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5423|回復: 0

[經驗故事] 閨蜜關係

[複製鏈接]

2224

主題

348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5026

活躍會員最佳新人發帖王

發表於 2020-9-6 03:16: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閨蜜一詞在前世是用來形容女性之間的親密關係,現在這個詞更多的用來形容兩個男人的關係。

  李剛和我是從小到大的發小,倆個人一起逃過課,一起掏過鳥蛋,一起打過人同樣也一起被人打過,一起追女孩子也一起被女孩子罵。

  這種親密的關係一直保持了幾十年,這對我來說顯得彌足珍貴。李剛與我顯得略微文靜的性格不同, 李剛的脾氣猶如一通點火就著的汽油火爆的男人味十足。我們兩人形影不離直到高中畢業,我考上了北京一所重點大學,而他則穿上了軍裝成為了一名威武的軍人。

  李剛家裡條件非常好父母都是高幹,所以他僅僅當了兩年的兵便以地方借調的名義來到北京市政府給一位市裡領導開車。

  舒適無憂的生活容易讓人有種忘乎所以的優越感,李剛雖然不是一個到處惹是生非的人,但李剛絕對是一個沾花惹草的男人。

  他在地方上工作僅僅幾個月後就和多個女人搞上了床,本來像李剛這樣的男人和多少個女人上床他也不會在乎,即使哪怕這些女人都懷上了他的孩子他也不會在乎,但是如果是他和自己父親老戰友的女兒上床,並且這個老戰友的女兒又懷上了他的種那就另當別論了。


 李剛很倒黴這種事就讓他攤上了,在被父親一頓爆錘之後,只有二十二歲的李剛不得不和這個女人登記結婚從此走進了婚姻的牢籠。

  婚姻並沒有束縛住李剛狂野不羈的個性,最初的幾年他依舊我行我素,在外面照樣尋歡作樂,雖然他的妻子因此曾經哭泣過,雖然我曾經語重心長的勸過他,但李剛仍舊我行我素,按照他的話說征服各種各樣的女人是他人生最大的目標,而看到那些女人們在自己胯下輾轉承歡的樣子他會產生一種極大的滿足感。

  然而他征服女人的日子很快就過去了,快的有點讓他無所適從,他不在擁有征服女人的資本,他卻具備了被女人征服的資本,征服他的女人就是那個曾經被他視為軟弱的可以隨便欺負的妻子。

  或許是報應李剛在災變前是個一身腱子肉身材高大粗壯一米八左右個頭的猛男,但在災變後的他一下子縮到了僅僅只有一米四八的個頭,身材小巧玲瓏的猶如小學女生,一雙小腳更是只有三一碼。李剛在他妻子楊佳怡面前再也剛不起來了,雖然他的妻子身材也並不高大僅僅只有一米六的身高,但是這足以讓李剛在妻子面前變成一隻嬌小聽話的金絲雀,滿足他妻子大女人的心態。

  的確可能是在前世過於壓抑了,在災變後老天給了她一次爆發的機會,她不僅在床上對李剛變得粗暴和強硬,就是在事業上也展現出了少有的強勢,從一個小小的文職科員一直到現在獨當一面的開發區主任,楊佳怡徹底的來了一次蛻變,蛻變的讓我在她的面前是那樣的渺小與柔弱。

  楊佳怡和其他高官一樣私生活都有些見不得人的地方,據我所知楊佳怡在外面至少有四五個年輕貌美的情夫,這很容易理解佔有男人數量的多少是衡量女人權力的標竿,所以權力慾望極強的楊佳怡身邊就從來不缺男人。

  李剛對此表現得極為坦然,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是強勢的時候自己做的會比他妻子更甚,所以她可以接受現在妻子的花心,他也很快的適應了現在的生活。

  對於李剛的表現我曾經感到很驚訝,我無法想像昔日那個火爆的男人會轉變的如此徹底,這讓我不得不佩服的他適應生活的能力。

  我現在的轉變很大程度上都得意於李剛, 作為市地級領導幹部的配偶,李剛在自己的單位可以說混的風生水起,他並不喜歡在事業上有多大的進步,因為在他眼裡自己做局長和做科員實在沒有什麼分別,所以他有大把的時間可以供自己揮霍,然而自己揮霍時光肯定是一件無聊的事情,但是有人陪著揮霍那才是歡快的。

  我就成為陪她揮霍的不愛人選,他陪我第一次去時裝店購買帶有花邊的時裝,他陪我第一次買蕾絲的性感內褲,他陪我第一次買高跟鞋,第一次去美容院做美容,第一次去健身房學瑜伽諸如此類的等等。

