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8880|回復: 10

[人妻系列] 性觀念低下愛妻之六 感恩的心

[複製鏈接]

17

主題

114

帖子

859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859
發表於 2020-10-13 00:36: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性觀念低下愛妻之六 感恩的心

20201011
Yamatake1977 性手書生

又是如常下班的一个傍晚,回到住所,拿钥匙开了門进屋,才把門关上,耳边马上聽到老婆似迫不及待的口吻沖 我叫:老公你快過來看看,這質量......啊!!!
我抬頭一看~ 靠!!! 這是什麼畫风???
客廳里,木茶幾旁的布沙发上,一男一女,女的,我老婆文雅。她几乎全裸的在沙发上半躺,上身米蓝色居家服 敞的老開,挺起那對大白奶坚挺向上,搖曳生風,下身呢,全光溜着,白滑润泽的丰腴双腿叉开着。一看那姿势 ,我心里嘣出一句:这是干嘛来着?
可是还用问嘛,老婆正在挨屌呢!
屌她的那个男人我只看到他的背部,头发稀疏,是个中年以上的老男人,因为只有老男人才会穿那种几十年前的 老款白背心,可能因为汗水弄湿了或是碍着性交,白背心已经从下往上掀到了男人腋下,所以男人也幾乎是光溜 全身,他又是个怎样的姿势?靠!老男人正以泰山壓頂的陣勢,單跪跨騎,契合著我老婆上身仰躺,下身劈腿的 体位,在我老婆叉开的胯 间奋力的扑腾着屁股。
本来,看到男女这样的合体,摆出那造人動作,谁不心中了了,可我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眼睛非要往他俩的重 要部位瞅去~
毫不意外的,老婆和那男人的生殖器正密不可分的互動結合在一起,进行着那四字成语所说的形态~杵臼之交。这 时不知是不是我过于聚精会神,居然连那性器磨合产生的噗嗞噗嗞也传进了耳朵。
马上,奸夫淫妇四字如全息影像般佇立在我眼前,事實如前,活灵活现,好在这事也不是第一回看见了,心情上 还能稳住,心想,我应该怎么办呀?念头一至,我马上想看看這對男女淫荡的面容,要看到他们那丑恶背德的痴 态,以求在他俩交合欢娱情态中获得使我嬲怒憤懣的能量,然后为我赋能~接着我就要一触而发,發出如战狼吴惊 雄纠纠的震摄之吼:犯我老婆者,虽远必诛!!!
可当我看到老婆的脸时,那股正要乘怒堀起的妒火,一下子像那台国威手机被抠走了核芯,力有余而心不足,火 苗刚燃起耀眼的青蓝马上卟得一声,焰火挣扎一跳就光消火尽,化作一缕青烟散无影踪!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在我老婆脸上表情看出,她對我的突然回来毫不在意,对我撞破奸情没一丝惊惶,反而像期待已久,想要我 亲看见到似的,而更让我怒火刹那窒息的是她一臉的舒爽淫媚,透露著正被男人屌幹,身心都难以掩藏的舒坦性 奮,脸上都写着那欲罢不能四字,作为老婆,她絲毫沒因為老公看到她跟其他男人苟合表现出一點点尷尬或是羞 愧!
對呀!对呀!我只能无FUCK可说呀!老婆就是那樣的人,她是个对性观念极为无觉,对性爱看得跟平常送禮,互 通往來那樣。跟其他男人性交是合情合理的呀,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跟人说声谢谢握握 手和跟其他男人说声谢谢操个屄没什么好区别对待的,只是看有没有那个需要,看要用什么方式表达感谢而已。
還好,我老婆也沒到那种平常打聲招呼問个好就要脱裤子让人屌那麼隨意,否則~我家樓上樓下的邻居里,只要能 硬起來的男人,都可以跟我老婆家长里短的时候顺便給我送顶綠帽,要真是那样,保准我老婆就是让我眼睁争的 看着她给别的男人内射,事后还会若无其事说应该邻里互助,有爱相亲嘛!
我也的的確確擔心過,曾做过一个夢,我收到一面錦旗,是樓盤業主委員會送來的,上書:謝謝你家妻子為樓盤 男人提供性服務,大愛如斯,綠帽之光。甘露授仁妻,荣光赠仁夫!
那惡夢啊...

才分了一下神,突被老婆一句:啊,老公快看啊,效果要出來了! 什么效果?
我马上看去,只见老婆正伸手掰著自己雙腿,既兴奋又紧张的迎合奸夫如農民揮舞鋤頭種地屌弄,而刚才她咀里 说的那句话是既正经又认真的。我也是醉了!怎么一边挨男人屌一边还能跟自己老公好好说话?仿佛~仿佛上半身 跟下半身是不同的两个狀態!
這~唉! 這其實也是我為什麼不能把这种事情全歸罪於老婆来看待,因为她不是那种见屌张腿的淫蕩賤貨。她是真的一点 不把性交當作是回事的女人,就算是跟我結了婚,當了老婆也沒有那種对性要有道德观的覺悟!
我记得,在我俩新婚不久,回乡探望在养老院的外公,我外公当时80了,有中度老人痴呆,一开始聊得还很正常 ,突然外公说要尿尿,接着就像变成了小孩子,嚷个过停,我就到门外找护工,工作人员却让我等等,说护工帮 忙搬东西走开了,我只好先回房,才关上门不见老婆,进厕所一看,却看见老婆跪在我外公跟前,手口并用帮我 外公裹鸡巴,我呆在一旁时,老婆裹了几下鸡巴问外公要尿了吗,外公一脸调皮,像小屁孩的口吻说:姐姐,舔 蛋蛋,要舔蛋蛋!
我老婆听了就笑着说好,姐姐给你弄舒服就要尿了哈。说完就伸出粉嫩舌头,往我外公长满白卷毛的卵蛋一轮扫 弄,更把我惊呆在现场。这样弄了一会,我外公颇为焦急的嚷起来说要尿了要尿了,我老婆把递过尿壶去接,那 紫红色龟头才刚伸进尿壶咀,我外公整副老身板突突的抖了几下,就尿了一沱白色浓精!老外公一脸爽到不行的 坐倒在便器上,爽过了,嚷着说累了,要上床睡,老婆就把外公扶起,看到了我不以为怪的,叫我一起帮忙。
外公上了床,嚷着让姐姐陪他一起睡觉,叫奶奶。我老婆在床边哄着,外公居然伸手去摸 我老婆的胸部,老婆也 居然不躲避,一边让外公摸着一边哄他,外公可真像小屁孩作怪,要把手伸进衣服里摸,我老婆似乎也不拦着, 就在我面前让一个80老翁伸手摸奶时,护工敲门了,一敲门,把我外公吓得赶紧缩回了手,规规举举的躺好。
护工进来,一个五十来岁,身材结实的东北大娘,她问外公尿了没有,外公调皮的说不告诉你。我代为回答说尿 了。护工就到厕所里收拾,这过程,外公又回复了正常,跟我和老婆聊天,刚才的事恍如没发生过。
等护工收拾好,我和老婆也跟外公道别,我把护工大娘请到门外,给她塞了一千块钱,感谢她照顾,也希望她对 我外公多关照。没想到东北大娘也没推辞就接过了钱,然后关上房门,和我们走到院外才说:小伙子,你是个孝 心子孙,在这养老院啊,好几个老人像你外公那样,需求挺特别的,结果家里没一个人敢亲自动手给帮忙的,你 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啊!
我一听,懂了!就问她:那家人不帮那个忙,怎样? 我来动手呗!大娘直爽答道。然后又说:不然,你那一千块,我敢要么!
回家的路上,老婆居然问我说外公要吃奶奶,那东北大娘会不会也帮忙。言语中是乎只在意别人,而对自己刚才 给外公裹鸡巴舔卵蛋的事毫不放在心上。我倒是反问她为什么给外公把尿?
老婆轻描淡写的就说起来,说她看见护工没来,听外公说得很急的,怕他尿裤子,就领着他进了厕所,谁知道外 公进了厕所脱了裤子就说尿不出,老婆问他怎样才尿出来呀!外公说要姐姐吃鸡巴,吃得舒服了就尿了。于是我 老婆就...
所谓「借古鉴今」,回想往事,我似乎对老婆那特色性格的无心伤害有了免疫,因为像外公得到她的那帮忙的也 只是一件小事,那种小事发生得也不少,有机会再把那些小事一一结集说吧。
正因早有「经验」,所以跟以往一样,突然撞破奸情的打击感,其实对我造成的也不是太利害,往往一看老婆那 毫不在乎的情狀,我胸腔那怒火只能是瞬间油盡焰息。
可虽然我这为人夫的天命如此,总不能看见其他男人屌我老婆的时候我在旁边帮忙鼓掌叫好呀对不对?面对凶猛 奸夫,我还得拿出男人的气盖呀!

