力还好着呢,我感觉好爽,觉得杨静比较耐操,前途不可限量。

虽然杨静还一副再干一小时也没问题的腔调,但她大概怕我忍不住射了,两次高潮后就主动趴下来脱离接触,给我吹了一会儿,说去洗个澡吧,现在你忍忍,晚上由你来。

我看着硬撅撅的鸡巴说,这怎么办啊。。杨静妩媚地一笑,说要么咱聊会儿工作?

我和杨静去洗了个澡,杨静出来快速地把衣服穿好说不刺激你了,赶紧谈会儿工作。 我看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往机场赶了,下回聊吧。 杨静笑了下说要么我坐你车吧,路上还能说说事,到了以后我自己地铁回来。

路上我把Cathy的计划和打算做了个汇报。 杨静说你那天发我叶翔这个名字我就调查过了,叶翔的老爸挺厉害的,但他们家号称的家族背景是碰瓷的,做不得数,叶翔的爷爷当年最多算个小地主,叶翔的老爸改开后头一批发家致富,供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念了书走了官路。 我点头说Cathy让白秘书盯着叶翔肯定是有用意,但他的case没和我交过底,我不知道是冲着他家的什么人。 杨静靠在座椅上说无所谓吧,你也别手伸太长,事不好好办,操别人的闲心给人怀疑上了,组织上说了你是长期潜伏,短期内敌人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忘了潜伏这件事呗。

我呆呆地看着一脸正经的杨静在说事,感觉她比以前有女人味多了,性感多了。 我开玩笑说,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有一天也成了黏人的小妖精了。 杨静呸了一声说,我是争分夺秒和你谈工作,什么黏人还小妖精的。

我想起了什么,说叶翔的事上也不是天衣无缝,好像派去勾搭叶翔的白秘书情绪上不太稳定,也许有可乘之机。 杨静瞪了我一眼,有点醋意地说什么可乘之机,你不是又打白秘书的主意了吧。 我说你看你看,说好了谈工作你又扯八卦,再说了白秘书你又没见过,说不定是个嘴歪眼斜的老坦克呢。 杨静看着窗外说,白秘书可不是老坦克,性感漂亮着呢,不过,她扭头过来诡异地冲我笑着,说你那美艳无双的白秘书可是打过胎的,你有点心理准备。

我心里多少有点吃惊,说这你也知道,白秘书是几个月前才跟着Cathy来大陆的。 杨静玩着自己手机说,查她的档案又不是什么难事,白秘书广东人,家境不好但学习刻苦,受香港某公益基金会赞助在香港读大学、研究生,实习就在你现在的船运公司,毕业就留下了。 不过她打胎的事是一年前,从香港回大陆做的,大概香港太贵了吧。

车堵在机场的停车场入口,杨静收起手机说对了,有个重要的事差点忘记了,组织上要给你授衔了,你要成为我认识的最年轻的校官了,至于是两毛一还是两毛二我就不确定了。 我心不在焉地说我不是地方上的借调部队保密用的嘛,杨静说为了保密,你在原单位档案应该已经全销毁了,你已经是我军的人了。

她像是有点怜惜地看了我一眼说,不过你这个是秘密授衔,不搞仪式不发制服不拍照片一切从简,到时候我口头通知你就算完成了。 我说那有什么意思,我又不差这点待遇,杨静嘿嘿笑了一声,说能活着授衔不好吗? 你这样的,死了追授都是秘密档案,解密那天恐怕直系亲属都全老死了。 我说我还没搞清楚我立了什么功要给我授衔,杨静说我也不知道,大概你那天交上来的情报有用吧,或者你的任务艰巨,先给你升官让你踏实点。

跟着如蜗牛般的车流开进了停车场,我熄了火说还有半小时呢,我送你地铁站吧。 杨静说不用,你今天受累了,车里歇会儿吧,说着她主动凑上来亲了我一下说我走啦,你好好养精蓄锐啊。 我一把拉住她说,不行,再陪我一会儿,你今天老挑逗我,以前不这样的,有点反常啊。 杨静的脸微微红了下,说我哪里有挑逗,大白天的我哪有你那么好兴致,我只是不忍心让你扫兴而已。 我说你表现很不错啊,不见得都是捏着鼻子演戏吧。 杨静掐了我一下,说我都是为了你这个小色狼,你还埋汰我,说完下车摆摆手走了。

飞机晚了半小时,我差点睡过了,赶到接机口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香港航班的出来了,照片上黑瘦的那个姓黄的中年男人终于出现了,真人没照片那么干瘪,还是挺有风度的,但他身后同行的两位女士一露面,当时就把我惊呆了。 一个干练而优雅的三十五六岁职业女性旁边跟着的,竟然是一副白领丽人打扮的华姐,而且一副很淡定的笑容,仿佛算准了我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确定他们知道不知道我和华姐过往的时候,那个年长一点的女性自我介绍叫郑律师,她彬彬有礼地和我握手,她指着华姐说,我听说你们俩之前就有认识,那我就不多介绍啦,小华是去年加入公司的新人,现在是我的助理。 华姐平静而友好地和我握了手,没有多余的表示。