  今天晚上妻子隋妍並沒有履行她對我承諾,在她給我做了兩個煎蛋之後便被一個電話叫走了,打電話的人正是李剛的妻子楊佳怡,我知道妻子和這個女人出去不折騰到天明妻子是不會回來的。這倒不是說妻子與楊佳怡的關係有多好,而是因為楊佳怡是開發區的主任。

  妻子走後我並沒有起來,躺在床上的我赤裸著身體享受雨露滋潤後的甜蜜。這份甜蜜的時光持續時間並不長,一陣悅耳的門鈴聲將我從半睡半醒之中拉回到了現實。我套了一件及膝的睡衣,赤著腳丫來到門口通過監控器看到我的閨蜜李剛來了。

  門打開了李剛穿著一件無袖V領真絲長衫走了進來,這件長衫並不長僅僅遮住了李剛渾圓挺拔的臀部,下面裸露著一雙雪白的大腿,嬌小的腳上蹬著一雙水鑽坡跟的涼拖鞋,整個人通著一股慵懶的嫵媚。

  李剛一進屋放下手裡的大包小裹的東西,甩掉腳上的涼拖,嗲聲嗲氣的喊道”累死我了,累死我了“邊說便奔著沙發撲去,撲通一下整個摔在了沙發了,露出一種極為愜意和悶騷的表情。

  我無奈的收拾了一下李剛仍在門口的大大小小東西,去廚房冰箱裡拿了一杯頭午新榨的果汁遞給躺在沙發中悶騷的李剛。

  李剛並沒有起身而是拿起果汁繼續躺在沙發上咕嘟咕嘟的喝了大半杯,然後把果汁放在旁邊的茶幾上,閉上眼睛露出一種更為悶騷的表情。

  我拍了一下她那已經露出丁字褲的圓屁股說道:”都這麼大歲數了還這麼騷,一點男人樣都沒有。“李剛翻身背靠著沙發說道:”彤彤和小凡都不在家嗎?“我坐在李剛的身側將雙腿蜷在沙發裡吸了一口果汁說道:”彤彤和同學出去玩還沒有回來,小凡放學後直接去他外婆家了,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李剛笑著說道:”那今天你不是解放了,你家老隋和我們家那口子估計肯定要瘋一宿的,今天晚上老哥我陪你睡一宿。“說著又一頭栽倒沙發裡翹起二郎腿哼起了小曲,我拍著他大腿說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家老隋去和你家老楊在一起?“李剛將他那宛如白蓮一般的雙腳往我的大腿上一放說道:”我家那個王八蛋當我面給你家老隋打的電話,媽蛋的說好陪老子逛街的結果就走了屁大功夫就閃了人。“說著他表情怪怪的坐起來湊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你知道你們家老隋和我們家老楊去哪了嗎?“我白了他一眼反問道:”你知道?“李剛一臉壞笑的說道:”他倆說要請個大人物去吃飯,聽說晚上還在香草街的男人淚訂了一間高檔包房。那地方的酒和男人可是出了名的貴,看來你家老隋今天是要出大血了。“我看著他那一臉壞笑幸災樂禍的樣子氣得只想笑,但我並沒有去接他的話,而是扭過頭繼續喝著手裡的果汁。我心裡很清楚這些年妻子在外面疲於應酬,出入像男人淚這樣的聲色場所是避免不了的,我很早以前便在妻子的內褲上發現了別的男人留下的點點精斑,之所以說那是別的男人的,因為那是濃白色的精液只有沒哺乳過孩子的年輕男人才能擁有那樣的猶如牛奶般質感的精液,像我這種以為人夫的中年男人的精液是淡淡的青色,清淡的猶如滴滴雨露。

  但我並沒有質問過我的妻子,我知道有些事不一定是她自願的,如果沒有災變那麼現在妻子做的事情就是我做的事情,所以我並沒有抱怨過她,甚至那天之後我給她的內褲都換成了白色,我想這樣我就會看不到別的男人在妻子身上留下的痕跡。

  我想在這些事上我和李剛一樣看得開,但我不會像李剛那樣毫無顧忌的去聊別的男人和自己妻子的事,說的就好像是他們家鄰居的八卦新聞一樣津津有味,這種事我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在李剛拉開話匣子準備大談香草街男人的時候我選擇了沈默。

  李剛很知趣的轉移了話題,他的話題除了男人便是衣服、首飾、化妝品等等,這些話題他總也聊不完。

  我們從下午聊到晚飯,從晚飯聊到了午夜。傍晚的時候彤彤打來電話跟我說要和幾個同學去泡吧放鬆一下緊張的學習生活,沒等我問她在哪裡泡吧要幾點回來的時候彤彤早已掛斷了電話。

