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4364|回復: 5

[人妻熟女] 老婆少霞 (四) 上班日常

[複製鏈接]

16

主題

19

帖子

110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積分
110
發表於 2020-9-8 11:32: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少霞在金融界工作,那本來就是最淫亂的一個工作圈之一。要說金融界有沒有正人君子,我會說,算是有,給他權力與金錢之後,這位正人君子也會把權跟錢當作春藥,陷入罪惡的深淵。少霞在這樣的一個圈子工作,要人怎麼不擔心?其實一開始我的許多好友不斷規勸我,「她長這麼漂亮,在金融圈?沒被包養?那早就被潛規則過了吧!」

只不過事後的發展跟大家想像的都不一樣。少霞的生活很單純,她沒有權力慾望,不會去爭奪職位,自然看盡冷暖,很多能力比她差的都爬得比她快,比她高。但是呢,開著名車住著豪宅,可是不是被包養就是當小三,沈淪於酒局與飯局,也喚不回一個正常的家庭生活和一個丈夫溫暖的擁抱。少霞選擇與世無爭,實在有她深沈的哲學。再說,少霞總是極少應酬,下了班就回家,在這樣規律的生活作息下,她也保養的十分年輕,甚至勝過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一個女人有沒有酒色氣是看得出來的!少霞她的一身皮膚白皙透嫩,聲音清爽沒有菸酒嗓,這樣女神般的外貌跟她平時生活的單純自持絕對是有關的。所以我漸漸地也就放心了不少,偶爾,她會去出差開會,也會跟我報備,晚上會用LINE通話,讓我的安全感提升不少,有時還會跟他說,如果太晚就早點休息,不用硬要打電話了!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要說少霞這樣的尤物不曾遇過職場性騷擾,那也未免太天真了!我能夠理解在少霞周邊工作的人,不免對少霞存有不道德的幻想,也偶爾想吃吃豆腐,只是這些都讓少霞司空見慣了。身為一個「資深美少女」少霞可以處理絕大部分的這類事件,還讓原本視她只是花瓶的人,後來轉而對她心悅誠服。

少霞的部門有個年輕副總,與少霞年齡相仿,可以當上副總當然是因為家裡面有勢力。他是公司上下戲稱的「大奶控」,因為他安排在身邊的女性員工,全都是胸部超級大的等級,因此才有這個封號。諾,少霞的存在更是可以證明這個傳言了!但是他雖然行事有點公子哥的傲氣,卻算是蠻好的領導者。他能夠讓每個人包括少霞適才適任,也很能夠支持少霞的提案,和她一起扛責任,不曾推諉給少霞,部門裡的氣氛不論男女員工也一直滿和樂的。這樣的傳言漸漸地變成茶餘飯後的閒談而已。

「你看他身邊的女生真的身材都很好耶!他會不會很色?」我也曾經不放心地問。

「哈哈!你們男人哪個不色?還好啦!他就是有錢人嘛!有時候講話會過份點,有時候會做一些任性的要求。只要知道怎麼順著他的毛摸就好了啦!」少霞老神在在地回答。彷彿她已經尋求到一個平衡點,不會讓自己吃虧太多,這我也只能給予她絕對的信任。

另外,少霞隔壁的部門有個吳總,跟少霞業務上沒什麼關係,但是他很喜歡關心同仁的「身體健康」,特別是女同仁的健康。每個職場都會有這種健康達人,也不能說他們不好,畢竟健康是萬物之本,但是他不是醫生,有時候他說的話也只能聽聽就算了!例如有一次她對少霞說,少霞的脊椎有一截彎掉了,常常造成少霞腰痠背痛,這點說中了少霞的痛處。她的確是常有腰痠背痛的毛病,特別是辦公室坐久了難免會這樣。但是吳總還說,如果不矯正,恐怕會影響到受孕。受你個毛!你管人家脊椎就算了,脊椎還會影響受孕,少霞從沒有在運動時受過大的傷勢,只是坐辦公室造成的側彎,真會有這麼嚴重嗎?但是少霞就滿相信的。她還說要找一天讓吳總幫她橋一橋,因為吳總是氣功大師,對整骨也有研究。這就傷腦筋了!連少霞都相信他,我也只能不置可否,難道還要強制少霞不能去給他整骨不成?