Cathy已经准备好了接风的宴席,公司的几个副总和将来可能要去新厂的骨干也来了,黄生当然不让坐了首席,他看了下我们这个班子,问Cathy说Wendy没来吗? 这里我只认识她诶。 Cathy有点脸色不自然地说Wendy身体有点不舒服,今天请假了。 黄生开玩笑地说,我看你是有了小周这个帅哥做助理,慢待了Wendy,人家是心里不舒服,不是身体不舒服啦。 大家都附和地笑了起来。 Cathy不慌不忙地笑着说,小周别看长得像你们大陆说的小鲜肉,工作能力可不含糊,是我们这边不可多得的新秀呢。

因为白秘书把下午的假也请了,吃完饭送他们三个人去V市的任务就落在我身上了。 黄生跟Cathy指名要征用我一天,放我明天才能回来。 我有点幸灾乐祸地想杨静和高姐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出发前Cathy找我单独聊了一下,意思是其实这次集团在V市投资,是有一些特别的背景本质是美国很多技术对大陆禁运,但欣雯老父亲对祖国的感情很深,相当于间接借道掩护把一些擦边球的边缘敏感技术引进中国,两国政府对此事有默契,心领神会地促成了这件事。为了掩人耳目,涉及到的敏感核心技术只占投资的一小部分,Cathy看着我说,其实我们的任务是破坏这次合作,一方面收集证据向美国方面举报,一方面制造矛盾冲突让这件事有名无实办不下去。

我挠头说这么复杂的任务我可干不来,打打杀杀我还行,搞脑子的事情我没有经验,一脸懵逼。 Cathy说我会帮你的,蔡总派自己的小舅子来操作此事,就是对家族以外的人不太放心,但你现在已经是他的准女婿了,对你不会隐瞒,你完全可以获得充分的情报和信息。 Cathy笑了笑说,如果这件事能做起来,蔡总会持续不断地投入,而且这个产业多半会当成嫁妆,陪着欣雯一起归了你。 我说你看这事又弄拧巴了吧,你这是让我亲手把我的嫁妆给整黄了,有你这么安排事的吗?

Cathy气定神闲地说,这个投资大着呢,有问题的只是一小部分,就算那部分干不起来,剩下的也够你牛逼了,搞不好你和欣雯夫妻靠这个产业进福布斯呢。 我摇头说,这是一不小心送命的活儿,我不稀罕靠这个装什么富豪的大尾巴狼。

Cathy严肃地说,这是明确的命令,令行禁止,你可以和我讨论,但必须不打折扣地执行。 我说我咋执行,今晚政府的欢迎晚宴上我掀桌子骂娘,搞得不欢而散吗? Cathy说你搞笑要注意场合,现阶段你当然是要全力促成此事,等启动了你再去挖掘证据然后把情报和信息交给美国人,现在你打草惊蛇不是自讨苦吃吗? 还有另一个问题,黄生不是欣雯的亲舅舅,他是欣雯同父异母姐姐欣雨的亲舅舅,虽然他只是来做谈判和筹建的事,但显然他会更倾向让自己的亲外甥女欣雨来接手这个盘子。

我摇摇头说,这种所谓豪门里的家产内斗我没有兴趣参与,你交给我都是些婆婆妈妈的任务,与其这样,还不如去和人打打杀杀呢,是死是活都是一个痛快。

Cathy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说到打打杀杀,你还有件事烂尾在那里呢。你还欠我一条李大的命呢。 我抬头看着他说,你真以为我是兰博啊,他躲到缅甸去我怎么弄他。 Cathy说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好是他死掉,死不掉他躲在缅甸当乌龟也可以,最坏情况就是他被警察抓了,把情报都供出来。

我说李大的事我自然会处理,他也一门心思要我的命呢,这次去云南,借着军警的力,把他给解决了算了。 你现在要处理的是单龙这根尾巴,虽然他不知道我们和李大什么仇什么怨,但我们和李大火并,打死李二的事他全程都看见了。 单龙上礼拜已经回S市了,后续怎么办你琢磨。

Cathy气不打一处来,说本来是和越南那边说好出手灭单龙口的,没想到他们这么腐败反被敌人买通,临时借裕子去支援,任务要求也跟她提到位,但她打来报告里说你把单龙救下了,没有机会下手。