  這一晚偌大的公寓只剩下了李剛和我,李剛顯得很興奮他在我面前不斷換穿著白天買來的衣服。李剛的衣服很多多的足可以在男人街開一家時裝店、鞋店、皮包店,我有時甚至懷疑他老婆一年辛苦弄來的錢是不是都投進了這個無底洞。

  ”柳毅你的護膚露在哪?“我躺在床上翻著雜誌說道:”在鏡子下面第二個架子上,藍瓶那個就是。“沒過半分鐘李剛在浴室裡喊道:”我去!你用這麼貴的牌子的啊,你丫的還說不臭美,用上萬塊錢的護膚露,比老子我臭美多了。“我沒理會李剛在浴室裡的大呼小叫,心裡卻泛起一絲甜蜜。這瓶價格不菲的護膚露是妻子去美國時給我買的,妻子說我的身體很白如果擦上這個那麼就更白了,我其實並不太愛打扮自己,但我用的化妝品卻都是精品,因為這些化妝品都是妻子給我買的。有一個這麼在意我容貌的妻子,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的確是一件想一想就可以幸福的笑出來的事情。

  當李剛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一臉標誌性的壞笑又出現在了他的臉上,他笑嘻嘻的對我說:”你個小騷貨看看這是啥玩意。“說著她把背在身後的右手伸到我的面前向我炫耀著手上的一個小瓶子。

  我抬頭一看臉立即紅了起來,原來李剛手裡拿的小瓶子是一種護膚品,只不過它滋補的地方比較特殊是男人的陰莖。

  這個時代的男人都很在意自己的陰莖我也一樣不能例外,當然我們在意陰莖除了他的勃起和持久之外,更在意陰莖的外形是否好看,陰莖的皮膚是否水嫩,陰莖的龜頭是否粉紅可愛,這些甚至要比他的直接功能更讓男人們在意。

  這個小瓶裡面的東西就是讓你的小夥伴在保持充分的活力的同時,讓他變得更好看更具有觀賞性,使他讓女人看到之後便愛不擇手不由自主的去親吻他。

  我的陰莖本來已經很好看了可以說算是男人中的極品,但越滿意的東西你越在意,所以我在自己陰莖上從來不吝嗇,我已經堅持用這種價值不菲的小瓶子保養陰莖已經很多年了。

  我伸手去搶李剛手中的小瓶子,但李剛並沒有讓我得逞,反而一下子撲倒了床上躺在我的身邊,拿著這個小瓶子在我眼前晃著說道:”怪不得你下面那個大白兔白嫩可愛的,原來都是這個小瓶子的功勞啊。“說著他往我身上擠了擠小聲說道:”你家老隋是不是特愛你下面那跟棒棒?“說著他的手還煞有介事的去摸我的那裡,我氣的啪的打了一下他那不老實的手說道:”要看看你自己的那個去,你那個不也是白的跟個小奶棒子一樣,還說別人的。“李剛一翻身躺在我的旁邊嘆了口氣說道:”我的那個棒子白是白,但是小的讓我家那個王八蛋連看都不看。“的確當年李剛胯下那根大棒是我們學校公認的定海神針,硬起來又粗又長足有二十釐米看著就是一個小胳膊。但是現在他胯下的那根棒足足縮小好幾釐米,雖然可愛有餘但是威力卻差的太多了,我現在雖然不知道他硬起來能有多長,但絕對沒有我的粗長就是了。

  我笑著說道:”現在的女人都這樣,誰喜歡看自家的東西,還不都是別人家的東西好,我們家老隋也那個樣。“李剛不屑的反駁我道:”你就安慰我吧,今天你家老隋是不是又操了你?“我挺詫異的看著她,雖然沒說話但是眼神已經回答了他的提問,李剛笑著用手指了一下我的脖頸出笑著說:”我到你家第一眼便看到了你脖子上的那塊齒痕,是不是你家老隋高潮的時候咬的你。“我拿起放在床頭的小鏡子對著我的脖子看去,果然鏡中那白皙的脖頸上印著一道糜紅的齒痕。