我只能說我這樣的概念是不公平的。照我這樣的說法,那不就像少霞這樣的姿色,永遠都不能去給人推拿或整骨了嗎?但是換個角度想,當少霞這樣高挑白淨的美人躺在你面前,要你按摩她修長豐腴的長腿、A4的細腰連接肉感的豐臀,她的36D雙乳就在你面前翻來滾去,你要能夠不動非份之想,除非你具備非常的專業跟道德感。我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也許是我內心邪惡,或許只是我沒遇到,或許這位吳總並沒有非份之想也說不一定。

這天少霞照常準時上班,從我們的住處到她所上班的高樓不需要多久。她到了之後馬上打FaceTime 給我,主要是說她忘了拔掉電鍋插頭,要我不要忘了。稍後我們也多閒聊了幾句,突然間少霞說副理有事要找她談,所以要掛了,我也就依依不捨地放下電話。突然間怎麼覺得電話那頭還有聲音!?所以我就拿起來聽聽看,應該是少霞太匆忙沒有按到按鈕,就把手機塞到口袋進去開會了,而由於我也還沒有掛,所以還聽得到那一頭的聲音。

「Shareen, 那天妳的報告,何總也很喜歡,至於孫總那天有異議的部分,妳不用理他,我今天會幫妳去找他談談,我覺得妳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妳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就好了!」金融界就是都喜歡用英文名字稱呼,出於好奇心,我想說多聽聽看他們的對話幾秒鐘,觀察他們的互動如何。

「謝謝副總,上次也是因為你挺我,我們部門才不會倒霉!」少霞也很禮貌的回應。

「By the way, 妳今天穿什麼顏色?拉出來我看看!」什麼東西!?!!?!剛剛不是才在進行很平常的對話嗎?現在這個副總說要少霞拉出來什麼東西?!而且一定是少霞身上穿的東西!?這是什麼誤會嗎?還輕描淡寫的By the way!!

「沒有!我知道今天是白色,但是我那天家裡面換修冷氣,好像拉扯到了所以就壞到了...」

「蛤!?Shareen! 妳沒有更好的藉口了嗎?什麼修冷氣可以修到內衣壞掉?妳真的當我三歲而已是吧?」

我本來還摸不著頭緒,以為有什麼誤會。現在完全清楚了,他們說的就是少霞的內衣。這個副總為什麼要關心少霞的內衣?而且他們的對話好像這一切是理所當然,難道少霞每天上班都要被他檢查內衣嗎?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它就突然變得很鬆,不能穿了!我還沒來得及買...」

「Shareen!妳知道這樣我是要「逞處」的喔!」副理說了逞處兩個字還特別加重,這種上班的規定未免太過份了!少霞憑什麼要穿他所規定的內衣呢?

「我...我...知道啊!我也沒辦法!就只能給你逞罰了!」這...難道這是少霞默許的!?我實在太震驚了,動也不能動,也不知道如何反應,只能聽他們繼續。

「知道...那還不趕快過來!我這一發留給妳很久了!」

「討厭!不要講這種話!我...我們趕快...我還要去小組會議。」

「要多快?那要看妳可以多快讓我射啊!妳上次那招還不錯,可以再試試看!」

這段對話每個字都太過分了吧!我難道以前都錯過這樣的對話?他們之間...竟然會談到「讓他射...」還有「上一次」、還有「那一招」,我越來越想弄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

「哇塞!Shareen,妳又變大了嗎?這爆乳真的是...妳不是跟我老婆一樣大嗎?為什麼這麼多年,我老婆都已經老了,妳還不老,還是這麼大、這麼挺、還這麼有彈性?」這個副總真的像大家所說的,是個「大奶控」,少霞的巨乳在他的淫威下,怎麼逃過魔掌?