所以我的注意里马上转向了奸夫,看着那个正在動著狠勁,抽腰甩腚,幹得我老婆摇曳生姿的那老男人,光是看 他背部那猥琐欲为,已经让我心中又生盛怒。你看,你看,你看他那股抽拉生风的猴急,听他咀里呼呼嗬嗬的喘 急,顯然~
妈的,显然屌别人老婆屌出了境界,忘我物外了,这老奸夫!怎么那么的~蛋定鸭???
估計~估计我老婆剛才那两句话一说,当奸夫的怎会若无其事啊对吗?
可,可这老奸夫一刻没停下来过,是不怕呢还是忙不過來~还是怎样啊?
妈的!好歹也是被他屌的女人的老公回來了,按常理来说,這下受惊不是嚇到屌缩一半,也该吓得連忙抽屌退屄 ,手擋著下體,面无人色,心虛驚慌的趕緊跪地求饶吧!
他这老奸夫目前仍是那么聚精汇神的?让我,让我怎么处理好呢!!!
难道他居然一点感觉不到我这怒氣沖沖的人夫站在他身後,看著他對我老婆施行禽獸之事他也像我老婆一样当成 日行一善,小事一桩?
我越是拼命怒目圆睁,操!奸夫越是氣定神閑的!
噢!仆街嘞!我這才搞懂,老奸夫正在全神貫注的投入到射精的过程里啊!刚才我不是看到他猛的一阵甩动老屁 股,然后重重的吁气,一阵抖一阵颤的把老鸡巴使劲往我老婆胯间顶送吗?这套动作,我作为男人还看不出来吗 ?他准备在我老婆阴道里射精了~十秒前!
十秒后的他,当然忘我物外呀!因为他头脑空白,享受着鸡巴喷精时,带起全身的那阵几何级递进的性爱快感, 他全身的神经和感观都放在了从我老婆获取的极乐之中呢!
這一刻,我不禁暗罵起自己,真是沖動過了頭,怎么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呀!!!!
明明瞄到老奸夫那根粗壯筋突的鸡巴深怼进老婆下體,老屁股都一个劲的抽搐了,抖動著那两只百香果大小的卵 蛋向女人下體泵精液呢!媽的我这当老公的竟然这么大意,该醒阻止的时候,却在胡思乱想,有个屁用啊!老婆 的子宫快给奸夫的精液灌个满当当了!
这时老婆一声失态的呻吟声响起~「嗯吖」! 紧接着是那个老奸夫喉头发出的一声闷哼~「呃啊」! 妈的,老奸夫那紧崩的屁股肉都放松下来了~ 他射完了!
我老婆授精完毕了!
本來看着老婆被奸夫猛屌,我胸腔怒火如火山岩浆奔腾涌动,随时噴發,结果这下那股熱浆突遭天降巨冰,不旦 让岩浆马上凝固成了岩土,也如当头一击把我轰呆了,人僵在当场,心里骂着,叫着苦,完了完了,眼下只剩看 着老奸夫抽出老屌,我老婆屄口流精的份了!
这时,老奸夫不动如山,气喘如牛,從腮後看见他咬緊牙關,经历著那内射人妻的巨爽,沉浸其中。当然沉浸了 ,我内射老婆的时候,老婆会主动的用阴道紧裹我鸡巴,如吸如夹,那个爽快我最熟悉不过,这下~看来老奸夫也 享受上了!能不沉浸吗,还是享用别人的老婆,爽上加爽,倍儿爽啊!
再看看我老婆,剛才那聲呻吟過後是皺眉咬唇,敢情是被老奸夫深入中出下舒坦無言以對,舒适得老公姓啥都忘 了,那雙腿被老奸夫肚腹壓得开开,白滑粉嫩的肉臀随着老奸夫下身一抖就跟著一顫,倍儿激動的互动着回應著 。
从男人射精过程的身体表现来看,射精前期花費的體力挺大的,现下如犁田老牛過度脫力,一聲嗥叫後侧身一卧

,趴下不動了,呼喘低哼,汗水淋漓,剛才身体内部釋放出的那陣力量极是強烈,使他全身不自然的一下震颤, 而那震源来自于他的下身,所以腰和屁股颤得最强烈。
可虽然疲态毕现,看他用力的把阴茎往深处扎尽,继续努力的保持深度契合的动作,似在尽力的让过程以最完滿 的效果完成。这时,老奸夫双手把着我老婆两条腿的腿弯处,作为支點,保持造人的最佳姿势,尽管精已经射出 ,可他好像还为着什么东西,要为此全力以赴,于是精神都过于集中,所以注意不到我,是乎~很合理也很合逻辑 的!
此時此刻,旁觀的我,面對這淫欲的畫面,背德的作為不知作何處置!!!不忍再看着正配合无间的进行着授精 的两具生殖器,我眼光无焦点的扫向其他地方,忽然看见地上那堆衣服,那件应该是老男人脱下来的一件发黄的 白色短袖制服襯衣上,背面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兩個橙字「華記」,华记,华记不是我家附近的港式茶餐廳,这 服裝是那家店的服务员穿的,咦!那头发稀疏的腦袋我也越看越熟了~
操!这老奸夫不就是華記茶餐廳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夥記马叔?来我家送過幾次外賣了。 What the 花?我老婆怎麼會跟這個老男人搞上的呢!
這時聽到马叔忽然發出「行了太太,可以瞅瞅效果了。」的一聲,然后看见他挪动起了身子。而我老婆在马叔说 了那句後好像也回過神來,「嗯」的应了一聲。
靠!这时不作为,何是再作为!
我抓緊機會上前兩步,鼓起勇气向我老婆问說:老婆,他誰呀?
老婆觉得蛮奇怪的反问我说:「你不認得他啦,是華記的馬叔呀!」
「哎喲喂!你,你家老公,你好先生,咋突然回來啦?」那老馬终于发现了我了!
他转头看着我时边动着身,脸上有些出乎意外却又没什么惊慌的樣子,只见他抽腰抬屁股,是要把雞巴從陰道裏 抽出来了。
我想,這老家夥是害怕了,但还勉强装镇静啊!好,等你怕呀,想必就马上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报警了,我正准备 給他来一下當頭棒喝。
可老馬身子才轻轻一動,卻沒見他把雞巴從我老婆陰道裏退出來,并且口吻吃惊的低頭問我老婆說:「太太,咋 整啊?吸住啦!」
「是呀,可能剛才太緊張,用力過頭,現在一下子那力氣沒緩下來,還吸得蠻有勁呢!」老婆的声音温婉而至, 那一句頗不好意思的回答,听着让人酥酥软软的,真甜腻!
而我是怒從心上起,冲着马叔说喝道:「你他媽的還敢問,射得挺舒服呀,吸得你夠爽的~」說完,我隨手操起剛 才門前拿過那把雨傘,舉起就要往他背上打去。
「先生你甭動手,你聽我說说!」馬叔看见我举伞打他,是嚇了一跳,馬上腰往後一縮,大光腚就離開我老婆腿 间,接著雙腿一直,人就站了起來。
那時老婆也急着對我說:「老公你别闹啊,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的啦!」
靠!!!来不及回老婆一句你还帮着奸夫说话,我马上被眼前情况镇住了,马叔那個頭大啊~别看他一身骨瘦,身 高將近一米八,比我這一六五的高了一個頭,平常在茶餐廳吃飯,都不覺得有啥问题,現在一對峙,身高差馬上 讓我落於下風!
見對方居高臨下,我立馬站定,把半空中的雨傘擋在胸前,作防守勢,然後朝他吼到:「我聽你老母,來,你過 來呀,把頭伸過來吃我一傘!」
「老公你冷靜,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看,你看看馬叔下面。」老婆這時坐了起來,边穿衣服边對我說。