我嘿嘿笑了,说那你们活该,你们不信任我,灭单龙的任务你下达给别人没下达给我,我才不管闲事,至于裕子为什么听我的,鬼知道。

Cathy有点犹疑不定,用商量的口吻说,既然灭单龙口很麻烦,不如把他也拉下水?你说呢。

我说你是长官我是跑腿的,你跟我商量什么劲啊,你自己看着办,单龙要出卖我,我给抓了我就把你们都招了,我胆子小,求生欲望也强。

说完我看看表说,差不多我得走了,去送那两位钦差去V市了啊。 Cathy好像有点不舍,说小一你别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儿,你也知道我做这份工作,身边也是没有人好商量,白秘书现在对我有意见,说话不坦诚。 上司只知道压任务,催进度,我也很难。

我瞟了她一眼,说你别跟我客气了,我知道你有魄力有水平,你要是草鸡了,我就更没方向了,加油哈姐们。

Cathy笑着捶了我一下说谁跟你姐们了,不许跟领导套近乎,领导可是喜怒无常的。 最后一个问题,单龙你觉得怎么下手比较好?

我笑了下,说这小子家里有钱有势,你收买他可费劲了,你手里要么有他爹的把柄,要么就美人计呗。 说完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今天大概是迎接集团来的人,Cathy穿得非常职业,没有平时那么艳丽,但也别有一番风情。

Cathy脸一沉,说你瞎看什么呢,真要美人计难道还我亲自出马?

我起身准备要走,一边说,妙娟单龙早玩腻味了,你手上只有被叶翔荼毒过身心的白秘书可用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V市其实也就不到200公里,算不上特别远,但高速上车流太大,走得特别慢,好在有公司的司机,我全程就补觉了,只听到黄生感慨大陆比他想象得要发达得多了,自己感觉都是乡下人进城了。

晚上V市商委的领导设宴招待了我们,这个规格也还行,毕竟也是百亿级别的投资项目,虽然不是一次到位吧,V市经济在全国县级市里也是名列前茅,但现有的都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搞绿水青山和去产能伤害挺大,这次能有国家重点领域的先进制造项目外资来,也挺兴奋的。 商委主任说主管的副市长在一个工作晚宴上,也争取会早点过来一起吃饭。

于是大家默契地对着一桌凉菜喝茶聊天讲故事,一直到那位风风火火的副市长赶来。

这副市长是个30多岁的女性,实事求是地讲是个大美女,但一脸正气,举止风度都很得体,也很会说话。 自我介绍说叫秦雨,老公在经商,女儿五岁。 黄生自然是各种恭维,夸赞秦副市长年轻有为,还套近乎说自己的亲外甥女,董事长女儿名字也叫雨。 秦雨客气地说县级市的副市长,职级其实不高,自己也算不上年轻云云。

我看他们在那儿商业互捧,就给Cathy发微信问这个黄生是不是好色之徒,Cathy秒回说这人还行,私生活和工作分得挺开。 她又顺便发了一条,对了,那个副市长秦雨,就是叶翔的亲姑姑。 我有点不解,说姑侄应该一个姓啊,Cathy说秦雨跟妈姓的,和爹不亲。

我们被安置在一家温泉酒店,就在吃饭的饭店对面,走个一二百米就到,饭局上他们一直在聊工作,主要是安排明后天参与投资项目谈判的人手和一些要谈的内容。

回酒店的时候,华姐刻意地走得慢了一点和我并肩,我有点尴尬地冲她笑了笑,刚想说点什么,华姐微笑着说你别不自在啊,公是公私是私,我分得很开的。

这时候欣雯打电话来了,说今天上了一天课,听说我到V市来了,问我哪天回去,我说看样子也得两天左右。 欣雯说妙娟要拖着她去夜店,可是她实在是累了不想去,我说累就回去睡觉管她呢,欣雯说妙娟一直在坚持,我说那去就去吧,世道乱,别喝酒,早点走。 欣雯叹口气说行吧,其实我很讨厌这种地方的,不知道妙娟怎么就跟上瘾似的。

我和华姐又这么沉默而尴尬地走到了酒店,那个沿路喋喋不休在推销V市的副市长在大堂里和我们告别,推荐我们去泡这里号称V市最好的温泉,和我握手的时候还特意恭维了我几句人帅身材好。 华姐躲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差点让我笑出来。

回到房间我把穿了一天的西装皮鞋都脱了,换上运动衫裤,这个我又忍不住有点感激白秘书了,也许是Cathy要求,也许是她自己帮我准备的,在办公室衣橱里准备了各种正装休闲装和运动服,我感谢过她,她客气地说你做这个工作随时准备要出差的,各式衣服备一点总是好的,你身材好,衣服照着尺码买就行,不费劲。

正想着白秘书,白秘书的电话突然来了,我接起来正要说话,外面有敲门,打开一看是换了一身休闲装扮的华姐,她问我要不要出去走走坐坐,我捂着电话说我打完电话就走。 华姐自管自地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说你打吧,我不妨碍你。