「所以就是說,我不能做你的老婆,她當初也是一個美女,嫁給你結果變成這樣...」可能少霞太會給他說教了,他最後才找了一個不太會出聲音、沒有那麼多主見的女人...

「喔!吼~妳才是最高級的啊!我從內衣下面插進去...」

「你根本不會珍惜老婆啊」看來少霞還想繼續剛剛數落他的話題,從這邊看來,他們雖說是主雇關係,也更像朋友關係。

「喂喂喂!有沒有禮貌啊?當人家的乳交的時候,老二可以從妳的乳溝中間露出頭來,這時候要舔一下這是基本禮儀吧!」副總與少霞的對話總感覺是熟識很久,互相開玩笑的朋友,這讓我原本想吃醋,但是又不知從何吃起。

「是你這根太長啦!一直頂著我的下巴,是有這麼興奮嗎?下去一點!我比較好舔...」

「當然興奮啦!我跟我老婆都沒有這麼興奮了!每次搞兩個小時都出不來!現在只有妳可以讓我十分鐘就投降!」

「喂!說真的!這次不能再像上次一樣玩這麼久!我是真的要去meeting!」

「好好!我沒問題啊!現在問題是妳要怎麼搞我啊!」

我漸漸地似乎搞清楚了,雖然事實可能比較複雜,但是簡單一點來看,這是類似一種對價關係,副理負責照顧少霞及整個團隊的表現,少霞則不時提供這樣刺激的服務解決副理的「不時之需」,只不過,這樣的關係不知已經過多久了呢?我跟少霞結婚時她已經在這家公司了,我這個老公竟然不知道她有這樣的關係,難道他們的「互動」比我們的婚姻歷史還要長久?

「你每一年還不是都會有新的美眉進來,開心的很呢!忙到連我都只需要早上拉內衣給你看就好!你都忙到沒時間照顧我了!」

「什麼話!!我不照顧妳,那孫總那邊誰來罩妳,妳動的了他嗎?」

「好好好!還是要靠你的!滋...滋...滋...滋...」這聲音,好熟悉!難道是少霞已經開始替他口交?剛剛少霞奶交的時候才說他頂到少霞的下巴,現在少霞難不成一面替他夾著肉棒,一面替他吸著龜頭?她甚至連內衣都還沒脫,就在辦公室跟她老闆開這種「會」?

「對吧!來!妳要快一點是吧!快!去桌上躺著!」

「副總,就這樣射吧!滋...滋...滋...我早上真的有事!那個會不開不行!」

「對嘛!就是要快!我就是要幫妳,那要是我一直不射那怎麼辦?趕快,過去躺好!我做的決定妳還不相信嗎?」

我知道這些年來,少霞在工作上與副總已經養成一個默契,就是副總所做的決定,少霞會給予百分百的信任,雖說會歷經一些風風雨雨,但是整體還是對少霞有利。我想都不會想到,這種默契包含他們之間如此親暱的互動!

「好啦!你要「幹」什麽啦!幹嘛脫褲子啦?」

「脫褲子才好「幹」什麼,少霞,妳什麼都好幹!」

「副理,講話要正經點喔!我沒有說可以讓你這樣言語侮辱喔!」看來少霞跟經理之間,是有一些「分寸」的,有些言語會讓少霞不悅,她也會立即嚴詞拒絕!只是,唉!他們之間的這個「分寸」我實在看不懂!

「好!對不起!我的女神!不能侮辱,我記得了!那我現在從上面來,我幹妳的奶...、不不不,我插妳的乳溝,妳幫我舔蛋蛋,這樣舒服點!」

「我...嗯~嗯~這樣...滋...滋...真的比較舒服...嗎?」

「真的...喔...很舒服...少霞...我好久沒...這麼...爽了!每次遇到妳,我就...三分鐘就...啊!啊~嘴巴張開!吼~~」

「嗯~嗯~不行啦!你都射了還脫我衣服幹嘛?」

「還有時間...我們...再來一炮」副理氣吁吁地說

「不行~嗯~~我真的馬上就要有事了啦!」

「我看到妳的大奶,嘿嘿!妳也知道,我就受不了!妳再舔舔,舔硬它!舔硬它!我知道妳喜歡在射了之後把肉棒舔硬了的感覺!從軟到硬很舒服吧!還是喜歡新鮮的洨的味道?蛤?妳這個淫婦!」我現在可以理解少霞每次跟救生員結束之後會主動清理肉棒的習慣是怎麼來的了!