我繼續舉傘護在面前,也不禁隨老婆的話朝老馬下身看去,只見那根從我老婆陰道退出来的雞巴竟然~還沒軟下, 仍奮力向上挺著~
切!跟我體能和耐力差不多嘛!
誒?
那老雞巴怎麼长这個顏色?我细看一下,马叔那雞巴從龜頭到根部大半截是油光水滑的亮黃色,靠!那是人屌嗎 ?
哦不~ 他是戴了套子的!他戴了套子,他居然戴了套子呀!
知道對方有套,不知咋嘀我那胸中怒火竟然消退一半,拿傘的手也放松了点,可當我眼光接觸到那套子頂端,下 垂的尾端,半透明的套子里明明白白的透視著裏面有沱白浆,以我目測,起碼幾有個兩三毫升!
量,也跟我差不多嘛!
不,说重点。
他媽的,雖然是戴了套,但鸡巴包上了套子也是幹了我老婆的屄呀!他的鸡巴还是在我老婆阴道里进进出出了好 久啊,即使最后没把精液噴進我老婆身體,也是把內射付諸實行了,在陰道內射精是已經完成了,只是隔著一層 塑料膜,效果不一樣而已,而且,他沒有撥出來射精,明顯享受了體內射精的這一行為的過程,动机也是要对我 老婆进行内射,也是占了我老婆便宜,這事不可原諒!!!
想到這里,怒火又燒起来了,我上前一步,傘尖指著馬叔就罵:「你這老色狼,光天化日,登堂入室,奸人家老 婆,我得让你坐牢。」
「先生你別誤會,是你老婆讓我進來的。」老馬說著向我上前兩步,似要作进一步辩解的樣子,但我馬上退了兩 步,因為他雖然手無寸鐵,但一雙猿臂,要搶我手上武器足夠了,我得以防萬一。
一退之後我又朝他喝道:「讓你進你就進?你法律意識也挺淡薄!你别蒙B了~你~B你是蒙了,但別想蒙我,我... 我老婆一定是被你騙了才...騙奸也是大罪,也要坐牢」
「老公不是嘞啦!沒強沒騙,我是自願讓他試效果的,你別怪他呀!」老婆这一句讓我登時呆在當場。「你自願 ,你自願什麼?」我侧头看老婆問到。
「先生,你聽我講,我是來送禮的。」老馬這時轉過身,從那沙發上的一堆衣物裏找出一白色塑料袋,然後遞起 來讓我看並說「你看看啦!」
没等我看清楚,老婆又說道:「老公,老馬是來給我們送避孕套的。對了,老馬你先把東西放下,趕緊回去送外 賣,你老板都打電話催促你幾遍了,別耽誤正事,先回去吧,我跟我老公来解釋好啦!」老婆說完還對老馬露出 善意的微笑。
马叔看看我老婆又看看我,也不等我再回应什么就边收拾边跟我老婆说:「那成,你們好話好說,我先回去,飯 點了,得趕緊回去幫忙,有事找我,電話你記下了哈。」
「微信都加了,你快回去吧馬叔!」老婆說完,那馬叔已经把下身褲子穿上,就在我面前,松松容容的穿戴好, 毫無被捉奸在床的愧疚。真是裝也不裝,還一點都不把我手上的武器放在眼內。
靠,雨伞怎么啦?黄飞鸿也是用一把雨伞打败了不少流氓无赖的。
眼看著老奸夫~不,是進屋的色狼要跑,可是,可是他人高馬大,平常做得是粗活,動起手來我不一定能占便宜, 而且我老婆竟然出面維護~那樣澄清,我手上似乎除了雨傘,什麼把柄也沒有,我应该從何發難啊!!!

就那樣,不容我思索,目瞪口呆看著剛剛屌完我老婆的男人毫發無損,大咧咧的走出我家,大門關上前,那老馬 居然側臉沖我點點頭,臉上閃過一絲狡猾,然後才對我老婆禮貌一笑說:「再見哈,太太你得閑到店里,我請你 喝丝袜奶茶,拜拜先!」
喝奶茶!
那是不是暗號? 是暗示我老婆再給他屌一次,到時「丝袜奶茶」請我老婆喝,我操!那不是说还会戴套干我老婆的意思?
是他俩的暗号吗?我馬上转头看老婆,那時她正把地板上散落的居家服往身上穿,对老馬说聲好咧,揮揮手,示 意別客氣那樣,臉上沒什麼故作神秘的神色。我看著可更火大了! 「你跟你他媽才再見,我請你他媽喝尿,你給 我站住~」我罵著,边提起雨傘沖向門去,可才到門前,門就給「卡登」一下關了。
看看關上的門,是追出去吧,不知追到了怎麼處理;不追吧~好像自己不是個男人。回頭看看老婆,她對剛才發生 的一切是乎置之度外,還沖我甜甜一笑。我心裏氣不知怎麼就一泄而出,我深呼吸了几下,放下那把舞了幾分鐘 ,累得雙手酸軟的大雨傘,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休息。
老婆這時穿好了衣服,走過來轻声問我说:「老公沒事吧,看你累成這樣,動什麼火呀,老是那樣大驚小怪!」
「我大驚小怪!我難道要見慣不怪?我~我這是累成那樣嘛,我是氣成這樣啊!你,這送外賣的老色狼為什麼, 為什麼...」我带着質問的语气问老婆。
「馬叔是來送我們家東西的,剛才是在產品質量試驗啦!」老婆一臉無辜那樣說道。 「試產品質量,什麼產品要那樣一個試法啊?老婆你是被騙了吧!」我馬上說道。
「馬叔你和我都經常見到的啦,怎麼會騙人,他是感恩,上門来送礼的呀!」老婆說完,臉上倒有怪我的意思, 那可讓我一看就軟了,转而溫聲问說:「那,那為什麼要試用啊,你是另外給錢多賣了嗎,現在微商到處有啊老 婆!你可别随便相信人家什么感恩,都是套路啊!」
老婆无奈一笑对我說:「不是嘞啦,馬叔是專業送外賣的,鄉下人,老實巴交的,什麼微商,他才沒有那種小心 機做那些生意呢!」
看著老婆那一臉的入世未深,我真替...替我自己擔心。但只好繼續輕聲往下問,「老婆那你們剛才怎麼~試起來呀 ?」
老婆这时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说:「說來話長啊,就是那好心得好報哈哈...你起来去洗澡啦,我先做飯,晚上跟你 從頭說起好不好。」老婆沒等我說願不願意,在我額頭一親,轉身進廚房去做飯。
我雖然是火燎火急的想要知道事情原本,但一來不能跟我老婆急,二來,事情都發生過了,我又不是諾蘭大神, 搞不了時間逆轉,只好憋著那肚子闷氣,一直等到晚飯後。
晚飯過後,洗澡刷牙,和老婆躺在床上,老婆一身蕾絲睡衣,雖然不暴露性感,但少婦風韻,豐乳肥臀掩藏不住 ,尤其胸前肉球互擠下的那條乳溝,大模斯樣的從衣領展露,看得我心血來潮,抱著她就一通亂親。
老婆給我親了幾下,轻轻把我推开說好啦好啦,先別这样,有事情得跟你說清楚。 我問說清楚什麼? 「当然是華記茶餐廳馬叔的事啊,得跟你說清楚,不然你老是胡思亂想。」老婆一脸正经说。
我一聽,怎么是我胡思乱想呢?明明是她被其他男人屌了,还被我撞见,我还表现出了一个丈夫在撞破老婆和奸 夫偷情时该有的反应,虽然治不了奸夫,但好歹也把奸夫吓跑了!怎么~怎么在她眼里却是我这个当老公的不对呢 !!!

