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账户
星点互联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生活奇遇] 北京工地被奸 瀰漫淫蕩的氣息

[複製鏈接]
賴jkk50056 發表於 2018-10-11 18:53: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今天很無聊啊,工作一點點進展也沒有,眼看要下班了,大家也都懶散的收拾東西呢,我悄悄打開了聊天室,上網看看吧,說不定有什麼好的男人呢。

網上的確許多人,400多個吧,我為自己取了個「嫩B想被干」的名字,就閃亮登場了。一時間許多人和我打招呼,我卻很有目的,我要找一個有車的,很快合適的人來了,他叫「有車有器械」。

看到名字我就濕了三分,本來下午就無聊,我一直在想著上次被干的一幕幕,說實話,憋到這會也已經是發情半天的小騷貨了,當然不願失去這個看起來還不錯的人。

所以我上來就和他開始聊起來。他問我喜不喜歡被粗粗壯壯的雞巴插,我當時下面就一陣熱流,彷彿就感覺已經被插了一樣,總之他是個很會調情的人,感覺也很冷酷一樣,不多說什麼,也不說什麼為你舔之類的話,但上來就讓女人想被他按倒,干的死去活來才好。

我以前也有過和網友玩的事,自然不陌生和網友見面這一套,但他卻並不著急,他冰冷冷的問我「被以前的男人幹的時候,有沒有被操到慾火難平,恨不得就自己找個小棍自己幹了?」我說沒有,他又問我「有沒有被男人玩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下面慾火中燒,最後求男人把大雞巴塞進去啊?」我想了想還說沒有,他就笑了,說那你還不來。

我當時真的是濕得透透,想了想,就答應了。

我們在XX地鐵口見的面,他很酷,打了個電話給我,說在你右手邊黑色的車,拉開右後門進來。我就照做了。
上車就發現不對了,後面並不是就我一個人,還有一個黑黑的年輕人也做在後排瞧著我,而網上的他坐在司機位上,穿著T恤,連頭都沒回,只是說了一句

「小騷B剛才站在那裡的時候在幻想大雞巴來插了吧,我們兩條夠不夠,不夠還有很多條。」說完就開車往前走了。

我立刻就傻了,後面的那個黑黑的年輕人什麼都沒說,直接就把我一抱,坐在了他的身上,我心裡一驚,天啊,他們也不多看看我,也不問我什麼,甚至連一句調笑的話都不說,難道現在就開始?

黑黑的年輕人看來很有力氣也很有經驗,他抱著我屁股抬高在使勁一放,我馬上感覺到我坐在了硬邦邦的一個東西上,咯的生疼,我叫了起來,你們幹什麼?!怎麼這樣粗魯,停車!但是沒有用,沒人理我,而我環顧四

周發現車已經上了高速,周圍連一輛車都沒有,黑年輕人終於開了口:小騷貨,你以為你是誰?貞潔啊?我跟本沒想要上你,你叫個屁啊!」

我驚魂未定,回頭往下一看,才發現,剛才那個硬的東西並不是他的雞巴,而是一個小巧精緻而又粗壯碩大的假陽具。

黑年輕人拍了拍我,「騷貨,鎮定,你一會就可以開始享受了!我叫黑子,他叫吳亮,你記住了,一會叫床別喊錯!」

我愣在當場,黑子卻麻利的在30秒之內剝了我的衣服和內褲,不知為什麼,我竟然感覺很羞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黑子伸手捏了捏我的乳頭,掰開我的腿,用手掌拍了拍我的下陰,我看他很熟練的舔了舔手指,然後迅速的插進我的陰道,我忍不住叫了一聲,說實話,不是痛苦,只是突然,我無力的猥在他身邊,心想,隨便被他玩吧!