「欸!說好了!不要這樣說話!」少霞高聲抗議!

「哎呀!誰叫妳今天穿錯顏色嘛!我要給妳逞處啊!」

「逞處就已經給你射一發了!不行!我要走了!」

「沒那麼容易!我先預支妳下次犯錯的逞罰!哈哈!來吧!妳這個賤貨!把我的雞巴舔硬了!我們好好爽一回!」

「齁!每次都ㄠ不過你!真的很無賴欸你!」雖然是抱怨,但是這個語氣就怎麼聽不出來是在生氣?

「喂?欸是!我是副總!Shareen 等一下開會晚一點到啊!因為我還在交辦她事情,嗯好!好!謝謝!拜拜!」

「每次都來這招...簌!簌...簌...滋...滋...又說是交辦事情,大家都聽出來了吧!」

「哈哈!這樣嗎?大家都聽出來什麼?跟妳「交辦事情」就是「跟妳交配」的意思吧!哈哈!我也巴不得一面開會一面跟妳這個大奶副理交配,喔!幹給所有人看!」

「喂!你講話越來越過分嘔~滋...滋...簌...簌...」儘管少霞一再抗議,但是因為她一面抗議一面還在替副總吸肉棒,副總並沒有因此收斂多少!

「好!讓我來把窗簾拉開!我們很久沒有在這個單面玻璃前面做了!」

「你...你不會又想把我壓在玻璃上做吧!」

「唉~我們算是心有靈犀啊!雖然外面看不進來!可是想到妳的大奶壓在玻璃上,就隔他們幾公尺而已,他們如果真的看到,我想眼珠子都掉出來了吧!男的不曉得鼻血會不會流光?來!快點!趴在這邊!」

「唉呦!真拿你沒辦法!看他們都還在外面,真的感覺很奇怪欸~」

「就是要這樣才刺激,給他們看到他們的副理,妳的大奶貼在玻璃上面,被壓到都變形了,給他們看妳的奶頭整個壓的扁扁的、他們每天夢寐以求的副理,現在被當作母狗一樣從後面插呀插的!妳被插的時候,淫蕩的表情給他們看的一清二楚!」

「你才不要亂說咧~我的組員...啊...小力點...他們才不會胡思亂想...喔...你怎麼...這麼大力...?」

「他們不胡思亂想的嗎?那個小陳...每次都在偷瞄妳的奶,看妳...襯衫鈕扣中間露出來的奶肉,我想他一定常常幻想跟妳打奶炮!射在妳的舌頭上!哈哈!我剛剛已經幫他做了一次!」

「嗚~啊~他每次問我問題都會偷看我的領口...喔...喔...」少霞似乎也想依著副總的幻想走,漸漸地附和他淫靡的想像。

「啊!你這個屁股,我幹了十幾年了,還是那麼小、又那麼翹,撞起來真的有感覺,很酥麻噎!」我不確定我聽到的是「幹」了十幾年、還是「看」了十幾年,這兩個音本來就非常難以辨別。

說完辦公室裡面就多了怕打屁股的「啪!啪!啪!」的聲音。

「啊!你不要幹這麼大力,玻璃會被你撞破了!」

「哈哈!妳連「幹」這個字都說出來了,還要我講話怎麼節制?幹妳這種女人就是會讓人腎上腺素爆表!撞破最好,讓大家看到妳被副總幹!妳的大奶都已經甩出奶罩外面了!真浪啊!」