这下子,炉火中烧,张咀就冲老婆说了句:「我胡思乱想,现在是谁胡作非为啦?」
老婆一听,眼眶马上红了,扭过头不看我,低低的说「谁胡作非为,人家马叔是来感恩的,还要送我们好东西, 这礼尚往来的事,哪胡作,哪非为呀?」说完,老婆胸前一阵抽搐,鼻子一下下索索作响,看眼着她就要大哭起 来。
「我~」一看美貌少妻马上哭成泪人,心中的妒火马上被化作青烟,消散无影。
唉,这种事也不是第一回了,我就是再据理力争,以老婆那种性观念低下的脑回路,她还是会认为我不懂,是我 把事情小事化大,结果不还是我自招烦恼?
罢了!罢了! 自己约的炮,再辛苦也得打完。我娶回来的「性观低」~绿一次是绿,绿十次也是绿,直到绿透为止。
于是我马上转身,紧抱住了老婆,温声细语说:「是老公不懂,那是,那是因为,因为你没把事情说全,我有些 搞不懂~真相嘛!」
老婆一甩肩膀似要甩开我,却还是给我紧紧搂着,估计她也是做做样子,表达真的在生气呢。然后老婆又象征性 的挣扎几下,身子软下来了才怏怏不快的说:「就是你性子急,人家才要把事跟你说个来龙去脉,你就先来脾气 了!」
「是是是,是我性急,一说到性,你老公就急了,那不是因为太爱你吗,一看那种事,哪怕别的男人只是碰碰你 的手我也是紧张炸了呀!」说完,深深的在老婆额头上一亲。
老婆脸上这时又开始甜美好花,回亲了我,既爱又怨的说:「你的思想就那样,不去了解事情好的方面,先往吃 亏、被人占便宜那些地方动脑筋,一而再,再而三的误会你老婆!」
「老婆你说的对,我又累积了学习经验,我保证下次~保证不再犯了。」我作出翻然醒悟那般应道。 唉!咀里说的爽快,心里憋的巨难受啊!!!我这当老公的~ 「看你说的溜,别到时又碰上,又当场大呼小叫~失礼别人呢!」老婆似怨非怨的反了我一白眼。 「我~」
老婆这无心一怼,怼的我无言回怼。
行!
还是那一句,事到如今,老婆都给人屌了,做啥都晚了,既然老婆主動要說,不聽吧,心上還有刺;聽吧,反正 ,反正也不是头一回,好在這次,马叔还戴套,老婆这回算是有点自重了,不至于像往常那几次,任屌不拒,谁 射谁来。
于是~「老婆,马叔感恩是什么一回事,你就赶快说说呗,听完我们夫妻俩还有正事呢嘻嘻~」我强行嬉皮笑脸的 跟老婆说。
老婆当然不知道我是在装的,就这样倚在我怀里说了起来。 「是這樣的啦,你還記得前幾天我們住宅楼的電梯出了故障嗎?」老婆娓娓聊起。
「記得,當時你也困在裏面嘛,管理处打电话找我,我不马上赶回来看情况嘛。回家後,你跟我说了被困的情况 ,我还問你咀里為什麼有一股怪怪的味?」我边回想边说。
老婆:「当时就怪你,都没问一下人家有没有受惊,只关心人家身上什么味道。」

「那~那是我不好啦,不过那股味道在你咀里也太浓烈,我一想就想到,怎么那么象男人的~精液。」我说。
这句一出,不禁在心里骂了自己怂。怀疑老婆咀里有男人的精液,我怎么问起来像在...在跟她好好商量似的?
「是這樣的啦老公,困在電梯的時候,碰巧只有我和马叔在一起,在被困的十分钟后,我給马叔裹鸡巴呢。」
我一听,不由马上反应大了,急问:「什么?电梯里怎么给那人裹鸡巴啦?」
「你看,你又不分主次了啦!」老婆说完吁了口气,我那一句话又惹她不愉快。我赶紧收敛,清清口咙说:「没 有没有,我一时没把控好,接下来,不会了,老婆,你继续说呀!怎么就跟马叔他那个啊?」
老婆侧身,用手在我胸前轻轻敲打一下,像是惩罚我刚才的轻言,然后回过身,不无责怪的说:「你太神经过敏 了,人家只说是裹鸡巴,还没说是用咀还是用屄呢,你就那么一惊一乍的。」
「行,是我不好。那~你说那裹是~是含屌打咀炮?」我双手揉捏老婆双肩几下作安抚,使劲的压着声音温言细语 的问。
「什么含屌打咀炮呀,你好粗俗,就说口交好不好,我跟马叔做这事,还有区别对待的啦。」 我心想还区别对待,难道你给其他男人含屌还戴套不成?
没等我再想下去,老婆就接着说「人家还知道谁是自己老公,含屌干屄只能跟你才~才那么说,这种事,我做老婆 的,还是有该有的底线的啦!」
我心里不禁应道你那底线还真是~深,比咱们国家股市那水还要深。心里如是说,表面还得装下去,我就附和着说 :「那是那是,老婆对我就是不可同日而语啦哈哈...」这话一出,我忽然觉得怎么有声一语相关???
老婆当然没去思考,继续说起那天的事。
老婆:「當時我跟马叔困在電梯裏,电梯卡在半空,这还不够吓人,最吓人还是灯没了,伸手不见五指,还好, 我们有手机,就亮了手机电筒,感觉没那么吓人了。可没想到,马叔竟然有那幽閉恐懼症,开始焦臊不安,不停 撓自己下体,越挠越利害。」
「我没听说过幽闭恐惧症会让人挠下体的呀,是不是他有非分~」我还没说出「之想」那两字,老婆就打断我说「 没说他挠下体就是因为那幽闭恐惧症啊!其实是在那种情况下引发突发性癫痫,需要通过挠下体,分散注意力, 才能让情况缓和啦。」老婆说完,我顿时「了如明镜」,老婆又一回做了好人好事,当「淫」不让,给那撸管放 炮的男人张咀相助!
老婆:「那时候我也挺担心马叔的,因为他挠了好一会,感觉没有缓和下来,我就问他要不要帮忙。他说没事, 只要撸了出来,就会马上让自己镇静,减缓发作的机率。」
「然后你就提出给他含~给他口交啦?」我冲口而出,然后...急捂住咀巴。
老婆怪罪般对我嘟了一下性感小咀说:「才不是啦,一开始他也不想挠,怕吓到我了。后来又怕癫痫发作,只好 偷偷挠,可是不敢放开挠,结果就更不舒服了。我问他怎么挠能有好一点效果,于是马叔~」
「他就马上拿出来~」我才一张咀,老婆又扭头对我嘟起了咀,我就赶紧闭上了咀吧。
老婆不无感叹的又说起来:「马叔是个正经人啦,其实只要他把鸡巴拿出来套弄,效果会很快,可就因为我在现 场,他不好意思。于是我就跟他说不怕的,尽管拿出来弄。劝了几遍他都不好意思照办,但眼看着他全身都颤个 不停,说话也不利索了,我为了让他放下担忧,我就主动上前,手伸进他裤裆里握住他那鸡巴,又解开他裤钮扣 ~」老婆说到这故意停一下,似乎又要扭头看我会不会「乱说话」。
我当然不敢,抿着咀等她继续说。可心里还是说了句:那老家伙,真会耍心机,要真是到了自己的生死关头,别 说在女人面前撸鸡巴,马上把女人给强奸了也不眨眼。