黑子確實很會玩,他並不用手指抽查,而是在陰道裡扭動,我能聽見陰道裡古吃古吃的響,我終於忍不住呻吟了出來。黑子嘴裡罵著「騷貨,早就出水了,還裝正經,看我一會玩死你,騷B,說,想不想被大雞巴插?」我呻吟著說「想,想死了,來吧。」黑子聽到這,拿起那個假的陽具,狠狠的塞了進去,我大叫了一聲,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無比的爽。但是,大雞巴卻沒動靜了,黑子冷冷的看著我,突然揪著我的頭髮,將我揪的坐直在後排的椅子上。黑子說,從現在開始,你只能坐在這裡,不准移動,不准上下使雞巴做活塞運動,否則。。。。吳亮打斷了他的話,說「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是做什麼的麼?我現在告訴你,我是內蒙的建築工頭,黑子是我弟弟,我們在北京承包工程,我們工程隊裡有的是如狼似虎的內蒙小伙,奸死你不是問題。

如果你現在不按要求亂動,我就帶你去我們工程隊,關上門,一個晚上,不要說做死你,就是精液都能把你淹死,呵呵,是不是很想見識啊?」我聽的意亂情迷,不知所搓,這時,下面的大陽具卻開始動了。

震動,強烈的震動,我被大雞巴在裡面攪的天翻地覆,車上AV也開始播放了,一個黑人正在用大雞巴奸一個白人婦女,每一次撞擊都像是撞在我身上,我呻吟著。雞巴上有個小兔兔,它敲打著我的陰核,我全身發抖,雙手支撐著後座,不讓我全身坐下去,因為大雞巴確實太長,現在就已經頂著我的子宮了,外面還露著一寸多長,AV裡,白人婦女已經趴著跪了下去,黑人在後面騎著插,碩大的雞巴每插進去都會有劈啪的聲音,女人浪叫的無以復加,我看著看著竟忍不住就自己抽查了一下,還沒等快感蔓延上來,黑子的冷笑就讓我突然清醒過來,天啊,我動了。。。。。

黑子,壓下我的頭,把我屁股撅起來,我雙腿酸軟,幾乎要癱在黑子身上,他把一個後庭鑽由菊門插了進去,並打開震動,他冷冷的說,一個晚上,那麼多人等著插你,不走後門,你看來是應付不完啊。現在我就幫你開開後面。哈哈。

突然車停了,吳亮回過頭來,我這才看清他,吳亮大約三十四五吧,長的很凶悍,我看見他的褲子鼓鼓的,看來雞巴不小啊。吳亮吩咐黑子:給騷貨穿上衣服,黑子利馬就拿出一條短裙,套在我的腰上,上身給我穿了一件男式汗衫,稍有動作,就會露出胸部,車門打開了,外面是一片工地,吳亮說,天黑了,帶你參觀我們的工地,這裡是六環還沒有修完的一段,全封閉施工,沒有車來,沒有別人,全部是我們內蒙施工隊的天下,你如果想要跑,連窗戶都沒有,你看著辦吧!

我乖乖的下了車,風吹來,覺得下身一片涼颼颼的感覺,這才想起,連內褲都沒有的事實。黑子在後面伸手過來將兩個假陽具又使勁往裡塞了塞,說,你自己夾緊了,要是掉下來,就有你好看。

雞巴在裡面的震動更大了,我每走幾步,都小心翼翼的用手隔著裙子將雞巴往裡推一推。這場景不知有多淫蕩,周圍正在幹活的工人都很奇怪地看著我,並竊竊私慾,我無地自容,低著頭只想趕緊走到地方,找個椅子坐下來。

好不容易到了,進門才知道是他們施工隊吃飯的地方,牆上掛著一台電視,天啊,也是在播一部歐美的A片,幾個工人坐在地上,邊吃飯 ,邊看,還在說著粗俗的笑話。看到吳亮進門,大家都不敢在說話了,但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看見有幾個工人下面都撐起了帳篷。