「不行!不要...讓大家看到...我們...啊...換個地方...」

「蛤!還要我換個地方幹妳?妳這個蕩婦,跟我來,我們一面幹一面走!」

「啊!嗯...你要去哪裡...?」

「我辦公室在全市區最高的高樓,我現在就拉妳到窗邊去幹,讓全市的人看得到妳被我射精還有吃我的洨,走!」

「我...我...你這樣...被看到...喔...腳軟...好高喔!」

「被我幹到腳軟了吧!看妳這雙腿!每次看妳穿套裝窄裙,坐下來的時候露出大腿縫,我就想沿著大腿模上去,把妳的雞邁揉到出水,聽妳叫春的聲音,Fuck!真是極品!」

「副總...你滿腦子都是...啊!...這種...嗯...壞壞的事...」

「我本來滿腦子都是事業啊!但是看到妳就會讓我想到做愛!做愛!做愛!嘻嘻...是妳教會我人生不只是只有打拼事業而已!還要有妳這樣大奶...喔...大屁股...嗯...長腿美女...在我的胯下哎哎叫...啊...齁...我來了」

「啊!!嗯...嗚~滋...滋...滋...」這樣的聲音代表著少霞正在吸吮著副理正在噴發中的肉棒。

「齁~啊Fuck!~」副總放聲撕吼「妳這種絕品大奶妹當我說「我來了」的時候還會轉身過來吸,真的沒辦法挑惕!最爽的就是妳這種...!」

「妳的嘴…比妳的肉穴還會吸…啊!...吸乾了!」這時又出現撥電話的聲音「喂?對!我副總...Shareen 今天不能到你們那邊了,她今天整天都要跟我跑行程啊!好不好?」

「嗯~...嗚~~妳又幫人家調時間了!這樣人家一整天又不用做事了!」我現在對於他們對話中的「又」字都非常敏感,這代表今天這樣的淫亂事宜已經不只一次了!?

「怎麼會不用做事!?妳今天要「幹」的活還很多呢!哈哈哈哈...!」他們副總一直加強那個「幹」字讓人聽起來特別淫穢。

「啊!不要,你又來!嗯,嗯...又變這麼大!討厭!...沒個節制...啊~滋...滋...滋...」

我是沒興趣再聽下去了。最近接二連三發現少霞有些說不得的秘密。發生在她生活的周遭,甚至在工作的日常當中,而她竟然可以若無其事地繼續跟我這個老公過生活。任何一個普通女子可能都要憂鬱個半年甚至一輩子走不出心理的陰影,而在少霞身上卻看不出,至少我看不出,一絲困擾,彷彿她可以處理這一切。身為老公,我究竟是該讓少霞獨自面對這一切,目前她看起來也算處理的很好;或者,我應該跳出來?但是,我若是跳出來了又能如何?只不過是逼著少霞面對這些不堪的往事,或者逼她離開公司?離開副理的職位另謀高就?還是只能讓她待在家裡?不!就連待在家裡也不見得安全啊!

這些問題不斷湧現我的心頭,讓我千頭萬緒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我又禁不住想起少霞神秘的身世。我們結婚的時候,她的父母是沒有出席的。少霞有一個姊姊,全程都是由她的姊姊代替父母角色,我就不好意思直接問她姊姊是什麼名字了,直至目前為止我竟然也就一直不知道她唯一的姊姊,出席過我們婚禮的親人,叫什麼名字。少霞跟的家人一直保持著十分淡的聯繫。就連婚宴的時候少霞的親友除了公司的同時之外幾乎沒有人。她的大學同學、高中同學?之前的同事?親友呢?

好吧!既然我選擇相信少霞。似乎就不該疑神疑鬼的!就事論事吧!我還是無法接受少霞在工作場所任人淫亂,她若是注意到我們那通FaceTime 時間特別長,那麼我應不應該等待她向我解釋?還是直接戳破她素來營造的太平?




晚間少霞在客廳看著手機,自己說了一句:「赭赭,你沒有話對我說嗎?」

「我...我...?妳說的是我在電話裡面聽到的東西嗎?」我心想,我有沒有話對你說?應該是妳有沒有話對我說才對吧!怎麼讓妳取得先機先問我了?!