老婆见我没说话接着说道:「马叔他呀,在我动手帮忙后,果然稍为平静了些,呼喘状况缓和了。可是我给他弄 了几分钟,却没感觉他那身子抽搐有停下的迹象,就问他是不是我弄得他不舒服,马叔说不是不舒服,只是在这 环境和陌生人面前,放不开。正巧,那时候电梯外有人来帮忙了,敲着门问我们里面情况,告诉我们十分钟后, 消防队员就会到现场了,让我和马叔保证静定,坚持一下。」
我装成轻描淡写的说:「消防队员都要到场了,干嘛不也通知120,让专业的医护人员帮他,那不是更好?」
「你心里就不是这样想的!」老婆也不看我,直接崩出一句,直截我心,我当然不敢回她,只由她继续接着说 :「人家马叔有那病,就怕有人知道,不然他为什么一开硬撑着不敢挠呀?当时我也有想让外面的人联系医护人 员到场,可马叔却求我不要声张,怕影响他在茶餐厅的工作呢!」老婆说到这里又停了一下,我当然猜到她想看 我对这事怎么反应,我也知道该出口的时候就出口,于是轻叹口气,不无怜悯的说:「唉,原来他有那难言之忍 啊!」
「是呀,你只关注我给马叔裹鸡巴这小事,却把应该关注的事忽略了,你这样想事情,会把好人都当坏人看的 。」老婆语气虽然蛮正经的,但显然已经没有那种责怪的意味。
我那迟来的觉悟~还是有用的。于是我继续顺着她的意,来了句投石问路说:「老婆呀,那最后怎么还要你帮马叔 ~口交,才遏止了他癫痫发作呀?」
老婆也叹了口气,轻声说:「嗯!你别看马叔是个成熟男人,为人还挺怕羞的,我一直给他弄,他一直放不开, 听说消防员很快就到,他更紧张了,鸡巴还软了下来,我心想,当下最重要的还是人命,而且马叔那病不能让其 他人知道,所以得趁消防员来打开电梯桥箱前,把精液弄出来。于是我就蹲在马叔跟前,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 候,我双管齐下,一手握住他的鸡巴吃到咀里,另一只手就搓弄他两只卵蛋。」
老婆说到这里,我不禁心往下一沉,说不出的酸楚阵阵揪心。
老婆当然不知道了,继续忆述说:「我当时那么一通操作,马叔也渐渐不拘谨了,背靠墙面,双手扶着我的头, 减缓他的紧张,一边挺着腰让我任意的帮他弄。可我一开始太自信了,以为自己那样一弄,不到三分钟内准能行 ,可三分钟后,马叔还没射,我就改操作了,一手套鸡巴,然后张咀舔他卵袋和吸他卵蛋,可又过了两分钟,马 叔还没有射的冲动。噢!原来我搞错啦,老公你知道我搞错了什么呀?」老婆说完扭头看我,一脸天真。
我装作想了想,尬笑一下摇头说不知道。
老婆朝我坏坏一笑说:「我就是搞错了对象呀!我怎么可以将马叔当我老公来对待呢,我老公被这样一弄,五分 钟不用就吡卟吡卟的射光光,人家马叔却不是那么容易就射的。」 说完,老婆还没有把头扭回去的意思,继续看着我。
「哈哈...我和你是夫妻啊,一放开,当然快!别人就~就得对症下药,老婆你下一回得学乖,不然事倍功啊哈哈 ...」我说完只好又一次尬笑,大大的尬笑。
老婆像是听到了满意的答案,继续倚着我把事情往下说,她这时语气颇自信的说道:「马叔他其实也不会比老公 你强多少啦,可能...因为跟我不熟,而且身体还紧张,所以当时弄了快八分钟,舔得我舌头累了,手掌也软下来, 快弄不下去了.马叔才紧张的叫起来说要出来了,我赶紧放开咀里的卵蛋,再次把他鸡巴吃进咀里,巴嗒巴嗒的用 力给他吸。」
「那马叔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射进~射出来的啦?」说这句,我也是忍不住啊,听到自己老婆那么随随便便的就跟一 个陌生人含屌吞精,谁当丈夫能一声不哼啊???
可老婆听了又不满了,说:「你又猜度人家马叔了是吗?哎呀!你老这样想事情不好的啦老公,我告诉你,马叔 当时也说了,不用我吃到咀里,可我有我的打算,于是吸着他的鸡巴不松咀,直到马叔最终于憋不住那股劲,才 射了出来,他也真是怕我不好受,第一股喷出来的时候,他是忍着的,憋着射,还想把鸡巴抽出来,可我握紧了 不给放,咀拼命吸,马叔那才拗不过我,接着才卟嗞卟嗞的放精液,一大股一大股的全喷我咀里。」
......................我心里像要有什么话要说给自己听,然后最终选择了不说,选择了沉默。

「哎,等马叔射完,我把精液吞了,才给他说明理由。你知道为什么呀?因为在电梯桥箱,相对密封,要是那精 液射了出来,就是马上拿东西擦了,那东西丢不到外面去,味道闷在里面,一定会很浓烈的,接下来有人来救, 肯定能闻到什么,到时候,被别人像老公你那样胡思乱想就不好啦对不对?」说到这,老婆像是把心里纠结的事 都解放了出来,舒了口气,扭头看看我又问:「怎样嘞啦,这事你都清楚了吧,知道老婆为什么要帮这个忙了吧 ,不会再乱想了吧?」
「我老婆就是心地善良,当~当仁不让。有这热心肠,老公我怎么能不体谅你,怎么会乱想了呢!」说完和老婆四 目交投,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诚心实意,可心上是一阵禁不住的虚协感,那是因为我看到老婆眼里都是真心实意, 而自己心里却是虚情假意。
讲真的,心中一直在骂马叔他娘呢!
我还是怕被老婆看出来,马上抛出一个该死的问题,我居然问:「对了老婆,你做了这大好事之后,马叔感恩也 是正常不过,可为什么要给你~给我们送避孕套呀?」
老婆却是看透了我的心思,用手指刮了我鼻尖一下,鄙疑一笑才说:「人家马叔不过是在茶餐厅做服务员,又不 是什么有钱人,能送啥呀!」
我心里嘀咕了句:看送谁啰,像你这样的美貌少妇,他最想送你一个小孩。
老婆却接着说:「马叔是自强不息了,茶餐厅的工作虽然让他忙到没什么休息时间,但他还是量力而为,去做小 生意,自力更新。」
「那不是微商?」我想都不想就说道。
「不,那不算是微商,他本钱少嘛,主要通过人脉圈来卖货,听他说,那款避孕套,质量挺好,卖得不错。」老 婆边说边点头肯定,似乎跟那马叔聊了不少天,对马叔为人也颇认同。
我不禁自行脑补,老婆是如何跟马叔聊着聊着聊上床的场景。
「喂你有没有在听呀?」老婆在我脑补出神的时候拍了我大腿一下问道。我马上应她,「有在听啊,只是在...在想 避孕套这东西满大街有卖,马叔通过什么销售手法让自己的货买得不错呢?」
老婆听了就叹了口气说:「唉,也是命运弄人,像马叔那样勤快的人,居然只能做茶餐厅服务员。」 我听了怪别扭,就追问说:「是嘛!朝你说的,那马叔卖这东西卖的挺不错哦?」
「是呀,他就是找对了销售渠道,他先从餐厅厨房里边那些没老婆的厨师佬、厨师仔推广,让他们找妓女的时候 用上了安全便宜舒适的避孕套~」老婆一句还没说全,我就冲口而出:「什么,那是用在妓女身上的避孕套,那你 ~」听我来了这句,老婆马上怪道:「我怎么嘞啦?怎么忽然生起气来似的,生什么气啦你?」
「我~我当然~有点生气啊!那避孕套现在送来我家,不是把我~当嫖客吗?」其实这一句本来是要说:那避孕套送 来我家,不是把你当妓女吗老婆?那句刚要说出口,我立马想到后果,急中生智啊就脱口而改了,让自己~当嫖客 。
老婆白了我一眼道:「你别那么小孩子啦,这避孕套生产出来,千百万人在用,不止嫖客才用啊,马叔和我做的 时候也用啊!要是马叔是嫖客吗,那我是妓女吗?」
「我~我是有点偏见,对不起老婆,我也不是很认真,是搞笑,搞笑啊!」这句出口,我暗骂自己那个窝囊啊!但 马上又想到,这也不是窝囊,因为,因为老婆思维是那样,我能用正常的逻辑去跟她辩论吗?
老婆似乎看我一脸认真,反而噗嗞一声笑了,说:「也不用对不起嘛,是不是妓女,我自己不知道吗?我只是比 喻嘞啦!」老婆转身又依在我怀里说:「马叔这段时间卖避孕套卖得挺火,因为疫情嘛,那些男人找那妓女时都 必需戴套,但是妓女提供的特贵,自带就便宜多了,于是马叔货如轮转,赚了不少!」
听到这,我不由有些疑问,就问老婆:「马叔怎么知道我需要用这个啊,你告诉他我们夫妻平常都坚持用?」