  我的臉紅的和我那處齒痕一樣的紅,我使勁掐了一下躺在旁邊的李剛說道:”你怎麼這麼騷,啥都問磕磣不。“李剛有些幽怨的說道:”人家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楊佳怡那王八蛋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可是你知道嗎他有半年沒碰過我了,呵呵騷有啥用我在她面前早就不是一隻饞人的羊,根本就是一根木頭,她看都不看一眼的木頭。“我看著躺在身邊的李剛,突然覺得他是那麼柔弱,柔弱的讓人可憐。我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李剛的額頭說道:”你家老楊這幾年事業上蒸蒸日上,他或許是太忙了,你以後對她也多關心點,倆口子別弄的跟陌生人一樣。“李剛一翻身坐了起來,用手抹了一下有些濕潤的眼角說道:”不提那個王八蛋,把煙給我一顆。“我側身拿起床頭櫃上的煙盒一看裡面早已空空如也,我拿著空煙盒像他晃了一下說道:”沒了,現在這麼晚估計超市都關門了,要不你就憋一晚上吧。“災變前後的李剛變化是很大的,但唯一沒變的就是他嗜煙如命的習慣,這顆煙他要是抽不到嘴,是萬萬睡不著的。

  李剛邊下床邊說道:”客廳裡我的手提包裡還有一盒,我這就去拿。“就在李剛準備出去的時候,外面突然想起了開門聲,一個人走了進來。

  我坐在床上向外面喊了一聲道:”是彤彤回來了嗎?“果然是彤彤的聲音回答道:”爸是我,你還沒睡啊。“說著客廳的燈亮了。

  顯然彤彤的回家,讓只穿著個丁字褲,光著上身露著胸前倆顆又紅又圓乳頭的李剛是無法去客廳拿煙了。

  我自然走下了床披上浴巾,開門向客廳走去。客廳的柳彤早已脫了衣服,穿著黑白相間的內褲光著上身,手裡拿著一大瓶果汁大口口的喝著。

  我邊去拿李剛的皮包,便對著彤彤說道:”你上哪去了,怎麼渴成這樣?慢點喝小心嗆著。“我拿起李剛的皮包,順便在衣架上拿下了個T恤遞到彤彤面前說道:”快把衣服穿上,你李叔叔在咱們家呢,讓人家看到不好。“彤彤聽到李剛在家裡神秘的一笑小聲說道:”是不是李叔叔又和楊阿姨吵架了,上咱家和你訴苦來了。“我照著彤彤圓潤健美的肩膀就是一拳說道:”小孩子家家的,別總打聽大人們的事,小心讓人家聽到,說你沒教養。“彤彤撇了撇嘴沒有繼續說話,抓起我放在桌邊的T恤便往二走去。彤彤在我身邊這麼一轉身,我看到彤彤內褲底部部的有很大一塊濕痕,隱約的看到了一絲血跡。我奇怪的問道:”哪弄的血,你這個月的月經不是才走嗎?“彤彤被我的突然問話,臉色微微一變,語調有些急促的說道:”好像是沒走乾淨,今天晚上可能玩的太嗨了,有些抻著了又流了點,沒事過兩天就好了。“說著急忙套上T恤便向樓上的房間走去,我並沒有太在意彤彤臉上的變化,畢竟女孩子月經的事情一向都是由母親負責的,很多女孩子都不願意自己的父親太關注自己的大姨媽,雖然現在很多女孩子第一次的初潮往往最先告送的都是父親,但像到了彤彤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一般都不會太好意思和自己的父親聊這事。所以彤彤有些反常的表現我並沒有太在意,反而對她說道:”我看你衛生間裡還有你上次沒有使完的衛生巾,你洗完澡別忘了墊上,別弄得哪都是,要是明天量多了的話告送我,我陪你去看看醫生。“彤彤一邊向樓上跑去,一邊嗯嗯的應付著我的囑託,很快便消失在了二樓的走廊裡。我見彤彤進了屋,便撿起彤彤隨意仍在客廳裡的衣服、鞋子將它們物歸原位。就當我準備轉身進屋的時候,從李剛的皮包裡掉出了一個小藥瓶。藥瓶很小小的只比我的拇指大不了多少,外面沒有任何標籤,裡面裝著半瓶淡綠色的小藥丸。

  雖然藥瓶上沒有關於這個綠色小藥丸的任何介紹,但是作為任何一個已婚的男人來說,對這綠色小藥丸並不陌生,這是男人專用的避孕藥”芹康片“(一種從芹菜裡提純的微量元素製成的化學藥劑,這種藥只要服用十天以上便具有殺死精子的作用,但並不影響性生活的質量,反而具有增加陰莖活力的作用,另外這種藥片裡還含有雌性激素,長時間服用可以使男人的皮膚更加光滑細膩,這種藥只要停止服用一個月精子的存活率便恢復如常,所以一直是這個時代男人避孕的最佳口服藥劑)當我將這小藥瓶放在李剛眼前的時候,李剛錯愕的表情只持續了一瞬間隨後李剛恢復常態般的微笑道:”這也你也能看見,我這段時間身上長了些青春痘汗毛又重了些,所以買這個吃幾天讓皮膚細嫩點。“這個理由如果做其他男人我或許會相信,但換做李剛這樣錢多的花也花不完的男人,會把這種便宜的避孕藥當美容藥吃鬼才相信,更何況他剛才的笑一點都不騷,而是那麼不自然假的很。