坐下吧,黑子吩咐我,我趕緊坐了下來,一坐下來,馬上發現,椅子很硬,完全做下來,插在下面的雞巴就會整個頂在子宮上,而且,小兔兔敲打陰核也能聽見細微的啪啪聲。

黑子好像知道這個秘密,他露出壞笑,湊過來,突然撕掉了我的裙子,這一驚,讓飯堂的人都呆住了,我更是呆坐當場,下面的秘密完全暴露無疑,只有小兔兔還在敲打著,吳亮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拍了拍手,說開飯吧!我看見裡面端了個很奇怪的器械出來,像是一個電機,方形,頂面赫然是一個更大假陽具,側面是一個小一點的陽具,兩個人將這個端過來,綁在我的腿上,黑子,伸手拔掉了我身上的雞巴,將這個更大的雞巴直接插了進去,將後面的後庭鑽取了,把小一點的陽具插了進去,兩個陽具插上後,黑子打開了了開關,把我從椅子上趕了起來,我被強迫跪在飯堂的地上,撅起屁股,然後被頂上的繩索懸空固定,兩隻手被綁,使我不能摸到下面,然後我就感覺到了不同,大雞巴在不停的旋轉著,刮著我的陰肉,大約旋轉10圈左右會有一次很強烈的衝擊,這中衝擊讓女人頭暈目眩,欲生欲死,心中不停盼望下一次的衝擊趕緊到來。而屁眼裡的小陽具則在不停的抽查著,我耳邊就能聽見下面發出的摩擦和衝擊的聲音。

AV裡在播放著,五個男人玩一個女人的黃片,五個人沒有一個人在插她,她只是在被機器姦淫,口裡一個一個含著男人門的雞巴,央求著被插,但是沒人理她,機器在震動,我看見那女人的淫水狂噴。
我知道我可能連她都不如。。

很快,我就不行了,我在狂呼亂叫,但我不能摸到下面,我甚至不能夾緊腿,不能這樣給我自己帶來一點延續的快感,我就這樣被機器玩著,玩的我鬼哭狼嚎,我想要機器插起來 ,但是它那樣的慢,我已經感覺到我自己的淫水在順著大腿向下蔓延,裡面的癢是鑽心的。

飯堂的人已經越來越多,我看見裸露的雞巴也越來越多,我可能一輩字也不會見到這麼多的雞巴,他們都那麼年輕,那麼粗壯。

吳亮過來了,他的雞巴就在那裡晾著,他看了看我,完下腰摁了一下另一個開關,我感覺到了,大雞巴在下面連續的大力的抽查了好幾次,我狂叫,扭動身體想要迎合它,但它又回到了開始的速度。慢慢的折磨我。
吳亮托起我垂下的頭,說,想麼,我拚命點頭,只希望能有一個雞巴,大力的塞進來,填充我虛無的下面。吳亮笑了,我覺得很邪惡。他指著自己的雞巴,說,看看,大麼?想吃吧?

我看見周圍的人都在用手摸自己的雞巴,我很想把他的雞巴含在嘴裡,想像是在插我的騷穴,但是看見這麼多人在眾目睽睽下,又覺得萬分不好意思,正在猶豫,吳亮已經變了臉色,他收了笑容,回頭望了一眼黑子,黑子看來是對吳亮了若執掌,什麼也沒問,就走了過來,他過來在我下面的假陽具上按了一下,我低頭一看,發現雞巴上多了一個按摩陰核的小兔兔,它以急速抽打著我的陰核,我聲嘶力竭,汗水和淚水都下來了,因為不能閉腿,也不能自己使勁抽查,我下半身完全在戰抖,我趴在地上,口水都留了下來,小兔兔只要一動,我就在地上抽搐,我太想要了,我下面象著火一樣,我需要火熱的大雞巴操死我。

我神志迷糊,抬頭尋找吳亮的雞巴,剛才他還在我面前的,我求吳亮,乞求他賞賜給我他的大雞巴讓我含著,讓我用力吮吸和抽查,但是吳亮根本不搭理我,他說,你還沒到我操你的時候,小賤人,等你什麼時候流夠一杯淫水的時候,我在操你吧。說著,他就大笑。

黑子卻走了過來,他很奇怪,玩了我這麼長時間,卻一直沒見到他的雞巴,而且他好像也沒有駁起啊,我半昏迷,卻意識還比較清楚,我想我其實還是挺願意被黑子操的。我抬起頭,企求的看著黑子,黑子低下頭,玩弄著我的乳頭,還低下頭吻我的耳垂,我突然聽見他在耳邊說話!他以極其低的聲音說「快給大家舔吊,否則你就被操死了!」我腦子翁的一聲,難道。。。。。

黑子站了起來,大笑,說,兄弟們,今天大家比一比,小騷貨給大家舔雞巴,5分鐘以內射出來的就他媽的滾蛋,不是我們內蒙好男兒,5分鐘不射的,就留下來群奸她,享用小穴。我明白過來,黑子是要減少大部分人,以免我出什麼不測。