老婆一听笑了,笑的开心,笑了一会儿才说道:「拜托嘞啦,你是对人有偏见还是对你老婆有偏见啊,我怎么会 把你跟我做爱时戴不戴套都告诉别人呢?」然后又一脸感激的说:「是这样的啦,马叔挺关心我的,说你毕竟是 做外贸业务的,经常出差,有些时候有意无意的,可能也会去风月场所,男人嘛,都是下半身思维,把持不住也 难怪,所以就送我好几盒,让我在你出差的时候给你放些在包包里。」
「他是安的什么心啊?」一听老家伙挑拨我和老婆,我忍不住说道。 老婆马上坐直了身,伸出一只手指在面前划了个圈,皱起眉头,一脸神秘兮兮的说:「帕恁发葛,突桃乐兮!」 「你这是干嘛?」我被她那突如奇来的举动HOLD住了,奇怪问到。
「这是哈利波特教的石化咒,我要让你石化,说不出话哈哈...」老婆笑着又说「老公你别急呀,听我说完嘛。马叔 那人挺细心的,让我给你放套子,是要你睹物思人。想提醒你家里还有老婆,当你想坏坏的时候看到它,就会想 起老婆的宽容老婆的好,就不忍心拈花惹草了咯呵呵呵。」
「哪根本用不上吧,我是不会拈花惹草的好吗!」我重新把老婆抱在了怀里说。
老婆也搂住了我的腰说:「我知道你不会,所以也觉得好笑嘛。而且讲真的,男人有那需要很正常嘛,只要不是 强人所难,互相有需要,要做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那,那马叔也那么想的吗?你们后来做那事就有互相需要?」搂着老婆,想着她被操,我不禁幽幽的问道。
老婆却是爽快直说:「我跟马叔不是互相需要的那种,只是马叔想要证明送我们的避孕套质量的确好,但无法像 平常跟顾客那样说明,说着就有点急,他人嘛,没读过什么书,表达能力有限,说了一会就急得满头汗,我看他 想要证明产品好,不如就直接用一下,亲身体验呗!」
「那是你~主动让马叔~戴着套~屌~跟你~就~就进行试用~体验!」此时心里一顿茫然之感,颤着咀吐出了一句。
「是呀,不直接用一回,怎么能知道质量如何。你不是经常劝我别在网上买化妆品嘛,说还是到产品专柜,试用 一下,才知道好不好嘛。」老婆回道。
「是,我有说过,可是,可那不是化妆品啊,而且,而且要体验的话,也该我体验啊?」心上酸劲越烈,渐渐按 捺不住心里话了。
「马叔一开始也只是把包装拆开让我摸摸看看,我当然认真的看呀感觉一下下呀,结果马叔来劲了,教我怎么选 品,怎么感觉产品材料,说了好多,看他那么投入,我突然跟他开个玩笑说如果那天有这么好的套套,就不用吃 到肚子里了嘿嘿...」老婆又笑了出来。
老婆在笑,我却想哭,听到这,知道老婆又一次自主招夫了。
老婆笑完接着往下说:「马叔也真是老实人,虽然知道我在说笑,还是很认真的说道歉,让我见谅。那倒让我觉 得不好意思了,所以我就想缓和那尴尬气氛,于是就提意马叔把套套戴上,好让他知道,我真的不介意那一次发 生的事。」老婆说完又故意看看我,想要知道我的态度。
靠,我还能表现有什么不开心或者是质疑吗!
只好强行眼神坚定的对她点头示意说:「那也是,这就是老婆你替他人着想的好品德,我要是马叔,我也~也一定 不怕再尴尬了。」
「是你当然不怕,人家马叔还是~挺~挺尴尬的哈哈...」老婆这一句居然说出来居然有些吞吐,似不好意思又似忍 不住要笑似的,在我正奇的时候,她接着说:「马叔啊,一开始还正经讲解着,直到给他鸡巴戴上套套的时候, 他看着自己挺得硬硬的鸡巴,居然尴尬起来,呆着不敢说话了。」
我心里说道:妈的,都在我老婆面前硬起来了,还尴尬嗰啥?但我马上想了什么,然后问了句「那接下来,是你 主动的叫马叔做演练?」

「我也不想气氛那样尴尬下去呀,而且我看马叔那表现,怕打击了自尊和自信,接下来再去推销的时候可能会有 心理阴影,所以我就靠上去,抓住他的鸡巴,套弄起来,问他说:马叔,这样套弄测试行吗?」老婆边说着还把 我的手捉住,似在模拟当时的情景。
我这下还能说什么呢!只有行货的问了句:「那~马叔怎么回答?」
老婆边套弄我的手臂边回道:「马叔是尴尬的说了可以,动作可以大一点,可以测试材料的韧性。可他啊...哈哈... 还是站得直直的,都不敢动一下,只由我主动~演练咯!」
我悻悻然的说:「哦!是那样啊~真没想到,马叔都一把年纪,原来挺害羞的。」
老婆松开了我的手调皮的笑着说:「是害羞得很!我给他弄着弄着,他居然变成了半软哈哈...」说完老婆又笑了起 来,然后似笑非笑的说:「所以我就只能发大招了。」
「大招!」我知道重头戏来了,可马上又觉得也没什么好惊讶的,结果不早就知道了嘛?于是没等老婆发话我又 说:「大招也是该出的时候,不然那气氛也太尬了,最怕是那马叔那么软了下来硬不回去,造成性功能心理阴影 就更惨了。」
「对呀,太对了,你终于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老公!」老婆居然激动的抓起我的双手,像是找到知己那样,用感激 的口吻说:「老公,原来你还是懂的我。那时,我也真的怕马叔发展成那样,毕竟他都五十多了还没结婚,要是 性功能还出障碍,到时候碰上喜欢的对象硬不起来,那真的是误了终身了,你说是不是呀?」
是呀,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找上门,要我老婆给他治呢!心里直接回了这句,咀里却应老婆说:「是咯,别到时候 连找妓女的本钱都没有,他这辈子真是白活了。」
老婆马上认真说道:「可不能这样哈!我呢,倒不是歧视妓女,可是妓女都不会太老实的,要是知道马叔有钱, 说不定缠上马叔,马叔那么老实巴交的人,很容易被骗财的。」
「所以啊那叫,叫吉人天相,好人有好报,遇上老婆你,就是真挺不起来,你也会送佛送到西,帮他帮到底。」 这话一说,顿时心有戚戚然,尤其是「到底」两字一出,脑海中就是马叔那鸡巴在我老婆屄内猛抽狠插,每下尽 深到底的画面,鸡巴一下下噗嗞进出,老婆一句句娇羞呻吟脑补不断,那个淫秽啊,叫我那个难受!
好在老婆马上打断了我胡思乱想:「好在没把他吓成那样啦老公,否则~我一定得把他请到家里来,亲自给他治治 嘿嘿...」
「亲自给他治治?」我靠!那个淫秽画面...在老婆这话后又出现了!!!
其实听到这,我虽然心里难受,但感觉再听下去,漫漫长夜已经没有了性趣,不如抓紧时间,跟老婆来场事后炮 ,用原始的性欲征服,补偿我心灵的受创吧。
于是我便直接跳过些预想中的枝节就问老婆说:「那在测试过程中,那套套的...的...」真说不出那套套用的舒不舒 服,感觉强不强烈这些话,毕竟屌我老婆的不是我呀!
可没等我想到怎么说才好,我老婆就回道:「那套套挺薄的,马叔的鸡巴一杆全进来的时候,有些适应不了那火 热,插了一会,感觉还是烫烫的,体感好棒棒哦。」
「一杆全进就是一下就全进去啦?粗暴了吧,你没有觉得痛吧老婆?」一听一杆全进,又紧张又怜惜,因为我平 常跟老婆基本是分三段式进入的,没想到平常好好爱护的屄,却被外面男人暴力「到底!」
「没事呀,怎么会痛,嗯呀!刚才你问急了,我没机会说,在挨马叔插进来之前,我们是搂在一起互动了好一会 呢,亲咀,摸奶,吸乳头,没想到马叔他的经验真的不丰富,所以我还教他抠屄,我也一边套他鸡巴。可没想到 接下来他~」老婆一句未完,我不知为何又心有不甘,出口呛道:「没想到他又软啦?」
老婆抬手在我大腿轻打一下说:「你又要乱说啦?」