  我表情嚴肅的說道:”你把這藥當做美容藥你認為我會信嗎?你剛才親口說的你和老楊已經半年沒有行房了,你這藥肯定不是為她吃的,你是不是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李剛並沒有回答我的話,有時候沈默就表示了承認,李剛這次少有的沈默了。過了一會兒李剛對我說道:”她是我在健身房認識的一個健身教練,長的很陽光也很漂亮,我和她在一起已經有一年了,這一年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和她在一起的,你知道老楊這幾年一直把我當成植物人,我也是個正常的男人我也需要女人,你讓我怎麼辦。“說著李剛當著我的面哭了,李剛這些年經常在我面前哭泣,哭訴楊佳怡對她的漠視和無情。然而最近這一年他卻很少哭,我想這都是那個女人的功勞吧,今天他又哭了也是因為那個女的。

  我將李剛摟在懷裡,讓他在我的懷裡放聲痛哭。李剛的哭泣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當我向他問起那個女人是個怎麼樣的人時候,李剛的興致又弄了起來,他嘴角掛著笑容向我講起了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的歲數並不大隻有二十六七歲,是李剛經常去的一家健身俱樂部的教練。他們之間的故事並沒有我想的那麼浪漫,其實就是一把乾柴遇到了烈火這麼簡單,李剛談論她的話題也圍繞在性事上。談到高興的時候李剛甚至鼓動我也去找個年輕的女人試試,按照李剛的話說,年輕的姑娘下面又緊又有力,那種包裹的感覺不是老楊和我老婆那種中年婦女所能比擬的。

  李剛說的很興奮,我甚至已經感覺到他下面已經硬梆梆的,我一把將李剛從我懷裡推開鄙視的說道:”你個悶騷男,聊天都能聊反應了。“李剛側著身看著我猛的抬手照著我的陰部就是一巴掌,我吃疼”啊“了一聲,下面那個早已躍躍欲試的大白兔在我的胯間撲棱 撲棱的把被單頂得上下起伏。李剛向我嘲笑道:”你還說我,你沒硬啊是怎麼滴“我紅著臉低下了頭,小聲說道:”其實這幾年老隋和我做的次數也不多,以前一個星期一次,現在半個月有一次就不錯了。“李剛這時掀開蓋在我們兩人身上的單被,露出兩個赤裸著上身,穿著三角褲衩的兩具男人雪白的身體。李剛伸手將自己那個只僅僅兜住前面一嘟嚕的丁字褲退了下去,露出一隻莖身雪白龜頭粉紅的小衝天椒,隨後他伸出一隻手輕輕的將我的蕾絲內褲褪了下去,一隻雪白粗硬的玉莖直挺挺的樹立在稀疏的芳草地間,李剛的小手溫柔的握住我的男根輕柔的上下搓揉著說:”我們都是前世過來的男人,難道你願意這麼極品的雞巴這輩子只伺候一個女人嗎?

  我沒有阻止他的動作,也沒有回答他的話,我心中那團被壓抑很久的慾火正在李剛的挑逗下熊熊燃燒,我甚至有一種將李剛撲倒的衝動,但理智告送這樣做不行。

  李剛同我一樣他的小辣椒在沒有愛撫的情況下已經變得潮紅,透明的液體從他粉紅的嫩處流出,而我早已弄濕了李剛的右手。然而劇情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去發展,就當我在理智與慾望中掙扎的時候,緊緊攥著我私處的手突然鬆開了。

  李剛抬起他那小白手壞笑著說道:“你的水好多比我的多多了。”我羞愧的真像找個地縫鑽進去,我竟然在閨蜜的手裡差一點達到高潮,我想如果不是李剛突然的鬆手我很可能會在他手上噴薄而發。

  我羞紅著臉只說了一句:“閉燈睡覺吧。”說著關了燈背對著李剛閉上了眼睛。李剛在我的身後溫柔的說了一句:“男人們都需要女人的滋潤,你應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我閉上眼睛沒有再和李剛說上一句話,李剛似乎並不著急等待我的答覆,他翻了個身不久便發出輕輕的鼾聲。

  我沒有睡去,這一夜我注定無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guest
welcomelogin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