白秘书一反平时的冷漠和镇静,有点惊慌地说,你最好联系一下欣雯,让她今晚千万不要去夜店,叶翔在打她的主意。 我心一沉,说怎么回事,白秘书说我前面出去跑步了没带手机,回来看到我和叶翔都在的一个群里,叶翔在炫耀最近看上了一个性感清纯妹,今晚要带回去玩,我一看他说的就知道是欣雯。 她顿了下,说叶翔在群里说了,要试试从意大利弄回来的药怎么样,你赶紧想想办法通知欣雯。

华姐看我一脸焦急的样子起身走了,叹了口气说我就在你隔壁房间,我先过去了,你好了来叫我吧。

我没顾上理华姐,马上给欣雯打电话,欣雯迷迷糊糊地接了,说今天白天可能太累了,前面给劝了几杯酒,有点晕,我连声说让她赶紧走离开,她只是答应,听上去确实有点晕乎了。 我深呼吸了下,给妙娟打电话,妙娟电话一直不接,妈的这个王八羔子,干这种没屁眼的事情无疑是她了。 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好给Cathy打了个电话求救,Cathy也是吃了一惊,她迟疑了下说,欣雯的安全重要,她马上去处理,争取在不得罪叶翔情况下把欣雯弄走。 我说你知道她们在哪儿嘛。 Cathy说你忘了我是干吗的了,不用你操心。

放下电话我越想越气,以前虽然李大用小薇来报复过我,但也不过是让她染毒瘾而已,伸手动我的女人,叶翔算是第一例了,我在心里操了叶翔家女人一百次,心想光YY不行,得身体力行,想起晚上刚认识的秦雨,心想他妈的我先把你的美艳小少妇姑姑办了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姐又来敲门,我勉强地打开门让她进来,还没来得及说话,Cathy电话来了,我赶紧接起来,Cathy说你放心吧,欣雯在我车上了,人一点事都没有,估计喝的酒有点问题,人迷糊着呢。 Cathy说幸亏我来得及时,如果再晚一点,人给带走了,就不好弄了,总之你放心,我把她带回我家去了,那个妙娟确实有问题,我不放心欣雯跟她一起住,万一把什么人给带回家去呢。 我说那太谢谢你了,Cathy说谢还是不必了,欣雯也是我老板的女儿,我也不能看着她出事。

放下电话我舒了口气,发现额头都有点冒汗了,华姐苦笑地看着我说,每次我一找你,你就接电话,有这么巧的事吗?

我说我都给吓一身汗,温泉现在开着吗? 咱们泡温泉去。 华姐点点头说好啊。

走廊曲曲折折,一个服务员推着餐车在按一间套房的门铃,我看了下车上都是很精致的点心、夜宵,两套餐具。 我问华姐你饿吗? 华姐说我一点都不饿,晚上吃撑死了。

这时房间门开了,里面却传来黄生的声音,服务员推车进去,关门前听到黄生房间里还有人,黄生在低声和他/她说话。

我俩赶紧停脚,等门关上了才快速过去,我对华姐说,黄生难道和郑律师躲在房间里吃夜宵? 华姐吃吃笑着说,吃夜宵是有可能的,但那个恐怕不太可能,因为郑律师是拉拉。

郑律师也就不到四十的样子,不能说半老徐娘吧反正还挺有风韵的,因为有钱所以装扮够档次也很精致,人也苗条,美中不足就是基本平胸,我心想黄生也还不挑食啊,飞机场也能看得上。 想到这里我不禁偷笑了下,转念一想性取向这么私密的事,华姐这个入职不就的新人怎么知道的? 我正要问她,华姐也扭头看向我,说你别想歪了,双向的人很少的,正宗的拉拉是排斥男人的,所以他们大概真的是在里面吃夜宵谈工作。

我开玩笑说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难道你被郑律师掰弯了吗? 华姐俏皮地笑了下说,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

走到楼下温泉走廊那里一块醒目牌子,写着因锅炉维修,温泉暂停开放。 妈的,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货,华姐稍有点遗憾,但马上说要么就大堂吧坐坐算了。

这个时间也不算什么旅游旺季,所以这家非常豪华漂亮的酒店大堂吧里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我随便要了杯鸡尾酒,华姐坐定了眼神很温柔地看着我,说怎么啦,跟女朋友闹不开心了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7173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865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5 23:37:1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52

主題

854

帖子

3336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336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論壇元老

 樓主| 發表於 2020-11-4 22:04: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忘記標示52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687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672

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0-11-5 06:44:00 | 顯示全部樓層
very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916

帖子

968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9681
發表於 2020-11-5 08:25:5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323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998

論壇元老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20-11-5 19:17:1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097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6778
發表於 2020-11-6 00:22: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392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0488
發表於 2020-11-6 01:14:41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799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2043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1-7 23:17:4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