「没有没有,故意搞笑的啦哈哈...」我马上辩解。 老婆皱皱眉头瞪了我一眼说:「我是说马叔他呀无师自通~」
无师自通?我一听,画面自然联想到马叔不用老婆再教他调情了,知道我老婆的屄都湿了,不等我老婆说好,他 就挺屌插屄了。
可老婆接下去说的却是~
老婆:「马叔在我接连引导后,居然自动的趴我身子下面,分开双脚,把头埋在我那里,拼命的对着我的屄又舔 又亲,弄得我可舒服了,舒服到我身子都震了,下面湿到不行。马叔一个劲的满足我,却没有要插我的意思,双 手插在我屁股蛋下面,捧着我的屁股凑到他脸前,像饿狗舔盘那样疯狂吸吮,最后是我忍不住了,叫他赶紧用他 的鸡巴...」
没等老婆把挨屌那一刻的情况说出来,我就岔开,不是怕那无比酸爽的袭击,我说:「那看来马叔要摆脱单身还 得学会多主动啊,否则,以后会很吃亏的。」
老婆又一脸认真:「那是呀,但说到尾,你们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会挺主动的哈哈...是与生俱来的,无师自通, 是不是呀?」
我有想回避说:「那,那避孕套质量还行吧?」老婆说:「一开始我也挺担心的,马叔送来的款式是最薄的那种 ,但是当我给他把套戴上的时候,马叔那鸡巴竟然装不下呀!只能刚勒到根部,而且马叔那鸡巴也粗圆,把套套 崩得更薄,好像随时就会给蹭破那样,我真有点怕。」
老婆还会怕?
我想,她还有一点顾虑,还没到性观念脑残的程度。想到男人的鸡巴会把套套蹭破,会担心自己肚子被搞大,我 才想到这,老婆接着居然说道:我真有点怕马叔不敢插进来。
你腿都张开了,屄都湿了,他会不敢插吗?笑话。这是心里话啦。我咀里是说:「是啊,要是一旦蹭破了,质量 上怎么解释过去啊是吧!」
「也是我为难马叔他了,他过来送东西,本来就没想到我要求他亲自测试的,结果他送的是我老公SIZE的中号,要 来套他的大号,我也真有点怕他插起来太猛,弄破了,他不知道如何下台阶了!」老婆语气颇为不好意思。
「什么?没,没什么,老婆你继续说。」听到老婆咀里说我是中号,马叔是大号,不禁一下子自惭屌秽,心情难 受。上天啊,你对男人太精心了,屌那东西,不都是一个用途,一种操作嘛,你何必区分大小长短,让女人从外 形就能找到打击男人自尊的物事呢!
虽然,虽然我知道我老婆那都是无心快语~但为了,为了避免我陷入气氛尴尬,我也不等老婆继续用无心快语再次 打击,抢话道:「那最终测试结果出来是质量OK咯,插弄~不~反复磨蹭的过程也证明材质过关吧,直到我回家那 一刻~」心里想的跟咀里说的都不是一回事,说道「那一刻」真说不下去了!
可是老婆依旧自我感觉良好的,她居然详细回答:「过程也没那么简单啦,中途有些状况嘞啦,不过要是绕开操 作过程,单从产品质量去看,还是妥妥的。」这一句可真让我心上蚁咬难禁,她说绕开操作过程说的轻易,我却 又被带进了无限脑补,可越是要拒绝越是忍不住去想,而老婆继续像唐三藏那样喋喋不休,继续说道:「老公, 你也别看那套套薄如蝉翼哈,材质韌性挺了不起的,马叔说那是采用跟杜老师一样的国际领先纳米材料,连太空 人在航空站里过性生活也是用这材料做的避孕套呢!」说完,老婆轻呼了一口气然后带着颇为感触和赞叹的口吻 说:「马叔的鸡巴当时已经把套套撑得有够紧的,没想到接下来在那么频繁快速的刮擦下,狠狠的重复的蹭,重 重的突刺~」
我:「别说~」随着老婆那不可描述,我脑海里尽是她的骚屄被马叔的鸡巴疯狂探底的画面,不同角度,不同深度 的,以最大屏占比出现眼前,可最让我难受的是明明知道马叔鸡巴有戴套,但脑补画面里那鸡巴却是~一丝不挂。 终于,由心而发的,咀里嘣出别说两字。可我又马上把话续了下去「别说那么~快嘛!」
「不好意思老公,回想起来实在太激动了,航天飞行员在用的套套,我也有机会用上了,虽然是间接,但联系在

一起想想,那体验有够神奇的哈哈...」老婆继续自感人畜无害的说着。 「老公,待会我们再试一下?一边弄,一边把咱们家幻想成航天飞船?」
再试一下??? 对,第一次,老婆是跟马叔体验过了。以她那个人特色的「天真烂漫」,敢情还幻想自己穿着宇航服,被马叔揿 在飞船用鸡巴~不,老婆也许利害到把马叔的鸡巴想像成『神粥X号』,在多重动力推进下,强有力的深入了她的 黑洞,在大国黑科技下,进行了稳定而有效,反复有序的深层次探索,最后那飞船在充分探究和测试后,还强有 力的弹射出一波亿计的探测通讯蝌蚪飞行器,散布和进占黑洞深处,进一步探寻生命孕育的奥秘...
「老公!你又走神啦~有没有在听啊?」发呆中的我被老婆一句叫回了~魂,想都不想我就回:「在啊,就是在一 边想...那么高强度测试...那鸡...套套表现挺好的...吧?」
「嗯~我觉得OK呀,过去跟你用过的那些不都是大品牌嘛!马叔卖的那款从价格来说不到大品牌的3份之1,但质 量没差多少呢。最后关头,马叔精液一喷出来,套套内部再次受压,精液又把余下空间占满,可还是没有因此擠 破,从这点看~」没等老婆说完,我打趣般问说:「老婆,怎么你这几句说起来,十足的专家口吻?」老婆听了笑 了,边笑边说:「那是马叔说的,他射精的时候,头脑还挺清晰的,跟我说套套在这种强度的测试下,最脆弱就 是顶端部位,这一部位要是出问题,说明技术工艺还不上档次呢。」
妈的! 马叔这老家伙,在我老婆阴道里抽插占便宜的时候,还装模作样成那样!平常在茶餐厅见他一脸憨厚,谁知道是 如此的老奸巨滑!想到自己纯真貌美的老婆被那坏老头玩得如此贴服,乖乖听话挨屌还心存感激,真是气得我咬 牙切齿,恨不得来个手撕老马!
老婆这时说:「老公,马叔是个大好人,好几次想要射精都硬HOLD回去,也没有想要占我便宜,哄我要把套摘下 来,不像别的男人,老是想顶着女人子宫无套内射,所以呢~」
「所以?你不会是要再跟他那个吧~」我才问完「啪」老婆又伸手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又直又尖的鼻子发出哼哼 声,像是不满意的说:「你想到哪里去呀!人家马叔才没那么龌龊好不好?我是说,所以呢得找机会帮助他赚点 钱,把他的产品推荐给身边的朋友,这个~你应该可以做得来吧?」
「那...那...」一连两个那字出口后我都不知如何往下,心里是气到不行,我这老婆也是~也是够天然呆的。让我给 那老家伙卖套?我怎么卖呀!怎么推销啊!难道跟其他人说:这套好啊,我老婆就是被一个套上中号套套的大号 鸡巴男人干了半小时,怎么刮蹭怎么截弄都没事,一个小孔也没穿,质量别太好了,好到我这个绿帽老公也要向 你们推荐使用,难道,难道要我这样卖吗!!!
可老婆却已经好像把事情都想好似的,仰头联想了一下就说:「老公,事情就这样办了,我们一起帮忙,你推荐 你身边的男性朋友,我推荐我身边的男性朋友~」我一听马上反对,立即说道:「不行不行,这事情怎么能让你去 做呀!」
老婆瞪大眼睛看了看我,奇怪的问:「我不行,为什么鸭?」
我说:「那当然啊,那个,那个马叔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女人给他推销避孕套啊是不是,这事冲我来~不~让我来 。」其实我心里想到的却是,如果让老婆去推销避孕套,说不定她为了说服人家帮衬,会主动张腿露屄,请其他 男人戴着套,来打炮,测实效呢!
「老公~你说的也对。不过我也想为马叔销售出点力或者动动脑筋?噢,这样可好,我给想个广告语」老婆说着真 的陷入沉思,我呆在旁边,几秒后,老婆像豁然开朗的说:「嗯,我想到一个四字成语挺合用的,就是~坚韧不拔 。老公,你懂我意思吗?」
我说:「你那什么意思?」
老婆撇咀皱眉,带着不满的语气说:「不就是坚韧不拔咯,套套质量那叫一个坚韧,男人放心使用,插多久都不 想拔出来,这意思你都体会不到呀,是不是男人呀你?」
「我...」那一刻我差点就口吐鲜血,当场去世!