人群這會已經沸騰了,有人過來解了我手上的繩索,把雞巴塞進我的口中,吳亮也過來了,我聽見他說,「發揮好上面的口技,才能讓下面的小口安全」之類的話,我下面氾濫成災,我確實需要雞巴來。。。。

一輪又一輪的衝擊波來臨又退下,不同的深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粗細,不同的形狀,我都努力的吸吮著,陰道裡,大雞巴還在不緊不滿的旋轉抽查著,菊們裡,小雞巴也在做著活塞運動,而上面,我被野漢子們揪住頭髮,忘情的在我口中抽查,到處都是精液,屋裡瀰漫著淫蕩的氣息。

有不少還沒有插近來的就已經射了,哆嗦著站在我身邊,被黑子一個一個趕出去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完全已經麻木了,嘴也沒有任何知覺,喉嚨都腫了,胸部以上到處都是精液,連下面抽查的兩個大陽具,也讓我幾乎不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了。

又有一個射在我臉上,我機械的舔著,能感覺到雞巴也在抽搐,有人拍我的臉,我茫然抬頭,發現屋裡居然只有5個人了,黑子、吳亮和另外三個壯漢,黑子豎起大拇指,誇讚我:不錯了,你只留下了三個人玩你的穴,加上我和吳亮,我估計你還是能承受的了的。黑子說罷就回頭看吳亮,說:瞧,小騷貨的水差不多了吧,而且下面的兩個口都大張著,深度也夠了,瞧那個大的雞巴,已經全部都鑽進去了。

我這才發現,下面的水已經流的到處都是了,地下濕潤了一大片,我真的是很驚訝,原來在喪失意識期間,身體還是在不斷的汩汩流淌著淫水。而且,我也能明顯感覺到,小穴大張著,期盼著插入。

說來也怪,當我恢復意識,並想到要被插後,下面就異互尋常的開始癢起來,我情難自竟地開始用手去加速雞巴的抽查,想到反正也被這麼多人玩了,也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想法了。

我只知道下面已經抽搐著需要被人狠狠的操著,被男人的雞巴狠狠的幹下去才能讓小穴滿滿的,才能讓我這個發情的小賤人感到滿足,黑子和吳亮都走了過來,他們把褲子拉練拉開了,我看見吳亮和黑子的雞巴傲然挺立著,粗的令人難以想像。那三個小伙子也都是極粗的雞巴。我哀求著。

黑子解開我身上的束縛,將我抬到了門外,我看見外面已經架好了一個檯子,工人們正在繼續幹活,黑子將我仍在檯子上,翻轉過來,跪著趴下,吳亮毫不猶豫的衝刺了進去。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滿足,酥軟和貫徹心扉的快樂,我大聲呻吟,只叫著插我啊,插我啊,我要你操死我。。

黑子也來了,我被擺了個很其奇怪的姿勢,吳亮插我的小穴,黑子進入了我的菊們,我能感覺到他們在我提內的交匯,吳亮每次查進去都會揉一下而黑子則頂在裡面等吳亮揉完才出來。

我的陰地被他們揉的幾乎要炸開,而那三個工人則一個將雞巴插進我的嘴裡,另兩個將我的手握住雞巴,我身上有5條雞巴在游動,我不停的洩,不停的嚎叫。而吳亮和黑子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們大力的衝撞,幾乎將全身重量都壓在雞巴上並全部的深入我的小穴中去了。

就這樣,我被男人們干了2個多小時才停下來,小穴已經全部都被干腫了,等我身上這4個男人全部結束後,吳亮才射出來。這時我見到了一條狼狗,是黑子牽來的,看來它已經來了好半天了,下面已經完全駁起,我知道下面要做什麼了,也知道吳亮不會輕易放我走。