「對啊!你為什麼偷聽我工作!」
「蛤?」

現在是怎樣?惡人先告狀是這樣嗎?

「你全部都聽到了?」少霞接著問。
「嗯!算吧!你們的前幾次...前兩次吧!後面我不想聽了就掛了!我也不曉得你們還做了幾次」

這時沒想到少霞竟然笑了出來!「嘻嘻!呵呵!...哈哈...」

「妳...為什麼笑?」
「傻老公...連一次也沒有!」

什麼!?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原本預期少霞會說,她跟副總只不過是肉體上的合作關係等等的說辭,現在卻要全部翻盤!但是我聽到的一切歷歷在耳,要全盤否認未免...

「你不可以說出去喔!我們副總是性無能!」
「啊!」我受到驚嚇太多,除了感嘆之外已經不知如何回答!」

「他很多年前做過手術,失敗了!就再也沒辦法...你知道,就是一直軟軟吧!可是只有我們幾個高層知道,讓對手知道了就不好了!」少霞認真地說道「但是呢!他心裡面還是有衝動,會不平衡,所以我們幾個知情的人,必需得幫他排解,他的身理由缺陷,心理的慾望會更大。否則他每天工作壓力這麼大,之前有幾次差點要崩潰了!他如果倒了,可以說這麼大的事業很快就會垮台的。」

「那...妳說的...排解...是...?」
「是這樣。有一年我正好跟他講到我被叔叔性侵的往事。說到一半他就突然...射了...他還是軟的,但是就是會...發洩...」少霞說話的口氣一點都不像在呼嚨我

「我們後來發現他可以用聲音來刺激。所以他需要的時候會找人跟他在辦公室模擬一些情境。一開始還只是一些騷擾、外遇的情節...這幾年他已經口味越來越重,總會有一些凌辱、或是暴力的幻想。」
「幻想?妳說,所以我聽到的都是幻想?」
「對啊!他就是一定要有一些聲音來刺激他!其實我們根本都是坐在椅子上好好的!」
「所以,妳一開始給她乳交,又替他舔...我明明聽到...」
「你聽到的是這個聲音...對吧...滋...滋...滋...」少霞將手指放進口中舔弄,發出的聲音跟我聽到的一模一樣!
「那他...拍妳屁股...?那個聲音...」
「那不簡單,我拍我的大腿就好囉!」
少霞一面拍自己的大腿,一面笑著。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最後他不是又說了要去窗邊嗎?那他的辦公室那麼大,我們如果真的到了窗邊,電話的收音一定也變小了,那你聽的時候,聲音有沒有變小?還是有回音呢?是不是沒有?」
「喔!的確是沒有!」原來是我因為聽到的內容太過驚訝,反而失去了正常的判斷力了!經過少霞這麼分析,倒覺得開始有幾分道理。

「副理跟我已經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我們結婚以前就已經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他這個困難,我是一定要幫的,而且一定要幫他保密。其實我也知道公司很多人,包括副理,都想追過我,所以對我存有幻想,這我也不是第一天聽到了,但是他們一直都知道我結婚了,沒有超過底線,像副總這樣的事情,也是只有幾個董事和總經理知道。」
「好啦!少霞!我不該疑神疑鬼的!我相信妳就是了!」

其實我是陷入空前的兩難。如果選擇相信她,可是那孤男寡女在辦公室內「情境對話」就為了治療、替男的發洩,這劇情實在太扯了;但是不信呢!就表示自己的老婆真的和上司在公司裡把辦公室當炮房,這樣的結果我也太難以接受了!

咦?不對啊!如果他們是如少霞所說的,衣冠整齊地坐在椅子上,那麼究竟為什麼副總會知道少霞那件白色的內衣壞掉,因此沒有穿那件內衣這件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6883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563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9-8 21:33:5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3

帖子

4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4
發表於 2020-9-8 23:56: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219

帖子

2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20278
發表於 2020-9-9 00:54:4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54

帖子

381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381
發表於 2020-9-9 14:18: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6883

帖子

3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31563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勤勉勳章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9-10 09:0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你的分享!
大家早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