还真别让她去推销,否则,老婆说不准还真的说到做到,给马叔「亲身」带课还自带广告呢。想到这我不禁打了 个寒颤,脑补了老婆如何卖套打广告。那场景就是我老婆到处向男人推销~
公园一角,小树林内,老婆撩起裙子,光着屁股,正挨一个大爷边屌干边搓奶,不多时,那大爷屌得气喘,快交 货了,我老婆这时也察觉了,边扶着树干,边举起手机准备自拍,她说:大爷,快射了吧,记得,射出来了以后 对着我这手机说那八个字。大爷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好,好闺女,记得了。不一会,大爷从后抱紧我老婆,全 身一阵颤抖,老腰和屁股使劲扑腾几下才松了劲,显然已射精了!老婆这时对着镜头问:大爷,好不好使?大爷 才射过,抬起满头大汗的脸,一脸疲惫,却是强打精神喘着气对着手机说:坚韧不拨,屌到发麻,这套啊,真好 使!说完大爷还对着镜头举起大拇指,我老婆则在镜头前笑脸如花。
想到老婆这么去推销避孕套,大方的给男顾客当「活体测试」,受尽奸淫,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别别别,为 怕她付诸实行,我得再次跟她强调,推销这事我扛了,为此,我斩钉截铁的对老婆说:「老婆,老婆,你不用多 想,卖货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你也不用操其他的心。」
老婆这时脸上欣喜万分,抱紧了我说:「真的!那太好了老公,谢谢你!那...我们现在找找感觉?」 「感觉?找...什么感觉!」我莫名奇妙。
「当然是使用的感觉啊~不然你怎么凭经验向别人介绍产品呀!来嘛,我这就给你上套~」老婆说完直接伸手进我 裤裆里掏。
「上套?」听着就够心酸的,我不知所措的说「啊,这...这么快呀!」
老婆这时却一脸坏笑着说:「这么快?你看你,鸡巴老硬了!你...你什么时候开始硬的?是不是...听我说跟马叔搞 产品测试的过程你...你...老公呀!你好坏!那么正经的事情,你居然听着会有反应,光听就硬了!你真是坏蛋...吖 !」被老婆摸弄着,我也不由得来了欲望,趁她说着话时,就撩起她的睡裙并脱了她内裤,老婆刚说完我是坏蛋 ,我已摆好架式,就位一插,老婆吖的一声,我已经长驱直入~一半了,这下我也是发了狠心,谁让那马叔一杆而 入啊?我和老婆做了那么多了,都没敢一杆全进,这回得争回一点自尊,一插入后我就说:「我坏,你不坏?你 看,你不也湿了好久了,我一插进了一半了...」
「不是我湿了!是...那避孕套...有一层水...杨酸物质...马叔说...可以护肤杀菌还有湿润效果嘞,坏蛋,你慢点,先 把话说完...吖!!!好深!」
不顾老婆想再解释,我就发起劲抽送起来,一边说:「行呀,别光说效果好,让我好好的试上几遍看看。」说完 ,我狠抽送起来,不知为什么,抽送起来那股劲,感觉比以往利害多了。
「哈哈...试几遍,可以呀,射上三遍,分量应该赶上马叔了。」老婆边挨我屌边说。「怎么可能!你做饭的时候, 我在垃圾桶里看了,马叔用过那套,裏面射的不多呀,跟我平常射出来的量不差多少~」我为老婆那一句,放慢了 速度自信的问道。
「哦!那是...那套子里面是少的...吖...因为...马叔第一遍射出来的你没看到呀...哈哈...我都忘了告诉你了...马叔除了 给你送避孕套...也给我送了...他...他正推荐的紧急避孕藥...噢好用力...好舒服...你先听我说完...啊....那是专门卖给 那些妓女用的...除了杀精...咿吖...还能防止...薪官病毒通过生殖器体液...交叉传播呢...嗯...啊...」老婆在我狂干猛插 下如神智不清般的呻吟着说。
可当我听清楚她那一翻放后不禁呆住不动,朝身下的老婆急问:什么什么???还有...那紧急避孕药!他还给你送 避孕药!那...那药你也用过啦?」
「對呀,不过你放心,这药不用吃到肚子里,是放到阴道里给溶化的,形成抗精子的保护膜,就是不停的给男人 射精,持续24小时,再多的精子也进不了卵巢,那药还带天然水果味,有香蕉、草莓和柠檬...」没等她往下说我 急道:「那药...放你里面...那是怎样测试...效果啊?」我失声问道!
「当然是直接射进去看效果呀,刚才不是告诉你,马叔射第一遍的时候你没看到嘛,他第一次是直接射我里面的 ,所以我才知道他射一次的份量抵得上你射三次呀!」老婆这话说的既是若无其事又郑重其事,一双汪汪带水的 媚眼睛张大了看着我,好像对我的疑惑感到有些可笑。

这时的我,头脑已经混乱,不知从何说起从哪儿问起,咀里就那么有意无意的问上一句:「那...那马叔第一遍射进 去的...份量那么多...咋办...你有抠出来吗?」老婆居然笑着伸出手指,刮了我鼻尖一下说:「傻瓜,要是抠出来怎 么能够知道效果呀?」
听到这,心头一阵强烈的刺痛,可是痛并伴着快乐,下身来了一阵莫名的刺激之感,我先忍禁着那股急速的刺激 ,低声问了一句:「是不是马叔要求你这样搞...搞测试的?」
「不是马叔嘞啦,他本来是让我跟你做测试的,可我说我老公每次射的不多,那分量可能不足以测试药效,所以 才让他跟我...吖...老公,人家还没把话说完...你干嘛这么用劲...全挤进来了...好撑...力气太大了...你要干死我呀...别 一下就那么...猛鸭...人家要叫...救命...受不了你了...」老婆颤动着身体,又爱又慌的求道。当她那声「吖」的时候 ,我的鸡巴又对她阴道发起了猛攻,自觉尤如一匹禁欲已久的发情公马,拼了命在母马身上冲刺发泄。
一股铺天盖地的性冲动触动了我的全身,那股性冲动发源自我的脑海,在脑海里,我仿佛看到马叔在射精前,他 的鸡巴头子在我老婆陰道裏,用各种角度去磨蹭并全力的瘋狂探底;我仿佛看到马叔在我老婆阴道里射出比我多 好几倍的精液;仿佛看到马叔那泡浓稠厚重精液灌入我老婆子宫,那些如波如涛活蹦乱窜的精虫分头进发,一度 迫近想要进入我老婆的输卵管去。还有男女性交的一个个淫秽而直白动作,还有一个个特写般的鸡巴给阴道授精 的画面,让我下身来了一股接一股的力量,异样的急速暴涨,异样的酸爽刺激,从没如此感觉倍儿硬的鸡巴,让 我在老婆身上体验了久没有过的狂轰滥炸的欲望!
妻淫,夫禍少;女姣,父心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1288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5609

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0-10-13 06:31: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536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533

活躍會員

發表於 2020-10-13 06:45:51 | 顯示全部樓層
very goo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987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6564
發表於 2020-10-13 18:17:42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章,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292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1922

論壇元老活躍會員最佳新人

發表於 2020-10-13 18:50:5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664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0500
發表於 2020-10-13 18:53:3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329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0411
發表於 2020-10-14 01: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7038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731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10-14 08:23:3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064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6123
發表於 2020-10-15 00:14: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78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2906
發表於 2020-10-18 15:01:52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5

主題

740

帖子

743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743
發表於 2020-10-18 22:23:25 | 顯示全部樓層
+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