果然,吳亮過來了,他把我拖到狼狗面前,命令我跪下,指著他的工地說:今天最後操你的是我的小狼,你必須跪著在它幹你的時候向前爬,在它操完之前,你能爬完工地一圈,你就可以回去了。哈哈!黑子鬆手,小狼立刻就竄了過來,看來它已經很明確了,沒有任何聞舔嗅,它就徑直插了近來,但是我是被它插的菊們,我哀號起來,雖然它並不粗,但卻很長,我被頂的痛苦不堪,這時,吳亮狠狠的踢了我一腳,我只好開始向前爬,小狼不愧是吳亮的狗,繼承了他主人的狠勁,每一次抽查都見底,我撅著屁股盡量放大屁眼以免被小狼的爪子傷到,大約抽查了5分鐘,我開始覺得舒服起來,小狼的下面更加膨脹,毛毛刷的我很爽,我忍不住呻吟,工地的工人都在哄堂大笑,有工人經過我身邊將啤酒瓶塞進我的陰道,我拖著啤酒瓶,戰抖著爬。

吳亮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他說:小賤人,你現在是不是很他媽的騷賤啊?是不是欠干欠操,是不是小B奇癢難耐啊?我用呻吟回答他。
小狼操的更加賣力了,我喘息著,幾乎忘記吳亮讓我爬一圈的事情,我將啤酒瓶大力塞向陰道,配合小狼做活塞運動。我只知道,我被一隻狗干的快活要死過去了。。。。。我最後依稀記得吳亮說:這個欠干的小騷娘們被我們整的差不多了,明天早上讓她騎我們的自行車。。。。

等我再醒來,我已經被清洗乾淨並穿上了我自己的衣服,不同的是,褲子的下陰部位被挖了個洞,黑子就站在我身邊,他說我昨天從上車被插上雞巴開始至小狼插完,共被大家干了6個小時,剛才我又被餵了春藥,一會我要騎上他們特製的自行車,走鬧市區回家,以後我每週六都必須來這裡,並且都必須騎他們的自行車來。

我終於看見他們的自行車了,這兩自行車很類似古代的一種刑具,坐墊上有一個空洞,一個巨型雞巴正叢這個洞裡升起來,登自行車的時候,這個雞巴就會上下抽動,而且速度很快,關鍵是這個雞巴很粗很長。。。。
吳亮來了,將我推上他的汽車,把自行車也裝進後備箱,他說,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我叫有車有器械!呵呵。

車開了,把我帶到鬧市中心的冷僻一角,我的下面也開始發熱,也許春藥開始作用,我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去。吳亮和黑子下車將我架起來,舉到雞巴上方,扒開陰唇,雞巴直插了下去,我這才發現,雞巴搖到頂的時候,幾乎要將我從車坐墊上頂起來,而且,雞巴有一個彈簧裝置,搖的頂的時候,會猛的彈起,速度很快,擊在花蕊中心。。。

雞巴搖下來的時候也是露出車坐墊約8公分, 也就意味著,我不能從車上下來,否則就會有無數人看見我褲子上的洞和坐墊上的雞巴。。

黑子推了我一把,說走吧,下週六來的時候,要再騎回來, 它能把你的小B干的慾火中燒,又養的水靈靈的,這樣就不費大爺我們什麼事了,你一來就可以直接扒了操,小B滑溜順爽,跟小嘴巴一樣,吸的爺們的大吊很爽。明白麼?

我騎著大雞巴在街上走,每登一圈,大雞巴都會在陰道裡頂好幾下,剛開始還坐著覺得頂的有點疼,只一會,就覺得無比的爽,下面越來越熱,越來越想,我拚命騎,雞巴也越來越快的抽動,我呻吟著,想像有人馬上就開始姦淫我,車也越來越快,但慾火從來沒有消減下去,反而越來越強烈,我想要!我想要!
我向公圓裡騎去,我知道那裡一定有餓男在等待,等待我這個送上門的欠操的B。一進公元,我就向小樹林中間騎去,果然有了,有四個男人,在那裡。。

我下車,他們看見了,看見我褲子上的小洞,看見了車上那個大雞巴。我看見他們都向我走來,也看見一個個鮮活粗壯火熱的雞巴,我彷彿聽見吳亮冷酷的聲音「有沒有被玩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下面慾火中燒,最後求男人把大雞巴塞進去啊?」 我喃喃自語「有啊,現在有了,來吧,請你們了,塞近來吧」
我彷彿看見吳亮冷冷的眼神和笑。是的,他讓我知道,我愛大雞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精彩评论2

jihhui 發表於 2018-11-29 00:5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toughness 發表於 2018-11-29 01:08:2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該會員沒有填寫今日想說內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佈主題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30 30 30
关注我们
星点互联关注时代变迁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